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眉鳥
第三十四章 鐵血傳奇

    楚留香目光閃動,試探著道:「那麼,薛衣人呢。」
    一點紅又沉了半晌,道:「薛衣人的劍法,在他眼中,只不過是根繡花針而已。」
    楚留香道:「繡花針?」
    一點紅道:「繡花針只能繡花,若用來縫衣衲被,就要斷了。」
    楚留香道:「此話怎講?」
    一點紅道:「薛衣人的劍法好看,他的劍法實用。」
    楚留香想到一點紅劍法之辛辣有效,不禁苦笑道:「不錯,好看的劍法末必能傷人,
殺人的劍法未必好看。」
    一點紅道:「正是如此。」
    楚留香長長歎了口氣,道:「聽你這麼一說,我倒更想見他一面了。」
    一點紅似也歎了一聲,喃喃道:「你還是不見的好。」
    楚留香笑了笑,改口問道:「今天他們來了幾個人?」
    曲無容道:「八個。」
    她咬了咬唇,道:「本來是十個的,但在濟南城外,已被我們除去了一個,還有一
個不知為何忽然走了。」
    楚留香皺眉道:「他們在濟南城已盯上了你們?」
    曲無容瞧了一點紅一眼,黯然道:「他……他本來還不信那些人會真的對他下毒手,
直到他受了重傷……若非他受了重傷,我們也不會逃到這裡來了。」
    她歎了口氣,按著又道:「因為我師傅以前對我說過,以後我無論遇著什麼危難,
都可以到這裡來求大師庇護……那時她實在對我不錯。」。
    說著說著,她眼圈已漸漸紅了,似已想起了石觀音昔年對她的恩情,而忘卻了她的
仇恨。
    楚留香忽然發現這冷漠倔強的女子,在這一個多月裡,已變得溫柔得多,也變得更
多愁善感。
    他知道唯有「愛情」的力量才能令她轉變得這麼快,這麼多,他不禁暗暗替一點紅
高興。
    因為他知道一點紅遲早也會被這種力量軟化的,這孤獨的少年就像是一棵生長在危
巖上的樹,實在太需要感情的滋潤了。
    他卻未發現那青衣尼聽了曲無容的話,臉色忽然大變,灰白的眸子裡,也燃燒起一
股火焰。
    曲無容望著他手裡的銅牌,道:「他們十個人之中有個人忽然失蹤了,莫非是
你……」
    楚留香笑了笑,道:「我並沒有殺他,但他倒的確是來殺我的。」
    曲無容道:「我們這一路上,和他們交手不下七次,據我所知,失蹤的那人乃是其
中武功最差的一個,他們怎會要他去對付你?」
    楚留香道:「因為那時他們並不知道刺殺的對象是楚留香,自然要留下主力來對付
你們,派最差的一個去下手。」
    他忽又問道:「如此說來,剩下的這八個人,武功難道都比他高?」
    曲無容歎道:「我們和他們交手有七次,每次雖然都能死裡逃生,但也實在是僥倖,
有兩次連我自己都認為是難逃毒手的了。」
    楚留香也瞧了窗外的劍氣一眼,皺眉道:「既然如此,小胡他們以一敵二,怕
還……」
    突聽鐵煉擊地,叮噹不絕。
    青衣尼滿面怒容,瞪著那黃幔垂它的神案,她足踝上縛著的鐵煉,也在不停的牽動
著。
    南蘋更是滿臉驚惶焦急之至,似已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時窗外劍光雖強,卻還並未將那道縱橫開闊的刀風和那片矯如龍的棍影完全壓倒。
    楚留香向南蘋招了招手,悄聲問道:「你大師姐為什麼發脾氣?」
    南蘋皚了曲無容一眼,道:「這位姑娘方好像在說我大師姐無力保護這地力的入,
我大師姐聽了很難受,想要出去和那些人一較高下,可是……」
    突見青衣尼跺了跺腳,轉身飛掠而去,但剛到門口,她足下的鐵煉已被繃得筆直,
再也無法前進半步……
    南蘋歎口氣,黯然道:「可是她卻永遠無法走出去。」
    只見青衣尼滿面怒容,青筋一根根暴起,顯然已用了全力,楚留香方接過她一掌,
自然知道這老尼內力之驚人。
    但她縱然用盡全力,卻仍無法將那根細細的一根鐵煉掙斷,南蘋望著這已如琴弦般
繃緊了的鐵煉,歎道:「據說這鐵煉乃是寒鐵精英所鑄,縱是削鐵如泥的寶刀利刃,也
難將它砍斷,何況人力呢?」
    只見鐵煉越繃越緊,那神案也搖動起來,竟幔中響起了一種極輕細的喘息聲,似乎
神案下也有個人在用力拉著鐵煉。
    楚留香目光閃動,道:「鐵煉的另一端,不知是縛在什麼地方的?」
    南蘋垂下了頭,道:「你既已看出來了,何必還要問我?」
    楚留香道:「難道鐵煉的另一端也縛在一個人的腳上,他卻藏在神案下,不肯現身,
只是拉動著鐵煉,和你大師姐來通消息。」
    南蘋歎道:「否則我大師姐又怎能聽得到別人說話呢?」
    楚留香道:「但這人是誰呢?為什麼不肯讓你大師姐出去?為什麼永遠躲在神案下
不肯見人?」
    南蘋沉默了半晌,輕輕道:「這也是個秘密,連我們都從未見過他……」
    忽然間,只聽「蓬」的一聲震動,那朽腐的神案經不起真氣的沖激,竟被震散,木
屑紛飛中,一條人影帶著淒厲的嘯聲衝了出去,卻用那復案的黃幔將面目四肢一齊裡住,
還是沒有人能看到他的身形面貌。
    楚留香掠過去拍了拍一點紅,道:「紅袖和甜兒都交給你了。」
    他根本不讓一點紅拒絕,人已隨著語聲衝出。
    只見一道劍光如匹練般自木葉叢中飛來,閃電般刺向那剛從神案下衝出去的「怪
人」。
    他連頭帶臉都被蒙在黃幔裡,根本什麼都瞧不見,任何人都以為他是萬萬躲不開這
一劍的。
    誰知劍光刺下,他身形忽然一閃,已游魚般自那黑衣動裝的長劍刺客面前滑了過去。
    就在這時,那青衣尼身影也一閃,自黑衣刺客身後掠過,他們兩人的鐵煉就繞在黑
衣刺客身上。
    只聽「嗤」的一聲,那黑衣刺客連慘叫之聲都沒有發出,軌已被這鐵煉生生勒成兩
段。
    鮮血旗花般飛出,鐵煉又已繃得筆直,青衣尼和那身披黃幔的怪人已向另一個黑衣
刺客掠過去。
    他們這種殺人的方法實在匪夷所思,身法怪異,出手之辛辣,連楚留香見了都不禁
為之聲然動容。
    那邊正有六七個黑衣刺客在木叢中和胡鐵花、黃魯直戴獨行等三人纏鬥。
    濃密的枝葉被劍氣所摧,雨點般四面紛飛,十幾株濃蔭加蓋的老樹,幾乎都已只剩
下了一截光禿禿的樹幹。
    那看來就像是一些被脫光了衣服的老頭子,露著蒼白、孱弱、生滿了皺紋的皮膚,
在西風中顫抖著。
    黑衣劍客掌中的劍也正和一點紅昔日所使用的一樣,長而狹窄,而且份量比一般劍
都要輕得多。
    他們的劍法自然也和一點紅同樣辛辣而狠毒,絕沒有什麼花俏的招式,一出手就要
人的命。
    而且這些人交手的經驗都豐富已極,顯然看出胡鐵花、黃魯直,和戴獨行這三人都
不是好惹的。
    所以他們絕不和胡鐵花他們正面作戰,第一人長劍剌出後,身形就立刻閃到樹後,
第二人長劍已自另一個方向剌出。
    幾人劍光繚繞,配合得點滴不漏,正是:「瞻之在前,忽焉在後,瞻之在左,忽焉
在右。」
    到後來胡鐵花根本份不清對自己刺來的一劍究竟是誰剌出的了,他們以三敵六,本
來以為自己只要對付兩人就已足夠。
    誰知他們每個人都要對付六個,這六人車輪般轉動不歇,竟使得胡鐵花他們的力量
無法集中。
    胡鐵花顯然已動了真火,但他掌中的一柄刀縱有降龍伏虎的威力,卻還是傷不了對
方一片衣角。
    楚留香一眼瞧過,已知道曲無容畏懼的並非沒有理由,這些黑衣刺客的確都是久經
訓練的兇手。
    照這樣打下去,胡鐵花他們非流血不可。
    但這時,青衣尼和那身被黃幔的怪人已飛掠過去,兩人左右包抄,中間的鐵煉長達
兩丈開外,似乎想將胡鐵花、戴獨行、黃魯直,和那六個黑衣劍客,一齊用鐵煉捆住,
再勒死。
    這鐵煉此刻竟變成了一種最奇特,最有效的武器。
    胡鐵花他們一時間顯然都不知道如何應付這種武器,他們只有向後退,黑衣刺客中
有一人反手一劍,向那鐵煉剁了下去。
    只聽「錚」的一聲,火星四濺,這黑衣刺客掌中的劍竟被震得脫手飛出,鐵煉仍紋
風不動。
    黑衣刺客一驚,再想退,已來不及了。
    但見人影一閃,但聞「喀」的一聲,鮮血旗花般飛激而起,黑衣刺客的身子已斷成
了兩截。
    那鐵煉還是繃得筆直,只不過青衣尼和那怪人已換了個邊而已。
    黑衣刺客們大駭之下,紛紛向後退,但胡鐵花、黃魯直,和戴獨行卻正在後面等著
他們。
    他們長劍一展,分成五個方向閃入樹後。
    只見人影一閃,其中又有一人被鐵煉縛在樹上……
    只不過在剎那之間,他們已活活的勒死了三個人,楚留香發現這三次攻勢,都是那
怪人發動的。
    他身法似乎比青衣尼更快,楚留香實在想看看他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但那黃幔
卻連他的足踝也一起蓋住了。
    他根本什麼也瞧不見,但卻似有種蝙蝠般的觸覺,根本不必用眼睛,也能「看」得
見。
    楚留香知道唯有瞎子才會有這種奇異的觸覺。
    一個瞎子和一個又聾又啞的人配合在一起,竟能發揮這麼大的威力,楚留香除了可
憐他們之外,又不禁很佩服。
    但這瞎子究竟為了什麼事不敢見人呢?
    他和那青衣尼之間究竟有什麼關係?「水母」陰姬究竟為了什麼才將這兩個人禁錮
在一起?
    這時黑衣刺客只剩下五個人了,這五人似已不敢再出手,只是在樹幹之間來去,但
他們也不敢退走。
    那只「手」裡顯然還握著根鞭子,他們若是沒有達成任務就退走,所遭受的必定更
慘。
    他們的劍下雖然不知殺過多少人,但他們自己的命運,也許比他們所殺死的人更悲
慘。
    楚留香歎了口氣,縱身掠了過去,只見一個黑衣刺客剛從胡鐵花的刀光下竄出來,
青衣尼和那怪客已忽然自他身旁的兩棵樹後門出,那致命的鐵煉,已扼斷了他的去路,
也扼斷了他的生機。
    黑衣刺客狂吼一聲,長劍毒蛇般剌出,但那怪人腳步一滑,已自劍光中滑了出去,
鐵煉已繞住了他的身子。
    眼見他咽喉又將被扼成兩截,但就在眨眼之間,楚留香的手掌已抓住了鐵煉,道:
「他們也是可憐人,饒了他一命吧!」
    青衣尼瞪著楚留香,彷彿又驚又怒——鐵煉已被楚留香抓得緊緊的,她自然無法
「聽」到楚留香在說什麼。
    那黑衣刺客面上雖蒙著頭巾,但看它的眼睛,也是驚疑多於恐懼,他更猜不透楚留
香為何要救他?
    楚留香笑了笑,道:「你放心,我不會逼你說任何事的,因為我知道你寧死也不會
說,現在我想和你們做個交易。」
    黑衣刺客目光閃縮著四面望了一眼,這時胡鐵花他們已停下手來,另四個黑衣刺客
雖仍在游動,身形也已漸緩。
    幾個人的眼睛都在瞪著楚留香,終於有一人問道:「什麼交易?」
    楚留香道:「只要你們敢走,這次就放你們走,並沒有任何條件。」
    黑衣刺客們全都怔住。
    這「交易」實在太合算,他們反倒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楚留香悠然道:「各位怕要以為天下絕沒有這種便宜的,是嗎?其實你們這次來也
並沒有佔到什麼便宜,是嗎?」
    他拍了拍黑衣刺客的肩頭,微笑道:「我既已答應了你們,你們就只管放心走吧!」
    這黑衣刺客忖了半晌,縱身一掠,自鐵煉中飛起。
    楚留香又道:「一個人只要活著,以後總還有機會,死人就永遠沒法子辦事了。」
    他似乎在喃喃自語,但聽了這句話,黑衣刺客們才忽然下定決心,飛掠而去。
    胡鐵花立刻跳了起來,道:「老臭蟲,你難道想做和尚了麼?但和尚也不會像你這
樣亂髮慈悲的,居然平白就將這些兇手放走。」
    楚留香歎道:「這些人並不能算是兇手,只能算傀儡。」
    胡鐵花皺眉道:「傀儡?」
    楚留香道:「不錯,傀儡,他們每個人身上都繫著根繩子,繩頭就在那只」手」上,
你就算將他們全殺死了也沒有用,那只「手」很快就會再找十三個傀儡來殺人的,而且
這次你殺了他十三個,下次他說不定就會找二十六個。」
    胡鐵花摸了摸鼻子,道:「但………但你就這樣將他們放了,總不是生意經。」
    楚留香笑道:「你這就不懂了,做生意講究的就是放長線,釣大魚。」
    胡鐵花眼睛一亮,道:「我明白了,你放他們走,就是為了要他們帶你去找那只
『手』,可是,你的『線』又在那裡?」
    楚留香道:「你的鼻子比我靈,難道還沒有嗅出來麼?」
    胡鐵花閉起眼睛長長吸了口氣,只覺微風中縹緲傳來一陣陣淡淡的「鬱金香」的幽
香。
    這正是楚香帥獨有的香氣。
    胡鐵花失笑道:「原來你這老臭蟲方伸手在人家肩上一拍,已將臭氣染到他身上去
了。」
    楚留香笑道:「不錯,你現在只要做一次逐臭之夫,就可以追到那條大魚。」
    他話剛說完,只聽鐵煉「叮」的一響,青衣尼和那怪人已飛一般掠了出去,楚留香
非但沒有攔阻,目中反而露出欣慰之色,沉聲道:「你和黃老先生,戴老前輩留在這裡
照顧,我……」
    胡鐵花大叫道:「不行,這次說什麼我都非去不可。」
    一句話末說完,他的人已遠在數丈外。
    楚留香得向黃魯直和戴獨行抱了抱拳,又指了指菩提庵的門,道:「這裡的事,就
偏勞兩位前輩多費神了,還有蓉兒,她若來了……」
    戴獨行笑道:「你只管放心去吧,蘇姑娘來時,我也會告訴她的。」
    等楚留香走後,他才歎了口氣,苦笑著向黃魯直道:「如此看來,還是我們兩個老
頭子輕鬆自在。」
    黃魯直也歎了口氣,道:「不錯,一個男人身上若背了個包袱,已是件苦事,何況
他身上的包袱竟有三個之多呢!」
    戴獨行卻又笑了,道:「在我們老頭子看來,這固然是件苦差事,但在那些小伙子
的眼中看來,也許羨慕還來不及哩!」
    楚留香沒有多久就追上了胡鐵花,只見胡鐵花遠遠跟著青衣尼和那怪人,看來似乎
有些心神不定。
    他見到楚留香趕來了,忽然道:「看來我們以後應該養條狗才是。」
    楚國香道:「為什麼?」
    胡鐵花道:「現在我們若是有條狗,就一定不會追錯方向了。」
    楚留香望著前面兩個人道:「他們也絕不會追錯方向的。」
    胡鐵花道:「不見得吧,現在我已嗅不到你那臭氣了,他們……」
    楚留香道:「這怪你的鼻子不靈。」
    胡鐵花道:「我的鼻子雖比不上狗,但比你總強些。」
    楚留香笑道:「依我看來,你的鼻子和狗鼻於也差不多了。」
    胡鐵花瞪眼道:「我的鼻子若真是狗鼻子,那麼我已嗅不到了,他們怎麼能嗅得
到?」
    楚留香道:「我的眼睛和耳朵是不是特別靈?」
    胡鐵花道:「哼!」
    楚留香道:「你可知道那是為了什麼?」
    胡鐵花道:「也許因為你是屬兔子的。」
    楚留香道:「你用不著眼紅,那只是因為我的鼻子太不管用,所以老天特別給我的
補償。」
    胡鐵花眼睛一亮,道:「你的意思是說,就因為他們的眼睛和耳朵都不行,所以鼻
子特別靈。」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你總算明白了,倒真不容易。」
    胡鐵花眼睛一轉,笑道:「就因為我腦筋遲鈍,所以老天也給了我特別的補償。」
    楚留香道:「哦:什麼補償?我倒真還沒有看出來。」
    胡鐵花大笑道:「你若看得出來,那就糟了。」
    楚留香大笑道:「你少得意,依我看,你那件事也不見得……」
    他語聲驟然頓住,臉色也驟然變了。
    前面的密林中,忽然傳出了一聲慘呼。
    呼聲淒厲,仔細一聽,竟是五個人發出來的,而且並非同時發出,只不過五人發出
慘呼時雖有先後,相差卻極微,是以聽來宛如一聲,而且十分短促,顯然他們慘聲剛發
出,便已氣絕。
    青衣尼和那怪人已搶入密林。
    只見五個黑衣刺客已橫屍就地,喉嚨問的鮮血仍在向外湧,一個又瘦又長的黑衣人,
正俯望著他們咽喉問的血花,目中帶著很滿意、很激賞的神色,就像是一個畫家正在欣
賀自己剛完成的傑作。
    他穿著件長可及地的黑袍,臉上戴著個紫檀木雕成的面具,只露出一雙幾乎完全是
死灰色的眼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