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三十九章 冤家路窄

    小魚兒果然被送到江別鶴臥房的床上。
    「情鎖」還是他自己打開的,但鎖一開,他身上「肺俞」、「心俞」、「督俞」、
「脯俞」、「肝俞」、「膽愈」、「脾俞」、「三熊俞」等八處穴道,立刻就被江別鶴
一一點遍。
    現在,他睡在床上,腿睜睜瞪著屋頂,心裡索性什麼也不去想,反而在數著綿羊,
一隻兩隻……』……但他直數到八千六百五十四隻,眼睛還是睜得大大的。
    他數著綿羊,心裡不由得就想到桃花,想到桃花那紅紅的、像是蘋果般的臉,於是
他立刻又想起鐵心蘭。他從來不知道人類的聯想力竟是如此奇怪,你越是不願意去想一
個人,那人總是偏偏會闖入你心裡來
    「鐵心蘭此刻在哪裡?也許正在和那溫文風雅的無缺公子開心地談著話,但我卻在
這裡等死。」
    小魚兒閉上眼睛,拚命令自己不要去想她,但鐵心蘭偏偏還似在他眼前,穿著一身
雪白的衣服,站在燦爛的陽光下。這就是他第一眼瞧見她時的模樣。
    若不是鐵心蘭,他又怎會得到那見鬼的「藏寶圖」,若不是那「藏寶圖」,他又怎
會來到這裡?
    他再去數綿羊……八千六百五十五……八千六百五十六……但一隻隻綿羊的頭,竟
都變成了鐵心蘭。
    突然間,窗外輕輕一響。接著,便有一陣淡淡的香氣飄了進來。
    小魚兒立刻屏住了呼吸,暗道:「來了,終於來了,江別鶴果然算的不錯……唉,
我連手指都不能動,屏住呼吸又有什麼用?」
    他大半個臉都埋在枕頭裡,只露出半隻眼睛。他就用這半隻眼睛往外瞧。
    只見窗子輕輕開了一線,接著,一條人影閃身而入。這人穿著一身黑色的緊身衣,
手上拿著柄閃亮的柳葉刀,行動顯得十分輕靈矯捷,而且膽子也真不小。
    刀光忽然閃亮了她的臉。小魚兒恰巧瞧見了她的臉,他立刻駭呆了。這大膽的黑衣
刺客,竟是鐵心蘭!
    世上怎會有這樣巧的事莫非是小魚兒看花了眼但他看的實在不錯,這人的確是鐵心
蘭。
    她一閃進屋子,瞧見床上有人,就也不瞧第二眼,一步竄到床前,一刀向床上的頭
顱砍了下來。小魚兒既不能動,也不能喊,心裡更不知是什麼滋味,他竟要死在鐵心蘭
手裡,這豈非是老天的惡作劇!
    江別鶴父子就在門外偷偷地瞧著,只待她這一刀砍下,他們立刻就要衝進去……這
一刀眼見已砍下去了!小魚兒的頭顱見已要離開脖子!
    哪知就在這時,突聽「格」的一聲,鐵心蘭手裡高舉著的柳葉刀,竟突然奇跡般一
斷為二!
    江別鶴父子俱都吃了一驚:「是誰有這等身手?」
    鐵心蘭更是面無人色,後退兩步,似欲覓路面逃。這時窗外已飄入一條人影,就像
是被風吹進來的─朵雲。淡淡的星光照進窗戶。
    星光下,只見這人身上穿著件輕柔的白麻長衫,面上帶著絲平和的微笑,在淡淡的
星光下,看來彷彿是天上的神仙,從頭到腳,都帶著種無法形容的攝人魅力,但誰也說
不出他這種魅力是從哪裡來的。
    江別鶴竟也不覺被他這種風雅而華貴的氣質所攝,竟怔在門外,再也想不起武林中
哪有這樣的少年。小魚兒卻一眼使認出了他,更幾乎暈了過去。
    他自然就是世上所有人類最完美的典型……無缺公子。
    鐵心蘭又不禁後退兩步,嘶聲道:「是你?你……你怎會來的?」
    無缺公子微微笑道:「自從前天你苦心討來這『雞鳴五鼓返魂香』,我就覺有些懷
疑,所以這兩天來,我一直在暗中跟著你。」
    鐵心蘭輕輕跺腳道:「你為什麼要跟著我,你為什麼要阻攔我殺他?」
    無缺公子柔聲道:「江湖小人人都說『江南大俠』是位仁義的英雄,你縱然對他有
些氣惱,也不該如此殺了他。」
    鐵心蘭顫聲道:「你……你知道什麼?你可知道他……他殺死了我爹爹!」
    這時,江別鶴終於推門走了進去,滿面俱是驚奇之色,像是對什麼事都不知道似的
.抱拳笑道:「兩位是誰?……。·在下平生從未妄殺一人,又怎會殺死姑娘的爹爹,
姑娘只怕是對在下有所誤會了。」
    鐵心蘭眼睛都紅了,厲聲道:「我爹爹明明留下暗號,告訴我他要來尋你,但到了
這裡後,使未曾再出去,難道不是被你害死在這裡」
    江別鶴道:「這位姑娘是……。。」
    鐵心蘭大聲道:「我姓鐵,我爹爹便是『狂獅』鐵戰!」
    江別鶴笑道:「原來是鐵姑娘,但在下可以名譽擔保,鐵老先生確未來過此間,姑
娘不妨仔細想想,在下若真的殺了鐵老先生,那是何等大事,在下縱要隱瞞,江湖中也
必定有人知道的,何況,在下也未必就想隱瞞的。」
    「狂獅」鐵戰乃是「十大惡人」之一,江湖中想殺他的人,本就不只一人,若有人
殺了他,非但人人稱快,而且人人都要稱讚幾句,江別鶴這番話雖然說的話中帶刺,但
卻大有道理。
    鐵心蘭正和她爹爹一樣,是個毛栗火爆的脾氣,雖然尋來拚命,但她爹爹究竟是否
死在這裡她卻根本未弄清楚。此刻她聽了這番話,心中雖然氣惱,卻也反駁不得。
    江別鶴已向無缺公子抱拳笑道:「公子人中龍鳳,在下走動江湖數十年,卻也從未
見過公子這樣的人物,不知可否請教尊姓大名?」
    無缺公子微笑道:「在下無缺,閣下……」
    江別鶴長揖道:「在下便是江別鶴。」
    鐵心蘭突又跳了起來,大聲道:「你是江別鶴,那麼床上的又是誰?」
    江別鶴暗笑道:「這女子看來秀氣,其實卻只怕是個魯莽張飛,竟直到此刻才問床
上的是誰。……。」心念轉動,人已走到床邊,拍著小魚兒道:「此乃在下故人之子,
今日遠道而來,是以在下便將臥榻讓給他……賢侄快快醒來,見過花公子。」
    手掌拍動間,他已解開了小魚兒的穴道,但卻又輕輕按在死穴之上,只要小魚兒說
出一個字對他不利,他手掌一用力,小魚兒第二個字便再也說不出了。
    小魚兒仍埋在枕頭裡,突然憋著喉嚨道:「我早已醒了,只是懶得和他們說話而已。」
    江別鶴故意皺眉:「你怎可如此無禮?」
    小魚兒道:「江湖中誰不知道你老人家大仁大義的英雄,但他們卻要賴你老人家胡
亂殺人。這種不明是非的人,我和他有什麼好說的。」
    江別鶴本道小魚兒縱然被挾,最好也不過開口而己,哪知小魚兒竟為他辯白起來,
這倒是他未曾想到的事。
    突聽鐵心蘭失聲道:「你……你……」瞧了無缺公子一眼,突然一笑,柔聲道:
「你既沒有殺死我爹爹,也就算了,我們走吧。」
    卻不知小魚兒雖然憋住嗓子,但鐵心蘭對他朝思夜想,時刻未忘,又怎會聽不出他
的聲音。
    她心中正自驚喜交集,突又想到無缺公子若是知道小魚兒在這裡,小魚兒還有命麼?
是以立刻拉著花無缺就走。
    這幾人關係當真是複雜已極,江別鶴縱然是個聰明人,一時之間,卻也難以弄得清,
反而笑道:「花公子既來寒舍,怎可如此匆匆而去……」
    花無缺笑道:「在下也久聞江南大俠名,正也要多領教益,只是……」
    小魚兒見他要走,本已在暗中謝天謝地,此刻突又所他有留下來的意思,一急之下,
忍不住大聲道:「只是你若真的要見我江老伯,本該等到明日清晨,再登門拜訪,三更
半夜的越窗而來,成何體統?」
    花無缺面色突然一變,沉聲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鐵心蘭拚命拉他袖子,道:「管他是誰,咱們快走吧。」
    她直將花無缺放出窗子,才鬆了口氣,哪知眼前人影一花,花無缺已不見了,再瞧
他人已到了小魚兒的床頭。
    小魚兒整個頭都埋在枕頭裡,心裡不住罵自己該死,江別鶴見花無缺卻面復返,更
是莫名其妙。
    只見花無缺面沉如水,一字字道:「此人可是江魚?」
    江別鶴怔了怔,強笑道:「公子可是認得我這位賢侄?」
    花無缺長長吐了口氣,展額笑道:「很好,好極了,你居然沒有死。」
    江別鶴見他如此歡愉,卻也想不到他歡喜的只是為了可以親手殺死小魚兒,還當他
必是小魚兒的好友,當下笑道:「他自然不會死的,誰若要害他,在下也不會答應。」
    花無缺悠悠道:「你不答應?」
    江別鶴見他神色有異,心裡正奇怪,小魚兒已跳了起來,躲在他背後,向花無缺做
了個鬼臉,笑道:「誰若想殺死『江南大俠』的賢侄,豈非做夢。」
    花無缺緩緩道:「在下對『江南大俠』雖然素來崇敬,但卻勢必要殺此人,別無選
擇!」
    江別鶴又是一征,失聲道:「你……你要殺他?」
    花無缺歎了口氣,道:「在下委實不得不殺。」
    江別鶴瞧了瞧小魚兒,不禁暗道一聲;「糟,我終於還是上了這小鬼的當了。」
    要知他話既已說到如此地步,以他的身份地位,那是無論如何也不能眼看別人在他
面前殺死他「賢侄」的。
    小魚兒瞧他神色,心裡真是開心得要命,口中卻歎道:「江老伯,你就讓他殺死我
吧,這人武功高得狠,反正你老人家也不是他的教手,江湖中人也不會恥笑你老人家的。」
    江別鶴暗中幾乎氣破了肚子,面上卻微笑道:「花公子當真要令在下為難麼?」
    花無缺沉聲道:「閣下但請三思。」
    突然間,江玉郎捂著肚子衝進來,面色蒼白得可怕,身子也不住顫抖,指著小魚兒
道:「他……他送來的酒中有!」
    江劍鶴面色也立刻慘變,回身瞪著小魚兒,厲聲道:「我父子待你不薄,你……你
為何要來害我。……難怪你自己一滴不嘗,原來你竟在酒中下了毒!」
    這變化不但大出花無缺意料之外,連小魚兒也怔住了。
    但他立刻便又恍然,不禁暗罵:「好個小賊,好陰損的主意
    這主意的確是個高招,情況一變,變得連江別鶴父子自己都要殺他了,自然再也用
不著阻攔花無缺。
    只見江別鶴突然自懷中拔出那柄寶劍,怒罵道:「我待你如子如侄,不想你竟為了
這區區一柄劍便要置我於死地,你……你這種忘恩負義全無天良之人,若是容你活下去,
還不知有多少人要死在你手裡,我豈能不為世人除害!」手腕一抖,短劍直刺小魚兒的
胸膛。
    哪知他劍方刺出,花無缺已輕輕托住了他的手腕。
    江別鶴又是一驚,既驚於這少年出手之快,更不知這少年為何又反過頭來阻攔於他,
失聲道:「公子你。……』你為何……?」
    花無缺道:「抱歉得很,在下必須親自動手!」
    他突聽江玉郎慘呼一聲,倒在地上。
    江別鶴也立刻摀住肚子,慘笑道,「既是如此,在下……在下」話未說完,倒退幾
步「噗」地坐倒椅上。
    花無缺歎了口氣,自懷中取出個小小的玉瓶,送到江別鶴手裡,道:「這仙予香與
素女丹─外敷,一內服,可解世間萬毒,閣下但請自用,恕在下不能親自為賢父子效勞
了。」
    他雖有行動,雖在和別人說話,但目光卻始終眨也不眨地盯在小魚兒身上,他已嘗
過小魚兒詭計的滋味,這一次哪敢有絲毫大意。
    小魚兒也知道自己這一次只怕是休想再能跑得脫的了,索性盤起雙腿,坐在床上,
笑嘻嘻地瞧著他道:「我居然沒有死,真該恭喜你才是。」花無缺一笑道:「不錯,你
居然未死,實乃我之大幸。」
    小魚兒笑道:「你自信這一次真的必定能殺死我?」
    花無缺道:「這一次你縱然再想自殺,也是絕無可能的了。」
    小魚兒揚了揚眉,道:「哦?」
    花無缺緩緩道:「在這樣的距離之內,無論任何人的手只要一動,我便可先點下他
左右雙臂一十八處穴道。」
    他淡淡說來,就像是在說一件最簡單最輕易的事,但小魚兒卻知道他說的絕沒有半
句假話。
    窗外,鐵心蘭突然將柳葉刀彈得「叮叮」作響,她這柳葉刀本是鴛鴦兩柄,斷了一
柄還剩下一柄。
    小魚兒眼珠子一轉,笑道:「你可敢讓我自己走出去?」
    花無缺微微一笑,道:「你想你能逃得了麼?」
    小魚兒笑道:「你何必多心,我只不過是不願意被你抱出去而已。」
    他一躍下床,瞧了江別鶴父子一眼,若是別人,此刻少不得要大聲揭破這父子兩人
的奸謀。但小魚兒卻細道那不過是白費氣力,他說的話花無缺根本連一字也不會相信。
那是個很老式的窗子,小魚兒搖搖擺擺地一腳跨了出去,他瞧著鐵心蘭,鐵心蘭也在瞧
著他,那雙美麗的眼睛裡究竟含蘊蓄多麼複雜的情感?這只怕誰也分不清。
    柳葉刀仍被她彈得「叮叮」直響,夜風中已頗有寒意。
    小魚兒筆直向前走,也不回頭去瞧花無缺,他知道花無缺必定不會離他很遠的,他
再瞧也是沒有用。他搖搖擺擺走過鐵心蘭身旁。
    突然間,刀光一閃,柳葉刀向小魚兒身後直劈過去。
    刀是劈向花無缺的,花無缺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得先閃避……鐵心蘭刀法也算一
流高手。刀光閃處,小魚兒己向前一躍面出。
    只聽鐵心蘭叱道:「接住」……。」
    哪鋼刀在半空突聽「叮」一聲,剩下的這柄柳葉刀也突然奇跡般折為兩段,自空中
直跌下來。
    花無缺已又到了小魚兒身後,道:「你還要往前走麼?」
    他語聲仍是那麼平和,面上也仍然帶著微笑,就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似的,更
絕不去瞧鐵心蘭─眼。他若去瞧鐵心蘭,鐵心蘭怎有顏面見他,他一生中絕不會傷害任
何一個女孩子,何況這女孩子是鐵心蘭。
    小魚兒歎了氣,只得再往前走。
    他走了幾步,忽然歎道:「你對女孩子可真不錯。」
    花無缺笑道:「這是我從小的習慣。」
    小魚兒道:「假如那女孩子很醜呢?」
    花無缺道:「只要是女孩子,就全是一樣。」
    小魚兒笑道,『我真想找個很醜很醜的女孩於來……癩痢頭、帚把眉、葡萄眼、塌
鼻子、缺嘴巴,再加上大麻子……我倒要瞧你對她如何?」
    花無缺道:「抱歉得很,你只怕沒有這機會了。」
    小魚兒忽又歎了口氣,道:「這實在是件令人很難想像的事,你要殺一個人時,居
然還能不慌不忙地和他談笑聊天,這……這簡直不可思議。」
    花無缺淡淡笑道:「聊天和殺人,完全是……。。」
    小魚兒苦笑道:「完全是兩回事,是麼?」
    花無缺道:「不錯,我自己要和你聊天,但我得的命令卻要我殺了你,所以這完全
是兩回事,互相絕沒有關係。」
    小魚兒四道:「我真不懂,你怎能將這兩件事分開的?」
    花無缺道:「這是我從小所得的教訓。」
    小魚兒道:你真是個聽話的孩子。」
    花無缺笑了笑,道:「你還要往前走麼?」
    小魚兒苦笑道:「你要殺我,不是我要殺你,你並不需要徵求我的意見。」
    花無缺緩緩道:「那麼……就在這裡停下吧。」
    小魚兒四望一眼,淡淡的星光下,遠處龜山巨大的山影朦朧,近處垂楊的枝條已枯
萎──。
    小魚兒喃喃道:「奇怪,江南的秋,怎會來得這麼早,我江魚又怎會死得這麼早?……」
    直到花無缺等人俱已去遠,江玉郎才跳了起來。
    江別鶴也坐直了,瞧著他笑道:「想不到你應變的機智竟還在我之上。」
    江玉郎垂首道:「孩兒怎及爹爹,孩兒只不過是……」
    江別鶴歎道:「你在你自己爹爹的面前,並不需要太用心計,就算你智計強勝於我,
我難道還會對你怎樣不成?」
    江玉郎道:「是。」
    江別鶴撫摸著那玉瓶,皺眉道:「仙子香,素女丹,……想不到那花無缺竟是『移
花宮』的弟子,此人出現江湖,我倒要留意些才是。」
    江玉郎道:「他武功雖高,但卻完全不懂事,又有何可怕?」
    江別鶴歎道:「此人大智若愚,又豈是你所能揣測。」
    江玉郎笑道:「但那位鐵姑娘,卻的確有些大愚若智,不過.……」她爹爹是否真
的沒有來過這裡?你老人家是否真的沒有殺他?」
    江別鶴冷冷一笑,道:「我雖然真的沒有見到過『狂獅』鐵戰,但像她那樣的女孩
子,說出來的話卻很少會有假的。」
    江玉郎皺眉道:「她既沒有說假話,而你老人家又真的沒有見過『狂獅』鐵戰,那
麼,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江別鶴沉聲道:「這就是說,『狂獅』鐵戰雖然來過,但卻改扮成另一種模樣,而
我竟一時疏忽,沒有認出他來。」
    江玉郎道:「但……但那女子又說她爹爹到了這裡後,便未曾出去。」
    江別鶴悠悠道:「不錯,他此刻或許在這裡。」
    江玉郎動容道:「在這裡?」
    江別鶴冷笑一聲,長身而起,冷冷道:「你莫要忘記,此間除了我父子之外,還有
一個人的。」
    江玉郎失聲道:「你老人家是說那老聾子?」
    江別鶴冷笑道:「他難道不能裝得又聾又啞麼?」
    江玉朗道:「但你老人家曾經偷偷從他背後走過去,在他耳畔把那面大鑼敲得山響,
我從前面看,他真的連眼睛都沒有眨一眨。」
    江別鶴道:「有定力的人,縱然山崩於前,也不會眨一眨眼睛的。」
    江別鶴立刻放低了語聲,道:「你老人家可知道此刻他在哪裡?說不定已經逃走了
也未可知。
    江別鶴卻放大了聲音,厲聲道:「他以為我不會懷疑到他,所以必定尚未逃走,此
刻我父子只要瞧見了他,就立刻將他殺死,絕不要再給他說話的機會,『寧可錯殺一百
好人,也不要漏掉一個奸細!』這句話你切切不可忘記!」
    江玉郎聽他聲音說得這麼響,心裡不禁大是奇怪!
    「那老頭子若非聾子,聽見這話豈非要跑了麼?」
    但轉念一想,立刻又恍然!
    「爹爹想必已知道他就在附近不遠,他若駭得跑了,豈非便可證明他就是『狂獅』
鐵戰,那時再追也不遲……
    只見江別鶴「砰」地一聲,推開了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