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十八章 慕容九妹

    這不是小仙女她的語聲,聽來雖和小仙女也有七分相似但小仙女說話不會這麼慢的,
小魚兒從未聽過小仙女慢慢的說過一句話。
    只見一條綠衣少女,手挽花籃,肩著花鋤,款款自樹後走出,她的體態是那麼輕盈,
像是一陣風就能將她吹倒,她的柳眉輕輕大大的眼睛充滿了憂鬱,容貌雖非絕美,但卻
楚楚動人,我見猶憐。
    她身後還跟著個濃眉大眼的少年,個子雖然又高又大,卻是滿面稚氣,畢恭畢敬地
跟在她身後,連頭都不敢抬起。這男女兩人一個就像是弱不禁風的閨閣千金,一個又像
是循規蹈矩,一步路也不敢走錯的世家少年。
    但碧蛇神君瞧見這兩人,卻像是被人在脖子上砍了一刀,頭立刻垂了下去,強笑著
道:原來是九姑娘。」
    緣衣少女淡淡道:「很好,你還未忘記我,但你莫非忘了這是什麼地方,居然要在
這裡開膛剖腹,你的膽子也未免太大了吧……
    她神色並非冷酷,只是一種淡淡的輕蔑與冷漠,她並非要對別人不好,只是對任何
人都不關心。世上無論多重要的人物,在她眼中似乎都不值得一顧。
    小魚兒實在猜不出這少女身份,她看來本該是皇族貴胄千金公主,卻又偏偏只不過
是個草野女子,她年紀輕輕,本該對世上一切都抱著美麗的幻想與希望,但她卻偏偏似
乎已看破一切,所以對任何事都這麼冷淡。
    只見碧蛇神君頭垂得更低,顫聲道:「小人以為這裡還未到禁區,所以……」
    綠衣少女道:「現在你知道了麼?」
    碧蛇神君道:「現在知道了。」
    綠衣少女道:「既已知道,你總該知道怎麼辦吧。」
    碧蛇神君慘笑道:「是,小人知道。」
    突見劍光一閃,他竟將自己的左手齊腕斬斷就連小魚兒都不禁為之動容,但這綠衣
少女「九姑娘」卻仍是那麼淡漠,只是輕輕揮了揮,道:「好,你現在可以走了。」話
未說完,碧蛇神君竟飛也似的逃走。
    突聽鐵心蘭放聲大呼道:「你不能放他走……不能放他走。」
    她不知何時已醒來,此刻掙孔著要站起,卻又跌倒。
    綠衣少女瞧了她一眼,道:「為什麼?」
    鐵心蘭指著小魚兒,道:「他已中了劇毒,只有碧蛇神君的解藥,否則他……他……
他只伯活不過今天了」
    綠衣少女淡談道:「他的死活,與我又有何干?」
    鐵心蘭身子一震,又撲倒在地那少年突然笑道:「九姐,咱們救救他吧。」
    緣衣少女道:「你若要救他們,你只營救,我不管。」轉過身子款步而去,再也不
回頭瞧任何人一眼。
    那少中瞧了瞧躺在地上的鐵心蘭,垂頭道:「對不起……。」突也大步趕了上去,
跟著她走了。
    鐵心蘭顫聲呼道:「姑娘……求求你……你……。」
    小魚兒大眼睛轉來轉去,突然大笑道:「咱們也走吧,何必求她。」
    鐵心蘭道:「但你。你……」
    小魚兒大聲道:「我死就死,活就活,有什麼關係?她小小年紀.又怎能救得了咱
們你逼她相救.豈非令她為難。」他用力挾起鐵心蘭才走了兩步。突聽那少女冷冷道:
「站住」
    小魚兒嘴角泛起一絲微笑,但口中卻大聲道:「為何要我站住,我若死在這裡,豈
非玷污這條乾淨的道路。」他頭也不回,還是往前走。
    人影一閃,綠衣少女已擋住了他的去路,冷冷道:「你已死不了啦……─但你莫以
為我不知道你這是在激我,要我救你,只是為了要你知道世上沒有慕容姐妹辦不到的事。」
    小魚兒冷笑道:「我可沒有激你,也並未要你救我,我自己高興死就死,高興活就
活,用不著別人操心。」
    九姑娘淡淡道:「我既已要救你,現在你想死都已不能死小魚兒眨了眨眼睛,道:
「這可是你自已心甘情願要做的,我既未求你你縱然救活了我,我也不會感激你的。」
    九始娘不答話,轉過身子,道:「隨我來。」
    道路盡頭,竟是座莊院。
    這莊院依山而建,佔地並不廣,氣派也不大,但每一片瓦,每
    間房子,都建築得小巧玲瓏別具匠心,看來別有一番風味。走進去便是個小小的院
子,小小的廳房,雖然瞧不見一個僕役,但每
    寸地方都打掃得乾乾淨淨,一塵不染。小魚兒走到這裡,已不住
    的喘氣,似將跌倒,那少年悄悄出手,在後面扶著他,小魚兒感激的一笑道:「謝
謝你,你叫什麼名字?」
    那少年臉紅了紅道:「顧人玉。」
    小魚兒道:「你不姓幕容?」顧人玉紅著臉道:「我是她們的表弟。」
    小魚兒笑道:「你這人例真不錯,只是太老實了些,倒像是個女孩子,怎地還沒說
話,臉就先紅了起來。」
    顧人玉吃吃道:「我,我……我……」
    他若非生得又高又大,濃眉大眼絕不會是個男子,小魚兒真要以為他又是個女扮男
裝的。
    九姑娘腳步不停,穿過廳房,穿過迴廊,諾大的庭院,到處都不聞人聲,更瞧不見
一個人影。
    最後,她走到小園中兩三間雅軒門前,方自戰住了腳,道:「進去。」說完了這句
話,竟又轉身走了。
    顧人玉道:「請……請進,這就是我住的屋子。」
    鐵心蘭竟也笑了笑,接道:「這裡恐怕只有這間屋子是男人能住住。」
    小魚兒笑道:「哦……這裡除了你,莫非全是女子?」
    顧人玉瞪大了眼睛,道:「你難道沒有聽過慕容九姐妹的名字鐵心蘭本己連眼睛都
己圖起,此刻突失聲道:「莫非就是江湖人稱的『人間九秀』?」
    她一說話,顧人玉臉又紅了,輕聲道:「不……不錯。」
    小魚兒瞧著鐵心蘭笑道:「原來你又知道,你且說說這九姐妹又有什麼厲害?」
    鐵心蘭輕輕歎了口氣,道:「這九姐妹不但輕功、暗器可稱天下一絕,而且每個人
都是秀外慧中,只要是別人會的事,她們姐妹就沒有不會的,所以天下的名門世家,沒
有一家不想娶個幕容家的女兒回去做媳婦。」
    小魚兒眨了眨眼睛,笑道:「她們嫁了麼?」
    鐵心蘭道:「據說除了最小的九妹外,另外八姐妹嫁的不是武林世家的公子,就是
聲名顯赫的少年英雄……」
    小魚兒大笑道:「這就難怪江湖中人要怕她們,別人縱然惹得起她們九姐妹卻也惹
不起她們這八個有本事的丈夫。」
    他此刻臉上已泛起黑氣,說話時一口氣也常常提不上來但他居然還是旁若無人,大
聲談笑,竟又一拍顧人玉肩頭,笑道:「常言說得好,近水樓台先得月,你只管緊緊盯
住她吧,這主意一點也不錯,哈哈,一點也不錯!」
    顧人玉臉更紅得像火,垂下了頭,偷偷瞧了鐵心蘭一眼,道:「這……這是家母的
意思,小弟我「……哪知慕容九妓娘突然走了進來,冷笑道:「這本是舅媽的意思,你
本不願來這裡受氣的,是麼?」
    顧人玉簡直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吃吃道:「我「……我不是這意思。」
    慕容九妹冷冷道:「顧少爺,這裡可沒有人請你來,也沒有人留著你,舅母雖當你
是寶貝,別人可不稀罕你。」
    她再也不瞧顧人玉一眼,「噹」的,將一個小小的黑色玉瓶,拋在小魚兒面前的桌
子上,冷冷道:「一半內服,一半外敷,三個時辰內,你這條命就算撿回來了,就快走
吧。」轉過身子,就往外小魚兒嘻嘻一笑,道:「我可沒有求你救我,也沒有要娶你做
媳婦,你用不著對我這麼神氣,別人雖當你是寶貝,我可不稀
    慕容九妹霍然回身,冷冷的瞪著他。
    小魚兒卻若無其事,拔開瓶塞,「咕」的一聲,將半瓶藥嚥了下去,舐了舐嘴唇,
嘖嘖道:「這藥怎地酸得像醋。」接著又把另半瓶藥敷在傷口─一他究競是聰明人,嘴
裡雖說著風涼話,手裡卻趕緊將藥先用了再說。
    慕容九妹狠狠瞪著他,冷漠的目光中,突然像是要冒出火來,她眨也不眨瞪了半晌,
一字字道:「我雖然救了你,一樣還是可以殺你」
    小魚兒吐了吐舌頭,笑道:「你不會的,你看來雖狠,心卻還是不錯。」
    也不知怎地,慕容九妹蒼白的面頰竟紅了紅.但瞬間厲聲喝道:「出去,現在就出
去,永遠莫要被我再瞧見,否則我.……我就先割下你的舌頭,挖出你的眼睛,再殺了
你」
    顧人玉已嚇呆了,他一生從未見到冷冷淡淡的九姑娘,發這麼大的脾氣,更未想到
她會說出這麼狠的話來!
    小魚兒卻仍是笑嘻嘻的,道:「我自然要走的!但我走了後,你可莫要再求我回來。」
    慕容九妹氣得身子發抖,道:「你……你這.。」
    突聽外面一人遙遙呼道:「慕容九妹,你在哪裡?……小姐姐來瞧你了。」
    這呼聲來得好快,一句話說完,便飯已由大門外來到小園裡,慕容九妹咬了咬嘴唇,
輕盈的身子,流雲般飄了出去。
    小魚兒聽到那呼聲整個人都呆住了,再也笑不出來。
    鐵心蘭也變了顏色,道:「莫非是……是小仙女張菁。」
    顧人玉道:「不……。『不錯,她和九姐是好朋友。」
    小魚兒噗地坐到椅上,苦笑道:「這世界怎地如此小!……。」
    只聽小仙女與慕容九妹在園中寒暄的語聲漸漸走進。鐵心蘭聽得手足冰涼,悄聲道:
「咱們怎……怎麼辦?」
    小魚兒坐在椅子上,長歎道:「打又不能打,逃也不能逃,我也什麼法子都沒有了。」
    話末說完小仙女已衝了進來,失聲道:「果然是你這小鬼在這裡」
    小魚兒笑嘻嘻道:「許久不見,你好嗎?」
    慕容九妹皺眉道:「菁姐,你認得他?」
    小仙女恨聲道:「認得,我自然認得,但「……。但他怎會在這裡?」
    慕容九妹淡淡道:「他在外面受了傷,我……」
    小魚兒突然大聲道:「你莫要問了,我和慕容家絲毫沒有關係,此刻又受了傷,你
若要殺我,只管殺吧,既不必怕傷別人的面子,也不必怕我還手」
    小仙女冷笑道:「你還手又怎樣?」
    小魚兒大笑道:「我若能還手,你就又要躺著不能動了」
    小仙女反手一個耳光摑過去,怒道:「你再說?」
    小魚兒動也不動,反而笑道:「我不說了,我還有什麼可說的,你兩次落在我手上,
只怪我看你可憐,兩次都饒了你,今日就算死在你手上,也是活該。」他說的當真是大
仁大義,動人已極,至於小仙女是如何會落在他手上的,他自然一字不提。
    慕容九妹終於忍不住問道:「菁姐,你真的兩次?……。」
    小仙女氣得全身發抖,卻偏偏說不出一句辯駁的話來.慕容九妹瞧見她這模樣,面
上神情突然變得甚是古怪。
    小魚兒瞧在眼裡,失聲道:「慕容姑娘,你就讓她殺了我吧,我雖然是在你家裡被
她殺的,但我也知道你看不起她,我絕不怪你。」
    小仙女己氣極了不怒反笑,道:「你以為我不敢殺你」
    小魚兒道:你自然敢的,大名鼎鼎的『小仙女張菁,一輩子怕過什麼人來?何況是
我這根本不能還手的人」
    小仙女忽喝一聲並指如劍.向小魚兒額角太陽穴直點過去,小魚兒根本不能閃避,
鐵心蘭心膽俱裂哪知就在這時,人影一閃,慕容九妹突然已擋在小魚兒面前,小仙女的
手指已觸及她嬌怯怯的身子,方自硬生生收往,怒道:九妹.你難道要幫外人」
    慕容九妹淡談道:「若是在別的地方,你將他是打是殺,我全不管,但在這裡菁姐
你總該給小妹個面子。」
    小仙女道:「我殺了他再向你賠罪。」
    慕容九妹道:「這莊院自從蓋成以後,就沒有殺人流血的事,菁姐你一定非想被這
個例?你難道不能等等?」
    小仙女跺腳道:「你……你不知道這小鬼有多可惡」
    慕容九妹道:「縱然可惡,也等他走出去再……」
    小仙女大喝道:「我等不及了」
    她身形連閃七次,想衝過去但慕容九妹嬌怯怯的身子,卻總是如影隨形,擋住了她
的路。
    其實慕容九妹要真是讓她動手,她也未必會真個殺了小魚兒,但慕容九妹越是攔阻
於她,她反而越是憤恨,竟真的要將小
    魚兒殺了才甘心,只見她纖指連續向慕容九妹攻出了七招慕容九妹身子飄飄閃動,
冷冷道:「菁姐,這是你先向小妹出手助,可怪不了我。」
    小仙女手上不停,冷笑道:「我若要做一件事時,世上沒有一個人能攔得住我,我
也不行……你只管將慕容家那些小針小箭使出來吧「……」
    話猶未了,突聽身後一人喝道:「用不著,看招!」
    一股拳風擊過來.竟是雄深沉厚,無與倫比小仙女一伏身「嗖」的竄了出來,大喝
道:「好呀,顧小妹你也敢向我動手了。」
    小魚兒暗笑道:「原來他外號叫做『顧小妹』,這倒真的是名符其實,只是他人雖
老實,武功卻端的紮實,究竟不傀為武林世家的後人,看來就算這自命不見的『小仙女』,
也未必能勝得了他。
    他卻不知顧人玉正因為人老實,是以武功才能練得紮實.「玉面神拳」顧人玉這七
字,在江湖中也是赫赫有名的小仙女瞪著眼睛,叉著腰,喝道:「你們還客氣什麼,來
呀」
    小魚兒也在心裡說「是呀,還客氣什麼,趕緊打吧。」
    誰知顧人玉卻站在那裡動也不動,低著頭道:「只要張姑娘不向九姐出手,小弟又
怎敢向張姑娘出手。」
    小仙女冷笑道:「原來顧家神拳的傳人,竟是個沒出息的小
    子你除了向你的九姐討好之外,難道什麼都不會?」
    顧人玉站在那裡,連一句話都不說了。
    小仙女氣得跺腳,道:「好,慕容九妹,你來吧,你那寶貝『七巧囊』中,究竟有
什麼玩意兒也只管一齊使出來。」
    慕容九妹冷冷道:「只要你不在這裡殺人,我又怎會和你動手小仙女瞧瞧她,又瞧
瞧顧人玉,兩個人一個堵著窗子,一個堵著門,竟硬是和小仙女泡上了。
    小魚兒笑嘻嘻道:「你瞧也沒用,反正你是闖不進來的,原來大名鼎鼎的小仙女,
也有被人攔住的時候。」
    小仙女眼珠子一轉,突也笑道:「你希望我和他們打得落花流水,你才好在旁邊瞧
熱鬧,是不是?」
    小魚兒大笑道:「你不敢打就走吧,又何必找個梯子下台階。」
    小仙女道:「我正要走了,你若能在這地方躲上一輩子,我算服你,否則你只要踏
出這大門一步,我就要你的命。」轉身問慕容九妹一笑,道:「除非你嫁給他一輩子守
著他,否則他總是要死在我手上的,我又何苦現在和你動手,教別人聽見,反說我欺負
你。」
    她倒退三步,身形已在銀鈴般的笑聲中飛掠而去,這位姑娘居然真的說走就走,倒
也是小魚兒想不到的事。
    他瞪著眼睛,呆了半晌,苦笑道:「女人……。『女人……」唉,女人的心思,變
起來真是嚇得死人……」
    慕容九妹輕輕歎息了一聲,道:「此人心思變化,當真無人能以猜測,性格也教人
捉摸不定,唉!當今天下,只怕也唯有她才配做我的對手「……」
    小魚兒眨了眨眼睛,道:「如此說來,天下英雄,只有你和她兩人了。」
    慕容九妹道:「正是。」
    小魚兒道:「那麼,誰是江湖第一?」
    蹈容九妹沉吟道:「她行事精靈古怪,脾氣變化無常,連我都猜不透。」
    小魚兒道:「你呢?』慕容九妹玲冷道:「我並末插足江湖。」
    小魚兒道:「你若插足江湖,她就得變為第二了,是麼?」
    慕容九妹道:「哼。」
    小魚兒一本正經,點頭道:「不錯,你確是天下第一。……」
    慕容九妹揚了揚眉淡淡一笑,小魚兒卻又接著說道:「你這自我陶醉的本事,的確
可算是天下第一。」
    慕容九妹心情立刻又變了.小魚兒終於忍不住大笑起來,笑得前仰後合,撫著肚子
笑道「我本來以為只有男人才會自我陶醉,哪知女人自我陶醉起來,比男人還要厲害得
多,何不走出去瞧瞧,就該知通江湖中比你強的人也不知有多少,但你若只要關起門來
稱第一,我也沒法子。」
    慕容九妹道:「你……你……」
    小魚兒笑道:「你雖然兩次救我性命,但那都是你自己願意的,我可沒有求你,我
既不領你的情,自然也不必說好聽的話拍你的馬屁。」
    慕容九妹道:「好……很好。」
    她雖然拚命想作出冷淡從容、若無其事的樣子,卻偏偏作不出,偏偏忍不住氣得全
身發抖。她確也是個冷漠寡情,不易動怒的人,但不知怎地,小魚兒隨便三兩句話,就
能把她氣得發瘋。
    顧人玉走了過來,吶吶道:「她總算對你不錯你又何苦如此氣她。」
    小魚兒笑嘻嘻瞧著她,道:「我就是喜歡故意逗她生氣,她生氣的時候,豈非比平
時那副冷冰冰的樣子好看得多。」
    顧人玉忍不住地轉頭瞧了瞧,只見葛容九妹蒼白冷漠的面頗微現暈紅.早就比平時
更增嫵媚.他瞧了兩眼,不覺已瞧得癡了.連連搖頭道:「不錯,不錯,果然漂亮多了。」
    慕容九妹眼睛一瞪,道:「你……。你也敢在我面前說這樣的話,你當我是什麼?」
    顧人玉駭得趕緊低下了頭,道:「不……不……不漂亮,你生起氣來醜得很。」
    鐵心蘭雖然滿腔心事,一言未發,到此刻也不禁「噗嗤」笑出聲來,小魚兒更早已
笑彎了腰。
    只見兩個垂髻少女,穿林而來,遠遠便嬌笑喚道:「九姑娘……九姑娘……」
    慕容九妹正是滿肚子氣沒處發作怒道:「喊什麼?我又不是聾子。」
    那少女也駭得趕緊一齊垂下了頭,道:「是……。九站娘。」四隻眼睛偷偷一瞟小
魚兒,又趕緊垂下頭接著道:「屋子已經整理好了,姑娘你是不是現在……」
    慕容九妹道:「自然現在就去瞧,每天都如此,還問什麼?」
    那兩個少女從來未見過她們的九姑娘這樣說話,垂頭說了聲「是」,頭也不抬,一
溜煙走了。
    慕容九妹冷冷道:顧少爺若是沒事,就請在這裡看著他們,否則我也不敢留你。」
    顧人玉道:「小弟沒事,沒事,沒事……」
    他一連說了五六句「沒事」,慕容九妹早巳走出了門外,小魚兒向鐵心蘭擠了擠眼
睛,也跟著走了出去。
    顧人玉失魂落魄地瞧著慕容九妹,鐵心蘭也呆呆地瞧著小
    魚兒,顧人玉不由自主歎了口氣,鐵心蘭也不由自主歎了口氣,道,「你對她真好……
也許太好了。」
    她嘴裡在說顧人玉的事,心裡想的卻是小魚兒的事,顧人玉為什麼會對慕容九妹這
麼的好,而小魚兒……她柔腸百折,想來想去,顧人玉說了句什麼話,她完全沒有聽到,
過了半晌,幽幽道:你是不是很喜歡她。」
    顧人玉茫然道:「我……我不知道。」
    鐵心蘭輕輕一笑,道:「你不知道?」
    顧人玉歎道:「別人都覺得我應該喜歡她,我自己也覺得應該喜歡她,但……但我……
我是不是喜歡她,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怕她的。」
    鐵心蘭嫣然一笑,道:「你真是好人。」
    顧人玉瞧了她一眼,垂首道:「你……。你也是個好人。」
    慕密九妹走到園中,突然回過頭.冷冷道:「你跟來幹什麼?」
    小魚兒笑嘻嘻道:「我本不想因來的,但我若不跟著你,小仙女若是乘機來將我殺
了,我生死雖沒有什麼要緊,你的面子豈非難看。」
    慕容九妹瞪了他半晌,再不說話,又往前走。小魚兒踉蹌地跟在她身後,不住喘著
氣,柔聲道:「我走不動了你拉著我的手好嗎?」慕容九妹根本不理他,走得更快。
    小魚兒道:「好我就累死算了,我死了之後,你把我的屍體送給小仙女,她以後就
必定不會找傷的麻煩了。」
    慕容九妹雖末回頭,但腳步卻果然已放緩。
    小魚兒道:「有些女孩子,平時看來雖比男人強,但真的見著男人,可就沒用了!
喂,你可瞧見過不敢拉女人手的男人麼?」
    慕容九妹終於忍不住冷冷笑道:「不敢?哼,我只是……。」
    小魚兒:「你只是不願,是麼?哈哈,世上沒有一個人會承認自已是不敢的,這
『不願,兩字,正是『不敢的最好托詞。」
    慕容九妹突地轉手,拉起了他的手,於是急行。
    小魚兒不由自主的跟著她跑,嘴裡還笑嘻嘻道:「你的手真小,大概還沒有我一半
大……」他嘴裡不停在說.眼珠子也不停
    在轉,只見花園之側,一道淺階曲廊,沿著山坡婉蜒而下。曲廊之旁,便是一間間
精緻的屋子,每一間建築的形式都不一樣,每一間的窗子顏色也不一樣。小魚兒數了數,
這樣的屋子一共有九間,想來就是慕容九妹妹的閨房第一間的窗紙是淺黃色的,慕容九
妹推門走了進去,屋子裡的窗櫻、桌布、被褥……也都是淺黃色的,簡簡單單幾樣東西
卻自有一種優雅之意。
    慕容九妹走了進去,把每樣東西都仔細瞧了一遍,瞧瞧上面可有灰塵,小魚兒卻在
瞧著她,道:「這是你大姐的閨房.你大姐可是就要回來了。」
    「不回來就可以任它髒麼?」
    小魚兒笑道:「不錯,雖然不回來,也要將每樣東西保持乾乾淨淨,看來你們姐妹
間果然是情意深厚。」他突然不再說尖酸刻薄的話了,慕容九妹一時間倒摸不到他的用
意,哼了一聲,也不答話。
    小魚兒道:「你大姐想必是位優雅嫻靜、溫柔美麗的女人,唉,這樣的女人,世上
已不多了,卻不知她的夫婿可配得上她。」
    慕容九妹終於回頭瞧了他一眼,道:「世上自然沒有能配得上我大姐的人,但若有
一人能勉強配得上她,那就是我大姐夫小魚兒道:「他武功如何」
    塞容九妹冷冷道:「你總該細道,美玉劍客這名字。」她本來決定再不願和這可恨
可厭的小鬼說話的,但此刻不知不覺間又說了許多,只是這小鬼」和她說的正是她最願
意說的話題,這小鬼雖然兩句話就能將她氣得半死,但兩句話又可將她的氣說平了。第
二間屋子全都是粉紅的,粉紅的牆壁,掛著柄長弓,還掛著口短劍,連劍鞘都是紅的。
    小魚兒笑道:「你二姐脾氣想必和大姐不同,她想必是個天真直爽的人有時脾氣雖
然壞些,但心地卻是最好的,而且最肯替別人設想。」
    慕容九妹默然半晌,終於忍不住問道:「你怎會知道?」
    小魚兒道:「慕容家暗器之精妙,天下皆知但你二姐偏偏要使長弓大箭,可見她脾
氣必是豪爽,喜歡痛快,自然就不喜歡那些精巧的玩意兒。」
    慕容九妹道:「嗯,還有呢」
    小魚兒道:「劍長則穩,劍短則險,你二姐用的劍短如匕首,可見她脾氣發作時,
必是勇往直前,不顧一切。」
    慕容九妹不由得點了點頭,道:「我二姐劍法之辛辣險急,可稱海內第一。」
    小魚兒笑了笑,道:「但你二姐夫武功卻不高,是麼?」
    他突然間說出這話來,慕容九妹也不禁一怔,詫異地瞧著他,瞧了足足有半盞茶時
分,才緩緩點頭道:「我二姐夫乃是『南宮世家』一派單傳的獨子,『南宮世家』武功
雖然高絕,但我二姐夫卻是自小多病,所以……唉!」
    小魚兒拍手笑道:「這就是了。」
    慕容九妹道:「是什麼?」
    小魚兒道:「你三姐出嫁之後,仍將隨身的兵刃留在這裡.為的自然是不願以自已
因武功來使夫婿覺得慚槐難受,由此可見她夫婿武功必不如他,因此也可見她心地是多
麼善良,多麼肯替別人著想。」
    慕容九妹默然瞧了他幾眼,轉身走到第三間屋子。
    這第三問屋於窗上竟糊著的是極厚的黑紙,屋於裡自然光線黝暗,但陳設卻是精緻,
妝台旁有琴案、棋枰,畫架上滿堆著畫,牆上接著極精妙的工筆仕女,題款是「慕容女
史」,想來就是她自己的手筆。
    小魚兒目光四轉.笑道:「你這位三姐,想必是個才女只是性情也許太孤傲了些,
也未免太憂鬱,但古往今來的才子才女,豈非懼是如此。」
    慕容九妹悠悠道:「她最不喜歡見到陽光.最喜歡的就是雨聲,在雨聲中她畫出的
圖畫真是不帶絲毫人間煙火氣,她撫的琴,雨聲中聽來,更好像是天上傳下來的,只可
借……只可惜我已有許久未聽見了。」
    小魚兒道:「你三姐夫呢」
    慕容九妹道:「他也是武林中的絕頂才子,不但琴模書畫,無一不精,而且二十九
歲時,便已成為兩廣武林的盟主。」
    小魚兒笑道:「如此朗才女貌,好不羨煞人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