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四十九章 意料之外

    這間屋子乃是間小小的閣樓,但佈置得卻極為精雅,厚厚的地毯上織著琉璃的花紋,
人走在上面,絕不會發出絲毫聲音。
    小魚兒這時才有空四下打量,只見桌上擺著些奇異而貴重的珍玩,壁上也接著精巧
的飾品。有的是黃金鑄成的小刀小劍,有的是白玉塑成的小人小馬,還有些醜惡的怪獸
妖魔,美麗的仙子神女。
    羅九笑道:「兄台看這屋子如何?」
    小魚兒道:「這究竟是誰的屋子,你就隨意闖了進來。」
    羅九笑道:「這就是蝸居。」
    小魚兒駭了一跳,道:「這就是你的家?你不怕江別鶴找來?』羅九笑道:「兄台
大可放心,小弟這居處,是誰也不知道的。」
    小魚兒笑道:「你倒真是深謀遠慮,居然在這裡也佈置了一個這樣的地方……」
    羅九道:「此處雖乃我兄弟所有,但卻非我兄弟佈置的。」
    小魚兒道:「哦?」
    羅九神秘地一笑,道:「佈置此地的人,兄台見了,必定極感興趣。」
    小魚兒道:「為什麼?」
    羅九笑道:「只因她乃是絕世的美人。」
    小魚兒大笑道:「美人……我見了美人就頭疼得要命。」
    羅九笑道:「兄台雖然無視於美色,但是她……她卻和別人不同,她不但美,而且
還帶著一種說不出的神秘之感,想來必定會合兄台的脾胃。」
    小魚兒笑道:「所你說得這麼妙,我倒也想瞧瞧了。」
    羅九拉了拉繫鈴的繩索,笑道:「兄台立刻就可以瞧見了。』小魚兒道:「能佈置
出這種地方的人,想來必定有些和別人不同之處……。。」心念一轉,突然改變話題,
道,「江別鶴他可是還住在那破屋子裡麼?」
    羅九笑道:「雖然還是那地方,但屋子卻已不破了。」
    小魚兒道:「他不是不願別人為他修建的麼?如今為何又改變了主意?」
    羅九道:「但這次是花無缺為他修建的,而且花無缺自己也住在那裡。』小魚兒歎
道:「不想花無缺居然被這種人纏上了,我倒真有些為他可惜」
    羅九賠笑道:「江別鶴外表做得那麼仁義,不知他真面目的人,誰不願和他結交為
友?花無缺武功雖然不錯,但究竟少年無知」……」
    小魚兒冷笑道:「花無缺聰明內蘊,深藏不露,你若以為他少年無知,那你就是無
知了。」
    羅九目光閃動,道:「兄台莫非與花無缺相知頗深?」
    小魚兒微微笑道:「你知不知道這句話!對一個人瞭解最深的,常常是他最大的仇
人!」
    他突然感覺到身後一種異樣的感覺,霍然回頭……一個人幽靈般站在他身後,燈光,
正照著她的臉。
    這果然是張絕美的臉,她柳眉輕顰,大大的眼睛裡,像是瀰漫著煙霧。
    她眼睛瞧著小魚兒,卻像是沒有瞧著小魚兒,她雖然好生生站在那裡,但看來卻像
是在做夢。她赫然竟是慕容九。
    小魚兒一眼瞧過,也不禁瞧得呆了。
    羅九卻像是沒有留意到他神情的改變,卻笑道,「這位夢姑娘,就是佈置此間的人。」
    小魚兒道:「夢姑娘?」
    羅九道:「我瞧見她的時候,她就是這樣子,迷迷糊糊的一個人東逛西走,我問她
願不願意跟我回來,她笑嘻嘻地點了點頭,我問她叫什麼名字,她還是笑嘻嘻點了點頭……
唉,她整天像是在做夢似的,所以就叫她夢姑娘。」
    小魚兒自然知道她受的是什麼刺激,為何會變得如此模樣,但他卻只是輕輕歎了口
氣,道:「夢姑娘……這名字倒不錯。」
    羅九瞧了他兩眼,忽然道:「兄台莫非認得她?」
    小魚兒道:「你瞧她可認得我麼?」
    慕容九眼中一片迷霧,像是什麼人都不認得。
    羅九笑道:「兄台自然不會認得她的,只是……兄台你瞧她怎樣?」
    小魚兒眼珠子一轉,道:「我說好又有什麼用,你難道捨得將她送給我?」
    羅九笑道:「兄台既然已與在下結盟,在下所有之物,便是兄台所有之物,何況我
兄弟又老又懶又胖,兄台總該知道,這老、胖、懶三個宇,正是好色的最大剋星吧。」
    小色兒大笑道:「你既如此慷慨,我倒也不便客氣了。」
    突聽笑聲起自窗外,一人穿窗而入,正是羅三。
    羅九道:「你怎地也回來了?那江別鶴可曾懷疑到我?」
    羅三笑道:「他自然做夢也不會懷疑到你我身上,此刻鐵無雙已死,趙香靈更駭得
千依百順,唯命是從,他嘴裡不說,心裡早高興得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小魚兒突然道:「死了的那人並不是唯一的人證。」
    羅九、羅三對望了一眼,同時道:「還有誰?」
    小魚兒道:「你莫忘了,還有他兒子江玉郎。」
    羅九道:「但江玉郎又怎會揭穿他老子的陰謀?」
    小魚兒懶懶地一笑,道:「我也許會有法子的。」
    他長長打了個哈欠,整個人從椅子上溜了下來,倒在那又軟又厚的地毯上,喃喃地
道:「溫暖的太陽,遼闊的大草原……這地毯真像是那草原上的長草,又輕,又軟,又
暖和,人若能在上面舒舒服服的睡上個三天三夜,只怕就應該是非常滿足的了。」
    羅九笑道:「兄台只管睡吧,在這裡,絕不會有什麼人來打擾的。」
    一個人若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睡得著,這人真是非常有福
    氣……小魚兒無疑是有福氣的。
    他也不知睡了多久,醒來的時候,燭火已死了,像是白天,但厚厚的窗掩住日色,
屋裡的光線朦朧。朦朧中,有一雙亮晶晶的眼睛正在凝注著他。
    小魚兒躺在那裡,動也沒有動。
    他瞧見慕容九就坐在他身旁的地毯上,像是剛剛坐下來,又像是自昨夜起就一直坐
在那裡。
    小魚兒也睜開了眼睛瞧著她,竟不覺瞧得癡了,他沒有說話,自然更沒有期望她說
話。
    哪知幕容九竟突然道:「我好像在什麼地方瞧過你,我好像認得你。」
    小魚兒的心─跳,道:「你認得我?」
    慕容九道:「嗯。」
    小魚兒道:「你可記得在什麼地方瞧見過我?」
    慕容九歎道:「我已記不清了……我只是有這種感覺。」
    小魚兒笑了,轉著眼珠子,道:「你可記得你自己麼?」
    慕容九突然雙手捧著頭,道:「我也不記得,我不能想,我一想就頭痛。」
    小魚兒道:「那你就不要想吧,你最好不要想,想起來反而不好。」
    慕容九道:「你。……』你莫非知道我以前是誰?」
    小魚兒笑道:「我也記不清了,我只知道,你現在這樣子,比以前可愛得多。」
    還是夏天,小室中熱得令人懶洋洋的提不起精神,雖然沒有風,空氣中卻有一陣淡
香傳來。
    小魚兒一覺睡醒,全身都充滿了過剩的精力,他瞧著那圓潤的、瑩白的足踝,竟不
覺連想起那日在冰室中她赤裸的胴體……在這煥熱的夏日黃昏裡,他突然興起了一種邪
惡的感覺。
    他突然笑道:「但你無論如何,還是想知道自己以前是什麼樣子,是麼?」
    慕容九道:「我假如能想起以前的事,就算立刻死了都願意。」
    小魚兒道:「好,你先脫光,我替你想法子。」
    幕容九眼睛睜得更大,顫聲道:「脫……脫光衣服。」
    小魚兒道:「你一定是遇著了什麼可怕的事,才變得這樣子,只因那件事的恐怖,
現在還像惡魔似的盤踞在你身體裡。」
    慕容九輕輕點著頭,道:「嗯。」
    小魚兒道:「所以,你要想起以前的事,就得先將身體裡的惡魔趕走,你要趕走這
惡魔,就得先解除一切束縛。」
    慕容九像是聽得癡了,不斷地點著頭。
    小魚兒笑嘻嘻地道:「衣服就是人最大的束縛,你先脫光衣服,我才可以幫你把惡
魔趕走,這道理簡單得很,你總該聽得懂,是麼?」
    慕容九道:「但……。但……」
    小魚兒的手已摸到她的足踝,笑道:「你聽我的話,絕不會錯的……」
    他話未說完,慕容九突然跳了起來,手裡已多了柄精光閃閃的匕首,直逼著小魚兒
的咽喉。
    小魚兒失聲道:「你這是幹什麼?我不是在幫你的忙麼?」
    慕容九緩緩道:「有人告訴我,無論誰想碰我的身子,我就該拿這把刀對付他。」
    小魚兒眼珠子一轉,喃喃苦笑道:「難怪羅家兩兄弟不敢碰你……難怪他們要將你
送給我。」
    慕容九道:「你說什麼?」
    小魚兒道:「你可認識他們麼?」
    慕容九道:「我好像不認識。」
    小魚兒道:「但你卻認識我,你為什麼不相信我而相信他們呢?」
    慕容九低著頭想了想,匕首已跌落在地毯上。
    小魚兒一把將她拉了下來,壓在她身上,慕容九完全沒有反抗,小魚兒的手已拉開
了她的衣襟,嘴裡自言自語,喃喃道:「假如一個人差點殺死你,你無論對她怎樣,也
不能算說不過去吧。」
    他的嘴在說話,手也在動。
    突聽一人冷冷道:「不可以!」
    小魚兒一驚,那厚厚的窗後,已飛出一條銀絲,毒蛇般纏住了他的手,以小魚兒此
刻的武功,竟沒有閃開,竟沒有掙脫。
    接著,一條瘦小的人影,鬼魅般自窗裡飛了出來,直撲小
    魚兒,小魚兒一個觔斗翻了出去,反手去扯那銀絲。
    那又細又長的銀絲,雖被他扯得筆直,他竟扯不斷。
    他自然也瞧清了那瘦小的人影,全身都被一件黑得發光的衣服緊緊裹住,一張臉也
蒙著漆黑的面具,只留下一雙黑多白少的眸子,這雙陣子不停地眨動,看來就好像鬼臉
窺人,也說不出有多麼詭秘恐怖。
    小魚兒失聲道:「你是黑蜘蛛!」
    黑蜘蛛身形已展,硬生生又自頓住,冷冷道:「你起誰?竟認得我!」
    小魚兒笑道:「黑老弟,你難道不認得我了?」
    黑蜘蛛眼睛一亮,道:「呀,是你!你竟會變成這模樣?」
    小魚兒笑嘻嘻道:「你不願意以真面目示人,我難道就不能變變面貌麼?」
    黑蛛蜘目光灼灼,道:「一個人在做如此卑鄙的事的時候,被我撞見,居然還能笑
嘻嘻地對我說話。……像這樣的人,除了你之外天下只怕沒有第二個。」
    小魚兒笑道:「這又怎能算卑鄙的事「……只要是年輕力壯的男人,誰都可能做出
這樣的事來。」
    黑蜘蛛瞪著眼瞧著他,似乎在奇怪!一個人做出這樣的事後,怎麼還能如此理直氣
壯,竟像是真的絲毫沒有惡意。
    小魚兒接著笑道:「何況,這種事本來就沒什麼的,只有一個存心齷齪的人,才會
將它瞧得變了樣,像我這樣的人,做了它固然不會覺得難受,不做它也不會覺得難受的。」
    黑蜘蛛突然笑了,道:「像這種胡說八道的話,自你嘴裡說出來,竟一點不令人覺
得可惡,這是什麼道理呢?」
    小魚兒道:「這因為我根本不是個可惡的人呀。」
    突聽門外一陣腳步聲傳來,黑蜘蛛身形一閃,又到了窗後,銀絲也跟著飛了回去。
    小魚兒就站在那裡,嘴裡卻發出沉沉的鼻息,那人似乎在門外聽了半晌,然後,腳
步聲又退了回去。
    但拉開窗,黑蜘蛛卻不見了。
    窗外日色將落未落,猶未黃昏,小魚兒喃喃道:「白天,還是白天,這黑蜘蛛在大
白天裡就能飛簷走壁,來去自如,難怪江湖中人都將他當做怪物。」
    慕容九癡癡地站在那裡,輕輕道:「你也覺得他奇怪?」
    小魚兒轉過頭,盯著她,道:「給你那把刀的,就是他?他難道不怕被人發覺?」
    慕容九咬著嘴唇,像是想了許久,才慢慢道:「他們雖然也懷疑有人常在附近,但
想盡方法還是瞧不見他的人影,他來的時
    候,總是只有我單獨一個人。」
    小魚兒皺了皺眉頭,道:「他常來看你,他常在附近。……』莫非他也對這羅家兄
弟起了懷疑?這兄弟倆能令這種人花如此多工夫在他們身上,究竟是什麼樣的身份?」
    他低著頭兜了兩個圈子,猛抬頭,便瞧見慕容九竟已脫光了衣服,赤裸裸地站在那
裡。
    朦朧中,她青春的胴體,就像緞子似的發著光,她修長而堅實的雙腿,緊緊併攏著,
她柔軟的胸膛,悄然挺立……穿著衣服的慕容九,看來雖是那麼纖弱,但除卻衣服,她
全身每一寸都似乎含蘊著懾人的成熟魅力。
    這是小魚兒第二次瞧見她赤裸的胴體,第一次是在那充滿了詭秘意味的冰室中,而
此刻……小室中香氣迷濛,光影朦朧,空氣中似乎有一種逼人發狂的熱力,小魚兒額上
不覺迸出了汗珠,喉嚨也乾燥起來,嗄聲道:「你這是幹什麼?」
    幕容九癡癡地瞧著他一步步走了過來,道:「我要你幫我趕去身子裡惡魔」。」
    小魚兒大聲道:「你身子裡並沒有什麼惡鬼,我那是騙你的。」
    慕容九道:「我知道有的,『它』現在已經在我身子裡動了,我已可感覺得出。」
    她癡癡地笑著,雪白的牙齒就像是野獸般在發著光,她蒼白的面頰已嫣紅,她眼睛
裡也發出了異樣的光。
    小魚兒竟不覺後遲了半步,大叫道:「胡說,快穿起衣服來,否則……」
    慕容九道:「我不穿衣服,我要你幫我……」
    她突然撲到小魚兒身上,兩手兩腳,就像是八爪魚似的緊緊纏住了小魚兒,於是兩
人一起倒在地上。
    她冰冷的身子,突然變得火山般灼熱,嘴唇狠命壓著小魚兒的臉,胸腔喘息著,小
魚兒手掌輕輕撫著她光滑的背脊。
    他突然掀起幕容九的頭髮,將她壓在下面,然後抽過條毯子,將她裹粽子似的裹了
起來,緊緊綁住。
    慕容九眼睛裡滿是驚駭之色,嘶聲道:「你。……你為什麼這樣?」
    小魚兒笑嘻嘻地瞧了她一眼,又提起她脫下來的衣服瞧了瞧,將桌上一壺冷茶,慢
慢地從她頭上淋下去,笑嘻嘻道:「記著,女孩子不可隨便脫衣服的,她至少也該等男
孩子替她脫,下次你若再這樣,看我不打你的屁股!」
    慕容九被冷茶淋得幾乎喘不過氣來,大聲道:「你這惡棍,放開我……。」
    小魚兒不再理她,將倒干了的茶壺用她的衣服包住,輕輕放在她胸膛上,推開門,
「咚、咚、咚」走下了閣樓。
    小魚兒在樓下走了一遍,只瞧見兩個呆頭呆腦的傻丫頭,卻找不著那羅九和羅三兄
弟兩個人。
    小魚兒走進了廚房,洗了個臉,又用昨天剩下來的材料,將自己的臉改成另一副樣
子,才大搖大擺地走出去。
    這房子竟在鬧市之中,小魚兒在街頭的成衣鋪買了套新衣服換起來,又在旁邊的酒
樓痛痛快快吃了一頓,抬頭仰望天色,笑道:「天快黑了,我活動的時候又快到了……。」
    他對自己方才做的那件事覺得很得意,此刻全身都痛快得很,充滿活力,只覺不好
好幹一場,未免太對不起自己。
    這時天色已將入暮,小魚兒走到那藥鋪去逛了一圈,還買了個紫金錠,藥鋪裡果然
沒有一個人認得他。於是,小魚兒直奔郊外他本想先到段合肥家去的,但臨時又改變了
主意,只因他瞧見有許多武林人物匆匆出城,想來是趕到天香塘去的。
    要知「愛才如命」鐵無雙成名數十年,數十年來,蒙他提拔、受他好處的人也不知
有多少。
    小魚兒遠遠便瞧見,「地靈莊」裡燈火輝煌,人影幢幢,偌大的庭院裡,幾乎已擠
滿了各色各樣的人物。
    莊門外,也停滿了各色各樣的車馬,小魚兒匆匆走過去,突又停下腳步,馬群中有
匹馬嘶聲分外響亮,竟像「小仙女」的胭脂馬。
    「小仙女」張菁莫非也來了?!
    小魚兒嘴角不禁泛起了微笑:「這兩年來,她怎樣了?是不是還像以前一樣,穿著
火紅的衣服,騎著馬到處跑來跑去?到處用鞭子打人?」
    他實在想瞧瞧那又刁蠻、又潑辣、又兇惡、又美麗的小女人,這兩年來,她至少總
該長大了些,卻不知是否比以前懂事了些。
    但院子裡的人實在太多,小魚兒東張西望,非但沒瞧見她的影子,簡直連一個穿紅
衣服的姑娘都沒瞧見。
    「她若來了,必定搶眼行很,我怎會瞧不見她?像她這種人在十萬個人裡也該被人
一眼就瞧出來的。」
    小魚兒暗中嘀咕,心裡竟不禁有些失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