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十六章 弄巧反拙

    這語聲冷而美,赫然竟是小仙女的聲音。
    鐵心蘭哭聲立刻頓住,小魚兒身子雖也一震,但卻絕不回頭去瞧一眼,口中立刻歎
息道「孩子的媽,你哭什麼,又死不了的,快去找大夫吧,再遲人家只怕就要關起門來
睡大覺了。」
    只聽小仙女冷笑道:「你說完了麼?不錯,你裝得很像,你此刻真該去找大夫了,
只可借世上所有的大夫都已救不了你。」
    小魚兒站在那裡,像是突然被釘子釘在地上,動也不能動,鐵心蘭也是那樣伏在地
上,連頭都未始起。
    小仙女道:「你還有什麼話說?」
    小魚兒突然轉過頭,突然大笑道:「很好,終於被你瞧破了……但你是如何瞧出來
的?可否說來聽聽。」
    小仙女冷笑道:「我砍下那一刀時風聲連聾子都聽得出,你若真是個糟老頭子,早
已駭得撲倒在地,又怎會還是若無其事地往前走?」
    小魚兒歪著頭想了想,長歎道:「不錯,原來你也是個聰明人,聰明得出乎我意料
之外。」
    小仙女道:「你現在才知道,不嫌太遲了麼?」
    小魚兒笑道:「但你也莫要神氣,我總算還是騙過你一陣子,你發覺得才真的是太
遲了,我若不是身旁有個累贅,早已不知走到哪裡去了,還會等著被你追上!」
    小仙女居然沒有動怒,冷笑道:「你既然那麼聰明,此刻就該還能再想出個法子逃
走……。你若想不出,可見你的腦袋還是沒有用,不如割下來也罷。」
    小魚兒笑嘻嘻道:「我何必再想什麼法子,你以為我真的打不過你?我先前只不過
是懶得和你動手罷了,常言道,好男不與女鬥,我。……他話未說完,小仙女的手掌已
到了他面前。這一掌招式倒也平常,但卻奇快,簡直快得不可思議,若非眼見,誰也想
不到世上竟有人出手如此迅急。小魚兒口中說話,眼睛雖一直盯著她,防備著她,但這
一掌擊來,他竟然還是躲不開。
    他身子全力一擰,臉上還是被那春蔥般的指尖刮著一些,臉上立刻多了三道紅印,
火辣辣的發疼。
    小仙女第二掌又跟著發出。
    小魚兒大嚷道:「住手,好男不跟女鬥,住手!」
    他大叫大嚷,小仙女卻似全未聽見,她實在恨透這壞小子了,鐵青著臉,瞬息間已
擊出了二三十掌小魚兒看來看去,也看不出她招式有什麼奇妙之處,她一掌擊來,小魚
兒明明覺得自己可以從容化解,但到她一掌真的擊來時,小魚兒卻不知躲得多麼狼狽,
他連變了十幾種身法,連掏心窩的本事都使了出來,但卻竟然無法還手擊出一掌他一招
還未擊出,小仙女的第二招已跟著攻來,他好容易再躲過這一掌,再想還手,小仙女第
三招又來了,他簡直只有挨打的份兒。
    鐵心蘭已忍不住抬起頭來,眼睛也已瞧直了。
    她根本瞧不清小仙女的身法、招式,她只瞧見一條紅衣人影,那兩隻白生生的手掌,
竟已化為一條白線。這條白線在紅影中竄來竄去,又好像一條鞭子,小魚兒就被這條鞭
子打得到處亂跑,他跑到哪裡鞭子就追到哪裡,鐵心蘭委實也瞧不出這掌法有什麼特別
奇妙之處但卻一輩子沒有瞧見過這麼快的掌法,小
    仙女的這雙手像是附著什麼妖魔精靈,否則怎會有如此快的出手,小魚兒只覺她像
生著十幾隻手似的,剛躲過這一隻另一隻已來了,他簡直連氣都不能喘。到後來小魚兒
眼前已全都是她那白生生的、蘭花般的掌影,他連頭都暈了突又放聲大呼道:「住
    手,住手,你已中了我的毒,你……」
    他又想重施故伎,怎奈小仙女卻全不聽他這一套,鐵心蘭也急得變了顏色,但身子
還是軟軟的,卻又無法助他出手。
    小魚兒滿頭大汗,叫道:「你還不相信?!你可知我這毒藥有多厲害。」
    小仙女冷笑道:「在我手下,天下可說絕無一人還能抽出手來施毒.何況是你這小
鬼,你又想騙我?你簡直是做夢」
    小魚兒大叫道:「我不騙你,我……」
    突然「吧」的一聲,他臉上已著了一掌,身子竟被打得直飛了出去.遠遠落在一文
外,在地上直滾。
    鐵心蘭失聲驚呼,道:「小魚兒你……你……」
    哪知小魚兒不等她話說完,一個翻身又跳了起來,擦了擦從嘴角淌下來的鮮血,笑
嘻嘻道:「你放心她打不死我的,只要她打不死我,我總能打倒她。」
    小仙女冷笑道:「好,我倒要看看你骨頭有多硬。』她話末說完,身子又衝了過去,
又攻出七掌,她掌式既不奇詭,也不算狠辣,但卻實在太快,快得令對方簡直不能喘息,
不能還手。
    別人若不還手,又怎能勝她。
    小魚兒咬著牙,發下狠.無論如何,也得還她兩拳。他看準小
    仙女掌法中有個破綻,拚命一招擊出哪知等到他這一招擊出時,小仙女手掌已將那
破綻補上,他一招還只擊出一半,肚子上已挨了一拳鐵心蘭驚呼道:「不好」
    呼聲中小魚兒又被打得飛了出去,滿地亂滾。
    鐵心蘭顫聲道:「算了吧,求求你……你打不過她,她實在太快了」
    哪知小魚兒還是站起來。
    他雖然疼得齜牙咧嘴,還是笑道:「就因為她太快,所以打不死我……。出手太快,
就不會太重,這道理你難道不明白。」
    小仙女面色也變了,她委實也未想到這小於竟然變得如此有種,居然還能站起來,
她知道自已出手並不輕,若是換了別人,挨了這三下,縱然不死,也丟了半條命,但這
小於非但能站起來,竟反而也出手反擊來了。
    小仙女咬了咬嘴唇,道:「好,算你骨頭硬,我倒要瞧瞧你的骨頭有多硬」
    她出手越來越快,小魚兒卻越打越慢。
    但是他躺下去,又爬起來,躺下去,又爬起來!……』小魚兒第七次爬起來,卻又
跌下去,他還是掙扎著要爬起。
    小仙女瞧著他,臉上的表情很奇怪,也不知是憤怒?是痛恨?還是已有些可憐,有
些不忍。
    她口中只是冷冷道:「你只要服輸,我就饒了你」
    小魚兒道:「放屁誰要你饒我。」要你求我燒你……我要扒下你的衣裳,把你吊在
樹上,狠狠地抽你……」
    他搖搖擺擺,才站直身子,小仙女已衝過去,飛起一腳,將他踢得連滾幾滾。
    鐵心蘭已閉起眼睛,不忍去瞧了,她的心已碎,腸己斷,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何對這
可恨的冤家如此關心。
    小魚兒伏在地上,不住喘息,終於不能動了。小仙女胸膛已有些起伏,她喘息著道:
「小鬼小壞種小流氓你還能站起來麼?你還能再打麼?」
    小魚兒雙手抓著地上的草,身子慢慢向上爬,顫聲道:「你才是壞種流氓你……。
你還是強盜……」
    小仙女大怒叫道:「你還敢罵我」
    她又衝上去,腳又將小魚兒踢了幾個滾。
    鐵心蘭嘶聲道:「你……。你。」「你好狠,人家已躺在地上,你還要動手」
    小仙女根聲道:「誰叫這小鬼罵我!」
    小魚兒道:「我罵你,我偏要罵你,你見財起意、你無惡不作、你殺人如草芥、你
一……你是見鬼的小仙女,你簡直是個母夜叉。」
    他聲音己越來越弱,但還是罵不絕口。
    小仙亥氣得身子發抖,腳踩在他胸膛上,道:「好,你罵,你罵……我叫你永遠再
也罵不出,我本不想殺你,這是你逼我的,她咬著牙,一掌方待擊下,鐵心蘭失聲驚呼,
也掙扎著要爬過去,滾過去,哪知就在此刻─小魚兒他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氣,竟將
小仙女纖巧窈窕的身子一掄,掄了想來,接著飛起腳踢在小仙女腰眼上小仙女再也想不
到這垂死的人還能出手,腳一麻,身子被掄起,頭一暈.腰上挨了一腳,接著就摔在地
上。
    小魚兒也撲倒下去,壓在她身上,兩隻手片刻不停,把可以摸得到的穴道,不管三
七二十一全點了。
    鐵心蘭又驚又喜,顫聲道:「魚兒,你……。你這是怎麼回事?」
    小魚兒喘息著笑道:「我早就告訴過你,她打不死我的……我這身於是被藥水泡大
的,別人吃奶的時候我就己開始吃藥……」莫說是她,就算是出手比她再重十倍的人,
也休想將我打得真個爬不起來」
    鐵心蘭道:「但你……你方才……」
    小魚兒大笑道:「我方才只是故意裝出來騙她的,好教她不防備,然後再故意罵她,
讓她生氣,她氣暈了頭,我就笑歪了嘴。」
    鐵心蘭終於破涕為笑,但還是有些不放心,道:「你真的沒事麼?」
    小魚兒站起來,笑道:「我這一身鋼筋鐵骨,憑她那兩隻又白又嫩的小手能傷得了
我?她拳頭打在我身上,簡直好像在彈棉花似的。」但這棉花卻委實彈的不輕,他嘴雖
說得硬,但身子一動,就到處發疼,全身骨頭卻像是被打散了。
    他狠狠瞧著小仙女,道:「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說?」
    小仙女閉著眼睛,眼淚已一連串流下來。
    小魚兒大笑道:「你哭也沒有用的,我說過要還你幾拳,就是要還你幾拳,一拳也
不會少……一」
    說著說著,他一拳打了出去他一連打了四拳,打得可真不輕。小仙女閉著眼,咬著
牙,哼也不哼。
    小魚兒道:「你求我饒你,我就少打幾拳。』小仙女突然大叫道:「你這惡賊你打
死我吧」
    小魚兒一個耳光打過去,打得她住了嘴。
    鐵心蘭忍不住道:「你就饒了她吧。」
    小魚兒道:「饒她,我為什麼要饒她她方才為何不饒我,我說過要扒下她的衣服,
將她吊在樹上……。」
    小仙女嘶聲呼道:「你敢你若真的,我……。我死了也不饒你」
    小魚兒笑嘻嘻道:「你活著我尚不怕,何況死的。」他一把抓起小仙女的頭髮,將
她整個人抓起來,正正反反,先打了她四個耳括子,笑道:「這是本錢,先還你,還要
再加利小仙女淚流滿面道:「你……你好狠……」
    小魚兒道:「我狠?你自己難道不狠?』……你只知別人對你出手狠,難道就忘了
你對別人出手時,豈非還要比這狠得多。」他越說越氣,一把就撕開了小仙女的衣服。
    小仙女整個軟玉般的肩頭都露了出來,她嘶聲大罵道:「你這惡狗,惡魔。……」
    她簡直將心裡想得出的什麼話都罵了出來。
    小魚兒笑嘻嘻地聽著,搖頭道:「你若罵得好,我聽聽也沒關係,還覺有趣,但你
實在不會罵人,罵人的技術你一點也不懂我只有請你住嘴了。」他竟從地上抓把爛泥,
要往小仙女嘴裡塞。
    小仙亥現在真的怕了,終於痛哭著道:「求求你……饒了我吧「……饒了我吧「……」
    小魚兒大笑道:「好,你終於求我饒你了,你莫要忘記。」
    小仙女哭得腸子都斷了,她畢竟是個女孩子.她畢竟年紀還小,她第一次嘗到被人
欺負的滋昧。
    小魚兒大笑著將她摔在地上,道:「好,我饒了你。」
    他再也不瞧小仙女一眼.轉過身子,扶起鐵心蘭,撮口而哨,叫道:「小白菜……
小白菜……」
    那匹小白馬竟真和他有緣竟真的跑了回來。
    小魚兒笑道:「白菜兄這次辛苦了你,背我們兩人一程吧,到了前面.我一定好好
請你吃一頓還得喝兩杯。」
    他扶著鐵心蘭上了馬,自己也上了馬這匹馬雖然小,氣力卻不小,輕嘶一聲,輕快
地向前就跑。
    小魚兒大笑道:「小仙女,再見了……嗯,還是莫要再見的好。」
    他竟然就這樣揚長而去,留下動也不能動的小仙女,躺在地上,小仙女的哭聲,他
像是完全沒有聽到。
    兩人擠在馬背上,靠得緊緊的,鐵心蘭只覺身子又輕又軟,像是靠在雲堆裡,既不
願動,也不願說話。小仙女的哭聲.終於聽不見了。鐵心蘭終於輕歎一聲,道:「你真
是張菁的剋星。」
    小魚兒笑道」「她遇見我,算她倒霉。」
    鐵心蘭默然半晌,悠悠道:「我真沒想到,你真的打起來時,竟那麼狠,那麼不怕
死……」
    小魚兒大笑道:「我也許是個壞蛋,但卻絕不是懦種,別人想要我幹什麼都容易,
但誰也休想叫我求饒」
    鐵心蘭媚然一笑,柔聲道:「不錯,你就算壞,但也壞得是個男子漢星光月色都很
亮,銀子般的月光,將他們的影子照在地上,他們兩人的影子,幾乎已變成了一個。
    又過了半晌,鐵心蘭突然道:「你可知道『小仙女』張菁為什麼要搶我那張藏寶圖?」
    小魚兒道:「還不是見財起意。』鐵心蘭道:「那你就錯了,她手段雖然毒辣,卻
不是個壞人……
    小魚兒笑道:「她難道是個好人?……好人要殺你,壞人卻救了你,這豈非怪事」
    鐵心蘭道:「我跟你說正經的,她要搶我的藏珍圖只因為她母親和這批藏珍的主人
有很密切的關係。」
    小魚兒道:「哦!……她已經這麼凶了她母親豈非更是個母夜叉……
    鐵心蘭笑道:「她母親非但不是個母夜叉,還是昔日江湖中一位大大有名的美人,
只要看見過她的男人,沒有一個不被她迷得要死要活的。」
    小魚兒笑道:「這樣的人,我倒願瞧瞧。」
    鐵心蘭咬著嘴唇,道:「只可借你遲生了幾年,她現在已經老了,但江湖中老一輩
的人聽到『玉娘子』張三娘這名宇,心還會直
    跳。」
    小魚兒笑道:「你為什麼不說只可惜她早生幾年,見不著我……那麼,小仙女的父
親又是個何許人物?」
    鐵心蘭道:「這」。這我卻不清楚。」
    小魚兒大笑道:「不錯,有名美人的子女,的確有許多是找不到父親的,只因為可
能是她父親的人太多了。」
    鐵心蘭」噗嗤」一笑,道:「你少缺德,那」玉娘子』雖然美得如玉,但也冷得像
玉,江湖中追求她的人也不知有多少,但她瞧得上的卻只有一個」
    小魚兒眨了眨眼睛,道,』誰有如此艷福?」
    鐵心蘭道:「就是那藏寶的主人,名叫燕南天:「
    小魚兒身子微微一震,失聲道:「燕南天?!」
    鐵心蘭道:「你也聽過這名字?」
    小魚兒道:「我……我好像所見過,卻已記不清了。」
    鐵心蘭道:「你若聽見過這名字,就不該忘記,他本是昔日江湖中最最有名的劍客,
他的劍法,至今還沒有一個人能比得上。」
    小魚兒道:「哦」
    鐵心蘭悠悠道:「他生得雖不英俊,但卻是江湖中最有男子氣概的男予漢,只可惜
我也遲生了幾年,見不著他。」
    小魚兒笑道:「你可要我幫你找他?」
    鐵心蘭歎道:「你已找不著他,任何人都找不著他,江湖傳言,十幾年前,他不知
為了什麼闖人『惡人谷』,從此就沒有再出來,他雖然劍法無故,但遇著那許多惡人,
只怕……」還是難逃毒手,小魚兒默然半晌,道:「噢……」
    鐵心蘭道:「這藏珍圖,據說就是他入谷之前留下的,他似乎也自知入谷之後必死,
所以便將他生前搜集的古玩珍寶,以及他無敵天下的劍譜,全都藏在一個隱秘之處,若
沒有這藏珍圖誰也找不到。」
    小魚兒緩緩點頭道:「珍寶雖不足令人動心,但這劍譜卻的確令人眼紅,誰得了這
劍譜,誰就可無敵於天下,那就難怪有這許多人要來搶了。」
    鐵心蘭道:「但小仙女卻非為這劍譜,而是為了要安慰她的母親」……」
    她方待回頭,但眼光溜過地上,整個身子突然一震,失聲道:「你……。你瞧,這……
一這是……。」
    小魚兒笑道:「我早就瞧見了,地上的影子,已多了一個。」
    地上的影子,竟猛然真的多了一個,多出來的影子,就站在小魚兒身後的馬屁股上。
    但馬還是照樣往前跑像是全無知覺。小魚兒雖沉得住氣,鐵心蘭卻慌了抱著小魚兒
的手,拚命一勒馬.邢匹馬長嘶而起,鐵心蘭卻躍下馬去只聽一人冷冷道:「你怕什麼,
我若要取你們性命,早巳出手小魚兒笑道:「我若害怕.早已跳下馬了。」
    那聲音咯咯笑道:「不錯,你這人很有意思,我早就瞧出你很有意思,想交交你這
朋友所以才跟著來的。」這語聲又尖又亮,說話人的嗓子,就像是金鐵鑄成的,這語聲
雖然冰冰冷冷,但卻又似帶著稚氣。
    鐵心蘭驚惶爬起,抬眼望去,只見一個身材瘦小的黑衣人,輕飄飄站在馬股上.活
像是粘在上面的紙人。他不但全身被一件閃閃發光的緊身衣服緊緊裹住,一張臉也蒙著
漆黑的面具,只剩
    下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黑的地方如漆,白的地方如雪,這雙眼睛在夜色中眨一眨
的,也說不出有多麼詭異可怖。
    鐵心蘭聳然動容.失聲道:「你莫非就是黑蜘蛛」
    那黑衣人怪笑道:「不錯,你居然認得我。」
    鐵心蘭道:「你……你怎會來到這裡?」
    黑蜘蛛道:「我本也是為你來的,但瞧見這小伙子,覺得很有趣.可真比那藏珍圖
有趣多了,我想交這朋友,只好放棄那藏珍圖。」
    小魚兒大笑道:「想不到居然會有人將我瞧得比這藏珍圖還重,這種朋友我也要交
的……」只是,黑蜘蛛,這又算什麼名字?」
    黑蜘蛛冷冷道:「你連黑蜘蛛這名字都未聽過,簡直是孤陋寡聞當今天下不知我的
名宇的,還能在江湖中混麼?」
    小魚兒道:你什麼時候跟上我們的?」
    黑蜘蛛道:「你將白馬塗成花馬時,我就瞧見了。」
    小魚兒道:「奇怪,我竟不知道。」
    黑蜘蛛冷笑道:「我若存心要跟上一個人,就算跟上一輩子,那人也不會知道。我
若不願被人瞧見,當今天下,又有誰能夠瞧見我的影子。」
    小魚兒縱身下馬來,瞧著他搖來搖去的身子,笑道:「你年紀雖小,口氣可真不小。」
    黑蜘蛛怒道:「誰說我年紀小」
    小魚兒道:「我聽你說話,難道還聽不出?」
    黑蜘蛛眨著眼睛瞧了他半晌,格格笑道:「我年紀縱然小,也大得可以做鐵心蘭的
叔叔伯伯了,只是我既想交你這朋友,也不願以老賣老,你就叫我大哥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