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七十五章 無牙門下

    現在,「南天大俠」路仲遠已安葬了,在這清涼的小鎮上,安葬的儀式雖然是不可
避免地十分簡單,但卻也是十分隆重的。
    小魚兒和花無缺,沉重地肅立在路仲遠的墓前,以一杯濁酒,弔祭這一代大俠的英
魂。
    暮色蒼茫,大地蕭索,秋,像是已極深了,直到夜幕垂下,星光升起,他們才黯然
離去。
    花無缺仰天唏噓,歎道:「盜寇末除,江湖末寧,路大俠實在死得太早了些……他
甚至連燕大俠的下落,都末及說出,便含恨而歿。」
    小魚兒苦笑道:「也許是因為他不願任何人去打擾燕大俠的安寧,也許是……燕大
俠早已仙去,他不願說出來,令我傷心。」
    花無缺黯然道:「但願我今生遠能見到燕大俠一面,否則……」
    小魚兒忽然挺起胸來,大聲道:「你當然還能見著他,他當然不會死的,他還沒有
見到我揚名天下,他又怎能放心一死?」
    花無缺凝目瞧著他,展顏一笑,道:「不錯,燕大俠若是不願死時,誰也無法要他
死,甚至閻王老子也不能例外,我終有一日,能再見著他的。」
    小魚兒仰天笑道:「說得好,你說話的口氣,簡直和我差不多了,再過七十五天,
就算我死了,你也可以替我活下去。」
    花無缺神情驟然又沉重了下來,他沉默許久,忽然道:「現在你就要趕去龜山?」
    小魚兒道:「咱們一起去,我保證讓你瞧一出又緊張又熱鬧的好戲。」
    花無缺垂下了頭,道:「可惜我不能陪你去了。」
    小魚兒怔了半晌,大聲道:「咱們已只剩下七十五天了,你竟不願陪著我?」
    花無缺望著遠方的星光,緩緩道:「我這件事若是做成,你我就不止可以做七十五
天的朋友。」
    小魚兒凝注了他半晌,大聲道:「你莫非想回移花宮?」
    花無缺歎道:「我只是想去問清楚,她們為何定要我殺死你。」
    小魚兒大笑道:「你以為她們會告訴你?」
    花無缺默然良久,淡淡一笑,道:「江小魚,難道你已被命運屈服了麼?」
    小魚兒一驚,大笑道:「好,你去吧,無論如何,你我總還有一次見面的時侯,這
已足夠令人想起就開心了!」
    在這裡,花開得正盛、菊花、牡丹、薔薇、梅、桃、蘭、曼陀羅、夜來香、鬱金香……
    這些本不該在同一個地方開放更不該在同一個時候開放的花,此刻卻全都在這裡開
放了。
    這裡本是深山,絕嶺,本該瀰漫著陰黯的雲霧寒冷的風,但在這裡,陽光如黃金般
在花朵上,氣候更溫柔得永遠像是春天。
    無論任何人到了這裡,都會被這一片花海迷醉,忘記了紅塵中的困擾,更忘記了危
險,忘記了一切。但這裡都正是天下最神秘最危險的地方,這裡就是移花宮!
    但這時,卻有個少女,正不顧一切要爬上來。
    她穿的本是件雪白的衣裳,但現在卻已染滿了泥污和血跡,她容貌本是美麗的,但
現在卻已憔悴得可怕。
    無論任何人都可看出,她是花了多大的代價,忍受了多大的痛苦才能到這神秘的地
方來的。
    到了這裡,她整個人都已崩潰,她嘴唇已乾裂,肚子已發酸,已站不起來,她只有
爬。
    她爬,也要爬上來。自山下爬上來的少女,正是鐵心蘭?
    她當然也知道「移花宮」的神秘與危險,但她不顧一切也要來,為的也只是要向移
花宮主問一句話「為什麼定要花無缺殺死江小魚?」
    現在,她瞧見了這一片燦爛的花海,心裡不覺長長鬆了口氣,無論如何,所有的痛
苦都已過去了!她暈了過去,她以為自己永遠再也不會醒了?
    醒來時,她發覺自己是安靜地躺在一張柔軟而帶著香氣的床上,陽光已不見,燈光
卻似比陽光更輝煌。她閉起眼睛,等她再張開時,她就瞧見了花無缺。
    花無缺也正在溫柔地望著她,在這輝煌的光線裡,他看來更如神話中的王子,那麼
英俊那麼脫,那麼高不可攀。
    鐵心蘭呻吟一聲,道:「花無缺,你真的是花無缺麼」花無缺溫乒地笑了笑,柔聲
道;「是我,我就站在你身畔,你用不著害怕了!」
    鐵心蘭突又掙扎著要爬起來,嘶聲道:「求求你,帶我去見移花宮的宮主好麼了我
不顧一切來到這裡,為的只是想求她見我一面。」
    花無缺苦笑道:「我回來,也是想求見她老人家的,只可惜,她們都早已不在宮裡
了。」
    鐵心蘭倒在床上,失聲道:「她們都出去了?」
    花無缺道:「兩位宮主全都離宮而出,這本是很少有的事。」
    鐵心所淒然道:「我的運氣為什麼總是這麼壞,我……我……」她語聲哽咽,用絲
被蒙住了頭,再也說不下去。
    花無缺呆了半晌緩緩道:「我想……我是知道你來意的,我也正是為了同一件事,
想回來問她老人家,想不到她們離宮都已有許久了。」
    鐵心蘭在被裡輕輕啜泣,忽又問道:「這些日子裡,你是否已見過他?」
    用不著說出名字,別人也知道她說的「他」是誰。
    花無缺柔聲笑道:「他現在很好,你用不著為他擔心。」
    他雖然盡力想裝得平淡,但笑容中仍不免有些苦澀之意。
    鐵心蘭終於自被裡伸出了頭,吶吶道:「你可知道,他現在在那裡?」
    花無缺努力想笑得偷快些,柔聲道:「我知道,只要你身子康復,我就可以帶你去
找他。」
    鐵心蘭凝注著他,眼淚又不覺流下面頰,頭聲道:「你……你為什麼永遠對我這麼
好,你……你……」
    忽然間,屋外傳來了一陣奇異的聲音,這聲音既不尖銳,也不淒厲,卻令人聽得忍
不住要為之毛骨悚然。
    這聲音驟聽如同鐵鋸鋸木,再聽又如蠶食桑葉,仔細一聽,又如刀劍相磨,簡直令
任何人聽得都要牙腳軟。接著,就聽得少女們的鷲呼聲。
    花無缺也微微變了顏色,道:「我出去瞧瞧。」
    他深知移花宮門下,縱然大多是少女,卻絕沒有一個會大鷲小怪的,能令她們鷲呼
出聲來,事情絕不簡單。
    鐵心蘭摸了摸身上已穿得甚是整齊,也跳下了床,道「我跟你一起去。」
    兩人趕出去,只見少女們都躲在宮簷下,一個個竟都嚇得花容失色,有的甚至連身
子都發起抖來。再見那一片花海中,正有無數個東西在竄動。
    鐵心蘭夫聲道「老鼠!那裡來的這麼多老鼠!」
    果然是老鼠!
    成千成百隻簡直有貓那麼大的老鼠,正在花叢中往來流竄,啃著花枝,吞食著珍貴
的花朵。
    移花宮門下雖然都有絕技在身,怎奈全鄱是女子,老虎她們是不怕的,但見了這許
多老鼠,腿都不禁軟了。
    花無缺一步竄了出去,變色喝道「來的可是魏無牙門下?」
    四下寂靜無聲,也瞧不見人影,這一片也不知費了多少心血才培養成的花海,轉眼
間已是狼藉不堪,花無缺既驚且怒,但面對著這麼多老鼠,他也沒法子了。
    在移花宮中,他既不能用火燒,也不能用水淹,若是要去趕,這些老鼠根本就不怕
人。他再也想不到名震天下的「移花宮」,竟拿這一群動物中最無用、最卑鄙的老鼠無
法可施。
    這時黑暗中才傳來一陣狂笑聲。
    一個尖銳的語聲狂笑著道:「只可惜移花宮主不在家,否則讓她們親眼瞧見這些寶
貝鮮花進了咱們老鼠的肚子,她們只怕連血都要吐出來了。」
    花無缺此刻神情反而鎮定了下來,既不再驚慌,也不動怒,就好像連一隻老鼠都沒
有瞧見似的。
    他臉上帶著微笑,緩緩道:「無牙門下的高足既已來了,何不出來相見?」
    只聽黑暗中那人大笑道:「這小子倒沉得住氣,你可知道他是誰麼?」
    花無缺還是身形不動,淡淡道:「在下花無缺,正也是移花宮門下!」
    那人道:「花無缺,我好像聽見過這名字。」
    話聲末了,那黑暗的角落裡,突然閉起了一片陰森森的碧光,碧光閃動,漸漸現出
了兩條人影。
    這兩人俱是枯瘦頎長,宛如竹竿,兩人一個穿著青衣,一個穿著黃袍,臉上卻都是
碧油油的像是戴了層面具。但不知怎地,卻令人一見就要起雞皮疙瘩,一見就要怍嘔。
    那青衣人碧森森的目光上上下下瞧了花無缺幾眼,陰陰笑道:「閣下居然知道我兄
弟是無牙門下,見識已不能算不廣,所以你這麼年輕就要死,我實在不免要替你可惜。」
    黃衣人笑道:「他叫魏青衣,我叫魏黃衣,我們本不想殺你,怎奈家師此番復出,
第一個要毀的就是移花宮,我們也沒法子。」
    少女們聽到這說不出有多醜惡的笑聲,瞧見被老鼠圍在中間的兩個人,竟無一人敢
出手的。
    只見魏青衣肩頭微微一動,花無缺身形立刻沖天飛起,接著,立刻便有一絲碧光自
魏青衣掌中飛出!
    但這時花無缺身形早已了過去,碧光過處,一個少女已慘呼著倒地,花無缺卻不回
頭,雙掌已擊向魏青衣頭頂!
    魏青衣再也想不到他來得竟如此快,腳步倒錯,平平一掌撩了上去,魏黃衣亦自斜
斜一掌擊出。
    誰知花無缺這凌空一掌,竟也是虛勢,掌到中途,他手肘突然縮了回來,不去接魏
青衣的一掌,反而空空劃了個圈子。
    魏青衣只覺掌勢突然脫力,就在這舊力落空新力末生的剎那間,另一股奇異的力量
已將他掌勢引得往外一偏,也不知怎的,擊出這一掌,竟迎上了魏黃衣料斜擊過來的一
掌?
    「拍」的一聲,雙掌相接,接著又是「喀嚓」一聲,魏青衣這已脫了力的一條手臂,
竟生生被魏黃衣震斷了!
    花無缺竟以出其不意的速度,冒險的攻勢,妙絕天下的「移花接玉」神功一著便占
了上風!
    一掌接過,魏青衣、魏黃衣兩人俱是大失色。
    魏黃衣雖末受傷,但見到自己竟傷了同伴,驚慌更甚,一腳踩在老鼠堆上,鼠群一
慌,四下奔出。
    只見花無缺一招得手,竟又含笑站在那裡,並末跟著搶攻,只因他方才一招便已試
出這兩人的功力,實是非同小可,他自知僥倖得手,絕不貪功急進,他還要等著這兩人
再次上鉤。
    這時鼠輩已散佈開來,再次往四方流竄。
    鐵心蘭突然咬了咬牙,自窗框上拆下段木頭,咬著牙奔出去,舉手一棍,將一隻老
鼠打得血肉橫飛。
    本來往四下流竄的老鼠,此刻竟都向鐵心蘭圍了過來,鐵心蘭心已發寒手已發軟,
但仍咬著牙不退縮。
    躲在宮簷下的少女們,終於有一個奔出來只要有一個出來,別的人也就會跟著出來
了。
    她們只要打死一隻老鼠,膽子也就壯了。
    十幾個又嬌柔又美麗的少女,流著汗,喘著氣,忘記了一切,全心全意地在和一群
老鼠拚命!鼠輩終於敗了,大多被打死少數逃得不見蹤影。
    少女們瞧著地上狼藉的鼠又瞧自己手,她們幾乎不相信這些老鼠真是她們打死的。
    這簡直就好像做了一場噩夢!
    然後,她們有的拋下棍子開嘔吐有的瘋狂般大叫大笑起來,也有的擁抱起別人,放
聲痛哭。
    這些情況,都是「移花宮」不會生的但現在卻發生了,只因她們經過這一番惡戰後,
已不知不覺地放鬆了自己。
    只有鐵心蘭,她停下了手,立刻就去找花無缺!
    花無缺竟已不見了?
    魏青衣魏黃衣也已不見了!
    鐵心蘭踉蹌地四下搜尋著,心裡又是驚慌,又是害怕,她方才專心對付老鼠,竟忘
了瞧一瞧這邊的戰況!
    花無缺的武功雖高,但這兩人既敢闖到移花宮來,又豈是弱者,花無缺以一敵二,
未必真是他們的對手。
    鐵心蘭幾乎要急瘋了。忽然間,她發覺殘花叢中,似躺著一個人的身。
    只見他右臂已肘而斷,胸前有個血淋淋的大洞,一張陰森碧綠的臉上,也已被人打
腫了。
    這模樣也不知有多麼猙獰可怕,鐵心蘭那裡還敢再看!她趕緊移開目光,不覺瞧見
了魏青衣的一隻左手。
    只見他這隻鬼爪般的手掌食中兩指上,竟帶著兩粒血淋淋的眼珠子!顯然是被他自
眼眶中生生挖出來的!
    她眼淚不覺已奪眶而出?
    忽然間,她聽得有一陣沉重而急促的像是負傷野獸般的呼吸聲,自一片山崖下傳了
上來。
    她立刻撲了過去!只見一個人滿面流血,雙臂箕張,喘息著蹲在一株樹下,一雙眼
睛已變成了兩個血洞!
    但這人也不是花無缺,而是魏黃衣土他顯然是在「移花接玉」的奇妙功夫下,被他
自己的同伴挖去了眼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