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五十一章 裝傻裝瘋

    羅九兄弟了愣了愣,指了指那閣樓,道:「兄台今夜難道不睡在上面?」
    小魚兒走出了門,回頭笑道:「那上面有蜘蛛,我睡不著,還是明天再來吧……若
有江玉郎的消息,兩位千萬莫忘了為我打聽打聽。」
    羅九瞧著他揚長而去,喃喃道:「蜘蛛?蜘蛛……你瞧這小子是否有些毛病?」
    羅三道:「他有個見鬼的毛病,他這不過是在裝瘋扮傻,你我可莫要陰溝裡翻船,
利用他不成,反被他利用了。」
    羅九格格笑道:「這小子雖是一肚子壞水,但比起咱們來又如何?」
    羅三大笑道:「天下的壞人雖多,又有誰比得上咱們?」
    這時夜已很深,羅九兄弟的居處本就極為偏僻,此刻已無人跡。小魚兒在街道轉了
兩個圈子。
    只見這附近一帶,大都是平房,除了那小閣樓外,只有東面五六丈外有座樓房,高
出屋脊。
    小魚兒踱了過去,繞著牆角,又兜了個圈子,等到這樓房燈火全都熄滅,他輕輕一
躍而上,在屋脊背後的黑暗處伏了下來。
    天上月明星稀,地上人聲靜寂,遠遠望去,那小閣樓窗戶半開,燈火朦朧。慕容九
正托著香腮坐在燈畔,幽幽的出神。
    突然間,只聽衣袂帶風之聲輕響,一條黑衣人影,鬼魅般掠上屋脊,也伏到屋脊上,
向閣樓那方遙望。
    小魚兒暗笑道:「不出我所料,果然來了!」
    慕容九在那邊想得出了神,這人影在這裡也瞧得出了神,竟全未發覺還有人在旁邊
瞧著他。
    只見他一雙黑多白少的眸子在夜色中閃閃發光,但全身上下除了這雙眼睛外,別的
地方都在
    黑暗中。
    這人竟是黑蜘蛛。
    他平那般靈動的目光,此刻竟似蒙著一層迷惘……一片惆悵,他就這樣癡癡的瞧著,
靜靜的伏在星光下,也不管露水濕透他衣裳。
    小魚兒突然「噗哧」一笑,道:「如此星辰如此夜,為誰風露立中宵?」
    話聲未了,黑蜘蛛已到了他面前,輕叱道:「誰?」
    小魚兒笑道:「除了我還有誰?」
    黑蜘蛛目光閃電般一轉,終於鬆懈下來,道:「又是你!」
    小魚兒笑道:「兩地阻隔,不過五丈,閣下為何不一掠而去?」
    黑蜘蛛笑道:「我……我豈是為了她來的?」
    他面目雖不能見,但語聲已頗不自然。
    小魚兒卻不說破,反而笑道:「你不是為了她,是為誰?」
    黑蜘蛛道:「自然是那姓羅的兄弟兩人。」
    小魚兒笑道:「哦,是麼?」
    黑蜘蛛道:「這兄弟兩人身世詭秘,行動異常,我暗中綴著他兩人,已有兩……三
個月了,為的就是要揭破他的密。」
    小魚兒道:「這羅九兄弟的事,值得你來管麼?」
    黑蜘蛛冷笑道:「江湖之中,無論是黑白兩道,無論善人惡人,都是這兄弟兩人要
害的對象,這兩人竟似要挑撥得天下武林中人全都自相殘殺,好讓他們坐收漁利,到目
前為止,已不知有多少人死在他們手上。」
    小魚兒道:「哦!」
    黑蜘蛛道:「你可知道兩個月前渤海幫與黃海幫的火拚?一個月前嶗山幫與快刀門
的惡鬥?這兩場流血殘殺,就全都是他兄弟兩人挑撥出來的!」
    小魚兒道:「既是如此,你為何還不出手?」
    黑蜘蛛道:「一來是我拿不著他們的證據,二來他所害的那些人,也全不是好東西,
三來我心想揭破他們的底細再出手?」
    小魚兒道:「你猜他們會是誰呢?」
    黑蜘蛛道:「我本來疑心他們乃是「十大惡人」中之一,後來……我調查之後,才
知道「十大惡人」中,並沒有這兩個人。」
    小魚兒笑了笑,道:「也許沒有……但……如此說來你並非為著那位姑娘了。」
    黑蜘蛛默然半晌,道:「也並非完全沒有關係。」
    小魚兒道:「你可知道她是誰?」
    黑蜘蛛歎道:「我只知道她是個可憐的女孩子,不幸落人了這惡徒的手裡。」
    小魚兒道:「所以你要保護她?」
    黑蜘蛛道:「天下的可憐人,我都要保護的。」
    小魚兒道:「既是如此,你為何不將她救出來帶走?」
    黑蜘蛛發亮的眼睛突然黯了下來,中卻大笑道:「你可知道我過的是怎麼樣的生活?……
    我終年流浪,居無定所,吃了上一頓,遠不知下一頓在那裡,今天晚上活過了,也
不知道明天是否能活下去,我活著沒有家,死也不知要死在那裡?」
    小魚兒道:「以你的本事,你本可活得舒舒服服的,是麼?」
    黑蜘蛛道:「但我既已選擇了這種生活,就只有過下去,到現在是想改也無法改了……
就算我自己不想再過這種日子,別人也不許……」
    他握緊拳頭,嘶聲道:「像這樣的生活,她是萬萬不能過的!」
    小魚兒淡淡一笑,道:「只要你喜歡她,她也喜歡你,就算過再苦的日子,也是開
心的。」
    黑蜘蛛目中射出了淒厲的光,慘笑道:「誰說我喜歡她!像我這樣的人,不配喜歡
任何人!也不能……」
    小魚兒歎道:「我本來以為你連血都是冷的,但現在……現在我才知道你其實是個
多情的人!」
    黑蜘蛛霍然站了起來,叱道:「你小小年紀,懂得什麼,不准再說了。」
    小魚兒笑道:「別人說出了心事,也不必這麼凶呀!」
    黑蜘蛛了他半晌,突然大笑起來,拉起他的手,道:「我近來又結交了個朋友,今
天買了兩壺的酒,燒了一鍋好肉,我請你也去吃他一頓如何?」
    小魚兒笑道:「好,能做你朋友的人,想必也有趣的很。」
    兩人急掠了一陣,小魚兒始終跟在黑蜘蛛身後。
    黑蜘蛛回首笑道:「近來你功夫倒精進的很。」
    小魚兒笑道:「好說好說。」
    黑蜘蛛道:「我交的另一個朋友,也文武全才,樣樣精通,你瞧見他必定也是歡喜
的。」
    小魚兒道:「哦!他叫什麼名字。」
    黑蜘蛛笑道:「有才能的人,也並非一定全都有名!他姓古名叫月言,雖是無名之
輩,但卻比那些成名人物強勝何止萬倍。」
    說話之間,已掠出城,只見前面一片樹林,隱隱火光閃動,走到近前,便可瞧見一
個荒廢的祠堂。
    火光,便是自荒祠中出來的。
    到了這裡,已可嗅著一陣陣撲鼻的肉香。
    小魚兒道:「看來你那朋友非但文武全才,而且還是個好廚子。」
    黑蜘蛛道:「江湖中的浪子,除了偶而大吃一頓之外,還有什麼別的享受?」
    兩人一掠入林,只見荒祠中旺旺的生著一堆火,火上吊著個大鐵鍋,鍋裡肉香正濃,
鍋旁碗筷已備,碗裡也倒滿了酒,但卻瞧不見人。
    黑蜘蛛四下瞧了瞧,高聲喚道:「古老弟……古老弟,我又為你帶來個朋友,快來
見見。」
    小魚兒笑道:「看來你這好做人大哥的脾氣,還是改不了。」
    只聽黑蜘蛛喚了一陣,四下卻無回應,他又出去找了一圈,也找不著人,索性坐了
下來,笑道:「我這古老弟屁股是尖的,永遠坐不住,此刻也不知野到何處去了,咱們
也不必客氣,先吃了再說吧。」
    小魚兒早已舉起筷子,笑道:「正合我意。」
    但他只吃了一塊肉,就放了筷子,嘴也不動了,竟似還未將那塊肉下去,那邊黑蜘
蛛卻早已七……八塊下了肚。
    吃到第十來塊時,就用一大嘴酒將嘴裡的肉衝下肚子,這才抬頭瞧著小魚兒,裂嘴
笑道:「這肉又鮮又嫩,滋味可真不錯,你為何不加緊動筷子?」
    小魚兒卻將嘴裡的肉吐在地上,道:「這肉吃不得。」
    黑蜘蛛臉色一沉,道:「為何吃不得?這肉可不是偷來的。」
    小魚兒突然一笑,道:「你可知道這是什麼肉嗎?」
    黑蜘蛛驚呼一聲,剛吃進去的一塊肉立刻吐了出來,失聲道:「你說什麼?」
    小魚兒道:「老實告訴你,我是在「惡人谷」長大的,這肉若不是從剛死的人身上
割下來的,我就吃下我的鼻子。」
    他等著來瞧黑蜘蛛將吃進去的肉嘔出來,那知黑蜘蛛反而大笑道:「如此說來,煮
這肉的莫非是李大嘴麼?」
    小魚兒道:「也許就是他。」
    黑蜘蛛道:「嗯,不錯,古月言這……「古月言」豈非就是「胡說」,他早已告訴
我他是「胡說」我居然到現在才想起來。」
    小魚兒道:「你不想吐!」
    黑蜘蛛笑道:「既已吃下去,吐也無用了。」
    小魚兒道:「你還笑得出?」
    黑蜘蛛大笑道:「能和李大嘴這種人交交朋友,豈非是件有趣的事,無論他是好是
壞,總算是個角色,江湖中像這樣的角色可不多。」
    小魚兒心裡不禁暗暗讚美!「這人倒買脫得很,絕不會裝腔作勢,教人噁心。」中
道:「但這位「胡說先生」卻也並非一定是李大嘴。」
    黑蜘蛛道:「不是李大嘴是誰?」
    小魚兒道:「我還知道一個人,他裝作李大嘴,也許正是要你吃人肉,然後再吐得
瞞地都是,只要你上了當,他就開心……」
    說到這裡,語聲突然頓住,低聲道:「也許他還不止要你吐,也許他還另有陰謀。」
    黑蜘蛛刷地將面具拉了下來,冷冷道:「外面的朋友!既然來了,為何還不進來?」
    小魚兒的耳朵雖靈,黑蜘蛛的耳朵也不錯!話聲未了,荒祠外已有一條人影飛掠進
來。
    閃動的火光中,只見這人窈窕的身子,穿著件比火還紅的衣裳,發光的眼睛裡,也
充滿了怒火。這人竟是小仙女。
    三更半夜,小仙女竟會跑到這荒祠來,小魚兒雖未免吃了一驚,但卻仍然不動聲色,
坐在那裡。
    黑蜘蛛顯然也未想到闖進來的會是個年輕的美女,也驚得愣住了,小仙女更未將這
兩人瞧在眼裡。
    她掌中劍一揮。竟以那纖細的劍尖挑起了沉重的鐵鍋,將鍋裡的肉全都潑在地上只
見金光一閃肉鍋裡竟有只女子用的金釵。
    小仙女立刻尖聲叫了起來,門外又有一人躍入,卻是顧人玉,小仙女撲在他身上,
嘶聲道:「宛兒的金釵……宛兒的金釵果然在鍋裡。」
    顧人玉一隻大眼睛狠狠的瞪著小魚兒,厲聲道:「你說!這鍋裡是什麼?」
    小魚兒倒真未見過這大姑娘般的少年如此凶狠,知道他必定動了真怒,也知道鍋裡
煮的這人必定和他們有些關係。
    但小魚兒卻想不通他們怎會尋到這裡來的,又怎會知道肉鍋裡有只金釵,他心中生
疑,中卻笑道:「你說鍋裡的是什麼?」
    顧人玉臉漲得通紅,卻說不出話來。
    只聽一人緩緩道:「世上肉食眾多,兩人為何偏嗜人肉,同類相食,兩位難道連畜
牲都不如麼?」
    這人雖在罵人,但嘴裡卻絕不吐半個髒字,而且語氣也是平平和和,竟像是與人閒
話家常似的。
    隨著話聲,兩個人緩緩走了過來,目中雖有怒氣,神情也從容,正是那南宮柳與秦
劍。
    小魚兒還是笑嘻嘻道:「你說我們在吃人,但你們又怎會知道的,莫非是有人告密?」
    秦劍還未答話,小仙女已撲了過來,跺腳罵道:「自然有人要告密,你們做出這種
天理不容的事,誰能看得過去。」
    南宮柳緩緩道:「像宛兒那般聰明可愛的女子,男子正當萬般珍惜才是,兩位卻將
之煮而食之,豈非焚琴煮鶴大煞風景。」
    小仙女忍不住大喝道:「這種人你還和他們多說什麼……」
    南宮柳還是緩緩道:「事已至此,兩泣還有什麼話說。」
    黑蜘蛛霍然長身而起,厲聲道:「在下還有話說……」
    秦劍目光一閃道:「閣下莫非就是江湖傳言中的黑蜘蛛。」
    黑蜘蛛道:「正是!」
    秦劍皺眉道:「看來江湖傳言,終不可信,不想黑蜘蛛竟是你這樣的人物。」
    黑蜘蛛大聲道:「江湖傳言雖不可信,密告之言更不可聽,我且問你,若非親手煮
肉的人,又怎會知道這金釵在鍋裡口」
    秦劍……南宮柳對望了一眼,南宮柳緩緩道:「閣下的意思,莫非是說此事乃是別
人故意做來嫁禍於你的?」
    黑蜘蛛道:「自是如此。」
    南宮柳緩緩點了點頭,道:「這話也道理。」
    小仙女跺腳道:「二哥,你要放過他們,我可不能放過他們,這難道不可能是別人
在暗中瞧見他們殺人煮肉,而來告密的。」
    南宮柳道:「那自然也有可能。」
    小仙女大聲道:「宛兒既然可能是被他們殺來吃的,九妹自然也……也……」她語
聲突然哽咽,竟再也說不下去。
    秦劍目光灼灼的瞪著小魚兒與黑蜘蛛,沉聲道:「此事雖有可疑,但兩位若不能拿
出證據證明無辜,今日只怕得請兩位隨我等回去了。」
    黑蜘姝冷笑道:「閣下說話倒客氣的很,叫我隨閣下回去也無妨,只是閣下也要拿
出證據來,憑什麼要帶我回去。」
    小仙女厲喝道:「這金釵難道還不是證據!你還想賴?」
    黑蜘蛛眼睛一瞪,還未說話,那知小魚兒竟突然嘻嘻笑道:「我幾時賴過。」
    小仙女一劍已待刺出,聞言倒不禁愣了愣,道:「你承認了?」
    小魚兒向小仙女笑嘻嘻道:「你說的那九妹,可是位眼睛大大、瞼色蒼白,約莫十
八、九歲,平日喜歡穿淡綠衣衫的姑娘?」
    小仙女顫聲道:「你……你……你將她怎麼樣了?」
    小魚兒大笑道:「我己將她怎樣,這還用說麼?」
    黑蜘蛛大駭道:「這小子瘋了,滿嘴胡說八道。」
    小魚兒笑道:「這又有什麼大不了的事,你怕什麼?」
    南宮柳與秦劍就算再沉得住氣,此刻面上也不禁變了顏色。
    小仙女跳起腳道:「你聽,你聽……他自己都承認了!」
    她又哭又叫,還未忘了出手,「刷」的一劍,毒蛇般刺出,那邊顧人玉更是眼睛都
紅了,狂吼一聲,擊出了三拳。
    這三拳一劍,自然都是向小魚兒致命處下的手,劍如閃電,拳似雷霆,左右夾擊間
不容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