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五十五章 作法自斃

    兩張布條落下後,就連慕容珊珊心裡也再無懷疑,小仙女和慕容雙更是滿面殺氣,
恨不得將江別鶴先宰了再說。
    那「黑衣人」既未承認自己就是江別鶴,卻也未否認,竟是一言不發,眼睛只是瞪
著對方的幾柄劍。
    慕容雙瞪著眼睛,道:「三妹,現在你說怎樣?」
    慕容珊珊歎了口氣,道:「先拿下他再說吧。」小仙女等不及她這話說完,掌中劍
已刺了出去。
    她劍法迅急潑辣,慕容雙劍法辛狠毒辣。
    慕容珊珊的劍法雖然急不如小仙女,狠不如慕容雙,但眼睛敏銳,頭腦清楚,每刺
一劍,必是對力的必救之處?
    這三個人三柄劍,可說都不是好惹的,而且姐自幼同堂練劍,招式配合得更是滴水
不漏。
    那黑衣人武功雖高,卻也難以應付,擋了幾招,劍法突轉凌厲,已是以進為退,想
奪路而逃了。
    怎奈對力三個女子,與人交手經驗之豐富,並不在任何人之下,他劍法一變,三個
人已全都瞧破了他的心意。
    他不走還好,這一想走……對力更是認定他無私也有弊,小仙女與慕容雙更是不要
命的纏了過來。
    她們帶來的二個丫頭,應付外面剩下的黑衣大漢們,竟也是綽綽有餘。
    黑衣人頭上汗珠,已濕透了蒙面的黑巾,這才知道名動天下的慕容姐妹,果然不是
好鬥的。
    他卻不知道劍法還非慕容姐妹所長,暗器輕功,才是她們的絕技!只是此刻她們生
怕他見隙而逃,是以才沒有抽身使出暗器。
    只聽「嗖」的一聲,慕容珊珊一招「分花拂柳」,迎面刺來,劍光閃動不歇,也不
知是虛是實。
    她這一招其實不在傷敵,只在眩亂對力的眼目,好教別人出手,但黑衣人若不閃避,
虛招立刻變成實招。
    黑衣人不假思索,斜身揚劍,小仙女與慕容雙果然已在等著他了,劍光如驚虹交剪,
左右刺來。
    她三人所使出的這三招,並非什麼高妙的招數,但配合卻實在絕妙無此,三招普普
通通的劍式一齊刺來,威力何止大了三倍,閃動的劍光,竟將對方的所有去路全都封死,
眼看是避得開這一劍,也避不開那一劍的。
    誰知黑衣人一招擋開了慕容珊珊的劍後,竟突然鬆手,拋卻了掌中劍,出手如風,
已捏著了慕容珊珊的手腕?
    這一招變得委實險極,也委實妙極,若非他這樣的人,也想不出這樣的招式,就連
小魚兒瞧得都幾乎失聲喝采!
    黑衣人另一隻手已到了她咽喉,叱道:「你們還要不要她的命?」
    這時黑衣人雖然背後全是空的,小仙女與慕容雙的兩劍,隨時都可以將他身子刺上
幾個窟窿。
    但慕容珊珊性命已被別人捏在掌下,她兩人又怎敢出手,兩柄劍抵住黑衣人的身上,
竟不敢刺下去!
    慕容雙跺腳道:「快放手,否則我就宰了你!」
    黑衣人冷笑道:「你們若不放手,我就宰了她!」.
    小仙女道:「你先放,我們就放。」
    黑衣人大笑道:「男兒不該與女子爭先,還是你們先放吧!」
    慕容雙怒道:「我們怎能信得過你?」
    黑衣人冷冷道:「我也未見能信得過你們!」
    雙方誰也不敢出手,卻也不敢放手,這樣僵持了一會兒,小仙女與慕容雙性子急躁,
早已急出了滿頭大汗。
    慕容珊珊反倒似不著急,緩緩道:「二姐你們切切不可放手,他是決計不敢傷我的。」
    黑衣人冷笑道:「我素來沉得住氣,就這樣耗下去也沒關係。」
    慕容雙怒極之下,劍尖忍不住向前一移,那邊慕容珊珊立刻就透不過氣來。
    小仙女怒吼道:「你究竟要這樣耗到幾時?」
    黑衣人道:「直到你們放手為止。」
    小仙女滿頭大汗,似已急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小魚兒苦笑暗道:「傻丫頭,你著急什麼,你難道還怕沒有幫手來麼?……」
    就在這時,遠處三條人影一閃,剎那間使到了跟前,果然是南宮柳……秦劍與顧人
玉來了!
    小魚兒……慕容姐妹俱都大喜,但那黑衣人有恃無恐,竟也不甚驚惶!秦劍來了,
更不會讓慕容珊珊死的。
    他只要挾持著慕容珊珊,就不愁走不出去。
    秦劍見到愛妻被人挾制,面色果然大變,顧人玉江湖經驗最嫩,瞧見這情況,更是
呆住了。
    小仙女跺腳道:「呆子,你還不過來幫忙?」
    黑衣人大喝道:「誰敢過來?」
    秦劍道:「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朋友有話好說。」
    黑衣人厲聲道:「此事純屬誤會,但事已至此,我縱然解釋,你們也是不會相信的,
什麼話只有等我先走出去再說了!」
    這時南宮柳已瞧見樑上掛著的布條,失聲道:「閣下莫非真的是江大俠?」
    小仙女喝道:「什麼狗屁的大俠,此人正是江別鶴!」
    慕容珊珊喘了氣,道:「你們先別管我,先問問九妹可曾找著了麼?」
    南宮柳歎了口氣,道:「我等方纔已到江大俠的居所去了一次……」
    小魚兒聽到這裡,一顆心已了起來,他們若在江別鶴住所尋著了慕容九,又怎還會
對他如此客氣,稱他為「大俠」!
    慕容珊珊也已著急道:「九妹難道不在那裡?」
    秦劍急道:「你先別管九妹,你自己……你自己……」
    南宮柳苦笑道:「九妹並未在江大俠那裡,我等只怕是全都被人捉弄了!」
    小魚兒這一驚才是非同小可,幾乎要從藏身之處跳了出來,慕容九怎會不在那裡,
莫非是他們找錯了地方?
    秦劍道:「我等方才也已見過了花無缺公子和鐵心蘭姑娘,郡說九妹早已失蹤,絕
不會和江大俠有關!」
    慕容雙愣在那裡,劍已不覺垂下。
    小仙女喃喃道:「鐵心蘭想來是不致於幫江別鶴說話的。」
    慕容珊珊歎了口氣,道:「我也早已覺得此事有些不對,試想江大俠若存心要我們
贖金,為何要自己出頭?縱然他自己來了,又怎會不知道我們是誰?何況,他要將九妹
藏起,地方也多得是,又何必藏在自己的居處?」
    秦劍頓足道:「這件事你既然早已想到,為何還要與江大俠動手。」
    他見到那黑衣人還未鬆手,自然只得先責備妻子的不是。
    慕容雙卻不服道:「他……江大俠自己一句話不說,咱們怎會知道。」
    慕容珊珊眼珠子一轉,突然問道:「但……閣下是否真的是江別鶴江大俠?」
    這句話問出來,眾人又不覺動了疑心。
    只見黑衣人終於緩緩放下了手,微笑道:「誤會既已解開,在下是否江別鶴都是一
樣的了。」
    他竟還不揭開蒙面的黑巾。
    秦劍早已躥到慕容珊珊身旁,悄聲道:「你沒事麼?」
    慕容珊珊一笑握住了他的手,眼睛卻還是盯著那黑衣人,道:「賤妾等傷了江大俠
那麼多屬下,實是罪該萬死,但望江大俠恕罪。」
    她故意將「江大俠」三個語聲說得特別重些,而且一連說兩次。
    黑衣人還是既不承認,也不否認,笑道:「雙方既已出手侮亡在所難免,又怎能怪
得了夫人,只是,那暗中陷害我等的人,卻實在可恨!」
    說到這裡,他一雙冷森森的眼睛,突然盯到小魚兒藏身之處,眾人的目光也不禁隨
之望了過去。
    慕容雙大聲道:「不錯,那人的確是不能放過!」
    小仙女道:「我若找著了那人,先割下他的舌頭、挖出他的眼睛,再問問他為什麼
要使出這害死人的毒計。」
    幾個人一面說話,一面將小魚兒藏身之處隱然圍住,這許多頂尖高手將一個人圍住,
無論是誰,也是休想逃得了的!
    小魚兒掌心也不覺沁出了冷汗,他知道這些人若是抓住了自已,那後果真也是不堪
設想。他弄巧成拙,害人不著,竟害著自己。
    就在這一瞬間,他腦筋已動了幾百次,卻也想不出一個法子能逃得了。
    這時那黑衣人已冷笑道:「到了這時,閣下還不出來麼?」
    慕容雙恨聲道:「你既然早已知道他藏在這裡,為何不早說?」
    黑衣人道:「那時我見到暗器自這裡飛出,擊傷了在下的同伴,還以為是夫人們預
先將人埋伏在這裡的。」
    小魚兒暗罵道:「這雙狗眼,倒當真是毒得很。」
    他罵儘管罵,卻已知道自己此番是劫數難逃的了,要想從這些包圍中衝出去,那豈
非是做夢。
    只聽黑衣人冷冷道:「朋友再不自己出來,在下便要令人發箭了!」
    慕容雙突然搶過柄弓箭,大聲道:「且叫你見識見識慕容姑娘弓箭上的本領!」
    小魚兒那天參觀著慕容雙閏房後,便已知道她在弓箭上必有非凡的身手,他可不願
蹲在這裡做她的箭靶子,就在這時,突聽一人咯咯笑道:「這裡好熱鬧呀,莫非是在看
戲麼?」
    眾人不由得齊轉頭望去,只見一人長袍披髮,咯咯的癡笑著,幽靈般走了過來不是
慕容九是誰!
    慕容九方才到那裡去了?此刻又怎會來到這裡?這的確連小魚兒也瞧得愣住了。
    慕容姐妹喜交集,失聲呼道:「九,你可想死我了?」呼聲中兩人已撲過去抓住了
慕容九的手。
    慕容九瞧了她們一眼,目中卻滿是茫然之色,咯咯笑道:「你們是誰?我不認得你
們呀?」
    慕容雙顫聲道:「九妹,你……你難道連二姐都不認得了麼?」話未說完淚珠已奪
眶而出。
    慕容珊珊也是熱淚盈眶,流淚道:「九妹,你怎地會變得如此模樣?」
    慕容九癡癡的瞧著他們,也不說話。
    顧人玉終於忍不住走過去,顫聲道:「九妹!你認得我麼?」
    小仙女頓足道:「他連二姐三姐都不認得了,又怎會認得你?」
    顧人玉垂下頭來,眼淚已滴在地上。秦劍與南宮柳亦是滿面慘痛之色。
    慕容雙頓腳道:「是誰將她害成這樣子?是誰?」
    小仙女突然大哭道:「她見了小魚兒死而復活,所以才嚇成這樣子的,其實小魚兒
根本沒有死,是故意嚇嚇她的。」
    慕容雙大喝道:「誰是小魚兒?他現在那裡?」
    小仙女道:「現在只怕是死了。」
    慕容雙愣了愣,道:「你方才說他未死,此刻又說他死?他到底死了沒有?」
    小仙女道:「他本來沒有死,後來卻跌到懸崖死了。」
    語聲微頓,又道:「但這人一肚子鬼主意,一身鬼本事,別人明明算定他死了,他
卻常常沒有死,沒有親眼瞧見他的身,誰也不敢說他是否真的死了!」
    黑衣人突然道:「他還沒有死。我最近又瞧過他的。」
    慕容雙大聲道:「你知道他在那裡?」
    黑衣人冷冷道:「依我看來,他此刻只怕就在……」
    他像是已猜出藏著的便是小魚兒,小魚兒心又冷了起來,那知他一句話還未說完,
慕容九突然大聲道:「小魚兒……小魚兒!我想起來了!」
    大家又是驚又是喜,慕容雙顫聲道:「你……你什麼都想起來了麼?」
    慕容九癡癡的瞧過她,緩緩道:「你是二姐。」
    慕容雙狂呼一聲,抱住了她,竟歡喜得放聲痛哭了起來。
    慕容珊珊也不覺喜極而泣,道:「九,九……天可見憐,你終於好了。」
    慕容九笑道:「三姐……三姐,我還能見著你們?我這是在做夢麼?」
    姐妹們又笑又哭,哭成一團,小魚兒在一旁偷偷瞧著,眼睛竟也不覺濕了,心裡也
不知是何滋味。
    只聽那黑衣人突然歎道:「那江小魚將令妹害成如此模樣,江湖中誰也放不過他的。」
    他留在這裡不走,原來就是為對付小魚兒的,生怕慕容姐姝歡喜中忘記這事,趕緊
又提醒了一句。
    慕容雙果然頓住哭聲,恨恨道:「我若知道那小賊現在那裡,不宰了他才怪。」
    慕容九突又截道:「這事其實是怪不得小魚兒的。」
    這句話說出來,大家又吃了一驚,最吃驚的當然還是小魚兒自已,其次就是小仙女
了。
    她忍不住問道:「不怪他怪誰?你豈非恨他入骨的麼?」
    慕容九淒然一笑,道:「我見他死而復活,當時駭了一跳,雖然有些迷迷,但過了
沒有多久,便已漸漸清醒了過來。」
    慕容雙奇道:「你既然早已清醒,為何方才不認得我們?」
    慕容九道:「那是被江別鶴害的!」
    這句話說出來,連小魚兒也塗了。江別鶴又怎會害她?
    只聽慕容九接道:「他見我清醒,就又以迷藥迷住了我,他想乘我暈迷時,逼我和
他
    ……他成親,為的也是想做慕容家的女婿,他日日夜夜看著我,直到方纔,我見他
不在,才偷偷溜出來的。」
    眾人方才雖已認為江別鶴受了冤枉,但此刻這話親從慕容九嘴裡說出來,那還會假
麼?
    慕容雙怒喝道:「好個可惡的江別鶴,咱們竟險些被他騙過了!」
    南宮柳亦自怨道:「難怪我等方才尋不著她,原來她已自己逃出,幸虧老天有眼,
叫他逃來這裡,這當真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喝聲中幾個人又將那黑衣人團團圍住。
    小魚兒瞧得可真是又驚又喜,但卻又是滿頭霧水、一肚子塗,事情竟會演變到這地
步,小魚兒就算真的是天下第一個聰明人,卻再也想不通是怎麼回事。
    只聽慕容雙喝道:「江別鶴,你到現在還有何話說?」
    誰知那黑衣人竟突然放聲大笑起來,道:「誰說我是江別鶴?」
    他順手抹下了蒙面的黑巾,露出一張滿是虯髯的臉,眾人俱都瞧過江別鶴,這張臉
果然不是江別鶴的,大家不禁都愣住了。
    慕容雙失聲道:「你究竟是誰?」
    慕容珊珊道:「你若不是江別鶴,江別鶴在那裡?」
    黑衣人大喝道:「江別鶴就在這裡!」
    他竟突然衝入小魚兒藏身之地,呼道:「江別鶴,你出來吧。」呼聲中一掌閃電般
拍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