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十四章 倩女出現

    紅衣的人影,在星光下看來是那麼窈窕,那麼可愛。
    她緩緩抬起了手,姿勢也是這麼輕柔而美麗,就像是多情的仙子,在星光下向世人
散播著歡樂和幸福。
    但這隻手帶來的卻只有死亡這隻手剎那間就要取小魚兒的性命。
    小魚兒還是好像完全不知道,但口中卻突然喃喃道:「這人真奇怪,怎麼躺在這裡
睡覺,叫也叫不醒……」喂,喂!這位大哥,你醒醒呀,在這裡睡覺要著涼的。」
    那只本要拍下的手,突然停住不動……。
    小魚兒還在自言自語道:「這怎麼辦呢?」。我既然見著了,就不能不管,唉,誰
叫我瞧見這口井,誰叫我要來喝水,我也只好自認倒霉了。」
    紅衣人影突然道:「你不認得此人?」
    小魚兒就像被針戳著屁股似的跳了起來,轉了個身,瞪著大眼睛瞧著這條人影,又
像是見了鬼似的。其實,星光下,水桶裡剩
    下的半桶水,就像是面鏡子,早已告訴了小魚兒來的這人就是「小仙女」。但小魚
兒卻裝得真像,他瞪著眼睛怔了半天,才囁嚅著道:「小……小姑娘,你是幾時來的?」
    他話末說完,小仙女已一個耳光打了過去,他想躲,卻像是躲不開,直被打得滾倒
在地。
    小仙女」張菁冷冷道:「你這小鬼也敢叫我小姑娘?」
    小魚兒捂著嘴,哭喪著臉從地上爬起,慘兮兮地道:「是……大姑娘,我……」
    話未說完,另外半邊臉又挨了一個耳括子。
    小仙女厲聲道:「大姑娘也不是你叫的。」
    小魚兒道:「是,姑姑……阿姨……我不敢了。」
    小仙女道:「哼,這樣還差不多。」
    這話雖然還是冷冰冰的,但在她說來已是和氣多了。她簡直
    想不到自己會這樣和氣,也不知怎地,瞧見小魚兒這樣的孩子,竟連她的心都硬不
起來。
    小魚兒眨著眼睛,突然又道:「阿姨,你也莫要生氣,我有個叔叔,說人若生氣,
肉會變酸,不……。」不」人若生氣,就會變老,變醜的,阿姨你這麼美,若是萬一真
的變老變醜了豈非要教人難受得很。」
    他眨著大眼睛說著,小仙女居然聽了下去。她瞧著小魚兒的臉,不禁覺得這孩子真
是奇怪得狠。
    她竟不由自主脫口道:「我真的很美麼?』一句話出口突然覺得自己實在太和氣了,
反手又是一個耳光摑了出去,瞪圓了那雙美麗的眼睛,厲聲道:「就算美也不要你說。」
    小魚兒暗暗好笑,他已覺出這一掌已輕得多『但口中卻哭兮兮道:「是,阿姨雖然
美,但我卻不說了。」
    小仙女道:「你這小鬼,怎會到這裡來的?」
    小魚兒道:「我跟著幾位叔叔來做生意『今天我大叔買了匹小馬,叫我騎著玩,哪
知這匹馬雖小,卻厲害得狠,竟發瘋般一陣跑,我拉也拉不住,就糊里糊塗地被這鬼馬
弄到這裡,也不知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他眼睛眨邊不眨,想也不想,大篇謊話就順
理成章地從嘴裡流出來,簡直比真的還叫人相信。
    小仙女點頭道:「不錯,無論多柔順的馬,一旦瘋狂起來,真是誰也拉不住的莫說
你這麼個小孩子了。」她自然是身受其痛,所以對這「小鬼」的遭遇不覺有些同情,卻
不知使她「痛」的正是面前這小鬼」
    小魚兒暗中幾乎笑斷了腸子,口中卻連連道:「是呀,我被這瘋馬折騰了一天,好
容易等它跑不動了,瞧見這裡有口井,剛想喝口水,哪知卻瞧見這個睡蟲。」
    小仙女瞧了鐵心男兩眼,冷笑道:「哼!你以為他是真的睡著了麼?」
    小魚兒失聲道:「不是睡著,難道是死了?」
    小仙女道:小鬼,告訴你,他是中了別人迷藥……奇怪,他怎會被人迷倒的?……。
也好,我正可搜搜那東西在哪裡?」
    她對小魚兒已全無疑心,竟也喃喃自語起來,小魚兒瞧著她捏鐵心男的身子……心
裡直著急,卻也沒法子。
    哪知她搜了一遍,卻什麼也沒搜著,小魚兒更奇怪,想不到那東西。竟真的不在鐵
心男身上,那麼,我說要搜他時,他為什麼急得要命?
    突聽小仙女失聲道:「不好,那東西莫非已被迷倒他的人先換走了?那會是什麼人?」
小鬼快提桶水來,潑醒他,我要問他的話。」
    小魚兒趕緊笑道:「是,莫說一桶,十桶我也提得動。」
    但他卻像是一桶也提不動的樣子,一面打水一面喘氣,好容易打滿了一捅,喘著,
喃喃道:「這鬼捅怎麼這樣重,我……腳下突然一個踉蹌,身子也噗地跌倒,水桶也直
飛了出去,一滿桶水濺在小仙女身上。
    小仙女大罵道:「你這笨豬,你……你要死。」
    小魚兒臉都駭白了,連滾帶爬站起來,脫下衣服,笨手笨腳地去擦小仙女身上的水,
嘴裡連聲道:阿姨、姑姑……」我不是故意的,我該死」
    小仙女恨聲道:「瞧你長得還像個人哪知你卻是個笨豬、死豬你要不把我身上弄乾
淨,我不宰了你才怪。」她跺著腳,抖著衣服,小魚兒手忙腳亂,跪在地上替她擦,她
越說越氣,剛想把這「小笨豬」一腳踢出去。哪知她腳還未抬起,膝上「陰陵穴」突然
一麻,半邊身子立刻不能動了小仙女大驚喝道:「小鬼,你……小……」
    小魚兒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對不起……」口中說話,手也沒
閒著,竟自她「宗鼻」、「梁邱」、「伏免」、「鵲靈」等穴道一路點了上去,竟幾乎
將她」足陽明經」上所有的穴道全都點了遍。
    小仙女哪裡還會不跌倒。
    她年紀雖小,但厲害的角色卻已會過不少,其中也頗有幾個出名的壞蛋,她做夢也
想不到這小鬼竟比所有的壞蛋加起來還壞十倍,竟連她都瞧不出,竟連她都栽了,她氣
得全身發抖,卻又偏偏無可奈何。
    小魚兒這才笑嘻嘻站起來,故意瞪大眼睛道:「哎呀,你生病
    了麼?著涼了麼?怎會跌倒了?……唉,不想你竟如此嬌弱,才沾沾冷水就病了。」
    小仙女眼睛已冒出為來,顫聲道:「好,你很好,我竟瞧不出你有這麼好」
    個魚兒笑道:「對不起,我實在不是故意的,這桶水我本來是要送給你那匹馬喝的,
我燒了它的屁股,心裡實在過竟不去,只可惜它想來被你送去治傷去了,我只好將這桶
水轉送給你反正你們倆姐妹誰受都一樣。」
    小仙女嘶聲道:「原來櫻桃就是被你……你這小鬼燒傷的。」
    小魚兒大笑道:火燒櫻桃,水淹仙女,確這笨豬還不算太笨
    吧……告訴你,永遠莫要將別人瞧得太笨也永遠不要佔人家的便宜要別人叫你阿姨,
一個小孩子若總是想佔別人的便宜,就一定會倒霉的。」他也不管小仙女氣得發瘋,笑
嘻嘻地抱起了鐵心男的身子,放到那匹小白馬的背上,像是要走了。
    小仙女拚命咬著牙,拚命忍信,她畢竟算聰明,知道這「眼前虧」若能不吃時,總
是不吃的好。
    哪知小魚兒突又回過頭,瞧著她笑道:「對了,還有,你方才打了我三巴掌,我可
不能不還給你,瞧在你是個女人份上,我不加利息就是。」
    小仙女驚呼道:「你……你敢?」
    小魚兒笑道:「我不敢……我不敢……。」
    隨手就是一個大耳光摑了過去,直打得小仙女臉都紅了,她一輩子幾曾吃過這樣的
虧,嘶聲呼道:「你『……你,好你記著」
    小魚兒笑道:「你放心,我什麼事都忘不了的,你第一個耳光打得我好重,所以我
也不能打輕,但第二個就會打輕些了。」第:二耳光摑下小仙女雖除拚命忍住,但眼淚
已不禁流了出來,她從生出來到今天,哪有人碰過她一根手指。
    她流淚的眼睛,狠狠瞪著小魚兒,道:「好,我永遠也不會忘記你永遠永遠」
    小魚兒笑道:「我知道你永遠也不會忘記我的,女人對第一個打她的男人,總是忘
不了的,能被你這樣的女人常常記在心上,我也開心得很……」
    他大笑著接道:「侗我這第三個巴掌還是不能留著「……只是,你第三下卻又實在
打得我很輕,我也實在不忍打重了,你說該怎麼辦呢」
    小仙女大吼道:「你……你去死吧」
    小魚兒眨了眨眼睛,笑道:好,就這樣吧,這樣就算互相抵過,誰也不欠誰了。」
眼睛瞧著小仙女的眼睛,緩緩俯下了頭。
    小仙女連心都顫抖了起來,道:「你……。你想怎麼樣?」
    小魚兒笑道:「你用手打我,我用嘴打你,一定比你手打得還輕。」
    小仙女大驚叫道:「你這惡賊你……」
    「敢」字還未說出,小魚兒已輕輕托住了她的下巴,在她那柔軟的小嘴上,輕輕親
了親。
    小仙女突然不叫了,整個人都似已呆住,整個人都似已麻小魚兒卻突然歎道:「你
也最多不過十五六歲,怎麼能做我的阿姨,做我的老婆還差不多……你這麼香的嘴,我
一天親十次都不會嫌多。」
    小仙女瞪著眼睛,一字字道:「你若敢再動我一動,我一定要殺死你……一定要殺
死你……」
    小魚兒大笑道:「你放心,我再也不會動你了,像你這麼凶的女人,送給我我都不
要,若有人真的娶了你這雌老虎,那才是真倒了窮霉。」
    小仙女突然嘶聲大叫道:「你殺了我吧你最好殺了我否則我一定要你死在我手裡,
我要讓你慢慢的死,一寸寸的死!」
    小魚兒哈哈大笑,轉身拉過了馬。
    小仙女大叫道:「你為何不殺我?為何不殺我?總有一天,你要後梅的,我發誓,
你一定要後悔的。」
    小魚兒卻已笑著揚長而去,連瞧都不再瞧她一眼。小仙女望著他走遠,終於忍不住
放聲痛哭起來。
    只聽遠遠傳來小魚兒的歌聲:「小仙女,慘兮兮,掉眼淚,流鼻涕,小魚兒聽見了,
拍手笑嘻嘻……。
    小魚兒一面走,一面唱。他突然發覺自己歌喉還不錯,唱得簡直比小仙女的哭還好
聽。直到小仙女的哭聲聽不見了唱得也沒了精神摸摸臉,歎了口氣摸摸嘴,又忍不住笑
了起來。
    那母老虎下手可真不輕,他的臉到現在還疼,但她的嘴卻又真香,那甜甜的香氣此
刻似乎還留在他嘴邊。他突然大笑著向前跑,跑得小白馬又開始喘了氣,他突又停住了
腳,在星空下下來,他委實累了。草原上的星空,是那麼遼闊,那麼燦爛,風吹著他的
臉,他糊里糊塗地想著,竟糊里糊塗地睡著了。
    他夢見小仙女躺在他懷裡,對他說「每天只准你親我一百次,一次也不能多,一次
也不能少。」
    但他剛要去親時小仙女卻又跳了起來,打他的耳光……』不對,真的有人在打他耳
光,莫非小仙女又追來了?!他一驚醒,卻瞧見了鐵心男,打他的竟是鐵心男,方纔那
桶水,也有些濺到他臉上,他竟提前醒來了。
    星光下,鐵心男蒼白的臉,滿是怒容,一雙美麗的大眼睛,正狠狠地瞪著小魚兒,
咬著牙道:「小鬼,你也有睡著的時候,你也有落在我手裡的時候。」
    小魚兒想跳起來,身子已不能動了,他竟也被人點了穴道。
    但他卻似全不生氣,也不著急,反面笑嘻嘻道:「我正在做著好夢,你把我吵醒了』,
你可得賠,我方纔正在要親別人一百次,你就得讓我親一百次。」
    鐵心男身子突然一陣震顫,失聲道:「方纔你將我怎麼樣小魚兒笑道;」也沒有怎
麼樣,只不過把你的身子搜了一遍從頭到腳,仔仔細細搜了一遍,一寸地方都沒有漏。」
    鐵心男身子更抖得像是在打擺子,臉也紅得在星光下也能辨出那紅色,竟站在那裡,
說不出話來。
    小魚兒眨著眼睛,歎道:「但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你是女人?
    否則我也就不搜你了唉,你要知道,我年紀雖小,畢竟也是個男人呀,怎忍得住……」
    鐵心男大叫道:「住口!住口再說我就殺你」
    小魚兒笑道:我既已做了,說不說又有什麼兩樣」
    鐵心男咬著牙,眼淚又已在眼圈裡打轉。
    小魚兒扮著鬼臉道:「看來,你只有嫁給我了,我也只有娶個年紀大的老婆……」
唉,等到我三十歲時,你已是老太婆了。」
    鐵心男突然自靴筒裡拔出匕首,顫聲道:「你。……你還有什麼遺言留下來,快說
吧。」
    小魚兒瞪大了眼睛,失聲道:「你要殺我?!你就算還要嫁給別人,也沒關係呀,
我保證絕不反對,你又何必定要殺我?」
    鐵心男咬著牙道:「你若無話說,我就動手了」
    她突然轉過頭,顫聲接著道:「但你也可放心,我絕不嫁給別小魚兒聽得幾乎要笑
出來,卻又實在笑不出,非但笑不出,倒差點要哭,老天,她竟真的相信了。
    唉女人,女人」……你究竟是聰明還是笨?
    小魚兒苦笑著道:「求求你,嫁給別人,你愛誰就嫁給誰,嫁給誰都沒關係只要不
嫁給我就好了,我實在受不了。」
    鐵心男嘶聲道:「這,這就是你要說的話麼?……」手裡緊握著的匕首,竟真的往
小魚兒的胸膛刺了下去。
    小魚兒大叫道:「慢著,慢著,我還有話說……
    鐵心男跺腳道:「快說快說」
    小魚兒歎道:「我還有句話,要你轉告天下的男人,叫他們千萬不要救別人的命,
尤其不要救女人的命,他若瞧見有別人要殺
    女人,千萬莫燒那人的馬屁股,要燒的也只能燒自己的馬屁股,走得越遠越好越快
越好。」
    鐵心男道:「不錯,你是救了我性命但「……但我……。
    突然坐到地上,放聲痛哭起來,痛哭著道:「我怎麼辦呢?……怎麼辦呢?」
    小魚兒柔聲道:「你不要煩惱還是殺了我吧,與其比你煩惱,倒不如讓我死了算了,
我能死在你手上,也很開心了。」
    他嘴裡說著,眼睛卻一直偷偷瞪著鐵心男,鐵心男果然越哭越傷心,小魚兒心裡卻
越來越得意:對付女人的法子,我總算知道了你只要能打動她的心,她就會像馬一樣乖
乖地被你騎著,你要她往東,她就往東,要她往西,她就往西。」哪知他正在得意時,
鐵心男卻已痛哭著一躍而起,發了狂似的向前跑,也不知要跑到哪裡去。
    小魚兒這才真的吃驚,大呼道:「嗯,你不能拋下我走呀,若是有狼來了,老虎來
了怎麼辦?若是小仙女來了怎麼辦?你可知道,我方才又救了你?」一─」
    他叫得雖響,鐵心男卻已聽不見了。
    風,雖仍是那麼柔和,星空雖也是同樣的那麼燦爛,那麼遼闊,但躺在下面的小魚
兒,卻一點也不舒服了。他真是一肚子惱火口中喃喃歎道:「江魚呀江魚,這怪誰?這
還不是怪你自己,誰叫你要惹上女人?狼來吃了你,小仙女來宰了你你也活該。」
    那小白馬已走了過來,在他身旁不住輕嘶。
    小魚兒道:「小白菜,我說的話不錯吧,下次你若見到有人要用繩子勒死女人,你
就趕緊替他架板凳,你若見到有人要用刀殺
    女人,你就趕緊替他磨刀。」
    那小白馬一聲輕嘶突然跑了開去。
    小魚兒苦笑道:「好個小白菜,原來你也是不可靠的,你竟也拋下了我,唉,想來
你大概也是匹母馬……」
    但他已突然發現小白菜跑去的地方,竟動也不動地站著一個人,星光下,這人身上
那雪白的衣裳,比馬還白、鐵心男竟也回來了。小魚兒又驚又喜,卻忍住不出聲,只見
小白馬跑到她身旁,輕嘶著,她身子終於移動,一步步走了過來……風吹著她的衣服,
她的體態是那麼輕盈。
    小魚兒暗歎道:「我真是瞎子,竟直到現在才猜到她是女人,我……「我第一眼該
已瞧出來的,男人哪有這樣走路的?」
    鐵心男已走到他身邊。小魚兒卻閉起眼睛,故意不理她。
    只聽鐵心男幽幽道:「你並沒有真的欺負我。」
    小魚兒再也忍不住,笑道:「你現在才知道麼?」
    鐵心男道:「但。……但你還是欺負了我,所以你。……你「……」
    小魚兒道:「看在老天的份上,把你真正要說的話快些說出來吧。」
    鐵心男垂下了頭,沉著臉道:「你願不願意陪我去一個地方?」
    小魚兒道:「我自然願意,但你先得解開我的穴道,我才能走呀你……你總不能,
背著我抱著我走吧。」
    鐵心男臉更紅了,卻忍不住「噗嗤」一笑,果然俯下身子,輕輕拖著小魚兒,雖然
還在為他解著穴道,卻也像是不忍下重手。
    小魚兒苦笑道:「你方才打我時,下手那麼重,此刻解我的穴道,下手卻又這麼輕
了,唉,老天,唉,女人……。」總算站了起來。
    鐵心男卻背轉了臉,輕輕道:「我以前不要你跟我,此刻又要你陪著我,只因我想
來想去,知道你……「你還是對我很好的。」
    小魚兒道:「你以前不知道?」
    鐵心男道:「我……我以前不讓你去,只因那地方太秘密……。」
    小魚兒道:「你要去的地方究竟是在哪裡?」
    鐵心男緩緩道:「那地方在崑崙山中,是」……」
    小魚兒失聲道:「惡人谷』?!你要去的地方莫非竟是『惡人谷』?」
    鐵心男霍然回首,睜大了眼睛,道:「你怎麼知道?」
    小魚兒打著自己的頭,喃喃道:「老天……』老天,這位大姑娘在問我怎會知道
『惡人谷』?我若不知道『惡人谷』,世上人怕再也沒有人知道了。」
    鐵心男眼睛瞪得更大,道:「為什麼?」
    小魚兒道:「你且莫問我為什麼?看在老天份上,先告訴我你為什麼要去『惡人谷
吧?看你的模樣,實在不像是要去『惡人谷』的人。』鐵心男道:「我。……我只是去
找個人」
    小魚兒道:「找誰?」
    鐵心男道:「告訴你,你也不會知道。」
    小魚兒大笑道:「我不會知道?「……『惡人谷』上上下下,大大小小,有誰我不
知道的?」
    鐵心男吃驚道:「你……」
    小魚兒大聲道:「我……我就是在『惡人谷』長大的。」
    鐵心男臉色變了,道:「我不信……。我簡直不能相信。」
    小魚兒大笑道:「你不信?我且問你,除了『惡人谷』那種地方,還有什麼地方能
養大一個像我這樣的人?」
    鐵心男呆了許久嫣然一笑,道:「的確沒有別的地方了,我本該早巳想到的。」
    小魚兒道:「現在你總可告訴我,找的是誰了吧?」
    鐵心男又垂下了頭,默然半響,緩緩道:「我找的人也姓鐵他是個很有名的人。」
    小魚兒道:「莫非是十大惡人中的『狂獅』鐵戰?」
    鐵心男霍然抬頭,失聲道:「你認得他?他果真在那裡?」
    小魚兒笑道:「幸好你遇著我,否則你就要白走一趟了,是什麼人告訴你『狂獅』
鐵戰在『惡人谷』的?你真該打那人的屁股。」
    鐵心男騎在馬上,小魚兒拉著馬,鐵心男沒有說話,小魚兒也沒有說話,那小白馬
自然更不會說話了。
    夜,很靜,很冷,回頭望夫,仍可望見那千里無際的大草原,靜靜地沐浴在星光下,
草浪起伏如海浪。他們終於已走出了草原,這平靜但又雄奇壯麗,單調卻又變化迷人的
大草原,已在小
    魚兒心中留下永生不能磨滅的印象……但小魚兒卻沒有回頭,沒有再去瞧一眼一─
過去的,既已過去了,就讓它過去吧。留戀?不!絕不鐵心男的臉,在星光下看來更蒼
白得可怕,她的確很美,小
    魚兒自從知道她是女人後,就發現她實在比別的女人都美,也發現她比自己想像中
脆弱得多,自從知道那消息,她非但沒有說話簡直連動都不能動了,若不是還有這匹小
白馬,她簡直連一步都不能走。
    小魚兒不禁在暗中搖頭歎息「女人……女人究竟是經不起打擊的,最美的女人和最
醜的都是一樣。」
    他暗中搖頭,嘴裡並沒有說,他懶得再說。鐵心男卻突然說她長長的睫毛,覆蓋著
朦朧的眼波,她眼睛並沒有去瞧小魚兒,只是夢囈、輕語著道:「你已有許久未曾說話
了。」
    小魚兒道:「你不說話,我為何要說話?」
    鐵心男道:「但……。你難道沒有話問我」
    小魚兒道:「我為何要問你我什麼不知道』鐵心男道:「你知道什麼?」
    小魚兒懶洋洋地一笑,道:「被人逼得沒路可走了終於想到去投靠你的父親,雖然
你本來對他並沒有多大的好感甚至在很小的時候便已離開了他甚至是在很小的時候便已
被他拋棄了,但他,畢竟是你的親人。」
    鐵心男朦朧的眼波突然亮了瞪著小魚兒,道:「我的父親?
    誰是我的父親?」
    小魚兒道:「狂獅』鐵戰。」鐵心男失聲道:「誰……誰說的。」
    小魚兒打了哈欠,道:「我說的!「唉,女人,我知道女人明明被人說中了心事,
也是萬萬不肯承認的,所以,你承不承認都沒關係。」
    鐵心男瞪著小魚兒,好像是從來都沒有見過他似的一─這孩子簡直不是人,是妖怪,
是人中的精靈。
    她呆了半晌終於又道:你……你還知道什麼?」
    小魚兒道:「我還知道你的名字並不是男人的男』,花的『蘭』,鐵心蘭……這才
像是你的名字,是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