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眉鳥
第十八章 你死我活

    柳無眉瞟了他一眼,目中滿是輕蔑之色,好像在說:「就憑你胡鐵花,一萬個也斗
不過人家一個。」
    但這話她並沒有說出來,她只是歎著氣道:「我雖然不敢去見他,情勢卻逼得我非
去見他不可。」
    胡鐵花忍不住問道:「你到底見到了他沒有?」
    柳無眉道:「見著了。」
    胡鐵花道:「他是不是能解你的毒呢?」
    柳無眉道:「他自然能解,但他卻有個條件。」
    胡鐵花道:「什麼條件?」
    柳無眉歎道:「他也沒什麼別的條件,只不過問我要一件東西。」
    胡鐵花已緊張起來,已隱約猜出那人要的是什麼。
    但他還是忍不住問道:「他要的是什麼東西?」
    柳無眉一字字道:「他要的是楚留香的人頭。」
    這句話說出來,大家全都怔住。
    餅了很久,胡鐵花才瞧著楚留香笑道:「你腦袋裡究竟有什麼寶貝,為什麼想要你
腦袋的人竟有那麼多?」
    柳無眉垂下了頭,緩緩道:「我和你無冤無仇,本不忍為了這種事殺你的,但那人
卻說,我中毒已深,最多只有兩三個月的壽命了,在這兩三個月裡,我若不能提著你的
腦袋去見他,就只有趕快準備後事了。」
    楚留香情不自禁揉了揉鼻子,道:「現在已經過了多久?」
    柳無眉道:「已兩個月。」
    楚留香道:「那人說的話靠得住麼?」
    柳無眉道:「你若知道他是誰,就絕不會懷疑他的話了。」
    胡鐵花冷笑道:「我倒末想到你竟是如此怕死的人。」
    柳無眉目中流下淚來,顫聲道:「我並不是怕死,我只不過是……是……」
    胡鐵花道:「是什麼?」
    李玉函忽然嘶聲道:「她只是為了我,她不忍拋下我一個人去死,現在你總該明白
了吧?」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明白了。」
    李玉函怒吼道:「你現在總該知道,她並不是石觀音的奸細,更不是任何人的奸細,
地想要你的命,只不過是想保全自己的性命而已。」
    楚留香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點我絕不怪她,她這樣做本是應該的。」
    李玉函似也想不到他反倒幫柳無眉說起話來,怔了半晌,嗄聲道:「既然如此,你
就索性成全了她吧!」
    楚留香悠然道:「我方纔已說過,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所以找雖然很想幫它的忙,
但至少也得先為自己打算打算。」
    他凝注著李玉函微笑道:「若要你砍下自己的腦袋去幫別人的忙,你肯不肯?」
    李玉函蒼白的臉已漲紅了,怒道:「這個忙你不幫他不行。」
    楚留香道:「哦?」
    李玉函道:「你若不肯死,我就要他們五個人的命,你總不忍眼見看著他們五個人
為你而死吧?」
    楚留香道:「你若殺死了他們,你們夫妻……」
    林玉函大吼道:「我們夫妻反正不想活了。」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看來你們的確是個癡情的人,為了自己的老婆,竟不惜做
這種事……但你為什麼不直接用這暴雨梨花釘夾殺我呢?」
    李玉函咬著牙,嘶聲道:「我沒有殺死你的把握,這已是我最後一注,我絕不能冒
險。」
    楚留香微笑道:「至少你這句說的倒是老實話。」
    李玉函道:「現在話已說盡,你再拖下去也沒有用了,我再給你片刻考慮,等我數
到五字,你不死,他們就得死。」
    楚留香歎了口氣,喃喃道:「數到五?……你為何不只肯數到三呢?那樣豈非更緊
張刺激得多。」
    李玉函鐵青著瞼,道:「一。」
    他連聲音都已緊張得嘶啞,說了兩次,才說出這個「一」字來,只因他知道楚留香
若不肯死,那麼非但胡鐵花、蘇蓉蓉、李紅袖、宋甜兒、黑珍珠都得死,他們夫妻兩人
也休想再活下去了。
    楚留香現在卻不像想死的樣子。
    李玉函嗄聲道:「二。」
    楚留香居然微笑了起來。
    李玉函實在不願看到這微笑,只有瞪著蘇蓉蓉她們,他自然知道她們絕沒有一個人
會說:「楚留香,你死吧!讓我們活下去,我們都是你最親近的人,你若為我們死了,
天下的人都會讚揚你。」
    他並不希望她們會說出這樣的話,他希望她們說:「楚留香,你千萬不能死!讓我
們死吧!我們都是無足輕重的人,死了也沒什麼關係。」
    他更希望她們會說:「我們能為你而死,死也瞑目了,但願你莫要忘記我們,每到
春秋忌日,你能在我們墳前燃一炷香,我們也就心滿意足了。」
    因為他知道她們若說出這些話,就必定會造成一種壯烈的、悲痛的、銷魂的情緒和
氣氛。
    他也知道楚留香是個很多情的人,一定會被這種話打動,甚至會熱血奔騰,不能自
制。
    到了那時,他就算不想死,也會死了。
    但蘇蓉蓉她們卻什麼話也沒有說,她們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靜靜的等著,既不悲
傷,也不激動。
    李玉函既是驚奇,又是失望,這些人竟連一絲傷感的情緒都沒有,他們難道都不是
有血有肉的人麼?
    李玉函緊張得連「三」字都說不出來了。
    楚留香忽然微笑著道:「我現在才明白了兩件事。」
    李玉函脫口問道:「什麼事?」
    楚留香道:「我現在才知道『擁翠山莊』的子弟的確都不會做壞事的,因為你非但
不懂得該如何去做壞事,甚至連該如何嚇人都不懂。」
    他微笑著接道:「你若想叫別人怕你,你自己就千萬不能害怕,你自己若先害怕起
來,別人又怎麼會怕你呢?」
    胡鐵花大笑道:「不錯,這就正如懂得說笑話的人,自己絕對不會笑,他自己若先
大笑起來,那麼無論他說的笑話多有趣,別人也不會覺得好笑的。」
    李玉函怒道:「你們以為……」
    楚留香根本不讓他說話,截口道:「像你們這樣的世家子弟,還有個最大的毛病。」
    李玉函幾乎又忍不住要問:「什麼毛病?」
    但他總算沒有問出來,卻大吼道:「四。」
    楚留香根本不理他,悠然道:「你們最大的毛病就是江湖歷練太少,因為你們根本
用不著自己到江湖中去掙扎,去奮鬥,你們的地位一生出來就注定要比別人高些,所以
你們大都免不了有些目空一切,所以也就難免會粗心大意。」
    他突然指著李玉函手裡的『暴雨梨花釘』道:「譬如說,這『暴雨梨花釘』現在正
是你的救命護身符,你夫妻兩人現在什麼事全都要靠它了,但你事先有沒有將它檢查一
遍,看看它的機簧是不是有了毛病?看看這匣子是不是空的?」
    李玉函像是忽然挨了一鞭子,嗄聲道:「暴雨梨花釘從來萬無一失……」
    楚留香道:「世界上並沒有一件事是永遠不會出錯的,連太陽都有被天狗星吞沒的
時候,這暴雨梨花釘又怎會絕對萬無一失,也許它裡面忽然生蚺F呢?也許忽然有幾個
小蟲鑽進去,塞住了它的釘孔。」
    李玉函連鼻子上都沁出了汗,手也抖得更厲害。
    楚留香淡淡道:「何況,它就算真的是萬無一失也沒有用,因為它根本就是空的,
昨天晚上我們對付「天羅地柏」夫妻時,已將裡面的梨花釘全射了出去。」
    李玉函忽然大笑了起來。
    他狂笑著道:「你以為我是二歲的小孩子,就憑你這幾句話就可以將我呀倒?老實
告訴你,你說的話,我連一個字也不相信。」
    他嘴裡雖說得如此堅定,其實心裡卻已動搖,因為有信心的人絕不會這麼樣笑的,
這種笑一定是在掩飾心裡的不安。
    楚留香悠然道:「你若不信,為何不自己瞧瞧?」
    李玉函吼道:「我用不著瞧,根本用不著。」
    他嘴裡在說「周不著」的時候,眼睛已忍不住向那只發光的銀匣上去瞧了,手也忍
不住在上面摸索。
    其實,這匣子是不是空的,他根本就瞧不出,更摸不出來,他只是神經緊張,已無
法控制自己。
    就在他眼睛和手開始移動的這一剎那間,楚留香就像是一枝箭,一道閃電,忽然竄
了過去。
    李玉函又驚又怒,但已閃避不及了。他的反應和動作固然也很快,但卻沒有任何人
的動作能比楚留香更快。
    等他發現自己已上當的時候,楚留香已抬起了他的手,掙扎中,也不知是誰的手觸
動了梨花釘的機簧。
    只聽「蓬」的一聲銀光如電,暴射而出。
    按著,又是一連串「篤篤」之聲,二十七枚梨花釘已全都尉在屋頂上,竟全都釘入
石頭裡。
    李玉函全身的精神力氣,也彷彿全都隨同這暴雨梨花釘射了出去,他整個入似乎忽
然虛脫。
    「噹」的一聲,梨花釘匣也跌在地上。
    這件事全都發生在剎那間,梨花釘射出時的聲音,釘入石頭時的聲音,釘匣落地時
的聲音,幾乎是同時發出來的。
    然後,就是死一般靜寂。
    只見楚留香左手托住李玉函的右手,右肘抵在李玉函的左脅間,李玉函卻像是已失
去了魂魄,眼睛既未望著楚留香,也末看別人,只是癡癡的擬注著那二十七枚已釘在石
頭裡的梨花釘。
    然後,兩行淚珠緩緩自他眼角流了下來。
    柳無眉本似想衝向楚留香的,但腳步剛踏出,卻頓住。
    她也沒有瞧楚留香一眼,只是癡癡的望著李玉函,那只美麗的眼睛裡,充滿了感傷,
充滿了悲痛,也充滿了說不盡的情意。
    她沒有流淚,但那眼色卻比流淚更悲哀。
    楚留香一擊得手,胡鐵花、蘇蓉蓉她們自然喜極,但卻沒有一個歡呼出聲來,甚至
沒有人說話。
    每個人似乎部被夫妻兩人的深情所感動,不忍再刺激他們了,因為他們做出來的事
固然可恨,但他們的遭遇卻實在可憐。
    宋甜兒蒙著眼睛,忽然輕輕泣了起來。
    永遠沒有人能預測少女們會在什麼時候流淚,因為她們隨時隨地,都可能為了任何
事而流淚。
    她們會為愛兩流淚,也會為恨而流淚,她們會為一些美麗的事物而流淚,也會為了
一些醜惡的事物兩流淚。
    她們會為悲傷而流淚,也會為快樂而流淚。
    她們甚至可能不為什麼事就流下淚來。
    但宋甜兒這眼淚卻顯然是很真摯的,她似乎已忘了這夫妻兩人就在片刻前還是它的
仇敵,還要殺她。
    她哭得那麼傷心,使人忍不住要以為她寧願割下楚留香的頭顱,來救這夫妻兩人的
性命。
    李紅袖、蘇蓉蓉,和黑珍珠的眼睛竟也漸濕了。
    胡鐵花歎了口氣,喃喃道:「女人、女人……女人真是妙得很。」
    楚留香苦笑道:「被她們這麼樣一哭,連我都忍不住以為該死的是楚留香我了。」
    李紅袖忽然道:「你……你準備將他們怎麼樣?」
    楚留香沉吟著,緩緩道:「他們已經有七次要殺我。」
    李紅袖道:「但以後他們絕不會再害你了。」
    蘇蓉蓉柔聲道:「我方才聽他們說,他們只想找個沒有人的地方,安安靜靜的過幾
個月,你……你就成全了他們吧!」
    黑珍珠道:「不錯,你放了他們吧!」
    楚留香望著胡鐵花,道:「你的意思呢?」
    胡鐵花道:「不能放……」
    他話末說完,宋甜兒跳了起來,跺著腳道:「為什麼不能放?」
    李紅袖道:「你這人為什麼這樣狠心呢?」
    胡鐵花長歎了一聲,道:「現在我們若讓他們走,實在等於殺死他們一樣,因為柳
無眉已活不長了,她一死,李玉函還能活下去麼?」
    蘇蓉蓉她們全都怔住了。
    李紅袖道:「你……你難道想救他們?」
    胡鐵花歎道:「他們若殺了楚留香,固然是我的仇人,但現在他們並沒有殺死楚留
香,卻救過我的命,所以他們不但是我的朋友,還是我的恩人。」
    他挺起胸,大聲道:「我胡鐵花難道還會眼看著救命恩人中毒而死麼?」
    宋甜兒忽然抱住了他,破涕為笑,嬌笑著道:「你真是個好人。」
    她甜笑的笑靨距離胡鐵花的臉已不到一寸。
    胡鐵花呻吟著道:「你若再抱住我不放,我就要變成壞人了。」
    宋甜兒放開手,臉已有些紅了,面頰上的淚珠卻還未乾,看來就像是一隻還帶著露
珠的紅蘋果。
    胡鐵花大笑著走到鐵柵前,道:「你只要說出能救你的那個人是誰,我們就可以幫
你去向他要解藥,他若不肯給,嘿嘿……我不打扁他的頭才怪。」
    李玉函仍然癡癡的望著那銀星般嵌在屋頂上的銀釘。
    柳無眉仍然癡癡的望著李玉函。
    夫妻兩人竟像是全都沒有聽到他在說什麼。
    蘇蓉蓉柔聲道:「你說吧,只要你說出來,他們一定有法子能將解藥要回來的。」
    李紅袖伸手自鐵柵間拉住柳無眉的手,道:「無論多麼困難的事,楚留香都有法子
辦得到的。」
    柳無眉目中終於流下淚來,黯然道:「你們實在太好了,你們對我的好意,我今生
只怕再也無法報答。」
    李紅袖笑著道:「你說出來,就算報答了我們。」
    柳無眉忽然甩脫它的手,嗄聲道:「我不能說。」
    李紅袖道:「為什麼?」
    柳無眉流淚道:「因為我若說出來,非但沒有用,反而害了你們,我現在……現在
實在不忍再害你們了。」
    李紅袖道:「你難道怕他們去為你要解藥時被那人殺了麼?」
    柳無眉道:「嗯!」
    李紅袖笑道:「你未免太看輕他們了。」
    宋甜兒跺腳道:「到現在你難道還不相信他們有多大本事?」
    柳無眉淒然一笑,道:「若有人能從那人手上將解藥奪來,我也不至於苦苦要殺楚
留香了,你想,我既然能要帥一帆、蕭玉劍、天羅地網這些人來害楚留香,自然也就能
要他們去為我求解藥,我為什麼不這樣做呢?」
    胡鐵化鐵眉道:「憑那些武林前輩,難道都不能從那人手上將解藥要回來?」
    柳無眉黯然道:「他們就算一齊去,也要一齊死在那人的手上。」
    胡鐵花真的嚇了一跳,動容道:「你說那人竟能將帥一帆、蕭玉劍、天羅地網這些
人全都殺死?」
    柳無眉道:「不錯。」
    胡鐵花怔了半晌,喃喃道:「世上真有這樣的人麼,我實在有些不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