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二章 刀下遺孤

    血!江楓臉上、身上,已無一處不是鮮血!那少婦嘶聲喝道:「我和你拼了!」
    突然拋下孩子,向黑面君撲去,十指指向他咽喉,但黑面君抬手一擋,就將她擋了
回去!黑面君大笑道:「美人兒,你方纔的厲害哪裡去了……女人,可憐的女人,你們
為什麼要生孩子……「。
    狂笑未了,那少婦突又撲了上來,黑面君再次揮掌,她卻亡命似的抱住了,一口咬
住他的咽喉。
    黑面君痛吼了一聲,鮮血已沾著她的櫻唇流出來。
    這是邪毒、腥臭的血,但這腥吳的血流過她齒頰,她卻感覺到一陣快意,復仇的快
意!黑面君痛極之下,一拳擊出,那少婦便飛了出去,撞上車廂,跌倒在地,再也爬不
起來了。
    但仇人血的滋味,她已嘗過了。
    她淒然笑容,流著淚呼道:「玉郎,你走吧……走走吧,不要管我們只要我死了,
宮主姐妹仍然不會對你不好的……」江楓狂吼道,「妹子,你死不得!」
    他再次衝過去,刀、爪、啄,雨點般擊下,他也不管,他身中刀削、爪抓,他血肉
橫飛!只是他還末衝到他妻子面前,便已跌地倒下!那少婦慘呼一聲,掙扎著爬過去,
他也掙扎著爬過去,他們已別無所求,只要死在一起!他們的手終於握住了對方的手,
但黑面君卻一腳踩了下去,把兩隻手骨全都踩碎了!那少婦嘶聲道:「你……你好狠!」
    黑面君獰笑道:「你現在才知道我狠麼!」
    江楓狂吼道:「我什麼都給你……都給你,只求你能讓我們死在一起!」
    黑面君大笑道:「你此刻再說這話,已太遲了……嘿嘿,你們方才騙我、打我時,
想必開心得很,此刻我就讓你們慢慢地死,讓你們死也不能死在一起!」
    那少婦道:「為什麼?……為什麼?……我們和你又有何仇恨?」
    黑面君道:「告訴你也無妨,我如此做法,只因為我已答應了一個人,他叫我不要
讓你們兩人死在一起。」
    江楓道,「誰?……這人是誰?……」黑面君笑道:「你慢慢猜吧……「那黃衣雞
突然過來,那赤面橫肉,仍冷冰冰、死板板的。
    絕無任何表情,口中冷冷道,「斬草除根,這兩人的孽種也留不得!」
    黑面君笑道:「正是!」
    黃衣人再也不答話,抬起手,一刀向車中嬰兒砍下。
    江楓狂吼,他妻子連聲音都已發不出來。
    哪知就在這時,那柄閃電般劈下的鋼刀,突然「喀」一聲,竟在半空中生生一所為
二!黃友人大驚之下,連退七步,喝道:「誰?!……什麼人?」
    除了他們自己與地上垂死的人外,別無人影。
    但這有煉精鋼的快刀,又怎還□空斷了?雞冠人變色道:「怎麼回事?」
    黃衣人道:「見鬼……鬼才知道。」
    突叉竄了過去,用半截鋼刀,再次劈下。
    哪知「喀」的一聲,這半截鋼刀,竟又一斷為二,這許多雙眼睛都在留神看著,競
無一人看出刀是如何斷的。
    黃衣人的面色終於變了,顫聲道,「莫非真的遇見鬼了?」
    黑面君沉吟半晌,突然道:「我來!」
    輕輕一腳挑選了江楓躍落的鋼刀,抓在手中,獰笑著一刀向車廂裡劈下,這一刀劈
得更急、更快!刀到中途,他手腕突然一抖,刀光錯落……只聽「噹」的一聲,他韌刀
雖未打斷,卻多了個缺口!雞冠人變色道:「果然有人暗算!」
    黑面君也笑不出來了,顫聲道:「這暗器我等既然不見,想必十分細小,此人能以
我等瞧不見的暗器擊斷鋼刀,這……這是何等驚人的手法,何等驚人的腕力!」黃衣人
道:「世上哪有這樣的人!其非是……」忍不住的打了個寒噤,竟不敢將那「鬼」字再
說出口來。
    垂死的江楓,也似驚得呆了,口中哺哺道:「她來了……必定是他來了……」黑面
君道:「誰?……莫非是燕南天?」
    突聽一人道,「燕南天?燕南天算什麼東西?」
    語聲靈巧、活潑,彷彿帶著種天真的椎氣,但在這無人的荒郊裡,驟然聽得這種語
聲,卻更令人吃驚。
    江楓夫婦不用抬頭,已知道是誰來了,兩人俱都慘然變色,黑面君等人亦不禁吃了
一驚,扭首望去,只見風吹長草波浪起伏,在淒迷的暮色中,不知何時,已多了條人影
纖弱而苗條的女子人影!以他們的耳目,竟絲毫覺不出她是自哪裡來的一陣風吹過,遠
在數丈的人影,忽然到了面前。
    聽得那天真稚氣的語聲,誰都會以為她必定是個豆蔻年華、稚氣未脫、既美麗、又
嬌甜的少女。
    但此刻,來到他們面前的,卻是至少已有二十多歲的婦人,她身上穿的是雲震般的
錦繡宮裝,長裙及地,長髮披肩,宛如流雲,她嬌靨甜美,更勝春花,她那雙靈活的眼
波中,非但充滿了不可描述的智慧之光,也充滿了稚氣……不是她這種年齡該有的稚氣。
    無論是誰,只要瞧她一眼,便會知道這是個性格極為複雜的人,誰也休想猜著她的
絲毫心事。
    無論是誰,只要瞧過她一眼,就會被她這驚人的絕色所驚,但卻忍不住要對她生出
些憐惜之心。
    這絕代的麗人,竟是個天生的殘廢,那流雲長袖,及地長裙,也掩不了她左手與左
足的畸形黑面君瞧清了她,目中雖現出敬畏之色,但面上的驚惶,反而不如先前之甚,
躬身問道:「來的可是移花宮的二宮主」宮裝麗人笑道:「你認得我?」
    「憐星宮主的大名,天下誰不知道?!」
    「想不到你口才倒不錯,很會事承人嘛。」
    「不敢。」
    「憐星宮主眨了眨眼睛,輕笑道:「看來你倒不怕我」黑面君躬身笑道:「小人只
是……」憐星宮主笑道:「你做了這麼多壞事,居然還不怕我,這倒是一件奇事,你難
道不知道我立刻就要你們的命麼!」
    黑面君面色驟然大變,但仍強笑著道:「宮主在說笑了」憐星宮主嫣然笑道:「說
笑,你傷了我花奴宮主,我若讓你痛痛快快地死,已是太便宜了,誰會踉你們這樣的人
說笑?」
    黑面君失聲道:「但……但這是邀月宮主……」語末說完,只聽「□□啪啪」一陣
響,他臉上已著了十幾掌,情況正和他方才被江楓夫人所摑時一樣,但卻重得多了,十
幾掌摑過,他已滿嘴是血,哪裡還能再說得出一個字來。
    憐星宮主仍站在那裡,長裙飄飄神態悠然,似乎方才根本沒有動過,但面上那動人
的笑容卻已不見,冷冷道:「我姐姐的名字,也是你叫得的麼?」
    雞冠、雞胸、雞尾也早已賅得面無人色,呆若木雞。
    雞冠人顫聲道:「但……但這的確是邀……」這次他連「月」字和未出口,臉。
    上也照樣被摑了十幾個耳光。
    直打得他那瘦小的身子幾乎飛了出去。
    憐星宮主笑道:「奇怪,難道你真的不相信我會要你的命麼?……唉……」輕輕一
聲歎息,歎息聲中,突然圍著黃衣人那高大的身於一轉,眾人只覺眼前一花,也未瞧見
她是否已出手,但黃衣人已靜靜地倒了下去,連一點聲音都未發出。
    花衣人中一個悄悄俯下身去瞧了瞧,突然嘶聲驚呼道:「死了,老二死了……」憐
星宮主笑道,「現在,你總相信了吧……」那花衣人嘶聲道:「你好……好狠。」
    「憐星宮主道:「死個人又有什麼大驚小怪?你們自己殺的人,難道還不夠多麼?
你們現在死,也蠻值得了。」
    雞冠人目中已暴出凶光,突然打了個手式,剩下三雙雞爪鐮,立刻潑風般向憐星宮
主捲了過去。
    只聽「叮咯、呼嚕、哎呀……一一連串聲響,只見那纖弱的人影在滿天銀光中一轉。
    三個花衣人已倒下兩個,剩下的一個竟急退八尺,雙於已空空如也,別人是如何擊
倒他同伴,如何閃開他一擊,又如何奪去他的兵刃,他全不知道,在方纔那一剎那間,
他竟似糊糊塗塗地做了一場噩夢!憐星宮主長袖一抖,五柄雞爪鐮「嘩啦啦」落了一地,
她手裡還拿著一柄,瞧了瞧,笑道:「原來是雙雞爪子,不知道滋味如何?」
    微啟櫻口,在雞爪鐮上咬了一口,但聞「喀」的一響,這精鋼所鑄、江湖中聞名喪
膽的外門兵刃,竟生生被她咬斷。
    憐星宮主搖頭道:「哎呀,這雞爪子不好吃!」
    「啐」的一口,輕輕將嘴裡半截鐵爪吐了出來,銀光一閃,風聲微響,剩下的一個
花衣人突然慘呼一聲,雙手掩面,滿地打滾。
    鮮血,不斷自指縫間流出,滾了幾滾,再也不會動了。」
    他手掌也剛剛鬆開,暮色中,只見他面容猙獰,血肉模糊,那半截的爪,竟將他的
頭骨全部擊碎了!黑面君突然噗地跪了下來,顫聲道:宮主饒命……饒命憐星宮主卻不
理他,反而瞧著那雞冠人笑道:「你瞧我功夫如何?」
    雞冠人道:「宮……宮主的武功,我……個人一輩子也沒見過……小人簡直連做夢
都未想到世上有這樣的武功。
    憐屋宮主道:「你怕不怕?」
    雞冠人一生中當真從未想到自己會被人問出這種問小孩的話,而此刻被人問了,他
竟然也只有乖乖地回答,道,「怕……怕……怕得很。」
    憐星宮主笑道:「既然也害怕,為何不求饒命?」
    雞冠人終於噗地跪下,哭喪者臉,道,「宮主饒命……」憐星宮主眼皮轉了轉,笑
道,「你們要我饒命,也簡單得很。
    只要你們一人打我一拳……」雞冠人道:「小人不敢……」黑面君道:「小人天大
的膽子也不敢。」
    憐星宮主眼睛一瞪,道:「你們不要命了嗎?」
    雞冠人、黑面君兩人,一生中也不知被多少人問過這樣的話,平時他們只覺這句話
當真是問得狗而屁之,根本用不著回答,要回答也不過只是一記拳頭,幾聲狂笑,接著
刀就亮了出去。
    但此刻,這同樣的一句話,自憐星宮主口中問出來,兩人卻知道非要乖乖地回答不
可了。
    兩人齊聲道:「個人要命的。」
    憐星宮主道:「若是要命,就快動手。」
    兩人對望一眼,終於勉強走過去。
    憐星宮主笑道,「嗯,這樣才是,你們只管放心打吧,打得越重越好,打得重了,
我絕不回手,若是打輕了……哼!」
    雞冠人暗道:「她既是如此吩咐,我何不將計就計,重重給她一啄,若是得手,豈
非天幸,縱不得手,也沒什麼……」黑面君暗道:「這可是你自己要的,可怪不得我,
你縱有天大的本領,鐵打的身子,只要不還手,我一舉也可以打扁你。」
    兩人心中突現生機,雖在暗中大喜欲狂,也面上卻更是作出悉眉苦臉的模樣!齊地
垂首道:「是。」
    憐星宮主笑道:「來呀,還等什麼……」黑面君身形暴起,雙拳連環擊出,那虎虎
的拳風,再加上他那百多斤的身子,這一擊之威,端的可觀!但他雙拳之勢,卻是靈動
飄忽,變化無方,直到最後,方自定得方向,直搗憐星宮主的胸腔!這正是他一生武功
的精華,「神豬化象」,就只這一拳之威,江湖中已不知有多少人粉身碎骨。
    雞冠人身形也飛一般竄出,雞嘴啄已化為點點銀光,有如星雨般灑向憐星宮主前胸
八處大穴。
    這自然也是他不到性命交關時不輕易使出的煞手!「晨雞啼屋」,據說這一招曾今
「威武鏢局」八大鏢師同時喪生掌下!憐星宮主笑道:「嗯,果然賣力了。」
    笑語聲中,右掌有如蝴蝶般在銀雨拳風中輕輕一飄、一引,雞冠人、黑面人突然覺
得自己全力擊出的一招,競莫名其妙地失去了準頭,自己的手掌,竟已似不聽自己的使
喚,要它往東它偏要住西,要它停,它偏偏不停,只聽「呼、哧」兩響,緊跟著兩聲慘
呼。
    憐星宮主仍然笑哈哈地站著,動也未動,黑面君身子卻已倒下,而雞冠人的身子竟
已落入八尺外的草叢中。
    草叢中呻吟兩聲,再無聲息。
    黑面君的胸膛上,卻插著雞冠人的鋼啄,他咬了咬牙,反手拔出銅啄,鮮血像湧泉
般流出來,顫聲道:「你……你……」憐星宮主笑道,「我可沒動手傷你,唉,你們自
己打自己,何必呢。」
    黑面君雙睛怒凸,直瞪著她,嘴唇啟動,僅是想說什麼,卻-個字也未說出……永
遠也說不出了。
    憐星宮主歎道:「你們若不想殺我,下手輕些,也許就不會死了,我總算給了你們
一個活命的機會,是麼!」
    她問的話,永遠也沒有人回答了。
    馬,不知何時已倒在地上,車也翻了。
    江楓夫婦,正掙扎著想進入車廂,抱出車廂裡哭聲欲裂的嬰兒,兩人的手,已剛剛
摸著襁褓裡的嬰兒。
    但忽然間,一隻手將嬰兒推開丁。
    那是只柔軟無骨、美勝春蔥的纖纖玉手,雪白的綾羅長袖,覆在手背上,但卻比白
綾更白。
    江楓嘶聲道:「給我……給我。」
    那少婦顫聲道:「二宮主,求求你,將孩子給我。」
    憐星宮主笑道:「月奴,好,想不到你竟已為江楓生出了孩子。」
    她雖然在笑,但那笑容卻是說不出的淒驚、幽怨,而且滿含怨毒。
    那少婦花月奴道:「宮主,我知道對……對不起你,但……孩子可是無辜的,你饒
了他們吧……」憐星宮主目光出神地瞧著那一對嬰兒,喃喃道:「孩子,可愛的孩子……
若是我的多好……』眼睛突然望向江楓,目光中滿含怨毒、懷恨,也滿含埋怨、感傷,
望了半晌,幽幽瞎:「江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
    江楓道:「沒什麼,只因我愛她。
    「憐星宮主嘶聲道:「你愛她……我姐姐哪點比不上她,你被人傷,我姐姐救你回
來,百般照顧你,她一輩子也沒有對人這麼好過,但……但她對你卻是那樣好,你,你……
你……竟跟她的丫頭偷偷跑了。」
    江楓咬牙道:「好,你若要問我,就告訴你,你姐姐根本不是人,她是一團火,一
塊冰,一柄劍,她甚至可說是鬼,是神,但絕不是人,而她……「目光望著他妻子,立
刻變得溫柔如水,緩緩接著道:「她卻是人,活生生的人,她不但對我好,而且也瞭解
我的心,世上只有她一人是愛我的心,我的靈魂,而不是愛我這張臉!」
    憐星宮主突然一拿摑在他臉上,道:「你說……你再說!」
    江楓道:「這是我心裡的話,我為何不能說!」
    憐星宮主道:「你只知她對你好,你可知我對你怎樣?你……你這張臉,你這張臉
縱然完全毀了,我還是……還是……」聲音漸說微弱,終於再無言語。
    花月奴失聲道:「二宮主,原來你……你也……」憐星宮主大聲道:「我難道不能
對他好了我難道不能愛他?……是不是因為我是個殘廢……但殘廢也是人,也是女人!」
    她整個人竟似突然變了,在剎那之前,她還是個可以主宰別人生死的超人,高高在
上,高不可攀。
    而此刻,她只是個女人,一個軟弱而可憐的女人。
    她面上竟有了淚痕。
    這在江湖傳說中近乎神話般的人物,竟也流淚,江楓、花月奴望著她面上的淚痕,
不禁呆住。
    過了良久,花月奴黯然道:「二宮主,反正我已活不長了,他……從此就是你的了,
你救救他吧我知道唯有你還能救活他。」
    憐星宮主身子一顫,「他從此就是你的了……」這句活,就像是箭一般射入她心裡。
    江楓突然嘶聲狂笑起來,但那笑聲卻比世上所有痛哭還要淒厲、悲慘。」
    他充血的目光凝注花月奴,慘笑道:「救活我?……世上還有誰能救活我?你若死
了,我還能活麼?……月奴,月奴,難道你直到此刻還不丁解我?花月奴忍住了又將奪
眶而出的眼淚,柔聲道:「我瞭解你,我自然瞭解你,但你若也死了,孩子們又該怎麼
辦?……孩子們又該怎麼辦?」
    她語聲終於化為悲啼,緊緊捏著江楓的手,流淚道:「這是我們的罪孽,誰也無權
將上一代的罪孽留給下一代去承受苦果,就算你……你也不能的,你也無權以一死來尋
求解脫。
    「江柯的慘笑早已頓住,鋼牙已將咬碎。
    花月奴顫聲道:「我也知道死是多麼容易,而活著是多麼艱苦,但求求你……求求
你為了孩子,你必須活著。」
    江楓淚流滿面,似已癡了,喃喃道:「我必須活著?……我真的必須活著?……
「花月奴道:「二宮主,無論為了什麼,你都該救活他的,若是你具有一份愛他的心,
你就不能眼見他死在你面前。」
    「憐星宮主悠悠道:「是麼?……」花月奴嘶聲道:「你能救活他的……你必定會
救活他的」憐星宮主長長歎息了一聲道:「不錯,我是能救活他的……」話未說完,也
不知從哪裡響起了一個人的語聲,緩緩道:「錯了,你不能救活他,世上再沒有一個人
能救活他!」
    這語聲是那麼靈動、縹緲,不可捉摸,這語聲是那麼冷漠、無情,令人戰慄,卻又
是那麼清柔、嬌美,攝人魂魄。
    世上也沒有一個人聽見這語聲再能忘記。
    大地蒼穹,似乎就因為這淡淡的一句話而變得充滿殺機,充滿寒意,滿天夕陽,也
似就因這句話而失卻顏色。
    江楓身子有如秋葉般顫抖起來。
    憐星宮主的臉,也立刻蒼白得再無一絲血色。
    一條白衣人影,已自漫天夕陽下來到他們面前。
    她不知從何而來,也不知是如何來的。
    她衣抉飄飄,宛如乘風,她白衣勝雪,長髮如雲,她風姿綽約,宛如仙子,但她的
容貌,卻無人能以描敘,只因世上再也無人敢抬頭去瞧她一眼。
    她身上似乎與生俱來便帶來一種懾人的魔力,不可抗拒的魔力,她似乎永遠高謫在
上,令人不可仰視!憐星宮主的頭也垂下了,咬著櫻唇,道:「姐姐,你……你也來了。」
    邀月宮主悠悠道:「我來了,你可是想不到。
    憐星宮主頭垂得更低,道:「姐姐你是什麼時候來的?」
    邀月宮主道:「我來的並不太早,只是已早得足以聽見許多別人不願被我聽見的話。
    「江楓心念一閃,突然大聲道:「你……你……你……原來你早已來了,那雞冠人
與黑面君敢去而復返,莫非是你叫他們回來的,那所有的秘密,莫非是你告訴他們的。」
    邀月宮主道:「你現在才想到,豈非已大遲了?」
    江楓目毗盡裂,大喝道:「你……你為何要如此做?!你為何如此狠心?!」
    邀月宮主道:「對狠心的人,我定要比他還狠心十倍。」
    花耳奴忍不住慘呼道:「大宮主,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您……您不能怪他,」邀月
宮主語聲突然變得刀一般冷厲,一字字道:「你……你還敢在此說話?」
    花月奴匍匐在地,顛聲道:「我……我……」邀月宮主緩緩道,「你很好……現在
你己見著了我,現在……你已可以死了!」
    花月奴見她,怕得連眼淚都已不敢流下,此刻早已闔起了眼來,耳語般顫聲道:
「多謝宮主。」
    張開眼睛,瞧了瞧江楓,又瞧了瞧孩子,……她只是輕輕一瞥,也這一瞥間所包含
的情感,卻深於海水。
    江楓心也碎了,大呼道:「月奴,你不能死……不能死……」花月奴柔聲道:「我
先走了……我會等你……「她再次闔起眼,這一次,她眼再也不會張開了。
    江楓嘶聲呼道:「月奴!你再等等,我陪著你……他也不知是從哪裡來的力氣,突
然躍起來,向月奴僕了過去,但他身子方躍起,便已被一般勁風擊倒。
    邀月宮主道,「你還是靜靜地躺著吧。」
    江楓顫聲道:「我從來不求人,但現在……現在我求求你……求求你,我什麼都已
不要,只望能和她死在一起。
    邀月宮道道:「你再也休想沾著她一根手指!」
    江楓瞪著她,若是目光也可殺人,她便早已死了。
    若是怒火也會燃燒,大地便早已化為火窟。
    但邀月宮主卻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江楓突然瘋狂般大笑起來,笑聲久久不絕。
    憐星宮主輕歎道:「你還笑?你笑什麼?」
    江楓狂笑道:「你們自以為了不起!你們自以為能主宰一切,但只要我死了,便可
和月奴在一起,你們能阻擋得了麼?」
    狂笑聲中,身子突然在地上滾了兩滾,伏面在地,狂笑漸浙微弱,終於消寂。
    憐星宮主輕呼一聲,趕過去翻轉他身子,只見一截刀頭,已完全插入他胸膛裡。
    月已升起,月光已灑滿大地。
    憐星宮主跪在那裡,石像般動也不動,只有夏夜的涼風,吹拂著她的髮絲,良久良
久,她終於輕輕道:「死了……他總算如願了,而我們呢?……」突然站起來,掠到邀
月宮主面前,嘶聲大呼道:「我們呢?……我們呢?他們都如願了,我們呢?」
    邀月宮主似乎無動於衷,冷冷道:「住口!」
    憐星宮主道:「我偏不住口,我偏要說!你這樣做,究竟又得到了什麼?你……你
只不過使他們更相愛!使他們更恨你!」
    話未說完,突然「啪」的一聲,臉上已被摑了一掌。
    憐星宮主倒退幾步,手後著臉,顫聲道:「你……你;……,你……「邀月宮主道:
「你只知道他們恨我,你可知道我多麼恨他?我恨得連心裡都已滴出血來……」突然卷
起衣袖,大聲道:「你瞧瞧這是什麼?」
    月光下,她晶瑩的玉臂,竟滿是點點血斑。
    憐星宮主怔了一怔,道:「這……這是……」邀月宮主道:「這都是我自己用針刺
的,他們走了後,我……我恨……恨得只有用針刺自己,每天每夜我只有拚命折磨自己。
    才能減輕心裡的痛苦,這些你可知道麼?……你可知道麼」她冷漠的語聲,竟也變
得激動、顫抖起來。
    「,憐星宮主瞧著她臂上的血斑,愣了半晌,淚流滿面,縱身撲入她姐姐的懷裡,
顫聲道:「想不到……想不到,姐姐你居然也會有這麼深的痛苦。」
    邀月宮主輕輕抱住了她肩頭,仰視著天畔的新月,幽幽道:「我也是人……只可惜
我也是人,便只有忍受人類的痛苦,便只有也和世人一樣懷恨、嫉妒……」「……月光,
照著她們擁抱的嬌軀,如雲的柔髮……此時此刻,她們已不再是叱□江湖、鹹震天下的
女魔頭,而只是一對同病相憐、真情流露的平凡女子。
    憐星宮主口中不住喃喃道:「姐姐……姐姐……我現在才知道……」邀月宮主突然
重重推開了她,道:「站好!」
    憐星宮主身子直被推出好幾尺,才能站穩,但口中卻淒然道:「二十多年來,這還
是你第一次抱我,你此刻縱然推開我,我也心滿意足了!」
    邀月宮主再也不瞧她一眼,冷冷道:「快動手!」
    憐星宮主道:「動手……向誰動手了!邀月宮主道:「孩子!」
    憐星宮主失聲道:「孩子?……他們才出世,你就真要一……真要……」邀月宮主
道:「我不能留下他們的孩子!孩子若不死,我只要想到他們是江楓和那賤婢的孩子,
我就會痛苦,我一輩予都會痛苦!」
    憐星宮主道:「但我……」……邀月宮主道:「你不願出手?」
    憐星宮主道:「我……我不忍,我下不了手。」
    邀月宮主道:「好!我來!」
    「她流雲般長袖一飄,地上的長刀,已到了手裡,銀光一閃,這柄刀閃電般向那熟
捶中的孩子劃去。
    憐星宮主突然死命地抱住了她的手,但刀尖已在那孩子的臉上劃破一條血口,孩子
痛哭驚醒丁。
    邀月宮主怒道:「你敢攔我?」
    憐星宮主道:「我……我……」邀月宮主道:「放手!你幾時見過有人攔得住我!」
    憐星宮主突能笑道:「姐姐,我不是攔你,我只是突然想到比殺死他們更好的主意,
你若殺了這兩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又有什麼好處?他們現在根本不知道痛苦!」
    邀月宮主目光閃動,道:「不殺又如何?」
    憐星宮主道:「你若能令這兩個孩子終生痛苦,才真算的出了氣,那麼江楓和那賤
婢縱然死了,也不能死得安穩!」
    邀月宮主沉默良久,終於歎道:「你且說說有什麼法子能今他們終生痛苦!」
    「憐星宮主道:「現在,世上並沒有一個人知道江楓生的是雙生子,是麼?」
    邀月宮主一時間競摸不透她這句話中有何含意,只得頷首道:「不錯。」
    憐星宮主道:「這孩子自己也不知道,是麼?」
    邀月宮主道:「哼!廢話!」
    憐星宮主道:「那自稱天下第一劍客的燕南天,本是江楓的平生知友,他本已約好
要在這條路上接江楓,否則江楓也不會走這條路了……」憐星宮主微微一笑,繼續說道:
我們若將這兩個孩子帶走一個,留下一個在這裡,燕南天來了,必定將留下的這孩子帶
走!必定會將自己一生絕技傳授給這孩子,也必定會要這孩子長大了為父母復仇,是嗎?
我們只要在江楓身上留下個掌印,他們就必定會知道這是移花宮主下的手,那孩子長大
了,復仇的對象就是移花宮,是麼?」
    邀月宮主目中已有光芒閃動,緩緩道:「不錯。」
    「那時,我們帶走的孩子也已長大了,自然也學會了一身功夫,他是移花宮中唯一
的男人,若有人來向我們尋仇,他自然會挺身而出,首當其衝,他們自然不知道他們本
是兄弟,世上也沒人知道,這樣……」「他們弟兄間就變成不共戴天的仇人,是麼?」
    憐星宮主拍手笑道:「正是如此,那時,弟弟要殺死哥哥復仇,哥哥自然也要殺死
弟弟,他們本是同胞兄弟,智慧必定差不多,兩人既然不相上下,必定勾心鬥爭,互相
爭殺,也不知要多久才能將對方殺死!」
    邀月宮主嘴角終於現出一絲微笑,道,「這倒有趣得很。」
    「這簡直有趣極了,這豈非比現在殺死他們好得多!」
    「他們無論是誰殺死了誰,我們都要將這秘密告訴那活者的一個,那時……他面色
瞧來也想必有趣得很。」
    憐星宮主拍手道:「那便是最有趣的時候!」
    邀月宮主突又冷冷道:「但若有人先將這秘密向他們說出。
    便無趣了。」
    「但世上根本無人知道此事……」「除了你!」
    「我?這主意是我想出來的,我怎會說?何況,姐姐你最知道我的脾氣,如此有趣
的事,我會不等著瞧麼?」
    邀月宮主默然半晌,頷首道:「這倒不錯,普天之下,只怕也只有你想得出如此古
怪的主意,你既想出了這主意,只怕是不會再將秘密說出的了。」
    憐星宮主笑道:「這主意雖古怪,但卻必定有用得很,最妙的是,他們本是孿生兄
弟,但此刻有一個臉上已受傷,將來長大了。
    模樣就必定不會相同了,那時,天下有誰能想得到這兩個不死不休的仇人,竟是同
胞兄弟!」
    那受傷的孩子一哭聲竟也停住,他似乎也被刻骨的仇恨,這惡毒的計謀駭得呆住了。
    他睜著一雙無邪的,但卻受驚的眼睛。
    似乎已預見來日的種種災難,種種痛苦,似乎已預見自己一生的不幸!邀月宮主俯
首瞄了他們一眼,喃喃道,「十七年……最少還要等十六年……」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