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五十六章 意外之外

    小魚兒見黑衣人閃電般一掌拍下,又是一驚,百忙中迎了一掌,喝道:「你才是江
別鶴易容改扮的,騙得了誰?」
    那黑衣人竟也喝道:「你才是江別鶴易容改扮的,騙得了誰?」
    小魚兒眼珠子一轉,破口大罵道:「江別鶴,你這惡賊,你這混帳王八蛋,屁精活
烏龜!」
    他算定江別鶴也是個人物,怎肯自己罵自己。
    哪知黑衣人也大罵道:「江別鶴,你這惡賊,你這混帳,王八蛋,屁精活烏龜!」
    小魚兒大笑道:「我就算不能逼出你的原形,聽你自己罵自己,倒也出了我胸中一
日惡氣,哈哈,自己罵自己烏龜,可笑呀可笑。』那黑衣人竟也大笑道:「我就算……。。」
    他竟然將小魚兒說的話,一字不改、原封不動的說出來,小
    魚兒罵得越來越開心,他也罵得毫不遜色。
    兩人一面罵,一面打,眾人都不覺瞧得呆。
    慕容珊珊道:「江別鶴武功人稱江南第一,想必不差。」
    只見兩人拳來腳往,不但功力俱都極深,招式也是千變萬化,奇詭絕倫,竟都是頂
尖兒的高手!
    一時之間,誰也分不出他們武功誰強誰弱。
    只聽「砰砰蓬蓬」之聲不絕於耳,無論什麼東西只要挨著他們的拳風,立刻就被打
得粉碎。
    只見兩人從裡打到外,從近打到遠。
    要知這黑衣人雖不願被人瞧破來歷,小魚兒也是如此,兩人抱著同樣的念頭,自然
越打越遠。
    兩人招式看來雖仍凌厲,其實都不願再纏戰下去,突然齊地一縱,一個往東,一個
往西。
    兩人身法俱快,慕容雙等人雖然追來,卻已追不著了,何況他兩人分頭而逃,大家
也不知該去追誰!
    就在這時,突見一個人自樹林中暗影掠了出來,竟攔住小魚兒的去路,指著小魚兒
怪笑道:「這才是江別鶴,這才是真的。」
    月光下瞧得清楚,這人竟是那「損人不利己」的白開心!
    小魚兒又驚又怒,喝道:「你瘋了麼?你不想要解藥救命了?」
    白開心嘻嘻一笑,道:「誰救誰的命,你害了我,我不害你?」
    突然一個觔斗,倒縱了出來走得瞧不見了。
    這時慕容姐妹等人早已趕來,幾柄劍已將小魚兒圍住。
    慕容雙怒道:「江別鶴,這次若是再讓你逃了,我就不姓慕容。」
    小魚兒跳腳道:「誰是江別鶴?王八蛋才是江別鶴!」
    慕容珊珊冷笑道:「你不是江別鶴,為何要逃?」
    小魚兒怔了怔,這句話他實在回答不出。
    慕容雙應聲喝道:「是呀,你若不是江別鶴,為何不讓我們檢查檢查你的臉!」
    她們上過一次當,再也不肯上當了,嘴裡說話,手也不停,掌中劍刺出去一劍比一
劍狠毒。
    小魚兒道:「我堂堂男子漢,怎能讓你們女子碰我的臉,常言道:男兒臉上有黃金,
女人手上有糞,我臉上怎能沾著糞土。」
    他一急之下,索性胡說八道起來,也正是想借此激忽她們,自己才好有機會衝出去。
    慕容雙果然大怒道:「放屁,你臉上才有糞土。」
    小仙女道:「你少時落在姑奶奶手中,不將你泡在糞缸去才怪。」
    小魚兒道:「就算泡在糞缸裡,也不能讓女人摸來摸去。」眾人已猜出他心意,知
道他故意胡言亂語來打岔,誰也不再理他,只有那顧人玉最老實,忍不住道:「我不是
女人,你讓我檢查檢查如何?」
    小魚兒道:「你原來不是女人麼?我還以為你也是她們的妹妹哩。」
    他自己說著,自己也不覺好笑,剛笑出來,「嗤」的,前胸衣裳已被劃破,若不是
他武功精進,腸子只怕已被劃出來。
    既到這種時候,他反正已豁出去了,瞧見秦劍與南宮柳並未動手,只是在旁掠陣,
便又笑道:「慕容家的女婿,江湖中是人人羨慕的,都說你們艷福不淺,依我看來,卻
不如娶個麻子跛腳還好得多。」
    他嘴裡說得開心,肩頭又著了一劍,雖末傷著骨頭,但劍鋒過處,鮮血已淚淚然流
了出來。
    只聽秦劍冷笑道:「秦某本不想以多欺你,但你如此,我也說不得了。」
    話聲中已刺出三劍,這三劍功沉力猛面面懼到,正好補上慕容姐妹劍法之沉穩不足。
    他心裡雖暗叫苦,嘴裡還是不饒人,大笑道,「南宮柳,你為何不也一起上來呀,
難道你武功原也見不得人,只是靠老婆在江湖中混的麼?」
    南宮柳面色果然微一變,突然沉聲道:「腹結、府捨……市風、瀆中……環跳……」
    話末說完,已有三柄劍照著他所說的部位刺了出去,「嗤」的一聲,小魚兒「環跳」
穴旁已被劃破了條血口!
    此刻他冷眼旁觀,嘴裡淡淡道來,正是小魚兒難以閃避、難以招架的破綻之處。這
一來小魚兒更是手忙腳亂。
    只聽南宮柳接著道:「靈門、中府,陰市、梁邱……承扶!」
    刷、刷、刷三劍過後,小魚兒『承按」穴旁果然又挨了一劃,他心裡本在暗自思忖
著道:「我聽你先說出部位,難道不會躲麼?」
    誰知等著別人說出來時,他竟是偏偏躲不開。
    南宮柳縱橫全局,對小魚兒的出手已瞭如指掌,所指點出來的部位,自然正是小魚
兒之必救之地。
    南宮柳又道:「幽門、通谷……府會、歸來……湧泉!」
    這「湧泉」穴乃在腳底之下,小魚兒聽得不禁一怔,心想:「你們的劍難道還能刺
在我足底麼?」
    只見慕容珊珊劍勢擊來,直刺「府會」、「歸來」兩穴,他本可躲避,怎奈別的劍
已封住了他去路。
    他危急之中,不及細想,只有飛起一腳,去踢慕容珊珊握劍
    的手腕,慕容珊珊劍雖退去,但慕容雙「刷」的一劍刺來,正恰巧刺在他「湧泉」
穴上,小魚兒穿著皮靴,這一劍傷的雖不重,但他卻已不覺冷汗涔涔而落。
    南宮柳悠然道:「神堂、心俞……委中、陰谷……缺宣!」
    這一次小魚兒更加注意,全神貫注,防護著「缺宣」穴,誰知後背一涼,「會陽」
穴旁中了一劍。
    而南宮柳正恰巧在此時道:「會陽!」
    小魚兒不禁暗歎一聲:「罷了……」
    哪知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慕容九的慘呼聲:「救命呀……江別鶴……你這惡賊……
三姐……二姐……救命……」
    呼聲一聲比─聲遠。
    慕容珊珊大駭道:「不好,我們將九妹忘記在那祠堂裡了……
    小仙女道:「江別鶴在那邊。」
    顧人玉道:「這人果然不是江別鶴!」
    紛紛呼喝間,已都向慕容九呼聲傳來處飛過去,只有南宮柳走得最慢,竟向小魚兒
微一抱拳,道:「閣下身手非凡,似是集各門之長,卓然自成一家,只是出手間還不能
渾然圓通,似是易露破綻,想是因為閣下旁騖太多,不能專心於武,日後若能改去此點,
我縱在旁指點,也是無用的人。」
    小魚兒怔了怔,道:「你為何要對我說這些話?」
    南宮柳道:「閣下實非江別鶴,江別鶴出手必不致如此生疏。」
    小魚兒怒道:「你早看出來了,為何不早說?」
    南宮柳道:「在下雖早已瞧出,但那時還想瞧瞧閣下究竟是誰,是以也未說破,此
刻既是九妹有難,自又當別論了。」
    小魚兒歎了口氣,道:「只怕是我罵了你兩句,你就故意叫我受些苦吧。」
    南宮柳微笑道:「在下若非心中也有些不安,又怎會對閣下說那番知……」
    微一抱拳,也展動身形追去了。
    南宮柳已走得沒有影子,小魚兒還是在反覆咀嚼著他方才說的那番話,越想越覺滋
味無窮!
    「……想是因為閣下旁騖太多,不能專心學武……」
    小魚兒歎了口氣,喃喃道:「他這話倒還真是說到我節骨眼上了,看來這些武林世
家的子弟的確有些門道的,倒也輕視不得。」
    他呆了半晌,放開大步,向前走去,只想先尋著那「損人不利己」的白開心好好算
一帳。
    他一面走,一面又忍不住喃喃自語道:「白開心怎會突然不怕死了,連解藥也不想
要?……慕容九又是怎麼回事?此刻又是否真的被江別鶴劫去了?」
    小魚兒越想越糊塗,索性不再去想了,但覺滿身傷口,都發起疼來,就在樹林裡找
了株大樹坐下歇歇。
    這時星群漸稀,東方漸漸露出了曙光,樹林裡面漸響起了啾
    啁鳥語,大地顯得說不出的和平寧靜。
    小魚兒閉起眼睛,喃喃道:「我只怕真的是閒事管得太多了,但一個人光吃飯不做
事也不行呀,何況,事情找上門來時,想躲也躲不了的。」
    誰知就在這時,突聽一人呼喚著道:「小魚兒……江小魚……你在哪裡?」
    小魚兒跳了起來,苦笑道:「事情果然真的找上門來了……卻不知來的這人是誰?
又怎會知道我在這樹林子裡?」
    只聽那人又道:「小魚兒,我知道你就在這樹林子裡,你快出來吧,我有很要緊的
話要對你說……你還不出來麼?」這聲音竟似慕容九。
    小魚兒眼睛一亮,笑道:「若是慕容九,來得倒正好,我正想我她,她就來了。」
    只見一人披髮長袍,踏著乳白色的晨霧飄飄而來,看來就像是乘雲飛降的山林女神,
可不正是慕容九。
    小魚兒突然跳到她面前,大聲道:「喂!」
    慕容九像是駭了一跳,撫著胸口,嬌嗔道:「你又想嚇死我?』小魚兒上下瞧了她
兩眼,笑道:「半天不見,你看來越發漂亮了。」
    慕容九抿嘴笑道:「半天不見,你看來也越發越英俊了。」
    小魚兒笑嘻嘻道:「你不恨我了。」
    幕容九道:「女人的心,常常會變的,你難道不懂麼?」
    小魚兒道:「我正是上過女人的當了。」
    慕容九笑道:「誰讓你上當的!誰騙過你?莫非是……那位鐵姑娘?」
    小魚兒心裡一痛,大聲道:「不是!是慕容九。」
    慕容九咯咯笑道:「我幾時騙過你了?」
    小魚兒眼睛裡發著光,一字字道:「你不是慕容九!」
    慕容九大笑道:「我不是慕容九是誰?難道你也發了昏,竟不認得我了。」
    小魚兒瞪著眼睛瞧了她半晌,突然跳起來,翻了個觔斗,落在地上,又揉了揉眼睛,
終於大笑道:「我想來雖絕不會是你,但卻又一定是你。」
    慕容九笑道:「你到底說我是誰呀?」
    小魚兒一把抓住她,大笑道:「你是屠姑姑……屠嬌嬌!」
    那「慕容九」也瞪著眼睛瞧了他半晌,突也大笑道:「小鬼頭,到底是你聰明,果
然被你瞧出來了,普天之下,除了你之外,只怕誰也瞧不破我的。」
    小魚兒道:「不錯,只是。……我又不相信屠姑姑真的會到這裡來,我簡直做夢也
想不到你會離開『惡人谷』。」
    屠嬌嬌竟歎了口氣,緩緩道:「天下有許多事,都是想不到的。」
    小魚兒瞪大眼眼,道:「我實在想不到屠姑姑竟也會歎氣了,也想不出你怎會離開
了『惡人谷』,更想不到你怎會知道我的事,而扮成了慕容九?」
    他心裡想不通的事實在太多,忍不住一口氣問出來。
    屠嬌嬌笑道:「你連珠炮似的問我這麼多,叫我怎麼回答你呀?」
    小魚兒道:「這一兩年來,根本就沒有人知道我在哪裡,你又怎會知道我的事,又
怎會扮成慕容九呢?」
    屠嬌嬌笑道:「我離谷之後,雖然聽見過一些你的得意傑作,但確實不知道你躲到
哪裡去了!打聽也打聽不出。」
    小魚兒得意的眨了眨眼睛,笑道:「你當然打聽不出,我若想躲起來,誰能知道我
在哪裡。」
    屠嬌嬌道:「我找來找去找不著,前幾天卻在無竟中見到了你!我非但見過你,還
跟你說過話。」
    小魚兒摸著頭,苦笑道:「這倒怪了……我居然還跟你說過話?……」
    屠嬌嬌咯咯笑道:「你那時好凶呀,直瞪著眼睛叫我滾,我可真是不敢惹你,只好
被嚇得乖乖的遠遠滾開了。」
    小魚兒跳了起來,瞪著眼睛大笑道:「我知道了,你就是……就是……。」
    屠嬌嬌悠然笑道:「我就是羅九兄弟樓下的那傻丫頭。」
    小魚兒大笑道:「我實在佩服你,你實在裝得真像,我真是做夢也想不到。」
    他大笑了一陣突又頓住笑聲,問道:「但在那天之前,你並沒有見過我是麼?」
    屠嬌嬌道:「沒有。」
    小魚兒道:「你當然也不會算到我會到羅九家裡去的。」
    屠嬌嬌笑道:「我又不是神仙,自然算不出的。」
    小魚兒道:「那麼你又怎會扮成個傻丫頭,躲在那裡等我?」
    屠嬌嬌目中突然現出了兇惡的光芒,一字字道:「我為的是那羅九兄弟!」
    小魚兒恍然道:「我知道了,他兄弟本和你有些仇恨。」
    屠嬌嬌道:「我此番出谷,除了找你之外,還一心要找兩個人。」
    小魚兒道:「你要找的,就是他們?」
    屠嬌嬌也不回答,只是緩緩接著道:「二十年前,『十大惡人』中,有五個被逼人
『惡人谷』,那時情形十分危急,他們走得十分倉促,所以有許多重要的東西,都來不
及帶走。」
    小魚兒點頭道:「不錯,你和李叔叔、杜叔叔等人,縱橫江湖多年,自然不會是身
無長物,而能被你們瞧得上眼的東西,自然也必定珍貴得很。」
    屠嬌嬌道:「你知道,我們在江湖中根本沒有朋友,只有『十大惡人』中另外那五
個人,勉強可算是和我們臭味相投。」
    小魚兒微笑道:「這點我當然清楚得很。」
    屠嬌嬌道:「所以,我們只有將東西交給他們,但那『狂獅』鐵戰總是瘋瘋癲癲,
發起瘋來時,連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何況是別人交給他的東西,那『損人不利己』白
開心非但靠不住,而且又和李大嘴是對頭。」
    小魚兒笑道,『若是交給『惡賭鬼』軒轅三光,又怕他輸光。」
    屠嬌嬌忍不住也笑道:「是呀,這『惡賭鬼』雖然賭了一輩子,雖然自命賭得比誰
都精,但還是常常輸得幾乎連褲子都沒有,總是等到『天光、人光、錢也光』時才肯罷
手,他那軒轅三光的名字,正也是出此而來的。」
    小魚兒笑道:「常言道:久賭神仙輸,何況他還只不過是個賭鬼而已,還夠不上神
仙的資格,又怎麼能不輸。」
    屠嬌嬌道:「那時,大家本決定要將東西交給『迷死人不被命』的蕭咪咪,但她卻
又偏偏不知躲到哪裡去丁,我們竟找她不著。」
    屠嬌嬌又接著道,「所以我們想來想去,只有將東西交給那歐陽兄弟。」
    小魚兒道:「依我看,這兄弟兩人更靠不住,這兄弟既然連拚命都要佔人便宜,你
們將東西交給他們,豈不是送羊入虎口。」
    屠嬌嬌苦笑道:「那時我們雖也想到這點,但這歐陽兄弟平生最怕的就是從不愛占
人便宜只愛殺人的『血手』杜殺,所以咱們使認為他們絕不敢將東西吞沒的,誰知這兩
兄弟一打算盤,想到『血手』杜殺既已逃到『惡人谷』不敢出頭,為何還要怕他,竟真
的將東西吞沒下去了。」
    小魚兒道:「所以你一出谷,就找他們。」
    屠嬌嬌道:「正是!」
    小魚兒眨著眼睛道:「那歐陽兄弟莫非和羅九兄弟有什麼關係不成?」
    屠嬌嬌一字字道:「羅九兄弟,就是歐陽兄弟!」
    小魚兒失聲道:「難怪他們手段那麼毒辣,我早巳疑心他們的來歷絕不尋常……不
過,據我所知,他們和那歐陽兄弟長得一點也不像呀」
    屠嬌嬌道:「這些年來,他們故意將自己養得又肥又胖,整個人都像是腫了起來,
他人本來比鬼還瘦,這一發起胖來,連臉上的樣子都變了,簡直沒有人再認得出他們,
這兄弟當真比誰都精,竟想出了個最好的易容之法。」
    小魚兒拍手道:「不錯,用這天生出來的一身肥肉來易容,當
    真是再好不過,他們想出來的這法子,當真妙絕天下!」
    屠嬌嬌道:「所以,我就將他們選來的一個傻丫,拖出去宰了,再扮成傻丫頭的模
樣,他們果然沒有瞧出來,但我卻瞧出了他們的破綻,早已瞧出他們就是歐陽兄弟,只
是我若立刻揭穿,既怕他們跑了,又怕他們不肯說出那批東西的下落。」
    小魚兒道:「所以,你還要等到查出那批東西的下落後再動手。」
    屠嬌嬌道:「本來我雖不知道那癡癡呆呆的少女就是慕容九,但已覺得她有些奇怪
了,所以我在閒著無聊時,就早巳照著她的臉做了副面具,否則在方纔那麼短的時間裡,
我手邊什麼都沒有,又怎能扮成她的模樣。」
    小魚兒眼珠子轉動,突然冷笑道:「你做成這面具,只怕並不是為了閒著無聊吧。」
    屠嬌嬌笑道:「那麼,你說我是為了什麼呢?」
    小魚兒道:「你本想在必要時,將她也宰了,扮著她的模樣,那『羅九』兄弟更不
會提防於她,你要查什麼事,也就更容易了。,屠嬌嬌笑道:「究竟是你這小鬼聰明,
我的心意也只有你猜得中。」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