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眉鳥
第二十六章 虎穴龍潭

    星光已升起,在如此溫柔的星光下,最堅強的女子也會變得軟弱起來的,宮南燕已
偎入雄娘子懷裡。
    雄娘子輕撫著她的柔髮,輕輕道:「你總該知道,我們絕不可能永遠守在一起的。」
    爆南燕道:「我知道。」
    雄娘子道:「你不後悔?」
    爆南燕道:「我絕不後悔,只要能有一次,讓我以後能有個甜蜜的回億,就算要我
死,我也心甘情願了。」
    雄娘子不再說話,他的手滑進了她了她的衣服……
    楚留香雖然不是君子,也不能再看下去了,他悄悄翻了個身,仰望著天上的星光,
星星似乎在向他眨眼。
    爆南燕竟是這麼樣一個女孩子,他實在想不到。
    可是,女孩子到了她這種年紀,可有誰不懷春呢?
    楚留香暗暗歎息,暗暗苦笑。
    他似乎有些後悔,自己為什麼錯過了機會。
    突聽宮南燕道:「你……你要到那裡去?」
    楚留香忍不住扭頭瞧了一眼,只見雄娘子忽然自那小船裡坐了起來,輕輕的歎息著
道:「我也捨不得走,可是時候已不早了,我一定要去……」
    爆南燕道:「你要去找小靜的……」
    雄娘子歎道:「無論如何,我總是她父親,總該去看看她最後的歸宿。」
    爆南燕道:「你不必著急,我會帶你去的,現在……」
    一隻粉光緻緻的手臂自小舟中伸出來,將雄娘子又拉了下去——他早就在等宮南燕
說這句話了。
    楚留香自然也知道雄娘子這是在利用她,可是他既不能說破,也不能阻止,因為這
是宮南燕心甘情願的。
    他知道當一個女人,決心要做這件事的時候,任何人都不能去阻止,否則她就算不
殺你,也要恨你一輩子。
    輕舟忽然劇烈的動盪起來,風中傳來了銷魂的呻吟。
    星光更朦朧。
    楚留香只有閉上眼睛。
    但他卻不能塞住耳朵,過了半晌,只聽宮南燕夢囈般低語道:「你真……真的,難
怪那些女人情願為你死,難怪她永遠忘不了你,怕到死也忘不了你。」
    楚留香又不禁奇怪。
    爆南燕說的「她」是誰呢?是雄娘子的情人?
    雄娘子在低低的喘息,道:「你也很好。」
    爆南燕膩聲道:「我難道比她還好?」
    雄娘子道:「你為什麼總是要提起她,難道你和她也……」
    爆南燕忽然吃吃的笑了起來,通:「你可知道我為什麼要跟你好?」
    雄娘子似乎怔了怔,道:「你難道是因為她……」
    爆南燕道:「不錯,就因為她得到了你,所以找也一定要得到你。」
    這句話剛說完,雄娘子忽然發出一聲淒慘的呼聲。
    楚留香吃了一驚,扭頭去看,只見雄娘子已赤裸著自小舟裡站了起來,顫抖著站在
船頭。
    星光下,迷霧中,他蒼白的胸膛上鮮血不斷的往外冒。
    只聽宮南燕吃吃笑道:「你何必吃驚,我只不過想將你的心,挖出來瞧瞧而已。」
    雄娘子雙手緊緊按在胸前的創口,顫聲道:「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爆南燕道:「你還不知道?你還以為我是真的喜歡你?」
    她不停的笑著,忽然也站了起來,在低迷的星光下,她成熟的少女胴體,看來晶瑩
如玉。
    但她的臉上卻帶著惡魔般的妖氣,美麗的眼睛裡,更充滿了怨毒和殺機,她瞪著雄
娘子道:「老實告訴你,我早就想殺你了,我不能忍受她在我面前提起你,說我多麼像
你,只要一提起你,我就難受得要發瘋。」
    雄娘子嗄聲道:「你……你在吃醋?難道你竟會愛上她不成?」
    爆南燕大聲道:「我為什麼不能愛上她?為什麼不能?」
    雄娘子吃驚的瞧著她,人卻已倒了下去。
    現在,楚留香又不知道宮南燕所說的「她」究竟是男,還是女了,「她」若是男的,
怎會是雄娘子的情人。
    「她」若是女的,宮南燕又怎會愛上她?
    楚留香實在猜不到她們這三個人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這三個人之間的關係太
複雜了。
    只聽「噗通」一聲,雄娘子已跌入流水,二十年的苦行懺悔,終於還是不能洗清他
的罪孽。
    他畢竟還是死在女人手裡。
    爆南燕站在船頭,癡癡的望著星光下的流水。
    然後她也躍入水裡,將身上每一分,每一寸地方都洗得乾乾淨淨,等她穿好衣服時,
她看來又是那麼聖潔了。
    夜色已濃,濃霧反而淡了些。
    一聲軟乃,輕舟又蕩入濃濃的夜色中。
    楚留香連考慮都沒有考慮,也潛入水中,別人都說他輕功第一,他自己卻認為水性
比輕功還好得多。
    就算魚躍入水裡,也絕不會有他這麼靈活。
    輕舟在前面走,他潛伏在水下,暗暗追蹤,他相信宮南燕在此時此刻,絕不會發覺
到後面有人追蹤的。
    無論任何人在做過這種事後,感覺都會變得遲鈍些。
    小溪旁的風物在有星有霧的晚上必定甚美,楚留香雖看不到,卻可以想像,想像永
遠比實際更美得多的。
    也不知走了多久,他發覺小舟以已蕩入了一條山隙裡,水底的水草很多,而且帶著
種陰森森的氣息。
    他也想伸出頭來瞧瞧,但是他並沒有這麼樣做,又過了半晌,他就聽到小舟靠岸的
聲音。
    他還是沒有伸出頭來,他自己從來沒有試過自己究竟能在水底潛伏多久,宋甜兒總
認為他可以在水下睡覺。
    水底的世界,比水上安靜得多。
    他又等了很久,還是聽不到任何聲音,於是他就用一堆水草蓋著頭,自水面下悄悄
露出了眼睛。
    他終於看到了神水宮。
    這那裡是人間的山谷,簡直是一幅絕妙的圖畫。
    楚留香想起蘇蓉蓉曾經說過,山谷裡本有千百隻各式各樣的鳥,現在鳥已沉睡了,
人卻似還沒有睡。
    圖畫般的山林間,還亮著一點點燈光,映著那一憧撞亭台樓閣,竹籐茅舍,也映著
那一道瀑布。
    瀑布從天而降,飛珠濺玉,燦爛如銀,奇怪的是,這麼大的瀑布自半空中倒掛而下,
洩入湖中,水聲並不震耳,反而如鳴琴奏玉,聽來但覺神清氣爽,顯然水力已被巧妙的
宣洩了很多。
    風聲中似乎隱隱有絲竹聲傳來,襯著瑤碧般的流水聲,使這圖畫般的山谷,看來更
平和而安詳。
    但楚留香卻又想起蘇蓉蓉的姑姑曾經警戒過她:「若在山谷中隨意走動,立刻就會
有可怕的災禍。」
    在如此平和安詳的地方,又怎會有可怕的災禍呢?
    楚留香已發現這地方並不是表面看來那麼平靜,『神水宮』也並不是傳說中那麼聖
潔的地方。
    這裡必定隱藏著許多驚人可怕的秘密。
    他現在已不但要向「水母」陰姬解釋誤會,還決心要查探此間的秘密,所以他行動
更得份外小心。
    小舟還停留在岸邊,宮南燕卻已瞧不見了。山谷中靜悄悄的沒有人蹤,楚留香實在
不知該從何處下手。
    他考慮了半晌,忽然想起了無花的遭遇——這所有的一切事,都是從一個小小的尼
庵中開始的。
    極目望去,山腳旁果然有座尼庵。「水母」陰姬是否就在這尼庵中呢?楚留香下定
決心,無論如何,都要先到這尼庵中瞧個究竟。
    尼庵中燈光黝暗,瑩瑩如鬼火。
    楚留香幾乎花了半個時辰,才由岸邊潛到這裡,他確信自己絕沒有發出比蚊子更大
的聲音。
    這段路途雖非遙遠,但普天之下,除了楚留香外,怕再也沒有第二個人能走得到了。
    尼庵中靜悄無人,一塵不染,但庵前的幾十級石階,也都平滑清淨得像鏡子一樣,
光可鑒低垂的神幔前,一燈如豆,楚留香在四面查探了很久,斷定這裡絕沒有人時,才
飛身而入。
    他知道這尼庵中有條秘道,說不定就是通向「水母」陰姬住處的,可是,秘道究竟
在那裡呢?
    神案前有三隻蒲團,秘密是否就在蒲團下?
    楚留香將三隻蒲團都移開了,蒲團下也是平整的石地,他失望的歎了口氣,目光移
到神幔上。
    他忍不住要伸手去掀神幔。
    可是,就在這時,他忽然聽到一聲歎息。
    歎息聲是那麼輕,但在楚留香此刻聽來,卻無異青天之霹靂,他想退,但知道退已
來不及了。
    表火般的燈光下,他已看到一條白衣人影,她就像幽靈般忽然自地底出現,正靜靜
的瞧著楚留香。
    只聽她歎息著道:「這裡已有二十年未曾流血了,你何必一定要死在這裡?」
    楚留香苦笑著揉了揉鼻子,道:「老實說,我並不想死的。」
    他發現這是個非常美麗的女人,只不過無情的歲月已在她臉上留下了一些殘酷的痕
跡。
    她的目光雖也十分冷漠,但卻並沒有什麼殺機。
    這難道就是如今天下人畏之如虎的「水母」陰姬?
    白衣如雲的中年美婦人仍然在靜靜的瞧著他。
    楚留香勉強一笑,按著道:「晚輩此來,只不過是想拜見宮主一面……」
    白衣美婦搖了搖頭,道:「我並不是你們想見的人,否則你現在還想活著麼?」
    楚留香目光閃動,道:「那麼前輩是……」
    白衣美婦道:「將死人,何必還要問別人的名字?」
    楚留香道:「前輩若要殺我,為何還不動手呢?」
    白衣美婦黯然道:「我不能動手,在這世上,我已只有一個親人,我怎麼能殺死她
的心上人呢?」
    楚留香動容道:「前輩知道我是……」
    。白衣美婦淡淡一笑,道:「世上除了楚留香外,還有誰能走得到這裡?還有誰有
這麼大的膽子?」
    楚留香深深一禮,道:「晚輩早已聽蓉兒說起過你老人家了,今日能見到你老人家,
實在是晚輩天大的運氣。」
    白衣美婦道:「我也聽蓉兒說起過你,若不是你,蓉兒已不知要流落到什麼地步了,
就為了報答你此番恩情,我也不能難為你。」
    她四下望了一眼,按著道:「幸而今天是我當值,別人不會到這裡來,你快走吧!」
    楚留香道:「晚輩既已到了這裡,好歹也要見陰宮主一面。」
    白衣美婦沉下了臉,厲聲道:「你永遠也見不著她的,除非你定要死在這裡。」
    楚留香躬身道:「只求你老人家指點一條明路,晚輩就已感激不盡,別的事,晚輩
再也不敢來麻煩你老人家了。」
    白衣美婦根本不理他,只是揮手道:「快走,再遲就來不及了,快。」
    楚留香也好像聽不懂她的話,還是躬身道:「晚輩知道這裡有一條秘道……」
    白衣美婦變色道:「秘道?什麼秘道?」
    楚留香見她一聽到「秘道」兩字,神情就立刻為之大變,由此可見,這秘道的關係
必定很大。
    他更不肯走了,陪著笑道:「此間若無秘道,你老人家是從那裡走出來的呢?」
    白衣美婦怒道:「你難道真活得不耐煩了麼?」
    楚留香笑了笑,道:「你老人家若不肯說,晚輩就只好死在這裡了。」
    白衣美婦瞪著他,她實在還沒有見過這樣的男人。更想不到世上竟有人在這種時候
還能笑得出來。
    楚留香也真沉得住氣,她不說話,他就靜靜的等著,就在這時,那似有似無的悠揚
樂聲忽然變急,如雨打芭蕉,珠落玉盤,錚鏘不絕。
    白衣美婦的面色也忽然變了,沉聲道:「還有誰和你一齊來的?」
    楚留香道:「就只晚輩一人,並無……」
    白衣美婦面帶驚惶之色,截口道:「樂聲示警,已又有外人入谷而來,若非你的同
伴,會是什麼人呢?」
    楚留香暗中也吃了一驚,他這才知道神水宮果然是警戒森嚴,竟連那仙韻般的樂聲,
都是她們的傳警之法。
    白衣美婦一步掠到門口,四下瞧了一眼,又退了回來,厲聲道:「此刻人雖還未到,
但警樂一起,谷中弟子便已各就方位,無論誰只要入谷一步,便是有去無回的了,你為
何還不快走,還留在這裡,難道定要連累我麼?」
    楚留香歎道:「此谷既已變為死谷,怕連鳥雀也難飛渡,卻叫晚輩邁向何處呢?」
    白衣美婦變色道:「你……你不妨找個地方先躲一躲,等事過之後,我再設法帶你
出去。」
    楚留香眼珠子一轉,揉著鼻子道:「晚輩若是隨意亂走,可能步步俱是危機,晚輩
也不知該躲到那裡,除非前輩將那條秘道示知,讓晚輩躲進去。」
    白衣美婦頓腳道:「秘道,秘道,你就知道這裡有條秘道,但你不知道,這秘道的
樞紐就在宮主寢室中,只能由裡面出來,外面的人根本無法進去。」
    楚留香怔了怔,一顆心已不禁往下沉。
    這時急驟的樂聲又已緩慢下來,但楚留香已知道這緩慢的節奏中,每一拍都潛伏著
殺機。
    他也知道這白衣美婦的驚惶絕不是假裝出來的,神水宮主若是知道她循私通敵,那
後果實是不堪設想。
    於是楚留香再也不說什麼,只是躬身一揖,道:「多謝前輩指教。」
    話未說完,他已轉身掠了出去。
    白衣美婦似乎要追出去,但又停住了腳步,她美麗眼睛裡,充滿了痛苦之色,黯然
道:「蓉兒,莫要怪我,不是我不想救他,我實在也無能為力。」
    她知道楚留香此番一出了這尼庵,就已步入死亡了。
    夜色很深,每一個地方看來都彷彿是絕好的藏身之處,但楚留香卻知道黑暗中到處
都可能隱藏著殺機,每一個看來很秘密的藏身處,都可能是誘人的陷阱,只要他妄走一
步,就可能死。
    可是他也絕不能就這樣站著不動,這美麗而幽靜的山谷,簡直已沒有他立足容身之
地。
    風吹木葉,似乎有衣袂帶風聲隨風而來,楚留香忽然發覺遠處白影一閃,正是掠到
這邊來的。
    他只要再稍有遲疑,就立刻要被人發現了。
    在星光下看來,平靜的湖水燦爛如銀。
    楚留香忽然向湖水中滑了下去。
    平靜的湖水只不過被激起了個小小的漩渦,漩渦還末消失,已有一條白衣人影掠了
過來。
    她幾乎和宮南燕同樣美麗,飛掠的姿態也那麼動人,明亮的眼波四下一轉,皺了皺
眉,輕喚道:「三姐。」
    那白衣美婦立刻自尼庵中迎出,道:「什麼事?」
    少女道:「我方見到這裡好像有條人的影子,三姐可曾聽到什麼動靜?」
    白衣美婦道:「沒有呀!」
    她笑了笑,又道:「警樂方起,人必定還末入谷,怎會到了這裡?」
    少女目光閃動,喃喃道:「難道我還會看錯麼?這倒怪了。」
    白衣美婦冷笑道:「九妹你的一雙夜眼雖然厲害,但我也不是瞎子聾子,這裡若是
有人,我怎麼會一點動靜都不知道?」
    少女陪笑道:「三姐何必動氣,我只不過是隨便問問而已。」
    白衣美婦這才展顏一笑,道:「小心些總是好的,只不過,這裡方若真有人,現在
到那裡去了呢?難道他還會隱身法不成?」
    少女笑道:「是呀:他除非躍入神湖,否則無論躲到那裡都要觸動警訊,可是,他
若真的敢躍入神湖,也難免要發出些聲音,除非他是條鯉魚精。」
    她笑著向那白衣美婦擺了擺手,又道:「客人怕已快到了,我們再到別處去看看,
三姐你也開始準備吧!人家既然敢到這裡來,我們總不能讓人家失望。」
    只見她飛仙般自銀湖上掠過,轉瞬便已不見。
    白衣美婦望著湖水呆果的出了半晌神,喃喃道:「死裡逃生,算你走運,危機猶在,
小心小心。」
    楚留香潛入水底,心還是跳得很厲害。
    在方那一瞬之間,他的生與死就幾乎已沒有距離,但現在已安全了,至少暫時是安
全的。
    湖水出奇的清澈,就像是一大塊透明的水晶,天上的星光月色,幾乎可以筆直照入
湖底。
    湖底鋪著雪白的沙子,也在閃閃發光。
    楚留香在水底,簡直就和在空氣中一樣自由。
    海洋、江河、湖泊、池塘,甚至青海的鹽水湖、江南的濁水溪,對每一種水性,他
都熟悉得如觀掌指。
    水底下的奇妙世界,正是他衷心熱愛的。
    水下每一種生物,都像是他的好朋友,他可以隨時喚出她們的名字。
    但此刻,他心裡卻有種不安的感覺。
    這美麗的小湖,竟是個死湖,水面下竟沒有任何生物,沒有魚蝦,沒有蚌蛤,甚至
連水草都沒有。
    楚留香覺得自己就彷彿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城市,這城市雖然整齊而潔淨,卻連一
個人也沒有。
    小湖的四周,都堆砌著巨大而美麗的青白石塊,瀑布落在水面,在水底激出了一串
串珍珠的泡沫。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