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眉鳥
第二十章 前輩風範

    楚留香沉吟著道:「如此說來,你也並沒有見到『水母陰姬』了。」
    柳無眉歎道:「我非但沒有見到她,連她的門下都沒有見到一個。」
    胡鐵花道:「你是怎麼樣回來的?」
    柳無眉道:「我也不知哀求了多久,鼻子裡忽又嗅到另一種氣味,這次我嗅到的竟
是香氣,彷彿是晚上從窗外吹進來的春風,又彷彿是母親懷中的乳香,我嗅到這香氣,
就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胡鐵花道:「等你醒來後,你已回到那菩提庵?」
    柳無眉道:「不錯。」
    她歎息一聲,接著道:「我醒來的時候,身上的衣服已乾了,那老尼姑正坐在我對
面,手裡還拿著我剛喝過的那只茶碗,就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我再問他,再求她,
她就連一個字都聽不見了。」
    宋甜兒只覺手腳冰涼,顫聲道:「你……你就好像做了個夢?」
    柳無眉黯然道:「不錯,有時連我自己都分不出,那究竟是真?還是夢?」
    李紅袖也長歎了一聲,苦笑道:「聽你這麼一聲,我又不想到那神水宮去了。」
    宋甜兒望著蘇蓉蓉,道:「神水宮……神水宮?那究竟是個怎麼樣的地方呢?」
    她這話雖是問蘇蓉蓉的,但不希望蘇蓉蓉答覆。
    因為她知道蘇蓉蓉也一定回答不出。
    大家又沉默了下來,心裡都有個問題。
    神水宮真是像蘇蓉蓉所說的那樣,是個世外桃源,人間仙境呢?還是像柳無眉所說
的那樣,是個充滿了神秘和恐怖的人間地獄?
    胡鐵花又在摸鼻子了,喃喃道:「也許你們兩人去的不是同一個地方。」
    柳無眉道:「天下只有一個神水宮:絕沒有第二個。」
    蘇蓉蓉道:「我去的那地方就是神水宮,絕不會錯。」
    她們的語氣都是同樣肯定。
    胡鐵花歎了口氣,道:「若換了別人說絕不會弄錯,我也許還不相信,但你們兩位
姑娘既然說絕不會弄錯,那只怕就……」
    他忽然頓住語聲,瞪著柳無眉道:「你到了那地方,連一個人都沒瞧見,怎知道那
地方就是神水宮呢?」
    李紅袖也立刻按著道:「是呀:你怎知菩提庵裡那老尼姑,一定會將你送到神水宮
去?」
    蘇蓉蓉眼睛裡發出了光,也搶著道:「是誰告訴你,要到神水宮去,一定要先經過
那菩提庵的?這件事說不定根本就是那人做出來的圈套。」
    柳無眉道:「圈套?」
    蘇蓉蓉道:「不錯,圈套。」
    她按著道:「那人說不定和他……和楚留香有仇,所以故意設出這圈套來騙你,菩
提庵那老尼姑自然也是和他串通的。」
    胡鐵花拍手道:「一點也不錯,他們這樣做,就為的是要你殺楚留香,其實他們根
本沒有將你送到神水宮去。」
    李紅袖道:「你喝了那杯茶後,已經迷迷糊糊的了,她們隨便將你送到那裡去,你
反正都不會知道。」
    柳無眉沉吟著,緩緩道:「姑娘們說的話,也未嘗沒有道理。」
    李紅袖道:「這自然很有道理,你去那地洞,說不定就在菩提庵的下面,你聽到的
那聲音,說不定就是那老尼姑在說話。」
    柳無眉歎了口氣,道:「可是,這件事既然有關我的生死,我又怎麼會隨便聽信別
人的話呢?指點我這條路徑的人,我自然很能信任他。」
    胡鐵花嘿嘿笑道:「太信任別人的人,都要倒楣的,這道理你應該比別人都明白才
是。」
    柳無眉紅著臉垂下了頭,道:「可是這個人……這個人絕不會說假話。」
    胡鐵花道:「哦?我倒已有很久未曾見到不說謊的人了,我倒想瞧瞧這人是誰?」
    柳無眉道:「他老人家便是武林中人稱「君子劍」的黃魯直黃老劍客,我想各位多
多少少總該聽說過一些他老人家的事跡。」
    胡鐵花立刻說不出話了,只因為他也知道,天下若有一個不說謊的人,那人必定就
是這位「君子劍」黃魯直。
    李紅袖忍不住道:「她說的不錯,這位黃老劍客倒的確不愧為誠實的君子,生平從
來也沒有說過一句謊話,最難得的是,他不但對朋友以誠相待,就算對他的仇敵,也一
向是實話實說,從來不肯說謊的。」
    宋甜兒拍手笑道:「我們的李姑娘又想將她肚子裡的學問賣弄賣弄了,她倒的確裝
了一肚子的掌故,說起來真能令人聽出耳油。」
    她說的雖是「官話」,但卻半生不熟,簡直比廣東話還難懂,柳無眉也聽不懂她在
說什麼,只不過心裡有些奇怪:「這位李姑娘年紀輕輕,「君子劍」闖蕩江湖的時候,
她只怕還未出世哩,但聽她的口氣,對「君子劍」的往事她卻像知道得很多。」
    卻不知李紅袖非但對「君子劍」的往事知道得不少,江湖中成名人物的事跡,她也
很少有不知道的。
    胡鐵花也忍不住問道:「你說黃老劍客對仇敵也不肯說謊,這我倒有些不懂了。」
    李紅袖道:「你和人動手時,對方若問:「你最拿手的是什麼功夫?最厲害的是那
幾招?出手時準備用什麼招式?」你肯不肯告訴他?」
    胡鐵花大笑道:「兵不厭詐,和人交手時,講究的就是虛虛實實,才能令對方無法
招架,自己若先將自己的底細都抖露出來,還和人打什麼架。」
    李紅袖道:「別人若問你這些話,你絕不肯告訴他吧!」
    胡鐵花道:「那人若是我的對頭,我自然不肯告訴他,可是我的對頭也絕不問我這
些話,因為他知道我沒有發瘋,我就算說了,也絕不會是真的。」
    李紅袖笑了笑,道:「我也知道你絕不肯說的,就算說了,對方既不會相信,也不
敢相信,可是黃老劍客和人動手時,別人無論問他什麼,他有一句就說一句,而且說出
來絕不更改,他若說最後是準備以一招「飛鳥投林」去削對方的頭巾,就絕不會用一招
「玉女穿梭」去刺別人的胸膛。」
    胡鐵花怔了怔,道:「這樣和人交手,豈非必定要吃大虧麼?」
    李紅袖道:「不錯,黃老劍客就因為這緣故,平生也不知吃過多少次虧了,只因別
人知道他這脾氣後,要和他交手時,就一定要先問清楚。」
    胡鐵花道:「黃老劍客固然是功力深厚,別人就算知道他要用什麼招式,也無法招
架抵擋,但若遇到和他功力相若的人,豈非等於已不戰而敗?」
    李紅袖歎道:「正是如此,所以有幾次戰役,黃老劍客明明應該勝的,卻反而敗
了。,但也就因為他是位誠貿君子,所以別人縱然勝了他,也不忍傷他。」
    柳無眉接著道:「何況,黃老前輩以誠待人,所以好朋友極多,江湖中老一輩的英
俠,差不多全是他老人家的知交,所以就算是他的對頭,也不敢傷他。」
    她長長歎了口氣,道:「各位請想想,這種人說出來的話,我能不相信麼?」
    胡鐵花苦笑道:「如此說來,你去的那地方也必定是神水宮,絕不會錯了。」
    蘇蓉蓉默然半晌,道:「只可惜黃老劍客不知在那裡,否則我倒真想向他請教幾件
事。」
    楚留香一直在靜靜的聽著,此刻忽然笑了笑,道:「你想請教什麼事,不妨說出來,
黃老劍客也許能聽得到也末可知。」
    蘇蓉蓉瞪大眼睛,道:「他難道就在附近麼?」
    楚留香又笑了笑,卻不說話了。
    只聽地道的石級上有人輕輕咳嗽了雨聲。
    按著,就有三個人緩緩走了下來。
    這三人身上都穿著黑色的袍子,腰畔都懸著劍胡鐵花立刻就認出他們正都是方才和
楚留香動手的人。
    只不過現在他們已將蒙面的絲巾取了下來,三個人氣度雖同樣的沉穩,但形貌卻大
不相同。
    當先而行的,是位眉清目秀,面如銀盆的老人,現在雖然已發福了,想當年卻必定
是位風度翩翩的美男子。
    他眉間猶帶著怒色,似乎餘怒未消,脾氣又顯然很剛烈,這人不問可知,就是名滿
天下的「玉劍」蕭石了。
    他身旁一人身材頎長,面容清瞿,幾乎比他整高了一個頭,神氣看揀報嚴肅,但目
光卻很慈和。
    此刻他雙眉微皺,彷彿有些心事。
    後面還跟著一人,身材既不太高,也不算矮,容貌很平凡,很平和,基至連一絲表
情都沒有。
    這三人中,只有他看來沒有那種名劍客懾人的手採,但也只有他神情最冷漠,令人
不敢親近。
    李玉函夫婦一見到這三個人,又倏地跪了下去,連頭都不敢抬起,那人也未瞧他們
一眼,卻向楚留香抱拳一揖。
    「玉劍」蕭石長歎道:「老朽方才為豎子所愚,幾乎鑄下大錯,實已無顏再見香
帥。」
    楚留香立刻躬身道:「前輩言重了,在下怎擔當得起。」
    那頎長老人也歎道:「老朽平生月信還末做出過什麼負人之事,但此番……唉!此
番實令老夫無地自容,但望香帥恕罪。」
    楚留香只有連聲道:「不敢,不敢……」
    蕭石跌足道:「長話短說,老朽等本都已沒有臉再見人了,但若就此一走了之,更
不像話,是以轉來向香帥負荊請罪。」
    胡鐵花本來還對他們很氣憤,但此刻見到他們竟不惜移尊降貴,來向個後生小子請
罪賠禮,又不禁暗暗讚美。
    「對就是對,錯就是錯,錯了就認錯,絕不推諉……這種武林前輩的風輩,的確令
人佩服。」
    楚留香的神情也很惶恐,謙謝了幾句,立刻就問道:「李老前輩的情況已好些了
麼?」
    蕭石歎道:「觀魚兄此次雖因皇天有眼,因禍得福,但他久病之後,精氣已虛,此
番又動了真怒,舊病雖去,新病又生,雖經我們幾個人合力將他真氣引入正軌,但一時
間只怕還是難以康復。」
    楚留香道:「鐵山道長呢?」
    蕭石黯然道:「這位道兄薑桂之性,老而彌辣,卻未想到自己究竟已非少年了,怎
經得起如此重創,方才雖然還能勉強支持,但此刻的情況卻似比觀魚兄更嚴重,幸好凌
飛老乃是治傷的名家,此刻還在照料著他。」
    聽到這裡,李玉函已是淚流滿面,柳無眉更早已泣不成聲,夫妻兩人一齊以首頓地,
哽聲道:「晚輩該死!都是晚輩該死!」
    他們不說話反倒好,這一說話,蕭石怒氣立刻又發作了,厲聲道:「你兩人還有膽
子敢留在這裡?你兩人居然連我們都騙了,難道就不怕你們李家祖宗留下的家法。」
    李玉函流淚道:「晚輩也知道罪無可追,應該伏法,只求前輩饒了她一命,她……
她………她本和此事無關的。」
    蕭石怒道:「她若和此事無關,誰和此事有關?『擁翠山莊』的聲名已被你們毀盡
了,難道還要留下她來丟人麼?」
    柳無眉伏地痛哭道:「不錯,此事全因我而起,和他無關,請前輩們饒了他吧!」
    蘇蓉蓉她們聽了這淒慘的哭聲,又不禁為之惻然,正不知該如何為這一雙同命的鴛
鴦求情。
    誰知那頎長老人卻歎了口氣,柔聲道:「你們也不必難受,我們受觀魚兄之托,本
想來以家法處置你們的,但方纔我們在上面已聽了你們的話,也覺得你們的遭遇很可憐,
並非沒有可以原諒之處,我們已決定替你們去向觀魚兄求情了。」
    蕭石連連跺足,苦笑道:「我方纔已說過,要多教訓教訓他們的,你此刻怎地又對
他們說實話了。」
    那頎長老人歎道:「他們看來已有痛悔之意,你何必再叫他們著急呢?」
    蘇蓉蓉忍不住和李紅袖相視一笑,只因聽到這裡,她們已猜出這頎長老人必是「君
子劍」無疑了。
    可是莫說蘇蓉蓉她們,就連楚留香竟也看不透那容貌平凡,神氣冷漠的劍客是什麼
來歷。
    他年紀看來彷彿比蕭石、黃魯直他們年輕些,但楚留香方才被困在劍陣中時,已覺
出這人功力之深厚,劍法的老辣,絕不在蕭石、鐵山道長、凌飛閣、黃魯直,和帥一帆
這些前輩名劍客之下。
    何況他既是李觀魚的好友,也自然是成名已久的前輩,但楚留香卻偏偏想不起前輩
名家中有這樣一個人來。
    楚留香正要探問他的名姓來歷,誰知他卻已轉過身子,背負著雙手,抬著頭出神起
來,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蕭石和黃魯直居然也沒有將楚留香引見給他,他似乎是個很神秘的人物。楚留香也
不禁對他越來越好奇了。
    這時「君子劍」忽然望著蘇蓉蓉道:「這位姑娘……」
    蘇蓉蓉立刻檢衽作禮道:「晚輩蘇蓉蓉,有幾件事正想請教前輩。」
    黃魯直微笑道:「蘇姑娘只管說吧!」
    蘇蓉蓉沉吟了半晌,道:「前輩確知那菩提庵乃是神水宮的接引處麼?」
    黃魯直道:「不錯。」
    他也沉吟了半晌,才接著道:「無眉問起我時,老朽本不知她為何要到神水宮去,
只當她少年好奇,是在無意間隨口問出來的。」
    蘇蓉蓉道:「前輩可知道菩提庵那位老師太是何來歷麼?」
    黃魯直追:「那位啞師太倒也可算是當世一位奇人,從來沒有人知道她的來歷,也
從無人聽她說過一句話。」
    蘇蓉蓉道:「她是真的殘廢,還是裝聾作啞?」
    黃魯直歎了口氣,道:「一個人若能裝聾作啞數十年,想必有她的傷心事,老朽又
何必再去追究她是真是假呢?」
    蘇蓉蓉肅然道:「前輩胸襟,確非晚輩們所能企及,晚輩實在慚愧得很。」
    她垂手肅立,竟不再問了。
    餅了半晌,黃魯直卻忍不住問道:「蘇姑娘想問的只怕不止這兩句話吧?」
    蘇蓉蓉又沉吟了很久,才恭聲道:「晚輩的確還有事要請教前輩。」
    黃魯直道:「既是如此,姑娘為何不問?」
    蘇蓉蓉道:「晚輩唯恐有些事是前輩不願對外人道的,但晚輩若是問了,前輩又絕
不會以虛言敷衍,是以晚輩不敢再問。」
    聽到這裡,胡鐵花心裡只覺暗暗好笑:「難怪老臭蟲要叫這位姑娘到神水宮去打聽
消息,看來她的確很懂得問話的技巧,她嘴裡雖說「不敢再問」,其實卻無異已經將什
麼話都問了出來,而且還要人家非說不可。」
    黃魯直果然笑了笑,道:「姑娘是否想問老朽是怎會知道這件事的?」
    蘇蓉蓉微笑不語。
    黃魯直道:「其實這件事老朽也是聽別人說的。」
    他有意無意間瞟了那平凡的黑衫劍客一眼,又按著道:「老朽也相信這人所說的話
必真無假,只因他平生從未在老朽面前隱瞞過任何事,更末對老朽說過一句假話。」
    蘇蓉蓉目光閃動,忽然笑道:「這人想必是前輩的紅粉知己……」
    她故意將「紅粉知己」四個字聲音拖得長長的。
    黃魯直果然忍不住道:「姑娘說笑了,老朽生平不二色,那有什麼紅粉知己。」
    蘇蓉蓉眼睛一亮,道:「如此說來,對前輩說起這件事來的,難道竟是位男士麼?」
    黃魯直道「嗯!」
    蘇蓉蓉立刻追問道:「據晚輩所知,天下從沒有一個男人能知『神水宮』的秘密,
前輩這位朋友又是怎麼會知道這件事的呢?」
    黃魯直沉吟了半晌,苦笑道:「姑娘若問及老朽自己的事,老朽是知無不言,言無
不盡,但這件事卻有關別人的秘密,恕老朽不能多說了。」
    他說話的時間,又瞟了那黑衫劍客一眼,忽然抱拳道:「老朽言盡於此,就此告
辭。」
    那黑衫劍客已轉過身,向楚留香匆匆一揖,就走了出去,兩人都似乎再也不願再在
這裡停留半刻。
    蕭石皺了皺眉,大聲道:「魯公,這裡的事,你不管了麼?」
    只聽黃魯直在石階上笑道:「清官難斷家務事,他們父子間的糾紛,別人想管也管
不了的,觀魚兄現在雖然怒氣衝天,但只要過了三五天,也就好了。」
    說到最後兩句話,他已走得很遠,蕭石跺了跺腳,也追了出去,忽又回過頭來瞪著
李玉函道:「你這兩天最好莫要去見你的老頭子,免得他又被你氣得走火入魔,你最好
遠遠的避開,等他的痛好了再回來,那時他有了力氣,揍你的時候也可以揍得重些。」
    松鶴樓的菜本就很有名,何況大家又全都餓了,胡鐵花固然是開懷暢飲,就連蘇蓉
蓉也喝了幾杯。
    其中就只有黑珍珠彷彿有些心事,李玉函夫婦自然更食不下嚥,他們本無顏跟著大
家一起來的。
    但李紅袖卻說:「你們怎能到別的地方去呢?我們又不認得那菩提庵在那裡,還要
請你帶路哩,難道你不肯幫忙?」
    宋甜兒也幫著李紅袖拉他們,她說:「楚留香反正一定要到神水宮去的,只要他一
到神水宮,就能將解藥替你要出來,你放心好了。」
    別的人雖然知道這件事絕不會如此容易,但也並沒有擔心,因為無論多麼大的危險
楚留香都闖過了,他們認為『水母陰姬』就算再厲害,也只不過是個人而已,難道還能
將楚留香吞下去不成。
    真正擔心的倒是楚留香自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