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七十一章 峰迴路轉

    小魚兒暗中吃了一驚,卻大笑道:「你著想以慕容九來要挾我.你就錯了,你莫非
不知道她老是想要我的命,我又怎會要救她。」
    軒轅三光也跟著大笑道:「老子早就對女人沒興趣,她的死活,更和老子沒關係。」
    江玉郎不動聲色,微笑道;『既是如此,兩位為何不向我出手呀?」
    軒轅三光道:「老於並不想宰你。」
    小魚兒也笑道:「吃大便的朋友,我殺你還怕髒了手哩。」
    江玉郎笑道:「既是如此,在下就要告退了,這位慕容姑娘,自然也要跟著在下走
的。」
    小魚兒大笑道:「你走吧!你帶走了慕容九,還怕沒有人找你算帳。」
    江玉郎冷笑道:「這倒不勞閣下費心,若有人問起我來,我便說帶走慕容姑娘,只
為的是害怕她遭了你的毒手,若不是江小魚,慕容九此刻又怎會變成如此模樣?」
    小魚兒歎道:「有其父必有其子,你們父子兩人,別的本事沒有,栽贓耍賴,混充
好人的本事,倒真還沒有別人比得上。但你搶了段台肥的銀子,事實俱在,你總賴不掉
的吧。」
    江玉郎道:「什麼銀子,我兩手空空,哪裡有銀子,現在銀子是誰的,就是誰動手
搶去的,這道理豈非更簡單了。」
    軒轅三光忽道:「你龜兒子想賴起老子來了!」
    江玉郎冷笑道:「你說我賴你,我就說你賴我,咱們倒不妨看看,江湖中人是相信
你『惡賭鬼』的話,還是相信我江玉郎的話。」
    軒轅三光也被氣得怔住了,苦笑道:「你龜兒子若早生幾年,『十大惡人』哪裡還
有老子的份。」
    江玉郎大笑道:「過獎過獎,在下只不過……。。」
    話聲未了,突聽幾聲慘呼,自外面傳了進來。
    這慘呼聲非但分外淒厲,而且歷久不絕,發出慘呼的人,不但像是瞧見了一些殘忍
之極、恐怖之極的事,而且還像是在遭受著某種非人所能忍受的痛苦,這樣的慘呼聲聽
在耳裡,足以令任何人的血液都為之凝結。
    江玉郎的面色變得最快,也變得最慘。拉著慕容九,就想轉身奔出
    小魚兒大喝道:「來的人既能令他手下發出這樣的慘呼,必定可怕得很,你要出去
送死沒關係,但慕容九……。。」
    他語聲突然頓住,黑暗中,已現出了五條人影!
    這時雖然還沒有人能瞧見他們的面目,但他們帶進來的那種鬼氣森森的邪氣,已令
每個人掌心都沁出了冷汗。
    黑暗中,只聽得一陣陣令人寒毛悚慄的「吱吱」聲,響個不絕,五條人影已緩步走
了過來。
    小魚兒首先看到的,是他們那一雙慘碧詭異、閃閃發光的眼睛,接著,便瞧見了他
們慘變的臉色。
    這五人身子裡流的血,都好像是慘碧色。
    五個人俱都穿著長可及地的黑袍,右手裡拿著根鞭子,左手裡卻提著個鐵籠,那聽
來令人作嘔的吱吱聲,便是從鐵籠裡發出來的。
    軒轅三光大喝道:「朋友們是什麼人?幹什麼來的?」
    他喝聲有如霹雷,震得山谷回應不絕,正是藉著這喝聲露了手氣功,想先給對方個
下馬威。
    誰知五個黑衣人卻連眼睛都沒有眨一眨,碧森森的目光,在小魚兒等人面上不停的
打轉,也不說話。
    江小魚早已退了回來,大喝道:「九秀山莊的九姑娘和『惡賭鬼』全都在這裡,朋
友們若是識相,還是快快退出去吧,再遲想走也走不了啦!」
    他更是機伶,一看苗頭不對,就趕緊先將軒轅三光和慕容九的名頭抬出來嚇人,這
兩人名頭實在也不小,何況,就算嚇不退對方,也是別人的名字,全不關他的事,對方
要找也不會找他了。
    五個黑衣人仍然聲色不動,腳下也未停。
    鐵萍姑忽然驚呼一聲,拉住小魚兒的手,顫聲道,「老鼠……籠子裡好多老鼠。」
    幾十隻老鼠在鐵籠裡吱吱亂叫,小魚兒雖不怕老鼠,但瞧見那幾十雙發光的眼睛,
毛茸茸的一大堆老鼠,也不覺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為首的黑衣人嘿嘿一笑,道:「不錯,老鼠……在下五人此來找的只是老鼠,與人
無關,各位只要站著不動,在下必定秋毫無犯。」
    他話雖說得客氣,但語聲卻比老鼠叫更令從作嘔。
    軒轅三光忍不住問道:「捉老鼠幹什麼?」
    那黑衣人嘿嘿笑道:「敝上非鼠肉不歡,是以令在下等四處搜捕,但此間方圓百里
內的老鼠都已流竄入山,是以在下等才一路追捕過來。」
    小魚兒恍然失笑道:「難怪這山洞裡老鼠特別多,原來就是被他們趕來的,我本來
還以為外面來了只惡貓哩。」
    軒轅三光面色卻微微一變,似乎想起個人來,厲聲道:「朋友們的主子是誰?」
    那黑衣人不再答話,卻揮了揮手。
    五個人嘴裡便同時發出了吹竹之聲,這聲音宛如吹竹,卻又不似,聽得人又覺恐怖,
又是噁心。
    鐵萍姑早已掩起了耳朵,小魚兒也聽得牙癢癢的,全身不舒服,但他好奇之心最重,
見了這種怪事,一心只想瞧個究竟。
    軒轅三光雙目圓睜,目中卻有驚恐之色。
    小魚兒忍不住悄聲問道:「這喜歡吃老鼠的朋友是誰?你知道麼?」
    軒轅三光道:「嗯。」
    他像是想起了件十分可怕的事,竟想得出了神,小魚兒在他耳朵邊說的話,他竟連
一個字也沒有聽見。
    就在這時,土石下異聲驟起,像是有幾千幾百隻老鼠,在吱吱亂叫,拚命要往外面
逃竄出來!
    黑衣人立刻將手提的鐵籠,分成五個方位擺開。
    就在這時,一大群老鼠,已從山有的裂隙中,黑暗的角落裡,潮水般奔了出來,多
得簡直數也數不清。
    小魚兒一輩子瞧見過的老鼠,加起來也沒有此刻十分之一多,他簡直做夢也想不到
世上竟有這麼多老鼠。
    此刻奔來的若是一大群餓狼、一大群虎豹,小魚兒也末見得會如何害怕,但這一大
群老鼠,卻令他臉色發白,身子發冷,剛吃下的酒肉,直在胸口裡往外冒,幾乎就要吐
出來。
    他雖然還能忍住,但鐵萍姑卻已忍不住了,「哇」的一聲,吐了滿地,老鼠從他們
胸旁奔過,幾個一等的武功高手,竟都忍不住跳起來,跳到那塊巨石上,擠成了一堆,
鐵萍姑雙手掩著了臉死也不肯再張開眼睛。
    但小魚兒眼睛卻仍睜得大大的。
    幾千幾百隻老鼠就在自己腳底下奔過去,這景象究竟不是人人都能看得到,他怎捨
得不看。
    只見黑衣人口中吹竹之聲不停,手裡長鞭飛舞,將老鼠一群群的趕進鐵籠,鐵籠雖
不小,卻也並不太大,但老鼠一群群的跑進去,就像是填鴨子似的,塞不進去也要塞,
一隻疊著一隻,一群疊著一群。
    直到五隻鐵籠子都塞得水洩不通,看來已像五個大肉團的時候,黑衣人才放下鞭子,
停住了哨聲。
    剩下的老鼠竟也立刻就如蒙大赦一般,又四面八方地逃了回去,眨眼間又逃得個不
剩。
    山洞佇立刻又恢復了平靜,鐵萍姑偷偷瞧了一眼,才敢放下手,臉上已滿是冷汗,
就像是剛做完一場噩夢似的。
    小魚兒長長歎了口氣,苦笑道:「我如今才知道,老鼠竟如此可怕。」
    軒轅三光乾咳幾聲,道:「格老子,成千成百隻耗子,看起來真和十隻八隻差得多
了,四川耗子雖多,但老子也沒有看過有這麼多的。」
    江玉郎咯咯笑道:「在下倒不是害怕,只不過覺得有些噁心。」
    為首的那黑衣人大笑道:「這位朋友說的不錯,老鼠非但不可怕,而且還美味得很。」
    小魚兒苦著臉道:「美味?」
    黑衣人怪笑道:「你若不信,一試便知。」
    他竟從籠子裡撈出只毛茸茸的老鼠來,往小魚兒手裡送。
    小魚兒趕緊搖手笑道:「君子不奪人所好,老鼠既是如此美味,還是留給閣下自用
吧。」
    那黑衣人嘿嘿笑道:「可惜可惜,想不到閣下看來膽子雖大,卻連隻老鼠都不敢吃,
否則閣下嘗過老鼠肉之後,再吃別的肉就味同嚼蠟了。」
    小魚兒身上雞皮疙瘩又冒了出來,大聲道:「朋友既然已找到了老鼠,此刻總該走
了吧。」
    江玉郎忽然陰惻測笑道:「你素來最愛多管閒事,這次怎地不管了?」
    小魚兒笑道:「若有人喜歡吃老鼠,那是他自己的事,我為何要管,正如你喜歡吃
大便,我也是管不了的。」
    江玉郎面色微微一變,轉眼去瞧那黑衣人道:「朋友真要走了?」
    那黑衣人道:「在下早已說過,此來只是為了老鼠,與人無干。」
    江玉郎歎了口氣,道:「難道朋友就不知道,這裡有比老鼠更好的東西麼?」
    那黑衣人眼睛在慕容九和鐵萍姑身上一轉,怪笑道:「本門弟子,都覺得女人不如
老鼠可愛……—』
    江玉郎將慕容九拉到一邊,遠遠躲開小魚兒和軒轅三光,才笑嘻嘻道:「金銀珠寶
難道也不比老鼠可愛麼?」
    那黑衣人眼睛一亮,道:「金銀珠寶?在哪裡?」
    江玉郎眼角往後洞瞟了一眼,口中卻笑道:「有這兩位在此,我不敢說。」
    小魚兒歎了口氣,苦笑道:「我真奇怪,以前為何不早把你宰了。」
    江玉郎大笑道:「就憑你要殺我,只怕還不容易。」
    只見那黑衣人互相打了個眼色,提起了鐵籠,就往後洞走,小魚兒閃身擋住了他們
的去路,笑嘻嘻道:「後面沒有老鼠,各位還是請回吧。」
    那黑衣人嘿嘿笑道:「朋友最好知道,你雖不敢吃老鼠,老鼠卻敢吃你的。」
    小魚兒笑道:「我已有好幾天沒洗澡了,肉髒得很,老鼠只怕也吃不下去。」
    那黑衣人大笑道:「好,你這人有趣得很,而且膽子也不小……」
    「小」字說出口,他掌中皮鞭已揮了出去。
    這鞭子又黑又亮,也不知是什麼做的,份量卻不輕,黑衣人手勁更不小,鞭子飛出
來,又急又重,鞭風嘶嘶直響。
    但小魚兒一伸手就抓住了鞭梢,笑道:「朋友還不知道,我雖然對老鼠有些頭疼,
但人,我卻是不怕的。」
    那黑衣人臉色早已變了,用力想奪回鞭子,但鞭子卻好像已長在小魚兒手上了,他
用盡吃奶的力氣,也動不了分毫。
    小魚兒笑嘻嘻道:「老鼠既不認得我,我也不認得老鼠,你們就算把天下的老鼠都
捉去吃光,我也不管你們,但你們若想打別的主意,我卻要不客氣了。」
    那黑衣人冷笑道:「你不來惹咱們,咱們也不惹你,但你若想擋咱們的去路,咱們
卻要不客氣了!」
    他話一說完,口中突又發出了吹竹聲。
    他身旁兩個黑衣人就拉開手中鐵籠的門,鐵籠裡塞得滿滿的老鼠,立刻像箭一般竄
了過來。
    小魚兒一驚,幾十幾百隻老鼠,已竄上他身子,在他身上又叫又咬,小魚兒又是吃
驚,又是噁心,揮也揮不去,趕也趕不走,抓鞭子的手只得放開了。
    五根鞭子立刻沒頭沒腦的向他抽了過來。
    小魚兒滿身都是老鼠,哪裡還能施展得開手腳,只得一面躲,一面退,口中不住大
呼道:「軒轅三光,你還不來幫忙麼?」
    但軒轅三光的臉色也發了青,遲疑著,慢慢走過來。
    那黑衣人厲聲道:「軒轅三光,你既已猜出我等是何人門下,你還敢出手?」
    軒輾三光怔了怔,竟然退了回去。
    小魚兒大喝道:「軒轅三光,你難道也像女人,怕老鼠?」
    軒轅三光竟索性轉過頭去,不瞧他了。
    小魚兒身上老鼠非但沒有少,而且越來越多,身上又疼又癢又麻,已不知被老鼠咬
了多少口。
    那五根鞭子,更毒蛇般抽了過來。
    小魚兒這才真的有些慌了。
    他無論遇著什麼事,都能沉著對付,但這滿身毛茸茸的大老鼠,卻令他手慌腳忙,
簡直不知該如何是好。
    江玉郎忍不住大笑道:「自命為天下第一聰明的人,竟連老鼠也對付不了……江小
魚,你幾時想到過你會死在老鼠手裡。」
    小魚兒身上巳挨了幾鞭子,不禁長歎道:「我實在沒有想到過……」
    突然間,只見人影一閃,一個黑衣人已被人挾頸一把抓住,從後面拋了出去,手裡
的鞭子也被人奪走。
    另四個黑衣人驚呼忽吼,四條鞭子向來的這人抽過去,卻不知怎地,鞭子竟不聽話
了,你的鞭子抽我,我的鞭子抽你。
    四個人竟自己打起自己人來。
    小魚兒大笑道:「花無缺,想不到你居然來了。」
    來的人自然正是花無缺,除了他「移花接玉」的功夫外,還有誰能令這四個人自己
打自己。
    小魚兒見他來,自然鬆了口氣,江玉郎見他來了,卻也開心得很,只道花無缺救下
小魚兒,只不過為的是要自己動手殺他而已。
    花無缺鞭子飛舞,已將小魚兒身上的老鼠全部趕走。
    那五個黑衣人已全都嚇呆了,張口結舌,呆呆地瞧著花無缺,手裡的鞭子再也不敢
抽出去。
    為首的那黑衣人吃吃的道:「朋友是誰?為何來多營閒事?」
    花無缺淡淡道:「你縱不認得我,也該認得這手功夫吧?」
    那黑衣人想了想,變色道:「移……移花接玉。」那黑衣人跺了跺腳,又道:「既
是移花宮的人到此,在下等只有告退。」
    小魚兒笑道:「你們弄了我一身老鼠屎,此刻就想走麼?」
    那黑衣人冷笑道:「這話只怕還輪不到閣下來說,就憑閣下……哼!」
    花無缺道:「你們瞧他不起?」
    花無缺微微一笑,又道:「既是如此,莫要老鼠幫忙,你們不妨再和他打一場,五
人齊上也無妨,我絕不出手。」
    那黑衣人獰笑道:「只要閣下不出手,這小子……」
    話未說完,小魚兒一拳已擊出,他明明瞧見小魚兒這拳打出來,競偏偏躲不開,鞭
子還未飛出,人已被打得飛了出去。
    另四個黑衣人齊地撲過來,但小魚兒指東打西,片刻間五個人都被他打得東倒西歪,
鼻青臉腫。
    花無缺微笑道:「各位此刻已知道他的厲害了麼?」
    五個黑衣人哪裡還有一個說得出話來,竟都倒在地上,連爬都爬不起來了,小魚兒
大笑道:「想不到竟不如老鼠,竟如此經不得打。」
    黑衣人既不敢答腔,也不敢動。
    那邊軒轅三光卻直向小魚兒使眼色,打手勢,意思竟是要小魚兒放他們走,小魚兒
皺了皺眉頭,道:「我現在手已不疼了,還不快站起來。」
    黑衣人非但沒有站起來,身子反而縮成了一團。
    小魚兒大笑道:「五個這麼大的人,居然還好意思賴在地上,難道還要等你們師娘
來,抱你們起來麼?」
    黑衣人本來還在顫抖,此刻卻連動都不動了。
    軒轅三光忽然竄過來,一把拎起個黑衣人,只瞧了一眼,臉色便已改變,緩緩將黑
衣人又放了下去,歎道:「他們只怕永遠也站不起來了。」
    軒轅三光將他們的屍體一動,只見口、鼻、五宮中,便有鮮血滲出來,就連這血,
也都是慘碧色的。
    小魚兒也不禁怔住了,道:「這五人挨了兩拳,難道就氣得自殺了麼?」
    花無缺皺眉道:「他們也許是以為你放不過他們,所以自己先就……」
    小魚兒跺足道:「他們就算弄了我一身老鼠屎,我也不會殺他們的呀,這些人難道
是老鼠吃多了,人也變得像老鼠一樣想不開。」
    軒轅三光苦笑道:「這些龜兒子說死就死,死得倒真快。」
    小魚兒道:「是呀,難道他們嘴裡早就含著毒藥,隨時都準備死不成。」
    軒轅三光皺著眉蹲下,將這黑衣人的嘴扳開,立刻就有一般摻碧色的、濃得像墨汁
似的苦水,從他嘴裡流出來,還帶著種令人作惡的臭氣。
    軒轅三光歎道:「你說的不錯,這些雜種竟是將毒藥藏在牙齒裡的。」
    小魚兒皺眉道:但他們為什麼要自殺呢?我既沒有殺他們的意思,也不想逼問他們
的口供,他們難道真是活得不耐煩了麼?」
    軒轅三光對這黑衣人全身都搜了一遍,只搜出了些銀子,此外連一條汗巾都沒有。
    這些人身上除了銀子外,竟是什麼都不帶。
    軒轅三光想了想,忽又一把撕開他的衣襟,失聲道:「你想不通的事,回答就在這
裡。」
    只見這黑衣人胸膛上,赫然有十個大字。
    這十個慘碧色的字,竟像是用碧磷燒出來的,幾乎已燒及骨頭,傷痕深深印在肉裡,
無論用什麼法子,都休想除去。
    這十個字寫的是:「無牙門下士,可殺不可辱。」
    小魚兒道:「無牙門下士,可殺不可辱……這算什麼見鬼的意思?」
    軒轅三光歎道:「這意思就是叫他們打不過別人時,趕快自殺,免得丟他們主子的
人,他們現在若不自殺,回去死得只怕更要慘十倍。』
    小魚兒道:「你是說他們怕回去受主子的酷刑,所以寧可現在自殺,是麼?」軒轅
三光道:「正是。」
    小魚兒道:「但他們在這裡挨揍,他們的主子根本不知道呀,只要他們自己不說,
難道我還會說出去不成。」
    軒轅三光道:「這些龜兒子也許正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為你———」
    花無缺忽然道:「不是這原因。」
    小魚兒道:「你說是什麼原因?」
    花無缺緩緩道:「我瞧見他們時,他們本有七個人的。」
    軒轅三光拍手道:「這就對了,他們五個人進來,還留著兩個人躲在暗處,那兩人
見勢不抄,恐怕已暗中溜了,這五人算定他們回去一定要報告的,與其到那時凌遲受罪,
倒不如現在落個痛快的好。」
    小魚兒瞪著花無缺道:「你進來時,沒有瞧見那兩個人麼?」
    花無缺苦笑道:「我聽見你的呼喊聲,立刻就闖了進來,並沒有去留意別的。」
    小魚兒忽然一拍腦袋,大叫道:「不好,我們竟被這些鬼老鼠弄暈了頭,五六個大
活人從我們身邊溜走,我們竟全都不知道。,
    軒轅三光四下瞧了一眼,也失聲道:「不錯,那姓江的小雜種,果然溜了。」
    小魚兒跺足道:「你進來時,我還瞧見他的,那時他臉上像是還有歡喜之色,以為
你要來宰我,後來想必是—發現情況有點不對,就立刻開溜……唉,這小子一向是個鬼
精靈,我本該特別盯著他才是的。」花無缺默然半晌,淡淡一笑,道:「他自己走了倒
也好。」小魚兒瞪眼道:「你是早已瞧見了他的,是麼?」花無缺道:』好像瞟過一眼。」
小魚兒道:「但你還是放他走了。」花無缺歎道:「我和他總算交友一場……」小魚兒
大叫道:「但你為何要讓他將幕容九一起帶走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