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七十九章 義無反顧

    花無缺眼見著白山君從這扇門裡走出去,他本來也可以跟著走出去的,但他卻只怔
在那裡,動彈不得。
    他知道白山君的話絕不是一意嚇唬他,他雖然還可以走出去,卻也不願以性命來作
賭注,賭自己是否能走出七十步。
    就在此時,忽聽一聲虎吼
    廳房中窗戶本是緊閉著的,但一聲虎吼過後,腥風突起,燈火搖搖欲滅,滿堂桌椅,
也似將隨風而倒!
    花無缺不由得聳然色變,虎已入了廳堂。
    這平陽之虎,竟又已恢復了森林之王的威勢,虎步雖慢,但每一步都似乎帶著千鈞
之力!
    只可惜他此刻連真氣都不能提起,簡直可說是手無縛雞之力,何況搏虎?猛虎,既
已長驅而入,他只有一步步往後退。
    那猛虎已逼到他面前,虎尾已如旗桿般聳起,接著而來的是一撲一掀一剪,又豈是
此刻的花無缺所能抵擋?
    花無缺額上冷汗已滾滾落下!眼見他此刻若不向白山君呼救,便難免要被虎爪撕裂,
一飽虎吻。
    他雖不願死,將性命看得十分珍貴,但像他這麼樣的人,卻又怎甘心向別人呼救呢?
又是一聲虎吼,幾上花瓶震落,「噹」的摔成粉碎!
    江玉郎已狂笑著走了出去。鐵心蘭聽著他得意的笑聲,手腳俱已冰冷。
    她知道江玉郎心腸雖毒,膽子卻小,若非有十分的把握能制住花無缺,他此刻絕不
會這麼得意,這麼放心!
    眼淚,已一連串從她眼睛裡流了出來。
    突聽黑蜘蛛冷笑道:「到底是女人,死,又有什麼大不了何必哭得如此傷心?」
    鐵心蘭咬著嘴唇,道:「你……你以為我是在為自己傷心?」
    黑蜘蛛忽然瞪起眼睛,道:「你難道是為了那姓花的?」
    鐵心蘭垂下了頭,黑蜘蛛大聲道:「若是小魚兒死了,你也會如此傷心?」
    鐵心蘭霍然抬起頭,瞧了他半晌,淒然一笑,道:「他若死了,你以為我還能活得
下去麼?」
    「既然如此,你為何又要為別人傷心……一個女人只能為一個男人傷心,別的男人
是死是活,她都不該放在心上。」
    鐵心蘭長長歎息了一聲,黯然道:「我的心事,你不會懂的,永遠都不會懂的,任
何人都不會懂的。」
    鐵心蘭轉目去瞧慕容九慕容九仍然癡癡地站在那裡,連手指都沒有動過,就像是永
遠也不會動了。
    鐵心蘭淒然一笑,道:「你自己豈非也是為了救別人而來的?」
    黑蜘蛛大喊道:「不錯,我是為了救她而來的!但我是心甘情願地為她而死,除了
她之外,
    別的女人就算死在我面前,我也未必會伸一伸手的?」
    鐵心蘭凝住著他幽幽道:「但你無論對她多麼好,多麼真情,她也不會知道的。」
    黑蜘蛛怒目瞪著她,一字字道:「我告訴你,我對她好,用不著她知道,也用不著
她同樣來對我好,我愛她就是愛她,絕沒有任何條件!」
    鐵心蘭顫聲道:「就算她以後不愛你,甚至根本不理你,還是要愛她?」
    黑蜘蛛大聲道:「不錯,我愛她,並不是為了要她嫁給我,只要她能好好的活著,
我死了也沒有什麼關係。」
    鐵心蘭默然半晌,目中又流下淚來,黯然道:「一個女人一生中,若能得到這樣的
情感,她死了也沒有什麼關係了,她已可心滿意足……」
    她抬起頭,忽然發現慕容九此刻竟也已淚流滿面。
    鐵心蘭又驚又喜,大聲道:「你已能聽得懂我們的話?你已能懂得他的意思了麼?」
    慕容九目中雖有淚珠不停地流下來,但目光仍是一片癡迷,黑蜘蛛面上本已泛起了
興奮喜悅的光芒,此刻光芒又已黯淡。
    鐵心蘭柔聲道:「你用不著難受,她現在神智雖仍癡迷不醒,但你的真情,顯然已
感動了她,只要你的心不變,總有一天,她會完全領受的。」
    突聽一人咯咯笑道:「總有一天……嘿嘿,只怕這一天永遠也不會來了。」
    江玉郎竟又搖搖擺擺走了進來。
    鐵心蘭吃驚道:「你還想來幹什麼?」
    江玉郎笑嘻嘻道:「我自然是來看你的。」他搖搖擺擺走到鐵心蘭面前又伸手去摸
她的臉。
    鐵心蘭駭極大呼道:「你……你莫忘了,那位穿白衣服的姑娘……」
    江玉郎大笑道:「我自然不會忘記她,所以我已給她吃了一服安神的藥,現在她已
安安穩穩地睡了,你就算喊破喉嚨,她也不會聽到。」
    鐵心蘭全身又不覺頭抖起來,大呼道:「只要你碰我一根手指,我就……我就告訴
她。」
    江玉郎格格笑道:「不會,你不會告訴她的,我保證她醒來的時候,你已經不能說
話了。」
    他的手已從她肩頭緩緩滑到胸膛。
    鐵心蘭連血都涼了,頭聲道:「求……求求你,不要這樣,求求你殺了我吧。」
    江玉郎笑道:「殺你?我現在為何要殺你?江小魚和花無缺的情人,我若不享受享
受,我怎對得起他們。
    他大笑著將鐵心蘭抱了起來獰笑著又道:「老實告拆你,我不惜一切,也要得到你,
倒也不是真的看上了你,我只不過是因為花無缺和江小魚……」
    鐵心蘭已聽不到他的話,她已暈了過去。
    黑蜘蛛雖然將牙齒咬得岐吱作響,卻也只有眼見江玉郎抱著她走出門,眼看著她就
要被人蹂躪
    猛虎作勢欲撲,花無缺已眼見要喪生虎爪。
    就在這時,他忽然發現身旁掛著的一幅晝,竟然緊緊貼在牆上的,下面的晝軸,也
緊嵌在牆裡。
    花無缺已無瑕思索,伸手將晝軸一拖一扳,整幅晝便突然陷入,現出了一重門戶,
他立刻閃身而入。
    又是一聲震天動地的虎吼。但花無缺已將這秘密的門戶闔起。
    花無缺雖也想瞧瞧門裡的情況,卻又實在不敢妄自多走一步他每走一步,下一步就
可能是致命的一步!
    但這時門裡竟有顫抖的呼聲傳了出來「求求你,不要這樣,求求你殺了我吧!」
    這赫然竟是鐵心蘭的呼聲。
    花無缺熱血衝上頭頂,再也不顧一切,大步走了過去!
    江玉郎洋洋得意,剛想將鐵心蘭抱出門,忽然發現一個人站在門,檔住了他的去路。
    燈光照著這人蒼白憤怒而英俊的臉,竟是花無缺「白山君和白夫人卻蹤影不見?
    江玉郎就像是挨了一鞭子,立刻踉蹌後退了幾步。
    花無缺怒目瞧著他,此刻只要還有一絲真氣能提得上來,花無缺也不能再容這陰毒
卑鄙的小人再活在世上。
    幸好江玉郎也不知道他已無力傷人,縱然再借給江玉郎一個膽子,也萬萬不敢向他
動手的。
    花無缺只有在暗中歎了口氣,緩緩道:「你還不放下她?」
    江玉郎滿臉陪笑已恭恭敬敬將鐵心蘭放在椅子上。
    花無缺道:「我也不願傷你,你……快走吧?」
    江玉郎如蒙大赦,一溜煙逃了出去,嘴裡猶自陪著笑道:「小弟遵命……小弟遵命!」
    黑蜘蛛忍不住狂吼一聲,道:「姓花的,你這是什麼意思?這樣的人,你為何不宰
了他?」
    花無缺苦笑道:「殺之既污手,放了也罷。」
    他生怕江玉郎還在偷聽丁自然不肯說出真正的原因。
    黑蜘蛛怒道:「你怕沾污了你那雙賁貝的手,我卻不怕,你快解開我的穴道,我去
找他算帳。」
    花無缺怔了怔,他現在又怎有力量為別人解開穴道?他只有裝作沒聽見。
    黑蜘蛛大怒道:「你難道也不願沾著我?我難道也會弄髒你的手?」
    花無缺只有垂著頭,向鐵心蘭走過去,又走了十幾步,才走到身旁,他只覺這段路
簡直長得可怕。
    黑蜘蛛冷笑道:「好,很好,原來你竟是這樣的人,我們真看錯了你上像你這樣的
人手指若沾著我,我反倒會作嘔。」
    花無缺暗中歎了口氣,無話可說。
    他平生從末被人如此辱罵,此刻卻只有忍受,只因他此刻若是說出真相,萬一被江
玉郎聽見大家便誰都休想活得成了,江玉郎此刻唯一畏懼的就是他,而他對江玉郎,又
何嘗不是步步提防。
    這時鐵心蘭悠悠醒轉。
    她一眼瞧見了花無缺,淚眼中立刻發出了光,喜極而呼道:「你來了!你果然來了,
我就知道沒有人能傷得了你,我早已知道你一定會來救我們的。」
    黑蜘蛛冷笑道:「我若要這種人來救我,倒不如死了還好。」
    鐵心蘭大奇道:「你……你為何要對他這樣說話?」
    突聽一人道:「花公子現在自顧尚不瑕,那有力氣救你們,你們難道還瞧不出來麼?
你們又何苦逼他?」
    狂笑聲中,江玉郎又大搖大擺走了進來。花無缺竟眼睜睜瞧著他走進來,一句話也
說不出。
    鐵心蘭簡直駭呆了,嘶聲道:「這……,這是真的麼?」
    花無缺長長歎了口氣,緩緩道:「江玉郎,我不願殺你,你難道真要來自尋死路?」
    江玉郎大笑道:「不錯,我就是要來自尋死路,我現在就要將鐵姑娘抱走,死在她
身上。」
    他嘴裡雖說得狂,但心裡多少還是對花無缺有些畏懼,繞過了他,才敢走進鐵心鐵
心蘭,一把抱了起來。
    鐵心蘭大驚呼道:「你……你敢……」
    江玉郎瞧見花無缺還末出手,膽子更大了,大聲笑道:「我為何不敢?難道我們的
花公子還敢對我怎樣!」
    他抱著鐵心蘭,一步步退著往外走,眼睛還是瞪著花無缺。
    花無缺汗如雨下?
    他現在已走了五六步,下一步便可能邁入鬼域!
    汪玉郎放聲狂笑,道:「花無缺呀,花無缺,你為什麼不過來你那一身自命天下無
敵的武功,到那裡去了?你難道真要眼看著我將你的情人抱上床麼?」
    他已退到門,卻故意停了下來。
    花無缺全身都顫抖起來,死,固然可怕,更可怕的是,他知道自己若是死了,鐵心
蘭悲慘的命運還是無法改變?
    江玉郎的手,又襲上鐵心蘭的胸膛,奸笑道:「你瞧,這是多麼軟的胸膛,多麼嫩
的皮膚,這處女的身子,本來是完完全全屬於你的,現在,卻完全歸我了,我要怎麼樣
享受,就可以怎麼樣享受!」
    花無缺突然一步步走了過去!
    他就算明知必死,他就算明知救不了鐵心蘭,但他也不能眼見著鐵心蘭被人如此侮
辱!
    江玉郎笑聲忽然頓住了。
    他瞧著花無缺已鐵青得可怕的臉,吃驚道:「你……你敢過來?」
    花無缺深深吸了口氣,道:「放下她?」
    江玉郎目光閃動,忽然發現花無缺的臉色雖沉重,但腳步卻是輕瓢瓢的,像是一個
完全不會武功的人走路的樣子。
    江玉郎立即又放聲狂笑起來,大笑道:「花無缺,你嚇不了我的!我早已看出,你
已被白山君夫妻所傷,武功連一分都使不出來了,是麼?」
    花無缺咬著牙不說話,還是一步步往前走!
    他自然知道江玉郎說的不假,也知道自己正在步入死路,但他現在已只有死路一條,
別無選擇的餘地!
    江玉郎厲聲喝道:「好小子,你真有種!但你若敢再往前走一步,我就宰了你!」
    花無缺暗中歎了口氣,又往前走了一步。他忽然發覺死亡並不如想像中那麼可怕?
    鐵心蘭忍不住嘶聲大呼道:「花無缺,求求你,莫要過來吧,我……我沒有關係,
我對你更沒有什麼好處,你何必將我放在心上。」
    汪玉郎獰笑道:「你莫忘記,一個人是只有一條命的?」
    花無缺緩緩道:「不錯,生命的確可貴,它絕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交換……」
    他微微一笑,接著道:「所以,我若要為一個人而死,也絕不需要你有交換條件,
她是否對我好,她是否愛我,都沒有什麼關係。」
    鐵心蘭已痛哭失聲,再也說不出話來。
    黑蜘蛛終於忍不住大喝道:「一條好漢子!我黑蜘蛛平生從未向人低頭,但對你……
我方才錯怪了你,現在鄭重向你致歉,你……你好生去吧?」
    花無缺傲笑道:「多謝。」
    他又往前走出一步!江玉郎似乎也已被他這種不顧一切的勇氣嚇呆了,他再也沒有
想到花無缺竟也會和小魚兒一樣,必要時竟真的會拚命的!生命,在別人看來固然是珍
貴無比,但在他們眼中,竟似看得輕淡得很。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