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九章 青出於藍

    小魚兒望了巴蜀東一眼道:「這也算壞事麼?……一嘿,這種壞事簡直只有趕騾車
的粗漢才會做的。」
    巴蜀東怒道:「不錯,這本算不得什麼,但那沈輕虹昔年雖然丟了漂銀,自己雖也
失蹤,但江湖中人對他的纂婦和妹妹卻尊敬得很,所以……」小魚兒搖頭笑道:「無論
你怎樣說,假如你做的只是這種見不得人的壞事,你還不夠資格進『惡人谷』除非……」
「除非怎樣?」
    小魚兒笑道:「除非你先孝敬兩樣希奇的東西給我。
    巴蜀東道:「我來得如此匆忙,哪有什麼希奇之物。
    小魚兒道:「你若沒有東西,就露兩手成名的絕技給我瞧瞧。」
    巴蜀東氣得臉上顏色都變了,怔了半晌,□著腳道:好:「他伸手一抄,便已自腰
間抽出柄緬鐵軟刀,迎風抖得筆直,刀光閃動,「刷、刷、刷」露了三招。
    這三招果然是他成名絕技,號稱「殺虎三絕手」,刀法果然是於淨利落,又快又穩
又狠!小魚兒卻搖頭笑道:「這也算是絕技麼……這簡直和你做的事一樣,完全見不得
人,我看,你若想進『惡人谷』還得另想法子。」
    巴蜀東道,「還……還有什麼法子?!小魚兒眨了眨眼睛,笑道:「我看你只有跪
在地上,向我磕三個響頭,喊我三聲『小祖宗』,然後雙手將這把刀送給我。」
    巴蜀東道:「這也是規矩?」
    小魚兒道:「不錯,這也是規矩!」
    巴蜀東嘶聲道:「我……我從未聽過『惡人谷』有這樣的規矩。」
    小魚兒笑道,「誰說這是『惡人谷』的規矩?」
    巴蜀東又怔住了,道:「那……那麼這……」小名兒笑嘻嘻道:「這是我的規矩。」
    巴蜀東氣得連身子都抖了起來,突然大喝道:「好,給你!」
    一刀向小魚兒砍了下去!哪知這方才手指都懶得動的小魚兒此刻卻真像是魚似的,
輕輕一動,整個人都滑了出去。
    巴蜀東這一刀雖快如閃電,卻劈了個空。
    「喀嚓」一聲,那竹椅已被他生生砍成兩半。
    巴蜀東大驚,又聽身後有人笑道:「我在這裡,你瞧不見麼?」
    巴蜀東猛一翻身削去,哪知身後還是空空的,那笑聲卻從屋簷上傳了下來,嘻嘻笑
道:「別著急,慢慢來,我在這裡。」
    巴蜀東氣得簡直快瘋了,正待再撲上去。
    突聽一人大呼道:「那邊的是巴二弟麼?」
    一人大步奔來,只見他和巴蜀東差不多年齡,四十出頭,不到五十,但身法卻比巴
蜀東輕靈得多。
    他身子瘦長,嘴角下垂,生得一臉凶狠之相,但右邊的袖子卻是空蕩蕩的束在腰裡,
右臂竟已斷去。
    巴蜀東瞧了兩眼,大喜呼道:「悶雷刀宋三哥,你!你果然在這裡!可找死小弟了……
小弟此番正是投奔三哥來的……」小魚兒笑道:「原來你們兩把刀是朋友……」巴蜀東
瞧見他,臉色立刻又變了,恨聲道:「宋三哥,這小鬼……」話設說完,已被宋三一把
拉了開去,笑道:「二弟既來了,我就先帶你見……」小魚兒嘻嘻笑道:「慢來慢來,
你要帶他走也可以,但叫他先賠我的椅子來再說……」巴蜀東怒道:「你……」一個字
出口,又被宋三截住笑道:「自然自然,椅子自然要賠的,卻不知如何賠法?」
    小魚兒笑道:「瞧在你面上,就叫他拿刀充數吧……」巴蜀東怒喝道:「這把破竹
椅子,也要我寶刀……」話未說完,手中刀已被宋三搶了去,交給小魚兒,巴蜀東還想
說話,但宋三卻拉了他就跑兩人走出很遠,宋三方自歎道:「二弟你怎地一入谷就得罪
了那小魔星?」
    巴蜀東又驚又奇,道:「三哥為何如此怕他?」
    宋三苦笑道:「豈只我怕他,這谷中誰不怕他?這幾年來,這小魔星可真使人人的
頭都大了三倍,誰若得罪了他,不出三天,準要倒霉……」巴蜀東驚得目瞪口呆,道:
這小鬼有如此厲害?」
    宋三歎道:「二弟,不是我說,你栽在這小鬼手上,可一點也不冤,你且想想,這
惡人谷中可有一個好的,他小小年紀,就能在惡人谷中稱霸,他是怎麼樣的人,他有多
厲害,你總可知道了……」巴蜀東吶吶道:「不能相信,……小弟簡直不能相信……」
忽然看及宋三那條空空的長袖,忍不住又道:「三哥這……這難道也是……」宋三苦笑
道:「這雖不是他,也和他有些關係……」他長歎一聲,俯首望著斷臂,接道:「這正
是他入谷那日斷去的,十四年,已有十四年了,燕南天那麼厲害的身手,若非我當機立
斷,只怕已活不到今日……」巴蜀東失聲道:「燕南天?這小鬼是燕南天的……」突然
慘呼一聲,噗地仆倒,背後已赫然多了個碗大的血洞,鮮血湧泉般往外流了出來……宋
三大駭轉身,只見一人鬼魅般人在身後,一身慘灰色的衣服飄飄蕩蕩,一雙黑黝黝的眼
睛深不見底宋三面色慘變,顫聲道:「陰……陰公,你……」陰九幽齔牙一笑,陰森森
道:「在本谷之中,誰也不准提起小魚兒和姓燕的事,你忘了?」
    宋三道:「我……我還未來得及向他說……」陰九幽獰笑道:「你還未來得及說,
我便已宰了他,你不服是麼?」
    宋三身子直往後退道:「我……我……」身子突然跳了起來,跳起兩丈高,筆直摔
在地上身子雖無傷痕,但卻再也不能動了!就在他方才站著的地方,此刻卻站著個笑瞇
瞇的老太婆手拄著枴杖,佝僂著身子,笑咪咪地道:「陰老九現在怎地也慈悲起來了,
這□方才說這一句話,你已該將他宰了的,為何到現在還不動手?」
    陰九幽道:「我正要留給你……」那老太婆笑道:「留給我?我許久沒殺人,怕我
手癢麼?」
    陰九幽冷冷道:「我要瞧瞧你那銷魂掌可有進步?」
    那老太婆咯咯笑道:「進步了又怎樣?你也想銷魂銷魂?」
    她蒼老的語聲,突然變得柔媚入骨,這赫然正是屠嬌嬌的聲音……屠嬌嬌笑道:
「我問你,這兩人方才說話的時候,那小鬼頭在哪裡?他可聽見了麼?」
    陰九幽道:「你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
    突聽小魚兒的笑聲遠遠傳了過來,笑著道:「醋罈子,皺鼻子,娶個老婆生兒子,
兒子兒子沒鼻子……」屠嬌嬌笑道:「老西又倒霉了,小鬼又找上了他……」陰九幽道:
「他既在老西那裡,想必不會聽到……」突又聽得一人笑道:「兩位在這裡說話,卻有
一男一女,一人一鬼兩個加在一起,竟變成了四個,你說奇怪不奇怪……」屠嬌嬌頭也
不回,舌道:「李大嘴,這裡有兩個死人,還堵不住你的嘴麼?」
    李大嘴笑道:「死在你兩人手下的,我還沒胃口哩……」陰九幽道:「你倒可是也
要去杜老大處?」
    李大嘴道:「正是要去的,哈哈兒突然要咱們聚在一起,不知又要搞什麼鬼?」
    三個人一起走向杜殺居處,但彼此間卻都走得遠遠的,誰也不願意接近到另外那人
身體一丈之內……杜殺還是坐在角落裡,動也不動……人都已來齊了,哈哈兒道:「哈
哈,哈哈,咱們許久未曾如此熱鬧了……」陰九幽冷冷道:「我最恨的就是熱鬧,你將
我找來,若沒話說,我……」哈哈兒趕緊拱手,截口笑道:「莫駭我,我膽子小……」
屠嬌嬌道:「你找咱們來,莫非為了那小魚兒……」哈哈兒道:「哈哈,還是小屠聰明……」
陰九幽道:「為了那小鬼,為那小鬼有什麼好談的你們一個教他殺人,一個教他害人,
一個教他哭,一個教他笑,……好了……他現在不是全學會了麼……」哈哈兒道:「就
因為全學會了,所以我才請各位來……」李大嘴道:「為啥?哈哈兒歎了口氣,道:
「我受不了啦……」屠嬌嬌笑道:「哈哈兒居然也會歎息,想來是真的受不了啦……」
李大嘴苦著臉道:「誰受得了誰是孩子……」哈哈兒道:「如今這位小太爺要來就來,
要走就走,要吃就吃,要喝就喝誰也不敢惹他,惹了他就倒霉,惡人谷可真受夠了,這
幾個月來至少三十個人向我訴苦,每人至少訴過八次……」穿腸劍」司馬煙歎道:「這
小鬼委實越來越厲害了,如今他和我說話,我至少要想上六七次才也回答,否則就要上
當……」李大嘴苦笑道:「你還好,我簡直瞧見他就怕,若有哪一天他不來找我,我哪
天真是走了運了,哪天我才能好好睡一天覺,否則我睡覺時都得提防著他……」哈哈兒
道:「咱們害人,多少還有個目的,這小鬼害人卻只是為了好玩……」屠嬌嬌道:「咱
們本來不就正希望他如此麼……?」
    哈哈兒道:「咱們本來希望他害的是別人呀,哪知這小鬼竟是六親不認,見人就害,
這其中恐怕只有小屠舒服些……」屠嬌嬌道:「我舒服?我舒服個屁,我那幾手,這小
鬼簡直全學會了,而且簡直學得比我自己還道地……」哈哈兒道:「杜老大怎樣?」
    杜殺道:「嗯……」屠嬌嬌笑道:「嗯是什麼意思?」
    杜殺默然半晌,終於緩緩道:「此刻若將他與我關在一個屋子裡那活著出來的人,
必定是他……」屠嬌嬌歎了口氣道:「好了,現在好了,惡人谷都已受不了他,何況別
人,現在只怕已是請他出去的時候……」李大嘴趕緊截口道:「是極是極,他害咱們害
夠了,該讓他去害害別人了,現在幸好咱們聯手還能制他,等到一日,若是咱們加起來
也制不住他是,就完蛋了……」陰九幽道:「要送他走,越快越好……」杜殺道:「就
是今朝!」
    哈哈兒道:「哈哈,江湖中的各位朋友們,黑道的朋友們……白道的朋友們,山上
的朋友們,水裡的朋友們,你們受罪的日子已到了……」李大嘴以手加額,笑道:「這
小鬼一走,我老李一個月不吃人肉……」黃昏後,惡人谷才漸漸有了生氣……小魚兒左
逛逛,右逛逛,,終於逛到萬春流之處,萬春流將七種藥放在瓦罐裡熬,此刻正在觀察
著藥色的變化,瞧見小魚兒進來,將垂下的眼皮一抬,道:「今日有何收穫?」
    小魚兒笑道:「弄了把緬刀,倒也不錯……」萬春流道:「刀在哪裡?」
    小魚兒道:「送給醋罈子老西了……」萬春流以筷子攪動著藥湯,濃濃的水霧,使
他的臉看彷彿有些神秘,他道:「你那小箱子呢?」
    小魚兒笑道:「小箱子早就丟了,裡面的東西都送了人……」萬春流道:「你辛苦
弄來,為何要送人?」
    小魚兒笑道:「這些一拿來玩玩倒蠻好的,但若要保留它,可就費神了,又怕它丟,
又怕它被偷,又怕它被搶,你說多麻煩……」萬春流道:「好……」小魚兒笑道:「但
若將這些東西送人,這些麻煩就全是人家的了,聽說世上有些人專門喜愛聚寶錢財,卻
又捨不得花……這些想必都是呆子……」:萬春流道:「若沒有這些呆子,怎顯得你我
之快樂……」突然站了起來,道:「拿起這藥罐,隨我來……」這間藥香瀰漫的大屋子
後面,有一排三部小房子,這三間屋子裡既沒門,也沒窗戶……這就是萬春流的病房……」
萬春流在這些病房中時,誰也不會前來打擾,因為他們其中任何一人,自已都有睡到這
病房中來的可能……沒有燈光的病房,正如萬春流的面容一般,顯得十分神秘,角落中
的小床上,盤膝端坐著一條人影,動也不動,像是亙古以來,他就是這樣坐在那裡的這
正是別人口中所說的藥罐子……一入病房萬春流立刻緊緊關起了門,這病人病房就立刻
變成一個單獨的世界,似乎變得和惡人谷全無關係……小魚兒神情也立刻變了,拉著萬
春流的手,輕聲道:「燕伯伯的病,可有起色?」
    萬春流神秘而冷漠的面容竟也變得充滿焦慮與關切,長長地歎息了一聲,黯然搖頭
道:「這五年來,竟無絲毫變化,我已幾乎將所有的藥都試遍了,我我累得很……」沉
重地坐在椅子上,似是再也不願站起……小魚兒呆呆地出了半天神,突然道:「我今天
聽見有人提起燕伯伯的名字……」萬春流動容道:「哦,什麼人?」
    小魚兒道:「死人!說話的人已死了……」萬春流一把抓住小魚兒的肩頭,沉聲道:
「可有人知道你聽到了他們的話?」
    小魚兒笑道:「怎麼會有人知道?我聽了這話,立刻遠遠地溜了,溜到醋罈子那裡
去,故意大聲罵了他一頓,所以我就將那柄刀送給了他……」萬春流緩緩放鬆了手,默
然垂首,:「不容易,真不容易你雖是小小年紀,但五年來,你竟能將這秘密保守得如
此嚴密……」他抬頭瞧了小魚兒一眼,苦笑道:「這秘密若是洩露出去,我們三個人,
都休想再活半個時辰,你你要特別小心,莫把別人都當做呆子……」小魚兒點頭道:
「我知道……萬叔叔冒了生命的危險來救燕伯伯我我難道不感激,別人就算砍下我腦袋,
我也不會說一個字的……」說著說著,他眼圈竟已紅了……萬春流歎息著道:「說實話,
我本不敢相信你的,哪知你雖然-生長在這環境裡,卻還沒有失去良心,還是個好孩子。」
    小魚兒展顏笑道:「個魚兒壞起來可也真夠壞的,只是,那卻要看對付什麼人,而
且,自從我知道燕伯伯和我的關係後,我就變得更……更乖了廣萬春流竟也展顏一笑,
道:「但五年前那天晚上,你突然跑來對我說,你已知道『藥罐子」叔叔是什麼人,你
已知道這秘密時。
    :我可當真嚇了一跳。」
    :。
    小魚兒垂頭笑道,「對不起」萬春流默然半晌,笑著又皺眉道:「你再想想,對你
說出這秘密的人,究竟在誰?」
    小魚兒想了想道:「那天晚上,我是睡在杜殺外面的屋子裡。
    半夜裡,我突然覺得身子竟似被人抱了起來……」那時你未叫喊?」
    小色魚道:「我喊也喊不出,何況,那時我還以為是杜殺又不知在用什麼花樣對付
我了,根本沒想到是別人。
    「-萬春流歎道,「的確是想不到的……」小魚兒道:「我只覺得那人身法快得簡
直駭人,我躺在他懷裡,就像是騰雲駕霧似的,片刻間,就遠遠離開了『惡人谷』,萬
春流道:「那時你真的不怕?」小魚兒道,「老虎我都不怕,怎會怕人」萬春流喃喃道:
「你以後就會知道人有時比起老虎可怕得多」小魚兒道:「那人將我放到地上,就問我:
「你姓什麼?』我說「不知道。
    』?僑司吐釵壹蛑焙托笊o謊`↘停b裁炊疾恢T饋?萬春流道:「然後,他就告
訴你你姓江……」小魚兒道:「嗯,他還說我爹爹叫江楓,是被『移花官「中的人害死
的,他叫我千萬莫忘了這仇恨,長大一定要找『移花宮』的人復仇。」
    萬春流道,「他真的沒有提起『江琴』這名字?」
    小魚兒道:「沒有。」
    萬春流道:奇怪,你燕伯伯到「惡人谷來,本為的是要找個叫」江琴」的人,為的
也正是要替你爹爹報仇。」
    小魚兒眨了眨眼睛,道:耙殘斫F僖彩俏頁鶉酥悕睫覛腄H「嗯……「。」
    「然後,他又告訴我,有關燕伯伯的事,我想問他究竟是誰,哪知他卻像是一陣風
似的,突然就消失了」萬春流歎道:「我知道……我知道……」小魚兒道:「那天晚上
很黑,我只瞧見他穿著一件黑袍子,頭上也戴著個黑布罩,兩隻眼睛,又亮又大又怕人……
這雙眼睛我到現在還忘不了。
    「萬春流道:「以後你再見到這雙眼睛還能認得麼?」
    」小魚兒道,」一定認得的。」
    萬春流道:「這雙眼睛不是谷中的人?」
    小魚兒道:「絕不是,谷中無論是誰的眼睛,都沒有這雙眼睛那麼亮,屠嬌嬌的眼
睛雖也亮,。
    但和他一比,簡直就是睜眼瞎子。」
    萬春流歎道:「此人竟能在『惡人谷』中來去自如而他又知道這許多秘密,唉!他
究竟是誰,實在叫人猜不透。」
    小魚兒道:「想必是個武功很高的人。
    「……萬壽流道:「那是自然,江瑚中能隨意進出口惡人谷』的人,除了你燕伯伯
外,我簡直想不出還有幾個?」
    小魚兒道:「一個都沒有了麼?」
    萬春流道:「還有的就是『移花宮』中的大小兩位官主,但這人既然要你找『移花
宮』中的人報仇,又怎會是這兩位宮主?」
    小魚兒突然拍手道:「對了,我想起來了」萬春流趕緊追問道:「你想起了什麼?」
    小魚兒道:「那人是女的」萬春流動容道:「女的?」
    小魚兒道:「嗯,她雖然蒙著臉,而且故意將說話的聲音扮得很粗,但看她的舉動,
卻必定是個女的……」萬春流道:「什麼舉動?」
    小魚兒道:「比如……她頭上雖然戴著布罩,但在無意中卻還不時去摸頭髮,還有,
她雖然將我抱在懷裡,但總是不讓我碰到她的胸……」萬春流道:「她是女的,可就更
難猜了,江湖中女子除了邀月、憐星兩人外,我簡直再也想不出有一人能在『惡人谷』
中來去自如。」
    「小魚兒道:「但總是有個人的,第一,餿巳系夢業r`祭簳t醚嗖梂~5詼_?
這人對我爹爹死的原因知道得很清楚」萬春流道:「想必如此!」
    小魚兒過:「第三,這人不但知道我家的仇恨,而且,還很關心。
    第四,這人的武功很高。
    第五,這人必定和移花官,有些過不去。
    第六,這人的眼睛又大又亮,和別人的眼睛簡直完全不同……」萬春流歎道:「不
想你小個年紀,分析事情,已有如此清楚,,小魚兒道:「但……但我要去找她,第一
先得走出這惡人谷』,我……我什麼時候才能走出去呢?他們什麼時候才會放我走?」
    萬春流長歎道:「這就難說了,但願……「突聽外面有人大呼道:「萬神醫,小魚
兒可是在這裡麼?」
    萬春流變色道:「屠嬌嬌來找你了,快出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