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十一章 弄巧成拙

    小魚兒覺得有些失望,正咬著嘴唇發呆,突然一隻手伸過來,拉著他就跑,那柔軟
而溫暖的小手,正是桃花。
    她拉著小魚兒,小魚兒拉著她,一路跑回她的帳蓬裡,她的臉更紅,輕輕喘著氣,
輕輕跺著腳,嬌嗔道:「你……你這小呆子,「要買東西,也不來找我,卻去上人家的
當,這匹馬連八十兩都不值,這珍珠……」
    小魚兒道,這珍珠最多只值十兩。」
    桃花怔了怔,道:「你……你……你知道?」
    小魚兒笑道:「我這樣聰明的人,還會不知道?」
    桃花道:「你知道了還要上當?」
    小魚兒眨眨眼睛,笑道:「上當有時就是佔便宜。」
    桃花瞪著眼睛瞧著他,像是在瞧什麼稀奮古怪的怪物似的。
    她實在一輩子也沒瞧見過這麼奇怪的孩子。
    小魚兒將珠花插上她的鬢角,笑道:「好姐姐,莫要生氣了,你瞧,你戴上這珠花
多美,就像是個公主,只可惜,這裡卻沒有配得上公主的王子。」
    桃花「噗哧」一笑,道,「你不就是個傻王子麼!」
    小魚兒又眨眨眼睛,道:「你說我傻……過一會兒你就知道我不傻了,你就會知道,
方才要我上當的人,立刻就要上我更大的當了……」
    桃花忍不住輕歎道:「你真是奇怪的孩子,你說話,總是要人聽不懂,你做事,也
總是叫人猜不透。」
    小魚兒還未說話,帳篷外突有一陣人聲傳了過來。
    一個嘶啞的語聲嚷道:「方纔買馬的那位小少爺可在帳篷裡?」
    小魚兒做了個鬼臉,輕笑道:「上當的送上門來了。」
    他突然將桃花推到被窩裡,道:「乖乖地躺著,莫要動,莫要說話。」
    桃花一肚子狐疑,怎肯不說話,但話還未說出口時,小魚兒卻已用被子蒙住了她的
頭,大聲道:「我在這裡,你們進來吧。」
    進來的是少有十個人,領頭的正是那賣馬的瘦子。十個人手裡都捧著個大大小小的
包袱,那賣珠花的胖子手裡捧著的包袱最大,壓得他整個人都似已變成圓的。
    小魚兒故意皺眉道:「你們幹什麼?這麼多東西……」,那瘦子躬身笑道,「常言
說得好,貨要賣識家,這些人聽說小
    少爺是識貨的,卻要將好貨色送來讓少爺您礁瞧……」
    小魚兒嘻中笑道:「你們不是要來讓我上當吧……」
    那瘦子趕緊道:「焉有此理,焉有此理……各位還不快將包袱打開,讓這位少爺瞧
瞧。」話還沒說完,包袱已一齊打開了。這些包袱裡好東西果然不少,有珍寶、首飾,
還有珍貴的皮毛、鹿角、麝香……這些簡直就是他們剛從藏人手裡買來的……小魚兒笑
道:「這些東西都不錯,我都想買。」
    十個人一齊喜笑顏開,笑得連嘴都合不攏來,齊聲道:「少爺一齊買下最好,小魚
兒道:「好,全給我包起來吧!
    幾個人七手八腳,將十個包袱變成了一個,包袱已比小魚兒的人還大了,普通的人
簡直搬不動。
    那胖子終於忍不住道:「但……但貨款……」
    小魚兒笑道:「你要銀子?這還不容易,多少銀子,隨你們說吧。」
    幾個人立刻七嘴八舌將自己貨物的價錢說了出來,每樣東西都說得比實在價錢最少
要多七八倍。
    桃花在被裡聽得已忍不住跳了起來,卻被小魚兒一隻手按住了她的頭,她連動也不
能動。
    只聽小魚兒笑道:「加起來一共多少?」
    那瘦子算得最快,道:「一共六千六百兩。」「小魚兒搖頭道:「這價錢不對。
    那胖子和瘦子都已聽過這句話了,都知道這位小少爺有把價錢再加一倍的脾氣,別
人自然也早已聽說過這種「好脾氣」、。
    「好習慣」
    大家趕緊一齊陪笑道:「是,這價錢不對,少爺您說價錢吧。」
    小魚兒道:「我說?你們只怕……」
    幾個人又一齊搶著道:「小人們絕對沒有異議。」
    小魚兒笑嘻嘻道:「既是如此……好,我說,這些東西加起來,我一共給你們……」
他又打開包袱,大家的眼睛又直了。
    只見他兩隻手指夾下一小塊金葉子,笑道:「我一共就給你們一兩吧。」
    幾個人一齊呆住了,那瘦子結結巴巴,強笑道,「少爺你……你在開玩笑?:小魚
兒臉一板,道,「我早已說過,你們既要我說價錢,而且聲明絕無異議,此刻要想反悔,
已來不及了。」
    他將那個塊金子在地上一拋,舉起包袱就走,這包袱雖比他人還大,但他舉在手上
卻毫不費力。
    桃花這才忍不住笑出來,悄悄探出了頭,只見那幾個人呆了呆,一齊怒喝著追了出
去。
    幾個人一齊大罵道:「小騙子,還咱們東西來。」
    又聽得小魚兒道:「誰是騙子!你們才是騙子。」
    接著,便是一連竄「哎喲、呀……救命……」之聲,還有一連串「砰砰咯咚」好像
重物墜地的聲音。
    桃花忍了半晌,終於忍不住站了起來,跑出去一瞧,只見那些人已沒有一個是站著
的。
    這十來條大漢竟被小魚兒打得七零八落,有的被打腫了臉。
    有的摔斷了腿,一個個躺在地上,到現在還爬不起。
    桃花也不覺驚得呆了,她知道這些敢到關外來做買賣的江湖客,非但力氣都不小,
手底下也都有兩下子!
    她實在想不到那奇怪的孩子竟有這麼大的本事。
    她呆了半晌,才轉頭去瞧……陽光,照著柔軟的草地,那奇怪的孩子和那匹小白馬,
卻已都不見了。
    小白馬馱著包袱,個魚兒牽著白馬,一人一馬直跑出四五里地,小魚兒一想起那些
人物模樣,還忍不住要笑。
    已將正午了,太陽已越來越熱,小魚兒雖還不覺得怎樣,但那匹馬卻已經有些吃不
消了……
    大草原上瞧不見人煙,也沒有遮萌的地方。
    小魚兒眼珠子轉了轉,突然將包袱打開,拿了羚羊的角,瞧了瞧,笑了笑,遠遠拋
了出去……他一路走,一路拋,竟將那一包價值千金的珍貴之物,笑嘻嘻地隨手拋了,
就像是丟草紙似的。
    至最後包袱裡剩下的已不多,小魚兒索性將它們又包成一包,遠遠地拋入長草之間,
這才拍手笑道:「痛快呀痛快!……」
    突然遠處有人嬌喚道,「小魚兒……江魚……莫要走,等等我!」
    一匹馬飛馳而來,馬上人衣服閃著光,十幾條又黑又亮的小
    辮子,在風中飛揚,那張臉正紅得有如桃花。
    小魚兒拍手笑呼道:「好騎術……好漂亮!」
    馬弛到近前,桃花已站到馬上,突然一個觔斗翻下來,小魚兒剛嚇了一跳,桃花已
站在他面前。她咬著嘴唇,跺著腳,大眼睛裡水汪汪的,似乎剛哭過,又似乎剛要哭,
她喘息著嬌嗔道:「你……你不說一聲就走?你……」
    小魚兒笑道:「我惹了麻煩,再不走就要連累你了。」
    桃花跺腳道:「那……那你為什麼要騙別人?」
    小魚兒道:「他們騙我,我為什麼不可以騙他們?」
    桃花又怔住了,轉著大眼睛,道:「東西呢?」
    小魚兒道:「全都丟了。」
    桃花吃驚道:「丟了?你……你為什麼?」
    小魚兒笑道:「讓那些東西坐馬,我卻在這麼大太陽下走路,我豈非也變成了呆子
了,我自然要把它們丟光。」
    桃花睜大了眼睛,道:「但……但那些東西都值錢得很,你不在乎?」
    小魚兒笑道:「這又有什麼關係?我自然不在乎,反正天下值錢的東西又不止這些,
辦要我想要,我隨時都可以要得到的。」
    桃花道:「你……你簡直是個小瘋子。」
    小魚兒哈哈大笑,過了半晌,又道:「我將這些東西拋在地上,總有人會拾到的,
他們若是好人,拾著這些東西一定開心得要死,我只要想想他們拾著這些東西時的臉,
也覺得很開心了,那總比自己還要花心思帶著它們走好得多。」
    桃花道:「他們若是壞人呢?』小魚兒道:「這些東西若被壞人拾著,一定會因為
分贓不均而打起來,打得你死我話,頭破血流,其中若有人獨吞,甚至還會將別人都打
死!」
    桃花失聲道:「這樣你也開心麼?」
    小魚兒道:「我為什麼不開心?我簡直太開心了。」
    桃花睜大眼睛,道:「你……你簡直是個小壞蛋。」
    小魚兒道:「還有,這些東西若被懶骨頭拾著,一定什麼事都不想做了,整天都要
去草叢裡找了,四處去找……一直找到餓死為止。」
    他咯咯笑著,接道:「你瞧,我只不過是拋了這些東西出去,卻顯然不知要把多少
人一生的生命都改變了,這豈非天下最好玩的事?」
    桃花整個人像是木頭人似的呆住,呆了半晌,輕歎一聲,道:「你簡直是個小魔王。」
    小魚兒道:「」,你方才罵我是呆子,現在又罵我是瘋子、壞蛋、魔王,我既是如
此,你為什麼還要來追我?」
    桃花的頭垂了下去,道:「我……我只是……只是來問問你。
    為什麼……為什麼連招呼都不打一個,就這樣走了。」
    小魚兒道,「既然反正是要走的,還打什麼招呼?打個招呼又有什麼用?……假如
打個招呼能令你忘了我,我打個招呼也無妨,只可惜你總是忘不了我的。」
    挑花霍然抬起頭,大聲道:「你怎知我忘不了你?「小魚兒笑嘻嘻道,」只要見過
我的人,都忘不了我」
    桃花瞪著眼睛瞧他,不知怎地,淚珠竟已流上面頰。
    小魚兒道:「你哭什麼,反正我年紀太小,也不能做你的丈夫,何況,你生得這麼
漂亮,也不怕找不著丈夫的。」
    挑花嘶聲道:「你……你簡直是個……是個……」
    她實在再也找不出一個名詞來形容這個「小怪物」,狠狠跺了跺腳,突然飛身上馬,
拚命地打著馬屁股,飛馳而去。
    小魚兒搖頭歎道:「女人……唉,原來女人都有些神經病……」
    他撫摸著那個白馬柔軟的鬃毛,喃喃道:「馬兒呀馬兒,你若也和我一樣聰明,就
千萬莫要接近女人,更莫要被女人騎」否則你就要倒霉了,女人生氣時,就要將你當出
氣筒……唉,那匹馬的屁股,「應怕已要被桃花打腫了……」
    他騎上馬、往前走,突然瞧見一個人擋住了他的去路。
    陽光下,只見這人雪白的衣衫,發亮的眼睛,雖然滿面怒容,但看起來卻一點也不
可怕,反覺可愛得很。
    小魚兒認得他正是那「很神氣」的白衣少年,不禁笑過道,原:來你到這裡來了,
站在這裡曬太陽麼?」
    白衣少年冷冷道:「正在等你!!
    小魚兒笑了,道:「等我?你方才不理我,現在卻……一」
    白衣少年叱道:「少廢話,拿來!」
    小魚兒奇怪道:「拿來,拿什麼?」
    白衣少年道:「你騙走的東西。「……小魚兒又笑了,道,「哦,原來你是說那些
東西,早知道你要。
    我就留給你了,但現在……唉,全都被我丟了……」
    白衣少年怒道:「丟了?哼,你想騙誰?!……小魚兒道:「我為何要騙你?那些
廢物我留著又有什麼用?」
    他又笑一笑道:「喂,你知不知道,你生氣的時候,臉紅紅的,漂亮得很,簡直就
像是個女孩子……我真的認識個女孩子生氣時臉也是紅紅的,也很漂亮,看來倒和你做
是天生的一對,要不要我介紹給你?……」
    那白衣少年臉更紅了,想作出凶狠的佯子,卻偏偏作不出來,只有用那雙大眼角瞪
著小魚兒,厲聲道:「你若真的將那些東西丟丁,就得賠。」
    小魚兒道:「你真要我賠?」
    白衣少年道:「當然要賠!」
    小魚兒道,「你真是為追東西來的?」
    白衣少年大聲首:「當然!」
    小魚兒道:「只怕未必吧,那些笨蛋是死是活,你都不會放在心上,何況不過被騙
了些東西,這本是他們罪有應得,你……你只怕不是來追東西,而是來追我的。」
    白衣少年紅著臉喝道,「不錯,我就是來追你的,我瞧你小小
    年紀就已這麼壞了,若是長大了那還得了!」
    小魚兒摸了摸頭,笑道:「你要殺我?」
    白衣少年道,「哼,殺了你本也不冤,只是……你年紀還小,還未必不可救藥,若
肯拜我為師,我好好管教管教你,也許還可成器……」
    小魚兒瞧著他,突然大笑起來,彎著腰笑道:「你想收我做徒弟?」
    白衣少年怒道:「這有什麼好笑?」
    小魚兒笑道:有你這樣漂亮的小伙子做師父,倒也不錯,只是,你能教我什麼?你
哪點比我強?我做……你做我的徒弟倒差不多。」
    白衣少年冷笑道:「你想不想學武功?」
    小魚兒笑道:「你以為你武功比我強?」
    白衣少年怒道:「你可知道我乃川中第一高手!」
    小魚兒緩緩道:「你若真是高手!就不會逃到這裡來了,是麼?你既不是來做生意,
也不是來玩的,卻到了關外,想必是要逃避別人的追蹤,是麼?」
    白衣少年面色立刻變了,小魚兒這句話,正說中了他的心事,他眼中真的射出了凶
光,喝道:「你究竟是什麼人?究竟是何來歷?」
    小魚兒笑道:「你其管我是什麼人,也莫管我是何來歷,你若認為你的武功高,不
妨和我比,誰輸了誰就做徒弟。「白衣少年冷笑道:「好,我正要瞧瞧你的武功是何人
傳授?」
    小魚兒笑道:「誰輸了誰做徒弟,這可是你自己答應的,不准賴……」話猶未了,
身子突然自馬上飛起,凌空踢了兩腳,直取那少年雙目。
    白衣少年倒未想到小魚兒出手竟是如此迅急,倒真吃了一驚,但這少年非但武功真
的不弱,與人交手的經驗,竟也似豐富得很,驚慌之中,居能不退反進一身子一偏,已
到了小魚兒背後。
    頭也不回,反手一掌揮出,這一掌不但掌勢迅急,而且姿勢優美。
    認穴之準,更似背後也生著眼睛。
    小魚兒本想一招就搶得先機,哪知先機卻被人佔了,突然雙足一收,凌空翻了觔斗,
落在五尺之外,笑道:「等等再打。
    白衣少年只得停下進擊之勢,道:「等什麼?」
    小魚兒道:「你真能瞧出我武功是何人傳授?」
    白衣少年冷笑道:「十招之內。」
    小魚兒搖著頭笑道:「我不信」
    他臉上笑容笑得正甜,雙拳卻已擊出,他笑容雖和善,出手卻狠辣,這正是他從哈
哈兒那裡學來的法子。
    那白衣少年果然上了當了,雖然未被這兩拳擊中,但方纔佔得的先機已失,竟被小
魚兒一輪搶攻逼退數步。
    小魚兒嘻嘻笑道:「我看你還是……」
    一句話未說完,這少年突然欺身撲了進來,竟拼著挨小魚兒兩拳,一個肘拳走向個
魚兒胸膛,用的竟是存心和小魚兒同歸於盡的抬式!這次是小魚兒吃了一驚了,他可不
想挨這一舉,反甩手,大仰身,身子「嗖」的倒竄了出去。
    但那少年哪肯放鬆,如影隨形,跟了過去,雙拳如雨點般密密擊下,用的竟全是拼
命的招式。、小魚兒兩隻手忽拳忽掌,他的招式忽而狠快,忽而詭譎,忽而剛烈,忽而
陰柔,忽而不剛不柔,不軟不硬。他正是已將杜殺武功之狠辣,陰九幽之詭譎,李大嘴
之剛烈,屠嬌嬌之陰柔,以及哈哈兒之變化集於一身。這樣的武動,在江湖中本已少有
敵手,誰知這少年的拳法簡直有如狂風暴雨一般,竟打得小魚兒喘不過氣來。但這少年
心裡也正在暗暗吃驚,他實在也想不到這孩子武功的變化竟有如此之多,他實在瞧不出
是何門路。
    突聽小魚兒大聲道:「喂,住手。!
    白衣少年道:「好,我住手!」
    「我住手」三個字說出來時,他己攻出六拳。
    小魚兒左避右閃,乘隙還了三拳,大叫道:「這樣也算住手麼?」
    白衣少年冷笑道:「這次我不上你的當了。」
    小魚兒邊打邊嚷,道,「但十招已過去了,早已過去了,你可瞧出我的武功門路,
你若瞧不出就快住手聽我說……」
    白衣少年的拳勢不由得一緩,小魚兒已乘機退出數尺,笑嘻嘻道:「你瞧出了麼?』
白衣少年只得也停住了手,冷笑道:「自然瞧不出,你武功簡直沒有門路……」
    小魚兒大笑道,「不是沒有門路,只是門路大多,瞧得你眼都花了。」
    白衣少年道:「門路眾多?是哪些門路?」
    小魚兒道:「告訴你,我武功是從五個人學來的,這五個人的武功又不知包括了多
少門路,每個人的武功都是又複雜、又奇怪……「。
    白衣少年道:「中土武林名家武功路數,可說絕無一家我不知道,也絕無一家與你
的武功路數相同,你那五個師父只怕是賣膏藥,練把式的吧。」
    小魚兒笑道:「練把式的……嘿嘿,這五人的名字說出來,不。
    嚇你一跳才怪,只是這五人歸隱時你只拍還在穿開襠褲,你自然不知道。」
    白衣少年怒道:「此等旁門左道,又怎能與我的武功相比!」
    小魚兒道,「你的武功……喂,倒也不錯,但你瞧你這種文文靜靜、秀秀氣氣的模
樣,實在猜不透你竟會學那種瘋子般不要命招式。」。「白衣少年道:「哼,你知道什
麼?我這『瘋狂一百零八打』,在當今武林各門各派的掌法中,縱不能列第一也可算第
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