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二十八章 穴裡乾坤

    小魚兒有個特別的脾氣,隨時隨地都要開玩笑,但他這玩笑開得也並非沒有用意,
他想試試這棟樹是空心還是實心。
    他做夢也不想裡面會有人回應。不錯,裡面的確沒有回應,但那塊樹皮卻突然移動
起來,好好的一株樹,竟突然現出了個門戶!
    小魚兒這一驚倒是不小,整個人都嚇得向後飛出去。綠裙少婦也像是嚇慘了,竟跪
在那裡不能動。
    樹,果然是空的。小魚兒瞪著那黑黝黝的洞,大聲道:「什麼人在裡面?是人是鬼,
都給我滾出來。」
    樹穴裡沒有聲音,一點聲音都沒有。小魚兒一步步走過去,拳頭捏得很緊,捏得指
節都發了白,那雙本來就不小的眼睛,瞪得更大。
    綠裙少婦顫聲道:「不要走進去,裡面……裡面說不定有什麼東西。」
    小魚兒大聲道:「怕什麼?這種鬼鬼祟祟的東西,沒什麼可怕的,他若真的很厲害,
為什麼不敢出來見人!」
    綠裙少婦道:「你……。你要進去?」
    小魚兒身子也縮了一下,道:「進……。進去……」
    他咳嗽一聲,大叫道,「自然要進去,這是唯一的線索,我怎麼能不查個明白!」
    皇后。」
    小魚兒呆了半晌,突然大笑起來,笑得幾乎喘不過氣,他一生中簡直從來沒有像這
樣大笑過。
    絛裙少婦道:「你開心麼?」
    小魚兒大笑道:「我開心,開心極了,我什麼瘋狂的事都想到過,但卻做夢也沒有
想到我有朝一日竟會做皇后。」
    緣裙少婦道:「你不願意?」
    小魚兒瞪大眼睛,道:「我為什麼不願意?世上又有幾個男人能當皇后?」
    他突然跳起來往桌於上一坐,大聲道:「喂,你們還不過來拜見你們的新皇后麼?」
    那些輕衫少年你瞧著我,我瞧著你,終於一齊走過來。
    小魚兒道:「只要磕三個頭就夠了,不必太多。」
    少年們一齊去望那綠裙少婦,綠裙少婦不停的嬌笑,不停的點頭,少年們想不磕頭
也不行了。
    小魚兒道:「磕完頭就出去吧,我要和皇上喝酒了,快出去.……。妃子若想和皇
後爭寵,皇后吃起醋來,是要砍你們腦袋的。」
    少年瞧著他,那模樣倒當真像是瞧見了個妖怪似的,突然一齊轉過頭,走了乾淨。
    小魚兒拍手大笑道:「妙極妙極,做皇后的滋味可真不錯。」
    綠裙少婦笑得已直不起腰,咯咯笑道:「你這小鬼真有意思,我在這裡十多年,從
來也沒有這樣開心過。」
    小魚兒笑道:「從今以後,我天天都要讓你開心,開心得要死,你雖然叫『迷死人
不賠命』,我卻要迷死你。」
    綠祖少婦突然不笑了,瞪大眼睛,道:「你「……你怎會知道我的名字?」
    小魚兒笑嘻嘻道:「我非但知道你這名字,還知道你叫蕭瞇瞇,也是『十大惡人』
中之一,你看來雖然又嬌又嫩,其實最少也有四五十了,但你放心,我不會嫌你老的,
薑是老的辣,越老我越歡喜。」
    他連珠炮似的說了一大篇,綠裙少婦已怔在那裡。
    小魚兒道:「別站在那裡呀,春宵一刻值千金,你該過來和我皇后親熱親熱才是。」
    綠裙少婦凝眸望著他,緩緩道:「你只說錯了一件事。」
    小魚兒道:「哦?」
    綠裙少婦道:「我今年只有三十七。」
    小魚兒嘻嘻笑道:「就算你十七也沒關係,『永遠莫要和女人討論她的年齡』,這
句話我很小的時候就懂了的。」
    綠裙少婦道:「別的事你說錯都沒關係,但你若說錯女人的年紀,她可不饒你。」
    她的手,溫柔而美麗,她的笑,也是溫柔而美麗。
    但這溫柔的笑容中卻隱含殺機,這雙美麗的手頃刻間也能置人死命,這小魚兒自然
是知道的。
    小魚兒卻偏偏裝做不知道,嘻嘻笑道:「我已知道你是誰,你可知道我是誰麼?」
    蕭瞇瞇眼波流轉,道:「你……。。」
    小魚兒道:「十大惡人』若也有一個朋友,那就是我,江魚。」
    蕭瞇瞇道:「你……你竟敢自稱『十大惡人』的朋友?」
    小魚兒笑道:「你難道以為我是好人不成。」
    蕭隙瞇嫣然道:「你自然不是好人、但你還太小,小得還不能做聰人,我瞧你」……
你只怕是那老妖怪派來的,是麼?否則你又怎麼知道我。」
    小魚兒道:「老妖怪我的確認得好幾個。」
    蕭瞇瞇道:「好兒個?」
    小魚兒眨了眨眼睛,突然大笑道:「哈哈,小僧從來不近妖孽,阿彌陀佛……近妖
者殺……你殺時小心些,若讓血流得太多,肉就不鮮了……九幽門下,餓鬼日多,肉縱
不鮮,也有鬼食……。你呀,你就是個缺德鬼。」
    他說了五句話,正活脫脫是哈哈兒,「血手」杜殺,「不吃人頭」李大嘴,「半人
半鬼」陰九幽,「不男不女」屠嬌嬌這五人的口氣,不但聲音相同,語氣也相同,正是
惟妙惟肖,活靈活現。
    蕭瞇瞇眼睛已睜大了,嬌笑道:「你這小鬼,你認得他們?」
    小魚兒道:「我從小就是在『惡人谷』長大的。」
    菌瞇瞇的手,立刻放下了,拍手笑道:「這就難怪,難怪你是個小妖怪,原來你竟
是跟著他們長大的。……他們常常提起我麼?」
    小魚兒笑道:「他們叫我遇見你時,要千萬小心些,莫要被你迷死。他們說你是六
親不認,見人就要迷的。」
    蕭瞇昧咯咯笑道:「你相信他們的鬼話?」
    小魚兒瞇著眼笑道:「能見著你這樣的人,就算被你迷死,我也心甘情願的。」
    蕭瞇昧嬌笑道:「哎喲,小鬼,我沒有迷死你,倒真的快要被你迷死了。」
    小魚兒大笑道:「現在,你可以請我喝酒了麼?」
    送酒上來的,竟是個孩子。
    這孩子生得眉目清秀,但卻面黃肌瘦,像是發育不全的模
    樣,看神氣像是比小魚兒大,看身材又似比小魚兒小。
    他縮著脖子,駝著背,捧著盤的兩隻手,不停地發抖,但一雙眼睛,卻又不時偷偷
在蕭瞇瞇胸前瞟來瞟去。
    蕭咪咪笑道:「小色鬼,你瞧什麼?」
    那孩子紅著臉,垂下了頭,道:「沒」。」沒有。」
    蕭咪咪媚笑道:「你想親親我是麼?」
    那孩子臉更紅人蕭咪咪道:「來,想親就來親呀,怕什麼?」
    那孩子突然放下盤予,抱住了她。
    蕭咪咪突然反手一個巴掌,將他打得在地上直滾,小魚兒抬起頭,突然發現這孩予
背著臉時,滿臉都是殺機,竟令人覺得可怕。
    他站起來時,他又變得一副可憐模樣,紅著臉,垂著頭,一步一挨,慢吞吞走了出
去,像是路都走不動。
    小魚兒道:「這小孩子也是你的妃子?」
    蕭咪咪笑道:「你吃醋?」
    小魚兒道:「唉,你簡直是摧殘幼苗。」
    蕭咪咪道:「我就是要折磨他,直到他死。,小魚兒道:「為什麼你恨他?他不過
是個孩子呀!」
    蕭咪咪道:「他雖是個孩子,但他的爹爹……嘿,,普天之下,再沒有一個比他那
爹爹更毒辣更陰險的人了。」
    小魚兒笑道:「哦?他難道比陰九幽還陰險?難道比李大嘴還毒辣?」
    蕭咪咪道:「陰九幽雖險,李大嘴雖狠,別人總還瞧得出,但他爹爹做盡了壞事後,
別人還在稱他為當世之大俠。」
    小魚兒眼珠子一轉,笑道:「連你都說這人壞,想來他必定真是個大壞蛋了。」其
實他心裡想的卻是:「你說他是壞蛋,他想必是個好人……」
    他故意不問這人的名字,蕭咪咪居然也不說了,只見那孩於又抱了個盤子走進來。
    小魚兒突然道:「喝酒之前,我先得去清存貨。」
    蕭咪咪啐道:「沒出息。」
    小魚兒笑道:「皇后方便時,總得有個把子在旁邊伺候著他拉起那孩子的手,道:
「來,你帶我去。」
    蕭咪咪嬌笑道:「小心些,莫掉下去先就吃飽了,這裡的酒萊還在等著你哩。」
    那孩子縮著脖子,垂著頭在前面走。小魚兒瞧著他的背影,似乎在想什麼。
    這地下的宮闕,顯然是經過精心的設計,每一寸地方,都沒有浪費,長道的彎曲處,
就是方便之處。
    小魚兒突然問道:「嗯,你姓什麼?」
    那孩子道:「江。」
    小魚兒道:「你也姓江?真巧。』「你叫什麼名字」
    那孩子道:「玉郎。」
    小魚兒皺了皺眉,眼珠子四面一轉,突又笑道:奇怪,這裡已是地下,這許多人的
大便小便,都流到哪裡去了?這地下的地下難道還有通道?」
    江玉郎道:「下面沒有通道,是墳墓。」
    小魚兒道:「墳墓?誰的墳墓?」
    江玉郎道:「聽說是建造此地工人的墳墓。」
    小魚兒又不禁皺了皺眉頭,趕緊站起來,道:「你知道的倒不少,想必已來了許久。」
    江玉郎道:「─年。」
    小魚兒道:「一年……你怎會來的?」
    江玉郎道:「閣下怎會來的?」
    小魚兒笑道:「嗯,不錯,蕭咪咪自然有法子把你弄來的「」
    看來這裡必定還有條通向外面的道路,你……此知道麼」
    江玉郎道:「不知道。」
    小魚兒道:「你沒有查過?」
    江玉郎道:「沒有。」
    小魚兒道:「你難道不想出去?不想回家?」
    江玉郎道:「這裡很好,很舒服。」
    小魚兒突然一把抓著他肩頭,沉聲道:「你這小鬼,我知道你心裡恨得要死,時時
刻刻都在想法子出去,你瞞不過我的,你若肯與我合作,咱們就能想法子出去!」
    江玉郎面上毫無表情,淡淡道:「閣下若是方便完了,就請回去用酒。」
    小魚兒眼睛盯著他,盯了許久,一宇字道:「我說的話,你記著,每個字都記著!」
    江玉郎仍然縮著脖子,垂著頭,在前面走。小魚兒瞧著他的背影,還似在想著什麼。
    兩人終於走了回去,蕭咪咪笑道:「看來,你存貨倒不少,我只當你真的掉下去了。」
    小魚兒撫著肚子,嘻嘻一笑,道:「這肚子。……。」
    江玉郎突然截口道:「他方便是假的,他只想要我陪著他搗鬼,只想從我嘴裡探聽
出這裡的出路,還叫我跟他一起逃出去。」
    蕭咪咪眼睛一瞪,冷冷笑道:「江魚你真的想出去?你何必問他,我告訴你好了。」
    小魚兒神色不動,卻大笑起來,笑道:「我在『惡人谷』都住了十來年,這地方難
道比『惡人谷』還糟麼我不過是試試這小鬼的,你難道信他的?」
    蕭咪咪悠悠道:「其實,不管你是真是假,你問他都沒有用的「……這地方的出路,
除了我,誰也不知道。」
    她拍了拍江玉郎的頭笑道:「想不到你倒很老實。」
    江玉郎臉又紅了,垂頭道:「只要能常常在娘娘的身邊,我什麼地方都不想去了。」
    蕭咪咪笑道:「小色鬼,今天不准再胡思亂想了,乖乖去睡睡吧。」
    江玉郎瞧了瞧小魚兒道:「但他……─『娘娘難道……。。」
    蕭咪咪道:「你想我宰了他?」
    江玉郎道:「他……他實在……蕭咪咪輕輕給了他個耳括子,笑啐道:「要吃醋還
輪不到你,滾吧。」
    江玉郎垂著頭,轉回身,乖乖地走了。蕭瞇瞇根本再也未瞧他,這小鬼她是不放在
心上的,無論他想玩什麼花樣,也玩不過她的手掌心。她只是瞧著另一個小鬼。
    小魚兒嘻嘻一笑,道:「這小子果然是個壞蛋。」
    蕭咪咪道:「他是壞蛋,你也不是好東西。」
    小魚兒道,「我難道不比他好?」
    蕭咪咪瞇著眼笑道:「你可知道我為什麼不殺你?」
    小魚兒道:「你捨不得殺我的。」
    蕭咪咪媚笑道:「對了,我真的捨不得殺你,我正要瞧瞧你究
    竟有多好……屠嬌嬌總教過你幾手的,我……。我想試試。」
    她斜斜地在張軟榻上坐下去,春色已上眉梢,柔聲道:「你還不過來?難道還要等
我再教你?」
    小魚兒眼珠子亂轉,嘻瞎地笑。
    蕭咪咪道:「那麼。」。你還等什麼?」
    小魚兒道:「我只怕……。。」
    話還未說完,江玉郎突然又衝了進來,一張臉已變得沒有─絲血色,顫聲道:「不……
『不好,不好了!」
    蕭咪咪怒道:「你想幹什麼?」
    江玉郎道:「死了。……全都死了。」
    蕭咪咪變色道:「什麼人死了?』江玉郎道:「你……你趕緊去瞧瞧……。他們。……
他們……。
    話未說完,突然暈了過去。
    死人,到處都是死人!方纔那些輕衣少年,此刻竟沒有一人還是活的。
    翻開他們的臉,有的七竅流血,有的血肉模糊,就連小魚兒這麼大的膽子,也不禁
瞧得心裡直冒寒氣!
    蕭咪咪也有些慌了,跺腳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小魚兒眼珠子一轉,道:「莫不是那老妖怪已暗中潛來此地。」
    蕭咪咪道:「不可能,絕不可能!此間入口,絕無人知道。
    她嘴裡說著「不可能」,人已往門外衝出去,突又回頭.厲聲道:「你若敢跟著來,
我就真宰了你!」
    小魚兒苦笑道:你放心,我難說不知道偷看了別人秘密的人,是萬萬活不長的……
我還想多活兩年哩。」
    等到蕭咪咪從前面的門出去,他人已到了後面的門。他雖然明知蕭咪咪必定要到那
秘密的出口處查看,他也不想去偷瞧這秘密,只因他想瞧的是另一人的秘密!
    他伏在地上,露出半隻眼睛。只見那已暈在地上的江玉郎頭突然動了,也用一隻眼
睛往四面瞧,他自然瞧不見門後面的小
    魚兒。小魚兒屏住了呼吸,動也不動。
    江玉郎突然喚道:「江公子……江魚,你出來吧。」
    小魚兒的心一跳,但咬住牙,終於沒有出聲。江玉郎又等了等,突然跳起來。他身
子突然變得比燕子還輕,比魚還滑,比狐狸還靈,身子才一閃,已從旁門的一道小門滑
出去。
    那道小門,正是他方才帶小魚兒去方便時走的門。小魚兒早已算好方向,他出了那
間屋子的小門,小魚兒也到了這間屋子的小門邊,還是用半隻眼睛偷偷的瞧。
    只見江玉郎身子不停,一頭鑽進了那方便之處。小魚兒的身子也像燕子一般掠過去,
江玉郎竟掀起了那烘坑的蓋子,往裡面鑽。
    突然間,他腰上一麻,褲帶已被人拉住。只聽小魚兒笑道:「你想一個人跑,那不
成。」
    江玉朗的臉,這一次是真的嚇白了,顫聲道:「莫……莫要開玩笑。」
    小魚兒冷笑道:「誰跟你開玩笑,老實說,你想幹什麼?」
    江玉郎道:小……小人只是想方便方便。」
    小魚兒道:「放屁,方便也不必鑽進糞坑裡去!」
    江玉郎道:「我……、我想」……。」
    小魚兒道:「你難道想吃糞?」
    江玉郎道:「聽說糞是解毒的,我也中了毒,所以……。我小魚兒冷笑道:「你這
小鬼,一張嘴果然厲害,但卻休想騙得到我,你再不說老實話,我就拉你去見蕭咪咪,
而且還告訴她,那些人都是你殺的!」
    江玉郎身子已抖了起來,道:「我……我沒有……。。」
    小魚兒道:「你殺了他們,將蕭咪咪引開,然後再躲在一個秘密的地方,等蕭咪咪
找不著你時,再偷偷溜出去!」
    江玉郎道:「你。……你……。。」
    小魚兒道:「老實告訴你,你縱然奸似鬼,也得吃老子的洗腳水,我早就看透你了,
你若想活命,就得乖乖跟我合作。」
    江玉郎終於歎了口氣,道:「我服了你,好吧,你說的不錯,我那藏身之處,就在
這糞坑裡,我費了一年的時間,才挖出來的。」
    小魚兒道:「真有你的,居然將藏身之處弄在糞坑裡,也不怕臭。」
    江玉郎道:「若要活命,就不覺得臭了。」
    小魚兒歎道:「我見過的壞人也不少,若論忍勁、狠勁,還得叫你這小鬼第一,就
連我也不得不佩服你。」
    江玉郎道:「快,時候不多了,快放手,我帶你進去!」
    小魚兒放開手笑道:「你將路弄乾淨些,我……」
    話猶未了,江玉郎兩隻腳突然連環踢出,這兩腳踢得當真是又準又狠,他看來本不
似有這麼高的武功。
    可惜小魚兒早已算好他有這一著,他腳再踢出,腰上的穴道已全都被小魚兒點住了,
下半身再也不能動。
    小魚兒冷笑道:「我早就告訴過你,你弄不過我的,還不乖乖往裡爬。」
    江玉郎顫聲道:「我……我不能動了。」
    小魚兒道:「腳不能動,用手爬!」
    江玉郎再不說話,果然乖乖的往裡爬。
    那糞坑本有一個洞通向地下,竟被他又從旁邊挖了條小道,剛好可以容得下他的身
子。他就像蛇一般往裡爬。小魚兒也只得捏著鼻子,跟著他爬,幸好爬了一段,就不臭
了。小魚兒搖著頭苦笑道:「別人說我是個小妖怪,我看你才真是個小妖怪。真虧你想
得出,竟在這種鬼地方下工夫。」
    這條小小的地道大約有七八尺,然後,裡面就是個小小的洞,最多也不過只有七八
尺見方。但這洞裡,卻早巳鋪好了四五床棉被,還有兩缸水,一罈酒,和一大堆鹹肉、
香腸、糯米糕,此刻居然還有十幾本書。
    小魚兒瞧了瞧,也不禁歎道:「你倒真花了不少工夫,準備得倒真周到。』江玉郎
縮在角落裡,瞧著他,那雙眼睛就像蛇一樣,閃著光,狡黠的光,狠毒的光,怨恨的光。
小魚兒也瞧著他,他是狐狸也好,是蛇也好,小魚兒都不怕,小魚兒並不怕壞人,越壞
他越覺有趣。地下靜得很幽寂,雖然難耐,但也正代表著安全,這裡的確是個安全的地
方,小魚兒想不出有誰還能找得到他。他舒服地在棉被上躺下來,摘下條香腸,嗅了嗅,
咬了一曰,香腸的滋味居然不錯,很不錯。
    小魚兒笑道:「糞坑裡的避難所,糞坑裡的香腸……江玉朗你的確是個天才。」
    江玉郎垂下眼皮,喃喃道:「天才!天才……」
    小魚兒笑道:「在糞坑挖洞,的確是只有天才才想得出的主意,蕭咪咪就算查得再
緊,但在你方便時可也不能跟著你。」
    江玉郎木然道:「不錯,這的確是天才的主意,但這天才想出這主意後,花了多大
的代價,吃了多大的苦,你可知道麼?」
    小魚兒道:「你說吧,我很喜歡聽人訴苦。」
    江玉朗道:「你只知道在大便時挖地道非常秘密,但你可知道要大便多少次才能挖
出這樣的地道!」
    小魚兒道:「嗯,確實要不少次。」
    江玉朗道:「你可想過一個人一天只能大便多少次?一年又只能大便多少次?大便
的次數太多,豈不被人懷疑?」
    小魚兒搔了搔頭道:「嗯,這……」
    江玉朗道:「你可想過一個人在大便時若只是拚命地挖地道,那麼他的大便哪裡去
了?他難道能永遠不大便麼?」
    小魚兒又搔了搔頭,苦笑道:「嗯,這的確是個問題,你在大便時若真的大便,就
沒有時間挖地道,你若挖地道,就沒有時間大便了,這怎麼辦呢?」
    江玉郎辛澀的一笑,道:「怎麼辦你永遠想不到的,像你這樣的大少爺,永遠想不
到像我這樣的小人物能吃怎樣的苦。」
    他瞪著眼,咬著牙,一字字道:「我只有像狗一樣,一面工作,一面大便,因為我
不能浪費絲毫時間,我學會在最短時間脫光衣服,縱然冷得要死,我也得脫光衣服,因
為我不能讓大便和泥土弄髒衣服,但是我身上……。。」
    他突然停住嘴,他似乎想吐。小魚兒也突然覺得有些噁心,拋下了手裡的半截香腸,
想說什麼,但說了半天,也沒有說出話來,江玉朗盯著地上的半截香腸,緩緩道:「你
可知道我為什麼這樣瘦?」
    小魚兒道:「你……嗯……你……」
    江玉郎咬牙道:「我瘦,因為我一天到晚在挨餓,為了要盡量
    減少大便,我只有不吃東西,為了要儲存食物,我也只有挨餓。」
    他露出白森森的牙齒,尖銳地一笑,道:「這就是天才一年來的生活,一年來狗─
般的生活才換來這地洞,而你。」你什麼事都沒有做,卻在這裡舒服的睡著。」
    小魚兒還在撓頭,突然笑道:「你可知道這是為了什麼?」
    江玉郎道,「我但願能知道。」
    小魚兒笑道:「告訴你,這就因為你雖是天才,我卻是天才中的天才,一個人有我
這樣聰明就可以不必吃苦了。」
    江玉郎盯著他,良久良久,緩緩垂下頭,道:「不鉗,我的確不如你,我很佩服你!」
    這本是句稱讚的話,但小魚兒聽了,不知怎地,心頭竟突然生出股寒意,竟像是聽
了句最惡毒的詛咒。不錯,這蒼白而矮小
    的少年,也許的確不如他聰明,不如他機警,但若論狠毒,若論狡黠,小魚兒卻差
多了。
    尤其是那一份忍耐的功夫,小魚兒更是一輩子也比不上……忍耐是種美德,但有時
卻又令人覺得可怕。小魚兒也不再說話。
    他心裡在想:這世上若還有我的對手,就是這小狐狸。但這念頭還未轉完,他已知
道自己錯了。這世上他還有個對手,一個更可怕的對手!
    他眼前似已泛起了一條人影,那是個文質彬彬,溫柔有禮的,又風流體貼,永遠不
會動怒的人影。
    花無缺,無缺公子,他既不狠毒,也不好詐,似乎完全沒有什麼心機,除了武功外,
似乎全無任何可怕之處。但這種「全無可怕之處,正是最最可怕之處一一他整個人就像
是大海浩浩瀚瀚、深不可測。
    小魚兒暗中歎了口氣,喃喃道,「這小子我的確看不透,能讓我看不透的人,大概
是不錯的了「。
    江玉郎瞧著他,想說話,但是忍住了。
    小魚兒笑道:「我不是說你,我是說另一個人。」
    江玉郎道:「哦。」
    小魚兒道:「這個人看起來並不像是個十分聰明的人,但你無論多聰明,無論玩什
麼花樣,到他面前就沒用了,因為你無論對他用什麼手段,玩什麼花樣,他都不會吃虧
的,算來算去,吃虧的是你自己。
    江玉郎淡淡一笑,道:「這種人我還末見過……
    小魚兒道:「只要你不死,你總會見著的。」
    江玉郎木然自語道:「只要我不死……只要我不死。」
    突然面色大變,失聲道:「糟糕。」
    小魚兒知道能讓他失色的事,必定是件很糟糕的事,臉色不由自主也有些變了,脫
口道:「什麼事?」
    江玉郎道:「你……你進來時,可反手蓋上那糞坑的蓋子?」
    小魚兒張大眼睛,道:「呀,沒有,我忘了。」
    江玉郎變色道:「蕭咪咪瞧不見我們,必定四下搜索,她若瞧見……」
    小魚兒展顏笑道:「你也未免太小心,她難道會想到咱們在糞坑裡?」
    江玉郎道:「我自然要小心,只要稍為大意,只要一時大意,就可能招來殺身之禍,
你可知道蕭咪咪的武功?」
    小魚兒苦笑道:「我就因為摸不透她的武功,所以不敢和她翻臉……假如是笨人,
武功高些我也不怕,但她,她簡直也是個妖怪。」
    江玉郎歎道:「她武功之高,只怕遠出你想像之外,據說,她一生中有七百多個情
郎,其中還包括了七大劍派中的子弟,每人只教她一手武功,就夠人受的了。」
    小魚兒眼珠子一轉,道:「如此說來,倒是真該小心些才好,我還是再偷偷溜出去
一趟,把那見鬼的蓋子蓋上吧。」
    江玉郎道:「你等一等。」他口中說話,耳朵已貼在土壁上,聽了半晌,失色道:
「不好,她已經回來了。」
    突然間,一陣香氣從裡面飄了出來。
    那香氣竟像是一隻雞加上醬油五香在鍋裡燒的味道。
    小魚兒鼻子已聳起來,這味道在他嗅來,當真是世止最可愛的味道了,他嚥下幾口
口水,大聲道:「這裡面必定是人,鬼是不會吃雞的,妖怪縱吃雞,也不會紅燒……既
然是人,就沒什麼可怕的。」
    他這話像是說給那綠裙少婦來聽,又像是自言自語,壯自己的膽子,綠裙少婦顫聲
道:「你若真的要進去,就要小心些。」
    小魚兒大聲道:「我自然會小心的,無論做什麼事,我都小心得很,否則只怕已活
不到現在了。」嘴裡說話,自樹下撿了塊石予,往洞中拋進去。
    只聽「篤」的一響,小魚兒道:「這洞並不深。」
    綠裙少婦柔聲道:「你果然是個很小心仔細的人。」
    小魚兒不覺又挺了挺胸,道:「你在這裡等著,我進去瞧瞧。」
    綠裙少婦顫聲道:「不……不行,叫我一個人留在外面,我怕都怕死了,我要跟著
你一齊進去,有你在我身旁,我才放心。」
    小魚兒瞧了她兩眼,道:「唉,女人,究竟是女人」……好,你跟著我來吧,緊緊
跟著我,莫要走開。」
    綠裙少婦道:「你用鞭子都趕不走我的。」
    小魚兒已一腳跨了進去,腳下不覺有些飄飄然。
    這株樹,裡面果然是空的,雖不深,但卻十分黑暗。
    緣裙少婦緊緊依偎著小魚兒,顫聲道:「奇怪,這裡還是沒有人。」
    小魚兒道:「有人的,一定有人的。」
    綠裙少婦道:「這裡總共只有這麼大地方,人在哪裡?」
    樹穴周圍不過五尺,果然沒有可以藏下一個人的地方。
    小魚兒皺眉道:「奇怪,紅燒雞的香氣是從哪裡來的?」
    綠裙少婦道:「這香氣像是從下面……」
    話末說完.他們站的地方竟突然往下面沉了下去。綠裙少婦整個人都縮進小魚兒懷
裡,顫聲道:「這是怎麼回事?咱們怎麼辦?」
    小魚兒圓瞪著眼睛,大聲道:「莫要怕,怕什麼,咱們索性就下去瞧個究竟……
    兩個人的身子不斷往下沉,四下仍是一片黑暗,他們就像是站在一個筒子裡,一個
可以上下活動的筒子。綠裙少婦緊緊抓著小魚兒的手,她的手又濕又冷,這方纔還殺人
不眨眼的女子,此刻膽子竟會變得這麼小,倒是令人想不通的事。
    那「筒子」終於停了,小魚兒眼前一亮,又出現一道門,一片青濛濛的光線,自門
外灑了進來。
    小魚兒一伏身,『嗖」的竄了出去,外面竟是條地道,兩旁是雕刻精緻的石壁,壁
上嵌著發亮的銅燈。
    小魚兒喃喃道:「好傢伙,這地方居然還收拾得華麗得很,看來,此間的主人縱不
是妖怪,也和妖怪差不多了。」
    他剛想回頭叫那綠裙少婦出來。突聽一聲慘呼,原來那鐵筒的門突又關了,鐵筒竟
又往下沉,綠裙少婦的慘呼聲不斷自筒裡傳出來。
    只聽她淒聲呼道:「火」……救命,救命,火……。。」
    小魚兒大擦之下,要伸手去拉,但那就像是間小屋子般大小
    的鐵筒,他又怎麼能拉得住。他想隨著鐵筒往下跳,但那鐵筒恰巧嵌在地裡,就不
動了,只有那綠裙少婦的摻呼聲仍不斷傳上來「火,……燒死我了,求求你……。救命
呀,火……」
    淒厲的呼聲,聽得小魚兒全身冷汗直冒。他拳打腳踢,想弄開那鐵筒的頂,怎奈那
鐵筒的頂也是精鋼所鑄,他用盡氣力,也是沒有用的。
    綠裙少婦的慘呼聲已越來越衰弱。「我受不住了」……』求求你,讓我快些死吧!……』
求求……」」呼聲突然斷絕,然後便是死一般的靜寂。
    小魚兒也停下了手,癡癡的站在那裡。綠裙少婦竟被活活燒死在鐵筒裡!
    這女子雖然狠心,雖然和他沒有關係,但卻曾全心全意地依靠著他,而結果卻落到
這種下場。她選錯了人,選錯人了……
    小魚兒的眼眶已變得濕濕的,突然嘶聲大呼道:「你聽著,無論你是誰,都仔細的
聽著,你嚇不倒我,也殺不死我的,我卻一定要殺死你!」
    地道裡沒有回應,根本沒有人理他。小魚兒咬了咬牙,大步向前走去。
    地道並不長,盡頭處有一扇門,門上面也雕刻著一些人物花草,看來,單只建這條
地道,就不知花了多少人力物力,這裡的主人肯花這麼大的人力物力在地下建造條走道,
當真不知是個什麼樣的怪物。
    門,並沒有上鎖。小魚兒伸手一推就推開了!
    他自己也不知自己怎麼會這麼大的膽子,竟筆直走了進去,他好像覺得自己絕不會
死。只因他若要死,方才就該被火燒死……他只覺得這地道的主人似乎不想殺他,為什
麼,他卻弄不清楚。
    他想得並不太多,這就是他思想的秘訣,只要能捕捉著一點主題,其餘的就不必想
了,想多了反而困擾。
    門後面,是一間廳。地道已是如此華麗,廳堂自然更堂皇;在地下竟會有如此堂皇
的廳堂,更是件令人想不到的事。除了沒有窗子,這裡簡直和地上富戶的花廳沒什麼兩
樣,陳設得雅致大方,還尤有過之。但廳堂中仍沒有人。
    小魚兒喃喃道:「這裡的主人雖是個怪物,倒也懂得享受,他若將這裡弄得鬼氣森
獲,雖能嚇得倒別人.卻也苦了自己。」
    突聽一人笑道:「不想閣下倒是此間主人的知己。」
    這語聲雖是男子的口音,但緩慢而溫柔,卻又有些和女子相似,小魚兒的溜溜一轉
身,卻瞧不見人,不由大喝道:「什麼人?你在哪裡?」
    那語聲笑道:「你瞧不見我的,我卻瞧得見你。」
    小魚兒雖沒有瞧見人,卻又瞧見一扇門.他一步掠了過去,推開門,又是間花廳。
    廳堂的中央,有張桌子,桌子上有只天青色的大碗,那始終引誘著小魚兒的香氣,
便是自碗裡發出來的。碗裡,果然是只燒得紅紅的雞。
    小魚兒眼睛又圓了,只聽方纔那語聲又在另一處響起,緩緩道:「江魚,這隻雞燒
得很嫩,是特地為你準備的。」
    小魚兒身子一震,大聲道:「你……」你怎會知道我的名字?」
    那語聲笑道:「此間的主人,沒有不知道的事。」
    小魚兒吼道:「你們到底是些什麼人?」
    那語聲道:「你怎知道我們一定是人。」
    小魚兒怔了怔,後退兩步,道,「你們究竟想要我怎樣?」
    望補上小魚兒道;:「嗯」
    那語聲道:「你可知道你現在是死是活?是人是鬼?現在,你睜大了眼賭,等著瞧
吧。」
    這句話剛說完,四面燈光已亮了起來。小魚兒發覺自己還是躺在方才倒下去購地方,
但四面的椅子上,不知何時,已坐著七八個人。
    這七八個人都穿著寬大而柔較的長袍,年紀最多也不過只有二十多歲,每個人都長
得清清秀秀、臼白淨淨。
    這七八人雖然都是男人,但看來卻又和女子相似,每個人都懶洋洋地坐在那裡,瞧
著小魚兒懶洋洋的笑。
    小魚兒道:「你們就是這裡的主人?」
    七八人一齊搖了搖頭。這七八人一個個竟都是有氣無力,像是全身沒一根骨頭,人
雖然都是活的,但卻和死人差不多。
    小魚兒忍不住大聲道:「你們的主人究竟是誰?為什麼不出來見我?他若也像你們
這種不男不女,要死不活的模樣,我還懶得見他哩。」
    其中一人笑道:「你莫要笑咱們,三個月後,你也會和咱們一樣。」
    小魚兒冷笑道:「你活見大頭鬼了。」
    那人笑道:「你不信?你雖有鐵打的身子,也吃不消她。」
    小魚兒道:「她,她是誰?」那人道:「她就是我們的女王。」
    只聽一人銀鈴般嬌笑道:「我就是這裡的女王!」
    這笑聲聽來熟得很,小魚兒轉過頭,便瞧見她。她竟是那方才被活活燒死的綠裙少
婦。
    小魚兒整個人都呆住了,眼睛瞪得簡直比雞蛋還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