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四十六章 計中之計

    這時那花無缺才自轎中縮回頭來,原來那轎中正是鐵心蘭,他已將解藥餵入鐵心蘭
嘴裡。
    如此生吞解藥,藥力雖不能完全發揮,但總可稍解毒性,再加上花無缺以高深的內
力相助,果然過了一會兒,轎中便有呻吟聲傳了出來。
    花無缺鬆了口氣,緩緩轉過身子,目光緩緩自眾人面上掃過,那目光正如厲電一般,
直瞧得眾人背生寒意。
    花無缺一字字道:「是誰下的毒?」
    趙香靈抹了抹汗,道,「在下的確不知。」
    江別鶴瞧了羅九、羅三一眼,忽然問道:「這藥難道真不是鐵老英雄與趙莊主買來
的?」
    羅九、羅三對望一眼,羅九緩緩道:「我兄弟什麼都不知道。」
    鐵無雙怒道:「但你們明明知道,昨夜你們也親眼瞧見的!」
    羅三道:「我兄弟只瞧見藥自己來了,卻不知是誰送來的,說不定是張三,說不定
是李四,也說不定是……。」
    瞧了鐵無雙一眼,住口不語。
    江別鶴道:「也說不定就是鐵老英雄的門下.是麼?」
    羅九、羅三對望一眼,也不答話,竟無異是默認了。
    江別鶴目光凝注鐵無雙,悠悠道:「閣下還有何話說?」
    鐵無雙卻怒目瞧著羅氏兄弟,厲聲道:「你兩人怎敢如此?」
    羅九道:「我兄弟只是說老實話。」
    江別鶴道:「賢昆仲當真是信義之人,在下好生相敬,但鐵老英雄麼……嘿嘿。」
    鐵無雙鬚髮皆張,忽喝道:「老夫怎樣?」
    江別鶴不再答話,卻走到軟轎前,喚道:「鐵姑娘,鐵姑娘醒來了麼?」
    鐵心蘭的語聲在轎中呻吟著道:「嗯。……我冷得很!」
    江別鶴道:「鐵姑娘可知是被誰下毒的麼?」
    這句話問出,廳中人懼都緊張了起來。
    只聽鐵心蘭道:「我。……我是中毒了麼?我也不知道是誰下毒的……。」
    趙香靈剛鬆了口氣,鐵心蘭已接著道,「我只知吃了鐵無雙送來的兩粒棗子,就全
身發玲,直打冷戰,不到片刻,已暈迷不省
    人事了。」
    這句話說出來,人人都變了顏色。
    鐵無雙頓足道:「你……你為何要血口噴人?」
    江別鶴道:「閣下此刻還想狡賴,未免不是大丈夫了。」
    鐵無雙怒道:「放屁!老夫與她一不相識,二無仇恨,為何要害她?」
    江別鶴道:「花公子,你聽這話如何?」
    花無缺究竟不是常人,到此刻竟還能沉得住氣,臉上神色雖更難看,但居然還是動
也不動,只是緩緩道:「我等出手之前,總得要人口服心服。」
    江別鶴笑道:「正該如此。,突然向那抬轎的轎夫招了招手,道:「過來。」
    那轎夫應命面來,躬身道:「江大俠有何吩咐?」
    眾人正不知江別鶴在這緊張關頭,突然令這轎夫前來是為了什麼,江別鶴巳微微一
笑,道:「鐵老前輩方才說的話,你聽到了麼?」
    那轎夫道:「小人聽得清清楚楚。」
    江別鶴道:「你說他是否有加害鐵姑娘的道理?」
    那轎夫道:「沒有。」
    這時大廳裡人人面面相覷,有的認為江別鶴這是故弄玄虛,有人認為江別鶴這是弄
巧成拙。
    江別鶴不動聲色,反而笑道:「那麼,這毒不是鐵老英雄下的了?」
    那轎夫道:「是鐵老英雄下的。」
    江別鶴道:「你為何又說是鐵老英雄下的毒呢?」
    那轎夫道:「只因他雖無相害鐵姑娘之意,卻有毒殺花公子之心他下毒本是要害花
公子的,只不過鐵姑娘首當其衝而已。」
    江別鶴故意皺起眉頭,問道:「鐵老英雄與花公子也素無冤仇,又為何要害花公子?」
    他話末說完,鐵無雙已怒喝道:「正是如此,老夫為何要害人?」
    那轎夫不慌不忙,緩緩道:「要殺人自然有這幾個原因,一是嫉妒,二是仇恨,還
有自己若是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怕被人發覺鐵無雙怒喝道:「老夫一生頂天立地,你這奴
才竟敢道老夫做了見不得人的事!」
    這一聲大喝有如霹雷雷霆,「地靈莊」的家丁都被嚇得面目
    變色,這轎夫居然還是不謊不忙反而笑道:「小人可不敢說這話,這話可是鐵老英
雄你自己說的。」
    這轎夫不但口齒伶俐,膽子極大,而且說話恭敬中帶著刻薄,竟有與鐵無雙分庭抗
禮之勢。
    別人都在奇怪,「江南大俠」屬下,怎地連個轎夫都是如此厲害的角色,小魚兒卻
已瞧出這「轎夫」絕不會是真的轎夫,必是別人打扮成轎夫的模樣,他目不轉睛地瞧著,
越瞧越覺得這轎夫像是一個熟人。
    只見鐵無雙怒極之下,反面狂笑起來。
    他仰天狂笑道:「好,好,好,當著許多朋友,老夫倒要聽聽你這奴才說老夫究竟
做了些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那轎夫緩緩道:「見不得人的事也有許多種,譬如說偷雞摸狗,這種算是小的,劫
人鏢銀,殺人生命,這就算是大的了。」
    鐵無雙道:「你……你說老夫劫了誰的鏢銀?」
    那轎夫道:「譬如說是段合肥老爺的。」
    鐵無雙嘶聲道:「段合肥?你……你……」
    那轎夫道:「城裡人人都知道,段老爺子和趙莊主是對頭,段老爺子買貨的銀子若
被劫,貸物進不來,這城裡豈非就沒有人和趙莊主搶生意了。」
    鐵無雙怒道:「縱然如此,這和老夫又有何關係?」
    那轎夫笑嘻嘻道:「鐵老英雄若是在暗中動了段合肥的鏢銀,不但趙莊主要重重酬
謝,而且那一筆鏢銀鐵老英雄正也可消受了。」
    鐵無雙道:「,好,……你再說。」
    那轎夫道:「鐵老英雄本以為這件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覺,江湖中縱然有人調查此
事,也算計不到鐵老英雄。」
    他一笑接道:「誰知段老爺子竟請出了花公子來,鐵老英雄自己也知道花公子不是
等閒人物,生怕花公子查出此事,那麼鐵老英雄日後豈非沒臉在江湖混了,所以就先下
乎為強,要將花公子置之於死地。」
    他話說得委實越來越露骨,本來還是「假若」、「譬如」,此刻卻公然指明就是鐵
無雙了!
    鐵無雙大怒喝道:「好可惡的奴才,老夫先打爛你這張利嘴!」
    怒喝聲中,這暴躁的老人身形已虎撲而起,鐵掌扇風,左右齊出,直擊這轎夫的左
右雙頰。
    鐵無雙領袖三湘武林,武功可不等闌,此刻盛怒出手,掌風過處,一丈外衣袂懼已
被震得飛起。
    奇怪的是,江別鶴就站在那驕夫身旁,他眼看自己屬下要挨打,居然像是若無其事,
也不出手阻攔!
    只聽「噗、噗」兩聲,一聲狂吼,一條人影飛出!
    這橋夫竟接了鐵無雙一掌。
    而四拿相擊,被擊出去的竟不是轎夫,而是素來以掌力見重武林的三湘名俠「愛才
如命」鐵無雙!
    眾人都不禁失聲驚呼出來小魚兒本在苦苦思索這轎夫究竟是誰,此刻見他出手之掌
勢,掌力竟是極上乘的武林正宗功夫!
    小魚兒心念一閃,失聲道:「原來是他!」
    只是鐵無雙被震得飛出文余,落下時竟是站立不穩,連退數步,若非趙香靈趕出扶
住,他竟要跌倒。
    饒是如此,他赤紅的臉膛還是已變為慘白,腦膛也起伏不定,顯然已受了傷,而且
傷還不輕。
    江別鶴微微笑道:「鐵老前輩畢竟已老了。」
    鐵無雙顫聲道:「你……你……」
    江別鶴道:「前輩還有什麼話說,在下等懼都洗耳恭聽。」
    趙香靈大聲道:「在下還有話說,試問那毒真是鐵老英雄下的,他送禮時怎會將解
藥放在這裡,難道等著閣下來抓人抓贓麼?」
    那斬夫搶先道:「若是凡俗之輩,自然不會這樣做的,但鐵老英雄縱橫江湖數十年,
是何等見識,他這樣做法,正是叫別人不信此事真是他做的,這豈非說比那種『此地無
銀三百兩』的做法高明十倍、百倍。」
    趙香靈道:「但……但……」
    他平日自命機智善辨,推知此刻竟被這斬夫駁得說不出話來,要知此事若真是鐵無
雙做的,鐵無雙如此做法,倒的確真是最高明的手段。
    江別鶴道:「事已至此,公子意下如何?』花無缺緩緩道:「此事著被天下英雄知
曉,天下英雄懼都難容。」
    江別鶴道:「正是如此。」
    花無缺目光緩緩掃過眾人,然後凝注在鐵無雙、趙香靈面上,道:「此刻方值正午,
我再給兩位半天時問,兩位可自思該如何了斷,今夜子時,我當再來。」微一抱拳竟轉
身定了出去i江別鶴道:「在下素仰鐵老前輩俠名,本待好生結納,?U@!覛謑F背ア
セ鞠□艘簧`|掛菜孀拋□順鋈ャ?眾人見他們此刻竟然定了,也不勿是驚是喜,懼都
怔在當
    地。
    小魚兒也不禁暗歎道:「無論如何,兩人這一走,倒走得當真不愧大俠身份,只不
過那花無缺乃是出自本意,江別鶴卻是裝出來的。」
    眾人眼睜睜地瞧著花、江等人出了莊門,揚長而去。
    鐵無雙突然狂吼一聲,道:「氣死老夫─。─」
    話剛出口,張嘴噴出一口鮮血。
    原來他方才對掌時受創極重,只是將一口氣強行忍住,他方才一直不說話,正是怕
在人前丟臉。
    趙香靈見他諾大年紀,仍是如此強傲,心中不覺摻然,強笑道:「前輩趕緊到後面
歇歇,先將養傷勢……」
    鐵無雙慘笑道:「今夜子時便是你我大限,養好傷勢又有何用?」
    趙香靈道:「那……那只怕也未必,他們人已走了」……。」
    鐵無雙長笑道:「他們人雖走了,老夫難道還能逃走不成……咳咳,不想老夫一世
英名,到老來竟要死於屈辱!」
    鐵無雙仰天道:「事到如今,老夫已無處可去,無路可走,與其等到子時,倒當真
不如自己先作了了斷也罷!」
    一言未了,竟已熱淚盈眶,這老去的英雄又逢末路,怎不令人神傷。
    趙香靈駭然道:「前輩切切不可如此,事情只怕還有轉機鐵無雙道:「事已至此,
我等已是百口莫辯,除非能尋得出那真兇……。但人海茫茫何處去尋那真兇?更何況只
有半天的工夫……」
    趙香靈黯然道:「半天……子時……。」
    抬眼望去,門外日影已偏西。
    鐵無雙仰天笑道:「江別鶴呀江別鶴,花無缺蚜花無缺!老夫並不怪你,事到如此……
咳咳,你倒也只有如此做了,你們能多給老夫半天時間,已是大仁大義,老夫。……咳……
老夫還該感謝於你咳咳。」
    他一面說話,一面咳嗽,鮮血已濺滿衣襟。
    趙香靈半推半勸,令人將他扶至後室,轉首望向羅九、羅三,摻然道:「覽昆仲難
道也無以救我?」
    羅九微微一笑,道:「鐵老英雄憂鬱太過,依在下看來,此事倒也簡單。」
    羅九目光一轉,附在趙香靈耳旁道:「事到如今,你我只有先下手為強,將段合肥
與他女兒擒來,好教江別鶴投鼠忌器,不敢下手!」
    小魚兒聽了這話,真想過去給他幾個耳括,這算是什麼主意,這簡直是在陷人於死。
    趙香靈沉略半晌,道:「此事萬萬做不得,若是如此做了,天下武林中人,豈非真
要以為劫鏢、下毒之事懼是我等所為,我等豈非更是百口莫辯。」
    小魚兒暗中附掌道:「不錯,趙香靈果然不是笨人。」
    只見羅九卻又附耳道:「莊主怎地如此執著,需知如此行事,只不過是暫時權宜之
計,一面穩住江別鶴等人.一面去尋訪真兇,等真兇尋到,真相大白後,再好生將段家
父子送還,那時江湖中誰敢說莊主不是呢?」
    趙香靈不禁動容,喃喃道:「但。.。在下還是覺得此事……」
    羅九道:「莊主若不肯行此妙計,以那江別鶴與花無缺的武功,莊主要想逃過今夜
子夜之限.只怕是難如登天的了,」
    趙香靈默然半晌,苦笑道:』看來也只有如此了。』語聲方頓,又道:「只是,那
段合肥僕役勿雲,要想自他莊院中將他父女劫來,也絕非易事,這得有千軍萬馬中取上
將首級的本事。」
    羅九微微一笑,道:「這個倒不用莊主擔憂。?羅三道:「此刻花無缺與江別鶴必
不會防備有此一著,更不會去防護段氏父女,除了這兩人外,別的人都可不慮。」
    趙香靈喜道:「難道兩位肯仗義援手?」
    羅九微言道:「食君之祿,怎能不忠君之事。」
    趙香靈大喜拜道:「資昆仲如此高義,在下真不知該如何報答才是。」
    羅九趕緊扶起他,道:「莊主切莫如此多禮。」
    小魚兒在一旁瞧得清楚,暗道:「好個羅九,竟使出如此惡計,你這樣做法豈非正
是要搞得天下大亂,好教你從中取利麼……
    只聽羅九道:「事不宜遲,在下此刻就要去了。」
    趙香靈道:「資昆仲若有所需,但請吩咐。」
    「別的不用,只請莊主派八位家丁,抬兩頂小轎跟隨著我兄弟。」
    趙香靈道:「這個容易……」
    他吩咐過了,立刻有人應聲而出,小魚兒眼珠子一轉,也跟著走了出去,於是小魚
兒也權充了一次「轎夫」
    兩頂轎子抬來,羅九卻先坐了上去,笑道,「這兩個轎子此刻先讓我兄弟坐坐,等
會兒就要輪到段合肥父女坐了,他父女只怕也不比我兄弟輕。」他坐上轎,放下轎窗,
道,「段台肥的莊院,你們可認得麼?」
    一人笑應道。「自然認得,咱們好幾次想去放火燒他房子。」
    羅九道:「咱們這就走。」
    七個家丁加上一個小魚兒,果然抬起轎子就走,那七個家丁
    還不知此去要幹什麼,有些不禁在暗中嘀咕。
    轎子走了頓飯工夫,遠遠己可望見段合肥的宅院,見那朱紅的大門前也坐著七八個
漢子,門裡還有七八個。
    那家丁道:「前面就是段合肥的豬窩了,羅爺瞧該怎麼辦?」
    羅九道:「筆直抬進去。」
    這話說出,小魚兒也不禁駭了一跳:「難道他們不怕江別鶴?」那些家丁們更是驚
得呆了,強笑道:「段台肥的守門狗不少,若被他們咬一日,豈非冤狂。」
    羅九道:「你們只管往裡面抬就是,那些守門狗決計咬不著你們。」
    家丁們互相瞧了一眼,鼓起勇氣,忙喝著往前走。
    剛走到門口,段宅的莊丁果然迎了過來,吆喝道:「喂,你們是幹什麼的?站住!」
    小魚兒眼珠子一轉,喝道:「咱們是來抬豬的,讓開!」
    他這自然是存心搗蛋,好教江別鶴迎出來,羅九就成不了事,出於相救鐵無雙,他
早有成竹在胸。
    段宅莊丁果然大罵著衝過來,紛紛喝道:「狗養的,你們是來找死麼」……。」
    趙宅家丁手裡抬著橋子,眼看他們衝過來,也不能還手,心裡正在著急,突聽「嗤、
嗤」幾響!前面七八個段宅莊丁竟應聲倒下,別人什麼都沒瞧見,還以為是見了鬼了。
    小魚兒眼尖,卻瞧見幾點烏光自轎中飛出,七八個莊丁每人挨了一下,竟立時倒地,
滾了兩滾,就不動了!
    這羅九當真是好毒的手段!小魚兒卻不免瞧得心驚,趙宅家丁更是目瞪口呆。
    羅九笑道:「守門狗不叫了,你們還不走。」家丁諾諾連聲,抬起轎子再往前走。
    這時門裡又有七八人驚呼著奔出,剛奔出大門,又是「嗤、嗤、嗤」幾響,又有七
八人倒地。
    還沒出門的一個,轉身就跑,大呼道:「來人呀,來人呀,門外有惡鬼闖來了。」
    小魚兒暗道:「他如此呼喊,想必可以將江別鶴引出來,這羅氏兄弟難道就毫無顧
忌?」
    羅九、羅三竟真的毫無顧忌,大笑道:夥計們,往前走呀!」
    這時趙宅家丁一個個懼已勇氣大振,放足飛奔。
    走進前面一重院子,裡面已有二十多人手拿刀斧棒迎出,但暗器飛聲響過,前面又
倒一片。
    一條紫衣大漢變色呼道:「轎子裡暗青子扎手,夥計們先退。」這人身手最矯健,
武功看來竟不弱。
    呼聲中,已有五個人箭步竄出,手裡竟各各拿著面盾牌,拋了一面給那紫衣大漢,
紫衣大漢揮手呼道:「射人先射馬,先將抬轎子的做了再說。」
    刀光閃動間,六個人已飛步而來。
    趙宅家丁雖然大聲吶喊,但心裡已有些發毛,只見武師們各各以盾牌護住前胸,揮
刀直劈而下。
    突聽一聲長笑,一人大聲道:「且慢!」
    一條人影,自轎子裡飄了出來,一把抓住那趙宅家丁的後背,將他往後直拋了出去。
    那武師一刀砍空,只見一個臉圓圓的胖子笑瞇瞇的站在面前,一隻手指著自己的鼻
子,笑道:「各位難道不認得區區在下麼?」
    武師們俱都呆了呆.各各對望了一眼,只道這胖子或許是自己人的朋友,但一眼尚
未瞧過,羅九已笑道:「各位既不認得在下,在下也只有不認得各位了!」
    語聲中手掌已毒蛇般伸出,抓住當先那持刀武師的下腕.只聽「喀嚓」一聲,接著
─聲慘呼。
    那武師的手腕竟被生生擰斷!鋼刀落地,他人也疼得暈了過去,另五人又驚又怒,
─根槍、兩把刀交擊而下!
    羅九目光一掃,笑道:「不想這裡竟還有楊家槍的門人,這一招『風點頭』看來至
少也有十五年的火候,算得上是好槍法!」
    那持槍的武師正是北派楊家槍的嫡傳弟子,如今一招使出,就被瞧出了來歷,不由
得暗中─驚,掌中槍也慢了慢。
    就在這一驚一慢間,槍尖竟已落入對方掌中。
    羅九右手握著槍尖,身形半轉以槍桿擋開了右面攻來的一柄劍,卻向左面攻來的紫
衣大漢笑道:「彭念祖彭老師可好麼?」
    這彭念祖乃是南派「五虎斷門刀」的掌門人,而這紫衣大漢卻正是他門下弟子,如
今聽得對方提起自己的師傅,也不由得一怔,道:「你認得他老人家?」
    羅九笑道:「不認得!」
    「不認得」三個字說出,左掌已擊上這紫衣大漢的胸膛,將他魁偉的身子打得直飛
出去。
    也就在這時,那持槍的武師但覺一股大力自槍桿上湧了過來,他想撤手丟槍,卻已
不及!
    只聽「噗」的一聲,這桿槍的槍柄,竟直插了他的胸膛!他自己掌中的槍竟成了對
方的武器!
    羅九拍了拍手,笑道:「三位如今可認得區區在下了麼?」
    剩下的三人已嚇得面如土色,手裡拿著刀槍,卻再也不敢動手,這羅九竟在談笑間
便了結了三個身手不弱的武師,出手之陰毒,竟是小魚兒出道以來所僅見!此刻的羅九,
哪裡還是昨夜施展大洪拳時的羅九!
    小魚兒昨夜雖已知道此人必定深藏不露,但卻也未必想到他的狡詐與毒辣,竟似不
在他所認識的「十大惡人」之下!
    他心念一轉之間,那邊站著的三個武師又已躺下了一個,剩
    下的兩人,四條腿已開始發抖。
    羅九笑嘻嘻道:「如今二位總該認得在下了吧。」
    那兩人不約而同,顫聲道:「認得……」認得」……。」
    羅九笑道:「兩位認得我是誰?」
    那兩人面面相覷,道:「你……你老人家是……。是……。。」
    羅九道:「我姓羅,叫羅九。」
    那兩人道:「不錯,不錯,你老人家是羅九爺。」
    羅九道:「兩位既然認得在下,那真是再好也沒有了,就煩兩位帶我去拜見段合肥
段老爺子如何?」
    那兩人你望著我,我望著你,吶吶道:「這……這……」
    羅九面色一沉,道:「這區區小事,兩位都不肯答應麼?」
    那兩人想了想,終於歎道:「好,就請」……」
    一句話還未說完,只聽「嗤、嗤」兩響,兩道烏光自後面飛來,擊中了他們的背脊,
兩人慘叫倒地。
    一人大笑道:「段老爺子已被我請了出來,已用不著你兩人帶路了!」笑聲中羅三
大步行走,左手拉著段合肥,右手拉著的正是段三姑。
    原來羅九在這裡動手時,羅三已悄悄溜進了後院,段三姑娘雖也有些武功,但又怎
會是這羅三的對手!
    四面還剩下三四十個段府的壯丁,此刻眼睜睜瞧著羅三將他們的主人拉出來,竟無
人敢出手的!
    這神秘的羅氏兄弟兩人,果然不費吹灰之力就將段台肥父女綁架了,小魚兒心裡又
掠又奇。
    「江別鶴呢?江別鶴難道死了?」
    只見段合肥已嚇得面無人色,羅三叫他走,他就走,羅三叫他上轎子,他就乖乖的
上了轎子。
    那三姑娘眼睛雖然瞪得比銅鈴還大,但也毫無抵抗之力,羅三笑嘻嘻地將她推上轎
子,道:「兄弟們,台起轎子走吧。」
    羅九笑道:「這轎子不小,坐兩個人也不嫌擠,各位就辛苦些吧!」
    這兄弟兩人居然也擠進了轎子,直壓得轎板咬吱的響。
    趙慶的家丁們早巳將這兩人視若神明,轎子再重,他們也是心甘情願的搶著,非但
毫無怨言,而且還歡喜得很。
    小魚兒心眼兒又開始打轉了!江別鶴始終不露面,莫非是還沒有回來?
    他們早就該回來的,此刻偏偏還未回來,莫非是早知道羅三羅九有此一著,是以避
開了。
    他故意要羅三羅九將段合肥父女架走,正是要教這件事鬧得更不可收拾,要教鐵無
雙更無法辦好!
    但羅三羅九又怎知江別鶴不在呢?
    「莫非這兄弟兩人也早與江別鶴在暗中勾結?」
    小魚兒不禁暗歎道:「好一個江別鶴,毒計之中,居然還另有毒計,普天之下,除
了我江小魚外,還有誰能識破他的毒計?」
    心念轉動間,轎子已轉過一條街。
    突見前面也有一頂轎子走過來,抬轎的正是那能言善辯的「轎夫」後面跟著兩匹馬,
馬上人卻正是江別鶴與花無缺。
    小魚兒又是一驚,眼珠子轉了轉,突然大喝道:「前面的轎子快閃開,你可知這轎
子裡坐的是什麼人嗎?」趙莊的家丁,瞧見江別鶴與花無缺已是膽戰心驚,聽見他這一
吼,更是嚇壞了。
    哪知江別鶴居然真的要轎子讓開了一條路。
    小魚兒抬著轎子走過去,故意撞了那「轎夫」一下,低聲道:「我認得你,你認得
我麼?」
    那「轎夫」居然好像沒有聽見,垂著頭走了過去,只有江別鶴策馬而過時,狠狠盯
了小魚兒一眼。
    轎子交錯而過,趙慶的家丁都不禁在暗中鬆了口氣。
    小魚兒冷笑著,暗道:「我猜的果然不錯,江別鶴與這兩個姓羅的果然早有勾結,
所以他就算明知這轎子裡的是什麼人,也裝做不知道。」
    這一著可當真將鐵無雙陷入了危境,他若再說自己與劫鏢下毒之事無關,天下再也
不會有人相信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