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二十六章 巧計脫困

    碧綠的翡翠縱在黑暗中也耀眼得很,沈輕虹本來一直含笑瞧著小魚兒,此刻也不免
吃了一驚,獻果神君更是要急瘋了,一把抓住小魚兒,道:「你。……』你這小瘋子,
你可知道你在做什麼?」
    小魚兒笑道:「我自然知道。」
    藏果神君跳腳道:「你可知道你拋出這一塊翡翠,就等於拋出一棟平牆整瓦的大屋
子,就……就……就等於拋出三百條大肥牛。」
    小魚兒道:「我自然也知道。」
    獻果神君道:「你……你這也算救我?你這簡直是在要我的老命。」
    小魚兒歎道:「你若要錢不要命,那也就罷了。」
    獻果神君道:「但你。……你……你這又算什麼意思?」
    小魚兒冷笑道:「我的意思,早知你是不會懂的「。「但你難道也不懂麼?」
    他這最後一句話問的自然是沈輕虹。
    沈輕虹面上已有喜色,道:「在下雖有些懂,只是還不能完全明白。」
    小魚兒道:「我將這些珍寶拋出去後。那些猴子猴猻們必定搶著去接,它們必定也
和這位猴兄一樣,見著此等稀奇好玩之物,是萬萬捨不得拋卻的。」
    沈輕虹笑道:「不錯。」
    小魚兒道:「我拋出去一百件珍寶,至少有五十件被它們接去,它們接去後必定帶
到各地去炫耀。這五十件珍寶,只要有一件被人瞧見,這人必定就要苦苦追尋這珍寶的
來處。」
    沈輕虹道:「若換了我,也會如此的。』小魚兒道:「這人獨力難成,必定要找個
同伴,而這種事只要被第二人知道,立刻就會有第三人知道,有第三人知道,就定會有
第三百個人知道。只要這消息一傳出去,你就不怕沒有人能找著這裡。」
    沈輕虹附掌笑道:「不錯,就算最無用的人,找尋珍寶時也會突然變得有用的,何
況這消息一傳出去,各種厲害角色都會趕來的。」
    小魚兒歎了口氣,道:「現在你懂了麼,只要有人能來到這裡,咱們就不愁出不去
了,如此簡單的法子,你們都想不出,可真是奇怪得很。」
    獻果種君臉上的怒容早已瞧不見了,此刻竟一把抱住了小
    魚兒,像是發了瘋似的狂笑道:「你的的確確當真是天下最聰明的人。」
    於是,那些價值連城、大多數人一輩子賺來的錢也買不到一件的珍寶.就被小魚兒
像丟爛桃子、香蕉皮似的一件件丟了出去,他每丟一件,獻果神君臉上的表情就像是被
人砍了一刀似的,也不知是哭是笑。
    此後,他每天越丟越多,只丟得獻果神君臉皮發青,眼睛發綠,嘴裡不停地喃喃嘀
咕,道,「聰明人呀聰明人,你可知道你已丟出去多少銀子了麼?你丟出去的東西若作
價成銀子,只怕已可將這見鬼的懸崖填平了。」
    小魚兒也不理他,到了第七天,獻果神君額上已不停地往外直冒汗珠,捏緊了拳頭
嘶聲道:「聰明人呀聰明人,你想出來的這條妙計若是不成功,你可知道你就要如何死
法麼?」
    小魚兒淡淡道:「我丟光了這些珍寶,若是還沒有人來,隨便你怎樣弄死我都沒關
系。」其實他自己的手也有些發軟了,珍寶已不見了一半,還是鬼影子也沒有來一個。
    獻果神君終於一把搶過那箱子,整個人坐在箱子上,大吼道:「不准碰,誰也不准
再碰它一碰!」
    小魚兒道:「難道你真的要錢不要命?」
    獻果神君咬緊牙關,道:「我為這些寶貝已吃了十五年的苦,寶貝若被你這小鬼弄
光了,我就算能活著出去,又有什麼意思?」
    小魚兒眼珠子一轉道:「這話倒也不能說完全沒有道理,但你不妨再想想,說不定
只要再拋一粒珍珠出去,就有人來了,如此功虧一筏,豈不可惜。」
    獻果神君摸了摸頭,道:「這……。」
    小魚兒笑嘻嘻瞧著他悠悠道:「說不定只要拋一粒,只要一粒」……」
    獻果神君終於大吼一聲,跳了起來,道:「算你這小鬼的嘴厲害,老子又被你說動
了。」
    有了一粒,就有兩粒,有了兩粒,就有三粒……又好幾天過去,還是鬼影子不見一
個。
    獻果神君一把拎住了小魚兒的衣襟,牙齒咬得吱吱的響,嘶聲道:「你這小鬼還有
何話說?」
    小魚兒道:「說不定只要……」
    獻果神君大吼道:「說不定只要再拋一粒,是麼!」
    小魚兒嘻嘻笑道:「正是如此。」
    獻果神君跺腳道:「放你娘的千秋屁,老子已被你害苦了,你還要……還要……」
兩隻猴爪般的手,已要去抓小魚兒的脖子!
    就在這時,突聽沈輕虹「噓」的一聲,低叱道:「來了!」
    崖洞邊,已探出了半個頭來。
    果然是人的頭。這人的頭髮,正中央梳成個髮髻,但原來戴在頭上的帽子此刻卻沒
有了,像是已被風吹落。
    這人的眉毛,黑而長,眉尖微微上剔,看來頗有殺氣,但眉心卻糾結在一起,又像
是有許多心事。這人縱有許多心事,卻也無法自他眼睛裡瞧出來。
    他的眼睛大面凸出,眼珠子好像是生在眼眶外的,他的黑眼珠凝結不動,自眼珠上
佈滿了血絲。這雙佈滿血絲的眼睛,就這樣瞪著崖洞裡的三個人,空空洞洞的,絕沒有
絲毫變化,絲毫表情。
    這明明是人的眼睛,看來卻竟又不像是人的眼睛,如此大的一雙眼睛,看來竟全無
絲毫生氣!小魚兒與沈輕虹、獻果神君自然也在瞪著這雙眼睛,瞪著瞪著,也不知怎地,
心裡竟不由自主生出一般寒意。
    這全無絲毫表情、全無絲毫生氣的一雙眼睛,看來竟是說不出的冷漠、殘忍、恐怖
詭秘!那疑注的黑眼珠中,竟似帶著這種逼人的死亡氣息!
    獻果鐘君忍不住大喝一聲,道,「你這人是什麼東西,你喝聲未了,那顆頭突然凌
空飛了進來!
    沒有手,沒有胸,沒有身子……什麼都沒有,這赫然只是一顆人頭,一顆孤零零的
人頭。
    獻果神君喝聲已噎在喉嚨裡,呆呆地怔住,崖洞外卻傳人了一陣詭秘的猴笑,露出
幾張帶著詭笑的猴臉。
    小魚兒鬆了口氣,帶笑罵道:「原來你們這些猢猻在搗鬼!」
    但這人頭卻絕計不會是猴子砍下來的。
    沈輕虹拾起了人頭,凝注著那雙煞氣凜凜的濃眉,凝注著那雙凸出的眼睛,口中喃
喃道:「卻不知是誰殺死他的?」
    小魚兒瞧著洞外將落的夕陽,悠悠道:「殺死他的人,想必就要來了!」
    但那「殺死他的人」卻沒有來。
    漫漫的長夜已將盡,獻果神君又開始坐立不安,濛濛的曙色漸漸照入這黝黑的崖洞……
崖洞外突然伸入一隻手來!
    這隻手五指如鉤,像是想去抓緊件東西,但卻什麼也沒有抓住,在淒迷的曙色中,
這隻手看來也是說不出的詭秘。獻果神君風一般掠過去,刁住了這隻手腕,他並未用什
麼力氣,這隻手就被他刁了進來!
    但這也只是一隻手,一隻孤零零的手,已齊肘被人砍斷,斷處的鮮血已凝結,轉變
成一種淒艷的死紅色,手背上還有條刀疤,長而深,就像是一條蛇蜷曲在那裡,想來多
年前這隻手已險些被人砍斷過一次。
    詭笑的猴臉在崖洞外搖晃著,像是一張張用鮮血畫成的畫具,獻果神君牙齒咬得直
響,嘶聲道:「腦袋先到,手也來了,下面只怕就是只臭腳。」
    小魚兒道:「這腦袋和手不是同一個人的。」
    獻果神君冷笑道:「你怎知道?你問過他?」
    小魚兒道:「那腦袋的皮膚又細又嫩,這隻手的皮膚卻像是砂紙,你就算看不出,
摸也該摸出來的。」
    獻果神君道:「哼!」過了半晌,忍不住又道:「這隻手莫非就是第二個人的……」
    小魚兒道:「不錯,這隻手就是砍下那腦袋的!」
    獻果神君道:「你又知道了,你瞧見了不成?」
    小魚兒道:「你瞧這隻手,便該知道必定是孔武有力,若非這麼樣的手,又怎能一
刀就砍下別人的腦袋。」
    獻果神君道:「哼!」
    小魚兒道:「你瞧這隻手的模樣,也就該知道它被砍斷前的那一刻,必定還緊緊握
著柄刀……不但是刀,還是柄寶刀,所以,手一被砍斷,那柄刀立刻就被人搶去了……
一隻有力的手拿著一柄寶刀,砍人的腦袋自然方便得很,想不到的是,這隻手不知怎地
也被人砍斷了。」
    沈輕虹突然長長歎息了一聲,道:「不錯,這的確是只有力的手,他手裡拿著的也
的確是柄寶刀。」
    獻果神君目光閃動,冷笑道:「嘿,你也知道了。」
    沈輕虹道:「我自然是知道的。那腦袋我雖不認得,這隻手我卻是認得的。」
    小魚兒眉毛一揚道:「莫非是這刀疤?……」
    沈輕虹道:「不錯,他手上這刀傷正是我留下的,卻也是我為他敷的藥,看著它收
的口,我……我又怎會忘記?」他語聲中竟似有許多傷感之意。
    獻果鐘君嗤鼻道:「你砍傷了他,又為他敷藥,你腦袋莫非有什麼毛病不成?」
    小魚兒眨著眼睛,道:「這一刀想必是誤傷,所以你砍了他之後,心裡又後悔得很,
所以才會替他敷藥,是麼?」
    沈輕虹苦笑道:「正是如此。」
    小魚兒道:「如此說來,這人是你的朋友?」
    沈輕虹又長長歎了口氣,道:「此人便是昔年江湖上人稱『鐵鏢頭,金刀手』的
『金刀』鐵如龍,他與我本是好友,只為了爭那總鏢頭之位,我。……』我竟失手砍了
他一刀,到後來我雖想補過,但他。……他卻不告而別了,算將起來,這已是二十年前
的事,二十年不見,不想今日竟,竟……」轉過頭去,咳嗽不已。
    獻果神君道:「鐵鏢頭,金刀手「……』嗯,這名字我聽過,聽說他不但比你有種
得多,武功也比你強,只可惜沒有你詭計多端,所以才會被你砍了一刀。」
    沈輕虹黯然道:「我確是比不上他。」
    獻果神君皺起了眉,道:「此人武功本已不錯,這二十年來,身受屈辱,想必朝夕
苦練,武功自又精進不少,但還是被人一刀砍斷了手,砍下他手的那人,豈非又是個厲
害的角色,我們要加倍提防才是。」
    說完了這句話,他再不開口,只是盤膝坐到最黑暗的一個角落裡,屏息靜氣,凝注
著那洞口。
    洞外面漸明亮起來,微風中也傳來了夏日芬芳而溫暖的氣息,不時有猴子們怪笑著
在洞外蕩來蕩去。
    這陽光,這溫暖的勞香氣息,這無拘無束的自由……沈輕虹目中突然流下淚來,他
扭轉頭,嘎聲道:「你想。.。真的會有人來麼?……」真的會有人找到這裡?」
    小魚兒道:「會的。」
    沈輕虹道:「但來的又會是什麼人呢?他又是否會救我們出去?」
    獻果神君獰笑道:「會的,他不救也得救。……』無論他是什麼人,我都不管,我
只要他垂下來的那條繩子,那條繩子……」
    沈輕虹道:「但他若要的不是你的人,只是你的珍寶,他若一進來就殺了你,又當
如何?」
    獻果神君獰笑道:「他殺不了我的,無論是誰也殺不了我的……他還未瞧見我在哪
裡時,我已經先宰了他。」
    沈輕虹道:「來的若是你的朋友,你莫非也……」
    獻果神君大笑道:「朋友?……這世上哪有我的朋友,我七歲之後便再無一個朋友,
朋友這兩個字我一聽就要作嘔。」
    沈輕虹緩緩合起眼,道:「好,很好。」
    獻果神君一字字道:「你兩人若也想活著出去,就千萬莫要做出糊塗事「。「你兩
人什麼事都不做也沒關係,只要在那人進來時,引開他的注意力,否則……」
    突然「嗖」的一聲一柄劍直飛進來。沈輕虹不等它撞上石壁,便已抄在手中,只見
這柄劍青光瑩瑩,雖非寶器,卻也是百煉精鋼所鑄。
    獻果神君厲聲道:「人呢?」
    小魚兒悠悠道:「人?……想必也死了,這炳劍也是你的猢猻兄弟丟進來的,劍的
主人若末死,如此利器又怎會落在猴子手裡。」
    沈輕虹輕歎道:「不錯,劍在人在,劍亡人亡……」
    他輕撫著那精緻而華麗的劍柄,以金絲鏤在劍柄上的,正是「劍在人在,劍亡人亡」
這八個字。
    小魚兒道:「配得上使用如此利器的人,想來也是位成名的劍客。
    沈輕虹將劍柄送小魚兒面前,道:「你瞧瞧這劍柄上除了這八個字外,還有什麼?」
    除了八個字外,還有三個以金絲鏤成的圓圈。
    小魚兒眨眨眼睛道:「沒有什麼,只不過是三個圈圈而已……
    沈輕虹喟然道:「不錯,只不過是三個圈圖而已……但你可知道這三個圈圈在武林
豪傑眼中又有何等重大的意義?」
    小魚兒道:「什麼意思?」
    沈輕虹沉聲道:「就只這三個圈圈,可使巨萬金銀易手,可令上千人馬改道,可使
勢不兩立的仇人握手言和,可令八拜相交的朋友反臉成仇。」
    小魚兒笑道:「這三個圈圈莫非有什麼魔法不成?」沈輕虹道:「沒有魔法,這三
個圈圈只是『追魂奪命三環劍
    客』沈洋的標記,就憑這標記,大河兩岸便可通行無阻。」
    小魚兒道:「哦,這姓沈的居然有這麼大的門道?」
    沈輕虹道:「這三環劍正是當今天下十七柄名劍之一,那一招『三環套月』在沈洋
手中使出來,當真可說是……」
    沈輕虹默然半晌,長歎一聲道:「三環劍客也死在這一役之中,倒真是我意料未及
之事,如此看來,被你那些珍寶引來的武林高手,竟有不少。」
    小魚兒笑道:「此刻在這懸崖上面,必定打得熱鬧得很,只可惜咱們瞧不見。」
    沈輕虹黯然道:「不錯,此刻這懸崖之上,必定已有許多武林朋友在流血拚命,而
這些正都是你造成的後果,你本該為此悔疚才是……。。」
    小魚兒大笑道,「這些人為了些破銅爛鐵竟不惜拚個你死我活,還說是什麼武林高
手,在我看來,簡直是一群呆子,我不笑他們笑誰?」
    沈輕虹又自默然半晌,緩緩垂下了頭,長歎道:「為了些身外之物而如此拚命,仔
細想來,的確是愚不可及,但我……我又何嘗不是如此。」
    小魚兒道:「你若能常常和我說話,以後說不定會變得聰明些的。」
    這一日又在期待中過去,獻果神君眼睛瞪得更大,日色漸暗,他眼晴就像兩盞燃燒
著碧磷的鬼燈。
    子夜後,洞外仍瞧不見人影,但等到這一天的漫漫長夜又將盡時,洞外無邊的黑暗
中,突然傳來了一片喧鬧的、刺耳的、詭秘的笑聲。這又是猴兒們的笑聲。
    小魚兒皺眉道:「猻猢猢猻,半夜三更,你們還吵什麼?」
    沈輕虹沉聲道:「猴性不喜黑夜,這些猴兒半夜如此喧嚷,必有緣故。」
    話猶未了,只聽「叮噹、嘩啦」一連串響聲,猴子們竟又自洞外拋入了十幾件東西
來,洞窟裡一片黑暗,誰也瞧不清它們拋進來的究竟是什麼,只聽猴笑聲漸漸遠去,像
是已完成了它們的任務。
    小魚兒摸索著,拾起了件東西,道:「這像是柄吳鉤劍。」
    沈輕虹沉吟道:「吳鉤劍?……這種兵刃近年江湖已不多見,吳鉤劍的招式也已漸
漸失傳,但能使用此等兵刃的,卻無一不是高手。」
    小魚兒道:「看來又有個高手已送命了。」
    他摸索著,又抬起件東西,沈輕虹道:「這件是什麼?」
    小魚兒道:「這東西圓圓的、滑滑的,還帶著根練子,像是流星錘,卻又不十分像,
我也摸不出是什麼?」
    沈輕虹沉吟道:「圓圓的?滑滑的?……呀,這莫非是江湖下五門中最歹毒的兵刃
『五毒霹霹雷霆珠』!」
    小魚兒道:「五毒霹靂雷霆珠,這名字倒威風得很。」
    沈輕虹道:「這五毒珠施展起來,招式也和普通流星錘並無不同,只是這銅球內還
藏有暗器,若是有敵對方時,暗器使如暴雨般射出,縱是一流的高手,也難免被其所傷,
是以這兵刃的主人楊露,在江湖中也可算是個人見人怕的角色。」他雖然告別江湖十五
年,但說起武林秘事,仍是如數家珍一般。
    小魚兒笑道:「但看來這姓楊的小子,此番連看家的本領都來不及使出,便己送命
了,要他命的人,豈非可算是武林中的超級高手」
    沈輕虹道:「你再瞧瞧還有什麼?但小心些,莫要亂摸,此間既有下五門的高手到
來,兵刃上說不定附有劇毒。」
    小魚兒笑道:「我這樣的人,會中別人的毒麼?……我手上早已纏著布了,嗯,這
裡有柄刀像是九環刀。」他的手一抖,便發出一陣震耳的聲響。
    沈輕虹道:「聽這聲音,此刀像是十分沉重。」
    小魚兒道:「的確重得很,只怕有五十廳。,沈輕虹道:「五十斤的九環刀,先聲
便足以奪人,看來此人的臂力武功,俱都不在金刀鐵如龍之下,莫非是『蕩魔刀』曾倫!」
    小魚兒道:「這裡還有只判宮筆,份量也重得很,能用如此沉重的兵刃打穴,這人
的武功看來也不含糊。」
    沈輕虹道:「拿來讓我瞧瞧。」
    小魚兒笑道:「你瞧得見麼?該說讓你摸摸才是。』沈輕虹手指輕輕滑過冰冷而堅
硬的筆桿,筆桿的握手處,像是刻著好幾個字,他一個字一個字摸下去。
    那上面刻的是「不義者亡」四個宇。
    沈輕虹失聲道:「果然是『生死判』趙剛,他……他難道也會死?」
    小魚兒道:「人都會死的,這有什麼奇怪?」
    沈輕虹道:「但……。但這『生死判』趙剛,可算是當今江湖中打穴的第一名家,
一身小巧功夫,中原武林不作第二人想,又是誰殺了他?又有誰殺得了他!」
    小魚兒道:「說不定他沒有死,只是丟了兵刃。」
    沈輕虹歎道:「凡是江湖高手,必定都將自己成名的兵刃視如性命一般,這些兵刃
既落入猿猴之手,他們的性命已不保!」
    這時已有微光照入洞窟,光線雖不強,但以沈輕虹等人的目
    力,已足以瞧清落在地上的兵刃是何模樣。只見地上除了吳鉤劍、五毒珠、九環刀
之外,還有兩柄劍,一根練子銀槍,一對虎頭鉤,三枚鐵膽,兩隻暗器囊。
    沈輕虹掀起一柄劍,這柄劍又輕又巧,刃薄如紙,沈輕虹道:「這是『龍鳳雙飛鴛
鴦劍』中的雌劍『輕鳳』,那雄劍『神龍』哪裡去了?莫非已被人拆散……唉!『龍鳳
劍客』一世英雄,江湖人嘗言龍風比翼,翱翔九天,誰知到頭來還是要龍拆風散遭人毒
手!」
    他歎息著放下了這柄「輕鳳」劍,目光綴然,自練予槍、虎頭鉤等兵刃上一一望了
過去,歎息更是沉重,喃喃道:「這些人竟會死在這一役之中,當真令我夢想不到,看
來這一役戰況之慘烈,只怕已是百年僅有的了。」
    小魚兒道:「這些人不但死了,而且顯然是同時死的,能同時殺死這許多成名高手
的人,可真是了不起。你能猜得出他是誰麼?」
    沈輕虹道:「當今天下能使這許多一流高手同時斃命的人物雖不多,但算來也有七
八個,其中武功最高,下手最毒的,自然是推『移花宮』中的兩位官主!」
    說到「移花宮」三字,他語聲竟也似有些變了,四下瞧了一眼,像是生怕那美如天
仙、但卻狠如魔鬼的兩位宮主突然自黑暗中出現似的。
    小魚兒笑道:「你放心,她們絕不會到這種鬼地方來的。」
    沈輕虹喘了口氣,道:「不錯,那兩位宮主是天上仙子,又怎會為了區區世俗珍寶
出手,下手的絕不會是她們。」
    小魚兒道:「除了她們還有誰?」
    沈輕虹道:「昔年『十大惡人』中,武功最高的『血手』杜殺與『狂獅』鐵戰,只
怕也有這麼樣的手段!」
    小魚兒道:「這兩人也不可能。」
    沈輕虹道:「不錯,這兩人一個已多年不知下落,據聞早已投入『惡人谷』,至於
『狂獅』鐵戰麼?……唉這些人若是被他殺的,連兵刃都早已要被折成一段段的了,又
怎會像此刻這般完整。」
    小魚兒道:「還有呢?」
    沈輕虹道:「還有幾人,名字不說也罷。」
    小魚兒道:「為什麼?」
    沈輕虹道:「只因這幾人武功雖強,但輕財仗義,俱都是一代之大俠,那是萬萬不
會做出此等事來的,譬如說當今天下第一劍
    客燕南天!他老人家要殺這幾人,雖然易如反掌,但若非不仁不義之人,他老人家
寧可自己受苦,也不會出手的。』小魚兒本就在等他說出「燕南天」這名字,如今聽得
他如此推祟,胸中不禁熱血奔騰,大聲道:「好!好男兒!男子漢若活在世上,就要活
得像燕南天,教人一提起他的名字,就要豎起大拇指。」
    沈輕虹瞪著獻果神君,大聲道:「不但受過他老人家好處的人,人前背後都對他老
人家五體投地,就算是他老人家的仇人,背後也不敢對他老人家稍有閒話。」
    獻果神君冷笑道:「嘿嘿,你以為我不敢罵他?」
    沈輕虹霍然站起,厲聲道:「你敢?」
    獻果神君歎了口氣,道:「我雖想罵他兩句,卻不知該如何罵法。」
    沈輕虹大笑道:「你聽見了麼,縱有想罵他老人家的人,也不知該如何罵起,只因
他老人家平生實未做過一件見不得人的事,我雖有十五年未見他老人家,但此等上無愧
於天、下無愧於人的大英雄,身體必定日更強健,你說是麼?」
    小魚兒道:「不錯,他身子必定十分強健!他活得必定好得很「……」
    說著說著,他眼睛像是有些濕了,趕緊垂下頭,拾起了一隻暗器囊,將裡面的暗器
全倒了出去。
    只見那裡面有十三枚毒針,七枚黝黑無光的鐵蒺藜,還有一大堆毒砂,沈輕虹聳然
失色,道:川中唐門也有人栽在這裡!」
    小魚兒道:「下手的這人,既不會是你方纔已說過的那幾位,又不會是你還沒有說
過的那幾位,那麼,他究竟會是誰呢?」
    沈輕虹歎道:「想來我委實也難以猜測。」
    小魚兒伸了個懶腰,道:「你猜不到也罷,反正他這就要來了,咱們等著瞧吧。
    獻果神君圓睜的雙目中,已露出驚怖之色,雖然他確信自己的武功,在如此黑暗中
驟施暗襲,必能得手!但這即將到來的不可猜測的敵人,武功委實太強!委實令人膽寒,
他一擊若是不中,只怕便難有第二次出手的機會了!
    有風吹動,崖洞外突又伸出了一隻手來。這隻手纖細、柔美,每一根手指都像是白
玉雕成,縱是世上最再吹毛求疵的人,也無法在這隻手上挑出絲毫瑕疵來。但在這窮崖
絕洞外,突然出現這麼美的一隻手,卻顯得更是分外詭秘,在沈輕虹等人眼中,這只毫
無瑕疵的纖纖玉手,實似帶著種淒秘的妖艷之氣,實令人不得不懷疑這隻手是否屬於人
的。一時之間,獻果神君卻似已將窒息.說不出話來。
    只見這隻手輕輕在洞邊的崖石上敲了敲……這隻手動了,手指也動了,絕不會再是
死人的手。
    然後,一個溫柔而甜美的語聲在洞外銀鈴般笑道:「有人在家麼?」
    此時此地,這甜笑的語聲說的竟是這樣的一句話,就好像是鄰家的少婦閒來無事走
過來串門子似的。獻果神君與沈輕虹聽在耳裡,心中卻不禁直發毛,兩人面面相覷,簡
直是哭笑不得,更不知該說什麼。
    小魚兒眼珠一轉卻笑道:「有人在家,有好幾個哩!」
    那語聲笑道:「有人在家,就該出來開門呀!」
    小魚兒道:「昨天我吃了人家的梨膏糖沒付錢,大門己被人扛走了。」
    那語聲銀鈴般笑道:「我在外面站得腿發軟,可以進來坐坐麼?」
    小魚兒道:「當然可以,但你可得小心些走呀,門檻高得很,莫要弄髒你的新裙子。」
    那語聲道:「謝謝你啦。」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