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眉鳥
第三十六章 百戰百勝

    蘇蓉蓉又忍不住問道:「為什麼?」
    楚留香道:「他知道我已是強弩之末,自信有必勝的把握,所以才能以氣勢壓倒我,
但他若發現自己上了當後,這股氣就弱了,我的氣勢就可以壓倒他,那時勝負之數就難
以預卜,這種人怎肯打沒有把握的仗?是以找算準他寧可一走了之,也不願回頭的。」
    他微笑著接道:「高手相爭,正如兩軍交鋒,氣勢萬不可衰,戰國時魯大將曹劍說
得好:「夫戰,勇氣也,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就因為他
明白這道理,所以能以寡擊眾,戰無不勝。」
    蘇蓉蓉媚然一笑,道:「就因為楚香帥你也明白這道理,所以每次都能以弱擊強,
逢凶化吉。」
    楚留香笑道:「過獎過獎,但若非你及時趕來,我還是沒咒可念的。」
    蘇蓉蓉道:「但你實在也真能沉得住氣,看到你方那麼輕鬆愉快的樣子,連我幾乎
都要以為我手上真有暴雨梨花釘了。」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你看我很輕鬆愉快,其實我心裡又何嘗不緊張得要命,以
我今天的體力精神和他交手,實在連一分把握都沒有。」
    蘇蓉蓉凝注著他,目中又露出一絲憂鬱之色,道:「你平時和他交手,又能有幾分
把握?」
    楚留香默然半晌,微微一笑,道:「我和石觀音交手,也沒有什麼把握,但我還是
戰勝了她。」
    這時青衣尼才緩緩自那黃幔復著的屍身上站了起來,楚留香一直都在留意著她,只
不過他知道一個女人在真正悲痛時絕不會願意有人來打擾,是以才一直沒有對她說話,
好讓她安安靜靜的哭個夠。
    女人在痛哭時若有人去勸阻,那麼她就永遠也哭不完了。
    青衣尼已止住了哭聲,蒼白的臉看來已有些浮腫,她轉身面對著楚留香,忽然嘿聲
道:「我想求你一件事。」
    楚留香道:「請吩咐。」
    青衣尼道:「我知道你們一定都很奇怪,猜不出『他』究竟是誰?為什麼一直躲著
不願見人?」
    楚留香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誰也無權干擾。」
    青衣尼緩緩點了點頭,道:「現在我只求你,永遠莫要探究這秘密,永遠莫要揭開
這黃幔,永遠莫要讓任何人看到他。」
    楚留香想也不想,立刻道:「在下可以保證,我的朋友中絕沒有一個喜歡窺人隱私
的人。」
    青衣尼長長吐出口氣,仰視著蒼穹,癡癡的出了半晌神,緩緩道:「你是個君子,
我可以信託你,我死了之後,希望你立刻將我們兩人火化,然後再把我們的骨灰撒入那
條流向神水宮的溪水中。」
    她嘴角忽然露出一絲微笑,按著道:「這樣,我們活著雖不能重回神水宮,死後總
能回去了。」
    她冷酷、浮腫、充滿了痛苦的臉上,居然露出了一絲微笑,這笑容看來實在又奇特,
又詭秘,又可怕。
    楚留香也忍不住打了個寒噤,動容道:「大師你難道想……」
    青衣尼揮手打斷了它的話,黯然道:「我與你素昧平生,初次相見就將這種事交託
於你,只因我相信你是位誠實的君子,今生我雖無法報答你了,但我必定在冥冥中保佑
你的安康。」
    這種話在別人說來,也許只是空談,但自她口中說出來,卻自有一種神秘的力量,
令人覺得自己彷彿正在和一個幽靈做著交易。
    楚留香不再說話。
    因為他知道她的決心是誰也無法更改的了。
    青衣尼雙手合什,躬身一禮,口宣佛號,緩緩轉身。
    楚留香並沒有看到她有任何動作,她的人已倒下。
    倒在那黃幔覆蓋的屍身上。
    楚留香長長歎息,躬身行禮。
    蘇蓉蓉卻已熱淚盈眶,揉著眼睛道:「看來這位大師也是個多情人。」
    突聽胡鐵花長長歎了口氣,失聲道:「咦:你幾時來的?他呢?」
    他說的「你」自然是蘇蓉蓉,「他」就是那黑袍客。
    蘇蓉蓉愕然道:「你沒有瞧見?」
    胡鐵花茫然道:「我……我……」
    他頭上又冒出冷汗,嗄聲道:「這是怎麼回事?我怎地忽然做了夢?」
    楚留香緩緩道:「就因為你在做夢,所以找一直不敢驚動你,現在你的夢既已醒了,
就將夢中的忘了吧!」
    要知胡鐵花方心神被懾,幾乎已只是一具空的軀殼,剩下的也就不多了,若被驚動,
真氣一岔,便難免走火入魔。
    他若不將這件事忘記,以後與人動手,便難免失去自信,使武的人若是失去自信,
剩下的就不多了。胡鐵花又何嘗不明白這道理,滿頭冷汗又不禁涔涔而落。
    楚留香凝注著他,過了半晌,才柔聲道:「現在你已忘了麼?」
    胡鐵花又沉默了很久,忽然仰天一笑,道:「我忘了。」
    以枯枝和木葉將屍身掩蓋,楚留香燃起了火。
    所有的秘密,立刻就要隨著火光消逝了。
    胡鐵花望著那始終被黃幔掩蓋著的屍身,忍不住喃喃道:「這人究竟是誰呢?是這
位青衣尼的師妹?還是她的情人?只因他容貌被毀,所以才躲著不敢見人?」
    蘇蓉蓉想說句什麼,卻沒有說出口。
    方黃幔被風吹起一角,她彷彿看到了這人的手。
    看來那竟不像是只人的手,而像是隻野獸的爪子,上面彷彿長著很長的指甲,還帶
著些黑毛。
    難道青衣尼如此眷戀的只不過是只通靈的野獸?
    「情」與「孽」之間,有時相隔本就只不過一線而已。
    但蘇蓉蓉非但不敢說,甚至連想都不敢想。
    何況,人的手上,有時也會長出黑毛來的。
    火,開始燃燒。
    這秘密已在火中消逝了,永遠消逝了。
    蘇蓉蓉心裡卻永遠留下個謎。
    一點紅和曲無容又走了。沒有人能留得住他們,因為他們在孤獨中生,在孤獨中長。
    只有孤獨的生活,才是他們喜愛的。
    唯一令楚留香欣慰的是,這兩個孤獨的人已結合到一起。
    戴獨行堅持要送他們一程,因為戴獨行這一生也是孤獨的,只有他才能瞭解孤獨的
人往往也會有一顆火熱的心。
    黃魯直呢?他決心要在那條淡水中找到雄娘子的體,他們的友情患難不移,生死不
易。
    楚留香將青衣尼的骨灰交給了他,因為他也是個可以信託的人,無論誰交到黃魯直
這樣的朋友,都是件很幸運的事。
    宋甜兒一直嘟著嘴,埋怨著,她暈睡了一場,錯過了許多「熱鬧」,一直覺得很不
開心。
    蘇蓉蓉就安慰她:「你雖然錯過了許多事,但有些事看不到反而好。」
    李紅袖卻在向楚留香敘說此行的經過:「半途中柳無眉的毒忽又發作,無法成行,
所以李玉函就留下來陪她,他們在一個樵夫的茅舍中養病。」
    楚留香自然知道柳無眉並不是「病」,而是「怕」,她知道自己的秘密已將被揭穿,
那裡還敢來見楚留香。
    李紅袖動容道:「你是說,柳無眉根本沒有中毒,她將你誘到神水宮來,只是為了
要替石觀音復仇?」
    楚留香道:「正是如此。」
    李紅袖道:「這麼樣說來,她也絕不敢再留在那樵夫家裡了,我們何必再空跑一
趟?」
    楚留香歎道:「受騙的並不止我們,還有李玉函,我好歹也要找到他。」
    他們很快就到了那裡,只見叢林旁的山腳下有兩間小小的木屋,一個年紀雖已不小,
筋骨卻很壯的樵夫正精赤著上身在屋外的野地上劈柴,他雖然不懂武功,但每一斧劈下,
都帶著種很柔美的韻律,一根根巨大的木柴應斧而裂。
    楚留香望著他靈巧的運用著斧頭,想起了「養由基和賣油翁」的故事,心裡不禁又
有許多感慨。
    「武功雖然練到天下第一,又有什麼值得驕傲的,當今天下使斧的第一名家又能比
這樵夫強勝多少?」
    李紅袖走過去,含笑道:「借問大哥,我們那兩位朋友還在這裡麼?」
    樵夫面上毫無表情,甚至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只是點了點頭,一斧劈下,又一根
木柴應斧而裂。
    李紅袖道過多謝,和楚留香打了個眼色,兩人掠到門口,就見到了李玉函。
    陳設簡陋的木屋中,有張白木方桌,李玉函正一個人坐在那裡喝酒,他臉色蒼白,
看來有些睡眠不足,但卻一杯接著一杯,不停的喝著,屋裡的光線很暗,雖然是白天,
卻彷彿靜寂般蕭索。
    他們走進去,李玉函只不過抬起頭瞧了他們一眼,立刻又自顧自的喝起酒來,像是
已忽然變成了個陌生人。楚留香在他對面坐下,過了很久,才問道:「嫂夫人呢?」
    李玉函似乎過了很久才聽懂他這句話,忽然一笑,悄聲道:「她睡著了,你們莫要
吵醒她。」
    楚留香這才發現裡面的屋角中有張床,床上果然睡著個人,只不過全身都被棉被蓋
著,根本瞧不見面目。
    胡鐵花一走進來,就忍不住拿起酒瓶。
    誰知李玉函卻一把搶了過去,道:「酒不多了,我自己要喝,你要喝,為何不自己
去買?」
    胡鐵花怔住了,幾乎還無法相信這人就是昔日那慷慨好友的李玉函,但李玉函卻仍
旁若無人,自顧自斟自飲,別人無論將他當做那種人,他似乎全都已不放在心上。
    餅了半晌,楚留香才緩緩道:「抱歉得很,我們並沒有為嫂夫人將解藥拿回來。」
    李玉函道:「哦?」
    楚留香沉聲道:「因為嫂夫人根本就沒有中毒,水母親自告訴了我。」
    他以為李玉函聽了這話必定要大吃一驚,誰知李玉函臉上連一點表情也沒有,過了
半晌,忽又一笑,道:「她有病?那實在太好了,太好了……」
    楚留香忽然發現他笑得甚是奇特,說是在笑,倒不如說是在哭,一時間他也猜不透
李玉函究竟是何心意,也不知是該嚴詞相詰,翻臉動手,還是將這件事輕輕帶過,就此
不提了。
    楚留香素來心胸寬大,受人恩惠,固然點水必報,但卻從來不願記仇,何況他心事
已了,又無傷損,石觀音一門更已由此中斷,他又何苦再苦苦追逼一個弱女子,心思轉
動間,人已站了起來,笑著道:「在下任務已了,就此告辭吧!此後……」
    他話還末說完,宋甜兒已大聲道:「唔得,我點麼也要問個清楚,」她嘴裡說著話,
人已衝過去,掀起了床上的被,說到這裡,她語聲忽然頓住,望著床上的人,竟嚇呆了。
柳無眉的確睡在床上,但面如金紙,雙目緊閉,臉上的肉已全都消失無影,只剩下皮包
骨頭。這絕色的麗人,竟已變得有如骷髏,而且生氣全無,卻有兩三隻螞蟻在她耳鼻中
爬進爬出。宋甜兒『哇』的一聲,吐了出來,蘇蓉蓉等人也不禁轉過頭去,不忍再看,
胡鐵花失色道,「她……她已死了。」
    李玉函卻搖了搖頭,悄聲笑道:「她沒有死,只不過睡得很熟而已,你們千萬莫要
吵醒她。」。
    胡鐵花縱然魯莽,也知道此人實在用情太深,是以竟拒絕相信他的愛妻已死,只因
他根本不能承受這巨大的傷痛。
    望著他臉上的笑容,胡鐵花熱淚也不禁將要奪眶而出……
    燈光很暗,因為這本就只是個很簡陋的小酒鋪。
    他們雖然都已很餓了,但經過這件事後,還有誰能吃得下?
    李紅袖眼睛也有些發紅,喃喃道:「我想不到她竟會自殺,我實在想不到……」
    蘇蓉蓉歎道:「也許她並不是自殺,而是真的中毒無救了。」
    李紅袖道:「但我相信水母也絕不會說謊的,因為她也抱定了必死之心,又何必再
騙人呢?」
    蘇蓉蓉黯然道:「這也許是因為柳無眉一直以為自己中了毒,所以身心一直受著折
磨,疑心本就可以殺得死人的。」
    李紅袖長長歎了口氣,道:「無論怎麼說,柳無眉並沒有騙我們……」
    宋甜兄道:「你們想,李玉函是不是真的會一直在那裡等著她醒來呢?他……他末
免太可憐了。」
    說著說著,她目中又流下淚來。
    蘇蓉蓉道:「無論多麼深的傷痛,日子久了,也會漸漸淡忘的,否則這世上怕有一
半人要活不下去了。」
    她說的不錯,無論多麼深的悲哀和痛苦,日久也會淡忘的,「忘記」,本就是人類
所以能生存的本能之一。
    胡鐵花忽然用力一拍楚留香的肩頭,道:「你的心事已了,又勝了天下第一的神水
宮主,你還有什麼不開心的?為何總是悶悶不樂的坐在那裡,連酒都不喝?」
    楚留香苦笑著,沒有說話。
    胡鐵花道:「我知道你是覺得錯怪了柳無眉,所以心裡很難受,可是,這也不能怪
你,無論如何,她總不是因你而死的。」
    。楚留香長長歎了口氣,道:「無論如何,我們此行都算相當順利的,唯一遺憾只
是黑大姐,我寅末想到她的脾氣竟那麼拗,還是不辭而別了。」
    楚留香長長歎了口氣,舉杯一飲而盡。
    胡鐵花展顏笑道:「無論如何,不開心的事總算都已過去,現在我們總應該想望開
心的事,做些開心的事了吧,我……」
    他語聲忽然頓住,眼睛也發了直。
    一個青衣少女托著個大木盤盈盈走了過來,她長得雖然不醜,但也絕不能算太美,
只不過臉上卻始終帶著種神聖不可侵犯的模樣,「砰」的,將木盤上的酒壺重重擱在胡
鐵花面前,一扭頭就走了回去,連眼角都沒有瞟胡鐵花一眼。
    楚留香見到胡鐵花失魂落魄的模樣,也不禁笑了,道:「你是不是又想在這裡住下
來了?」
    胡鐵花摸著鼻子,又呆了很久,忽然發現未碰見的一雙大眼睛正在瞬也不瞬地望著
他。
    胡鐵花仰面大笑道:「愚我一次,其錯在人,若是能同樣騙我兩次,就是我自己的
錯了,你想我怎麼會再上這種當?」


                                  (全書完)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