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七十七章 冤家路窄

    花無缺的輕功縱然妙絕天下,怎奈這老虎既不必用眼睛看,也不必用耳朵聽,它只
要用鼻子一嗅,無論什麼人走進這後院,都休想瞞得過它那黑衣人既然已入了後院,此
刻只怕已凶多吉少了。
    花無缺一驚之後,又不禁歎息。
    只見滿廳燈火搖動,那猛虎已待撲起,虎威之猛,當真是百獸難及,就連花無缺心
裡也不禁暗暗吃驚。
    但這時黃幔後卻傳出了一陣柔媚的語聲,輕輕道:「小貓,坐下來,莫要學看家狗
的惡模樣嚇壞了客人。」
    這猛虎竟真的乖乖走了過去,坐了下來,就像是忽然孌成了一隻小貓。
    花無缺不覺已瞧得呆住了,卻見黃幔後又伸出一隻晶瑩如玉柔若無骨的纖纖玉手來,
輕撫著虎背。
    只聽那柔媚入骨的語聲帶著笑意:「足下既然來了,為何不進來坐坐呢」
    花無缺暗忖道:「那黑衣人方纔所經歷的,是否正也和我此刻一樣他是否走進去了
他進去之後,又遭遇到什麼事?」
    他斷定那黑衣人既抱著必死之心前來,就絕對不會退縮的,這花廳縱然真是虎穴,
他也會闖進去!
    想到這裡,花無缺也不再遲疑,大步走了過去!
    他正面帶著微笑,一步步走進去,就好像一個彬彬有禮的客人,來拜訪他的世交似
的,黃幔後傳出了銀鈴般的笑聲,道:「好一位翩翩濁世佳公子,不敢請教高姓大名。」
    花無缺抱拳一揖,道:「在下花無缺,不知姑娘芳名?」
    黃幔後嘻嘻笑道:「徐娘已嫁,怎敢再自居姑娘……賤妾姓白。」
    花無缺道:「原來是白夫人。」
    白夫人道:「不敢,花公子請坐。」
    花無缺竟真的坐了下來,道:「多謝夫人。」
    這也是花無缺改不了的脾氣,只要別人客客氣氣地對他,他就算明知道這人要宰了
他,也還是會對這人客客氣氣的。
    只聽白夫人又笑道:「公子遠來,賤妾竟不能出來一盡地主之誼,盼公子恕罪。」
    花無缺道:「能與夫人隔簾而談,在下已覺不勝榮寵。」
    白夫人忽然大笑道:「我已經算很客氣的了,不想你竟比我更客氣,咱們這樣客氣
下去,我既不好意思間你是為何而來的,你也不好意思說,這些客氣話,不如還是免了
吧。」
    花無缺微微一笑道:「先禮而後兵,正是君子相爭之道,以在下之見,還是客氣些
的好。」
    白夫人道:「你我無冤無仇,你甚至連我的面都末見到,你怎知我要和你先禮後兵
呢?我並沒有和你「兵」的意思呀。」
    花無缺道:「陌生之人,寅夜登堂,夫人縱以干戈相待,固亦理所當然也。」
    白夫人嬌笑道:「我雖然不知道你的來意,但看你文質彬彬,一表人才,又是滿腹
詩書,出口成章,怎麼看也不像個壞人的樣子,你若像剛才進來的人那副樣子,我縱然
不會難為你,但別人卻放不過你了。」花無缺長長吐了氣,沉聲道:「多蒙夫人青睞,
怎奈在下卻偏偏是為了方纔那人而來的。」
    白夫人道:「哎約,你難道和那個鬼鬼祟祟的小黑鬼是朋友?」
    花無缺道:「夫人若能將他的下落賜知,在下感激不盡。」
    白夫人道:「我就算將他的下落告訴了你,你有這本事救他出去麼」
    花無缺道:「在下在夫人面前,倒也不敢妄自菲薄。」
    白夫人大笑道:「好,好個不敢妄自菲薄,既是如此,你就先露一手給我瞧瞧吧,
我看你是不是真有能救他出來的本事。」
    花無缺微微一笑,道:「如此在下就獻醜了。」
    他坐著動也沒有動,但整個人卻突然飛了起來,那張沉重的紫檀大椅,也好像黏在
身上了。
    白夫人大笑道:「好,有你這樣的本事,難怪你說不敢妄自菲薄了,只恐怕……」
    花無缺娥眉道:「只恐怕什麼?」
    白夫人又接著道:「我們這裡有兩個客人,卻瞧著那小黑鬼不順眼了,他們也不知
道為了什麼,說著說著就打了起來!唉,你那朋友樣子雖然凶,卻又偏偏不是我那兩個
朋友的對手。」
    花無缺失聲道:「他莫非已遭了別人毒手?」
    白夫人道:「你那朋友好像是被我的朋友帶走了,但帶到那裡去了,我可也不知道。」
    花無缺不覺呆住了,一時間竟不知該怎麼做才好。
    他也摸不清這位白夫人是何等身份,更摸不清她說的話是真是假,何況,他就算明
知她說的
    是假話,也是無可奈何。
    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正在發怔。
    誰知白夫人卻又忽然「噗哧」一笑,道:「但你也莫要發愁,你若真的要找他,我
是可以帶你去的。」
    花無缺喜道:「多謝夫人。」
    白夫人竟又歎了口氣,道:「只不過我被人關在這裡,動也不能動,又怎麼能帶你
去呢?」
    花無缺瞧著那在致手撫摸上,馴如家貓的猛虎,吶吶道:「夫人既是此間的主人,
此虎又是夫人所養,夫人卻是被誰關在這裡的,在下實在百思不得其解。」
    白夫人歎了口氣道:「這事說來話長,你先掀起這簾子,我再告訴你。」
    花無缺遲疑著道:「莫非是個陷阱?」
    白夫人道:「你還說自己本事大,竟連這簾子都不敢掀麼?」花無缺霍然長身而起,
一把將那簾子掀了開來。簾子一掀,他更吃得說不出話來。
    這花廳前面一半,陳設精雅,堂皇富麗,但被黃幔隔開的後面一半,卻什麼陳設也
沒有,滿地都是稻草,只有在角落裡放著只水槽這那裡像是人住的地方,簡直像是豬窩、
馬廄。
    這情況已經夠令人吃驚的了,更令人吃驚的是,這華衣美婦的脖子上,還繫著根鐵,
鐵的另一端,深深釘人牆裡。
    花無缺也像是被釘子釘在地上了,再也動彈不得。
    白夫人瞧著他淒然一笑道:「你現在總該明白我為什麼不能帶你去了吧。」
    花無缺暗中歎了口氣,道:「這?……這究竟是誰做的事,是誰……」
    白夫人垂下了頭,一字字道:「我的丈夫!」
    花無缺幾乎跳了起來失聲道:「你的丈夫」
    白夫人淒然道:「不錯,我的丈夫是天下最會吃醋最不講理的男人,他總是認為只
要他一走,我就會和別的男人勾三搭四。」
    花無缺呆望著她,那裡還說得出話來。
    白夫人道:「你看我的衣服打扮還不錯,又覺得奇怪,是麼?」
    她長歎著接道:「若有別人瞧了我一眼,他就要將那人殺死,你現在已瞧過我了,
你就算不救我出去,他也要找你算帳的。」
    花無缺苦笑道:「在下平生最恨的,就是欺負婦人女子的人,莫說在下還有求於夫
人,就算沒有此事,在下無論如何也要將夫人救出去的。」
    鐵心蘭伏在黑暗中,等了許久。
    忽然間,她聽到一聲驚天動地的虎吼,但虎吼過後,四下又轉於靜寂,什麼動靜都
沒有了。
    這沒有動靜卻此什麼動靜都令鐵心蘭擔心。
    她又等了半晌,越等越著急,到後來實在忍不住了,終於自藏身處躍出,她無論如
何也想去瞧個究竟。
    鐵心蘭樅身躍上了牆頭。她剛躍上牆頭,突然有燈光一閃,那是特製的孔明燈,一
道光柱閃電般從她臉上掠過。
    接著,黑黝黝的大殿裡,就有一人緩緩笑道:「我當是誰呢,原來是鐵心蘭姑娘。」
    鐵心蘭這一驚,幾乎在牆頭上凍結住了,嘶聲道:「你是誰?」
    「姑娘走進來瞧瞧,就會認得我是誰的。」
    鐵心蘭又驚又疑,那裡敢貿然走進這陰森黝黯的大殿。
    那人陰惻惻一笑,接著又道:「姑娘既已來到這裡,還是進來瞧瞧的好,否則,連
姑娘的那兩個朋友都走不了,憑姑娘的本事,難道能走得了麼?」
    鐵心蘭全身鄱頭抖了起來「難道連花無缺都已落人別人的陷阱,遭了毒手?
    黑暗中那人緩緩道:「石階旁的柱子下,有盞燈,還有個火摺子,姑娘最好點著燈
才進來,別人都說我在燈光下看來,是個非常英俊的男人。」
    鐵心蘭又在猶疑:「這又是什麼詭計?」
    但無論如何,燈光通常都能帶給人一些勇氣,黑暗中的危險總比較大於是她尋著燈,
燃起。鐵心茁緊緊握著燈,一步步走進了大殿。
    大殿中那裡有什麼人?巨大的香爐,褪色的黃幔,魁偉而獰猙的神像……燈光又像
是忽然黯淡了。
    鐵心廁忍不住打了個寒噤,大聲道:「你究竟是什麼人?為何要躲起來?」
    沒有人回答,也瞧不見人影。莫非那木雕的神像,在向一個平凡的女子惡作劇?
    鐵心蘭不敢抬頭,卻又忍不住抬起頭,巨大的山神,箕踞在一隻猛虎身上,似乎正
在瞧著她獰笑。
    鐵心蘭幾乎忍不住要拋下燈,轉身逃出去。銅燈又變得冰冷,她的手已開始發抖。
    忽然,神幔後爆發出一陣狂笑聲。
    一人大笑道:「鐵心蘭呀鐵心蘭,你的膽子倒當真不小。」這語聲赫然竟似那木塑
神像發出來的。
    但鐵心蘭反自沉住氣了,她也冷笑道:「你既敢請我進來,為何又躲在神像後不敢
見我。」
    那人大笑道:「女人的膽子,有時倒的確此男人大得多,我本想駭你一跳的,誰知
道竟被你瞧破機關了。」
    隨著笑聲,一個人緩緩自神像後轉了出來,飄搖的燈光,照著他蒼白的臉,銳利的
眸子。他果然是個十分英俊的男人。
    但鐵心蘭瞧見了這個男人,卻此瞧見什麼惡魔都要吃驚。
    他失聲而呼,道:「江玉郎,是你!」
    江玉郎微笑道:「不錯,是我,我方才跟你開了個玩笑,你受驚了麼?」
    鐵心蘭一步步往後退,道:「你……你要怎樣?」
    江玉郎卻微笑道:「我們是老朋友了,你看見我遠怕什麼?」
    鐵心蘭連腳趾都冰冷了,臉上卻勉強擠出一絲微笑,道:「誰說我還在害怕,我也
高興得很。」
    她嘴裡說著話,腳下還是在往後退,她突然將手裡的燈,往江玉郎臉上摔了過去飛
一般逃出了大殿。
    她突然撞人一個人懷裡!
    鐵心蘭用不著用眼瞧,已知道這人是誰了,這人穿的衣裳又軟又滑,滑得像一條滿
身都是腥涎的毒蛇。
    這人的一雙手也是又軟又滑。他竟然輕輕摟住了鐵心蘭,柔聲道:「你為何要逃你
難道怕我?」
    鐵心蘭整個人都軟了,整個身子鄱發起抖來。她竟已沒有力氣伸手去推。
    江玉郎輕撫著她肩頭,緩緩道:「告訴我,你怕的究竟是什麼?」
    鐵心蘭努力使自己心跳平靜下來。於是她跺著腳道:「我不理你了,你剛剛嚇得我
半死,我為什麼要理你?」
    她知道自己絕不是江玉郎的敵手,她知道此時此刻,唯有少女的嬌嗔,才是她唯一
可用的武器。
    江玉郎果然笑了,大笑道:「你真是個可愛的女人,難怪小魚兒和花無缺都要為你
著迷了。」
    鐵心蘭搶著道:「你以為你自己比不上他們兩人」
    江玉郎瞇著眼道:「你以為我比他們兩個人如何?」
    鐵心蘭道:「他們還都是孩子,而你……你卻已經是男人了。」
    江玉郎大笑道:「你果然有眼光,只可惜你為何不早讓我知道!」
    他將鐵心蘭抱得更緊,鐵心蘭簡直快要吐出來了。
    但她卻只是嬌笑道:「你難道是呆子,你難道還要等我告訴你。」
    在這微帶涼意的晚風中,在這寂寂靜靜的黑暗裡,懷抱中有個如此溫柔如此美麗的
女人……江玉郎縱然厲害,只怕心也軟了吧。
    鐵心茁的聲音更溫柔,緩緩道:「現在,我不妨告訴你,其實我早已……」
    她已準備了許久,此刻她只臂已蓄滿真力,她用盡全身力氣,向江玉郎腰眼上打了
過去。
    但她的手剛一動,左右肩頭上的「肩井」穴,已被江玉郎捏住了,她的力氣連半分
都使不出來。江玉郎,這惡魔,竟早已看透了她的心意。
    她只覺江玉郎的手沿著她背脊滑了下去,沿著背脊又點了她七八處穴道,她立刻連
手指都無法動彈。
    但江玉郎的手卻還在她身上不停地動著,嘴裡咯咯笑道:「我知道你已喜歡我了,
今天晚上我可不能辜負你的好意。」
    他冰冷柔滑的手,已從她衣服裡滑了進去。鐵心蘭全身的肌膚都在他手指下戰慄起
來。
    這是她處女的禁地,如今竟被這惡毒的男人侵入。她只覺靈魂已飛出了軀殼,心已
飛出腔子。
    她只想死!從江玉郎嘴裡發出來的熱氣,熏著她耳朵。
    只聽江玉郎吃吃笑道:「你不用怕,我會很溫柔地對你,非常非常地溫柔……你立
刻就會發覺,小魚兒和花無缺和我比起來,的確還都是孩子。」
    鐵心蘭咬著嘴唇,沒有喊出來,她知道此時此刻,呼喊和掙扎非但無用,反而會激
起江玉郎的獸性。
    她已準備接受這悲慘的命運。她閉起眼睛,眼淚湧泉般流了出來。
    誰知就在這時,江玉郎的手竟然停住不動了,鐵心蘭還末覺察這是怎麼回事時,江
玉郎竟已將她推開。
    她無助地倒了下去,倒在地上。她立刻便瞧見了一個女人。
    這女人雪白的衣服,蒼白的臉,眼睛瞬也不瞬地著江玉郎,冷冰的眼睛裡,既沒有
憤怒,也沒有悲哀。
    江玉郎拍了拍手,強笑道:「這丫頭當我是呆子,居然想騙我我怎能不給他個教訓。」
    那女子還是冷冷地瞪著他,不說話。
    「你吃醋了麼?」他笑嘻嘻地去摸她的臉,又道:「你用不著生氣,更用不著吃醋,
你知道我心裡真正喜歡的只有你?」
    那女子動也不動地被他摸著,就像是塊木頭。
    那女子終於開了口。她瞪著江玉郎,一字道:「不管你是不是騙我,從今以後,我
只要看見你再動別的女人一根手指,我就立刻殺了你,然後再死在你面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