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五十三章 略施小計

    小魚兒悄聲道:「有人來抓咱們了,準備逃吧!」
    話猶未了,窗外有刀光閃動。
    只聽有人喝道:「姓李的、姓白的!你們作惡多端,今天再也休想跑了,出來受死
吧。」
    黑暗中人影幢幢,這思鄉館竟也被人團團圍住。
    白開心喃喃道:「奇怪,這些人竟會知道咱們在這裡……」
    小魚兒悄聲道:「這人滿仁義道德,必定是江別鶴。」
    白開心道:「嗯。」
    小魚兒道:「咱就從他這邊衝出去。」
    白開心道:「從武功最強的人那邊衝出去?你莫非瘋了?」
    小魚兒微微一笑,道:「我自有道理。」
    這時外面已又喝道:「你們再不答覆,咱們就衝進去了。」
    其實這些人對「十大惡人」也頗為忌憚,一時之間,是誰也不敢衝入這黑黝黝的屋
子裡的。」
    小魚兒霍然站起,大喝道:「李大嘴來也,你們等著吧!」提起張凳子往東面門外
擲了出去人卻已從西面窗躥出。
    這「李大嘴」三個字,果然有些嚇人,凳子飛出來,東面一陣大亂,幾刀不問青紅
皂白就砍了出去,全都砍到凳子上口
    小魚兒躥出窗外,也有兩柄刀直劈而來,小魚兒一聲虎吼,飛起一腳將左面的一柄
刀飛!
    他身子卻已自右面一人頭上掠過,順勢一腳,在那人頭上,那人登時矮了半截。
    這一著「鴛鴦雙飛腳」,本非什麼玄妙的武功,但在他手裡稍加變化,卻立時制住
了兩個高手。
    要知他在那窟中所得,正是普天之下,各門各派的武功精妙所在,他融會貫通之後,
無論那一派的招式到了他手裡,他都可化腐朽為神奇,卻教別人再也猜不出他的武功來
歷。
    只聽有人驚呼道:「這姓李的果然厲害,大家要小心……」
    話未說完,只聽「啪」的一響,接著又是一陣大笑,說話的人想是已被白開心打歪
了嘴巴。
    小魚兒一招北派「鴛鴦雙飛腳」踢倒了兩人,跟著又用「招南派「沖天炮」,一拳
將一條大漢打得飛上半空。
    突見跟前劍光閃動,迅急辛辣,神定氣足。
    一人冷笑道:「李大嘴,你武功雖不錯,今日還是休想逃走。」
    三句話功夫,已刺出八劍,劍劍俱是殺著。
    小魚兒連瞧都不必瞧,已知道是江別鶴來了,連連閃過八劍,卻不還手,只是壓低
聲音道:「你想知道你兒子和鏢銀的下落麼?」
    江別鶴掌中劍果然緩了一緩,失聲道:「你說什麼?」
    小魚兒將那封信穿在江別鶴的劍尖上,道:「你先瞧瞧再說。」
    江別鶴也不知是收回劍來瞧信,還是刺出劍去傷人,稍一猶豫間,小魚兒已自他身
旁躥了出去。
    白開心也怪叫著跟著掠出。
    江別鶴竟眼睜睜瞧著他兩人逃走,等到別的入圍過來時,小魚兒和白開心早沒了影
子。
    小魚兒和白開心躥入個暗林中,方自停下。
    白開心瞧著小魚兒冷笑道:「這些人怎會知道咱們在那裡?」
    小魚兒眨了眨眼睛,笑道:「自然是有人密告的。」
    白開心冷笑道:「密告的人,只怕是你自己吧。」
    小魚兒道:「若是我,我為何還要助你逃出來。別人又不是瞎子,難道不是見那告
示上飯碗那麼大的字。」
    白開心冷笑道:「那些話,這些人又怎瞧得懂。」
    小魚兒笑嘻嘻道:「自然有人瞧得懂的。」
    白開心變色道:「誰?難道咱們的老朋友也有人到了城裡?」
    小魚兒想了想,道:「我不妨告訴你,有兩個人,一個叫羅九、一個叫羅三,一心
想找咱們的麻煩,對咱們的事知道得清楚得很。」
    白開心皺眉道:「這兩人長得是何模樣?」
    小魚兒道:「胖胖的,高高的,兩個人長得一模一樣,是個雙胞胎。」
    白開心道:「我只認識個瘦瘦的雙胞胎,卻不認得胖的。」
    小魚兒道:「你不認得他們,他們都認得你。」
    白開心怒道:「你既早已知道他們瞧得懂那張告示,既然早已知道他們要告密,為
什麼偏偏還要這樣做?」
    小魚兒笑嘻嘻道:「我正是要他們告密,正是要叫他們找人來抓咱們,這樣我才能
將那封信交到江別鶴手上……我若用別的法子將信交他,他未必重視,但這封信既是李
大嘴親手交他的,份量可就不同了。」
    白開心道:「但你又怎知道江別鶴必定會來。」
    小魚兒道:「他自命大俠,聽說有「十大惡人」在城裡,他能不管麼?只要他來了,
聽到我的話後,就必定不放咱們走的。」
    白開心默然半晌,歎了氣,道:「你樣樣事都算得這麼準,只怕連真的李大嘴都不
如你。」
    這次小魚兒卻不禁愣了愣,咯咯笑道:「什麼真的李大嘴,老子難道是假的不成?」
    白開心突然大笑起來,道:「你能將李大嘴的模樣腔調學得這麼像,簡直連我都有
點佩服你,簡直有些捨不得瞧著你死在我面前,只可惜你已是非死不可的了!」
    小魚兒皺了皺眉,道:「非死不可?」
    白開心怪笑道:「你喝的那杯酒裡,老子早已下了獨門「水晶斷腸散」,本來還可
多活半個時辰,但方纔那麼一折騰,只怕現在就要你的命了!」
    小魚兒怒道:「你這惡賊,我和你拚了?」
    他跳起來想撲過去,但身子才跳起,便「咚」的跌在地上,臉色發白,雙手捂著肚
子,顫聲道:「不好,我……我……已不行了……」
    白開心手舞足蹈,格格大笑道:「你如今總該知道「十大惡人」可不是好對付的吧。」
    小魚兒嘶聲道:「但……但你又怎知道我……我不是李大嘴?我不信你能瞧得出。」
    白開心道:「你將李大嘴一舉一動,都學得唯妙唯肖,想必是認得他的,是麼?」
    小魚兒疼得全身都抖了起來,道:「是……是。」
    白開心道:「你可聽見他說起過我麼?」
    小魚兒呆了呆,道:「沒……沒有。」
    白開心道:「這只因他與我仇深似海,他將我恨之入骨,連我的名字都不願提起,
又怎會將我當做朋友,和我在一張桌子上喝酒。」
    他大笑接道:「.你以為「十大惡人」既然都是惡人,大家臭味相投,想必全是朋
友,卻不知「十大惡人」中也有互相恨得入骨的冤家對頭……你千算萬算,終於還是算
錯了一著,這一著就夠要你的命了!」
    小魚兒呻吟著道:「原來你早已知道我不是李大嘴了,但你為什麼……為什麼……」
    白開心嘻嘻笑道:「老子一直在裝塗,只是為了想瞧瞧你倒底是何居心?也想逗著
你玩玩,如今老子已玩夠了,你就等死吧。」
    小魚兒突然慘笑道:「我今日雖然死在你手上,但是你有件事……」
    他身子突然一抽搐,整個人仰天躺到地上,雖然拚命想說話但嘴唇啟動,卻發不出
聲來。
    白開心道:「老子有什麼事,你說呀?」
    小魚兒掙得滿頭大汗,道:「你……你」
    他雖然用盡力氣,但聲音卻仍小得像蚊子叫。
    白開心忍不住走過去,低下頭來,道:「你說大聲些,老子聽不見。」
    小魚兒突然大吼道:「我說你是個大笨蛋?」
    吼聲中,他出手如風,已點了白開心身上十來處穴道,白開心剛被吼聲駭得一震,
人已躺了下來。
    小魚兒一躍而起,大笑道:「十大惡人雛然一個個精似鬼,但遇見了我,還是要上
當的,你如今總該知道,老子不是好對付的了吧。」
    白開心躺在地上,眼睜睜的瞧著,他實在想不到這世上竟有比「十大惡人」還要詭
計多端的。
    小魚兒又笑道:「老子雖然拿不準那杯酒裡是否有毒,但對你「十大惡人」,總是
要提防一著的,你以為老子喝下了那杯酒,其實老子卻不過將酒藏在舌頭下,早已隨著
那塊假人肉一齊吐出來了!」
    白開心道:「我……我怎麼未瞧出?」
    小魚兒笑道:「這種騙人的本事,老子五歲時就學會了,老子莫說將小小一杯酒藏
在嘴裡,就算嘴裡藏著個大鴨蛋,你也是瞧不出的。」
    白開心像是瞧見了鬼似的,顫聲道:「你……你究竟是什麼人?」
    小魚兒笑道:「你也知道害怕了麼!老子這樣的人,原是誰都要害怕的,你若要問
老子是誰乖乖替老子辦完事後,老子也許會告許你。」
    白開心聽這比鬼還厲害的人居然並無殺死自己之意,只不過要替他辦事而已,不禁
大喜道:「是,是……小子這就立刻去寫信。」
    小魚兒大笑道:「你如今已從「老子」變成「小子」了麼……但老子若這樣就放了
你這樣的小子,還未免有些不放心。」
    他雙手背在身後,早已悄悄搓了個泥團在手裡,此刻突然捏著白開心的鼻子用力塞
進他嘴。
    白開心只覺一粒又黏又濕……還微微帶著種說不出臭氣的東西,從喉嚨裡滑下了肚,
不禁大駭道:「這……這是什麼?」
    小魚兒笑道:「你有你獨門的「水晶斷腸散」,我也有我獨門的「黑煞催命丸」……」
    白開心變色道:「黑煞催命丸?我……我怎地從未聽過這名字?」
    小魚兒悠然道:「你自然沒有聽見過這名字,這是我苦心研究多年,最近才配成的,
天下無藥可解,服後七個時辰之內,全身發黑髮腫,再過半個時辰,便全身潰爛而死,
變成一灘又黑又臭的膿水。」
    他信口說來,說得當真是活靈活現。
    白開心滿頭冷汗涔涔而落,顫聲道:「你……你不是還要我做事麼?」
    小魚兒笑道:「當然,我自己是有獨門解藥的。」
    白開心道:「我和你無冤無仇,求求你……」
    小魚兒眼睛一瞪,大聲道:「你七個時辰之內,若能將我吩咐的那件事辦得妥安當
當,若能令我滿意,再來這裡等著,我自然會救你的。」
    他順手拍開了白閱心的穴道。
    白開心卻仍軟癱在地上,似乎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道:「你……你不會將我
忘記的吧?」
    小魚兒冷冷道:「時候已不多,你還不快去,只怕就來不及了。」
    白開心不等他話說完,已從地上跳了起來,就像是匹被人在屁股上砍了一刀的野馬,
風也似的遠去。
    小魚兒瞧著他去遠,哈哈笑道:「人人害怕的「十大惡人」,原來也是容易上當的。」
    起更前,小魚兒又回到那閣樓上。
    羅九、羅三兄弟果然都不在,慕容九正坐在地氈上,手裡提著個無錫泥娃娃慢聲低
唱道:「小寶貝,快快睡,窗外天已黑,小鳥回家去,烏鴉也休息……」
    小魚兒笑了笑,接著唱道:「到天亮,出太陽,又是鳥語花香……」
    慕容九頓住歌聲,茫然瞧了他半晌,吶吶道:「你是誰,我不認得你。」
    小魚兒柔聲笑道:「你忘了麼?我就是昨天教你如何去打跑心裡那惡魔的人。」
    慕容九道:「呀原來是你,你模樣看來怎地有些變了?」
    小魚兒故意悄聲道:「我為了怕惡魔來找我,所以故意扮成這樣子,好教他找不著,
你可千萬不要對別人說。」
    慕容九連連點頭道:「我知道,我懂得,那惡魔厲害得很,千萬不能被他找著。」
    小魚兒笑道:「我知道你會懂的,你是個很聰明的女孩子。」
    慕容九嫣然一笑,她憂鬱的臉上出現笑容,就像陰沉的天氣裡突然出現了陽光,鮮
艷的花朵也在這一瞬間開放。
    小魚兒瞧了兩眼,心裡竟似有些異樣的感覺,他立刻知道不能再瞧下去了,趕緊道:
「現在,我要帶你去一個地方,不久你就可以瞧見比我本事還大,能幫你趕走那惡魔的
人了。」
    也不知怎的,慕容九竟對他順從的很,立刻就站了起來,走了兩步,眨了眨眼睛忽
然又道:「那麼……你暱?」
    小魚兒苦笑了笑,道:「以後,你只怕就瞧不見我了。」
    慕容九立刻停下腳步,道:「若是以後瞧不見你,我就不走了。」
    小魚兒愣了愣,心裡也不知道什麼滋味,趕緊大聲道:「你心裡那惡魔被趕走之後,
你自己也不會願意再見著我的,那時,會有許多別的人天天陪著你。」
    慕容九想了想,道:「那麼,就讓這惡魔待在我心裡吧。」
    小魚兒鼻亍竟像是有些酸了起來,大聲笑道:「傻孩子,你難道想一輩子這樣嗎?」
    慕容九凝目瞧著他,咬著嘴唇道:「這樣其實也沒什麼不好,何況,只要你天天來
陪著我,你也可以將那惡魔趕走的,是麼?」
    小魚兒揉了揉鼻子,板著臉道:「你這樣不聽話,我怎會來陪你。」.
    慕容九垂下了頭,幽幽道:「你一定要我去,我就去,但是你……」
    小魚兒終於忍不住歎了口氣,道:「只要你記得今天的話,我以後還是會去瞧你的……」
    小魚兒替慕容九披起了件長大的披風,走到段宅後園的小門外時,段三姑娘早已在
那裡等著了。
    她的眼睛閃著光,一顆心跳個不停,身子雖然正冷得發抖,但一張臉卻在發燒,燒
得連耳根都紅了。
    她遠遠就瞧見小魚兒了,狂喜著迎了上去,到了小魚兒面前才發現小魚兒身後竟還
有個人。
    她一顆心立刻沉了下去,咬著嘴唇道:「你……你不是一個人來的。」
    小魚兒也不知究竟是真的不懂她心裡的感覺,還是裝著不懂,揚起了眉毛,瞧著她
嘻嘻一笑道:「我本來就沒有說要一個人來呀!」
    三姑娘這時才瞧見他的臉,失聲道:「你……你是什麼人?」
    小魚兒笑道:「你方才能認出了我,現在怎地又不認得了。」
    三姑娘已聽出了他的聲音,但還懷疑著,吶吶道:「方纔我只是感覺……感覺到是
你來了,但你的臉……」
    小魚兒壓住聲音,道:「我有件密的事要做,所以不能不扮成這樣子,你可千萬莫
要告訴別人,這件事只有你一個人知道。」
    他雖然根本沒有說出「這件事」是什麼事,但他知道少女們一聽到只有自己一個人
知道她心愛男人的秘密時,別的事就再也不會追究了。
    三姑娘果然又愉快了起來十小魚兒畢竟對她不錯,否則又怎會將這沒有人知道的密
告訴她。
    她立刻也壓低聲音,道:「你放心,絕不會告訴別人的。」
    小魚兒皺起了眉頭,道:「但這件事,我還需要人幫忙。」
    三姑娘急忙問道:「我能幫忙麼?」
    小魚兒道:「我本來可以找別人的,但是你……你若肯幫忙,那當然再好也沒有。」
    三姑娘更開心了,道:「我早就說過,無論你要我做什麼事,我都答應你。」
    她心愛的男人不找別人幫忙,只找她,可見對她確實和別人不同,她簡直開心得要
死。
    小魚兒瞧她的神色,知道事情已絕不會有問題了,這才沉聲道:「其實,這件事也
並沒有什麼困難,只要你將這人帶到你屋裡,等到三更時,才悄悄將她放到江別鶴屋裡,
找個地方藏起來。」
    三姑娘道:「這容易得很,我一定能做到。」
    小魚兒道:「但你卻要記住兩件事,第一,你千萬不能讓任何人瞧見她,第二,你
必須要在准三更時才將她藏好,千萬不能太早,更不能遲。」
    三姑娘笑道:「你放心,我絕不會誤事的。」
    她這時才留意到慕容九?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