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二十章 人心難測

    這樣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是幾個時辰?還是幾天?休息的時
    候他就將懷中的藥丸掏出來吃,既不覺餓,也不覺冷。但出去是無法出去的,他遲
早也是要活活地被困死在這裡,那麼縱然練成了絕世的功力,又有何用?小魚兒想到這
裡,便要自暴自棄,只是功夫一不練,就冷得厲害,他死活沒關係,又何必在活著時多
吃苦。
    他終究不是神仙,肚子終於餓了,餓得連用功都不能,一餓更冷,他自知死期已不
遠了。他再也想不到自已這麼聰明的人竟也會被人困死,尤其想不到的是,自已竟會死
在女人的手上。
    這才知道女人並不如自己所想像的那麼簡單,那麼無用,他忽而自責自罵忽而自艾
自怨,不住喃喃道:「看來好人真是千萬做不得的,我若早將小仙文和慕容九妹殺了,
又怎會有今日之事於是他又怪萬春流,若不是萬春流,他徹頭徹尾都是個壞人,壞人縱
被人恨,被人罵,至少命總比好人活得長些。
    他冷得全身發抖,餓得頭暈眼花,喃喃道:「唉,死就死吧,反正人人都要死的,
人死之後,至少也有件好事,那就是他再也不會聽到女人的嚕嗦了。」
    但突然間,他竟不再覺得冷了。非但不冷,而且還發起熱來,他又驚又奇,張開眼
睛,又瞧見樁怪事,那一大塊一大塊冰,竟也在溶化。
    伸手一摸,冰冷的石壁,竟也熱得燙手。
    小魚兒跳了起來道:「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慕容九妹那丫頭凍死我還不過癮還要烤
熟我……不對,她將她姐姐的那幾間房
    間瞧得那般珍貴,又怎會在此引火?」
    他圍著屋子走了一圈,四面石壁,三面都燙得像火,只有背山的那面,還只是溫熱
的。
    小魚兒心念一轉,恍然道:「是了,想必是慕容家的仇人來了,不但要殺人,還要
放火……只是你們這些蠢材不知道,你們放火燒了慕容家的破屋子不打緊,卻連天下第
一個聰明人也要被你們害死了」說著說著,他又跳腳大罵起來。
    還不到頓飯工夫,巨大的冰抉全都溶化了,小魚兒已被泡在水中,想跳腳都無法跳
了。水,本來還是涼的,人泡在裡面還不覺得難受,小魚兒既然想不出法子,索性脫了
衣服,在裡面痛痛快快洗了個澡。他天生不見棺材不流淚的脾氣,不到真正走投無路的
時候,誰也休想要他著急、害伯。
    但現在已到了他真正走投無路的時候了。
    水,已漸漸熱了起來,像是快要沸滾了,小魚兒泡在水裡,就像是被人拋進熱鍋裡
的一條活魚燙得他在鍋中亂蹦亂跳。他只望火能將石壁燒燬,但這見鬼的石壁偏偏堅固
得出奇,非但沒有毀壞,簡直連條裂縫都沒有。到後來他什麼力氣都沒有了,竟沉了下
去,鼻子一酸,「咕嘟咕嘟」,灌了好幾口水。
    小魚兒苦笑道:「好大的一碗鮮魚湯,叫我一個人獨自消受,豈非可措……」
    突聽鋼門外有人「叮叮噹噹」敲打起來。
    小魚兒精神一振,暗道,「好了,這下子總算有人來和我分享這碗魚湯了」
    他已想到這大火雖燒不毀銅門,卻可將鑰匙洞裡的鉛燒溶,那精巧的機簧,被滾熱
的鉛汁一燙,只怕就不保險,外面只要有人用鑿子、釘子之類的東西一敲,銅門九成是
要敲開的。
    他念頭還未轉完,銅門果然開了,水勢如黃河決提,一下予湧了出去,小魚兒也不
動,任憑水將他衝出。外面兩個人再也想不到開了門後會湧出這麼大的水,一驚之下,
全身己被淋得像是落湯雞。
    他們更是做夢也未想到的是,水裡竟還有個人。
    小魚兒被水沖得遠遠的,就躺在那裡,死人般不動,他已被餓得半死,泡得半死,
又怎能妄動。瞇著眼偷偷瞧了瞧,外面的火,竟已熄了,從這間屋予的門瞧出去只見一
片焦木瓦礫仍在冒著青煙。
    老房子著火,自然燒得快些。
    再瞧這兩人,前面一個高大魁偉,滿臉橫肉,一嘴絡腮大鬍子,雖被水淋得濕透,
看來仍是雄赳赳,氣昂昂,就像是條牛似的,小魚兒瞧見此人,心裡很放心,這種四肢
發達的人,頭腦一定也被肌肉擠得很小,他只要略施小計,保險可教這人服服貼貼。
    但另一人他卻瞧得有點寒心,這人一身白衣,彎著腰,駝著背,一張臉就像是倒懸
的葫蘆,再加上一嘴山羊鬍子,兩隻細眉小眼,就算將他放到山羊窩裡去,也不會有人
瞧出他是人來。
    他身子本就輕枯瘦小,再駝背,頭還夠不著那大漢的胸口,但看來卻比那大漢可怕
十倍。小魚兒一瞧這兩人,就知道他們十成中有九成必定就是「十二星相」中的「白羊
黃牛」了。
    他發覺這「十二星相」長得實在都不像人,卻像是畜牲,這十二人湊在一起,也不
知是怎麼找出來的。
    兩人瞧見小魚兒,都怔了半晌,那「黃牛」咧著嘴道:「誰要聽你的話那人準是祖
宗沒積德,上輩子倒了霉,我早就發誓將你說話當放屁,誰知這次還是要上當。」
    那「白羊」道:「聽我的話,才是福氣。」
    黃牛直著嗓子怪笑道:「福氣.被淋了一身臭水難道也算是福氣,你說這石頭屋子
裡必有寶貝,寶貝卻又在哪裡?」
    白羊瞧著小魚兒,道:「這小子就是寶貝。」
    黃牛道:「這小子一身嫩肉,若是李大哥在這裡,倒可以趁熱飽餐一頓,但你這只
會嚼草的老山羊,還想拿他怎樣?」
    小魚兒瞧見這白羊,心裡本在發愁,聽到這話,精神立刻一振,愁懷大解,突然嘻
嘻一笑,道:「老牛老羊,你們近來好麼?」
    黃牛怔了怔,道:「這小子認得咱們。」
    小魚兒笑道:「閒暇之時,我常聽大嘴兄說起,『十二星相』中,就數黃中最勇,
白羊最智,不想今日竟在這裡瞧見你們!。」
    黃牛哈哈大笑道:「過獎過獎……」突然止住笑聲,瞪大眼睛,道:「你……。你
怎會認得我李。……李老哥。」
    他這次不但已將「大哥」改成「老哥」,而且「老哥」這兩字說出來時,說得有些
結結巴巴。
    小魚兒眼珠於一轉,道:「但大嘴兄對我說起時,只說『十二星相』中有個黃牛乃
是他的後輩,聽你喚他老哥,莫非是那黃牛
    的叔伯。」
    黃牛紅著臉一笑,道:「我……。我就是黃牛。」
    小魚兒道:「既是如此,雖在背後,你也該稱他大叔才是,你胡亂改了輩份,若是
被他知道可不高興的。」
    黃牛滿臉笑道:「是,是,小兄弟,你千萬莫要告訴他……。他老人家。」
    小魚兒扳著臉道:「這『小兄弟』三個字,也是你叫得的麼?」
    黃牛道:「是是是,我……在下─一─」
    白羊突然冷笑道:「你在下若非跟著我出來,就算被人賣了,還不知是被誰賣的。」
    黃牛眼睛一瞪,道:「這是什麼話?」
    白羊道:「你真相信這小子是李老前輩的小兄弟?……哼他年紀簡直連李老前輩的
兒子都嫌太小了。」
    黃牛摸了摸頭,道:「但。……但他說的倒也不錯。」
    白羊道:「呆子,他說的話,有哪句不是你自己賣繪他的……。
    請問,他若真是李老前輩的兄弟,哪會在這慕容山莊裡。」
    黃牛道:「他……。他只怕被慕容那丫頭關起來的。」
    白羊冷笑道:「這兩間屋子是做什麼用的,你難道還瞧不出,慕容那丫頭又不是瘋
子,怎會將人關在煉丹藏寶的密室裡,這小
    子既然能在這裡慕容家的丹藥藏在何處,他必定知道,所以我說他就是個寶貝。」
    黃牛又摸了摸頭,瞧著小魚兒道:「好小子,我還在替你辯駁哪知你卻是個小騙子。」
    小魚兒冷笑道:「這屋子難道規定是要煉丹藏寶的麼?不煉丹時,關人難道不可以?
慕容那丫頭又不是瘋子,這屋子若有藏寶,她又怎會灌一屋子水。」
    黃牛拍掌道:「是呀,不錯呀……譬如說我這雙手,雖可以摸女人的小臉蛋,但也
可以打人的耳摑子,煉丹的屋子,為什麼就不能關人。」
    小魚兒道:「你年紀也和大嘴兄相差無幾,但卻是他的後輩,我年紀雖和他相差多
些,為何就不能是他兄弟。」
    黃牛再摸了摸頭,瞧著白羊道:「是呀,他說的不錯呀,咱們龍大哥的妹子,豈非
也只有十來歲!」
    白羊冷笑道:「世上若真有活了四五十歲,還要上孩子當的人那人就是你,但我……
哼,他若要我相信,除非……。」
    小魚兒招手笑道:「你過來,我讓你瞧件東西。」
    他此刻仍水淋淋地躺在地上,白羊方自走到他面前,小魚兒身子突然一滑,雙手雙
腿連續擊出四拳三腳。
    這四拳三腳幾乎是在同一剎那間擊出來的,世上唯有一個躺在地上的人,才能將雙
拳雙腿同時擊出,世上也唯有李大嘴才練得有這種招式,只因這種招式聽來雖厲害,其
實卻不實用,試問一個好好的人,怎會躺在地上和人動手,除非他是在裝病詐死時,要
向人猝然偷襲。
    而世上除了李大嘴這樣外貌老實、內心奸惡的人外,誰也不會挖空心思去創此等招
式。
    白羊大驚之下,整個人都跳了起來,不像是羊,倒像隻兔子……若非小魚兒已累得
半死,他此刻就是只死兔子了。
    小魚兒盤膝坐起,笑嘻嘻道:「你此刻相信了麼?」
    白羊喘著氣還未說話,黃牛恭敬作了三個揖,道:「小爺叔……無論你年紀多大,
就算你剛生出來只有三天,只要你是李大叔的兄弟,你就是我的小爺叔。」
    小魚兒道:「老山羊,你呢?」
    白羊目光閃動,仰起了頭,緩緩道:「李老前輩在谷中過得還好麼?」
    小魚兒道:「好人不長命,他卻死不了的。」
    白羊陰惻惻一笑,道:「谷中的人,一個個俱都長命百歲,李老前輩自然也樂得在
谷中享福,是不會再出來受罪的。」
    小魚兒眼珠一轉笑道:「他本來是不會再出來的。」
    白羊一怔,道:「現』……─現在呢?」
    小魚兒慢吞吞道:「現在,不但是他,就算是杜大哥、陰大哥、屠大姐……嘿嘿,
他們若不出來,我又怎敢一個人在外面亂闖。」
    白羊面色登時變了,道:「但。……但他們……」
    小魚兒道:「他們在谷中悶了這許多年,每人又都練了身江沏中誰也沒見過的功夫,
你若是他們,你出不出來?」
    白羊垂首道:「是是,閣下……前輩可知他們現在……。」
    他雖然低著頭,但目光不住閃動,冷森森的不懷好意,小魚兒瞧在眼裡,微微一笑,
道:「他們這些人做事素來神出鬼沒,我也不知道他們的行蹤。」
    白羊似乎暗中鬆了口氣,但小魚兒又已接著道:「說不定,他們現在就在你身後,
你也未必知道。」白羊一口氣立刻又憋了回去,想回頭去瞧,又不敢去瞧。
    黃牛卻是喜笑顏開,道:「若是李大叔真的來了,那就好了,慕容家那幾個小丫頭
縱有三頭六臂,咱們也不怕她來報仇了。」
    小魚兒淡淡道:「傷們讓她逃走了麼?」
    黃牛歎了口氣,道:「咱們這一次雖是那條蛇約來的,其實咱們這些人自己又何嘗
不是早巳在動慕容山莊的腦筋。」
    小魚兒笑道:「慕容家的靈藥,確是叫人流口水。」
    黃牛苦笑道:「只可惜慕容那丫頭確是鬼靈精,也不知從哪裡得知咱們要大舉來犯,
咱們還沒來,她竟已溜了。」
    小魚兒吃驚道:「溜了?」
    黃牛恨聲道:「不但人溜走,值錢的東西也被搬得差不多乾乾淨淨,連大門也沒有
鎖,只留下條子,說什麼『妄入者死』,哼,簡直是放屁」
    小魚兒道:「不錯簡直比屁還臭。」
    他此刻已猜出慕容九妹是為何要走的了!
    小仙女與鐵心蘭一心以為小魚兒已溜走.急著去找,慕容九妹知道她們嘴裡雖說得
凶,心裡卻是軟的,自然再也不肯說出小
    魚兒已被關了起來,別人要她去找,她就跟著去找」。「小魚兒想到這裡,不禁又
破口大罵道:「那丫頭不但比屁還臭簡直比蛇還毒,你們燒了她的屋子,當真再好也沒
有,誰動手燒的.我可得請他喝兩杯。」
    黃牛大笑道:「放火的雖已走了,但咱們。……」
    小魚兒笑道:「咱們卻可喝幾杯,不對,幾百杯「……咱們一路走,一路喝,我帶
你們去找李大嘴,在路上瞧見順眼的,還可以『……哈哈,還可怎樣,你總知道。」
    黃牛拍掌道:「妙極妙極。」
    小魚兒道:「白羊,你呢?」
    白羊道:「這。……在下……。咳……」
    小魚兒道:「你若不願去也沒關係,等我遇見大嘴兄時,就說你不願見他,也就是
了。」
    白羊大叫道:「誰說我不願去,黃牛,是你說的麼?」一把推著黃牛道:「咱們還
不走……。咱們還等什麼?」
    這三人果然是一路走,一路喝,小魚兒忽然發現.自己喝酒原來也是天才,居然像
是永遠喝不醉。
    有時他簡直有些奇怪,那許多杯酒喝下去後,到哪裡去了?
    他看來看去,也覺得自己沒那麼大的肚子。
    那黃牛白羊兩人,對他竟是百依百頒,吃喝歇住,全用不著他費半點心思,早有他
兩人為他安排得舒舒服服。
    他要走就走,要停就停,黃牛白羊兩人,也全不問他要到哪裡去,「十二星相」中
這兩個煞星竟會對個孩子如此聽話倒真是令人想不到的事。
    一路上自然也遇著不少江湖人物,瞧見他們,有的遠遠行個禮就繞路避開,有的縱
不認得他們,但瞧見這兩人的奇形怪狀,也遠遠就避之唯恐不及,又有誰敢來嚕嗦生事?!
    但入了雁門關後小魚兒突然發現,前面的人瞧見他們,雖遠遠避開,卻有不少人悄
悄跟在他們身後。
    他們走到哪裡,這些人就跟到哪裡,個個神情卻都是恭恭敬敬,既不說話,也沒有
半點要找麻煩的樣子。
    小魚兒再瞧黃牛白羊,面色竟全無變化,像是什麼都沒瞧見,小魚兒也不說破,傍
晚時到了劍閣,找了家客棧投宿,小魚兒道:「大麴酒配麻辣雞,雖然吃得滿頭冒汗,
但越吃卻越有勁。」
    黃牛大聲笑道:「不錯,大曲配麻辣雞.妙極妙極。」
    平日小魚兒只要一張口,黃牛白羊兩人就動手將東西拿來了,但今日這兩人嘴裡雖
說得好,身子卻動也不動。
    小魚兒等了半晌,道:「既然妙極,為何不去拿來」
    黃牛笑道:「從今日起,咱們不必拿了。」
    小魚兒道:「你們不去拿,難道要我去?」
    白羊笑道:「怎敢勞動你老人家。」
    小魚兒道:「你們不去拿,又不去吩咐店家,這大麴酒與麻辣
    雞難道會從天上掉下來,地下長出來不成?」
    黃牛笑嘻嘻道:「你老等著瞧吧。」
    小魚兒在屋裡踱了兩個圈子只聽門外「篤、篤、篤」敲了三聲,霍然拉開門,門外
鬼影子卻瞧不見一個,但地上卻多了個大托盤,盤予裡裝著一喋麻辣雞,一碟回鍋肉,
一碟涼拌四件,碟豆瓣魚,一大碗老母雞場,還有一大壺酒勞香甘冽,果然是道道地地
的大曲。
    小魚兒眨了眨眼睛笑道:「原來你兩人還會王鬼搬遠法。」
    黃牛笑道:「這不叫王鬼搬運法,這叫孝子賢孫搬運法。」
    小魚兒道:「哦」
    白羊道:「這一路上跟在咱們後面的那些人,你老可瞧見小魚兒笑道:「我只當你
們沒瞧見哩。」
    黃牛道:「那些小子,就是咱們的孝子賢孫。』小魚兒道:「原來那些人是你們的
門下。」
    黃牛道:「狗屁門下,我連認都不認那些孫子。」
    小魚兒道:「既不認得,為何要跟著你們。」
    黃牛笑道:「江湖中人都知道,只要『十二星相』在哪條道上走,哪條道上就必定
有大買賣,這些孫子們自已不敢做大買賣,就總是跟在咱們身後,十二星相』從來只取
紅貨,不動金銀,這些孫子跟在屁股後面,多少也可分一杯羹。」
    白羊道:「所以咱們『十二星相』無論走到哪裡,哪裡的黑道朋友總是大表歡迎,
若有什麼風吹草動,不用咱們自已探聽,總有人來走報消息。」
    小魚兒拊掌笑道:「難怪『十二星相』不發則已,一發必中,原來並不是真的千手
千眼,面是有這許多別人不知道的徒子徒孫。」
    黃牛大笑道:「但這一次,他們卻上當了,平白孝敬了許多東西,卻是肉包子打狗,
有去無回,連血本都撈不回去。」
    白羊也大笑道:「但這是他們自已心甘情願的,咱們樂得消受,也不必客氣。」他
們笑聲雖大,語聲卻小得很。
    這一路上自然走得更是舒服,無論他們想要什麼,只要把聲音說大些,不出片刻,
自然就有人送來。
    小魚兒入關之後,竟不再東行,反面又轉向西南,通綿陽、龍泉、眉山,竟似要直
奔峨嵋。他居然像是認得路的,走到哪裡只要問問那地方的名字,就知道方向,根本不
向黃牛白羊問路。
    蜀中風光,自然與關外草原不同,小魚兒走得頗是高興,蜀中的烈酒辣菜,更使小
魚兒一路讚不絕口。到了峨嵋,黃牛白羊一個末留意,小魚兒竟一個人溜了出去,直到
深更半夜時,才施施然回來。
    黃牛白羊既不問他去了何處,小魚兒也一字不提,到了第二日,他也不說走傍晚時
又悄悄溜了出去。這樣竟一連過了三天,小魚兒還不說走,黃牛白羊還是不聞不問,這
兩人的確已服了小
    魚兒,簡直比小魚兒的兒子還聽話,看來李大嘴雖然退隱多年,但在這些人心裡,
對他仍是畏如蛇蠍。
    「十大惡人」的聲名,果然不是好玩的。
    第三日午後,小魚兒一個人又到市上兜了個圈子,只見大大小小的酒樓飯鋪裡,每
一家都有幾個江湖人坐著。十人中有九人只是在喝著悶酒,非但沒有大聲吵笑,簡直連
話都不說一句。
    小魚兒也不知道他們貴姓大名,這些人是黑道?是白道?是成名的英雄?還是無名
小中?小魚兒全不想問。
    街道上不時還有些烏簪高髻、立服佩劍的道人走過,他們佩的劍又細又長,神情更
是倨傲異常,既像是全不將別人瞧在眼裡.但卻又不時以銳利的目光去打量別人,他們
既像是來市上散步閒逛的,面色偏偏又十分凝重。
    小魚兒知道這些道人必就是「峨嵋」門下,峨媚劍法之辛辣
    迅急號稱天下無雙,門下弟子的眼睛自然難免要生在額角頭上.何況,這裡就在峨
嵋山下,正是峨嵋弟子的地盤,他們要在這裡招搖過市,作虎視眈眈、巡邏查哨狀,也
只好由得他們,又有誰敢去管他。
    小魚兒逛了一圈,買了個香袋,又在西街口的滷菜大王那兒切了半斤蹄筋,一斤牛
肉,才逛回客棧。
    屋予裡已擺了一桌配萊,黃牛白羊老老實實地坐在那裡等,萊都快涼了,兩人卻連
筷子都不敢動。
    小魚兒道:「這三天來,你兩人簡直比大姑娘還老實,簡直足不出戶,街上熱鬧得
很,你兩人也不想瞧瞧。」
    黃中苦笑道:「瞧是想瞧的,但以我兩人的名聲,在這蛾媚山下,還是老實點呆在
屋子裡,太太平平地喝酒好。」
    小魚兒道:「峨嵋派的雜毛們真有這麼厲害?」
    黃中歎了口氣,舉杯道:「咱們不說這些,來……「小侄敬你老一杯。」
    小魚兒卻先將兩包鹵萊打開,笑道:「聽說這『滷菜大王』用的是幾十年的陳湯老
鹵,所以鹵出來的萊,滋昧分外不同,你兩人不妨先嘗嘗。」
    黃牛笑道:「有了孝子賢孫們送來的這許多萊,你老又何必多破費。」
    小魚兒道:「換換口味,總是好的。」
    白羊道:「長與賜,不敢辭!」果然夾了塊牛肉在嘴裡,一面大嚼,一面讚美,等
他吃完了,黃牛已吃了五塊。
    小魚兒喝了兩杯酒雖無酒意,興致卻更高了,笑道:「看來蛾嵋派的劍法,果真有
兩下子,江湖朋友到了這裡,連話都不敢說了……。我遲早要見識見識。」
    黃牛笑道:「你老一出手,峨媚雜毛包準嚇得滿街走。」
    白羊眼睛盯著那香袋,道:「你老莫非真的要上蛾媚山去。」
    小魚兒道:「我本想和你兩人一齊去的,也好叫你兩人開開眼界,但你們兩人既然
不敢露面.我只好一人去了。」
    黃牛道:「你老準備什麼時候上山?」
    小魚兒道:「明日清晨。」
    黃牛歎了口氣,道:「只可惜你老的計劃要改變了。」
    小魚兒皺眉道:「為什麼要改變?」
    黃牛瞧著他一笑,笑容突然變得十分奇怪。
    白羊陰森森笑道:「你這小雜種,你還不知道?」
    他稱呼突然由「你老人家」變成小雜種」,小魚兒倒當真吃了一驚,「啪」的一拍
桌予,霍然站起,怒道:你這老山羊,你敢話猶未了,身子竟軟軟地倒了下去。
    白羊咯咯笑道:「小雜種,你現在總知道了吧」
    小魚兒倒在地上,道:「酒……酒裡有毒」
    黃牛得意洋洋笑道:「我兩人還生怕騙不倒你,所以跟你喝的是同一壺酒,只不過
我兩人早已服下了解藥而已。」
    小魚兒道:「你……。你兩人為何要如此?」
    白羊道:「你只當咱們到慕容山莊去真是為了慕容家的丹藥麼.哼,那幾個小丫頭
煉出來的藥,還不值得『十二星相』勞師動眾……
    黃牛道,「老實告訴你,咱們是找你去的……
    白羊道:「現在普天之下,只怕已唯有你一人知道燕南天的藏寶所在,蛇老七為了
要抓住你,早巳在慕容山莊四面都布下了眼線,一面飛鴿傳書,將咱們找去,哪知咱們
方到那裡慕容那丫頭竟鬼使神差地走了。」
    黃牛道:「但你卻留在莊子裡,咱們進去找了一圈竟找不著你,一氣之下,就放了
把火將屋子燒了。」
    白羊道:「屋子燒光了,咱們才瞧見那兩間石室原來你這小
    雜種也不知為了什麼得罪了人家,竟被人家關在水牢裡。」
    黃牛道:「這也難怪,慕容丫頭本就喜怒無常……」
    小魚兒聽得唉聲歎氣,忍不住問道:「但後來為何只剩下你兩人?」
    黃牛笑道:「咱們早巳知道你這小雜種詭計多端,若是逼著你說出藏寶之處,說不
定還會想出鬼主意,你若胡說八道,咱們豈非也只有跟著你亂轉,一路上若是被你乘機
溜了,豈非冤狂。」
    白羊道:「但咱們的黃牛哥算準你只要一能走動,第一個要去的地方,必定就是燕
南天的藏寶之處,所以他就做好了這圈套,要你上當。」
    小魚兒瞪大了眼睛,瞧著黃牛,道:「是你想出來的主意?」
    黃牛道:「想不到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