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眉鳥
第二十七章 水母陰姬

    若是換了別人,潛伏在如此美麗而平靜的湖水中,一定要以為自己是絕對安全的了。
    但楚留香總覺得這地方有點不對,直到他在巨大的石塊與石塊間,找到了一個很隱
密的藏身處,他的心才算走了下來。
    然後,他就立刻想起了兩件奇怪的事。
    這裡的秘道既然只能出,不能入,那麼「水母」陰姬建造這些秘道,究竟是為了什
麼?
    現在又有人侵入了神水宮,來的人會是誰呢?
    他的身子剛好嵌在兩塊巨石間,這兩塊巨石都有一截露出水面,楚留香忍不住也伸
出頭去。
    他歪著頭,只露出一隻眼睛,兩塊巨石的陰影恰巧掩護著他,他覺得這地勢很好,
絕不會被人發現。
    他實在想看看這有勇氣冒險侵入神水宮的人是誰。
    山谷中還是很平靜,從水底下露出半邊臉來看這山谷,那感覺又和自己置身在谷中
時不同了。
    所有的景物都像是更遙遠,更朦朧,完全不像是真實的,只像是一幅圖畫,一個
夢……
    但楚留香並沒有心情來欣賞這夢般朦朧的美景,他只是留意著黑暗中那些最幽秘的
地方。
    他還是瞧不見一個人。
    就在這時,他發現三條人影箭一般自遠方山谷的入口處竄了出來,三個人的輕功都
是第一流的身手。
    這三人似乎並不想隱藏自己的身形,人谷之後,立刻就展動身法,向瀑布這邊撲了
過去。
    星光下瞧著他們的身形,他們的臉在月色中一閃,楚留香驟然吃了一驚,幾乎將一
口湖水都吞下肚去。
    這三人竟是黃魯直、胡鐵化和戴獨行。
    也就在這時,四面忽然出現了十餘條白衣人影,有的站在樹梢,有的隨風飄蕩,就
像是一群黑夜的幽靈。
    胡鐵花、黃魯直和戴獨行也似吃了一驚,身形急遽的自半空中下降,同時落在湖畔
的一塊石塊上。
    三個人背對著背,凝神待敵。
    但那些白衣人並沒向他們撲過來,只是遠遠的站著,靜靜的望著他們,異樣的沉靜,
令人窒息。
    到後來還是胡鐵花憋不住了,大聲道:「這地方就是神水宮?」
    遠處也不知是誰,冷冷道:「你們既然來了,還會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胡鐵花打了個哈哈,道:「初次上門的人,自然要先問問是否找對了地方。」
    一人道:「你找對了。」
    另一人道:「三是從那裡來的?有何見教?」
    這人的聲音比較溫和,也比較有禮,楚留香已聽出她就是方在尼庵中掩護過他的白
衣美婦人。
    胡鐵花似乎還在猶疑,黃魯直已朗聲道:「在下柳州黃魯直,這位是丐幫的前輩戴
獨行戴老爺子,還有一位就是名滿天下的胡鐵花。」
    他一面說,楚留香一面在暗中苦笑:「此人果然不愧為君子,句句都是說的老實
話。」
    黃魯直、戴獨行、胡鐵花,這三人可說都是叱吒風雲,名震武林的大人物,可說是
「跺跺腳四城亂頭」的豪傑。
    但神水宮的弟子聽到他們的名字,卻連一點反應也沒有,那白衣美婦只是沉沉「哦」
了一聲道:「很好,三位就請拋下兵刃,聽候發落吧!」
    胡鐵花仰天大笑了起來,道:「拋下兵刃,聽候發落?你說的是什麼話?我實在聽
不懂。」
    白衣美婦皺了皺眉,輕歎道:「螻蟻尚且生,你們何必一心求死?」
    黃魯直像是生怕胡鐵花又出言不遜,趕緊抱拳道:「在下等來此並無惡意,只不過
來找兩個朋友。」
    白衣美婦厲聲道:「朋友?你可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那裡有你們的朋友?」
    黃魯直道:「他們自然不是貴宮弟子,只不過是……」
    白衣美婦面色又變了變,截口道:「這裡絕沒有外來的人,普天之下,誰也沒有你
們這麼大的膽子,敢趁夜間入神水宮。」
    黃魯直和胡鐵花對望了一眼,臉色都很沉重。
    黃魯直沉聲道:「他們也許並沒有來。」
    胡鐵花冷笑道:「你以為他們也和你一樣都是君子,說的都是老實話?」
    方在湖邊巡弋的少女忽然一掠而出,厲聲道:「你們已是將死的人了,我們根本用
不著再跟你們說話。」
    黃魯直還末開口,戴獨行已怒喝道…「我老人家也根本懶得跟你們說話,快去叫
「水母」陰姬出來吧!」
    那少女冷冷道:「好,你們一死,我就帶你們去見她老人家。」
    她話還末說完,楚留香已知道是非打起來不可的了,因為別人也許會受『神水宮』
的氣,但胡鐵花卻是誰的氣也不受的。
    丙然她的話剛說完,已響起兩聲怒叱。
    胡鐵花和戴獨行箭一般直竄了出去。
    戴獨行掌中兵刃只不過是條黑黝黝的短棒,丐幫弟子行走江湖時,除了這條打狗棒
外,絕不許再帶其他兵刃。
    這是丐幫歷代相傳的幫規。
    胡鐵花自命雙掌無敵,對敵時平生從不用兵刃,但此刻卻不知從那裡弄來了一柄摺
鐵刀。
    這柄刀他一直隱在肘後,此刻刀光一閃,「八方風雨」竟是虎虎生威,絕不在武林
任何一位使刀的名家之下。
    楚留香知道他這是存心以威烈剛猛的刀法,來克制『神水宮』如行雲流水般以陰柔
見長的武功。
    白衣美婦怒喝道:「二十年來,從來也沒有人敢在此地動武,你們的膽子倒真不
小。」
    喝聲中,已有七八個白衣女分別向胡鐵化和戴獨行迎了上去,她們的身法果然無一
不是輕柔曼妙,超群絕俗。
    黃魯直大叫道:「有話好說,何必動手。」
    但他的話還末說完,已有三四人將他圍住,掌影如蝴蝶翻飛,四面八方的向他拍了
過來。
    黃魯直歎了口氣,反手一撤,「嗆」龍吟,一柄精光耀目的長劍出鞘,化作了一道
飛虹。
    他劍法雖沉穩厚重,不失「君子」之風,但招式之若辣,功力之深厚,果然不愧為
一代劍法宗匠。
    遠處的樂聲又轉急,似已覺出來的這三人不好對付,急驟的樂聲中,劍氣刀光已彌
漫了整個山谷。
    對付胡鐵花的四人顯然最吃力,因為黃魯直和戴觸行自恃年紀和身份,還不肯出手
太狠。
    但胡鐵花心裡惦記著楚留香的安危,一心想將神水宮的弟子全都打倒,手下那裡還
肯留情。
    只見他出刀如龍飛,收刀如虎踞,『神水宮』門下的掌法雖然變化萬千,詭秘難測,
卻也絲毫佔不了上風。
    要知道這些白衣女子縱有獨步天下的「水母」陰姬之心法傳授,怎奈臨敵交手的經
驗卻嫌不足。
    是以她們往往會錯過先機。
    但胡鐵花、戴獨行,卻無一不是身經百戰的沙場老將,非但絕不會錯過任何機會,
而且每一招出手之判斷都正確無誤,每一人都知道該在什麼時候使出什麼樣的招式,攻
向對方最弱之一環。
    以此刻的戰局而論,他們似已穩穩佔了上風。
    可是,他們縱然能佔勝,又有什麼用呢?
    「水母」陰姬還沒有現身,白衣美婦、宮南燕,這些神水宮的主力此刻也都還沒有
出手。
    胡鐵花他們遲早還是必敗無疑。
    楚留香緊張得幾乎將半個身子都採出水面了,他此刻才知道看別人動手,實在比自
己出手還要緊張得多。
    他恨不得也衝出去,加入戰圍,但他也知道自己若是這麼樣做,那麼他們四人也許
都不免要葬身在這裡。
    「挽弓當挽強,擒賊先擒王」,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先找出「水母」陰姬的弱點,
然後再一下子將她的七寸制住。
    他算準「水母」陰姬遲早都要現身的。
    只要她露面,他就有機會。
    楚留香心裡雖然焦急,神水宮弟子卻更焦急。
    她們自視極高,從來也未將別人看在眼裡,總認為只要自己一出手,立刻就能將對
方手到擒來。
    卻不知對方這三人竟都是當今天下頂尖兒的高手,錯非是神水宮,若是換了別的地
方,無論什麼地方,都早已被他們一腳平了。這三人聯手作戰,天下怕還找不出更強的
陣容。
    突聽一聲嬌呼,已有一個白衣女凌空倒涼了出去,她左手捂著右臂,鮮血已自指縫
裡向外沁出。
    胡鐵花狂笑道:「若非看在你是個女人,這一刀就要你的命了。」
    那少女「九妹」冷笑道:「刀猛而無勁,氣躁而不凝,這樣的武功,也敢來賣狂。」
    胡鐵花笑道:「如此說來,你武功必定滿不錯的了,我倒想瞧瞧。」
    九妹叱道:「正是要你瞧瞧。」
    吃聲中,她也撲入了戰圈,另三一個白衣女本來招式已遞出,但她一雙纖織玉手卻
先到了胡鐵花眼前。
    胡鐵花刀背一立,刀刃忽然向外一翻,九妹這一招若是不撤,一隻春蔥的玉手就要
毀在刀鋒上了。
    但她變招實在快,手腕一反,直取胡鐵花左顎。
    這一招變化自然,絲毫不帶煙火氣,但也就因為她這變化太順理成章,是以久經大
敵的胡鐵花,早已算準了她的出手。
    他的刀鋒早已先在那裡等著她了。
    九妹不知道這是自己的經驗太少,出手的判斷不正確,只道對方已將自己使出的武
功招式摸透了。
    她心裡暗暗吃驚,變招更不如方凌厲流動。
    胡鐵花大笑道:「招快而無力,氣怯而不勇,這樣的武功,也敢在我面前賣狂,若
非我憐香惜玉,你這只春蔥般的小手,早就變成蔥花了。」
    他這「蔥花」兩字當真用得妙極,楚國香聽得幾乎忍不住要笑出聲來,但他也知道
胡鐵花這並不是在吃豆腐或開玩笑,而是在故意激怒對方,這「攻心之戰」正是老江湖
們常用的手段。
    九妹江湖不老,自然難免上當,臉都氣紅了,她求勝之心一切,出手就更難保持冷
靜。
    胡鐵花以一對四,刀光如雲煉,居然又佔了上風。
    忽然間,又是一聲驚呼,又有一人退了下去。
    戴獨行也大笑道:「小心些,若非老夫不願以大壓小,你這只春蔥般的小手,就要
變成蔥油餅了。」
    胡鐵花笑道:「妙極!妙極!刀斬蔥花,棍打蔥油餅,只差黃老爺子的劍挑菊油雞
了。」
    黃魯直卻沉聲道:「你們年紀太輕,臨敵經驗不足,心浮氣躁,再打下去,必有傷
亡,還是快請你們的宮主出來吧!」
    楚留香暗歎道:「此人果然是溫良君子,誠實不欺,看來這「君子劍」三字,倒的
確是名實相副的。」
    他心裡更焦急,因為他知道『神水宮』雄居天下,必非徒具虛名,這些弟子的武功
已算一流身手,「水母」陰姬必定更有驚人的絕藝,她一現身,局面必定要大為改觀,
怕是凶多吉少。
    但「水母」陰姬為什麼到現在還不現身呢?
    就在這時,楚留香忽然感覺到平靜的湖水中似乎有了湍激的水流,他約兩條腿已隱
隱感覺到一種壓力。
    這種感覺極輕微,換了任何人都不會覺察,但楚留香身體毛孔俱可呼吸,感覺之敏
銳,非任何人可比。
    他身子立刻潛入水中,向左面一塊巨石後的空隙擠了進去,全身縮骨,比他平常的
體積至少小了三分之一。
    他出生入死,這一生中所冒的險,比平常一百個人加起來都多,若非他反應快,應
變更快,早已不知死過多少次了。
    這一次,他這種超人的應變能力又救了他。
    他發現就在他右面的那塊巨石已在移動,他腿上感到的壓力,就是這塊巨石移動時
推動水流所造成的。
    他若還沒有躲入這空隙裡。,兩邊的巨石就要將他夾住。
    巨石既存移動,湖底顯然也有秘道,「水母」陰姬的秘密,顯然就在湖底,楚留香
這時的興奮,實在難以形容。
    兩塊巨石並沒有完全合攏,中間還有一線空隙。
    楚留香側著頭,從這條空隙中望出去,只見一連串水泡自石後沖流了出來,按著,
卻出現了兩個人。
    這兩人都穿著白色的長袍,雖然在水中,但長袍並沒有濕貼在她們身上,反有如在
風中一般飄動。
    楚留香已認出其中一人正是宮南燕,她的眼睛在水中看來,顯得更朦朧,更深邃,
也更美麗。
    她拉著另一人的手緩緩走了出來,她們在水中行動,幾乎就和在陸地上同樣安祥而
自然。
    楚留香看不到另一人的面貌,只覺得它是個很高大的女子,幾乎比宮南燕高出了整
整一個頭。
    這人難道就是那神秘而可怕的「水母」陰姬麼?
    只見宮南燕牽著她,忽然將她的手放在面頰上用力磨擦著,目中流露出一種強烈的
愛慾。
    這人用另一隻手去撫摸她的頭髮,看來就像是一雙很恩愛的情侶,絕不像是師徒間
應有的舉動。
    這人難道並不是陰姬,而是個男的?
    楚留香又看糊塗了,這時宮南燕終於已放開手,但一雙充滿了愛慾的目光卻還是凝
住在這人臉上。
    這人卻已轉過身,楚留香終於看到了她的臉。
    她有一雙很大的眼睛,很濃的肩,鼻於更堅鋌而碩大,薄薄的嘴緊緊閉著,顯示出
她是個很有毅力和決心的人。
    這是張很不平凡的臉,那堅挺的鼻子使她看上去有一種懾人的威嚴,她的神情更顯
出她一向是唯我獨尊,從來也沒有人敢反抗她,除了神水宮主「水母」陰姬外,別人絕
不配有這麼樣一張臉。
    但這卻並不像是一張女人的瞼,若非她的身材很明顯是女人的,楚留香幾乎要認為
「水母」陰姬是個男人。
    奇怪的是,她並沒有升出湖面,反而緩緩走到湖心,楚留香這才發現湖心有塊白石,
她就在白石上盤膝坐下。
    她這是什麼意思?
    上面已鬧得天翻地覆,她為什麼還坐在這裡?
    楚留香正覺得奇怪「水母」陰姬已向宮南燕擺了擺手,宮南燕也向石頭這邊打了個
手式。
    剎那間,但見一股強烈的激流,自湖心那塊白石下衝起,形成了一條水柱,將陰姬
直托了上去。
    平靜的湖面上,忽然有一條水柱沖天而起,升起三丈後,才四下濺出,就在這水柱
的頂端,竟盤膝端坐著個白衣人。
    星光燦爛,水柱也閃閃的發著光。
    遠遠看來,就彷彿白衣觀音自湖底飛昇,端坐在一座七寶琉璃蓮台上,法相莊嚴,
令人不敢仰視。
    遠處的樂聲已變得柔和而莊嚴。
    所有的白衣女都退了下去,天地間彷彿只剩下了這如鏡的銀湖,湖上的蓮座,座上
的法相。
    胡鐵花、黃魯直、戴獨行,仰面而望,他們雖然經多見廣,此刻也不禁為之屏息股
栗,神魂飛越。
    這時宮南燕也自湖心如飛仙般涼到湖岸,日如閃電,面罩秋霜,閃電般的目光一掃,
冷冷道:「宮主法身已現,你們還不跪倒三拜?」
    胡鐵花忽然笑了。
    他在這種時候居然還敢笑,膽子實在不小,連宮南燕目中都不禁露出了一絲驚奇之
色。
    只聽胡鐵花大笑道:「法身?三拜?你難道真以為自己是神仙麼?」
    爆南燕皺了皺眉,道:「這狂徒是誰?」
    九妹搶先拜倒,道:「此人自稱胡鐵花,和他同來的是「君子劍」黃魯直,丐幫戴
獨行。」
    爆南燕冷笑道:「你們三人是否自覺武功不弱,竟敢闖到這裡來?」
    戴燭行仰天狂笑道:「在下等功夫雖不驚人,卻也還過得去。」
    「水母」陰姬忽然道:「此人是誰的門下?」
    她這句話不問戴獨行自己,反而問宮南燕,彷彿她根本不願和男人說話,戴獨行不
禁又笑道:「我老人家出道的時候,她還不知在那裡呢?你問她,她又怎會知道我老人
家的來歷。」
    爆南燕等他笑完了,才冷冷道:「此人本是橫行兩河的獨行盜,三十歲後,才改邪
歸正,投入丐幫,明雖是當時幫主呂南的弟子,其實卻是呂南首徒朱明代師傳藝,傳授
武功給他的,是以他入門雖晚,在幫中輩份卻很高。」
    「水母」陰姬道:「他武功是否已得了朱明真傳?」
    爆南燕道:「朱明號稱鋼拳鐵掌,內力之強,掌力之厚,在丐幫中可稱空前絕後,
他怎麼比得上,只不過他本是獨行盜出身,是以輕功似乎比朱明還勝一籌,又因為他本
使的是劍,所以他的棍法中揉合了「七七四十九手回風舞柳劍」的變化,在當今丐幫中,
可算是第一人了。」
    她居然將戴獨行的來歷和武功如數家珍般說了出來,這下子戴觸行可笑不出了,暗
暗忖道:「神水宮弟子素來不和外人來往,誰知她們秀才不出門,竟能知天下事,看來
神水宮倒的確有些名堂。」
    只聽「水母」陰姬冷笑道:「就連朱明,平生也不敢妄入本宮一步,想不到此人的
膽子竟比朱明還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