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五十八章 驚人之變

    小魚兒見屠嬌嬌提到銅先生時,說話吞吞吐吐,悶在心裡,也不再造問,只見這輛
大車也是由西往東而行,正和那些江湖朋友所走的方向一樣。
    他忍不住道:「這些人匆匆忙忙,是要去幹什麼的?」
    屠嬌嬌道:「瞧熱鬧,天下武功最高的門派弟子,和江湖中地位最高、勢力最大的
一個集團鬥法,你說這熱鬧有沒有趣?」
    小魚兒眼珠子一轉,道:「莫非是花無缺和慕容家的姑爺們?」
    屠嬌嬌道:「南宮柳和秦劍去找江別鶴算帳,花無缺卻一力保證江別鶴是清白的,
雙方相持不下,只有在武功上爭個高低了。」
    小魚兒眼睛發亮笑道:「這場架打起來,倒當真是有趣得很,不過,這件事今天凌
晨才發生的,怎地已有這麼多人知道了?」
    屠嬌嬌笑道:「這只怕就是江別鶴叫人去通知他們的,他算定自己這面有了花無缺
撐腰,必勝無疑,自然要多找些人去看熱鬧。」
    小魚兒歎道:「不錯,慕容家雖強,但比起花無缺,還要差一些……這世上難道就
真的沒有人能對付花無缺麼?」
    屠嬌嬌含笑瞧著他,道:「只有你。」
    這問題實在不願意再談下去,幸好此刻正有個他不願意談的問題,他眼珠子一轉,
立刻改口道:「你方纔的話被黑蜘蛛打斷了,惡人谷裡究竟發生了什麼大事?」
    屠嬌嬌歎了口氣道:「你可記得谷裡有個萬春流?」
    小魚兒笑道:「我怎會不記得,小時候,他天天將我往藥汁裡泡,泡得我頭暈腦脹,
我現在揍人的本事是未見得如何,挨揍的本事卻不錯,正是他將我泡出來的。」
    屠嬌嬌道:「你可記得萬春流屋裡,有個人叫『藥罐子』?」
    小魚兒心裡吃了一驚,面上卻不動聲色,笑道:「我自然也是記得的,他吃的藥比
我還多,萬春流只要采著一種新的藥草,總是先讓他嘗嘗的。」
    屠嬌嬌眼睛盯著他的臉,一字字道:「十個月前,萬春流和這藥罐子,都失蹤了!」
    小魚兒一顆心幾乎要跳出腔子外來,但你就算鼻子已貼住
    他的臉,也休想瞧出他臉上肌肉有一些顫動。
    他只是淡淡一笑,通;「這又算得什麼大多,你們窮緊張些什麼?」
    屠嬌嬌也笑了笑,道:「你可知道那藥罐子是誰?」
    小魚兒茫然睜大了眼睛,道:「誰?」
    屠嬌嬌道:「你可聽說過,昔日江湖中有個人,他一劍揮出,可以令你在十丈外能
感覺出他的劍風,也可以將你的鬍子頭髮都削光,而你卻一點也感覺不到。」
    小魚兒笑道:「這人我聽說過,他好像是叫燕南天,是麼?」
    屠嬌嬌歎道:「除了燕南天,哪裡還有第二個。」
    小魚兒道:「但他豈非早巳死了?」
    屠嬌嬌道:「他沒有死!他就是那藥罐子!」
    小魚兒故意失聲道:「藥罐子竟然就是天下劍法最強的燕南天,這倒真是令人想不
到的事,但燕南天劍法若是真的那麼高,又怎會變成那種半死不活的模樣?」
    屠嬌嬌歎道:「這還不是為了你的緣故,咱們為了要從他手上將你救下來,所以才
不得已而傷了他。」
    她說的居然活靈活現,小魚兒若非早巳聽萬春流說起過這件事的秘密,此刻只怕真
要相信她的話了。
    他暗中歎了口氣,忖道:「燕南天雖是我的恩人,雖是大俠,但卻和我毫無情感,
你們雖是惡人,但這麼多年來,已和我多少有了些感情,我怎忍心為了他而找你們復仇,
你們又何苦還要騙我!」
    嚴格說來,小魚兒雖不能算是個十分好的人,但卻是熱血澎湃、感情豐富、表面雖
硬、心腸卻軟得很的人。
    小魚兒心裡歎著氣,面上卻笑道:「為了我?他又和我有什麼關係?」
    屠嬌嬌道:「這件事說來話長,以後慢慢再說吧,只要你記住,咱們是為你得罪了
燕南天,燕南天此番一走,咱們就連『惡人谷』也不敢耽下去了。」
    小魚兒道:「為什麼?」
    屠嬌嬌道:「惡人谷雖被江湖人視為禁地,但燕南天若要闖進來時,天下又有誰攔
得住他。他上次已上過了一次當,這次必定更加小心。」
    她狡黠而善變的眼睛裡,竟也露出了恐懼之色,長歎著接道:「這次他再來時,咱
們這些惡人,只怕就要都變成惡鬼了小魚兒目光閃動,道:「你想……他武功難道又恢
復了麼?」
    屠嬌嬌恨恨道:「他武功現在縱末恢復,但那萬春流想必已試出某種藥草可以治癒
他的傷,否則又怎會帶他逃出惡人谷去!」
    小魚兒悠悠道:「但也許此刻已治好了,是麼?」
    屠嬌嬌身子竟不由得一震,盯著小魚兒道:「你希望他現在已治好了!」
    小魚兒神色不動,緩緩道:「雖不希望如此,但無論什麼事,總得先作最壞的打算
才是。」
    屠嬌嬌默然半晌,終於歎道:「不錯,說不定他此刻武功早已恢復了,說不定他現
在已經在找咱們……。」眼睛轉向車窗外,再也打不起精神說話。
    車馬越走越快,趕車的皮鞭打得「□啪」直響,似乎也急著想去瞧瞧那一場必定精
采萬分的龍爭虎鬥。
    三面低坡下,有個小小的山谷,這時山坡上已高高低低站著幾百個人,甚至連樹椏
上都坐著人。
    車馬停在山谷外,小魚兒也瞧不見山谷裡的動靜。
    只聽人聲紛紛議論著道:「那看來斯斯文文的弱書生,難道就是『移花宮』的傳人
麼?我真瞧不出他能有多麼高的武功。」
    「據說當今江湖上,武功沒有人能比得上他,甚至連江大俠都對他佩服得狠,這話
不知是真是假。」
    有人歎道:「他年紀輕輕,武功既是天下第一高手,人又生得那麼漂亮,普天之下,
只怕誰也比不上他了。」
    議論紛紛間,儘是一片讚美羨慕之聲,小魚兒聽得一肚子悶氣,屠嬌嬌瞧著他微微
笑道:「你聽了這活,心裡可是有些不舒服?」
    小魚兒瞪著眼道:「誰說我不舒服,我舒服極了。」
    屠嬌嬌大笑道:「他雖是天之驕子,但咱們的小魚兒卻也不比他差,末來的江湖中,
只怕就是你兩人的天下了。」
    小魚兒突然推開了門,道:「我可要去瞧熱鬧了,你呢?」
    屠嬌嬌道:「你去吧,我就在這裡等著,不過……。你卻要為我做件事。」
    小魚兒道:「什麼事?」
    屠嬌嬌道:「設法子去把那歐陽……羅九兄弟,弄到這車上來,你可能辦得到。」
    小魚兒笑道:「只要你這車子夠大,我就算要把山谷裡的人全都弄上拿來,也簡單
得很。」他跳下車子大步而去,突然轉頭盯了那趕車的一眼,那趕車的正摸著頷下的一
攝絡腮鬍子,瞧著他嘻嘻的笑。
    小魚兒毫不費事地就擠進了人叢,爬上山坡。
    山坡上,百棵大樹,坐在上面,正可縱觀全局,只可惜,此刻上面已坐滿了人,小
魚兒眼珠子一轉,突然搖頭,歎道:「真奇怪世上竟有這麼多不怕死的人,竟敢坐在毒
蛇穴上,若被毒蛇在屁股上咬一口……」
    他話未說完,林上的人已嚇得跳了下來,亂了一陣,卻發現方才歎氣說話的人,已
舒舒服服的坐在樹上了。
    這些人忍不住道:「喂,朋友,你說這株樹是個蛇穴,自己怎敢坐上去。」
    小魚兒笑嘻嘻道:「哦?我方才說過這話麼?」
    那些人又驚又怒,卻聽小魚兒喃喃又道:「有江南大俠與慕容家的姑娘們在這裡辦
正事,若想在這裡亂吵,那才是活得不耐煩了哩。」
    那些人面面相覷,只得忍下了一肚子火,有些人又爬上了樹,擠不上去的也只好自
認晦氣。
    只見山谷內的空地上,停著輛馬車,那花無缺正悠閒地靠著車門,似乎正在和車廂
裡的人說話。
    江別鶴卻坐在他身旁一塊石頭上,也不住的和四面瞧熱鬧的人微笑著打招呼,看不
出絲毫「大俠」的架子。
    小魚兒也瞧見了那「羅九」兄弟,這兩人又高又胖,站在人叢裡,比別人都高出一
個頭。
    但慕容家的人卻連一個也沒有來,四面的江湖朋友已開始有些不滿,都是覺得他們
的架子實在太大。
    花無缺看來絲毫不著急,面上的笑容也非常愉快,每當他眼睛望進車廂中去時,那
一雙銳利的目光,也變得分外溫柔。
    小魚兒不禁捏緊了拳頭,心裡說不出的彆扭:「車廂裡的人是誰?難道花無缺真的
和鐵心蘭寸步不離,將她也帶來了?」
    突見人群一陣騷動,十二個身穿黑衣、腰束綵帶的彪形大漢,抬著三頂綠呢大轎奔
了進來。
    每頂大轎後還跟著頂小轎,轎上坐著的是三個明眸嫵媚的俏丫頭,轎子停下,三個
俏丫頭下了小轎,掀起大轎的門,大轎裡便盈盈走出三個艷光照人的絕代佳人來。
    這三人正是慕容雙、慕容珊珊和「小仙女」張菁,三個人今天都是宮鬢華服,刻意
修飾過,就像是高貴人家出來作客的大小姐少奶奶似的,哪裡像是要來與人爭殺搏鬥的
女中豪傑、江湖高手。
    在山坡上等著瞧熱鬧的江湖朋友,大多人只聞慕容九姐妹的聲名,僅見過她們真面
目的,卻少之又少,此刻但覺眼睛一亮,十個人中,倒有九個驚得呆住了,就連小魚兒
都幾乎瞧不出那文文靜靜地走在最後的大姑娘,便是昔日躍馬草原,瞪眼殺人的小仙女
花無缺的眼睛,果然已從車廂裡移到她們臉上,他那眼神與其說是讚賞,倒不如說是驚
奇還恰當些。
    慕容珊珊,蓮步輕移,走在最前面,襝衽笑道:「賤妾等一步來遲,有勞公子久候,
還請恕罪。」
    她說的是這麼溫柔客氣,花無缺又怎會在女子面前失禮,立刻也長長一揖,躬身微
笑道:「不是夫人們來遲,而是在下來得太早了。」
    慕容珊珊笑道:「今日天氣晴朗,風和日麗,風雅如公子,自當早些出來逛逛的,
只恨賤妾等俗務羈身,不能早來奉陪。」
    兩入嫣然笑語,竟真的像是早巳約好出來游春的名門閨秀和世家公子似的,哪裡瞧
得出有絲毫火氣。
    只聽花無缺道:「南宮公子與秦公子只怕也快要來了吧。」
    慕容珊珊笑道:「他們家裡有事,已先趕回去了。」
    慕容雙接口道:「慕容家的事,向來是不容外人插足的。」
    花無缺又呆住了,道:「但……但夫人們豈非……,」
    慕容雙笑道:「我姐妹雖是他們的妻子,但妻子的事,也是和丈夫無關的,我慕容
姐妹,又怎會嫁繪個愛管妻子閒事的丈夫。」
    慕容珊珊笑道:「公子只怕也不願娶個愛管丈夫閒事的妻子吧。」
    這姐妹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竟將花無缺說得呆在那裡,作聲不得,小魚兒卻暗笑
忖道:「誰娶了慕容家的姑娘做妻子,果然是好福氣,明明是南宮柳與秦劍自己不敢和
花無缺動手,但被她們這一說,就非但絲毫不會損了他們的名聲,人家反要稱讚他們真
是個善體人意的好丈夫哩。」
    只是,他們既放心肯讓自己的愛妻前來,想必是深信她們有致勝的把握,小魚兒不
贊又在暗中猜測!
    江別鶴也真沉得住氣,直到此刻,才微笑著道:「南宮公子與秦公子若不來,此事
豈非無法解決了麼?」
    慕容雙眼隨轉到他身上,臉上的笑容立刻不見了,瞪眼道:「誰說無法解決?」
    花無缺亂咳一聲,苦笑道:「在下又怎能與夫人們交手?」
    慕容珊珊笑道:「公子若不願和賤妾等交手,就請公子莫要再管賤妾等與江別鶴之
間的事,江別鶴又不是孩子了,難道還不能料理自己的事麼?」
    她笑容雖溫柔,但話卻說得比刀還鋒利,群豪聽了都不禁聳然失笑,只道江別鶴無
論如何,都是忍不下這句話的。
    誰知江別鶴還是聲色不動,微笑道:「江湖朋友都知道,在下平生不願出手傷人,
何況是對夫人們?更何況只是為了些小誤會。」
    慕容雙大聲道:「江別鶴,你聽著,第一,這絕不是誤會!第二,你也未必能傷得
了我們,你只管出手吧!」
    江別鶴淡淡笑道:「這件誤會暫時縱不能解開,但日久自明,在下此刻又怎能向夫
人掄拳動腳,夫人就算宰了在下,在下也是不能還手的。」
    這句話說的更是漂亮已極,群豪聞言有的也忍不住喝起彩來,就連小魚兒也不禁在
暗中讚歎:「普天之下,對付人的本事,只怕是誰也比不上江別鶴的,尤其是這種場合
裡,才顯得出他的本事。」
    慕容雙大喝道:「你明知花公子不會讓咱們宰了你,所以才故意說這種漂亮話。」
    突聽一人大喊道:「至少江大俠絕不會自己溜回家去,卻讓老婆出頭來和人家吵架。」
    小魚兒瞧得清楚,這呼喊的正是那化名羅九的歐陽丁,慕容姐妹卻瞧不見他,也不
知說話的是誰。
    她們索性裝作沒有聽見,心裡卻知道不能再和江別鶴說下去了,雙方手段既然差不
多,索性彼此包涵幾分還好些。
    小仙女突然大聲道:「這樣說來說去,是非黑白,還是分不清,不如還是動手吧,
就讓我來領教花公子高商招如何?」
    花無缺上下瞧了她一眼,笑道:「你想我能和你動手麼?」
    慕容珊珊笑道:「花公子想來定然是不肯和婦女之輩動手的了。」
    花無缺笑道:「在下若是不慎,亂了夫人們的容妝,已是罪過,何況真的與夫人們
動手。」
    慕容雙大聲道:「此事必須解決的,公子若沒有法,我倒有一個。」
    花無缺道:「請教。」
    幕容雙道:「賤妾等說出三件事,公子若能做到,賤妾等便從此不再尋這江別鶴,
但公子若無法做到,便請公子莫再管江別鶴的事!」
    所到這裡,小魚兒恍然大悟,秦劍與南宮柳故意不來,慕容姐妹故意如此打扮,正
是要拘住花無缺不能真的出手,她們才好拿三件事來難住花無缺,只要花無缺一上當,
這一仗便算輸了!
    但花無缺卻也不是呆子,微一沉吟,笑道:「夫人說出的三件事,若是根本無法做
到的又如何?」
    小仙女大聲道:「這三件事說出後,你若無法做到,咱們就做出來讓你瞧瞧,這樣
總該算是公乎得很了吧。」
    慕容珊珊道:「這三件事自然是不分男女,人人都能做到的,賤妾等只不過是想領
教領教公子的武功與智慧而已。」
    花無缺笑道:「若是如此,在下便從此退出江湖。」
    小魚兒早已算定慕容姐妹說出的那三件事必定是百靈精怪、極盡刁鑽之能事,此刻
不禁暗笑道:「花無缺呀花無缺,你一答應,只怕就要上當了!她們挖空心思想出來的
事,連我都只怕未必能做到,何況你!」
    需知花無缺那句話說得雖輕鬆,但「退出江湖」四字,份量卻實在太重,他此刻聲
名正如日之方升,此後數十年的江湖生涯,必定多彩多姿,絢麗無比,但他今日若輸了,
這一生便將默默以終。是以他自己雖然充滿自信,旁邊瞧熱鬧的人卻不禁為他緊張起來,
只見慕容姐妹悄悄商議了一陣。
    慕容雙終於笑道:「賤妾等要公子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請公予以『金雞獨立』姿式
站著,然後再令人來推,若是推不倒公子,公子便算贏了。」
    花無缺笑道:「但不知夫人要多少人來推呢?」
    慕容雙眼波一轉道:「隨便多少人!譬如說,兩百個吧!」
    花無缺略一沉吟,竟含笑道:「好,就是如此。」這句話說出來,群豪又不禁聳然
動容,兩百個人加在一起,那力量何等巨大,縱然兩百條普通壯漢,加起來的力量也絕
非花無缺一個人所能抵擋的,何況也還要以『金雞獨立』的姿式站著。
    「這件事有什麼稀奇,只要花些腦筋,任何人都能做的,你只要貼著山壁而立,莫
說兩百人,就算兩萬人也是『推』不倒你的。」
    小魚兒只當花無缺也想通了這點,誰知他並不走向山壁,竟在空地上:就曲起一腿
微微笑道:「在下數到『三』時,夫人便可令人來推了。」
    慕容姐妹交換了個眼色,目中都不禁露出欣喜之色,齊聲道:「遵命。」
    這時山谷外幾百個,包括小魚兒在內,都以為花無缺輸定了,有的人甚至已在歎息。
    以花無缺之武功而論,百十壯漢,的確不是他的敵手,但這種硬拚力氣的事,卻毫
無技巧可言,既不能惜力使力,也不能躲讓閃避,別人有一百斤力氣推來,你也必須要
一百斤力氣能抵擋。
    只聽花無缺道:「一、二、三……」數到「三」字,他踏在地上的一隻腳,竟突然
下陷了半寸,那堅硬的石地在他腳上,竟變得像是爛泥似的。慕容珊珊瞧得心裡暗吃一
驚,揮手道:「花公子已準備好了,你們還等什麼?」
    抬轎的十八條彪形大漢,立刻快步奔來,他們顯然是早經訓練,奔行之中,第二人
的手已搭上第一人的肩頭,第三人搭上第二人的……十八個人腳步越來越快,衝向花無
缺,推了出去。
    這─推之力,非但聚集了這十八個人本身的力量,還加上他們的衝力,力量之大,
可以想像.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