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眉鳥
第二十四章 生死之交

    這人的聲音,和緩而蒼老,聽來竟熟悉得很。
    胡鐵花和楚留香一時間正想不起他是誰,身材較矮的那人已走到窗口,他們方退出
去的時候,也忘記將這扇窗子關上了。
    山坡擋住了星光,但依稀仍可辨出這人的面目,胡鐵化和楚留香心裡都不禁有些驚
訝。
    這人居然是他們在『擁翠山莊』所見到的那神秘的黑衣劍客,另一人無疑就是「君
子劍」黃魯直了。
    這兩人三更半夜的到這裡來,而且行蹤又如此隱秘,好像生怕被別人發覺,這又為
的是什麼呢?
    胡鐵化和楚留香自然難免要覺得很奇怪。
    朦朧的夜色中,這黑衣人的面色看來似乎很沉重,但目中卻閃動著一種奇異的光芒,
看來又彷彿很興奮,很激動。
    他望著窗外的夜色呆呆的出了會神,才長歎了一聲:「我這些年來總是疑神疑鬼,
你也許會……」
    黃魯直走來拍引拍他的肩頭,道:「我不怪你,在你這種環境下,謹慎小心些本是
應該的。」
    黑衣人垂下了頭,黯然道:「普天之下,人人想將我置之於死地,只有你……你對
我卻始終不棄,而我非但無法報答你,反而總是要連累你。」
    黃魯直道:「交友貴乎相知,無論你封別人怎樣,但對我,卻始終忠誠如一,似乎
在我眼中,你在世上比任何人都可靠得多。」
    他微笑著接道:「這年頭朋友越來越難交,像你這樣的朋友,我這一輩子怕再也找
不出第二個。」
    黑衣人目中充滿了感激之意,也微笑著道:「這句話本該我說的,江湖中人若知道
「君子劍」竟和我結為生死之交,怕比聽到天峰大師還俗娶了老婆還要奇怪。」
    他語聲中雖有了笑容,但面上卻仍然死板板的。
    但這人究竟是誰呢?
    胡鐵化和楚留香對望了一眼,心裡不約而同暗暗忖道:「這人臉上果然戴著面具。」
    為什麼每個人都想將他置之於死地?
    他半夜裡跑到這無人的學堂來,究竟存著什麼居心?
    胡鐵花簡直忍不住要衝出去,將這人頭上的人皮面具剝下來,瞧個清楚,問個明白。
    餅了半晌,只聽黃魯直道:「今天晚上,我本來不該來的……」
    黑衣人搶著道:「我一定要你來,只因我一定要你瞧瞧她。」
    他目光中又充滿了興奮之意,竟忍不住笑了出來,道:「你怕平生也沒有見過像她
那麼美麗的女孩子。」
    黃魯直也微笑著道:「我不必看,也知道她必定又聰明,又美麗,只不過……恐怕
多了一個人在旁邊,你們說話會有些不便。」
    黑衣人道:「有什麼不便,她早就聽我說過你了,今天能見到你,她也一定會覺得
很歡喜。」
    他忽又笑道:「今天我們一定要痛痛快快的喝兩杯,我已經有很久沒有這麼樣開心
過了,以後怕也不會再有……」
    黃魯直又打斷了他的話,道:「開心的日子,就不要說喪氣話,現在時候已經快到
了,你還是快將酒菜擺出來吧!」
    這兩個果然是來等人的,而且還要喝兩杯。
    胡鐵花心裡暗暗的笑:「想不到這學堂今夜變成酒店了,而且生意還真不錯,每個
人都要來喝兩杯。」
    楚國香卻更奇怪,聽他們的說法,這黑衣人在等的竟似乎是他的情人,但他為何要
約會到這種地方見面呢?
    那女孩子難道也和他一樣見不得人麼?
    只見黑衣人果然帶來了一大袋東西,他一樣樣的拿出來擺到桌子上,還帶著笑道:
「炒蠶豆和花生米雖然都是最平常的東西,但她卻覺得比什麼山珍海味都好吃,上次她
一個人就幾乎吃了兩斤。」
    黃魯直道:「不錯,越是平常的東西,有些人越是覺得珍貴,這怕也就是那些天潢
貴胄們的悲哀,因為他們雖然享盡人間的榮華富貴,但一些平常人都能享受的樂趣,他
們反而永遠也享受不到。」
    黑衣人默然半晌,忽然轉過身,喃喃道:「我實在對不起她,我本該帶她走的,但
我卻是個懦夫,竟眼看著她去忍受那種要命的寂寞。」
    他以背對著黃魯直,也不願被黃魯直看到他在悄悄的拭淚,卻不知窗外黑暗中有三
個人正看得清清楚楚。
    這時黃魯直已燃起了一根蠟燭,屋子裡雖然光亮了,但卻驟然沉寂了下來,亮光並
不能令這沉寂變得好受些。
    因為他們正在等待,世上根本就沒有任何事會比等待更難受的,竟魯直已漸漸有些
不安。
    黑衣人走到窗口,出神的望著遠方。
    遠方的黑暗吏濃,他歎息了一聲,喃喃道:「現在怕早已過了三更。」
    黃魯直道:「還沒有那麼晚吧?」
    黑衣人又搖了搖頭,道:「你想,今天晚上她會不會來?」
    黃魯直勉強笑道:「絕不會不來的。」
    黑衣人轉過身,黯然道:「其實,她不來也好,我若是她,也未必會來的,我……」
    突聽門外「篤」的一會,黑衣人和黃魯直霍然轉過身,就發現一條瓢逸而苗條的白
衣人影,已站在門口。
    門外還是很黑暗,胡鐵花並沒有看清這白衣人影,卻發現楚留香的嘴忽然張開了,
就好像忽然破人踩了一腳。
    只因他已看清門外這仙子般的白衣人影,他已看到她那美麗而冷漠的眼睛,這人赫
然竟是宮南燕。
    他再也想不到黑衣人在這裡等的竟是宮南燕,竟想不到冷若冰霜的宮南燕,竟是這
黑衣人魂牽夢縈的情人。
    他一直認為宮南燕是世上最聖潔,最不可冒瀆的女子,誰知道她居然也有個地下的
情郎。
    楚留香暗中歎了口氣,好像覺得自己上了別人的當——外面就算是他老婆,他怕都
不會比此刻更驚訝。
    因為令男人們最生氣的事,就是他不能得到的女人,別人反而得到了,這是任何男
人都無法忍受的。
    只見黑衣人歡喜的迎了上去,卻又驟然停下腳步,失聲道:「宮姑娘,是你。」
    爆南燕輕盈的走了進來,淡淡道:「我忽然有些私事,所以來遲,抱歉得很。」
    她嘴裡雖在說抱歉,但語氣冷漠,誰都可以聽出她連一分抱歉的意思都沒有,楚留
香暗中忽又鬆了口氣。
    因為他已看出宮南燕和這黑衣人絕沒有什麼親蜜的關係,那麼,黑衣人等的難道並
不是她麼?
    既然不是她,她為何要來呢?
    黑衣人怔了半晌,垂下了頭,道:「小靜她……她不能來了,是麼?」
    爆南燕道:「她若能來,我就不會來了,是嗎?」
    黑衣人茫然點著頭,喃喃道:「不來也好,我早就說過,她不來也好。」
    黃魯直忽然道:「是不是改期了?」
    他滿攘著希望,望著宮南燕,宮南燕卻瞧都不瞧他一眼,淡淡道:「她以後也不會
來了,永遠不會來了。」
    黑衣人的一雙手忽然抽攣著緊握了起來,嗄聲道:「她有沒有……:有沒有什麼信
帶給我?」
    爆南燕道:「沒有。」
    黑衣人身子顫抖著,忽然狂吼道:「為什麼?你師傅明明答應過我,每隔五年讓我
見她一面的,現在為什麼反悔了,為什麼?」
    爆南燕冷冷道:「我師傅並沒有反悔,她老人家說出來的話,永無更改。」
    黑衣人道:「那麼她為何不來見我?我絕不相信她會不願見我。」
    爆南燕道:「她也不是不願見你,而是已不能見你了。」
    黑衣人身子驟然一震,就彷彿有一道無形的閃電擊在他身上,他一步步往後退,顫
聲道:「她難道……難道已……」
    爆南燕居然也輕輕歎息了一聲,道:「她已永遠不必再忍受人世間的痛苦了,她實
在比你我都幸運得多。」
    她話末說完,黑衣人已軟軟的倒了下去。
    黃魯直搶過去扶住他,嗄聲道:「不知道姑娘能不能告訴我們,她是怎樣死的?」
    爆南燕默然半晌,緩緩道:「我只能告訴你,她是為了維護『神水宮』的光榮而死
的,只因她是個很有骨氣的女孩子,我們都為她驕傲。」
    黑衣人茫然點著頭,喃喃道:「多謝你告訴我,我……我恨高興……」
    說到「高興」兩字,他目中已流下淚來。
    爆南燕又沉默了半晌,一字字道:「你有這麼樣一個女兒,實在是你的運氣,因為
你實在不配的。」
    聽到這裡,楚留香心裡又是慚愧,又是難受。
    他這才知道自己方全都想錯了,這黑衣人等的並不是他的情人,而是他的女兒。
    只聽宮南燕冷冷接道:「現在她已死了,你和『神水宮』就再也沒有絲毫關係,所
以,家師希望你以後最好莫到這附近來。」
    黑衣人道:「但……但她的屍骨……:「宮南燕道:「她的屍骨,我們已安葬了。」
    黑衣人道:「我能不能到她墓前去瞧瞧?」
    爆南燕道:「不能。」
    她似已決心不再聽黑衣人說話,轉身走了出去。但走到門口,她忽又轉回頭,悠然
道:「你可知道江湖上有個叫楚留香的人?」
    黑衣人只是點了點頭。
    爆南燕道:「很好,你若見到他,最好殺了他,因為司徒靜就是死在他手上的。」
    楚留香臉都氣白了,他實在想不到這位「聖潔」的宮南燕姑娘,說起謊話來就像吃
白菜似的,而且還一定想要他的命。
    除此之外,他也很驚訝,因為他更想不到這黑衣人的女兒,竟是為無花殉情而死的
司徒靜。
    只聽「砰」的一聲,一張桌子已被黑衣人拍碎。
    他緊握著雙拳,哼聲道:「楚留香,楚留香,我……我那天為什麼不殺死他。」
    黃魯直怔了半晌,只是不住喃喃自語道:「有這種事?世上真會有這種事?」
    黑衣人霍然站起,又「噗」地生了下去,但全身似乎已呈虛脫,緊握著的雙手也松
開了。
    餅了半晌,他竟縱聲狂笑起來。
    黃魯直變色道:「你……你……」
    黑衣人狂笑道:「我沒有怎樣,只不過是在笑我自己而已,我「雄娘子」一生中也
不知毀了多少人的女兒,現在別人只不過殺我一個女兒,我為何要恨他,這也許就是報
應,這是老天給我的報應。」
    說到後來,他的狂笑已變為痛哭。
    但戴獨行、胡鐵化和楚留香,卻已吃驚得說不出話來,他們今天晚上也遇見了很多
意外的事。
    可是,任何事也不會比這件事更令他們吃驚了。
    這神秘的黑衣人,原來就是「雄娘子」。
    難怪他說:「天下的人都要將他殺之而後快。」
    難怪他臉上的面具如此精巧,行蹤如此詭秘。
    輕功又如此高妙。
    難怪他說:「任何人都不會相信君子劍會和他交朋友。」
    武林中第一個君子人,竟會和採花淫賊交朋友,原是任何人都夢想不到的事,難怪
他要和黃魯直形影不離,原來他就是要以黃魯直的身份來掩護自己。
    難怪黃魯直再三說:「他有不得已的苦衷,希望楚留香不要追究。」原來他就是怕
楚留香發現他的秘密。
    這些令人想不通的事,現在他們總算都已想通了。
    可是,「雄娘子」不是明明已經死了麼?江湖中人人都知道他已死在『神水宮』主
人的手上。
    他為什麼偏偏遠活著呢?
    說話永無更改的神水宮主,為什麼要為他撒謊?一生最恨男人的神水宮主,怎會偏
偏為這最無恥的男人撒謊?
    這件事,卻令楚留香他們更想不通了。
    楚留香和胡鐵花正在驚訝著,突聽「哼」的一聲,鐵獨行已自他們身旁箭一般竄了
出去。
    他的人還未掠入窗戶,已厲聲道:「雄娘子,你認得我戴獨行麼?二十年前,我已
決心為江湖除去你這禍害,今日你還有什麼話說?」
    雄娘子癡癡的坐在那裡,出神的呆望著面前閃動的燭光,似乎根本沒有聽到他的怒
罵。
    黃魯直卻已搶先一步,迎上了戴獨行,沉聲道:「他不是雄娘子,雄娘子早已死
了。」
    戴獨行狂笑道:「久聞「君子劍」一生不說謊話,誰知卻是個大言欺人,欺世盜名
之輩,到了此時,居然還要說謊。」
    黃魯直神色不變,緩緩道:「老朽並未說謊,無惡不做的雄娘子早已死了,現在坐
在這裡的,只是個已苦心懺悔了二十年的可憐人,已受了二十年痛苦磨折,從無一日能
安睡的可憐人,一個剛知道女兒被人殺害的父親。」
    戴獨行冷笑道:「可憐?那些死在他手上的好女子難道就不可憐?他這一生所造下
的罪孽,難道就此便能洗清?」
    黃魯直道:「就算他所受的折磨還不足彌補他的罪孽,但他早已痛自悔改,已變成
我平生所見到的最善良,最規矩的人,所以你現在如果殺了他,並不是殺死個淫賊,而
是殺死了一個善良的好人。」
    他長長歎了一口氣,道:「你想通了這點之後,若還要殺他,就請動手吧!他既不
會反抗,我也絕不會攔阻,只不過……」
    戴獨行忍不住問道:「只不過怎樣?」
    黃魯直一字字道:「只不過我若見著生平好友死在面前,也絕不忍獨生。」
    戴獨行怔了怔,瞟了窗外一眼,似乎想要楚留香來為他做個主意,但楚留香現在卻
不願現身。
    他自然不願擔起將司徒靜殺死的罪,他已知道這件事在這種時候,無論誰也無法解
釋得清。
    只見黃魯直神色已漸漸安詳,目光也漸漸堅定,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這種人的確是
不會說謊的。
    戴獨行歎了口氣,喃喃道:「雄娘子能交到你這種朋友,實在是運氣,奇怪的是,
他這種人怎麼會和你這種人交上朋友的呢?」
    他不讓黃魯直說話,接著又道:「其實我也已想到,一個凶淫惡毒的人,是絕不會
對自己的女兒像他那麼樣疼愛的……」
    楚留香發覺他說話的聲音忽然有了變化,竟變得有些含糊不清了,而且越說越緩慢。
    他自己卻像是並沒有發覺,還在接著道:「雄娘子竟會對自己的女兒有如此深情,
這實在也是令人難信的事,就憑這一點,我就該放了他。」
    最後一句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他臉色已變了,說到「放了他」三個字時,他已沖
到雄娘子面一,一拳擊出。
    雄娘子並沒有閃避,成名江湖垂六十年的『千里獨行俠』這一拳擊出,竟變得全無
絲毫力泵。
    黃魯直臉色也已大變,瞪著雄娘子道:「你……你為何……」
    戴獨行嘶聲道:「你還會什麼,你我兩人全都瞎了眼,看錯了人。」
    這時胡鐵花也已看出雄娘子竟在暗中施放了一種極惡毒的迷藥,將戴獨行和他的恩
友黃魯直迷倒。
    別人這麼樣對他,他卻做出這種事來,「雄娘子」果然名不虛傳,是世上最卑鄙惡
毒的人。
    胡鐵花只覺怒憤填膺,立刻就要衝出去,誰知楚留香竟又拉住了他,而且還不讓他
說話。
    就在這時,雄娘子已站了起來,他目中已是熱淚盈眶,卻更襯得他那張冷漠的瞼看
來份外詭秘。
    只見他向戴獨行深深一揖,嗄聲道:「戴先生的不殺之恩,在下永生難以忘記,但
戴先生也可以放心,在下絕不會讓你後悔沒有殺我的。」
    他轉過身望著黃魯直,又垂下頭道:「至於你,我……我實在沒有什麼話好說,
你……你……」
    說到這裡,他喉頭已塞住,再也說不下去,而這時戴獨行和黃魯直也聽不到什麼了,
他們都已倒了下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