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十九章 弄巧成拙

    小魚兒隨著慕容九妹向一間間房子走過去,走完第八間,慕容九妹神情又大見溫和,
甚至連眼波都溫柔起來,她覺得這「小鬼」實在並不如自己方才想像中那麼可僧可厭,
談談說說,不知不覺已到了第九間。
    這間房子什麼都是淺碧色的,最精緻、最華麗,房子每件東西,都是人間罕睹的珍
貴之物。
    小魚兒大眼睛四下轉動,突然笑道,「這間房子的主人和前面的完全不同。」
    慕容九妹目中閃過一絲笑意,神情卻是淡淡的,像是漠不關心,只不過隨口問問,
道「什麼不同?」
    小魚兒道:「這房子裡綠色,正表示她自我陶醉、自命不見。
    這些零零碎碎的東西,也正表示她幼稚、虛榮、俗不可耐……」他話未說完,慕容
九妹面上已變了顏色,終於鐵青著臉,衝了出去,再也不瞧這可恨的小鬼一眼。
    小魚兒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我若說錯了,你又何必生氣慕容九妹頭也不回,往
前走,小魚兒跟著她,三轉兩轉,突然來到一條青石通道中,通道盡頭,有扇青銅的門,
小魚兒自然看不見門裡的情況,但就只瞧見這扇門,他巳感覺到一種神秘詭譎之意他也
說不出這是什麼緣故。只見慕容九妹取出柄黃金色的鑰匙插入門上一個小洞之中,轉了
轉那扇沉重的門,便無聲無息地開了。一股寒氣,自門裡湧出來。
    小魚兒立刻覺出,這間房子和他萬春流萬大叔的屋子有七分相似之處,屋子四周也
堆滿了各式各樣的藥草,自然也有些煉丹製藥的銅鼎鋼爐只是萬春流的屋子乃是以磚瓦
建成,這屋予四壁卻都是巨大的青石,萬春流的屋子四季溫暖如春,這屋子卻是陰森森
的教人發冷。
    慕容九妹己將那扇青銅曲門鎖起來了,她蒼白的面頰,到了這屋子裡更變得發青。
    小魚兒笑道:「原來咱們的九姑娘還是位女大夫,當真是多才多藝,你帶我到這裡,
莫非又想為我看病。」
    慕容九妹道:「不錯。」
    小魚兒道:「我的毒已解了,還有什麼病?」
    慕容九妹道:「你身上多了件東西,若將這件東西割擊,你就好多了。」
    小魚兒笑道:「哦!那是什麼東西?」
    慕容九妹冷冷道:「你的舌頭」
    小魚兒伸了伸舌頭,趕緊走得遠遠的,竟道:「我說的話,真能令你如此生氣麼,
那我當真榮幸得很。」
    慕容九妹冷笑一聲,轉過了頭,道:「此間之藥草,俱是十分珍貴之物,你萬萬不
可亂動。」
    小魚兒笑道:「你想我會不會動?」
    慕容九妹笑道:「你若要動,也由你.但這些藥草中雖有補氣延年的靈藥,卻也有
奪命穿腸的毒草,你若被毒了,可沒有人再來救你。小魚兒又吐了吐舌頭,道:「你莫
嚇我,我這人別的也沒什麼,就是膽子太小,只要被人家一嚇,可就嚇倒了。」
    慕容九妹冷冷道:「但只要你老老實實在這裡不動便絕沒有人能傷你一根毫髮,現
在是我練功的時候,我得走了。」
    小魚兒道:「你……你要到哪裡去,我跟著你。」
    慕容九妹厲聲道:「你若再跟著我,不等別人你你,我就要你死」
    小魚兒歎了口氣,道:「其實像你這樣漂亮的女孩子,只要笑一笑已是夠人神魂顛
倒,還要練什麼功夫」……功夫練老了,人也練老了。」
    慕容九妹也不理他,逕自走向另一扇銅門,又取出柄黃金鑰
    匙將門開了一線,回首道:「你若要妄入此門一步,就休想再活著出來」
    小魚兒笑道:「你門是鎖著的,我怎麼進得去。」
    慕容九妹冷笑道,「諒你也進不來的。」
    身子一閃,進了鋼門,門立刻緊緊關起,「喀□」一聲,又上了鎖竟不讓小魚兒瞧
一眼,這門裡又是何模樣。
    小魚兒也全不著急,懶洋洋伸了個懶腰,喃喃道:「女人……」
    唉,女人,你們最大的毛病,就是將天下的男人都看成笨蛋傻子……。你以為我連
這些藥草是毒藥還是靈藥都認不得麼?告訴你,我從小就是在藥草堆裡長大的,我認識
的藥草可比你多得多。」
    他一面自言自語,一面東翻翻西瞧瞧,又笑道:「不怪她要嚇我,這裡的藥草,倒
真有好些貨色,萬大叔找了幾十年沒找到的,這裡卻有三四樣,嗯,看來我的口福倒不
錯。」他竟真的選了三四種藥草大嚼起來,慕容九妹若是在旁邊瞧著,可真的要急得暈
倒過去。
    這幾種藥草中,有些確是稀世之物,小魚兒其實也未瞧見過,只是萬春流曾經繪出
圖形,教他辨認。這些藥草萬春流搜尋數十年,卻未尋得一味,由此可見價值之珍貴若
是煉成丹藥,粒便可活人。
    此刻像小魚兒這樣的吃法卻當真是王八吃大麥,糟蹋糧食,但他一點也不心疼,片
刻間便吃了個乾淨。
    他撫著肚子笑道:「肚兄呀肚兄,今日可便宜了你。」眼珠子一轉,竟還意猶未足,
腦筋又動到那些銅鼎中的丹藥上去。
    他竟把銅鼎全都揭開,瞧了瞧,嗅了嗅,取出一把,像嚼花生米似的吃得津津有味,
右手還不停地一把把往懷裡塞,塞不下了,他就將剩下的丹藥全都混在一起,扮了個鬼
臉,笑道:「你既然閒著沒事,我就找些事給你做做吧。」這一來可真害苦了慕容九妹
她若想將這些丹藥分門別類,少說也得三天五天的工夫。
    但小魚兒自已此刻可也不好受,十幾種草藥、丹藥,像是已在肚子裡燒起了火來,
燒得他身子發熱了,嘴唇發焦。他歪著頭想了想,自懷中取出極彎彎曲曲的銅絲,伸進
那扇銅門的鑰匙洞裡,笑嘻嘻道:「你以為我進不去麼?好,我就偏偏進去讓你瞧一瞧。」
    他耳朵湊在鑰匙洞上,手撥著鋼絲,一面撥.一面聽,臉上漸漸露出了笑容,喃喃
道「這裡……─這裡……─對了,就是這裡」
    只聽「喀□」聲,鋼門立刻開了。
    裡面的房子,比外面的更冷,寒氣又自門縫中襲出。
    小魚兒深深吸了口氣,道:「好舒服。」
    他此刻全身像是被火在燒,自然越冷越舒服,索性開了門,大步走進去,一面大笑
道;「九姑娘,我進來了,你只管練功,我不吵你」
    話說完了,人也征住,只見這石室中還有個地洞,地洞裡全是從冬天就窖藏留存的
冰塊。
    慕容九妹就坐在冰上,雙手自腿的外側彎入腿的內側抱住了腳,食指點著足心,全
身竟是赤裸裸的一絲不掛。小魚兒活了這麼大,見過的事也有不少,但赤裸的少女,卻
是從未見過的,他無論見到什麼都不會吃驚,此刻卻也不禁呆呆地怔住了。
    慕容九妹眼睛是睜開的,也瞧見了他她眼睛裡的驚奇、憤怒、羞急,無論用什麼話
也不能形容。
    但她身子卻動也不動,似乎已不能動了。
    小魚兒呆了幾乎有半盞茶的工夫!這才轉過身子,故意東張西望,道:「九姑娘在
哪裡?我怎地瞧不見呀」
    達「小鬼」就是這麼會體貼女孩子的心意,這句話出來,慕容九妹明知是假的,也
可自我安慰一下了。
    小魚兒一面說,一面走,就要退出門,忽然瞧見牆上掛著九幅圖畫,他又忍不住要
停下來瞧瞧。只見第一幅圖上,刻畫著赤身露體的女子,以手腳倒立在冰上,旁邊寫著
幾行小字:化石神功,須處女玄陰之體方能習之,此乃化石神功之入門第一步,三年有
成,口訣如下。」
    「化石神功,功成九轉,肌膚化石,萬物不傷,九轉功成,無敵天下……」
    小魚兒看到這裡,巳不禁失聲道:「這鬼功夫竟活活的要將人練成殭屍,慕容九妹
練了這種鬼功夫,難怪對什麼人都要冷冰冰的了。」
    他趕緊去瞧第二張圖,只見上面畫的人已由倒立而直立,上面寫著:「功成二轉,
由逆為正……。」小魚兒也懶得往下瞧,他可無心來學這種鬼功夫,人若變成了石頭般
又硬又冷,縱能無故天下,又有何用?」
    第三張圖上畫著的人形,姿態就和慕容九妹此刻練功時一樣,小魚兒鬆了口氣,喃
喃道:「幸好她只練成第三轉就被我瞧見,否則她功夫若是練成了,人也必定要變成個
怪物,那就真是害人害己了。」
    他再也不往下瞧,七手八腳,將掛著的圖全扯了下來,慕容九妹仍在瞪著他,目光
卻由羞憤變成哀求。
    小魚兒也不回頭去瞧,口中大聲道:「九姑娘,你莫恨我,我這是為你好,你好好
一個人,活得快快活活,為什麼偏要自己給自已找罪受。」慕容九妹此刻若能說話,若
不放聲痛駕,便要苦苦哀求,她若能動,只怕早已將小魚兒吞下肚裡。怎奈她既不能言,
也不能動,只有眼睜睜瞧著小魚兒揭起九張圖揚長面去,她目中不禁流下眼淚。
    小魚兒將九張圖全丟在銅爐裡燒了,又弄開外面那扇門的鎖,走了出去,居然也不
去瞧鐵心蘭,就越牆走出了這山莊。他做事全憑一時高興,有時做對,有時做錯,但是
錯是對,他全不管,只覺做了這件事,心裡頗是舒服,做完了後果如何,他也全不放在
心上。只是他此刻身子一點也不舒服,不但熱,而且發起漲來,就像是有人不斷往他肚
子裡填火。
    他一口氣也不知奔出了多遠,一頭鑽進了樹林,涼風穿林而過,自然要比外面涼快
得多。
    小魚兒實在走不動了,倒在樹下直喘氣,心裡只希望小仙女此刻莫要來,慕容九妹
更莫要來。
    他身上又熱、又漲、又癢,嘴裡干的冒火,喃喃道:「這裡要是有個池塘就好了,
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水「……水……」
    突聽……人冷冷道:「你此刻最需要的不是水是棺材」
    小魚兒但覺脖子一涼,已有一口劍架在他脖子上。
    他一驚一怔,苦笑道:「到底還是女人厲害,男人若被女人盯上了,一輩子就休想
跑了。」
    那語聲冷笑道:「你現在才知道.已嫌太晚了。」
    小魚兒道:「你是慕容姑娘?還是小仙女?」
    那語聲道:「你還想九丫頭救你,你是做夢。」
    小魚兒突然笑了起來,喃喃道:「很好……」很好……是你,就還算我運氣不錯。」
    小仙女自然想不到小魚兒此刻最怕見的不是她而是慕容九妹,冷笑道:「很對,你
的運氣好極了,偏偏要走這條路偏偏我就在這裡等著。」她這話自然是故意來氣小魚兒
的,小魚兒縱然走別的路,還是跑不了的。
    小魚兒脖子動了動,道:你這柄劍很快嘛。」
    小仙女道:「哼,也不太快,只是我削下你腦袋時,只怕你嘴裡還能說話。」
    小魚兒笑道:「我那般折磨你,你一劍削下我腦袋,就能出氣麼,嘿嘿,我若是你,
可就沒有這麼便宜了。」
    小仙女道:「你想受什麼罪,只管說吧,我一定包你滿意。」
    小魚兒道:「至少先得揍一頓再說。」
    小仙女冷笑道:「你以為我不敢揍你。」
    小魚兒笑道:「你雖能狠一狠心將我殺了,卻是捨不得見我挨揍的。」
    話未說完,脖子上就挨了一拳.背上又挨了一腳。
    小仙女咬牙道:「很對,我捨不得揍你,很對」她說一聲「很對」就揍出一拳,說
一聲「捨不得」,又踢出一腳小魚兒被揍得滿地打滾,口中卻大笑道:「舒服……。舒
服……」
    他是真的舒服,可不是假的,他身子正漲得發癢,小仙女拳頭打在他身上,倒像是
替他捶背,鬆骨。
    小仙女怒道:「好,你既舒服,就再打重些。」她話未說完,小
    魚兒背上已重重地挨了一拳。
    小魚兒道:「不行,還是太輕了「。「再重些。」
    小仙女幾乎氣破肚子,但瞧見小魚兒面上竟真的全無痛苦之色,她又不覺驚訝、奇
怪。她哪裡知道小魚兒體內十幾種靈丹妙藥的藥力已活動開,縱然是鐵錘擊在他身上也
傷不了他的筋骨。小仙女的手倒有些打酸了,小魚兒還是不住道:「舒服,舒服,再重
些……」小仙女想起那日他被痛揍之後,還能奮起擊人之事,更是奇怪這小鬼為何如此
能挨揍。
    突聽一人冷冷道:「你打夠了麼?」
    小仙女霍然轉身,站在樹下的正是慕容九妹。
    只見她被頭散發,眼睛裡滿是紅絲,指尖不住發抖,小仙女再也想不到她怎會如此
模樣,大聲道:「還沒有打夠,你要怎樣?」
    慕容九妹道:「你若打夠了,就讓給我。」
    小仙女冷笑道:「這裡可不是你的家了,你若再阻攔我,我也……」
    慕容九妹道:「你以為我是來救他的麼?」
    小仙女又怔了怔,道:「你不是來救他的,還是來殺他的不成?」
    慕容九妹道:「正是來殺他的!」
    突然掠到小魚兒身旁,抽出一柄匕首,直刺而下!
    小魚兒見到她們兩人全來了,心裡反倒不怕了既然非死不可,還有什麼好害怕的?
他瞪著眼睛,瞧著這柄匕首,突見寒光一閃,「叮」的一響,小仙女手裡的短劍已架住
了匕首。
    慕容九妹怒道:「你方才本要殺他的,此刻為何要救他?」
    小仙女冷笑道:「你方才本是救他的,此刻為何又要殺他?」
    慕容九妹道:「你……。你管不著。」
    小仙女大聲道:「我偏要管。」
    慕容九妹手腕一揮,閃電般刺出七刀,道:「今日無論是誰來攔阻我,我也是要殺
定他了!」
    小仙女短劍揮出,閃電般接了七刀,道:「你方才不許我殺
    他,我現在也不許你殺他!」
    慕容九妹道:「你方才苦苦要殺他,此刻卻反要救他,莫非……莫非是你對他……」
    小仙女臉緋也似的紅了,大聲道:「你方才苦苦要救他,此刻反卻要殺他,莫非……
莫非是他對你……」
    慕容九妹蒼白的勝也緋紅起來,喝道:「你敢胡說!」
    小仙女喝道:「你才是胡說」兩人刀劍齊齊擊出,「噹」的,又硬拆了一招,兩人
卻覺手腕有些發麻,身子也被震得後退數突然間,兩人同時驚呼出來。
    小魚兒竟已不見了!
    小仙女跺足道:「都是你害得我……」
    慕容九妹跺足道:「都是你害得我……」
    兩人同時開口,同時閉口,說出來的竟是同樣的一句話,同樣的幾個宇,兩人臉都
紅了。
    小仙女瞧了瞧慕容九妹,慕容九妹瞧了瞧小仙女,小仙女垂下頭,慕容九妹也垂下
了頭。
    小仙文終於抬起頭來,道:「他逃不了的」
    慕容九妹也同時始起了頭,道:「追」
    兩人紅著臉想笑一笑,卻又笑不出。
    小仙女咬著嘴唇,道:「這次追著了,咱們兩人同時下手殺
    他」
    小魚兒也知道自己無論憑輕功,憑體力,都是逃不了的,所以他什麼地方都不逃,
卻逕自逃回慕容山莊。他從原路躍回,竟筆直走到那石室銅門前,門自然又鎖上了,他
自然也又輕易地將鎖弄開。然後,他將兩扇門都從裡面鎖起,伸展了四肢,舒舒服服地
躺在那貯冰的地洞旁,忍不住笑了起來。想起小仙女和慕容九妹方纔的模樣,他就要笑,
這兩人在別人眼中是俠女、才女,但在小魚兒眼中,她們卻只不過是個女人,在小魚兒
眼中,世上的男人可能有一百七八十種,但女人卻只有一種。
    但身子越來越熱,嘴唇越來超干,他索性跳下地洞,躺在冰堆裡,敲了塊冰嚼得
「喀吱喀吱」直響,嚼了七八塊後,但覺通體生涼,舒服得很,索性就躺在冰上呼呼大
睡起來。
    此時此地他居然還睡得著,本事當真不小。
    睡夢中,突聽「克郎」一聲,銅門竟似開了,小魚兒一顆心登時提了起來,動也不
敢動,氣都不敢喘。
    只聽小仙女的聲音道,「好冷。」
    又聽得慕容九妹的聲音道:「昔日家母建造這藏冰窖時,本為了家父怕熱,在暑中
最嗜冰鎮酸梅湯,哪知後來我卻做了別的用途。」
    小仙女又道:「什麼用途?」
    慕容九妹默然半晌低低歎道:「現在,什麼用途都沒有了。」語聲中充滿了傷心失
望。
    小魚兒聽得直發毛.他知道慕容九妹實已恨透了自己,自已若被她們堵在這冰窖裡,
可是再也休想逃了。
    小仙女道:「你怕那小鬼還逃到這裡來麼?」
    「嗯。」
    小仙女笑道:「你也未免太多慮了.那小鬼又怎會有這麼大的膽子。」
    慕容九妹道:「我真不懂,他會逃到哪裡去?」
    小仙女歎道:「那小鬼當真滑溜如鬼,詭計多端,下次見著他時,我話也不跟他說
就宰了他,看他還有什麼花樣使得出來。」
    語聲漸遠,又是「克朗」一聲,門已鎖上了。
    謝天謝地她們總算走了,小魚兒暗笑道:「幸好女人都是小
    處仔細,大處馬虎,既要瞧,又不瞧個仔細,否則我真要倒霉他又靜靜地伏了兩盞
茶工夫,身上已有些發冷這才一躍而起,他若在冰上調息運氣,將藥力歸納入元功力必
有駭人的增長,只可惜他只是睡了覺就爬起來,這良機竟被他平白的糟蹋小魚兒屏息靜
氣湊眼在那鑰匙洞上向外瞧了瞧便發覺小
    仙女與慕容九妹竟還在外面那屋子裡。小仙女斜斜倚在牆上,似乎在出神地想著心
思,慕容九妹身子站得筆直,面色蒼白得可怕。鐵心蘭竟也在這屋子裡,她坐在藥鼎前,
正將鼎中的藥一粒
    粒揀出來,分別裝到幾個銅罐裡。她滿眶淚水,每撿一粒藥,眼淚就落下一滴。
    小魚兒瞧得直皺眉頭,暗笑道:「我本是要害慕容九妹的,哪知卻害了』她,想來
是慕容九妹恨我入骨,竟把氣出在她身上,叫她來做苦工。」
    顧人玉呢?顧人玉想必是連這屋子都不准進來。
    小仙女出了會兒神,突然向鐵心蘭走過去鐵心蘭一驚,手裡握著一把藥丸,灑了滿
地。
    語聲自鑰匙洞裡傳進來只聽小仙女歎道:「你不要怕,我不會難為你了,咱們都是
被那小鬼騙苦了的,正是同病相憐。」鐵心蘭垂下頭眼淚滴滴落在衣襟上。
    小仙女展顏一笑道:「來,快動手我幫你的忙,看來咱們若不將這些藥丸整理清楚,
九姑娘是不肯給咱們飯吃的了。」
    慕容九妹冷冷的瞧著她們,面上沒有一絲笑容。
    過了半晌,小仙女突又道:「那張圖……「你可真的被那小鬼騙走了。」
    鐵心蘭默然半晌,低聲道:「不是騙,是我送給他的。」
    小仙女道:「送給他……你為什麼要送給他?」
    鐵心蘭霍然站了起來,大聲道:「我高興送給誰就送給誰,這事誰也管不著。」
    小仙女征了怔,失笑道:「你凶什麼?」
    小魚兒暗笑道:「小仙女外剛內和,鐵心蘭卻是外和內剛,這兩人性子當真是兩個
極端,而慕容九妹呢她練了那種鬼功夫,外面冷冰冰,心裡只怕也是冷冰冰的,這三人
中,最不好惹的就是她了。」
    又過了半晌,小仙女道:「你還生不生氣?」
    鐵心蘭垂下了頭.似也有些不好意思,別人若是對她兇惡,她死也不服,別人若是
對她好,她反而沒法子。
    小仙女道:「那張圖你想必是看過了的。你可記得?」
    鐵心蘭道:「我。……我記不清了。」
    小仙女道:「我可不是想要那些珍藏,我發誓決不動它們,只是,我想……那小鬼
必定會到那裡去的,你若記得那地方,咱們就可找著他我替你出氣。」
    鐵心蘭頭垂得更低,道:「我真的記不得了,我不騙你。」
    小魚兒自鑰匙洞裡往上瞧.正好瞧見她的臉,只見她說話時
    眼珠子不停地在轉,不禁暗笑道她想必是記得那藏寶之地方,只是不肯說出來,這
丫頭看來老實,嘴裡直說不騙人,騙起人來卻篤定得很……
    心念一轉,又忖道:「她為何要騙人?……莫非是為了我?我對她這麼壞,但到現
在為止,她非但還是不肯說我一句壞話,聽到別人說我壞話,她反而要生氣,這是為了
什麼?」想著想著,他似有些癡了,但瞬間又暗中自語道:「我管她是為什麼,反正女
人都是神經病。」
    突見慕容九妹快步走了出去,小魚兒正在奇怪,她又走了回來,手裡卻拿著個小小
的銅勺子。
    小仙女道:「這裡面是什麼?」
    慕容九妹道:「鉛。」小仙女奇道:「鉛?你拿鉛來要做什麼」
    慕容九妹也不說話,卻將那銅勺在火上煨了半晌,目中突然露出一種殘忍而得意的
光芒,口中緩緩道:「裡面那屋子,反正也沒有用了,我索性將鉛將這鑰匙洞塞住,這
樣,誰也休想再進得去,誰也休想再出來!」
    小魚兒瞧見她那笑容,巳覺不對,再聽到這話,更是心膽皆喪,這慕容九妹好狠毒
的手段,竟想將小魚兒活活關死在裡面,她雖然發覺小魚兒,卻絕不說破,只因她生怕
小仙女和鐵心蘭還會救他小魚兒大駭之下,趕緊想弄開鎖衝出去,但慕容九妹已一步掠
過來,小魚兒只瞧見銅勺在鑰匙洞外一晃,接著,就什麼也瞧不見了,鉛汁,已灌了進
去,外面的人聲也一起被隔斷。只聽外面突然有人在鋼門上踢打起來,這慕容九妹竟生
怕小魚兒在裡面敲門,被小仙女與鐵心蘭聽見猜出。
    所以她竟自己先敲起門來,小魚兒再拍門,外面也聽不見小魚兒又驚又伯,跺足大
罵道「慕容九妹,你這妖婦,惡婆娘,你的心為何要這麼狠,我又沒害死你爹媽,又沒
強姦你,你為什麼定要我死?我方纔若不是瞧你那瘦骨頭全無興趣,早己乘機修理了你,
你現在只怕反不會要我死了。」
    他破口大罵,什麼話都罵了出來,在「惡人谷」長大的孩子,罵人的技術,自然也
比別人高明得多。這些話若被慕容九妹聽見,不活活的氣死才怪,只是四面石牆,鑰匙
洞又被塞住,小魚兒罵得雖賣力,外面連一個宇都聽不到。
    罵了半天,小魚兒也知自己罵破喉嚨也是沒用的了,在屋子裡亂敲亂轉,想弄出條
出去的路。怎奈藏冰的屋子,必須建造得分外牢固,不能讓一絲熱氣透入,正是天生牢
獄,小魚兒想盡法子,也挖不出一個小洞。
    小魚兒苦笑道:「誰說這屋子沒用了,這屋子用來關人,豈非比什麼地方都好得多,
看來,我只握真要變成條凍魚了。」
    他已冷得牙齒打戰,只有盤膝坐下,運氣相抗,一股真氣傳達四肢,這才漸漸有了
些睡意。小魚兒本不是個用功的人,方才縱然明知自己將大好機緣白白糟蹋了,他也滿
不在乎。只因他覺得自已是天下第一聰明人,武功好不好都沒有關係,反正無論多厲害
的人遇著他也無可奈何,他又何必吃苦用功?
    但現在情勢卻逼得他非用功不可,他這才知道那十餘種靈藥功用當真非同小可,糟
蹋了實在有些可惜。藥力隨著真氣流轉,功力也跟著增進,他不知不覺間竟巳進入了人
我兩忘之境,竟將生死之事忘懷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