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七章 漏網之魚

    哈哈兒看了看燕南天倒下的身體,突然大笑道:「各位也莫要爭了,我有了好主意!
屠嬌嬌道:「你又有什麼好主意?」
    哈哈兒道:「咱們若讓燕大俠痛快地死了,豈非辜負燕大俠一番美意?自然要請燕
大快慢慢地享受享受死前的滋味,也不枉燕大俠結交咱們一場!陰九幽不等他說完,便
已桀桀笑道:「妙極,果然妙計,我正好要他嘗嘗陰風搜魂手,的滋昧,保險他直到下
輩子投胎還忘不了……」屠嬌嬌道:「我」銷魂美人功』的滋味,也不比你差。」
    李大嘴怪叫道:「我的『利骨刀』難道就差了麼?」
    眉嬌嬌笑道:「還是杜老大來,他的『血手鑽心』和咱們哈哈兒的」伐髓洗腦」,
這兩種滋味才真是要人難以消受的。」
    哈哈兒道:「哈哈!既是如此,誰先動手?」
    屠嬌嬌道:「你出的主意,你先動手吧!」
    哈哈兒大笑道:「好!」
    笑聲中伸出手掌,向燕南天腦後輕輕撫摸過去。
    夜色更深,生龍活虎般的燕南天,已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只要是稍有心肝的人,便
不忍描敘他此刻的模樣。
    」哈哈兒道:「哈哈,我已出手六次,現在又輪到李兄了。
    「李大嘴道:「不行不行,我不出手了!」
    哈哈兒笑道:「若不出手,便是認輸了」李大嘴怒道:「人十成已死了九成,縱然
是才出世的嬰兒打他一掌,他也活不了啦,你為何要我出手?」
    陰九幽冷冷道:「那也未必。」
    李大嘴道:「好,好!既是如此,你出手吧」陰九幽道:「輪到我時我自會出手的。」
    李大嘴怒道:「你明知已輪不到你了,你……「。
    哈哈兒又笑道:兩位也莫要爭執,不妨先找咱們那萬神醫來鑒定鑒定,瞧瞧這燕南
天是否已再也出不得一絲氣力。」
    陰九幽冷笑道:「找誰來鑒定都無妨。」
    李大嘴道:「我去找。」
    片刻間他便將萬春流帶了回來,又見萬壽流瘦小精悍,目光深沉,枯瘦的面目上絕
無任何表情。
    他走進來後,微微點頭,便在奄奄一息的燕南天的側身坐了下去。
    又過了半個時辰,他總算才將燕南天由頭到腳,仔細檢查了一遍,他靈巧的手指,
竟似未沾著燕南天的皮肉。
    李大嘴不耐道,「此人怎樣?」
    萬春流緩緩道:「此人肺經、脾經、心經、腎經、心包絡經、三焦經、膽經、肝經,
俱已殘壞,十四經脈,已毀其八,此刻還能活著已是奇跡……」季大嘴笑道:「你瞧怎
樣?」
    陰九幽道:「他只怕錯了」萬春流道:「武功我雖不及你,但對醫道卻有自信。」
    陰九幽冷笑道:「自信?若非你那高明的醫道,開封城一夕間也不會暴死九十七人,
那些人是誰害了的?你忘了麼?」
    萬壽流冷冷道:「我殺的人雖多,但這幾年來在此間救的人也不少,閣下剛來時,
若非有萬某在這裡,只怕也活不到今日……」陰九幽目中雖已射出火,但口中卻說不出
話來,他逃來此地,確是已傷重垂危,確是萬春流救了他的性命。」
    惡人谷」的確是少不了萬春流的。
    哈哈兒立刻笑道,「萬神醫法眼鑒定,自是不會錯的既是如此,你我就算不分,大
家一齊動手將燕南天殺了也罷。」
    萬壽濕沉聲道:「且慢,在下正要請各位留下他的性命。」
    陰九幽怒道,「你……你要救他?」
    萬春流神色不動,緩緩道:「傷勢如此沉重而不死的人,我生平還未見過,這樣的
人對各位完全無用,對在下卻大有用處……」李大嘴道:「有什麼用處,難道你也想吃
他!」
    萬春流道:「此人身上傷殘不下三十處,正好作為我試驗藥草性能之用,在下若是
試驗成功,對各位也大有好處,」陰九幽冷笑道,「縱有用處,但你試驗成功,豈非也
就將燕南天救活了,等到他傷勢痊癒,你就該來救咱們了。」
    萬春流淡淡道:此人縱被救活,也勢必要成殘廢、白癡,各位若要取他性命,還是
隨時都可下手,又何必急在這一時。」
    陰九幽哼了一聲,再不說話,司馬煙更從來未說話,只是望著哈哈兒,哈哈兒望著
屠嬌嬌,屠嬌嬌笑道:「萬神醫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萬春流冷冷道,「此人的三十處傷,最少可試出三十種藥草之性能,這三十種藥草,
說不定就有一種將來能救各位的命。」
    屠嬌嬌笑道:「萬神醫,你還等什麼了這燕南天從頭到腳,已全是你的了」萬春流
臉上也沒有半分高興之色,淡淡道:「多謝。」
    自懷中取出幾粒藥丸,塞入燕南天嘴裡,讓燕南天的唾沫將之化開,然後再慢慢流
下去。
    突聽一陣嬰兒的啼哭聲傳了過來。
    李大嘴精神一振,笑道:「對了!還有那孩子。」
    哈哈兒望著陰九幽,道:「如何?」
    陰九幽道:「殺!」
    屠嬌嬌突然道:「慢著!」
    李大嘴皺眉道:「你又有什麼事?」
    屠嬌嬌道:「這孩子也殺不得!」
    哈哈兒笑道:「此番倒是小屠的不是了,這孩子留下也是個禍胎,倒不如斬草除根,
落個乾淨。」
    屠嬌嬌也不答話,卻反問道:「我且請教各位,咱們雖然都是惡人,但世上最凶最
毒最惡的人究竟是誰,各位可知道麼?」
    哈哈兒大笑道:「哈哈,若論天下最惡的人,自然便得算小屠了……」屠嬌嬌笑道,
「過獎!過獎!但……」她還末說出下面的一句話,李大嘴已怒道:「他算是什麼?會
玩兩手不男不女的花樣,也可算是天下最惡的人?哼,他連人肉都不敢吃!」
    屠嬌嬌笑道:「他說我不是天下最惡的人,我完全同意,但能吃幾斤人肉就算是天
下最惡的人麼?我昔年瞧見一個趕騾車的,也能吃得下幾斤人肉。」
    李大嘴怒道:「以你說來,天下最惡的人是誰?」
    哈哈兒道:「哈哈!對了,陰老九!」
    屠嬌嬌道,「陰老九的確夠陰、夠狠、夠毒,但他的兇惡已全擺在臉上,別人一瞧
就知他是惡人,已先對他提防三分……」哈哈兒道:「如此說來,他也不算!」
    屠嬌嬌笑道,「自然不算的,否則他能學到笑裡藏刀的本事,要能在一面嘴裡叫哥
哥,一面在腰裡掏傢伙……」哈哈兒道:「笑裡藏刀……哈哈!小屠在說我了。」
    屠嬌橋笑道:「不錯!哈哈兄生得一副彌陀怫的模樣,當真是誰也瞧不出他是惡人,
他就算將人賣了,別人還不知是被誰賣的。」
    哈哈兒拍掌大笑道:「妙極妙極,我若真是天下最凶最惡之人,倒也不錯,只可惜
我一瞧杜老大就害怕,看來還是他比我惡得多。」
    哈哈兒瞧了司馬煙一眼,道:「對了,還有司馬兄,哈哈,『穿腸毒藥劍,來人如
搗蒜』,這句話江湖中又有誰不知道?」
    司馬煙微微笑道:小弟在江湖雖也落有惡名,但在『十大惡人』面前,小弟卻是麻
繩穿豆腐,提也提不起起的」屠嬌嬌道:「是呀『十大惡人』中,還有五個呢?」
    司馬煙笑道:「也以個弟看來,那五位也未必能比這五位惡多少,尤其是那位『狂
獅』鐵戰,嚴格說來,根本就不能名列『十大惡人』之一」
    屠嬌嬌道:「狂獅若是狂起來,當真是大親不認,見人就打,就連他的兒子,都被
逼得非和他打一場不可,但真被打死,卻沒有半個,何況他還有不狂的時候……」哈哈
兒笑道:「狂獅不行,那『迷死人不賠命』的蕭咪咪又如何?我瞧就算「二十四孝』中
的孝子若是被她迷上,也會把老子娘全部賣了的。」
    屠嬌嬌道,「蕭咪咪的迷湯功夫雖到家,但真被她迷上的,也不過都是些十七十八
二十來歲的毛頭小伙子,她若遇見李大嘴,還不是一口將她吃了。
    「李大嘴冷冷道:「半男半女的人,她自然是迷不上的。」
    哈哈兒趕緊道,「這也不是,那也不是,天下最凶最毒最惡的人究竟是誰,難道是
大廟裡的老和尚不成?」
    屠嬌嬌笑道,「咱們這些人,論凶、論毒、論惡,大家都差不多,誰也別想強過誰,
所以說,到目衣為止,世上還沒有一個人能算是最惡的!」
    李大嘴道:「哼!說了半天,原來是廢話……」屠嬌嬌也不理他,自管接著道:
「現在雖沒有,但馬上就要有了……」這句話說出來,每個人竟忍不住問道:「誰?」
    屠嬌嬌眼珠一轉,緩緩道:「就是那正哭的孩子……」這名話說出來,每個人又不
禁為之一愣……李大嘴終於哈哈笑道:「你說他是天下最凶最惡的人?……哈哈嘻嘻!
嘿嘿!……呸!」
    屠屠嬌嬌還是不理他,還是自管接著道:「這孩子是現在什麼都不懂,咱們告訴他
什麼,他就聽什麼,嗅們若說烏鴉是白的,他也不會說不是,是麼?」
    李大嘴道:「哼!又是廢話!」
    屠嬌嬌道:「他從小跟著咱們,眼睛瞧見的都是咱們做的事,耳朵聽見的,都是咱
們說的話,他長大了不但是個大壞蛋,而且是世上最大的壞蛋!你們不妨想想,他若將
這惡人谷中每個人的壞花樣全學會了,世上還有誰能比他更凶,更毒,更惡!」
    哈哈兒笑道:「這樣的人,只怕連鬼見了都要害怕……」
    屠嬌嬌道:「這就對了,連鬼見都怕的人,若是到了江湖中去,又當如何?」
    「哈哈兒拍掌大笑道:「哈哈!那不搞得天下大亂才怪。」
    屠嬌嬌緩緩道:「正是要搞得天下大亂,咱們被人逼到這裡。
    誰沒有一肚子氣,這孩子正是天賜給咱們,要他來為咱們出氣的!」
    「聽到這裡,就連陰九幽面上也不禁泛起一絲笑容,點著頭。
    道:「好主意!」
    哈哈兒更是笑得前仰後合,不禁拍掌道:「哈哈!除了小屠」外,還有誰能想出這
麼好的主意!。
    於是「惡人谷」中就多了個小孩子。
    每個人都將他喚作「小魚兒」:「因為他的確是條漏網的小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