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六十一章 情有獨鍾

    小魚兒根本全不管別人用什麼眼光瞧他,提著衣襟越跑越快,片刻間便已追上了花
無缺的車馬。
    車馬這時正是出城,突聽一人大呼道:「花無缺慢走!」
    花無缺微徽皺了皺眉頭,自動勒住馬,鐵心蘭剛從車窗裡探出半個頭,小魚兒一個
箭步竄了過來。
    小魚兒會突然出現,就連花無缺都不免大吃一驚,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鐵心蘭
更駭呆了。
    小魚兒拚命忍住,絕不去瞧鐵心蘭一眼,只是眨也不眨地瞪著花無缺,突然哈哈一
笑,道:「你以為我是送死來的,是麼?」
    花無缺歎了口氣,道:「不錯。」
    面對著這樣的人,小魚兒也有些笑不出來了,大聲道:「你既然這麼想殺我,為何
不來找我卻等我來找你。」
    花無缺緩緩道:「我自已本不願殺你,所以也並不急著找你,但此刻我既然見著你,
卻還是非殺你不可!」
    鐵心蘭這時才回過神,突然拉開車門,自車廂裡衝了下來,擋在小魚兒面前,大聲
道:「這次是他自己來找你的,至少這次你不能殺他。」
    小魚兒突然用力一推,將她推得撞在車上。花無缺臉色變了變,終於忍住沒有開口。
    鐵心蘭瞧著小魚兒,顫聲道:「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小魚兒連瞧也不瞧她一眼,瞪著花無缺冷笑道:「這鐵姑娘聽說是你未過門的妻子,
為何要來管我的閒事,我根本連認都不認得她。」
    鐵心蘭用力咬住了嘴唇,雖然嘴唇己被咬得出血,雖然眼睛裡已有淚珠在打轉,卻
還是不離開。
    花無缺心裡只覺陣陣刺痛,故意不再去瞧鐵心蘭,淡淡道:「這次你不要別人幫你
忙了麼?」
    小魚兒仍天大笑道:「我若要人幫忙,為何來找你?」
    他突又頓住笑聲,大聲道:「你心裡自然也知道,我這種人,是絕不會為了送死而
來找你的,那麼,我是為何而來的,你心裡必定又在奇怪。」
    花無缺道:「正是有些奇怪。」
    小魚兒道:「你以為我殺不死你,我也以為你殺不死我,若是這樣拖下去,拖到兩
百年後也不知究竟是你對,還是我對,我心裡著急,你只怕比我更急,所以,我今天來,
正是為了要和你做個了斷!」
    花無缺目光閃動微笑道:「你想如何來做了斷?」
    小魚兒道:「你只要說個地方,三個月後,我必定去找你一決生死!沒有分出生死
強弱前,誰也不許逃走!」
    小魚兒長長吐了口氣,又道:「但在這三個月的約期末到之前,你縱然瞧見了我,
也得裝作沒有瞧見,更不能來尋我動手!」
    花無缺沉吟不語。
    小魚兒大聲道:「我若不來找你,這三個月,你反正是找不著我的,這條件你並沒
有吃虧,你為何不肯答應?」
    花無缺緩緩道:「你說出這條件,其中想必又有詭計。」
    小魚兒瞪眼道:「你……你不答應?」
    花無缺忽然勒過馬頭,道:「三個月後,我在武漢一帶,你必定可以找到我的。」
    小魚兒大聲道:「很好,你如此信任我,我必定不會使你失望!」話未說完,也掉
轉頭,大步而出。
    鐵心蘭只望他會回頭來瞧一眼,但他始終也沒有回過頭來,只到他身影完全消失,
鐵心蘭還癡癡地站在那裡.花無缺靜靜地坐在馬上,也沒有催她。
    也不如過了多久,鐵心蘭才緩緩上了馬車,拉開車門瞧見花無缺仍坐在馬上等她,
她心裡也不知是什麼滋味。
    花無缺本是為了要讓鐵心蘭散散心,才勸她出城走走的,但此刻出得城來,兩人心
裡反面都打了個結,眼見再難化解得開。
    鐵心蘭不停地將車窗上的竹捲起來,又放下去,城郊外雖然風物如畫,但她再也沒
有心情去瞧上一眼。
    前面一叢花樹,千千萬萬朵不知名的山花,開得正盛,一道小溪流過花林,溪水在
初秋的太陽下閃閃發光。
    遠處,有個窮漢,正仰面臥在小溪旁曬太陽,近處蟲鳴陣陣,鳥語花香,地上的泥
土,軟得像毯子。
    花無缺下丁馬,站在一棟花樹下,又出起神來,微風吹動著他雪白的長衫。
    鐵心蘭輕輕拉開了車門,走在柔軟的泥土上,瞧著花無缺的背影,也癡癡地出了會
神,突然道:「你明知那其中必有詭計,為何還要答應他?」
    花無缺似歎了口氣,但沒有回頭,也沒有說話。
    鐵心蘭自他身旁走過,自低枝上摘下了一朵小花,揉碎了這朵不知名的山花,突然
回過頭,面對著他,道:「你為何不說話?」
    花無缺淡淡一笑,終於緩緩道:「沉默,有時豈非比什麼話都好?」
    鐵心蘭霍然扭轉身子,道:「這兩年來,你處處照顧著我,若不是你,我早已死丁,
我這一輩子,從來也沒有人像你對我這麼好。」
    花無缺瞧著她脖子後隨風飄動的髮絲,沒有開口。
    鐵心蘭輕歎著接道:「我這一生中,也從沒有人像他對我那麼壞,但是我……我也
不知為了什麼,一瞧見他,就沒了主意。」
    花無缺閉起了眼睛,道:「這些話,你本來不必對我說的。」
    鐵心蘭肩頭不住顫抖,道:「我也知道這話不該說的,但若不對你說個明白,我心
裡更難受,更覺得對不起你。」
    花無缺柔聲道:「這怎能怪你?你又有什麼對我不起?」
    遠處那窮漢,長長伸了個懶腰,喃喃道:「年紀輕輕,為了這種小事就痛苦不堪,
等你們長大了,就會知道世上比這種更痛苦千萬倍的事,還多著哩!」
    花無缺本未留意他,更未想到自己在這邊的輕言細語,竟會被遠在數丈外的人聽在
耳裡,就連鐵心蘭也不覺止住了低泣聲,抬起頭來。
    那窮漢打了個呵欠,突然翻身掠起。
    只見他面上瘦骨嶙嶙,濃眉如墨,滿臉青慘慘的發渣子,在陽光下亮得刺眼,驟眼
瞧去,也瞧不出他有多大年紀。
    花無缺出道以來,天下的英雄,誰也沒被他瞧在眼裡,但也不知道怎的,這懶洋洋
的窮漢,竟似有一種說不出的懾人之力,他身影雖非十分魁偉,但無論誰在他面前,都
不禁要自覺渺小。
    那窮漢瞧見花無缺,也似吃了一驚,喃喃道,「莫非就是他?
    否則怎會如此相像,別人的事我可不管,但是他……我豈能不成全他的心意?」
    花無缺與鐵心蘭也末聽清他說的是什麼,這窮漢已走了過來,他懶洋洋地走著,像
是走得很慢。
    但只走兩步他竟已到了花無缺面前,這時花無缺才將他瞧得更清楚了些。
    只見他身上穿的是件已洗得發白的黑布衣服,腳下穿著雙破爛草鞋,一雙筋骨凸出
的大手長長垂了下來,幾乎垂過膝蓋.腰畔紮著條草繩,草繩上卻斜斜插著柄早已生了
蛌瘍K劍。
    這窮漢已上上下下仔細地打量了花無缺幾眼,突然咧嘴一笑,道:「你心裡可是很
喜歡這位姑娘?」
    花無缺實未想到他竟會問出這句話來,怔了怔,吶吶道:「這那窮漢喝道:「什麼
沉默比說話好,全是狗屁,你不說出來,人家怎知你喜歡她。」
    花無缺的臉竟紅了紅,更說不出話來,他從來以含蓄為美,但也不知怎地,這種粗
俗不堪的話,自這窮漢嘴裡說出來,竟另有一種豪邁之氣,令人不覺心動神馳。
    鐵心蘭的臉雖也紅了,卻忽然道:「有些話,他不必說,我也知道。」
    那窮漢閃電殷的眼睛,立刻瞪在她的臉上,哈哈大笑道:「很好,不想你竟比他痛
快得多,這樣的女孩子,莫說是他,就是連我見了都有些歡喜。」『那窮漢道:「你喜
不喜歡他?」
    鐵心蘭道:「我不……」
    她抬頭瞧了花無缺一眼,又垂下丁頭,接著道:「我也不是不喜歡,只是……」
    那窮漢不等她再說,已大笑道:「既不是不喜歡,自然就是再歡了,你兩人既彼此
歡喜,就由我來作媒,今日就在這裡成了親吧!」
    他這句話說出來,花無缺與鐵心蘭又不覺大吃一驚。
    花無缺失聲道:「閣下莫非在開玩笑麼?」
    那窮漢眼睛一瞪,大聲道:「這怎會是開玩笑,你瞧此地,鳥語花香,風和日麗,
你兩人在這裡成親,豈非比什麼地方都好得多。」
    他越說越得意,又不禁大笑道:「紅燭之光,又怎及陽光之美,世上所有紅毯,更
都不比這泥土的芬芳柔軟,你兩人就這陽光下、泥土上,快快拜了天地,豈非人生一大
樂事,就連我都覺得痛快已極!」
    花無缺聽他自說自話,也不知是該惱怒,還是該歡喜,鐵心蘭呆呆地怔在那裡,更
是哭笑不得。
    她此刻雖有心一口拒絕,卻又不忍心去傷花無缺的心。
    花無缺瞧了瞧她的神色,卻忽然道:「閣下雖是一番好意,怎奈我等卻難從命。」
    那窮漢笑聲頓住,瞪眼道:「你不答應?」
    花無缺長長歎了口氣,道:「是。」
    那窮漢又大笑道:「我知道了,這不是你不願意只是你怕她不願意,但她既未說話,
你又何苦多心。」
    花無缺想了想,緩緩道:「有許多話,是不必說出來的。」
    那窮漢歎道:「你明明喜歡她喜歡得要命,但為了她,卻寧可硬著心腸不答應。這
樣的多情種子,倒真不傀是你爹爹的兒子。」
    花無缺也聽不懂他這話是什麼意思,那窮漢已瞪著鐵心蘭道:「像這樣的男人,你
不嫁給他嫁給誰?」
    花無缺雖然明知地是為了自己,此刻也不覺怒氣發作,冷笑道:「在下什麼人都見
過,倒真還沒有見過如此逼人成親的。」
    那窮漢道:「你如此說話,想必是以為我宰不了你,是麼?」
    「是麼」兩字出口,突然拔出腰畔的劍,向身旁的一株花樹上砍了過去,這柄劍已
衒o不成模樣,看來簡直連樹枝都砍不動,誰知他一劍揮去,那合抱不攏的巨木,竟
「喀咳」一聲折為兩段!
    鐵心蘭生怕花無缺開口得罪了他,只因此人武功實在深不可測,就連花無缺都未必
是他敵手。
    要知鐵心蘭心腸最是善良,雖不願花無缺傷了小魚兒,也不願別人傷了花無缺,不
等花無缺開口,搶先道:「我答應了。」
    花無缺突然道:「我絕不答應。」
    花無缺明知鐵心蘭不是真心情願的,他越是對鐵心蘭愛之入骨,便越是不肯令鐵心
蘭有半分勉強。
    花無缺冷冷道:「我不答應,就是不答應,你若要殺我,只管動手就是!」
    鐵心蘭失聲道:「你……你難道不喜歡我?」
    花無缺再也不瞧她一眼……他看來雖和小魚兒全無絲毫相同之處,但使起性子來,
卻和小魚兒完全一模一樣。
    那窮漢瞪眼瞧著他,道:「你寧可終生痛苦,也不答應?」
    花無缺道:「絕不答應。」
    那窮漢喝道:「好!我與其讓你終生受苦,倒不如現在就事了你!」
    劍光一展,向花無缺直刺過去!他這一劍自然末盡全力,但出手之快,劍勢之強,
環顧天下武林,已無一人能望其項背。
    只聽「啪」的一聲,花無缺雖然避開了這一劍,束髮的玉冠,卻已被劍氣震斷,滿
頭頭髮,都被激得根根立起!這一劍之威,競至如此!實是不可思議!
    鐵心蘭失色驚呼道:「前輩快請住手,他不肯答應只是為了我,我心裡才真是不肯
答應的,前輩你要殺,就殺了我吧!」
    她驚駭之下,不禁吐了真言,花無缺只覺心裡一陣刺痛,出手三掌,竟不顧一切,
搶入劍光反撲過去。
    誰知那窮漢反而收住劍勢,哈哈大笑道:「姓江的果然都是牛一般的脾氣,只是你
卻比你爹爹還呆,試想她若真的不肯答應你,真的不喜歡你,又怎肯為你死。」
    花無缺怔了一怔,鐵心蘭也跟著怔住了,道:「他自然不姓江,他叫花無缺。」
    那窮漢摸了模頭,滿面驚訝之色,哺哺道:「你不姓江?這倒真是件怪事,你簡直
徹頭徹尾像個姓江的,你簡直和他長得一模
    一樣。」
    花無缺也忘了出手,只覺這人簡直有些毛病。
    那窮漢歎了口氣,苦笑道:「你既不姓江,成不成親,就全都不關我的事了,你要
走就走吧。」他竟然真的什麼都不管了,喃喃苦笑著轉身而去。
    花無缺、鐵心蘭兩人面面相覷,誰也弄不懂這究競是怎麼回事,只見那窮漢一面走,
一面還在自言自語,道:「這少年居然不是江小魚,奇怪奇怪……」
    鐵心蘭又驚又喜,失聲道:「前輩莫非以為他是江小魚,才逼著我們成親的麼?」
    那窮漢說道:「我雖然是不忍見著你們為情受苦!但若非認定他是江小魚,我實在
也不會多管鬧事。」
    那窮漢忽然回過頭來,瞧了瞧鐵心蘭,又瞧了瞧花無缺,突然大笑道:「我明白了,
我明白了,原來你說的那對你最壞的人,就是江小魚,你兩人本來是會成親的!就為了
江小魚,才弄成這般模樣。」
    鐵心蘭幽幽歎息一聲,垂下了頭。
    那窮漢用手敲頭失笑道:「我本來想成人好事,誰知卻將這件事越弄越糟了……」
    他一生精研劍法,再加上終年闖蕩江湖,奔波勞苦,從來也未能領略到兒女柔情的
滋味。
    花無缺聽得這笑聲,心裡又是憤怒,又是酸苦,突然道:「你就想走了麼?」
    那窮漢笑道:「我知道你心裡不舒服,就讓你打兩拳出出氣吧。」
    花無缺冷笑道:「你武功縱然強絕天下,卻也萬萬受不了我一掌,你若不招架,可
是自尋死路!」語聲中一掌拍了出去。
    這一掌看來雖輕柔,但所取的部位,卻是毒辣無比,而且掌心深陷,蓄力不吐,顯
然一發便不可收拾。
    那窮漢是何等眼力,聳然道:「果然好掌力!」
    他天性好武,此刻驟然遇見此等少年高手,也不禁想試試對方功力究竟如何,巧掌
竟迎了上去!
    誰知花無缺掌勢突變,來勢如矢的一掌,竟突然向右掌引,轉變之巧妙亦是令人不
可思議。
    這一著正是「移花宮」獨步天下的「移花接玉」,花無缺一招使出,只道對方這一
掌必定要反打在自己身上。
    誰知那窮漢身形的溜溜一轉,竟將這普天之下、無人能破解的「移花接玉」輕輕化
解。
    花無缺這才真的大驚失色,動容道:「你究竟是誰?」
    那窮漢突然仰天大笑道:「我一生總以未能一試『移花接玉』武功為恨,不想今日
竟在此地遇見了『移花官』的門下……」
    洪亮的笑聲,震得四面枝頭山花雨一般落下。
    鐵心蘭悚然道:「前輩莫非與『移花宮』有什麼過不去麼?」
    那窮漢嘎然頓住笑聲,喝道:「我正是與『移花宮』仇深如海,我十年磨劍,為的
正是要將『移花宮』門下,殺盡殺絕!」
    花無缺突然失聲道:「燕南天!你是燕南天!」
    「移花宮」最大的對頭,就是燕南天,普天之下,除了燕南天之外,也沒有別人敢
和「移花宮」為仇作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