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二十一章 爾奸我詐

    小魚兒中了黃牛、白羊在酒中放的迷藥,身子無法動彈,只得歎口氣,苦笑道:
「看來當真是人不可貌相,你這條笨牛居然也有一肚子鬼主意,我可真做夢也未想到。,
白羊咯咯笑道:「江湖中上過他當的人,真是數也數不清了,你這小雜種又不是頭一個
.你歎的什麼鳥氣。」
    小魚兒道:「但你又怎知我……」
    黃牛道:「你和『狂獅』鐵戰的女兒走在一起,自然和『十大惡人』有關係,我隨
意說了『十大惡人』中一個名字,你果然打蛇隨棍上,自已往坑裡跳。」
    小魚兒苦笑道:「這才叫歪打正著,算你走運就是。」
    黃牛道:「我知道你一瞧我兩人如此容易上當,必定不會輕易放過的,必定要叫咱
們跟著你做牛做馬,你這小鬼若是良心好些,咱們反倒要想別的法子了。」
    小魚兒歎道:「我正也有些奇怪,『十二星相』是出名的壞蛋,怎會突然變得如此
老實聽話……。唉!不想我竟也有陰溝裡翻船的時候。」
    黃牛大笑道:「你這小鬼自以為已經很聰明了,是麼?告訴你,你若想在江湖中混,
你還差得遠呢」
    白羊道:「咱們『十二星相』是何等人物,若不是騙著你玩,又怎會對你這樣,哼
就算李大嘴自己來了,咱們也不過只是拿他當做個屁。」
    黃牛道:「咱們本想等你找著那藏寶之地後再拿你開刀,哪知你這小鬼果然滑溜,
咱們竟看不住你,所以只好請你喝兩杯迷魂湯了。」
    白羊道:「反正咱們此刻已知道那藏寶必定就在峨嵋山,還離已不遠了,也不怕你
這小鬼再玩花樣。」
    黃牛獰笑道:「你若是好生說出那藏寶之地,說不定大爺一開恩或許饒了你你不是
個笨人,想必不會自找麻頓,冤枉多受些活罪。」
    小魚兒眼睜睜瞧著他們,突然大笑起來,笑得居然開心得狠,得意得很,白羊大怒
道:「小雜種,你只道咱們沒有叫你說實話的本事麼」
    小魚兒笑道:「老雜種,你只道我真的上了你們的當麼?」
    黃牛笑道:「你還有什麼鬼主意,說吧。」
    小魚兒歎了口氣,道:「我說是願意說的,只怕你們還未聽完,就嗚呼哀哉了。」
    黃牛還是笑嘻嘻道:「真的麼?」
    小魚兒也笑嘻嘻道:「假的,那包牛肉裡沒有毒藥,一點毒藥也沒有。」
    他話未說完,黃牛白羊已再也笑不出來白羊一把拉住他衣襟,變色道:「小雜種,
你說什麼?』小魚兒笑道,「我說我是個呆子.雖然明天就要去尋寶了,雖然不能讓你
們跟著,但我還是捨不得毒死你們,所以沒有在牛蹄筋裡下毒。」
    他越說沒有,白羊面色越是害伯,顫聲道:「你。……你。……』快將解藥拿來!」
    小魚兒笑道:「是是是,我應當將解藥拿給傷們,然後等你們來害我……「哈哈,
莫要忘了,你們要我尋寶,不敢毒我,但我可沒有要你們尋寶,難道也不敢毒死你們,
哈哈,莫忘了迷藥是會醒的,毒藥卻要人的命。」
    黃牛居然又笑了,笑嘻嘻拉開白羊的手道:「是是是,咽們是呆子,什麼都不懂你
說咱們中了毒,咱們就真的以為自已中了毒了。」
    小魚兒笑道:「當然當然,傷們千萬莫要相信,現在你們若是摸一摸第五根肋骨下
的『乳根穴』旁邊,那裡保險一點毛病都沒有,你們也不必摸吧。」
    他「不必摸」三個宇還未說完,黃牛白羊兩個人的手已不由自主往第五根肋骨下
「乳根穴」旁摸了過去。
    兩人不摸還罷,一摸之下臉色登時變得比牆還白,兩人你望著我,我望著你,再也
動彈不得。
    小魚兒笑道:「沒關係,那裡雖有些發麻,但兩三盞茶工夫裡你們還是死不了的,
你們還來得及先殺了我。」
    他雖然叫他們殺他,但此刻就算再借給他們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動手,小魚兒死了,
誰給他們解藥白羊道:「你『……你究竟是怎麼樣?」
    小魚兒笑道:我若是你們,此刻就該乖乖地先將我老人家中的迷藥解了,再拍拍我
老人家的馬屁,讓我老人家出出氣,然後再發下個金誓,從此永遠聽我老人家的話,絕
不敢絲毫違背黃牛嘎聲道:「我若解你的迷藥,你不解咱們的毒又如何?」
    小魚兒道:「是是是,你不解我中的迷藥,我反會替你們解毒了。」
    白羊黃牛對望一眼,突然向小魚兒走過去。
    小魚兒悠悠道:「世上有些毒藥,是沒有現成的藥可解的,而且,除了下毒的人之
外,誰也不知道那毒性究竟如何,但你們若是不信,不妨試試也可以。」
    黃牛白羊停住了腳,再也不敢走一步,叫他們拿別的來試都可以,叫他們拿自己性
命來試,他們可沒這麼大的膽子。
    兩人心中同時忖道:「咱們發過誓,服下解藥後,難道就不能宰了他麼,發誓在咱
們說來,豈非比吃白菜還容易。」
    兩人再不說話,一齊跪了下去,發了個又重又毒的誓,恭恭敬敬,將解藥餵入了小
魚兒的嘴裡。
    別的事都可以等,要命的事是等不得的過了半晌,小魚兒果然已能站起,拍了拍衣
服上的土,笑道:「十二星相』的解藥果然都靈得很。」
    黃牛乾笑道:「你老人家的解藥想必更靈。』小魚兒道:「什麼解藥?」
    白羊黃牛好像被人在肚子上踢了一腳,失聲道:「你……」你小魚兒大笑道:「莫
要著急,我是騙著你們玩的。」
    他笑嘻嘻自懷中摸出個小瓶子.道:「解藥其實在我身上,你們方才為什麼不來搜
搜……。唉,人有時的確不該太相信別人的話。」
    白羊黃牛又氣又恨,恨不得一手把這小鬼捏死,但還是救命要緊,黃牛先搶過解藥,
一下子就倒進嘴一大半。
    白羊變色道:「你……。你為何服這許多?」
    黃牛笑嘻嘻道:「我塊頭大些,理當多吃些。
    白羊狠狠奪過瓶子,將瓶裡的藥全吃了下去,然後兩人瞧著小魚兒,心裡卻在想小
雜種,瞧你再往哪裡跑。
    小魚兒也瞧著他們,道:「再摸摸那裡還疼不疼」
    兩人一摸,果然不疼了。
    白羊笑道:「這毒藥解得好快!」
    黃牛獰笑道:「現在你……』「往哪裡跑」四個字還未說出,小魚兒突又大笑起來,
道「方纔我叫你們摸時,那裡正是你們氣血交流處,縱然輕輕一觸,也會又麻又疼現在
氣血已流過那裡,自然不疼了」
    這下子兩人又被氣得目瞪口呆,肚子都快被氣破了。
    白羊嘶聲道:「小雜種,原來你在騙人。」
    小魚兒笑嘻嘻道:「不錯,我正在騙你這老雜種,你們也不想想,牛肉又不是我煮
的,我怎麼下毒?何況,我若真下了毒,為何不將你們毒死」
    黃牛突也大笑道:「算你聰明,但咱們可也不是呆子,告訴你,那迷藥雖解,但半
個時辰內,你還是無法動用真氣,我舉手便可取你性命。」
    小魚兒道:「哦,真的麼?」
    黃牛獰笑道:「假的,我怎捨得宰了你,我只不過要割下你一隻耳朵,半個鼻子,
砍斷你一隻手,一條腿。」
    小魚兒道:「哎呀,我好怕呀!」
    黃牛道:「你不必害怕,我不是李大嘴,不會吃你的,我只不過要把你的肉拿去餵
狗。」口中說話,一步步向小魚兒走了過小魚兒瞧也不瞧他,口中低低念道:「一、二、
三、四、五、六、七。」
    他念到「七」字,黃牛巨靈般的手掌已直劈過來,小魚兒還是動也不動,根本不睬
他。黃牛一掌劈出,也不知怎地,身子竟突然搖了起來,面色也變了,突然一個倒裁蔥,
直挺挺倒了下去。只見他眼睛發直,口吐白沫宛如中了邪─般。
    白羊大驚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小魚兒笑道,「也沒什麼,只不過牛肉裡雖無毒但那解藥裡卻是有毒的,他搶著要
多吃些。自然就先例下去。」
    白羊怒吼一聲,飛撲而起,但身子方自撲到空中,就像是根木頭似的掉了下去,腦
袋立刻腫起了一塊。
    小魚兒拍掌笑道:「這下子可變成獨角山羊……」
    笑聲未了突然窗外一人歎道:「活了這麼大年紀,卻被個小
    孩子玩弄於掌股之上,你們這一條羊、一條牛以後還能再見人麼?」
    小魚兒驚道:「什麼人?」
    只見窗子開了一線,一個人蛇一般自窗縫裡滑了進來,全身碧油油的又膩又滑,赫
然正是那碧蛇神君小魚兒眼珠子一轉,笑道:「好久不見呀,你好嗎?坐下來喝杯酒吧。」
    碧蛇神君陰惻惻笑道:「告訴你,他們在酒中所下的迷藥,乃是我獨門煉製,這迷
藥的藥性.天下再無一人比我清楚,你縱然想拿話來拖延時間,也是無用的,我就算再
讓你說一百句話,你還是休想動用真氣。」
    小魚兒歎了口氣道:「如此說來,我今天總是劫數難逃,是倒霉定了?」
    碧蛇神君道:「正是」
    只聽白羊黃牛兩人同時哼起來,他兩人眼睛還瞧得見,怎奈全身肉都硬了,四肢既
不能動想張嘴說話都不行,這迷藥可要比碧蛇神君煉製的厲害十倍,碧蛇神君瞧了一眼,
也不禁微微變色道:「半人半鬼的『殭屍散」
    小魚兒笑道:「算你還有些眼力,這兩位仁兄吃得還生怕不夠多半個時辰中,只怕
就要變成殭屍,雖然死不了,但以後也只能跳著走路了……哈嗆,一隻羊一隻牛滿街亂
跳,想必好看得很。」
    黃牛白羊聽了這話,頭上已往外直冒冷汗,哼的聲音更大,碧蛇神君轉首瞧了他們
一眼,道:「兩位仁兄可是要小弟先救你們。」
    黃中白羊拚命點頭,頭也不過只是微微動了動。
    碧蛇神君陰惻惻笑道:「一份藏寶,三個人分不嫌太少了麼,何況兩位本說好這一
路上要給小弟留下標記,但標記又在哪裡?
    若非小弟早巳知道兩位的為人,早巳令人混在那些『孝子賢孫』中跟來,此刻又怎
找得到兩位?」
    黃牛白羊額上的冷汗已比黃豆還大,目中已露出驚恐之色,碧蛇神君目光閃動,縱
聲長笑道:「兩位就喜歡裝神弄鬼,如今真的變作殭屍,豈非更是有趣」突然頓住笑聲,
向小魚兒走了過來小魚兒笑道:「你若要點我穴道,下手可要輕些,我現在既不能運氣
相抗,你若一指將我點死,可就沒戲唱了。」
    碧蛇神君獰笑道:那麼,我不點傷穴道就是,我只叫『碧絲』輕輕咬你一口,你非
但不會覺得痛,還會覺得癢癢的,酸酸的,那滋味可比抱著女人還舒服。」語聲中,只
見一條碧光閃閃的小蛇,自他衣袖中滑了出來,蛇身雖只有蚯蚓般大小,但紅信閃縮,
滑行如風,卻足以懾人魂魄!
    小魚兒縱是膽大,此刻面色也不禁變了。
    那碧蛇神君衣袖中竟似有個蛇窟,瞬息之間,便有十幾條細如蚯蚓、長如筷子的碧
絲蛇,接連滑了出來,有的滑上小魚兒的臉,有的滑上他的脖子,有的滑進他靴子裡,
還有的竟滑入他衣襟十幾條又冷、又滑、又膩的小蛇在自已肉上亂爬,那滋味可真不是
人受的。
    小魚兒全身都麻了,縱有力氣,也不敢動一動。
    碧蛇神君伸出拇、中兩指,道:「我手指只要輕輕一彈,你便立刻跌入溫柔鄉里,
嘿嘿,十幾個女人一齊抱著你,那種銷魂蝕骨的滋味,除了你別人也無福消受。」
    小魚兒歎道:「抱女人若是這樣的滋昧,就難怪聰明人都要去當和尚了。」
    碧蛇神君獰笑道:「你此刻還未嘗著,怎知……。」
    小魚兒大叫道:「拜託拜託,這滋味我也無福消受。」
    碧蛇神君道:「依可是告饒了?」
    小魚兒苦笑道:「你要去哪裡,我帶你去就是。」
    碧蛇神君目光閃動歡喜得連聲音都啞了,道:「那藏寶之地可是真的就在這峨嵋山
上?」
    小魚兒道:「半點也不假。」
    碧蛇神君嚥了口口水,道:「如此說來,今夜我便可瞧見那批寶藏了。」
    小魚兒道:「你不但可以瞧見,還可以帶走。」
    碧蛇神君一躍而起,道:「既是如此,走吧。」
    小魚兒道:「走?……。這……這些蛇?「……」
    碧蛇神君大笑道:「我肯讓這些蛇美人抱住你,你真是天大的福氣。」
    小魚兒苦著臉道:「但有這些小美人抱住我.我哪裡還有走路的力氣?」
    碧蛇神君道:「我自知看不住你,只有請她們代勞,只要你乖乖的,她們也必定溫
柔得很,但你的手若是亂動,她們的櫻桃小
    口只要輕輕咬上你一口,嘿嘿,哈哈「……突又大笑起來,笑得也不知有多麼難聽。
    小魚兒只有乖乖地站起來就走,非但不敢亂動,簡直連咳嗽也不敢咳嗽一聲,他平
生也沒有如此聽話過。
    走出門,還可以聽見黃牛白羊兩人在地上哼哼,那聲音像是哀呼、求饒,又像是在
咒罵,縱是鐵石人聽了,也難免要動心。怎奈碧蛇神君的心竟比鐵還硬,根本像是沒有
聽見,小魚兒更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哪裡還管得了別人。
    對面一個店伙走過來,躬身笑道:「少爺你……」
    話未說完,瞧見小魚兒的臉,大叫一聲,頓時被駭得暈了過去,就像是瞧見活鬼似
的。
    小魚兒苦笑道:「我現在模樣想必好看得很,耳朵上接著兩條蛇,脖子裡繞著兩條
蛇,手腕上盤著兩條蛇,還有條蛇塞在鼻孔裡,耳環、項鏈、手鐲,都全了,他日若有
機會,我倒要將這副首飾送給慕容九妹。」
    他一個人自言自語,碧蛇神君也不理他。
    小魚兒又道:「其實那幅藏寶圖畫得並不十分詳細,我花了整整兩個晚上,才算將
地方摸清,不想卻被你撿了便宜。」
    碧蛇神君道,「那入口是在前山?還是後山?」
    小魚兒道:「後山」……」
    話未說完,已有一塊黑布蒙住了他的頭。
    碧蛇神君冷冷道:「從這裡到後山,用不著你領路,你若聰明,就乖乖的跟我走,
若想故意招搖過市,引起別人的注意,這心思就白費了。」
    小魚兒暗中歎了口氣,口中卻笑道:「我為何要引起別人的注意?這世上我只有仇
人哪有朋友?」
    碧蛇神君叱道:「閉嘴」
    小魚兒歎道:「連話都不能說麼?……。」他就像是個瞎子似的,被人牽著走此刻
又變成了個啞巴。
    碧蛇神君走得快,他只有走快,碧蛇神君走得饅,他也只有走慢,至於已走過什麼
地方,他全不知道。
    走了頓飯工夫,人聲漸寂,風漸涼,小魚兒的手突然被人一拉,像是被拉入一個草
堆樹叢裡。
    小魚兒心念一轉,暗道:「這□莫非瞧見了什麼他害怕的人碧蛇神君摸在他耳旁沉
聲道「一出聲就要你的命」
    這句話才說完,約摸六七丈外已有個語聲響起「鐵心蘭這丫頭怎地到了這裡就突然
不見了」
    嬌脆的語聲,每說一個字,小魚兒的心就跳一下……這竟是小仙女的聲音,她怎會
也到了這裡?
    接著,就聽到另一人道:「只怕她已發覺了我們。」
    這語聲冷漠優美,竟是慕容九妹的。
    小魚兒的心立刻像是打鼓般跳了起來,平時他若知道這兩人就在附近,逃得生怕不
夠快。
    但此刻,他卻只希望這兩人快些走過來,越快越好,他忽然發現這兩人雖是他的仇
人,卻也可算是他的親人。
    只聽小仙女道:「咱們一路跟著她,她半點也沒發覺,到了此地又怎會突然發覺?
瞧她那副癡癡迷迷的模樣,心裡只有那小
    鬼,眼裡也只知去找小鬼,就算有一隊人跟在她後面,她也不會發覺的。」
    慕容九妹淡談道:「既是如此,你還怕找不著她?」
    小仙女道:「我只怕……」只怕……」
    慕容九妹冷笑道:「你只怕找不著那小鬼.是麼?」
    小仙女道:「對了,我真怕找不著那小鬼─……真怕不能將他的心挖出來,瞧瞧那
究竟是什麼顏色?」
    慕容九妹道:「不用瞧你也該細道……。黑的……」
    語聲非但沒有走近,反面漸漸遠了。
    小魚兒真恨不得大聲叫她們回來,但他也知道自己只要一出聲,那些蛇美人的「櫻
桃小嘴」就要一齊咬下來,他可吃不消。
    他只有忍著,只要留著命在,什麼事總有法子的。
    聽了她們的話,他已猜出慕容九妹與小仙女必定是先故意將鐵心蘭放了,然後再一
路悄悄跟蹤而來。
    這是個又簡單、又古老的計謀,而這種計謀卻偏偏最容易令人上當,但鐵心蘭,她
此刻又到哪裡去了?鐵心蘭到這裡自然不是為了那寶藏,她只不過要在這裡等小魚兒,
她知道寶藏就在峨嵋山也知道小魚兒必定會來的,但慕容九妹親手將小魚兒關人石牢,
自然認為小魚兒絕對來不了,那麼,她為何要來這裡?難道這冷漠無情的女人,對這寶
藏也有貪念不成?
    小魚兒眼珠直轉,怎奈什麼也瞧不見,什麼也猜不出,只覺碧蛇神君又湊了過來,
小魚兒眼前一亮,黑布已被掀了起來,雖然是深夜,但這一夜的星光夜色有似分外明亮,
分外可愛。
    小魚兒不覺也長長鬆了口氣,道:「我現在才知道,做瞎子的滋昧可真不好受。」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