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二十五章 死裡逃生

    小魚兒大驚之下,扭頭一瞧,才發現那竟不過是猴子,幾十隻猴子也不知是從哪裡
來的,竟都學著他的模樣,身子爬在削壁上,腦袋悄悄往外伸。峨嵋山的猴子最多,又
最喜學人模樣,小
    魚兒本就聽人說過。
    但此刻真的讓他瞧見了,他不禁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又不知該如何才能趕走它們,
只得撮口道:「噓……去……」
    猴子們向他做了個鬼臉,也撮起嘴,吱吱喳喳的叫,有些猴子的臉紅得像屁股,做
起鬼臉來真可以嚇死人。小魚兒生怕這些見鬼的猴子驚動了花無缺,又不禁有些著急起
來,忍不住伸出一隻手去趕,去打。他手一伸,就知道壞了。
    猛子們突然一窩蜂撲了過來,一齊向小魚兒伸出手來,若是在平時,小魚兒自然不
怕。
    但此刻他身予懸空吊在峭壁上,兩隻手都用不得力,猴子們往他身上一撲,他就得
直滾下去。
    他又是害怕,又是著急,又不敢出聲呼救,兩隻手往峭壁上亂爬,手裡的尖刀也落
了下去,許久才聽見「噗」的一聲。那峭壁竟是向內陡斜的,所以匕首才會直落到底,
那回聲許久才傳上來,顯見這懸崖深得怕人。
    小魚兒滿身冷汗,手再也抓不到著力之處,到了削壁向內陡斜之處,他身子也要筆
直跌下去,不粉身碎骨才怪。天下第一個聰明人竟會死在一群猴子手上,小魚兒一念想
到這裡,真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
    只見猴子們也往下直跌,但幾十隻猴子咬咬喳喳一叫,突然一個拉著了一個的手。
幾十隻猴子手拉著手,腳爬著削壁,竟一連串懸空吊了起來,就像是一串葫蘆似的,一
個也末跌下去。
    小魚兒卻已跌下去了,他的手已抓不住任何東西!
    他只有閉起眼睛,慘笑道:「完了……小魚兒競被猴子殺
    了……─」
    但就在這時,突然不知從哪裡伸出一隻毛茸茸的猴爪來,竟將地胸前的衣襟一把抓
住一這隻猴爪力道竟大得怕人,只是小魚兒下落之力更大,猴爪雖抓住了他的衣服,但
衣服撕裂,身子還是往下直落!誰知另一隻猴爪又閃電般伸出來,抓住了他的頭髮。
    小魚兒疼得眼淚直流,身子卻總算頓住。
    只見那一串猴子還在朝他做鬼臉,朝他鬼叫,抓住他的兩隻猴爪,卻是從削壁上的
一個洞裡伸出來的!小魚兒暗道:「抓住我的大概是猴王,否則又怎會有這麼大力氣,
猴子對人,可不會有什麼好念頭,它將我抓上去,卻不知要怎樣折磨我。」他主意打得
真是比天下所有的人都快,這心念一轉,立刻暗中運氣想先掠上去攀住那個洞,先發制
「猴」!
    又誰知他身子還未動,那洞裡竟突然有個人的語聲傳出來,語聲又尖又細一字字道:
「莫要動,一動就將你丟下去!」這又尖又細的語聲,聽來當真有七分像是猴子,但說
的明明是人話,猴子難道也會說人話?這峨嵋山裡,莫非真有猴子成了精?
    小魚兒嚇得又是一身冷汗,顫聲道:「你」……你究竟是什麼?」
    那語聲吱吱笑道:「你是什麼,我就是什麼。」
    小魚兒道:「你……。你是人?」
    那語聲道,「你猜我是不是人?」
    小魚兒抽了口涼氣道:「你要怎樣?」
    那語聲道:「你垂下手,不准動。」
    小魚兒只有乖乖的垂下手,身子已被這「人」凌空直提了上去,就好像是在騰雲駕
霧一般。那隻猴爪竟在他左右雙肩各點了一點,點的竟正是他肩頭的穴道,他再想抬手
也抬不起來!
    接著,他真的就像是條魚似的,被拉入那洞裡。
    那洞口並不大,但洞裡面卻並不小。
    小魚兒被拉得全身又酸又疼,腦袋直髮暈,張開眼睛,只見一隻猴子正咧著大嘴朝
他直笑。
    這「猴子」可真是不小,竟比小魚兒矮不了許多。仔細一瞧,這「猴子」身上竟穿
著衣服,雖然破破爛爛,但卻的確是人穿的衣服,半分不假。再仔細一瞧,這「猴子」
全身雖長著毛,股上雖也長著毛,但那眼睛、那鼻予,卻又像是人的模樣。最奇怪的是,
這「猴子」不但長著頭髮,還長著鬍子。
    那「猴子」卻咬咬笑道:「你現在瞧見了麼?我究竟像是什麼?」
    小魚兒硬著頭皮,道:「你有三分像人。」
    那「猴子」道:「但卻有七分像猴子,是麼?」
    小魚兒道:「若不是親耳聽見你說人話,你簡直半分也不像人。」他遇見這怪事,
索性豁出去了,心裡早巳全忘了「生死」兩字,根本全不怕這「怪物」要對他怎樣。
    但這「猴子」卻不生氣,反面哈哈大笑道:「告訴你,我本就是人中之猴,猴中之
人,你說我是人固然是對的,說我是猴子可也不錯。」
    小魚兒卻不禁怔了征,失聲道:「人中之猴……猴中之人。……』你難道是……是……。。」
    突聽一人冷冷道:「你不要聽他鬼話,他根本就是個人,只不過模樣本就生得像猴
子,再和猴子相處日久,人味兒更小了。」
    洞中甚是寬闊,陽光自小小的洞口照進來,洞裡後面大半地方都是黑黝黝的,什麼
都瞧不清。這語聲正是從黑暗中傳出來的,枯澀生冷,聽來也完全像是人說的話,小魚
兒又嚇了一跳,道,「你呢?你是什麼?」
    只見一個影子緩緩自黑暗中走出,亦是瘦小枯乾,滿頭毛髮,看來實也只有三分像
人,但是他的目光卻極是清澈,而且像是充滿了智慧,除了「人」之外,的確再無一種
動物有這樣的眼睛。
    小魚兒鬆了口氣道:「不錯,你是人……但你究竟是什麼人?
    又怎會在這種地方?又怎會變得如此模樣?」
    這「人」長長歎息了一聲,道:「你問他吧。」
    他話未說完,那「猴子」已跳了起來,怒罵道:「問我?我不是被你害的,又怎會
活鬼般被困在這裡?又怎會變成這副不像人的模樣。」
    那「人」冷冷道:「你本來又像人麼?『十二星相』中,又有哪一個是像人的?」
    小魚兒眼睛本在這兩「人』身上轉來轉去,心中固是驚駭,也不覺有些可笑、好奇,
但聽了這話,他卻吃了一驚,駭然望向那「猴子」道:「你……你真的是『十二星相』
中人?」
    那「猴子」挺直背脊,傲然道:「不錯,某家正是十二星相』中的獻果神君!」
    小魚兒身子不覺往後退,背貼著石壁,轉向那人道:「你。……你呢?」
    那人慘笑道:「你小小年紀,絕不會聽見過我的名字……」他背脊頭也挺直,日中
突然射出了光,大聲接道:「但十四年前,武林中提起『飛花滿天,落地無聲』沈輕虹
這名字來,有誰人不知?
    哪個不曉?」
    「獻果神君」嘿嘿笑道:「放你的臭屁,你從來也不過只是個臭保鏢的,一聽見咱
們『十二星相』的名字,馬上就落荒而逃。」
    沈輕虹冷笑道:「是麼?你『十二星相』既這般厲害,為何帶不走我一分銀子,為
何也被我困在這裡十四年,天天乾著急?」這兩人互相譏刺,互相嘲罵,小魚兒又不禁
聽得呆住了,他這才知道這兩人竟非朋友,而是仇敵。
    兩個仇敵竟同被困在一個山洞裡達十四年之久,這日子真不知是怎麼過的,小魚兒
委實想不出他們怎能活到現在。
    只見兩人你瞪著我,我瞪著你,像是已箭在弦上,一觸即發,但到後來兩人卻是誰
也未曾出手「獻果神君」獰笑道:「你莫忘記,現在已有這小鬼來了,我已不愁寂寞,
就算立刻殺了你,也沒有什麼關係。」
    沈輕虹冷冷道:「你只因恨我,不想比我先死,所以才活了這麼久,我若是真個死
了,你也萬萬活不長的。」
    小魚兒忍不住道:「如此說來,你兩人只因為互相懷恨,是必一定拼著活下去,所
以才能活了這麼久的麼?」
    「獻果神君」咬牙道:「十二星相』怎能比這臭保鏢的先死!」
    小魚兒道:「這十四年來的日子,你們就始終在打打罵罵中度過?」
    沈輕虹道;『若不打打罵罵,如何消遣此長日。」
    獻果神君道:「若非如此,我早已宰了他了!」
    小魚兒道:「但你兩人為何不設法逃出去?」
    獻果神君道:「我若能走就走了,還用得著你這小鬼來說?」
    小魚兒道;『你兩人若不能出去,卻又是如何進來的?」
    獻果神君恨恨道:「只因那批紅貨就藏在這裡,我逼他將我帶來!那時我還有些不
信,讓他先進來。我再進來……。那自然是從繩子上垂下來的。」
    他也許最因為太久沒有和人說過話,也許是因為心裡恨得太厲害,所以說話顛三倒
四,不明不白簡直教人聽不懂。
    他眨著眼睛想了想,緩緩道:「他原是鏢頭,保了批紅貨,你知道了便要去搶,誰
知他竟用了金蟬脫殼之計,先就將紅貨藏到這裡,你去搶只搶了個空是麼?」
    獻果神君咬牙道:「說他娘是個老太太,正是一點也不錯。」
    小魚兒忍住笑道:「只是他機智雖高,武功卻非你敵手,所以被你逼得沒法子,後
來終於將你帶到這裡。」
    沈輕虹道:「其中雖有曲折,大致卻不差。」
    小魚兒道:「你們兩人在懸崖上用繩子一齊垂了下來,他在前,你在後,為的自然
是你怕他將繩子割斷。」
    獻果神君道:「這臭保鏢的什麼事都做得出,我自然得時時
    防備著他。」
    小魚兒奇道:「那條繩子卻到哪裡去了?」
    獻果神君牙齒咬得「咬咬」作響,恨聲道:「我瞧見那批紅貨,心裡一歡喜,就未
留意他,誰知這臭保鏢的竟以火折子燒了。」
    小魚兒歎道:「這端的是絕妙之計,你自然是想不到的,看來他早已有心將你固死
在這裡,自己早已決定要陪著你死,否則又怎會將你帶到這真的藏寶之地。」
    沈輕虹唏噓歎道:「不想你小小的年紀,倒真是我的知已,那時我想來想去,也只
想出這一個地方能困死他,否則我真是死也不會將他帶到這裡。」
    小魚兒道:「但這些日子來你兩人是以何為生,卻又令我不解。」
    獻果神君大聲道:「這自然又得靠我……」
    小魚兒失笑道:「不錯,猴子的別號就叫做『獻果』,你卻是『獻果神君』,自然
是有法子叫猴兒獻果來的。」
    他話裡雖然帶刺,「獻果神君」聽來卻反而甚是得意,大笑道:「猴兒們的脾氣,
天下還有誰比我摸得更清楚,我將石頭從洞口拋出去,打它們,它們自然就會將果子從
洞口拋進來打我們……
    小魚兒道:「它們拋的若也是石頭又如何?」
    獻果擲君咯咯笑道:「外面懸崖百丈,哪裡來的石頭「……」
    小魚兒點頭笑道:「不錯不錯,猴兒們採果子,的確比撿石頭容易得多,但……但
就只這些,你們也吃得飽麼?」
    獻果神君道:「猴兒們吃什麼,咱們便也能吃什麼,猴兒們的食雖然不多,但咱們
可也用不著去吃許多。」
    小魚兒瞧了瞧他們乾枯瘦小的身子,忍住笑道:「這個倒可以瞧得出來的。」
    獻果神君齜牙笑道:「你這小鬼也莫要得意,此後你吃的也就是這些,但你只管放
心,這些年來我只瞧見你這麼一個人,我絕不會餓死你的。」
    沈輕虹道:「我瞧這猴子臉也瞧得膩了,就算他要餓死你,我也不答應。」
    小魚兒也不理睬,只是瞧著外面出神。
    獻果神君咯咯笑道:「今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說不定還要在一起活上個三五十年,
你叫什麼名字,也該先說來聽聽。」
    小魚兒道:「江魚。」
    小魚兒忽然又道:「那批紅貨現在哪裡?」
    沈輕虹道:「你想瞧瞧麼?」
    小魚兒道:「珍珠寶貝,瞧瞧也是好的。」
    沈輕虹道:「好,跟我來……。。」
    獻果神君喝道:「那是我的,你碰一碰就打死你!」他瞪著眼睛發了半天威,終又
笑道:「但讓這小魚兒見識見識也好。……也好讓他知道某家有何本領。」
    一面說話,一面已自黑暗的角落中拎出了兩口箱子。
    那是兩口生了蛌熄藍K箱子,但箱子裡卻是珠光寶氣,輝煌耀眼,獻果神君眼睛己
瞇成一條線了,瘋狂的笑道:「小魚兒,你瞧見了麼,這些本都是我的……」本都是我
的,我只要送你千分之一,已夠你吃喝一輩子。」
    小魚兒也不理他,只是盯著那些閃閃發光的珠寶出神,過了半晌,突然長長歎息了
一聲,道:「可惜呀可惜!」
    小魚兒悠悠道:「我只可惜你們見著我已太晚了些。」
    獻果神君怔了怔道:「我們若是早些見著你又如何?」
    小魚兒道:「你們若能早見著我一年,此刻便已在那花花世界中逍遙了一年,你們
若能早見著我十年,此刻便已逍遙十年。」
    獻果神君就像是隻猴子似的不停的眨著眼睛,道:「你是說……」
    小魚兒道,『我是說你們若早見著我,我早已將你們救出去了。」
    獻果神君倒退三步,瞪著小魚兒,眼睛也不眨了,就好像小
    魚兒鼻子上突然長出朵花似的。
    獻果神君已大笑起來,咯咯笑道:「你這小瘋子,小牛皮,你能救咱們出去?」一
把抓住沈輕虹,笑得幾乎喘不過氣,又道:「你聽!你聽見了麼?這小子說能救咱們出
去!他自以為是什麼人?他只怕自以為自己是個活神仙。」
    沈輕虹凝目瞧著小魚兒,瞧著小魚兒那雙透明的大眼睛,瞧著小魚兒掛在嘴角的笑,
一字字道:「說不定他真有法子。」
    獻果神君道:「你……你居然相信這小鬼的話。」
    小魚兒微笑道:「這只因為閣下腦袋的構造和在下有點不同。」
    獻果神君怒道:「你的腦袋難道比我的管用?」
    小魚兒笑道:「豈敢豈敢,在下的腦袋,也未必比閣下管用多少,只不過管用個一
二十倍而已。」
    獻果神君跳腳道:「放屁。」
    小魚兒道:「但閣下也莫要生氣,像閣下的這種腦袋,也可算是不壞了,至於在下
的這種腦袋,普天之下大概還沒有第二顆。」
    獻果神君怪叫道:「好,既然如此,你若說不出個法子,老子宰了你。」
    小魚兒道:「我三個月內若不能救你逃出這鬼地方,我腦袋輸給你。」
    獻果神君道:「三個月」……哈,哈哈,你腦袋只怕有毛病,就算三年「……」
    小魚兒道:「不必三年,只要三個月,但三個月裡,我若真的將你弄出這鬼地方了,
你又當如何?」
    獻果神君道:「我輸你八個腦袋也沒關係。」
    小魚兒笑道:「閣下的腦袋,攜帶既不便,送給李大嘴他也不吃的,一個已嫌太多,
若真有八個,倒坑死我了。」
    他搖著手不許獻果神君說話,接著笑道:「閣下若輸了,我只要閣下翻幾個觔斗讓
我瞧瞧也就是了。」
    獻果神君暴跳如雷,道:「好,你這小鬼氣我……好,我若輸了,隨便你如何就是,
但你若輸了,我非要你腦袋不可。」
    小魚兒道:「一言為定。」
    獻果神君道:「老子放個屁也算數的。」
    小魚兒道:「但我只要將你救出去,無論用什麼法子你可都得由我。」
    獻果神君道:「好,老子全他媽的由你。」
    小魚兒道:「好,三個月,從現在開始。」
    突然抓起最大的一塊翡翠,往洞外拋了出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