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眉鳥
第二十五章 有女懷春

    黃魯直倒在地上,還說了最後一句話。
    他說的聲音雖輕微,但每個字都能聽得很清楚。
    只聽他一字字道:「我絕不會看錯你。」
    雄娘子目中的眼淚,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
    他癡癡的望著地上已昏迷了的黃魯直,忽然跪了下去,磕了三個頭,脫下身上的長
衫,蓋在黃魯直身上。
    他的手在顫抖著,顫聲道:「我對不起你。」
    這簡簡單單五個字裡,也不知含蘊著多少辛酸?多少血淚?多少友情?當真令聞者
鼻酸。
    然後,他就轉身狂奔了出去。
    胡鐵花揉著鼻子,道:「他……他這是什麼意思?」
    楚留香歎道:「他這只不過是想入神水宮,因為無論他女兒是生是死,也要見她最
後一面,但他也知道黃魯直絕不會讓他去的。」
    胡鐵花道:「因為他此去必死無疑,竟魯直不忍眼看他去送死。」
    楚留香黯然道:「正是如此,所以我一定要跟他一齊入宮,戴老前輩和黃老劍客,
就全都交給你了。」
    他輕輕一掠,便已掠過屋舍。
    只聽他語聲遠遠傳來,道:「莫忘了,還有蓉兒。」
    胡鐵花也不知是否聽到了他的話,只是喃喃自語道:「原來雄娘子真的已改過自新,
原來他對黃魯直和戴獨行並沒有惡意,但我方若是忍不住衝了出去,若是失手殺死了他,
還不讓他解釋,那麼他豈非永遠要含冤九泉,而我也許還在自鳴得意。」
    他不敢再想下去。
    他已汗出如雨,濕透重衣。
    要跟蹤雄娘子並不是件容易事,他不但身法迅急,而且行動特別機警小心,這些都
是他在長年的逃亡生涯中鍛煉出來的,要在暗中盯著他而不被他發覺,世上除了楚留香
外,怕再難找得出第二個。
    因為楚留香除了輕功超人之外,還有一雙份外銳利的眼睛,所以並不需要追得做太
緊。
    令楚留香奇怪的是,他並沒有奔向山區,反而掠回了那山城中一家客棧裡,難道他
並不想到神水宮去了?
    楚留香幾乎要以為自己猜錯了。
    他住的客棧並不遠,他實在想回去看看蘇蓉蓉,可是他卻又不願錯過雄娘子,因為
他已感覺到雄娘子和神水宮的關係似乎很深,而且很不尋常,他想以雄娘子為橋樑,他
認為這也許是唯一的捷徑。
    現在距離天亮還有段時候,山城在夜色中看來是那麼安祥而寧靜,月光靜靜的照在
屋頂上,屋頂下的人們都在沉睡,他們的生活雖然平凡而單調,但平凡豈非也正是許多
種幸福之一。
    楚留香幾乎已忘記在屋頂下安睡是什麼滋味了。
    夜色雖然很美,但三更半夜的躲在屋頂上窺探著別人的秘密,無論如何都不是件令
人愉快的事。
    幸好這時雄娘子已涼了出來,他發亮的眼睛在黑暗中一閃,就像隻貓似的,又沒入
黑暗中。
    楚留香發現他手上已多了個黑色的皮囊,他特意回到這客棧一次,顯然就為的是來
取這皮囊的。
    囊中裝的是什麼?他為何要如此重視?
    這次雄娘子才直奔山區,半個時辰後,他已到了山麓,但卻並沒有上山,只是沿著
山腳飛掠了一段路途。
    他經過的地方越來越荒僻,有時要越過山泉,有時要越過一堆堆的荊棘,有時還要
穿過一些很窄的山隙。
    楚留香雖然很留意,但下次若要他再來,他也末必能找得到這條路,雄娘子卻似對
這山區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
    他甚至從來也沒有停下來辨認方向,這條路他似乎已不知道來過多少次了,就算閉
著眼睛也找得到。
    可是進入山區後,他的行動就更謹慎,飛掠在空中時,都會忽然回頭觀望,楚留香
跟蹤得也就更吃力。
    而且這時天已經漸漸亮了,山巔後已露出了鑲著金邊的雲彩,木葉上的露珠也漸漸
發出了閃光。
    天若一亮,楚留香就絕對無法再跟蹤他。
    這時乳白色的晨霧也已冉冉升起,似乎在這寂寞蒼涼的山谷間,籠起了一層輕紗,
使景色看來更淒迷幽艷。
    但楚留香卻更擔心,因為霧若太濃,他不但立刻就會失去雄娘子的行蹤,甚至還會
失去方向。
    若在這種地方迷了路,那更是件可怕的事。
    曉風中隱隱傳來了一陣陣流水聲,妙韻天然,如仙子鳴琴,在這無邊寂靜中聽來,
令人心神皆醉。
    楚留香想到蘇蓉蓉敘述過她入山時的情況,心裡一喜,暗道:「這裡莫非已到了神
水宮的入口處了麼?」
    可是雄娘子到了這裡,反而停了下來。
    他四面望了一眼,立刻向右邊一片山崖掠了上去。
    這座山坡形勢絕險,下面十丈筆立如削,上面怪石崢嶸,中間卻凸出一片平台似的
山崖。
    雄娘子到了這片山崖後,就忽然不見了。
    原來山崖竟有個洞穴,卻被上下幾塊如犬牙交錯的石頭掩蓋,所以由下面望上去,
很不容易發現。
    這洞穴莫非就是直達神水宮的秘徑?
    楚留香還是沒有直掠上去,他不敢有絲毫大意,因為這裡的地勢實在太險,他只要
稍有不慎,不但立刻就要被對方發覺,而且邊置身在危險之地,對方若是施展殺手,他
根本連退路都沒有。
    他壁虎般貼著山壁繞了過去,隱身在那一片平台般的山崖下,又將耳朵貼在山壁上,
靜靜的傾聽了半晌。
    只聽上面洞穴中傳來了極輕微的琮崢聲,宛如金鐵相擊,又像是雄娘子在將一件件
很小的鐵器擱在石頭上時所發出的聲音。
    雄娘子顯然還留在這洞穴中沒有走。
    餅了半晌,楚留香又聽到他的啜水聲,咀嚼聲,偶爾還有沉重的歎息聲,腳步走動
聲。
    楚留香本來還猜不到他留在這洞穴中幹什麼,現在發現他竟似還要在裡面逗留一段
很久的時候,才想到他也許是要在這裡等到天黑。
    他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下進入神水宮。
    楚留香暗中歎了口氣,也只有在外面等著,雄娘子至少還帶來食物和水,他卻只有
在外面乾等。
    現在距離天黑至少還有五六個時辰,這五六個時辰實在很難捱,他在山壁旁找了個
隱僻處躺下來,但卻不敢閉上眼睛。
    因為雄娘子若是萬一不到天黑就出來了,他就又錯過了機會,楚留香雖然很喜歡冒
險,但卻不喜歡冒這種險。
    等人本已經夠難受的了,餓著肚子等人更不是滋味。
    像楚留香這樣的人,就算餓上個三五天,也不會倒下去的,但「飢餓」並不純粹是
肉體上的問題。
    因為飢餓往往還會帶給人一種精神上的空虛,所以楚留香只有努力去想些別的事,
幸好他能想的實在太多了。
    他這一生中實在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回億,雖然有些也曾令他痛苦,但大多數都能帶
給他一點安慰和溫馨。
    他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那真是一段黃金般的日子。
    大多數成名的英雄,練武時都忍受過別人所無法忍受的艱辛和痛苦,但楚留香卻並
沒有這種感覺。
    雖然他也曾不眠不休,也曾在冰雪寒風中奔馳於崎嶇的山道上,來鍛煉輕功和體力,
也曾在烈日酷熱下流汗,甚至流血,但他並不認為這是痛苦,因為這就是他的興趣,所
以他總能找得到樂趣。
    他又想起了那些童年的好友,姬冰雁、胡鐵花……
    一想到胡鐵花,他就忍不住笑了,他一直認為胡鐵花並不是真的愛喝酒,只不過喜
歡喝酒時那種情調而已。
    因為酒總是能帶給人們熱鬧和歡樂。
    他有各式各樣的朋友,他覺得這些朋友都對他不錯,所以他心中充滿友情的溫暖,
這令他很舒服。
    於是他又想起了一點紅,想起了曲無容,這兩人外表都冷得像冰山一樣,心裡都充
滿了熱火。
    他不知道這兩人現在到那裡去了,也不知道一點紅是不是還在繼續逃避那刺客集團
的追蹤。
    他只有在暗中祝福。
    這時空山中已有了各種聲音,有流水聲,有鳥語蟲鳴,風吹木葉,滿山松濤,遠處
還偶然會傳來一兩聲野獸的低嘯。
    楚留香抬起頭,忽然發現日色已漸偏西。
    人在回億中,時間往往會過得很快的,所以有些孤獨的老人只有生活在回億里,才
能度過漫長寂寞的晚年。
    但現在距離天黑最少還有一兩個時辰,楚留香伸了個懶腰,剛想站起來活動活動筋
骨。
    誰知就在這時,上面的洞穴中已鑽出了一個人來。
    這人並不是雄娘子。
    除了雄娘子外,這洞中居然還有別的人,難道她早已在洞中等著雄娘子麼?
    她是個很美麗的少女,穿著雪白的衣服,站在凸出的山崖上,滿頭黑髮和雪白的衣
袂同時在風中飄揚,看來是那麼超群絕俗。
    是宮南燕。
    爆南燕怎會在這裡?雄娘子到那裡去了?
    楚留香的心跳了起來,但又仔細瞧了一眼後,他才發覺這女子並不是宮南燕,只不
過和宮南燕很相似。
    她的神情、衣裳、裝束,和腰畔那根帶子,都告訴人她也是名震天下的『神水宮』
門下。
    那麼,她怎會在這洞穴中呢?難道這洞穴真是神水宮的秘徑?難道雄娘子早已到了
神水宮?
    楚留香也有些著急了,只見這少女飄飄自山崖上掠了下來,她的輕功是那麼高妙,
姿態是那麼優美。
    她手裡還提著個黑色的反囊。
    原來這少女就是雄娘子。
    楚留香忍不住在暗中苦笑,雄娘子果然名不虛傳,易容的本事果然精妙,竟幾乎連
楚留香都騙過了。
    最妙的是,他化裝成女人後,全身上下,再也沒有一分一毫男人的味道,一轉眼,
一舉手,一投足,都活像是個女人,楚留香雖然也能裝龍像龍,裝虎像虎,但這種女人
的味道,他卻一輩子也裝不出的。
    雄娘子在山崖下觀望著,並沒有立刻展動身形。
    楚留香忽然發覺他眉梢眼角,有很多皺紋,他遠看雖還是個少女,但年紀顯然已不
小了。
    這就是雄娘子本來的面目麼?
    楚留香暗暗歎息,難怪雄娘子對自己容貌那麼自負,他實在可說是個絕世的美男子。
    他雖然年華已老,但還是比大多數女人都美得多,一個男人竟此女人還美,比女人
還像女人,這實在不可思議。
    可是他既已改扮成女人,為什麼還要用自己本來的面目呢?這點又令楚留香想不通
了。
    他也想不到雄娘子竟和宮南燕如此相似。
    那麼,雄娘子和宮南燕之間,是不是也有某種奇妙的關係?
    有人也許要問:「雄娘子既然要扮成『神水宮』弟子的模樣來混入神水宮,那麼他
為何不索性扮成宮南燕呢?」
    但楚留香卻知道這問題很愚蠢。
    因為易容術並不是魔法,精於易容術的人,固然能改變自己的容貌,令別人難以發
覺,但卻絕不可能代替另一個人——楚留香固然可以改扮成張嘯林,那只不過是因為沒
有人認得張嘯林而已。
    所以,若說雄娘子能在片刻間就扮成宮南燕,混入神水宮,神水宮中的人也全沒有
發覺,那就不是故事,而是神話了。
    若是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讓雄娘子能充份的準備,盡量模仿宮南燕的神情和動作,
那也許還有可能。
    然後雄娘子忽然在地上挖了個洞,將那黑色皮囊中的東西都埋了下去,這皮囊中裝
的自然是他易容之物。
    但他還是將至皮襄提在手裡。
    空的皮囊還有什麼用呢?楚留香又覺得很奇怪。
    這時日色雖已西斜,陽光卻仍普照著大地,雄娘子抬頭望了望天色,慢慢的向前走
了出去。
    他似乎比楚留香更著急,也等不到天黑了。
    楚留香直等他轉過一片山坳,才敢追過去,誰知等他也轉過那山坳時,竟又失去了
雄娘子的蹤跡。
    這山坳後竟是絕路,兩旁山立如壁,中間一片山壁近面而起,就像是一隻缺了邊的
匣於。
    雄娘子既已走入這匣子裡,怎會又忽然不見了呢?
    難道他已發現身後有人在追蹤?可是這裡三面山壁,插翅也難飛渡,他難道還能鑽
入地下不成?
    這的確是件令人驚異的事,但楚留香的驚異很快就已過去,他小心的搜索了半晌,
就發現中間的山壁和左面的山壁間,有一線空隙。
    這空隙寬僅尺餘,而且長滿了雜草和籐蘿,楚留香若非親眼見到雄娘子在此間失蹤,
算準了這裡必定還有退路,那麼他就算搜索得再仔細,也絕不會發現這兩面巨大的山壁
間,還有這麼樣一條秘徑。
    穿過這條秘徑,那若有若無的流水聲,就忽然變得清楚響亮起來,水聲潺潺,如在
耳畔。晨霧淒迷,彌慢了這亙古以來便少有人蹤的山谷。
    楚留香伏下身子,小心翼翼的循著流水聲走過去,他知道自己每走一步,就距離秘
密近了一步。
    卻也距離危險更近了一步。
    突然間,有種奇異的「嘶嘶」聲傳了過來。
    楚留香立刻停下腳步,全身伏在地上,蛇一般向前滑動了兩三尺,他就看到雄娘子。
    那神秘的流水,就在雄娘子腳畔,此刻他雙手捧著那黑色的皮囊,正在用力的向皮
囊中吹著氣。
    那皮囊迅速的膨脹了起來,大加車輪。
    楚留香這才恍然大悟,暗道:「原來他是要用這皮囊作皮筏,然後再乘著皮筏順流
而下,直入神水宮。」
    只見雄娘子果然已將皮筏在水中放下,又伸出一隻腳去試探皮筏的載重量,然後就
輕輕的坐了上去。
    皮筏眼看就要順流而下,楚留香正在發愁,不知該如何追下去,誰知就在這時,突
聽「嘶」的一聲。
    雄娘子忽然自皮筏上竄了起來,雪白的輕衣四散飛起,就像是已和淒迷的濃霧溶為
一體。
    那皮筏在水中風車般不停的旋轉,越轉越小,轉過十七八次之後,「哧」的飛了出
去。
    暗中顯然有人將皮筏擊破了,皮筏洩氣,才會旋轉不停。
    雄娘子已落在岸邊,目光中充滿了驚駭之意,頓了頓足,剛想轉身飛奔,迷霧中忽
然傳來一陣輕笑。
    一個嬌媚的語聲帶著笑道:「你既已來了,何必走呢?」
    只聽水聲軟乃,已有一葉輕舟,衝破迷霧,緩緩蕩出,船頭上站著個苗條的白衣人
影,掌中長篙一點,輕舟已燕子般飄到岸邊。
    雄娘子長長歎了口氣,道:「原來是你。」
    白衣女嬌笑著道:「不錯,是我,你想不到吧!但我早已知道你會來的,早就在這
裡等著你了。」
    幽秘的絕谷、濃霧、流水,似女實男,死而復活的江湖巨盜,這一切本就充滿了神
秘與詭異。
    現在,濃霧中竟又忽然出現了這燕子般的輕舟,幽靈般的美女,就連楚留香也不禁
覺得手在發冷。
    這一切事究竟是真?是幻?連他都有些分不清了。
    他只覺這白衣女於風姿綽約,彷彿絕美,但在這濃密的霧中,他也瞧不清她的面目
容貌。
    雄娘子沉默了很久,才歎息著道:「我本來也不想來的,可是,我非來一趟不可。」
    那白衣女戛然頓住了笑聲,道:「你難道已忘記了你昔日立下的毒誓麼?」
    這句話說出來,楚留香忽然發現她的聲音很熟悉。
    按著,他又發現這白衣女和雄娘子站在一起,無論裝束、姿態和丰采,竟都有幾分
相似。
    雄娘子黯然道:「我沒有忘記,我只不過想看看我女兒的墳墓。」
    白衣女道:「那也只不過是一坯黃土而已,有什麼好看的,你若想看,去看看那些
被你害死的人的墳墓也一樣,天下所有的墳墓都差不多。」
    她這句話說得忽然尖刻起來,楚留香聽了這句話,才想起自然分辨不出,因為楚留
香想不到像她如此冷漠的女子,居然也有笑的時候。
    誰知這時宮南燕竟又嬌笑了起來,柔聲道:「對不起,我並不是有意要說那些話來
傷害你的,你莫要生我的氣好嗎?我……我下次一定不說了。」
    楚留香幾乎又懷疑自己聽錯了。
    他絕不相信宮南燕竟會說出這種話來。
    但這女子的確是宮南燕,她輕盈的下了船,走到雄娘子面前,雄娘子只是木立在那
裡,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爆南燕嫣然笑道:「這就是你本來面目麼?難怪她總是說我長得很像你,甚至比你
的女兒還像你……」
    雄娘子忽然抬起頭,道:「她……她時常在你面前說起我?」
    爆南燕道:「嗯!」
    她圍著雄娘子走了一圈,又在他面前停了下來,一雙深邃的眼睛,瞬也不瞬地凝注
著他,緩緩道:「你也時常想起她麼?」
    雄娘子歎了口氣,道:「這些年來,我早已將什麼人都忘了。」
    爆南燕吃吃笑道:「好個薄情的人,別人為了你死去活來,你卻將別人忘得乾乾淨
淨,世上難道就真的沒有一個人能令你動心的麼?」
    雄娘子道:「沒有。」
    他輕輕咬著嘴唇,就像是個嬌羞的少女。
    爆南燕道:「我現在才知道你實在是個迷死人的妖精,也難怪那麼多女孩子心甘情
願約為你死,就連我……我也……」
    她的瞼似乎紅了,垂頭去弄著女角。
    雄娘子眼睛裡閃過了一絲光芒,柔聲道:「你也怎麼樣?」
    爆南燕頭垂得更低,道:「別人都說你最瞭解女人,你難道就不瞭解我?難道還不
明白我的心意?」
    雄娘子輕輕拉起了她的手,忽又放開,長歎道:「我還是不明白好些。」
    爆南燕道:「為什麼?」
    雄娘子柔聲道:「因為你和別的女孩子不同,我不能……不能害了你。」
    爆南燕道:「我也是個女人,我也要……也要……」
    雄娘子歎道:「在我眼中,你永遠是那麼溫柔,那麼純潔,那麼可愛,只要能遠遠
的望著你,我已心滿意足了。」
    他溫柔的敘說著,楚留香在暗中聽得只有歎息。
    這些話,每一句都是女孩子最愛聽的,每個女孩子都希望她在男人心目中和別人不
同,都希望男人崇拜她。
    一個女孩子聽到這些話後,若還能拒絕他,那才真是怪事,楚留香唯一覺得慶幸的
是,幸好這裡沒有色狼在偷聽。
    這些話若被色狼們學會,世上更不知有多少女孩子要遭殃了。
    但轉念一想,楚留香又不禁苦笑,暗道:「一個男人若已有資格被稱為「色狼」,
這些話他必定早已說得滾瓜爛熟了,又何必再來學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