絕代雙嬌
第八十一章 溫柔陷阱

    花無缺和白夫人已走了,大廳裡更沉寂、更陰森,曙色斜照著屍身上的鮮血,鮮血
竟被映成了慘碧顏色。
    這時江玉郎卻悠然踱了進來,附掌笑道:「前輩端的是智計過人,弟子當真佩服得
五體投地。」
    倒懸在樑上的「死人」突然哈哈一笑,道:「此計雖妙,也只有姓花的這種人才會
上當,若換了你我,只怕再也不會如此輕易就相信女人的話。」
    這「死人」此刻竟已自粱上翻身躍下,右手拔起了自前胸刺入的刀柄,左手拔出了
自後背刺出的刀尖。
    原來這柄刀竟是兩截斷刀,貼在白山君身上的。
    花無缺暈暈迷迷地坐在車子裡,白夫人給他吃了種很強烈的寧神藥,藥力發作,他
就昏昏欲睡。
    幸好這車廂還舒服得很,他既不知道白夫人從哪裡叫來的這輛車子,也不知道趕車
的是誰,更不知道車馬奔向何方。
    一個垂死的人,對別人還有什麼不可信任的!
    三天後的黃昏,車馬上了個山坡,就緩緩停下,推開車窗,夕陽滿天,山坡上繁花
如錦,彷彿圖畫。
    極目望去,大江如帶,山坡後一輪紅日如火,夕陽映照下艙江水,更顯得無比的燦
爛輝煌。
    花無缺暗歎忖道:「我此番縱然無故而死,但能死在這樣的地方,也總算不虛此行
了。」
    只聽白夫人長長歎息了一聲,謠然道:「那人脾氣甚是古怪,我……我不願見他。」
    她開廠車門,扶著花無缺下車,遙指前方,道:「你可瞧見了,那邊的山亭?」
    只見紅花青樹間,有亭翼然,一縷流泉,自亭畔的山巖門倒瀉而下,飛珠濺玉,被
夕陽一映更是七采生光,艷麗不可方物。
    花無缺九死一生,驟然到了這種地方,幾疑置身天上,淡淡的花香隨晚風吹來,他
癡了半晌,才點頭道:「瞧見了。」
    白夫人道:「你轉過這小亭,便可瞧見一面石門藏在山巖邊的青籐裡,石門終年不
閉,你只管走進去無妨。」
    花無缺暗歎忖道:「能住在這種地方的,自然不會是俗人,我有幸能與高人相見,
本是人生樂事,只可惜我現在竟是如此模
    樣。」
    花無缺道:「他叫什麼名字?」
    白夫人道:「她叫蘇櫻。」
    花無缺暗歎道:「蘇櫻……蘇櫻……我與你素不相識,卻要求你來救我的性命,你
只怕會覺得可笑。」
    白夫人道:「你見著她後,她也許會問你是誰帶來的,你只要說出我的名字」……』
對了,我的本名是馬亦云。」
    花無缺道:「我記得。」
    白夫人淒然一笑,道:「我此後雖生如死,你也不必再關心我,從今以後,世上再
沒有我這苦命的女人。……。」
    她語聲忽然停頓,轉身奔上了馬車,車馬立刻急馳而去,花無缺怔了半晌,心裡也
不知是何滋味。
    這女人害得他如此模樣,但此刻他卻只有感激,只有信任,絕沒有絲毫懷疑和忿恨。
    車馬轉過幾處山坳,突又停住,山巖邊、濃蔭下,已來了三個人,卻正是鐵萍姑、
江玉郎和白山君。
    花無缺已走入了那已被蒼苔染成碧綠色的石門。
    石門之後,洞府幽絕,人行其中,幾不知今世何世。
    花無缺只恨自己的笑聲,偏偏要破壞這令人忘俗的幽靜,他用力掩住自己的嘴,笑
聲還是要發出來。
    走了片刻,人洞已深,兩旁山壁,漸漸狹窄,但前行數步,忽又豁然開朗,竟似已
非人間,而在天上。
    前面竟是一處幽谷,白雲在天,繁花遍地,清泉怪石,羅列其間,亭台樓閣,錯綜
有致。
    遠遠一聲鶴唳,三五白鶴,伴有一二褐鹿徜徉而來,竟不畏人,反而似乎在迎接這
遠來的俠客。
    花無缺正已心動神移,那白鶴卻已銜起了他衣袂,領著他走在青石路上,繁花深處。
    只見─條清溪蜿蜓流過,溪旁俏生生坐著條人影。
    她垂頭坐在那裡,似乎在沉思,又似乎在向水中的游魚訴說著青春的易逝,山居的
寂寞。
    她漆黑的長髮披散肩頭,一襲輕衣卻皎白如雪。
    花無缺竟不由自主被迎客的白鶴帶到了這裡,岸上的人影與水中人影相互輝映,他
不覺又瞧得癡了。
    白衣少女也回過頭來,瞧了他一眼。她不回頭也罷,此番回過頭來,滿谷香花,卻
似乎頓然失去了顏色,只見她眉目如畫,嬌
    靨如玉,玲瓏的嘴唇,雖嫌太大了,廣闊的額角,雖嫌太高了些,但那雙如秋月,
如明星的眼珠,卻足以補救這一切。
    她也許不如鐵心蘭的明艷,也許不如慕容九的清麗,也許不如小仙女的嫵媚……她
也許並不能算很美。
    但她那絕代的風華,卻令人自慚形穢,不敢平視。
    此刻,她眼中帶著淡淡一絲驚訝,一絲埋怨,似乎正在問這魯莽的來客,為何要笑
得如此古怪。
    花無缺的臉竟不覺紅了起來,道:「在……在下花無缺,特來求見蘇櫻蘇老先生。」
    白衣少女緩緩接著道:「我就是蘇櫻。」
    花無缺這才真的怔住了。他本以為這「蘇櫻」既能治他的不治之傷,必然是江湖耆
宿、武林名醫、退隱林下的高手。他再也想不到這蘇櫻竟是個年華未滿雙十的少女。
    蘇櫻眼波流轉,淡淡道:「山居幽僻,不知哪一位是閣下的引路人?」
    花無缺道:「這……在下」
    他實末想到白夫人竟要他來求這少女來救他的性命,面對著這淡淡的笑容,冷淡的
眼花,他怎麼好意思說出懇求的話來?
    蘇櫻道:「閣下既然遠道而來,難道連一句話都說不出麼?」
    她話雖說得客氣,但卻似對這已笑得狼狽不堪的來客生出了輕蔑之意,嘴裡說著話,
眼珠卻又在數著水中的游魚。
    花無缺忽然道:「在下誤入此間,打擾了姑娘的安靜,抱歉得很……」他微微一揖,
竟轉身走了出去。
    蘇櫻也末回頭,直到花無缺人影巳將沒人花叢,卻突又喚道:「這位公子請留步。」
    花無缺只得停下腳步,道:「姑娘還有何見教?」
    蘇櫻道:「回來。」
    這三個字雖然說得有些不客氣了,但語聲卻變得說不出的溫柔,說不出的婉轉,世
上絕沒有一個男子聽了這種語聲還能不動心。花無缺竟不由自主走了回去。
    蘇櫻還是沒有回頭,淡淡道:「你並未誤入此間,而是專程而來的,只不過見了蘇
櫻竟是個少女後,你心裡就有些失望了,是麼?」花無缺實在沒有什麼話好說。
    蘇櫻緩緩接道:「就因為你是這種人,覺得若在個少女面前說出要求的事,不免有
些丟人,聽以你雖專程而來,卻又藉詞要走,是麼?」
    花無缺又怔住了。
    這少女只不過淡淡瞧了他一眼,但這一眼卻似瞧入他的心裡,他心裡無論在想什麼
竟都似瞞不過這一雙美麗的眼睛。
    蘇櫻輕輕歎了口氣,道:「你若是還要走,我自然也不能攔你,但我卻要告訴你,
你是萬萬走不出外面那石門的!」
    花無缺身子一震,還未說話,蘇櫻已接著道:「此刻你心腸已將被切斷,面上已現
死色,普天之下,巳只有三個人能救得了你,而我……。。」
    她淡淡接著道:「我就是其中之一,只怕也是唯一肯出手救你的,你若對自己的性
命絲毫不知珍惜,豈非令人失望!」
    這是間寬大而舒服的屋子,四面都有寬大的窗戶,此刻暮色漸深,明燭初燃,滿谷
醉人的花香,都隨著溫暖的晚風飄了進來,滿天星光也都照了進來,蘇櫻支起了最後一
扇窗戶,那雙纖纖玉手,似已白得透明了。
    沒有窗戶的地方,排滿了古松書架,松木也在晚風中散發出一陣陣清香,書架的間
隔,有大有小,上面擺滿了各色各樣的書冊,大大小小的瓶子,有的是玉,有的是石,
也有的是以各種不同的木頭雕成的。
    這些東西擺滿四壁,驟看似乎有些零亂,再看來卻又非常典雅,又別緻,就算是個
最俗的人,走進這間屋子來,俗氣都會被洗去幾分。
    但這屋子裡卻有個很古怪的地方,那就是這麼大一間屋子裡,竟只有一張椅子,其
余就什麼都沒有了。
    這張椅子也奇怪得很,它看來既不像普通的太師椅,也不像女子閨閣中常見的那一
種。
    這張椅子看來竟像是個很大很大的箱子,只不過中間凹進去一塊,人坐上去後,就
好像被嵌在裡面了。
    花無缺已走了進來。
    他只覺這少女的話說來雖平和,但卻令人無法爭辯,又覺得她的話說來雖冷漠,但
卻令人無法拒絕。
    蘇櫻已在那唯一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花無缺只有站在那裡,心裡真覺得有些哭笑不得。
    椅子的扶手很寬,竟也像個箱子,可以找開來的。
    蘇櫻一面已將上面的蓋子掀起,伸手在裡面輕輕一撥,只聽『格」的一聲輕響。
    花無缺面前的地板,竟忽然裂了開來,露出了個地洞,接著,競有張床自地洞裡緩
緩升起。
    蘇櫻淡談道:「現在已有床可以讓你躺下了,你還要什麼?」
    花無缺道:「我……我想喝茶。」
    這句話本非他真正想說的,僅卻不知不覺地從他嘴裡說了出來,他實在也想試試這
少女究竟有多大的本事.蘇櫻道:「呀,我竟忘了,有客自遠方來,縱然無酒,但一杯
茶的確是早該奉上的了。」
    她說著話,手又在箱子裡一撥。
    只聽壁上書架後忽然響起了一陣水聲,接著,木架竟自動移開,一個小小的木頭人,
緩緩從書架後滑了出來。
    這木僮手上竟真的長著只茶盤,盤上果然有兩隻玉杯,杯中水色如乳,蘇櫻微微一
笑,道:「抱歉得很,此間無茶,但這百載空靈石乳.勉強也可待客了,請。」
    花無缺忍不住道:「諸葛武侯的木牛流馬,其巧妙只怕也不過如此了。」
    蘇櫻淡談笑道:「孔明先生的木牛流馬,用於戰陣之上倒是好的,若用於奉茶待客,
就未免顯得太霸氣了。」
    言下之意,竟是連諸葛武侯也末放在她眼裡。
    這時夜色已濃,星光已不足照人面目,書架裡雖有銅燈,但還未燃起,花無缺忍不
住又道:「難道姑娘不用動手,也能將燈燃起麼?」
    蘇櫻道:「我是個很懶的人,懶人常會想出很多懶法子……」
    她的手又輕輕撥了撥,銅燈旁的書架間,立刻伸出了火刀火石,「嗆」的一聲,火
星四濺。
    那銅燈竟真的被燃起了。,蘇櫻微笑道,「你瞧,我就算坐在這裡不動,也可以做
很多事的。」
    花無缺大笑起來……真的大笑起來,笑道:「以我看來,縱然是自己燃燈倒茶,也
要比造這些消息機關容易得多,你這懶人怎地卻想出這最麻煩的法子?」
    也不知怎地,他竟一心想折折蘇櫻的驕氣,他本不是這樣的人,此刻也許是笑得心
裡失去了常態。
    蘇櫻卻冷冷道:「像我這樣的人,難道也會替你倒茶麼?」
    花無缺道:「你為何不用個丫環女僕,這法子豈非也容易得多?」
    蘇櫻冷冷道:「我怕沾上那些人的俗氣。」
    花無缺又沒有話說了,蘇櫻靜靜地凝注著他,緩緩接著道:「你說這些話,只因你
覺得我太強了,所以想壓倒我,是麼?我不妨告訴你,世上沒有人能壓倒我的,我永遠
都是高高在上,你不必白費心機。」
    花無缺大笑道:「其實你只不過是個弱不禁風的女孩子,任何人一掌就可以推倒你。」
    蘇櫻道:「你居然看我不會武功,你的眼光倒不錯。」
    花無缺道:「多謝。」
    蘇櫻道:「你的武功很不錯,是麼?」
    花無缺道:「還過得去。」
    蘇櫻道:「但現在卻是你求我救你,我並沒有求你救我,由此可見,世上有很多事,
並不是武功可解決的,人所以為萬物之靈,只因為他的智慧,並不是因為他的力氣,若
論力氣,連匹驢子都要比人強得多。」
    花無缺只覺怒氣上湧,又要拂袖而去了,蘇櫻卻就在這個時
    候嫣然一笑,盈盈走過來,柔聲道:「現在,你老老實實地躺下去,我給你服下一
瓶藥後,你這可惡的笑聲,立刻就可以停止了。」
    面對著如此可愛的笑容,如此溫柔的聲音,世上還有四個男人能發出火來。何況她
說的這句話,又正是花無缺最想聽的.花無缺並不是怕死,但這笑……他現在真想不出
世上還有什麼比「笑」更可怕的事。
    笑聲終於停止了。花無缺服了藥後,已沉沉睡去。
    突聽一人嬌笑道:「好妹子,真有你的,無論多麼凶的男人,到了你面前都會乖得
像只小狗……」隨著嬌笑聲走進的,正是白夫人。
    蘇櫻瞧也沒有瞧她一眼,淡淡道:「你為何現在就來了,你不放心我?」
    白夫人笑道:「只不過大家都知道妹妹你心高氣傲,所以要我來求妹妹,這次委屈
些,只要這小子說出了『移花接玉』的秘密,咱們立刻就將這小子殺了給妹妹出氣……
    蘇櫻到這時才冷冷瞟了她一眼.道:「你覺得我對他這法子不好。」
    白夫人又賠笑道:「不是不好,只不過。……』咱們現在是要騙他說出秘密,所以……」
    蘇櫻冷冷道:「你覺得我應該對他溫柔些,應該拍拍馬屁,灌灌他迷湯,必要時甚
至不妨脫光衣服,倒人他懷裡,是麼?」
    自夫人嬌笑道:「反正這小子已快死了,就讓他佔些便宜又有什麼關係。」蘇櫻已
冷冷接道:「老實告訴你,我對他若真用這樣的法子,他也是萬萬不肯說的,用這種法
子來對付你的丈夫還差不多。」
    白夫人道:「但……但是……」
    蘇櫻道:「對付他這樣的人,就要用我這樣的法子,他才服貼,只因我這樣對付他,
他就萬萬想不到我有事求他,也就萬萬不會提防我,否則我怎會故意讓他看出我不會武
功?你總該知道我雖不屑去學這些笨玩意幾,但要我裝成一流高手的樣子,我還是照樣
可以裝得出的。」
    白夫人展顏笑道:「我現在才懂了,妹妹你的手段,果然非人能及。」
    蘇櫻懶懶的一笑,道:「你懂了就好,現在你們快躲遠些吧,明天這時候,我負責
令他老老實實的說出『移花接玉』的秘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