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眉鳥
第二十二章 人為財死

    這人的輕功之高,實令楚留香都吃了一驚。
    胡鐵花沉聲道:「想不到我們沒有找他的麻煩,他卻來找我們的麻煩了。」
    楚留香知道他說的「他」,就是指那不願以真面目示人的黑衫劍客,但楚留香卻有
些懷疑,道:「我看這人絕不會是他。」
    胡鐵花道:「為什麼?」
    楚留香道:「他隱藏自己的身份猶恐不及,怎會來找我們?」
    胡鐵花道:「不是他是誰?你莫忘記,這樣的高手,天下並沒有幾個。」
    楚留香道:「你也莫要忘記,這裡已到了神水宮的禁區之內。」
    胡鐵花笑了笑,道:「但這人卻是個男的,絕不是神水宮門下,你難道連他是男是
女都分不出麼?」
    他們一開口說話,身法就慢了下來,距離那人影也就更遠了。
    胡鐵花皺眉道:「快追。」
    楚留香道:「他既然來找我們,就一定會等著我們,我們何必著急。」
    只見前面那人影身法果然也慢了下來,竟停在一個矮小的屋脊上,頻頻向他們兩人
招手。楚留香忽然道:「你回去照顧蓉兒吧:莫要又中了別人調虎離山之計。」
    胡鐵花一心想要瞧瞧這身懷絕技的夜行人是誰,是為什麼來找他們的,他實在捨不
得回去。
    但這時楚留香已掠出很遠。
    胡鐵花只有歎息著回轉身,喃喃道:「跟老臭蟲在一起,好事總輪不到我的。」
    夜深人靜,客棧裡燈火多已熄滅,只有兩間房子還亮著燈,一間是夥計們睡的,另
一間就是楚留香的屋子。
    蘇蓉蓉自然就住在楚留香隔壁。
    旁邊院子裡的三間房,就是那些江湖人睡的,他們屋子裡的燈早已熄滅了,除了鼾
聲外就聽不到別的動靜。
    但胡鐵花回到客棧的時候,這三間房的燈火忽然亮了起來,窗紙上已現出幢幢的人
影。
    這些人深更半夜裡忽然爬起來幹什麼?
    蘇蓉蓉屋子裡並沒有什麼異樣的動靜,胡鐵花沉吟了半晌,索性在屋脊後藏了起來,
暗中窺探著那三間屋子。
    他早已覺得那些人不是好路道,但若是他們半夜裡起來是為了要做案,這山城中卻
並沒有值得他們下手的對象。
    他們落腳在這裡,顯然另有目的。
    胡鐵花眼睛瞪得大大的,暗道:「不管你們想幹什麼,今天既然撞見我,就活該你
們倒楣。」
    餅了半晌,左面屋子裡的燈忽又熄了,兩條人影悄悄掠了出來,用手指在中間那間
屋子的窗上彈了彈,道:「三更了。」
    屋子的人帶著笑道:「我們早已準備好了,正在等著你們哩!」
    說話間,也有兩個人提著大包袱走出來,道:「你們先提著這包袱,我們去解手。」
    外面兩人笑罵道:「你們真是鄉下佬,不聚財,喝了酒,尿就來。」
    他們笑罵著剛按著包袱,屋裡出來約兩個人袖底忽然各翻出一柄解腕尖刀,「嗤」
的一聲,剌入了外面兩人的脖子。
    他們兩人悶哼一聲,立刻就倒了下來。
    另兩人右手抽出尖刀,左手已塞了團棉布在他們刀口裡,連一滴血都沒有濺出來,
手法當真是又乾淨,又俐落,顯見是殺人的老手。
    這變化委實大出胡鐵花意料之外,他實末想到這些人既末去殺人,也末去做案,反
而先自相殘殺起來。
    這時右面屋子也掠出兩個人,瞧見外面的情況,顯然也吃了一驚,兩人倒退一步,
反手握住刀柄,厲聲道:「雷老二,你想幹什麼?」
    那雷老二在鞋底上擦乾了刀上的血,笑嘻嘻道:「我什麼都不想幹,只不過覺得一
樣東西若是四個人分,就要比六個人分好得多。」
    那兩人對望一眼,全都笑了。
    雷老二道:「咱們雖然將那批鷹爪孫全甩脫了,但瞧這批貨眼熟的人還大有人在,
說不定後面還會有人跟來,咱們還是快走吧!」
    胡鐵花這才知道他們果然都是江洋大盜,而且剛做了一票好買賣,是為了逃避別人
的追蹤,才到這山城來的。
    那大包袱鼓鼓囊囊的,也不知裝的是什麼,但看他們一竟不惜為了這票貨自相殘殺,
包袱裡顯然絕不會是平凡之物。
    胡鐵花的心已癢了,手也癢了,暗道:「我若不看看這包袱裡裝的是什麼,今天晚
上休想睡得著。」
    其實他當然不僅是想看看而已,這四人就像送上門來的肥豬,他若將他們推回去,
實在對不起自己。
    這時雷老二已將包袱提了起來,胡鐵花剛想掠下去,突見一條白影,就像是一片雪
花般飄過來。
    雷老二一他們好像還沒有瞧見,直到這白色的人影飄飄的落在他們面前,他們才吃
了一驚。
    胡鐵花也吃了一窟,因為這白色的人影,輕功實在高明,他猜不透這小小的山城竟
會來了這麼多絕頂的武功高手。
    他也看不清這人的臉,只瞧見它的身材很輕盈,頭髮很長,好像是個很年輕,很漂
亮的女子。
    因為雷老二他們臉上的吃驚之態雖還末消失,眼睛卻已瞇了起來,色迷迷的瞧著這
白衣女子。
    若能令男人的眼睛瞇起來,這女子就一定不會醜的,胡鐵花對這種事,一向很有經
驗。
    只聽那白衣女子道:「地上的這兩個人,是你們殺的麼?」
    她說話的聲音自然也很好聽,只是有些冷冰冰的。
    雷老三卻笑了,道:「這兩人是不是我們殺的,與姑娘又有什麼關係,像姑娘這樣
的美人兒,難道還會在衙門裡吃糧當差不成。」
    那白衣女子緩緩道:「你若在別的地方殺人,莫說殺兩個,就算殺兩百個也和我沒
關係,但在這裡……」
    雷老二道:「這地方難道有什麼不同?」
    白衣女子道:「這地方不能殺人的。」
    雷老二一笑道:「但現在我已經殺人,姑娘你說應該怎麼辦呢?」
    他對這女子本來還有畏懼之心,因為他也已看出這女子的輕功很高明,但現在他似
乎已被這女子的美貌弄得有些神魂顛倒,膽子也漸漸大了起來。因為男人對美麗女人的
提防之心總是特別小的。
    所以美麗的女人時常都能令男人上當。
    那白衣女子道:「你既然已殺了人,就只有兩個法子了。」
    雷老二一道:「什麼法子?」
    白衣女子道:「第一個法子,就是你將這兩人的死屍吃下去,而且要用舌頭將地上
的血跡舔得乾乾淨淨。」
    雷老二大笑道:「我這人什麼都吃,只有大葷不吃死人,小葷不吃蒼蠅……」
    他笑聲忽然停頓,彷彿已覺出這女子並不是在開玩笑。胡鐵花雖看不見她的臉,卻
也知道她臉色一定變了。
    那女子已緩緩按著道:「你若不想吃死人,也沒有關係,反正還有第二個法子。」
    雷老二道:「什……什麼法子?」
    白衣女子道:「這第二個法子就容易多了,你跟著我來吧!」
    她輕盈的轉過身,人已掠上牆頭。
    夜涼如水,自山的那一邊吹過來的晚風,輕柔得就如同天鵝的羽毛,淡淡的星光照
在她身上。她輕盈的身子彷彿溶於這溫柔的秋夜中。
    就在這一剎那間,胡鐵花終於瞧見了她的臉。
    她也許並不十分美,但在如此幽靜的夜色裡,如此朦朧的星光下,她看來實在有種
令人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雷老二和他的三個夥伴,似乎又已忘記了一切,四個人只不過遲疑了片刻,就一齊
跟著她掠了出去。
    蘇蓉蓉那間屋子裡仍然沒有絲毫動靜,她以已睡得很熟,胡鐵花受過上次的教訓之
後,現在已不敢大意。
    他也知道自己應該看守在這裡,蘇蓉蓉若又中了別人的暗算,他不但沒有臉見楚留
香,簡直沒有臉做人了。
    但那白衣女子實在太美,人神秘,她叫那四個江湖人跟著她走,究竟是為了什麼呢?
她要帶他們到那裡去?
    那大包袱裡究竟是什麼東西?
    胡鐵花的好奇心簡直已快爆炸了,他若不立刻跟著去看個明白,說不定立刻就會發
瘋的。
    他拚命的揉著鼻子,正不知該如何是好,誰知就在這時,蘇蓉蓉忽然自窗子裡探出
頭來,向他招了招手。
    胡鐵花一縱身就涼了過去,道:「原來你還沒有睡。」
    蘇蓉蓉抿嘴笑道:「你們喝了酒之後說話的聲音連聾子都會被吵醒,我怎麼睡得著
呢?何況,今天晚上這院子裡又這麼熱鬧。」
    胡鐵花道:「原來你都瞧見了。」
    蘇蓉蓉道:「我看見你們追一個人出去,然後你又一個人回來了。」
    若在平時,胡鐵花一定會乘機開開她和楚留香的玩笑,讓她紅一紅臉,或者讓她為
楚留香著著急。
    但現在,他的興趣並不在這上面。
    所以他立刻問道:「方纔隔壁院子裡發生的事,你也瞧見了麼?」
    蘇蓉蓉眼波流動,道:,「你是不是想跟著去看看他們的下落?」
    胡鐵花眼睛亮了,大喜道:「你也想去?我們一同去瞧瞧好不好?」
    蘇蓉蓉道:「我不能去,因為那女子萬一她也瞧見我,說不定就會有麻煩的,但你
卻沒關係。」
    胡鐵花道:「為什麼?」
    蘇蓉蓉道:「因為她認得我,卻不認得你。」
    胡鐵花立刻追問道:「她認得你?你也認得她麼?它是什麼人?」
    蘇蓉蓉道:「她就是神水官派去找楚留香的人,叫宮南燕。」
    胡鐵花一店,怔住了,喃喃道:「難怪她功夫不弱,原來是「水母」陰姬的徒弟。」
    蘇蓉蓉道:「你更想去瞧瞧了,是麼?」
    胡鐵花又摸了摸克子,道:「可是你……」
    蘇蓉蓉嫣然道:「你盡避去吧,我又不是小孩子,難道還不能照顧自己?」
    胡鐵花大喜道:「你真是個好姑娘,難怪那老臭蟲恨不得時時刻刻都將你銜在嘴裡,
還怕一不小心會將你吞了下去。」
    他終於還是將蘇蓉蓉的臉說紅了,等他掠出牆外後,他還是覺得很開心,因為他很
喜歡看美麗的少女們臉紅的樣子。他喜歡看到年輕的男女們兩情相悅,他總覺得這是世
上最美麗的事。
    他也很替楚留香歡喜,因為他覺得蘇蓉蓉實在不錯。
    他長長呼吸了口氣,喃喃道:「那老臭蟲實在比我走運。」
    可是現在也有令胡鐵花煩惱的事,就在這幾句話的功夫裡,那白衣女子和雷老二他
們已連影子看不見了。
    他也知道宮南燕的腳程不會比他慢很多,但就憑雷老二他們四個人,他自信就算只
用一條腿跳也能追得上他們的。
    現在的問題只是,他們是往那個方向走的?左面的路通向市街,右面通向官道,前
面就是他方和楚留香追蹤那神秘夜行人的方向。
    於是他就筆直向前面掠出,因為他走這條路,就算找不到宮南燕,最少也能遇著楚
留香的。
    前面並沒有路,只是一重重屋脊。
    他記得力才掠過這些屋脊時,下面的燈火都已熄了,山城中的人都知道小心火燭,
很少有人點著燈睡覺的。
    但現在,他忽然發現前面有家人的燈光很亮,而且還有一陣陣叮咚敲打之聲,從院
子裡傳出。
    這家人的院子裡堆著很多木頭,屋簷下懸著燈籠。
    胡鐵花本想往旁邊繞過去,但眼角卻已瞥見院子裡有兩個人在敲著的竟是口棺材。
    這家竟是棺材店。
    無論多麼小的城鎮,都會有家棺材店的,因為每個地方都有人,每個人都有死的一
天。
    這並不奇怪。
    弊材店裡的人自然要釘棺材,棺材裡一定有死人。
    這也不奇怪。
    奇怪的是,這兩人為何三更半夜的忽然爬起來釘棺材,難道這附近忽然有人半夜暴
斃麼?
    縱然如此,也可以等到明天再釘呀!死人是絕不會著急的……活人,自然更不會急
著進棺材了。
    胡鐵花又不禁動了好奇之心,他忍不住頓住身形,於是他立刻就發覺院子裡竟有四
口棺材。
    四日棺材有三日還沒有釘上棺蓋。
    三日棺材裡都裝著死人。
    胡鐵花再不遲疑,飛身躍下院子,那正在釘棺材的兩個人吃了一驚,連手裡的釘錘
都駭得飛了出去。
    胡鐵花也不理他們,只是急著去看那三口棺材裡的死人,他只瞧了一眼,臉色已變
了,失聲鷲呼道:「原來是他們。」
    這棺材裡的死人,竟是雷老二和他的朋友。
    胡鐵花片刻之前還親眼見到他們鮮蹦活跳的,做夢也想不到這四人現在已躺在棺材
裡。
    那兩人已跪了下來,驚呼道:「大爺饒命,這不關小人們的事。」
    胡鐵花見到他們已面無人色,知道他們必定已將他認做是雷老二的朋友了,他只有
勉強笑著道:「我也知道這不關你們的事,但這是怎麼回事呢?」
    兩人年紀中較大的,似是棺材店的老闆,壯起膽子道:「小人們本已睡著了,忽然
有位仙女般的姑娘,將小人們叫醒,叫小人準備四口棺材,在院子裡等著。」
    胡鐵花道:「是個穿白衣服的姑娘麼?」
    弊材店老闆道:「不錯,小人們雖覺奇怪,但這裡時常都傳說有仙女顯靈的事,據
說這山裡的仙女很多,所以小人們也不敢不從命。」
    胡鐵花冷笑道:「那些不是仙女,是水鬼。」
    弊材店老闆倒抽了口涼氣,頭聲道:「那位仙……水……姑娘過了半晌,就帶了
四……四位好漢回來了,看她對他們的樣子,也並不凶狠,只是要其中一個人先付給我
二十兩銀子。」
    胡鐵花道:「那人怎麼說?」
    弊材店老闆道:「那……位好漢還像是很歡喜,說:「我和他們本就是朋友,替他
們買口棺材,本是應該的。」小人聽了這話,也鬆了口氣,以為他們有朋友死了,所以
那位姑娘就帶他們來買棺材,這是照顧小人的生意,小人這裡還很少有一天能賣出四口
棺材的,誰知……」
    他牙齒打戰,連話都說不下去了。
    胡鐵花望著棺材裡的雷老二,心裡也有些哭笑不得。
    雷老二發現自己付錢原來是在替自己買棺材的時候,他心裡又是什麼滋味呢?這種
滋味只怕很少有人能想像得到。
    餅了半晌,那棺材店老闆才按著道:「誰知道等到他們付過銀子之後,那位姑娘忽
然道:「第二個法子只不過要你們的命,那實在容易極了。」小人們剛大吃一驚,還沒
有看清是怎麼回事,這四位好漢已一個個全都倒了下去。」
    他全身都在發抖,頭聲道:「小人平生還從未見過有人死得這麼快的,四個活生生
的人,不知怎地一來,就全都變成了死屍。」
    胡鐵花也聽得呆住了,道:「然後呢?」
    弊材店老闆道:「然後……然後那位姑娘就忽然不見了。」
    他苦著臉接道:「這種事情說別人聽,別人也一定不會相信的,所以小人們只有連
夜將棺材釘好送走,才大爺你……你……」
    胡鐵花一笑道:「你放心,我馬上也會忽然不見的,總不會管你的事,可是,這四
人本來提著個大包袱,你瞧見沒有?」
    弊材店老闆道:「好像是……是那位姑娘提走了,小人那時已嚇得眼睛都發了花,
實在並沒有瞧清楚……」
    他話末說完,胡鐵花果然也忽然不見了。
    以後這棺材店老闆一連病了七天,若有人問他七天前晚上在幹什麼,他就發誓說什
麼也沒有做,只不過做了場噩夢。
    小小的土地廟旁,是間平房,裡面有很多桌椅,原來是間私塾學堂,但老師並不住
在裡面,學生自然也早已放學了,裡面一個人也沒有,卻點著根蠟燭,火光閃爍,看起
來有些陰森森的。
    楚留香追到這裡,前面那人影忽然停了下來。
    這人竟是個很乾很瘦的老頭子,頭髮鬍子全都白了,但身子卻仍很硬朗,站在那裡
就像是一桿槍。
    他忽然回過身向楚留香笑了笑,道:「楚香帥的輕功果然名不虛傳,天下無雙,當
真令老朽開了眼界。」
    楚國香抱拳道:「前輩過獎了。」
    他已趁說話的時候,將這老人仔細觀察了一遍,此刻忽又笑道:「普天之下,若還
有在下追不上的人,那必定就是「萬里獨行」戴老前輩,前輩才真令晚輩開了眼界。」
    那老人朗聲大笑道:「聽香帥這麼樣一說,老朽反而顯得小家氣了,其實老朽並不
是故意想賣弄這身見不得人的功夫,老朽將香帥引到這裡來,只不過是因為香帥所住的
那家客棧裡有幾個人討厭,所以說話有些不便。」
    很多人都以為年紀越大的人越謙虛,其實一個人年紀越大,就越不肯服輸,越喜歡
聽別人奉承自己。
    奉承話若由一個和自己本事差不多的同行嘴裡說出來,那更是過癮無比,天下沒有
人不喜歡聽的。
    戴獨行若不想要楚留香瞧瞧他的功夫,他為何不走慢些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