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三十七章 驚險重重

    船走得果然很慢,小魚兒一路不住的問:「這是什麼地方?這裡到了什麼地方?」
    過了雲漢,小魚兒眼睛更大了,像是在等著瞧有什麼趣事發生似的,船到獎州,卻
早早便歇下。
    小魚兒笑道:「現在睡覺,不嫌太早了麼?」
    史老頭「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那雲姑卻眨著眼睛笑道,「前面便是巫峽,到了晚上,誰也無法渡過,是以咱們今
天及早歇下,明天一早好有神精闖過去。」
    小魚兒笑道:「呀,前面就是險絕天下的巫山十二蜂了麼?我小時聽得『兩岸猿聲
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這兩句詩,一心就想到那地方去瞧瞧。」
    雲姑嬌笑道:「這兩句詩雖美,那地方卻一點也不美,稍為不小心,就會把命丟在
那裡,尤其是現在,只怕連兩岸的猿猴都叫不出聲來了。」
    小魚兒奇道:「為什麼?」
    雲姑笑了笑,輕聲道,「有些事,你還是莫要問得太清楚的好。」
    小魚兒轉頭去瞧江玉郎,只見江玉郎正垂頭在望江水,像是沒有聽見他們的話,但
臉色都已是鐵青的了。到了第二天,他臉色更青。小魚兒知道他心裡一緊張.臉色就會
發青。
    但他卻在緊張什麼?難道他也算定有事受發生麼?
    史老頭長篙一點,船駛了出去,雲姑換了─身青布的短衫褲,紮起了褲腳,更顯得
她身材苗條。
    小龜兒笑嘻嘻地瞧著,也不說話,到了前面,江流漸急,但江面上船隻卻突然多了
起來。
    小魚兒突然發現他們每艘船的船桅上,都接著條黃綢,船上的人瞧見小魚兒這艘船
來了,都縮回了頭。
    史老頭白鬚飄拂,一心掌舵,像是什麼都沒有瞧見,雲姑兩隻大眼睛轉來轉去,卻
像是高興得很。
    江玉郎卻根本不讓小魚兒瞧見他的臉。
    突然間,岸上有人吹響了海螺,晌徹四山。
    四山迴響,急流拍岸,十餘艘瓜皮快船,突然自兩旁湧了出來,每艘快艇上都有六
七個黃巾包頭的大漢,有的手持鬼頭刀,有的高舉紅纓槍,有的拿著長長的竹竿,呼嘯
著直衝了過來!
    雲始嬌呼道:「爺爺,他們果然來了。」
    史老頭面不改色,淡淡道:「我早知他們會來的。」
    他神情居然如此鎮定,小魚兒不禁暗暗佩服。
    只聽快艇上的大漢呼嘯著道:「船上的小子們.納命來吧!」只見兩艘小艇已直衝
過來,艇上大漢高舉刀槍。
    雲姑突然輕笑道:「不要凶,請你吃蓮子……
    她的手一揚,當先兩條大漢,立刻狂吼一聲,撤手拋去刀槍,以手拖面,鮮血淚然
自指縫間流出。
    大漢們立刻大呼道:「夥伴們小心了,這始娘暗器厲害!」
    雲妨嬌笑道:「你還耍吃蓮子麼?好,就給你一粒。』
    她那雙又白又嫩的小手連揚,手裡的蓮子雨點般澈出去,但卻不是干蓮子,而是鐵
蓮子。
    只見那些大漢們一個個驚呼不絕,有的立刻血流滿面,有的兵刃脫手,但還是有大
半人衝了上來!
    聲色不動的史老頭到了此刻,突然仰天清嘯,嘯聲清朗高絕,如龍吟風鳴,震得人
耳鼓欲裂!
    嘯聲中,他掌中長竿一振,如橫掃雷霆,當先衝上來的三人,竟被他這一竿掃得飛
了出去,遠遠撞上山石,另一人剛要躍上船頭,史老頭長竿一送,竟從他肚子裡直穿過
去,慘呼聲中,長竿挑起那鮮血淋漓的屍身,數十條大漢哪裡還有一人敢衝上來!
    這老邁衰病的史老頭,竟有如此神威,不但小魚兒吃了一驚,江玉郎更是惶然失色,
滿頭冷汗。
    史老頭清嘯不絕,江船己衝入快艇群中,那些大漢們鼓起勇氣,呼嘯著又衝上來,
有人躍下水去,似要鑿船。
    小魚兒暗道:「糟了!」船一沉,就真的糟了。
    但就在這時、一條黃衣黃巾,虯髯如鐵的大漢,突然自亂石間縱躍而來,身形兔起
鵲落,口中厲聲喝道:「住手!快住手!」
    數十條大漢一所得這喝聲,立刻全退了下去。
    只見這黃杉客站在一堆亂石上,自水中抓起一條大漢,正正反反摑了七八個耳掂子,
頓足怒罵道:「你們這些蠢才都瞎了眼麼?也不瞧清是誰在船上,就敢動手。」
    史老頭長篙一點,江船竟在這急流中頓住!
    黃衫大漢立刻躬身陪笑道:「在下實在不知道是史老前輩和姑娘在船上,否則有天
膽也不敢動手的!這長江一路上,誰不是史老前輩的後生晚輩。」史老頭冷冷道:「足
下太客氣了,老漢擔當不起。老漢已不中用了,這長江上已是你們的天下,你們若要老
漢的命,老漢也只有送給你。」
    黃衫大漢頭上汗如雨下,連連道:「晚輩該死,晚輩也瞎了眼,晚輩實末想到史老
前輩的俠駕又會在長江出現,否則晚輩又怎敢在這裡討飯吃。」
    史老頭冷笑道:「討飯吃這三個字未免太謙了,江湖中誰不知道『橫江一窩黃花蜂』
做的全是大生意、大買賣。」
    他眼睛一瞪,厲聲道,「但老漢這一艘破船,幾個窮人,又怎會被足下看上,這倒
奇怪得很,莫非足下是受人所托而來麼?」
    水上的黃花蜂滿頭大汗,船上的江玉郎也滿頭大汗。只聽黃花蜂連連陷笑道:「前
輩千萬原諒,晚輩實在不知。」
    史老頭道:「你不肯說,你倒很夠義氣,好,衝你這一點,老漢也不能難為你。」
    長竿一揚,江船箭一般顧流衝了下去。
    那黃花蜂長長鬆了口氣,望著史老頭的背影,喃喃道:「你們知道麼,二十年前,
不但長江一路全是他的天下,就算是天下三十六水路的英雄,又有誰不怕他!咱們今天
遇著他,算咱們命大,若是換了二十年前,這一帶江裡的水,只怕都要變紅的了。」
    那大漢機伶伶打了個冷戰,道:「他莫非是……。。」
    黃花蜂大蠍道:「住口,我不要聽見他的名字,也但願莫要再見著他,老天若保佑
我不再和他沾上任何關係,那就謝天謝地了。」
    江上生風,船已出巫峽。
    史老頭掌著舵,又不住咳嗽起來。
    江玉郎瞧著他那在風中飛舞的白鬍子.終於忍不住囁嚅著問道:「老前輩莫非是·……」
是昔日名震天下的……。。」
    史老頭冷冷道:「你能不能閉上嘴。」
    小魚兒突然笑道:「史老頭,我雖然還不知道你是誰,細想來你必定是個了不起的
人物,你居然會為我撐船,我不但要謝謝你.實在也有些受寵若驚。」
    他居然還是叫他「史老頭」,江玉郎眼睛都嚇直了。
    哪知這史老頭反面向他笑了笑,道:「你莫要謝我,也不必謝我。」
    小魚兒眨了眨眼睛,笑道:「那麼我又該謝誰呢?是不是有人求你送我這一程,求
你保護我……你年高德重,我若猜對了,你可不能騙我。」
    史老頭彎下腰,不住咳嗽。
    小魚兒笑道:「你不說話,就是承認了。」
    史老頭腦色突然一沉,瞪著他道:「你小小年紀就學得如此伶牙利嘴,將來長大如
何得了。」
    小魚兒也瞪起眼睛,大聲道:「我長大了如何得了,都是我的事,與你無關,你莫
要以為是你救了我,我就該怕你,沒有你送我,我照樣死不了,何況我又沒有叫你送我。」
    史老頭瞪了他半晌,突又展顏一笑,道:「像你這樣的孩子.老漢倒從未見過。」
    小魚兒道:「像我這樣的人,天下本來就只有我一個。」他賭氣扭轉了頭,但心頭
還是在想:「這老頭必定大有來歷,如今竟降尊繹貴,來做我的船夫,那麼,托他來送
我的那人,面子必定不小。這人處處為我著想,卻又為的是什麼?他既然能請得動像這
老人般的高手,想來又不致有什麼事要求我。」
    小魚兒實在想不到這人是誰,索性不想了,轉首去看江玉郎,江玉郎竟似不敢面對
著他。
    小魚兒突然笑道:「你那位紫獅子聽說在雲漢就上岸了,是麼?」
    江玉郎道:「大……大概是吧。」
    小魚兒笑道:「保鏢的勾結強盜,你卻勾結了保鏢的,叫保鏢的通知強盜,來搶這
艘船,否則那些強盜又怎會將別的船都掛上黃帶子,只等著咱這艘船過去,否則那些強
盜又怎會只要我的命,不要銀子。」
    江玉郎汗流浹背,擦也擦不幹了,咯咯笑道:「大哥莫非是在說笑麼!」
    小魚兒大笑道:「不錯,我正是在說笑,你也覺得好笑麼,哈哈,實在好笑。」他
大笑著躺了下去,又喃喃笑道:「奇怪,這麼涼快的天氣,怎麼有人會出汗。」
    雲姑─直在旁邊笑瞇瞇地瞧著他,江風,吹著他零亂的頭髮,他臉上的刀疤在陽光
下顯得微微有些發紅。
    順風順水,末到黃昏,船已到了宜昌!
    大小船隻無論由川人鄂,或是自鄂入川,到了這裡,都必定要停泊些時問,加水添
柴,採購伙食。
    一入鄂境,江玉朗眼睛又亮了起來,像是想說什麼,卻又在考慮著該怎麼樣才能說
出口。
    小魚兒笑嘻嘻瞧著他,突然跳起來,道:「咱們就在這裡上岸吧,坐船坐久了,有
些頭暈。」
    他話未完,江玉郎己掩不住滿面的喜色。
    小魚兒大聲道:「史老頭,多謝相送,將船靠岸吧,你雖然有些倚老賣老,但到底
還是個好人,我不會忘記你的。」
    史老頭凝目瞧了他許久,突然大笑道:「很好,你去吧,你若死水了,不妨到……」
    小魚兒擺手笑道:「你不必告訴我住的地方,也不必告訴我名字,因為我既不會去
找你,也不想以你的名字去嚇唬別人。」
    船還未靠岸,江玉郎已在東張西望。
    史老頭喃喃道:「要尋找危險的,就快快上岸吧,,你絕不會失望的。」
    渡頭岸邊,人來人往,穿著各色的衣裳,有的光鮮,有的襤褸,有的紅光滿面,有
的愁眉苦臉,有的剛上岸,有的正下船。
    空氣裡有雞羊的臭味,木材的潮氣,桐油的氣味,搾菜的辣味,茶葉的清香,藥材
的怪味……」
    再加上男人嘴裡的酒臭,女人頭上刨花油的香氣,便混合成一種唯有在碼頭上才能
嗅得到的特異氣息。
    小魚兒走夜人從中,東瞧瞧,西聞聞,瞧見這樣的熱鬧,他簡直開心極了,就連這
氣味他都覺得動人得很,江玉郎卻仍夜直著脖子,東張西望。
    突聽人叢外有人呼道:「江兄……江玉郎……」
    江玉郎大喜道:「在這裡……在這裡……」
    他分開人叢,大步奔出去,小魚兒也只得跟著他。
    只見渡頭外,一座茶棚下,停著三輛華麗的大車,幾匹鞍轡鮮明的健馬,幾個錦衣
華服的少年,正在招手。
    江玉郎歡呼著奔了過去,那幾個少年也大笑著奔了過來,腰畔的佩劍,盯叮噹當地
直響。
    今魚兒冷服瞧著這幾人又說又笑,卻沒有人理他,他卻像是無所謂,等到他們笑過
了,他也笑道,「奇怪,你的朋友怎會知道你要來的『江玉郎臉一板,冷冷道:「這好
像不關你的事吧」
    他非但稱呼改了,神情也變了,方纔還是滿嘴「大哥小弟」此刻卻像是主子對傭人
說話,
    一個臉色慘白的綠衫少年,皺眉瞧著小魚兒,就好像瞧著一條癩皮狗似的,滿臉厭
惡之色.道:「江兄,這人是誰?」
    江玉郎道:「這人就是世上第一個風流才子,第一個聰明人,女孩子見了他都要發
狂的,你看他像麼?」
    少年倒一齊大笑起來,像是世上再沒有比這更可笑的事了,小魚兒卻仍然色聲不動,
笑嘻嘻道:「你的朋友,也該給我介紹介紹呀!」
    江玉郎眼珠子一轉,招著那綠衫少年道:「這位便是荊州總鎮將軍的公子,白凌霄
白小俠,人稱『綠袍靈劍客』.三十六路回風劍,神鬼莫測。」
    小魚兒笑道:「果然是人如其名,美得很。不知道白公予可不可以將臉上的粉刮下
來一點讓我也美一美。」
    白凌霄笑聲戛地而止,一張白臉變得發青。
    江玉郎指著另一位又高又大的黑大漢道:「這位乃是江南第一家鏢局,金獅鏢局總
鏢頭的長公子李明生,江湖人稱『紅衫金刀』,掌中一柄紫金刀,萬夫莫故。」
    小魚兒附掌道:「果然是相貌堂堂,威風凜凜。但幸好你解釋得清楚,否則我難免
要誤會這位李公予是殺豬的。』
    李明生兩隻銅鈴般的眼睛,像是要凸了出來。
    另一個珠冠花衫,眉清目秀,例有七分像是女子的少年,咯咯笑道:「我叫花惜香,
家父人稱『玉面神判』,若是沒有聽過家父的名字,耳朵一定不大好。」
    小魚兒瞧了他半晌,突然搖頭道:「可惜可惜,花公子沒有去扮花旦唱戲實在是梨
園的一大損失」
    花惜香征了征,再也笑不出來。
    還有個又高又瘦、竹竿般的少年,叫「輕煙上九霄」何冠軍,乃是輕功江南第一的
「鬼影子」何無雙之子。
    最後一個矮矮胖胖,嘻嘻哈哈,但雙目神光充足,看來竟是這五人中武功最強的一
人,小魚兒不免特別留意。
    江玉郎介紹他時,神情也特別鄭重,道:「這位梅秋湖兄,便是當今『崆峒』掌門
人一帆大師關山門的弟子,他武功如何,我不說你也該知道。」
    梅秋湖哈哈一笑道:「過獎過獎,不敢當不敢當。」
    小魚兒想說什麼,但瞧他眼膀裡似無惡意,竟只是拱了拱手,笑道,「久仰久仰。」
    他目光一掃,就知道這幾個名人之子雖然油頭粉腦,一面孔紈□子弟的樣子,四人
瞧著就討厭。但瞧他們的眼神步法,卻又可發現他們的武功竟都不弱,五人只要三人聯
手,自己只怕就不是對手。
    這幾人瞧著小魚兒,眼睛裡卻像是要冒出火來。
    忽聽一人嬌聲道:「好個沒良心的江玉郎,知道我在這裡,也不過來。」
    車廂中走下個十來歲的女孩子,嚴格說來,這少女並不難看。只是小魚兒一瞧就要
噁心,但江玉郎瞧了卻是眉開服笑,大笑道:「孫小妹,我若知道你也來了.我早就過
去了,只怕連李兄也拉不住我。」
    那孫小妹就像是唱戲似的,張開雙臂,撲了過來,一頭撲入江玉郎懷裡,嘴裡哼哼
嗯嗯,道:「你這死鬼到哪裡擊了?我真想死你了.。」
    少年們拍手大笑,小魚兒實在忍不住歎起氣來,他若不是還沒有吃晚飯,只怕此刻
早已吐了一身一地。
    勁小妹眼睛一瞪,手叉著腰部類聲道:「喂!你這人怎麼這佯討厭,還不快走開。」
    小魚兒歎道:「我若能走開,真是謝天謝地了。」
    小魚兒伏在車窗上,頭幾乎已伸到車窗外,那位「孫小妹」就坐在江玉郎懷裡,小
魚兒實在受不了她那香氣。
    奸狡深沉的江玉朗,怎會也變得這麼淺薄,這麼俗!小魚兒忍不住去瞧他一眼,只
見他面上雖笑得像是只呆鳥,但一雙眼睛卻仍閃動著鷙鷹般的光芒!
    他哪裡是真的這麼淺薄,他原來只不過是裝出來的。他若不;裝得和這些不知天多
高地多厚的紈□子弟一樣.他們又怎會將他當做自己的好朋友。
    小魚兒笑了,頭又伸出窗外,那「紅衫金刀」李明生正在那裡得意揚場地打著馬,
烏油油的鞭子,「□啪」直響。街道上的人瞧見這一群人馬走過來,遠遠就避開了,尤
其是小姑娘小媳婦們,更像是瞧見瘟神惡煞一樣。
    這澡盆看來就像是個特大的木桶,比人還高,桶下面,居然還有生火的地方,桶裡
的水熱騰騰的冒著氣。
    江玉郎整個人就泡在這大木桶裡,瞇著眼睛,嘴裡還不斷發出舒服的呻吟。而小魚
兒呢?小魚兒卻只有站在桶外眼巴巴地瞧著,一隻手還得吊在木桶旁邊,簡直是不舒服
已極。
    那位總鎮之子,「綠袍美劍客」白凌霄就坐在對面,兩條腿高高翹在個黃銅衣架上,
摸著還未長出鬍子的下巴笑道,「這澡盆乃是我家老頭子屬下一個悍將,自東瀛三島帶
回來的,叫做『風呂』,據說東瀛島上的人不講究吃,也不講究穿,就是喜歡洗澡,只
有洗澡是他們生活中的最大享受,一個澡最少要洗上半個時辰。」
    江玉郎笑道:「我這澡卻洗了有一個時辰了。」
    他終於爬了起來,嬌笑聲中,兩個胴體健美,赤著雙足的短衫少女,已拿了塊乾布
過來,替他擦身子,纖柔的玉手,隔著薄薄的輕布,摩擦著他發紅的身子,那滋味簡直
妙不可言。
    少女們嬌笑著,替他穿上了雪白的中衣,輕柔的錦抱,江玉郎但覺滿身舒暢,長長
伸了個懶腰,大笑道:「這樣洗澡,我也願意每天洗上一次。……洗了這澡,我全身骨
頭都好像散了,人也好像輕了十斤他的。」
    小魚兒歎道:「我卻像是重了十斤。」
    江玉郎冷冷道:「抱歉得很,此間主人,並沒有招待你的意思,你要洗澡,不妨到
外面去洗,但在下卻不能奉陪。」
    小魚兒道:「自然自然,我要洗澡,就得將手砍斷,自己出去洗,是麼?」
    江玉郎道:「你總算明白了。」
    只聽孫小妹在門外嬌笑道:「江玉郎,你淹死在澡盆裡了麼,還不快些出來,我等
你吃飯哩!今天花惜香在『玉樓東』為你洗塵接風。」
    江玉郎笑道:「玉樓東』,可是長沙那『玉樓東』的分店?」孫小妹道:「誰說不
是。」
    江玉郎附掌道:「想起『玉樓東』的『蜜汁火腿』,我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玉樓東」的「蜜汁火腿」果然不愧為名萊,在燈下看來,那就像是盆水晶瑪瑙似
的,閃動著令人愉快的光芒。
    但小魚兒卻不愉快極了。他剛伸筷子,就被白凌霄打了回去,
    花惜香咯咯笑道:「我根本不認識你,所以也用不著為你洗塵接風,是麼?」
    小魚兒道:「是極是極,我若要吃,就得割下只手,自己出去吃。」
    白凌霄大笑道:「你真是越來越聰明了。」
    於是小魚兒就只得看著他們開懷暢飲,看著他們狼吞虎嚥,他臉上雖還在笑,肚子
卻不覺在叫救命了。
    突聽一陣樓梯響動,幾個人大步走上樓來,這幾人年紀都在四五十多,穿著俱都十
分體面,顧盼之間,也都有些威嚴,顯然不是等閒角色,
    花惜香、李明生、何冠軍……這些眼睛長在頭頂上的少年們,瞧見這幾人,竟全都
站了起來,一個個都垂著頭低著眉,突然變得老實得很,有的恭聲晚道:「師傅。」
    有的垂首喚道:「爹爹。」
    小魚兒不覺皺起了眉頭,哪知這幾人卻瞧也不瞧他們的徒弟兒子們一眼,反而都走
到小魚兒面前,齊地抱拳笑道:「這位莫非就是江魚江小俠麼?」
    這一來,小魚兒更覺奇怪.眨著眼睛道:「我就是。」
    當先一條白面微鬚的中年漢子立刻招手道:「店家,快擺上一桌酒菜,我等為江小
俠接風。」
    花惜香、白凌霄,一個個怔在那裡,像是呆了。
    非但「玉面神判」來了,「鬼影子」何無雙、「金獅」李迪,這城裡的武林大豪,
居然來的一個不漏。
    小魚兒吃完了整整一盆蜜汁火腿,終於忍不住笑道:「兒子們把我當狗屁,老子們
卻對我客客氣氣,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你們可不可以說給我聽聽。」
    玉面神判笑道:「犬子無札,江小俠切莫見怪。」
    又瘦又長、面色鐵青的「鬼影子」何無雙接口笑道:「我等受了一位武林前輩所托,
要我們對江小俠務必要盡到地主之誼,這位武林前輩德高望重……」
    小魚兒道:「他究竟是誰?」
    玉面神判想了想,笑道:「那位前輩本令我等守秘,為的自然是不願江小俠回報於
他。」
    小魚兒笑道:「你放心,我向來不懂得報恩的,報仇麼,也許還可能,但報起仇來
若太麻煩我也就算了。」
    玉面神判附掌道:「江湖中人若都有江小俠這樣的心胸,為武林開此古來未有的新
風氣,倒真的是人群之福」……。」
    小魚兒道:「現在,你可以說出他是誰了麼?」
    玉面神判緩緩道:「峨嵋掌門,神錫道長!」
    小魚兒拍案道:「原來是他。……』這一路上原來都是他,他倒沒有忘記我……」
    數日疑惑,一旦恍然,於是開懷暢飲,大吃大喝,玉面神判、鬼影子等人只是含笑
望著他,誰也沒有動筷子.
    小魚兒埋頭苦吃了半個時辰,總算放下筷子,摸著肚子笑道:「肚兄肚兄,今日我
總算對得起你了吧!」
    玉面神判笑道:「酒菜都已夠了麼?可要再用些瓜果?」
    小魚兒笑道:「我很想,只是肚子卻不答應!」
    玉面神判微微一笑,道:「既是如此,我等總算不負神錫道長之托,已盡過地主之
誼了。」
    小魚兒眨了眨眼睛,道:「你話裡好像有話……」
    玉面神判霍然長身面起,緩緩道:「閣下不妨先推開窗子看看。」
    小魚兒推開窗子一瞧,只見這一段街道上,竟已全無燈火行人,卻有數十條勁裝大
漢,將酒樓團團圍住。
    再瞧這酒摟之上,也再無別的食客,只有個店小二站在樓梯口,面上滿是恐怖之色,
兩條腿不停地抖。
    小魚兒歪著頭想了想,笑道:「這算什麼?」
    玉面神判臉色一沉,冷冷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神錫道長托我好生招待你,
我等便盡了地主之誼,但還有一人,卻托我等來取你的頭顱,你看怎樣?」
    小魚兒哈哈大笑道:「我這顆腦袋居然還有人要,這倒真是榮幸之至,但要我腦袋
的這人又是誰?你總該說來聽聽。」
    玉面神判冷笑道:「你只需知道他有一個鼻子兩隻眼睛已足夠了。」
    小魚兒目光轉處,只見江玉郎等人俱是滿面喜色,鬼影子等人卻是面色凝重,滿臉
殺氣。
    這些人早已將他圍住,這許多武林高手將他圍在中央,他簡直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更何況他還有隻手是和江玉郎連著的,他根本連逃都不能逃。
    小魚兒長歎一聲,苦笑道:「看來,今天我只得將腦袋送給你們了……。一盆蜜汁
火腿就換去了我的腦袋,這豈非太便宜了些!」
    「金獅」李迪『嗆」的拔出了腰畔紫金刀,厲聲進:「你還要我等動手麼?」
    小魚兒笑道:「用不著了,只是不知道你的刀快不快?若是一刀包險可以切下腦袋,
我倒想借來用用。」
    「金獅」李迪狂笑道:「好,念你死到臨頭,還有談笑的本事,某家就把這柄刀借
給你!」
    手揚處,紫金刀『奪」的釘在桌上,小魚兒緩緩伸出手,去拿這柄刀,無數道比刀
光更冷更亮的眼睛裡,都在瞧著他這隻手。
    玉面神判冷冷地瞧著他,突然自懷中摸出了對判官筆,那是對十分精巧的兵器,發
亮的竹竿上雕著精緻的花紋。
    小魚兒的指尖停留在刀柄上,沒有拔。
    玉面神判緩緩道:「你為何不拔你拔出這柄刀來,就可以一刀砍向我,或是別的人,
或是將刀架在江玉朗的脖子上,逼我們放你走。」
    小魚兒的手指輕點著刀柄,沒有說話。
    玉面神判道:「你不敢拔這柄刀的,是嗎?只因你自己也知道。只要你拔出這柄刀,
只有死得更慘。」
    小魚兒覺得自己的手很冷,而且在流汗。
    玉面神判叱道:「念你是個聰明人,且給你個速死,咄,去吧!」
    手腕一抖,判官筆閃電般向咽喉「天突」穴點了出去,這「天突」乃是人身必死大
穴之一,縱然被常人拳腳打中,也是難以救治,何況是這等點穴名家掌中的純鋼判宮筆,
小魚兒歷經大難不死,豈知竟要死在這裡!
    眼看這發亮的筆尖已到了咽喉,他竟躲都懶得躲了,躲開這一招,第二招反正還是
要來的,既然要死,何不死得痛快些。
    哪知就在這時,突聽「叮」的一聲,一隻酒杯自窗外直飛進來,不偏不倚套住了判
宮筆的筆尖。
    那判官筆擊勢是何等凌厲,酒杯又是何等容易破碎,奇怪的是,酒杯遠遠飛來,套
住筆尖,居然還是完整的!
    玉面神判手腕反似被震得麻了麻,大驚之下,後退三步,厲喝道:「什麼人?」
    這時新月方自升起,淡淡的月光下,只見對街「老介福綢緞莊」的招牌上赫然坐著
一個人。
    這人滿頭蓬頭,敞著衣襟,手裡提著個特大的酒葫蘆,正在嘴對嘴的狂飲,酒葫蘆
遮去了他的面目,也看不出他是誰.
    但小魚兒卻已瞧出來了,暗道:「此人來了,又有好戲瞧了。」
    玉面神判手腕一震,筆尖上的酒杯直飛出去,直打對面那人的胸膛,他自信手上勁
力,無論是誰,只要被這酒杯擊中,身上必定要多個窟窿,只聽又是「叮」的一聲,酒
杯打在那人身上,片片粉碎。
    那人卻竟似全無感覺!
    玉面神判面色更變了,花措香、白凌霄、李明生等人,拔刀的拔刀,拔劍的拔劍,
一時之間刀光劍影大作!
    「鬼影子」何無雙身子也不見動彈,人突然飛了出去,此人號稱輕功江南第一,身
手之輕捷果然不同凡俗。
    只見他人在空中.手裡已有十餘點寒光暴射而出。
    對街那人突然哈哈一笑,一般閃亮的銀光,自口中射了出來,暗器立刻被打飛,銀
光直射到何無雙身上。
    這輕功第一的鬼影子竟也被打得飛了回來,回時比去時更快,直飛入窗子,飛過桌
面,「砰」的撞在牆上。
    那般銀光到這時才四濺散開,玉面神判遠遠便覺得酒氣撲鼻,那人嘴裡噴出來的,
竟只不過是口酒!
    他一口酒竟然就將何無雙擊退,眾人不禁都變了顏色,白凌霄等人初生之犢不怕虎,
各展刀劍,便要撲過去。
    只聽「呼」的一聲,接著「□□啪啪」一連串聲響,白凌霄等人手裡的刀劍已全不
見了,一個個捂著臉,半邊臉色紅得像是茄子,就在這剎那之問,這幾個人竟已每人重
重挨了個耳刮子。
    再瞧對面那人,不知何時已端端正正坐在何無雙方才坐過的位上,左手仍拿著那酒
葫蘆,右手卻雜七雜八拿了一大把刀劍,白凌霄等人認得,這些刀劍正是自己的,但若
問他們怎會到了別人手上?他們只怕誰也回答不出。
    江玉郎瞧見這人,面色變得毫無人色,玉面神判心計最深.在未知這人來歷之前,
生怕李迪等人魯莽闖禍,當下搶先一步,乾笑道:「這位兄台貴姓大名為何無端出手傷
人?」
    那人眼睛一斜,冷冷道:「誰是你的兄台,你是什麼玩意兒?」
    玉面神判勉強忍住怒氣,鐵青著臉道:「在下蕭子春,江湖人稱玉面神判。」
    那人哈哈大笑道:「好個響亮的名頭,你配麼?」
    笑聲中手一送,將一大把刀劍全送到蕭於春面前,雪亮的刀頭劍尖,在燈光下像是
猛虎的獠牙。
    玉面神判一驚之下,不由得伸手去接,再看自己手裡那對判宮筆不知何時已到了對
方手裡。
    那「金獅」李迪沒有吃過苦頭,濃眉一軒,便待發作。江玉郎在桌下扯了扯他袖子,
悄悄說了句話。
    李迪面色立刻也變得全無人色,失聲道:「你……你便是『惡賭鬼軒轅三光!」
    軒轅三光冷笑一聲,也不說話,卻自桌上拔起了那柄紫金刀,反手一刀,向旁邊一
個茶几砍了下去。那茶几上點著只兒臂般粗的蠟燭。
    軒轅三光這一刀砍下去,蠟燭仍是蠟燭,燭台仍是燭台,茶几仍是茶几,他這一刀
像是根本砍空了。
    但突然間,燭光竟緩緩分了開來,接著蠟燭、燭台、茶几,全都分成了兩半,向兩
邊直倒下去。這一刀出手,眾人更是面如死灰。
    軒轅三光一揚紫金刀,「奪」的釘入樑上,樑上積塵,簌簌而落,他再也不瞧─眼,
一屁股坐下,冷冷道:「兒子們眼見老子來了,怎地還不快擺上酒菜!」
    他這句話說的雖然無理,但聽在眾人耳裡,再也無人敢頂撞於他。
    李迪「砰」的一拍桌子,大喝道:「小二,瞧見老子來,為何還不擺上菜來。」他
看來人雖最是粗豪,但做保鏢的人,究竟能屈能伸。
    那店伙魂魄早巳駭飛了,此刻哪裡還禁得起這一聲大喝,口中剛說了聲「是」,人
已直滾下樓去。
    少時酒菜擺上,蕭子春、李迪搶著要來斟酒。
    軒轅三光眼睛─瞪,道:「誰要你斟酒,除了對面兩個姓江的娃兒,全給老子遠遠
站開。」
    他居然拿起酒壺,替小魚兒倒了杯酒,又替江玉郎倒了杯酒,小魚兒滿懷歡喜,江
玉郎卻已駭破苦膽。
    軒轅三光端起酒杯,道:「喝!」
    小魚兒一飲而盡,江玉郎也不敢怠慢,他剛放下杯子,只見軒轅三光眼睛已在盯他,
咯咯笑道:「你可知道這酒叫什麼酒?」
    江玉郎道:「弟……弟子愚昧,實在不懂。」
    軒轅三光大聲道:「這─杯叫賭酒,無論誰喝了老子倒的酒,都得和老子賭─賭。」
    江玉郎駭得手一抖,酒杯也摔在地上。
    軒轅三光眼睛一瞪,道:「怎麼?你不賭?」
    江玉郎道:「吐」。」吐」……吐」。」
    他駭得舌頭都麻了,竟將「賭」宇說成了「賭」
    軒轅三光大笑道:「好,你龜兒要賭啥?」
    江玉郎道:「吐……吐什麼……都可以。」
    軒轅三光道:「好,老子就賭你這條手臂。」
    江玉郎兩腿一軟,從椅子上滑了下去,小魚兒笑嘻嘻將他拉了起來,道:「你怕什
麼?反正也未必一定輸的。」
    軒轅三光厲聲道:「坐直了,說,你要怎樣賭?」江玉郎目中竟流下淚來,轉眼去
瞧蕭子春等人,但這些人此刻哪裡還敢替他出頭?
    突然間,一人朗聲笑道:「軒轅先生若要賭,在下可以奉陪.尋這等黃口孺子來賭,
豈非無趣麼?」
    小魚兒轉眼望去,但覺眼睛─亮。
    一個青衫秀土巳飄飄走上樓來。
    燈光下,只見此人眉清目秀,面如冠玉,他含笑定過來,風神更是瀟灑已極,小魚
兒自出道江湖以來,除了那無缺公子外,就再末見過如此令人著迷的人物。
    蕭子春等人見到他來了,都不禁在暗中長長鬆了口氣,喜動顏色,江玉郎更是歡喜
得幾乎要跳了起來。
    軒轅三光目光閃電般在他身上一轉,也不禁為之動容道:「你是誰?」
    這人微笑一揖,道:「在下江別鶴。」
    軒轅三光目光聞動,厲聲道:「江湖傳言,江南一帶,出了個了不起的英雄,乃是
燕南天之後第一個當得起『大俠』兩宇的人物,莫非就是你?」
    江別鶴笑道:「那只是江湖朋友抬愛,在下怎擔當得起。」
    軒轅三光指著江玉郎搖頭歎道:「虎父犬子……虎父犬子……」
    突又一拍桌子,大喝道:「他既是你的兒子,你莫非要代他與我賭一賭?」
    江別鶴道:「軒轅先生若有興致,在下自當奉陪。不知軒轅先生賭注如何?」
    軒轅三光微一思索,濃眉軒起,大聲道:「你我兩人無論誰輸了,便任憑對方處治!」
    這賭注說出來,眾人不禁俱都失色,這「任憑對方處治」,委實令人心驚,勝的一
方若令敗的一方去做件絕不可能、甚至丟人現眼的事,那豈非比「死」更痛苦百倍,尤
其是以江別鶴這樣的身份,他若輸了,就算想死,也先得做了對方要求之事才能死的。
他就算死也不能食言背信。
    眾人只道江別鶴絕不會答應,哪知他只是淡淡一笑道:「就是這樣也好,但如何賭
法,還請見告。」
    軒轅三光見他如此輕易便答應了這席注,也不禁為之動容,端起面前酒杯,─飲而
盡,大笑道:「好,江南太快果然豪氣干雲,我定了賭注,如何賭法便由得你,這是我
的規矩。」
    江別鶴笑道:「既是如此,在下恭敬不如從命了。」
    他走過去,搬了張小圓桌來,又將一大碗滿滿的魚翅羹放在桌子中央,軒轅三光瞧
得奇怪,道:「這又算了什麼?」
    江別鶴緩緩道:「你我依次往桌上擊一掌,誰若要將這碗魚翅羹震得濺出,或是使
得碗落下去,那人便算輸了。」
    他口中說話,一掌向那桌面拍了下去。
    他這一掌似乎也未用什麼氣力,但那堅硬的梨木桌面在他掌下竟像是突然變成了豆
腐似的。
    他一掌切下,竟穿透了桌面,桌上那碗盛得滿滿的魚翅羹,果然還是紋風不動,沒
有濺出一滴。
    江別鶴微微笑道:「你我……掌擊下,必定穿透桌面,是以就算你我兩人都未將這
碗魚翅羹震倒,到了後來,桌面上懼是掌痕,那中央一塊,總要落下去的,誰擊下最後
一掌,誰就輸了,是以桌子越小,勝負便越早。」
    眾人都已被這種掌力驚得呆了,直到此刻才喝出來來,就連小魚兒也不能例外,他
實也未見過這種掌力。
    軒轅三光面色也已變了,站在那裡,怔了許久,喃喃道:「這樣的賭法,倒真連我
也未曾見過。」
    江別鶴笑道:「在下已擊下了第一掌,此刻該輪到軒轅先生了。」
    軒轅三光突然仰首狂笑道:「我『惡賭鬼』平生與人大賭小賭,不下萬次,從未有
─次還未賭時,便己先認輸了……」
    他突又頓住笑聲,目光凝注江別鶴,道,「但這次,我不必賭,已認輸了」。·我
掌力縱能穿透桌面,卻萬萬不能令這碗見鬼的魚翅羹一滴也不濺出來。」
    眾人長長噓了口氣,大喜狂歡。
    軒轅三光慘然一笑,背負雙手,道:「現在,你要我怎樣,只管說吧!」
    江別鶴微一沉吟,走過去倒了兩杯酒,笑道:「在下且敬軒轅先生一杯。」
    軒轅三光仰首一飲而盡,「砰」地放下酒杯,厲聲道:「現在軒轅三光是生是死,
往東往西,憑閣下吩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