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十七章 碧蛇神君

    小魚兒笑道:「大哥?……你個子比我還小,該叫我大哥才對」
    黑蜘蛛眼睛一瞪,怒道:「江湖中人求我要叫我一聲大哥的人也不知有多少,但卻
被我一個個踢回去了,我要你叫我,你還不願意。」
    鐵心蘭已站了起來,不住向小魚兒使眼色。
    小魚兒卻似沒有瞧見,還是笑道:「很好!……黑老弟,你的本事不小……」
    黑蜘蛛怒道:「你叫我什麼?」
    小魚兒道:「黑老弟,咱們喝兩杯去如何?」
    黑蜘蛛格格笑道:「你可知你現在已將大禍臨頭除了我外,沒有人能幫你,你著叫
我一聲大哥,不知有多少好處。」
    鐵心蘭已急得要跺腳,直恨不得捏小魚兒的脖子,要他叫「大哥」,但小魚兒卻還
是笑嘻嘻道:「黑老弟,我有什麼大禍臨頭,你且說來聽聽。」
    黑蜘蛛瞪著眼睛瞧住他,瞧了半晌,突然冷笑道:我本來想幫你個忙的,但你既然
要在我面前充老大,我也就犯不著再管你的事了。」說話間,手突然一揚,月光下只見
他袖管中彷彿有條閃閃發光的銀絲,筆直飛了出去.小魚兒還想仔細瞧瞧這是什麼哪知
他眼睛才眨了眨。黑蜘蛛的手一抖,人已跟著飛了出去,就像是箭一般接著,他人就不
見了,那銀絲也不見了。
    小魚兒也不禁怔了征,歎道:「難怪他口氣這麼大,輕功果然有兩下子。」
    鐵心蘭歎道:「豈只有兩下子,他這手獨門輕功,神蛛凌空銀絲渡虛』.在江湖中
簡直沒有第二個人能比得上。」
    小魚兒道:「這種功夫有什麼巧妙?」
    鐵心蘭道:「他袖中所藏的,據說真是南海千年神蛾所結的絲,又堅又韌,刀劍難
傷,他將這蛛絲藏在一個特製的機簧筒中,手一揚,蛛絲就飛了出去,最遠據說要達一
二十丈,而蛛絲頂端的銀針,無論釘住什麼東西,他人立刻就能跟著到哪裡,當真要說
是來去飄忽,快如鬼魅。」
    小魚兒笑道:「這小子非但人古怪得有趣,所練的功夫也古怪得有趣,卻不知他年
紀究競是大是小?為什麼如此喜歡充老。」
    鐵心蘭道:「江湖中沒有一個人瞧見過他的臉,更沒有人知道他年紀,人知他最恨
別人說他小誰要犯了他這毛病,馬上就要倒霉。」
    小魚兒道:「我怎麼還沒有倒霉?」
    鐵心蘭展顏笑道:「這倒是怪事,他倒真像是和你有緣,否則,就憑你叫他那幾聲
老弟,他人怕已經要割下你的舌頭了。」
    笑著笑著,突又長長歎息了一聲,皺眉道:「但這人從來不說假話,他說咱們立刻
就將有大禍臨頭,只怕……。只怕也不會是說假。」
    小魚兒笑道:「哪有什麼大禍臨頭?你別聽他鬼話。」他語聲越說越小,說到最後
一字,已幾乎聽不出了,他的眼睛,也已緊緊盯在馬屁股上,不知瞧見什麼。
    鐵心蘭發覺,剛想去瞧。
    但小魚兒卻拖著她上了馬道:「明們快走吧?」
    鐵心蘭道:「你……你瞧見什麼?」
    小魚兒道:「沒有什麼……哈哈哪有什麼?」
    鐵心蘭垂下了頭,默然半晌幽幽道我知道你一打哈哈,說的就不是真話。」
    小魚兒征了征,大笑道:「不想我這毛病竟被你瞧出來了……」我這毛病是從小被
一個人傳染的,竟一直到現在還改不過來。」
    鐵心蘭自然不知道傳染這毛病給他的就是從來不說真話的「哈哈兒」,她也不想問,
只是急著道:「那麼,你究竟瞧見了什麼?」
    小魚兒道:「也沒什麼了不起的東西,你不瞧也罷。」
    鐵心蘭笑道:「我知道你不讓我瞧,是怕我著急,但我若不瞧,就會更著急……」
    小魚兒苦笑搖頭道:「唉女人……女人,你要瞧,就瞧瞧吧。」
    馬股上,不知何時,竟被人印上一條綠色的小蛇。
    這條小蛇是以碧磷印上去的,在月光下閃著醜惡的綠光,光芒閃動,這條蛇也像是
在蠕動,那鏟形的蛇頭,更像是隨時都會跳出來噬人。小魚兒雖然明知它不是活的,但
不知怎的,卻越瞧越覺得噁心全身上下,像是都起了雞皮疙瘩。
    鐵心蘭更早巳面色大變,道:「蛇……「碧磷蛇……青海之靈,食鹿神君」小魚兒
眨著眼睛,笑道:「你說什麼?」
    鐵心蘭蒼白著臉顫聲道:「你不懂的……不懂的……」
    小魚兒道:「一條小蛇就算是真的,也沒什麼可怕?」
    鐵心蘭道:「真的不可怕這假的才可怕」
    小魚兒失笑道:「不怕真的怕假的為什麼?」
    鐵心蘭深深吸了曰氣,道:「這碧磷蛇就是那『青海之靈食鹿神君』的標誌,標誌
所在,他人就不遠了,他人既不遠,禍事就真的要來了。」
    小魚兒皺眉道:「這食鹿神君又是什麼玩意兒?」
    鐵心蘭道:「你可聽過「十二星相』這名字?」
    小魚兒目光閃動,道:「好橡聽過,又好像沒有。」
    鐵心蘭歎道:「這『十二星相』乃是近二十年,江湖中最殘酷、最狠毒的一批強盜,
他們平日極少下手,但若瞧見值得下手的東西,被他們瞧中的人便再也休想跑得了,三
十年來,據說『十二星相』只有一次失手」
    小魚兒道:「這條蛇自然就是『十二星相』中的人。」
    鐵心蘭道:「不錯,這『食鹿神君正是『十二星相中最陰毒、最狡猾的一人,他的
老窩就在青海……唉我本該早巳想到他要向我下手的。」
    小魚兒道:「為什麼你早就該想到?」
    鐵心蘭道:「十二星相』唯一失手的一次,據說就是栽在燕南天手上,他們若知道
燕南天有藏劍譜留下,又怎肯放過」
    小魚兒眨著眼睛笑道:「不想你年紀雖小,知道的事卻不少。」
    鐵心蘭幽幽道:「我很小的時候,就出來闖蕩江湖,知道的江湖秘聞,自然比別人
多些,你將來在江湖走動,便會知道的」
    小魚兒笑道:知道的越多,就害怕的越多,倒不如索性什麼都不知道,無論遇著什
麼人,都可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和他拼了再說。」
    鐵心蘭笑道:「但我們現任既然知道了,又該怎麼辦呢」
    小魚兒道:「咱們此刻既拼不過他,自然唯有走。」
    鐵心蘭喃喃道:「走?……能走得了麼?……。」
    兩人一騎,策馬狂奔,兩人懼是滿頭大汗,都已將面具取了下來,小魚兒輕輕道:
「小白菜,辛苦你了,抱歉抱歉!」。」
    只見前面有個小小的山村,此刻雖然只不過曙色初露,但這山村的屋頂上,卻已是
裊裊起了炊姻。
    青灰色的炊煙,在乳白色的蒼穹下裊娜四散,就像是一幅絕美的圖畫。但任何丹青
妙手也休想描繪得出。
    這裡已迫近青海、四川的邊境,漢人已多。
    只見一個身穿青布短褂的老漢,站在一家門曰.嘴裡刁著管旱煙,瞧著天色,喃喃
道「看來今天又是個好天氣,該把棉被拿出來曬曬了。」
    小魚兒翻身下馬,走過去唱了個喏,笑道:「老丈可有什麼吃喝的賞給我兄妹一些。」
    那老者上下瞧了他幾眼,又瞧了瞧馬上的鐵心蘭,呵呵笑道:「小官人說話真客氣,
只要不嫌老漢家裡茶飯粗陋,就快請進來。」一面說著話,面已含笑揖客。
    小魚兒笑著謝過,扶鐵心蘭下馬,悄聲道:「不想這裡的鄉下人倒好客得很。」
    鐵心蘭笑道:「瞧見你這麼可愛的孩子,話又說得這麼甜,無論你要什麼,只怕沒
人能狠得下心拒絕你。」說到這裡,臉突然一紅,垂下了頭。
    小魚兒瞧著她嫣紅的臉。笑道:「只怕別人是瞧在你這病美人的面子,他雖是個老
頭子。但卻沒有瞎眼。」
    鐵心蘭嫣然一笑,扶著他的肩走了進去。
    只見那老漢已擦乾淨了桌子,擺上了四副碗筷,笑道:「兩位稍坐,老漢去瞧瞧老
婆子飯可煮好了沒有。」
    他人走進去,飯香就一陣陣傳了出來,小魚兒肚子嘰哩咕嚕直叫。眼睛睜得大大的
瞪著廚房的門,廚房裡碗勺叮噹直響。
    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婆子終於走了出來,一手棒著一大碗熱氣騰騰的糙米飯,上面還
擺著一塊威肉幾條鹹菜。
    她蹣跚著將飯送到桌上,彎腰笑道:「兩位小客人先用吧,莫客氣,飯涼了就不好
吃了。」
    小魚兒笑道:「既是如此,我兄妹就不客氣。」
    他還沒等到這老婆子定出門,巳拿起了碗筷.就要往嘴裡扒飯.突聽「噹」的一聲,
鐵心蘭剛端起了碗,立刻又鬆下了手,笑道:「真燙……
    小魚兒目光一閃,突然出手如風,用筷子在鐵心蘭手上一敲,鐵心蘭筷子落地瞪大
了眼睛道:「你這是幹什麼?」
    小魚兒也不說話,卻將那碗飯倒在桌上,又乾又硬的糙米飯撒了一桌子,卻有條小
小的青蛇從飯粒中蠕動著鑽了出來。
    鐵心蘭失聲驚呼,道:「蛇……『十二星相」
    小魚兒已飛身衝進了廚房.鐵心蘭跟著衝進去,只見方纔那老漢抑天倒在地上,一
張臉已變成黑的還有個老婆子倒在灶旁,臉也是又黑又青,但頭髮卻也是黑的,看得出
不是方才送飯進去的那老婆子。
    那白髮蒼蒼的老婆子已不見了!
    鐵心蘭顫聲道:「好狠……好毒,。唉,好險……
    小魚兒咬著牙恨聲道:「這些人看來竟比我還壞十倍,竟連這老人家都不肯放過。」
    鐵心蘭道:「我……我早就知道咱們跑不了的」
    小魚兒取出塊金子,拋在地上,又用塊焦柴,在牆上寫了十個大宇「厚殮兩人,否
則必追你」突聽門外馬嘶,小魚兒立刻衝出去,一條小蛇已沿著馬腿在往上爬,小魚兒
撕下條衣襟,將蛇撣在地上,踩得稀爛,摸著馬鬃道:「小白菜,莫要怕,這些惡人害
不死你的也休想害得死我。」拉著鐵心蘭上馬,打馬飛奔而去。
    那白馬似也知道凶險,跑得更是賣力,眨眼間便穿過那小小
    的村莊,鐵心蘭身子還在發抖,不住喃喃道:「好險!……。好險,咱們只要吃進
一粒飯就活不到現在了。」
    小魚兒大笑道,「但咱們現在還是好好的活著!
    鐵心蘭道:「你……。你是怎麼發覺的」
    小魚兒道:「你端起飯碗,還燙得不能留手,那老婆子卻安安穩穩從廚房裡一路捧
出來,這雙手沒有練過毒砂掌一類的功夫才怪。」
    鐵心蘭歎道:「真是什麼事都逃不過你這雙眼睛。」
    突見前面路上,一塊綠草如茵,仔細一瞧,這塊草竟不住蠕動赫然是百餘條青色的
小蛇。鐵心蘭失聲驚呼,小魚兒已調轉馬頭,往旁邊一條岔路衝了過去,這條路雖然窄
小,但兩旁竟有林蔭夾道,小魚兒一路上從未見過如此乾淨幽美的道路,心裡方自有些
驚疑,突然一條蛇自樹上倒掛下來這條蛇雖仍是碧綠色,但卻不小.綠油油的蛇身,粗
細兒臂,赫然正掛在鐵心蘭的眼前。
    白馬驚呼人立,鐵心蘭嚇得魂都飛了。
    小魚兒喝道:「莫慌,捉蛇打狗的本事我最在行」
    喝聲中出手如電,捏住蛇的七寸,往樹上摔了過去,這一抓一摔果然是迅急美妙,
蛇果然已被摔暈。
    鐵心蘭這才松式口氣,道:「幸好你不是女人,女人可都是怕蛇的。」
    小魚兒道:「你那柄匕首拿來。」
    鐵心蘭遞過匕道,道:「小心些殺,莫要被蛇血濺在身上……
    小魚兒道:「哼!……」
    只見他鐵青著臉,突然一刀往自己手臂上割下!
    鐵心蘭吃驚道:「你……你這是……」
    一句話未說完,已像是被人扼住咽喉,再也說不出一個字,甚至連呼吸都已呼吸不
出。
    自小魚兒臂上刀口流出來的血,竟是黑的。
    小魚兒臉色慘白,嘶聲道:「我終於還是上當了」
    緩緩攤開手掌,掌心凝結著幾滴血珠,竟是黑的冉瞧那條蛇雖已暈死但蛇身卻仍筆
直,七寸處隱隱竟似有光芒闊動,鐵心蘭變色道:「原……原來這條蛇早巳死了,那惡
魔竟在蛇身裡藏著一柄軟劍,劍上有劇毒,你一捏蛇身,裡面的劍
    鋒就割傷了你」
    小魚兒慢笑道:你真聰明,真是天才兒童。」
    鐵心蘭道:「幸……幸好你……你發覺得早,已將毒血放出.只怕已沒,沒事了吧。」
    小魚兒道,「沒漢事了「。」半個時辰後,什麼都沒了!」
    鐵心蘭身子一震,從馬上跌了下去,顫聲道:「你……你胡說」
    小魚兒道:「這毒是沒有救的,我若不放血此刻已要去見那老頭子了縱然放了務,
也拖不過半個時辰」
    鐵心蘭撲到他身上,淚流滿面,道:「這毒有救的,你根本不知道……。」
    小魚兒大笑道:「我從小就在使毒的大名家群中打滾我若不知道,天下還有誰知道」
他居然還像是得意得很,居然還笑得出來,鐵心蘭叫道,「既然如此稱就該能配解藥。」
    小魚兒道:「我自然能配解藥。」
    鐵心蘭大喜道:你……你原來又在嚇我!」
    小魚兒緩緩道:「但這解藥卻要三個月才配得好!」
    鐵心蘭笑容還未綻開,又已軟軟地跌倒,流淚道:「你現在還有心情開玩笑,你……
你……你叫我怎麼辦呢?」流淚變為抽泣,抽泣變為痛哭,痛哭捶地道:「你簡直不是
人你竟對自己的生命都要開玩笑,卻不管別人心裡如何,我恨死你……恨死你了」
    小魚兒也不理她,部從懷裡掏出了張發黃的羊皮紙,拿在手裡揮來揮去,口中大聲
呼道「小臭蛇,你瞧見麼,這就是那藏珍圖,你想不想要?」
    他喊了兩遍,樹梢果然傳下來一聲又尖又細,又滑又膩教人聽得全身都要起雞皮疙
瘩的冷笑。
    一人冷笑著道:「這遲早是我的,我並不著急。」
    只見這人穿著條碧綠的緊身衣,藏在樹葉中,當真教人難以發覺,他又長又瘦的身
子,彎彎曲曲地藏在枝椏間,全身都是沒有骨頭,那雙又細又小的眼睛瞪著小魚兒,活
脫脫的就像是條蛇,毒蛇!
    鐵心蘭抬頭瞧了一眼,全身都不覺發麻,就像是有條冰涼的蛇鑽進了她衣服,沿著
她背脊在爬。
    小魚兒卻大笑道:「這真已遲早是你的麼?」
    那碧蛇神君陰惻惻地笑道:「你若乘早雙手奉上,本座只怕還會救你的命。」
    小魚兒大笑道:「是,是,我很相信……」
    鐵心蘭嘶聲道:「你就給他吧,反正。……,反正咱們已用不著碧蛇神君道:「還
是這女子聰明……
    小魚兒哈哈笑道:「是,是,她聰明,我卻很笨」
    突然將那張羊皮紙塞入大笑的嘴裡,大嚼起來。
    碧蛇神君身在樹上一滑一閃,便「嗖」的竄了下來,從馬上一把抓住小魚兒,厲聲
怒喝道:「吐出來」
    小魚兒也不招架閃避,任憑他拖下馬,卻乘機將那圖紙吞了下去,張開嘴笑道:
「吐不出來了。」
    碧蛇神君怒喝道:「你這是找死!」
    小魚兒嘻嘻笑道:「這藏珍圖世上只有一張,也只有我一人,將它看熟了,你讓我
死,一輩子都休想瞧那藏珍圖一眼。」
    碧蛇神君征了怔,手掌不由得漸漸放鬆。
    小魚兒悠悠道:「我若是你,此刻就該將解藥拿出來了,只要我活著,說不定還會
將那藏珍圖畫出來,死人的手是不會動的。」
    碧蛇神君狠狠瞧著他,一張幾乎已只有皮包著骨頭的臉上,突然泛起了殘酷的獰笑,
獰笑著道:「你只當本座真的要被你這小鬼要挾住了麼?」
    小魚兒仰起了頭,笑嘻嘻道:假的麼?」
    碧蛇神君一字字道:「那羊皮紙又輕又韌,你縱然吞下去也還是好好地在你肚子裡,
本座只要剖開你的肚子,還怕拿不到?」
    小魚兒臉上雖在笑著,心裡卻不禁透出一股寒意。
    鐵心蘭嘶聲大呼道:「你不能這麼做……你不能卜……/碧蛇神君咯咯笑道:「誰
說不能?你瞧著吧」
    他手一抖,已自腰畔拔出碧光閃閃的軟劍,迎風抖得筆直。
    小魚兒雖然智計百出,此刻卻也想不出法子,鐵心蘭拚命撲過去,怎奈大病未癒碧
蛇神君反手一掌就將她打得滾倒在地,獰笑道:「捉蛇打狗你最在行開膛剖腹卻是我最
在行的,但你只管放心,我這一劍刺下絕不會要你的命。」
    小魚兒雖已滿頭大汗,卻仍笑道:「多謝多謝!。」
    碧蛇神君道:「我就算將你肚子刻開,將那羊皮紙拿了出來.你還未必死的「」。
我要叫你慢慢地死」
    小魚兒笑道:「但你動手時卻要小心些,我今天早上吃了條蛇祖宗在肚子裡,還未
消化,你切莫不小心傷了你的祖宗。」
    碧蛇神君怒道今小鬼臨死還耍貧嘴」
    他一劍刺下,突聽「噹」的一聲,掌中劍竟被震開!
    原來小魚兒已悄悄將那條「死蛇」拿在乎裡,用死蛇身子裡的劍,擋了他一劍,接
著又是一劍刺出碧蛇神君輕輕一閃,獰笑道:「你妄動力氣,毒性發作更快,死得更早。」
    口中說話,掌中劍連續擊出,小魚兒擋了四劍,手臂發軟,竟再也舉不起來鐵心蘭
已暈了過去,小魚兒心也涼了。
    碧蛇神君嘶聲笑道:「小鬼你還有什麼花樣?」
    他掌中劍抵住了小魚兒的胸膛,一分分往下刺。
    小魚兒胸膛已見血,放聲狂笑道:「剖肚子乃人生一大快事也,不想我江魚竟在無
意中得之!……笑聲未了,突聽「當,當,當」三聲,碧蛇神君右掌中劍不知怎地,竟
突然斷成四段,段段落在地上!
    碧蛇神君凌空翻身,緊緊貼在樹上小眼睛四下亂閃,嘶聲道:什麼人」
    一個甜美的女子聲音道:「我是什麼人,你會不知道?」
    這語聲竟赫然又像是小仙女的聲音。小魚兒絕處逢生,方才歡喜,聽見這語聲,又
如一捅冷水當頭淋下,落在小仙女手裡可未必比落在碧蛇神君手裡好多少。
    碧蛇神君面色煞時蒼白,道:「你。……姑娘你……』那語聲緩緩道:「你縱不知
道我是推,總該知道這條路是通向什麼地方的,你有多大的膽子,竟敢在這裡撤野!」
小魚兒本已垂頭喪氣,此刻又幾乎拍起掌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