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六十九章 死裡求生

    銅先生厲聲道:「但你卻為他笑了,是麼?」
    那少女竟嚇得話也說不出,忽然掩面痛哭起來。
    銅先生緩緩道:「你出去吧。」
    那少女嘶聲道:「求求你……求求你饒婢子一命,婢子下次再也不敢了。」
    小魚兒吃驚道:「饒她一命?……你……你難道要殺了她?」
    銅先生冷冷道:「殺,倒也不必,只不過割下她的舌頭,要她以後永遠也笑不出。」
    小魚兒大駭道:「她只不過笑了笑,你就要割下她的舌頭!」
    銅先生冷冷道:「這只能怪你,你本不該逗她笑的。」
    小魚兒大叫道:「我只不過說了個笑話給她聽,你……你何必吃醋!」
    銅先生忽然又是一掌摑了出去,小魚兒竟躲閃不開,被他—掌打得仰面跌倒,口中
卻還是怒喝道:「你打我沒關係.但千萬不能因為這件事罰她。」
    銅先生目中又射出了怒火,道:「你……你竟然為她說話?」他竟似已怒極,連身
子都氣得發抖。小魚兒大聲道:「這件事本不能怪她,要怪也只能怪我。」
    銅先生顫聲道:「好……好!你寧可要我打你,也不願我罰她,你……你倒也和你
那爹爹一樣,是個多情種子!」
    說到「種子」二字,他忽然狂吼一聲,反手一掌擊出,那圓臉少女被打得直飛出門
外,—灘泥似的跌在地上,再也動彈不得!
    小魚兒跳了起來,大喝道:「你……你竟殺了她!」
    銅先生全身發抖,忽然仰首狂笑道:「不錯,我殺了她,她再也不能偷偷和你逃走。」
    小魚兒又驚又怒,道:「你瘋了麼?她幾時要和我偷偷逃走?」
    銅先生道:「等你們逃走時,我再殺她,便已遲了!」
    小魚兒瞪大眼睛,嘶聲道:「你瘋了,你簡直瘋了……我本以為你脾氣雖然冷酷,
卻並不是個狠毒殘忍的人,誰知你竟能對一個女子下此毒手。」
    他越說越怒,忽然撲過去,雙拿飛擊而出。
    這時小魚兒武功之高,已足可與當代任何一個武林名家並列而無愧,盛怒之下擊出
的兩掌更融合了武當、崑崙兩大門派掌法之精萃,小魚兒此刻不但已可運用自如,而且
已可將其中所有威力發揮。
    誰知這足以威震武林的兩掌,到了銅先生面前,竟如兒戲一般,銅先生身子輕輕一
折,整個人像是突然斷成兩截。
    他手掌便也在此時反擊而出,若非親眼瞧見,誰也不會相信一個人竟能在這種部位
下出手的。
    小魚兒只覺身子一震,整個人又被打得跌在地上,他雖未受傷,但卻被這種奇妙的
武功嚇呆了。
    銅先生俯首望著他,冷笑道:「像你這樣的武功,最多也不過能接得住花無缺五十
招而已,我本以為你還可與他一拼,誰知你竟如此令我失望。」
    小魚兒咬牙道,「我能接得使他多少招,關你屁事。」
    銅先生竟不再動怒,反而自懷中取出一卷黃絹,緩緩道:「這裡有三招可以破解
『移花宮』武功的招式,你若能在這三個月裡將它練成,縱不能勝了花無缺,至少也可
多擋他幾招。」
    他居然要傳授小魚兒武功,這真比天上掉元寶下來還要令人難以置信,小魚兒張口
結舌,道:「你……你是什麼意思?』
    銅先生將絹卷拋在他面前,冷笑著走了出去。
    小魚兒大喝道:「你究竟是要花無缺殺我,還是要我殺花無缺?你究竟有什麼毛病?」
    銅先生霍然轉身,冷冷道:「你這一生,已注定了要有悲慘的結局,無論你殺了花
無缺,還是花無缺殺了你,都是一樣的。」
    銅先生已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砰」的關上了門,小魚兒怔了半晌,抬起頭,卻
發現猶自呆立在房中的少女,眼裡已流下淚來,
    但這一次小魚兒卻再也不敢找她說話了,他實在再也不忍瞧見一個活生生的美麗少
女,為他而死。
    那少女呆呆地站著,任憑眼淚流下面頰,也不伸手去擦,小魚兒歎了口氣,將那絹
卷展開。
    那上面果然是三招妙絕天下的招式,每一招都鋒利、簡單而有效,正是花無缺那種
繁複招式的剋星。
    絹捲上不但畫著清晰的圖解,還有詳細的文字說明,若不是對「移花宮」武功了如
指掌的人絕對無法創出這樣的招式。
    「移花宮」的武功,本是江湖中最大的秘密,銅先生又怎會對它如此瞭解,這豈非
是件奇怪的事。
    但小魚兒卻沒有想到這點,他此刻簡直什麼都不願想,只是瞧著那卷書,呆呆地出
神。
    少時有人送來飯萊,居然是樟茶鴨、豆瓣魚、棒棒雞……每一樣都是通道地地的川
味,還有一大壺上好的陳年花彫。
    小魚兒一笑,儘管飽餐了一頓,卻留下一碟紅燒牛尾,半隻樟茶鴨子不動,像是自
言自語,喃喃道:「這兩樣菜不辣的,你吃不吃都隨便你。」
    那少女始終站在那裡,連指尖都未動過,此刻竟忽然轉過身,用手撕著那半隻鴨子
就薄餅,吃了個乾淨。
    她若不吃,本在小魚兒意中,她此刻居然大吃起來,小魚兒倒不免大感奇怪,竟瞧
得呆了。
    只見那少女吃完一隻鴨腿時,便已似吃不下了,但還是拚命勉強自己將半隻鴨子吃
光。
    她嘴裡咀嚼,眼睛卻眨也不眨地盯著那桌子上的一具計時秒漏,一粒粒金黃色的細
沙落下來,時間便也隨著流了過去。
    小魚兒不禁苦笑,時間,現在對他實在太寶貴了,但他卻只有眼見時間在他面前流
過,全沒有一點法子。
    突見那少女走了過來,走到他面前,悄聲道:「你還吃得下麼?」
    她竟忽然開口說話了,小魚兒不覺嚇了一跳。
    那少女又道:「現在說話沒關係,沒有人會來的。」
    小魚兒這才笑了笑道:「我肚子都快撐破了,連一隻螞蟻都吞不下了。」
    那少女道:「你最好還是多吃些,這兩天,我們只怕都沒有東西吃了。」
    小魚兒又吃了一驚,道:「為什麼?」
    那少女眼睛裡射出了逼人的光芒,一字字道:「只因我們現在就要開始逃,在逃亡
的途中,絕不會有東西吃的,甚至連水都喝不到。」
    小魚兒簡直嚇呆了,吃吃道:「逃?……你是說逃走?」
    那少女道:「不錯,我方才拚命的吃,就為的是要有力氣逃走!」
    小魚兒道:「但銅先生……」
    那少女道:「現在正是他入定的時候,至少在兩個時辰之內,不會到這裡來。」
    小魚兒道:「你能確定?」
    那少女道:「他這習慣數十年來從未改過,據說十多年前,也有個身份和我一樣的
女子,就是在這時候,帶了一個人逃走的。」
    小魚兒恍然道:「難怪他方纔那般憤怒,原來他就是怕歷史重演……。」
    那少女目中又泛起了淚光,道:「你可知道方才被他殺死的女孩子是誰?」
    小魚兒動容道:「那莫非是你的……你的……」
    那少女目中終於又流下淚來,顫聲道:「她就是我嫡親的妹妹。」
    小魚兒怔了半晌,慘然道:「對不起,我方才中不該逗她笑的。」
    那少女恨恨道:「我妹子跟了他七年,他為了那麼小的事,也能下得了毒手,而你
與我妹子素不相識,反而為她爭辯,甚至不惜為她拚命……。。」
    小魚兒道:「你就是為了這原因,所以才冒險救我的?」
    他忽然拉起她冰冷的手,沉聲道:「但經過十多年前的那次事後,他防守得必定十
分嚴密,我們能逃得出去麼?」
    那少女道:「若是在他的禁宮中,我們實在連一分逃走的機會都沒有,但這裡,卻
只不過是他臨時歇腳的地方。」
    這時她臉上初次露出一絲苦澀的微笑,拉著他道:「何況,這地方不但是我找到的,
而且是我佈置的,我們雖不是一定能逃得出去,但好歹也得試一試,那總比在這裡等死
的好。」
    小魚兒四下瞧了一眼.忍不住道:「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
    那少女道:「這是個廟。」
    「這裡竟是個廟?」他眼睛瞧著四下華貴而綺麗的陳設,鼻子裡嗅著醉人的香氣,
實在難以相信,這裡竟會是個廟宇。
    那少女道:「這裡本是個冷冷清清的古剎,經過我們一整天的佈置後,才變成這樣
子的。」
    小魚兒歎道:「你們的本事可真不小。」
    他忽然一笑,又道:「但時間寶貴得很,我們為何還不走,你若是想聊天,等我們
逃出去之後,時間還多著哩。」
    那少女道:「我們要等人來收去這些碗筷後才能走,否則立刻就會被人發現,我們
已不在這個屋子裡。」
    小魚兒笑道:「不錯,我小地方總是疏忽,好像每個女孩子都比我細心得多。」
    那少女凝注著他,緩緩道:「你認得的女孩子很多麼?」
    小魚兒苦笑道:「我真希望能少認得幾個……你呢?你認得的男孩子……」
    那少女冷玲道:「我一個都不認得。」
    小魚兒笑道:「你現在總算已認得我了,我姓江,叫江小魚,你呢?」
    那少女默然半晌,緩緩道:「你不妨叫我鐵萍姑。」
    小魚兒像是怔了怔,苦笑道:「你也姓鐵?為什麼姓鐵的女孩子這麼多……。」
    話未說完,鐵萍姑揮手打斷了他的話。
    只聽門外輕輕一響,小魚兒趕緊倒在床上,已有個面色冷峻的紫衣少女,帶著個青
衣婦人走了進來。
    鐵萍姑站在那裡,根本不去瞧她。
    這紫衣少女卻走到她面前,冷冷道:「你妹妹已死了。」
    鐵萍姑也冷冷道:「我知道。」
    紫衣少女道:「你傷心麼?」
    鐵萍姑道:「我若傷心,你開心麼?」
    紫衣少女霍然扭轉身,一雙冷酷而充滿怒火的眼睛,恰好對著小魚兒,小魚兒卻向
她扮了個鬼臉。
    這時那青衣婦人已將碗筷全都收了出去。
    紫農少女忽然道:「你也可以出去了。」
    小魚兒怔了怔,強笑道:「你說我可以出去了?」
    紫衣少女又轉身盯著鐵萍姑.冷笑道:「你自然知道我說的是你,你為何還不走?」
    小魚兒一驚,心跳都幾乎停止。
    鐵萍姑卻冷冷道:「誰叫我走的?」
    紫衣少女冷笑道:「你現在已可以換班了,我叫你去休息休息還不好。」
    鐵萍姑不再說話,轉身走了出去。
    小魚兒眼睜睜瞧著她往外走,心裡雖著急,卻一點法子也沒有,只見紫衣少女眼睛
已又盯在他身上,一字字道:「你不願意她走?」
    小魚兒打了個哈欠,笑道:「她走了最好,她那副晚娘面孔我已瞧膩了,你雖然也
未必比她好看多少,但換了個新的總比舊的好,我天生是喜新厭舊的脾氣。」
    紫衣少女冷笑道:「你眼睛若敢盯著我,我就挖出你眼珠子。」
    小魚兒見到鐵萍姑已悄悄退了回來,故意大笑道:「你嘴裡雖說不願我瞧你,心裡
卻是願意的,說不定你還希望我能抱一抱你,親一親你,否則你為何定要將她調走,自
己留在這裡?」
    紫衣少女氣得臉上顏色都變了,顫聲道:「你……你敢對我如此說話?」
    小魚兒吐了吐舌頭,笑道:「你可不是雌老虎,我為何不敢,我還想咬你一口哩。」
他瞧見鐵萍姑已到了這紫衣少女身後,更故意要將她氣得瘋。
    紫衣少女大喝道:「你莫以為我不能殺你,我至少可打斷你
    話未說完,她頭忽然垂了下來,接著,整個人就噗地倒了下去,連哼都沒有哼出一
聲。
    鐵萍姑一掌已切在她脖子上。
    小魚兒跳了起來,道:「你不怕別人發現……」
    鐵萍姑冷冷截口道:「時機難得,我只好冒一冒險了,何況,在這裡的人,都不會
關心別人的事,她就算三天不露面,也不會有人找她的。」
    她一面說話,一面已將那張床移開了半尺,伸手在牆上摸索了半晌,牆壁立刻出現
了一道窄門。
    鐵萍姑一推而入,沉聲道:「快跟著我來。」
    入壁後,居然還有一條地道,曲折深邃,也不知通向哪裡,一陣陣陰森潮濕之氣令
人作嘔。
    小魚兒又驚又喜,捏著鼻子走了段路,才忍不住歎道:「想不到廟裡居然也會有復
壁地道,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鐵萍姑道,「我收拾這間屋子時,已發現了。」
    她接著又道:「據我猜想,這古剎乃是五胡作亂時所建,那時流寇盜賊橫行,人命
更賤於豬狗,很多人都削髮出家,藉以避禍,但廟宇中也非安全之地,所以寺僧才建了
這些復壁地道,以躲避散兵流寇的殺掠。」
    小魚兒歎道:「你的確和我所認識的其他女孩子有些不同。你有頭腦……這世上有
頭腦的女孩子,已越來越少了,而且有些人就算有頭腦,卻偏偏懶得去用它,她們總認
為只要有張漂亮的臉就夠了。」
    鐵萍姑像是又笑了笑,道:「但這卻只能怪男人。」
    小魚兒道:「哦?」
    鐵萍姑道:「只因男人都不喜歡有頭腦的女孩子,他們都生怕女孩子比自己強,所
以越是聰明的女孩子,就越是要裝得愚笨軟弱,男人既然天生就覺得自己比女人強,喜
歡保護女人,女人為何不讓他們多傷些腦筋,多吃些苦。」
    小魚兒大笑道:「如此說來,愚笨的倒是男人了,」……』但你連一個男人也不認
得,又怎會對男人瞭解得這麼清楚?』
    鐵萍姑道:「女人天生就能瞭解男人的,但男人卻永遠不會瞭解女人的。」
    小魚兒歎了口氣,道:「這話倒的確不錯,一個男人若自以為能瞭解女人,他受苦
的日子就不遠了。」
    這時兩人心中其實都充滿了恐懼和不安,所以就拚命找話說,只因說話通常都能令
人緊張的神經鬆弛、鎮定下來。
    在這黑暗陰森的地道中,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生命能否保全的時候,兩人若再保持沉
默,那豈非更令人難以忍受?
    地道已越來越潮濕,越來越黑暗.
    小魚兒伸手去摸了摸,兩旁已不再是光滑的牆,而是堅硬、粗糙、長滿了厚絨青苔
的石壁。
    他也感覺到,地上亦是坎坷不平,忍不住問道:「這廟宇的復壁難道是連著山腹的
麼?」鐵萍姑並未回答,卻亮起了精巧的火拆子。
    這裡果然已在山腹中,縱橫交錯的洞隙,密如蛛網,風,也不知從哪裡吹進來的,
吹得人寒毛直豎。小魚兒笑道:「在這種地方,銅先生就算有通天的本事,想找到咱們
也不容易。」
    鐵萍姑道:「但我們要想走出去,只怕也不容易。」
    小魚兒嚇了一跳,失聲道:「你……你難道也不知道出去的路?」
    鐵萍姑道:「我當然不知道。」
    小魚兒駭然道,「那麼你……。·你為什麼說咱們可以逃得出去?」
    鐵萍姑道:「只要有路,我們自然就有逃出去的希望。」
    小魚兒苦著臉道:「姑娘你未免將事情瞧得太簡單了,你可知道,山腹中的這些洞
隙,有的根本是沒有路通出去的。」
    鐵萍姑道:「也還有的是可以通得出去的,是麼?』
    小魚兒道:「縱然有路,但這些洞穴簡直比諸葛亮的八陣圖還要複雜詭秘,有時你
在裡面兜上三個月的圈子,到最後才發現自己又回到原來的地方」
    他長歎道:據我所知,古往今來,被困死在這種山腹裡的冤死鬼,若是聚在一起,
閻王老子的森羅殿只怕也要被擠破了。」
    鐵萍姑在前面走著,卻連頭也不回,冷冷道,「既是如此,再加兩個也不多。」
    小魚兒道:「你——你難道不著急?」
    鐵萍姑冷冷道:「你若著急,現在回去,還來得及……
    小魚兒怔了征,苦笑道,「你別生氣,我並沒有怪你,只不過……」。」
    鐵萍姑霍然回過頭,大聲道:「你以為我不知道這裡的危險?但無論如何,我們總
有一半的機會能逃出去,這總比坐在那裡等死好得多,是麼?」
    小魚兒吐了吐舌頭,笑道:「早知道你這麼生氣.那些話我就不說了。」
    鐵萍姑狠狠盯了他半晌,忽然歎道:「我真想不到你竟是個如此奇怪的人。」
    小魚兒笑道:「我也真未想到,你的脾氣竟這麼大。」
    他嘴裡在不停地說著話,眼睛也沒有閒著。
    這時,他忽然發覺石壁上濃厚的青苔裡,隱約仍可瞧見刻著個箭頭,鐵萍姑目光閃
動,顯然也瞧見了。
    她立刻沿著這箭頭所指的方向,走了過去,走了十餘丈轉角處的石壁上果然又有個
箭頭。
    但小魚兒卻還是站在那裡,動也不動。
    鐵萍姑皺眉道:「現在我們既然已可走出去了,你為何站著不動?」
    小魚兒笑嘻嘻道:「你若沿著這箭頭走,再走片刻,就可見到銅先生了,但我可不
願再見到他那副尊容。」
    鐵萍姑一驚,道:「這些箭頭難道不是指路的?」
    小魚兒道:「箭頭雖然是指路的,但指的卻絕不是出去的路。」
    鐵萍姑道:「你怎知道?」
    小魚兒道:「這些箭頭,必定是以前廟裡的和尚刻上去的,是麼?」鐵萍姑道:
「不錯……」
    小魚兒道:「他們也為的是怕迷失路途,被困死在這裡,所以才刻這些箭頭的,是
麼?」鐵萍姑道:「不錯。」
    小魚兒道:「他們為了躲避流寇,所以才躲到這裡,等他們知道流寇走了之後,你
想他們要到什麼地方去呢?」
    鐵萍姑道:「自然是回到廟裡去。」
    她脫口說出了這句話,才恍然大梧,失聲道:「不錯,這些箭頭指的一定是回廟去
的路,他們只不過是想在這山腹裡躲避一時,又怎會去標明出路。」
    小魚兒拍手笑道:「我早已說過,價錢個很有頭腦的女孩子,你終於明白了,我看
你方才想不通,只怕也是故意裝出來的。」
    鐵萍姑忍不住垂下頭,一張臉已紅到耳根了。她忽然將火折子交到小魚兒手上,道:
「你……你帶路吧。」
    小魚兒歎了口氣,喃喃道:「所以越是聰明的女孩子,就越是要裝得愚笨軟弱,所
以你現在就要我多傷些腦筋,多出些力」。」
    他話未說完,鐵萍姑已紅著臉,跺著腳道:「這件事就算是你對了,也沒什麼了不
起。」小魚兒笑嘻嘻瞧著她,瞧了許久,慢吞吞笑道:「我就是要你臉紅、生氣,你生
起氣來,才真正像是個女孩子,我實在受不了你那冷冰冰的樣子。」
    鐵萍姑想要板起臉,小魚兒卻已大笑著轉身走了,於是她剛板起來的臉,又忍不住
嫣然一笑喃喃道,『我的臉真紅了麼?我實在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臉紅時是什麼樣子,
這只怕還是我生平第一次」小魚兒沿著箭頭而行,每隔十多丈,到了轉角處,他就發現
另外一個箭頭在那裡。
    只不過箭頭指的是前,他就往後,箭頭指的是左,他就往右,每走過一個箭頭,他
就將那箭頭設法毀了去,鐵萍姑隨他走了半晌,忍不住道:「你這樣走,能走得出去麼?」
    小魚兒笑道,「我雖不知能否走得出去,但這樣走,至少距離那廟宇越來越遠了。」
    但這時洞隙已越來越窄,小魚兒有時竟已走不過去,到了這時,指路曲箭頭也沒有
了。
    小魚兒歎了口氣,道:「現在,咱們看來只有碰運氣了,索性閉著眼睛往前走吧。」
他一面說話,一面已熄去了火折子。
    銑萍姑不再說話,只覺自己的手已被小魚兒拉住。
    她的心突然跳了起來,在黑暗中,這心跳得似乎特別響,鐵萍姑的臉不禁又紅了,
簡直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
    只聽小魚兒悠悠笑道:「一個人的心若是要跳,誰也沒法子叫它停住。」
    鐵萍姑「嚶嚀」一聲,要去擰他的臂,但手卻又忽然頓住,癡癡地發起怔來,她忽
然發覺多年以來,這竟是自己第一次意會到自己也是有血有肉的。
    狹隘地洞裡,舉步艱難,有時甚至要爬過去,在黑暗中走這樣的路,可真不是件舒
服的事。
    鐵萍姑衣服已被刮破了,也許身上已有些地方在流血,但她卻絲毫不覺得痛苦,一
個人竟像是走在雲堆裡。
    每走一段路,小魚兒就打亮火折子,瞧瞧四周的情況,但到了後來,火折子的光焰,
已越來越弱。
    小魚兒知道火已將盡,更不敢隨意動用了,他知道在這種地方,若是完全沒有火光,
那更是死路一條,於是路就走得更苦了。
    鐵萍姑的腳步,終於也沉重起來。接著,她就感覺到全身疼痛,頭暈眼花,又餓又
渴。
    她自然不像小魚兒那鐵打的身子,怎能受得了這種苦,若不是小魚兒始終在和她說
說笑笑,她簡直連一步都走不動了。其實小魚兒自己又何嘗走得動?若是換了別人,到
了他這種絕境之中,縱不急得發瘋,也難免要呼天怨地了。
    但小魚兒卻是天生的怪脾氣,要他死,也許還容易些,要他著急愁苦,要他笑不出,
那卻要困難得多。
    鐵萍姑終於忍不住道:「我們歇歇再走吧。」
    小魚兒沉聲道:「絕不能歇下來,一歇,就再也休想走得動了。」
    鐵萍姑道:「但我……我現在已……。」
    小魚兒笑道:「你想,我們在這千古以來、極少有人來過的神秘洞災裡拉著手散步,
這是多麼美、多麼風流浪漫的事,別人一輩子都不會有這種機會,我們為何不多享受享
受。」
    鐵萍姑幽幽道:「只可惜我……我不是你心上的人。」
    小魚兒笑道:「誰說不是的,此時此刻,除了你之外,世上還有和我更親近的人麼?」
    鐵萍姑又「嚶嚀」一聲,整個人忽然倒入小魚兒懷裡,她的臉燙得就像是一團火,
這火,是從她心底發出來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