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眉鳥
第十五章 死亡滋味

    蕭石失聲道:「你這是為了什麼?」
    鐵山道長踉蹌後退,嘶聲慘笑道:「你們都瞧見了,楚留香,你也瞧著,我並非不
願阻擋他們殺人,我實在已是無力阻擋了。」
    柳無眉亦是臉無血色,竟以已被駭呆。
    鐵山道長嘶聲道:「你現在為何還不殺了他?你還等什麼?」
    柳無眉也拜倒在地--和李玉函兩人同時拜道:「多謝前輩,前輩們的大恩,弟子沒
齒不忘。」
    楚留香輕輕歎息了一聲,苦笑道:「有鐵山道長這樣的人如此對我,可見「江湖道
義」這匹字並非全是騙人的,我總算死得不冤了,只不過我還是不懂,你們為何一定要
殺我,我也知道你們現在絕不肯告訴我的,看來我只有做個糊塗鬼了。」
    柳無眉的劍鋒終於刺入了他的胸膛。
    楚留香已能感覺到劍鋒刺入他的血肉,奇怪的是,到了這時,他反而不覺得恐懼,
甚至連痛苦都感覺不到。
    他只覺劍鋒冷得像冰一樣。
    也不知為了什麼,在這一剎那間,他神思竟忽然飄到了遠方,飄到遙遠的北國,那
一片冰天雪地裡。
    他想起自己很小很小的時候,和胡鐵花一齊在那可愛的雪推上打著滾,胡鐵花悄悄
將一塊冰塞進他的脖子。
    冰雪直流下他的胸膛,那感覺就和現在一樣。
    別人要拿冰塞入你脖子時,你會覺得很害怕,但等到冰雪已流在你的身上,你反而
會覺得有一種殘酷的愉快之感,彷彿得到了一種解脫,因為你所害怕的事,終於已經過
去了。
    只因人們所真正懼怕的,通常都不是事物的本身,而只不過是他對那件事的想像而
已。
    人們畏懼死亡,也只是因為沒有人瞭解死之神秘,所以才會對「死亡」這件事生出
許多可怕的想像。
    現在,死亡已到了楚留香眼前。
    在這多姿多彩,充滿了傳奇性的一生中,他已不知有多少次曾經面對死亡,但卻從
來沒有喪失過自信。
    只有這一次,他自己已完全無能為力了,他也知道此時此刻,絕不可能再有任何人
會來救他。
    他只覺自己從來也沒有距離死亡這麼近,甚至已近得他能看透死亡之神秘,使他覺
得「死」這件事,也不過如此而已,並沒有什麼可怕的,他覺得那些怕死的人不但很可
憐,也實在很可笑。
    此刻他唯一的希望,只是希望胡鐵花已帶著蘇蓉蓉她們逃走了--他若知道胡鐵花現
在也已落人了別人的掌握中,那麼他臨死前的心情就不會有如此平靜。
    在這一剎那間,他竟想起了許多事,他也不知道自己怎能在這短短的一瞬間想起這
麼多事來。
    他覺得那冰冷的劍鋒,還停留在他胸膛上。
    劍峰竟似已停頓。
    於是他忍不住要去看柳無眉最後一眼。
    他發覺柳無眉竟也在瞪著他,她那蒼白而美麗的跟上,竟彷彿帶著種淒涼和惋惜之
意。
    只聽李玉函輕輕咳嗽了一聲,道:「楚兄,我們實在也覺得有些對不起你,希望你
原諒我。」
    楚留香幾乎忍不住要笑了出來殺人的人,居然要被殺的人原諒他,楚留香只覺他這
句話實在說得很妙。
    柳無眉竟也幽幽歎息了一聲,道:「我們並不想殺你的,這實在是件不得已的事。」
她又歎息了一聲,起了眼睛。
    楚留香知道她一閉起眼睛,劍鋒就要刺下來了。
    誰知就在這時,只聽「嘩啦啦」一片響動,似乎有個茶几翻倒,兒上的茶盞全都跌
得粉碎。
    按著,竟有一人嗄聲道:「住………住手。」
    此時此刻,楚留香實在想不到會有人來救他。
    他更連做夢也想不到救他的這人是誰。
    這是間很精緻的屋子,碧妙窗上,花影浮動,紫羅帳子,香氣氤氳,彷彿是間少女
的閨房。
    但在胡鐵花眼中,這只不過是間牢房而已。
    平姑娘不停在屋子裡走動著,她那纖細的腰肢,扭動得仍是那麼美,那豐滿的胴體,
似乎已快將薄薄的綢衫漲破,甚至連內衣的花紋都可以看得出來,有這麼樣一個少女在
面前走來走去,實在是男人的眼福。
    但現在胡鐵花卻一點也不覺得愉快了,他本來想在這豐滿的胴體上捏一把,現在卻
只想在她臉上打一拳。
    重重打一拳,最好將她牙齒都打掉,叫她再也不能說謊騙人,只可惜現在他已被困
得像是只粽子。
    他只覺平姑娘越扭越厲害,扭得他眼睛發花,忍不住大聲道:「你屁股上長了痔瘡
麼?為什麼不能坐下來?」
    平姑娘竟真的走到他面前,坐了下來。
    胡鐵花倒未想到她如此聽話,怔了半晌,大聲又道:「我又不是你老子,你為什麼
這樣聽話?」
    平姑娘非但還是不生氣,反而嫣然一笑,道:「你是不是認為自己已經快死了,所
以火氣才這麼大,其實你根本用不著發脾氣,因為我們根本不會殺你。」
    胡鐵花眼珠子一轉,道:「既然不殺我,為何不放了我?」
    平姑娘道:「只要那位楚留香一死,我們立刻就放了你。」
    胡鐵花皺了皺眉,平姑娘已微笑接道:「非但要放了你,就連那四位姑娘,也會一
齊放了的,所以你現在最好求老天讓楚留香快些死,他死得越早,對你們越好。」
    胡鐵花冷笑道:「如此說來,我只怕要留在這裡吃你們一輩子了。」
    平姑娘道:「哦?」
    胡鐵花瞪著她,人孔道:「告訴好,楚留香是永遠死不了的,現在你趕緊將我放下,
算你聰明,否則等他來了,嘿嘿………」
    平姑娘吃吃笑道:「哎約:我好害怕呀:你只要一嚇我,我就怕死了。」
    胡鐵花也齜牙一笑,道:「你現在當然不怕,但等他來的時候………」
    突聽門外一人輕輕喚道:「平姑娘。」
    平姑娘道:「進來………你已去回稟少莊主夫人了麼?少夫人說了什麼?」
    進來的正是那青衣垂髫童子,躬身道:「少莊主夫人只笑了笑,什麼話也沒有說。」
    平姑娘瞟了胡鐵花一眼,又問道:「你可見到了那位楚香帥?」
    那青衣童子笑了笑,道:「見到了,他果然是個很體面的男人,至少比這一位好看
多了,也聰明多了。」
    胡鐵花忍不住「哼」了一聲,道:「小孩子懂得個屁。」
    平姑娘大笑道:「就因為小孩子不懂事,所以他們說的才是真話。」
    那青衣童子忽又笑道:「我常聽別人說這位楚香帥如何如何了不起,依我看來,他
除了長得比別人好看一些外,別的也稀鬆平常得很,我方才剛走進去沒多久,他就被少
莊主踢了一腳,躺在地上,連動都不能動了。」
    胡鐵花怒道:「你只怕是活見了鬼。」
    那青衣童子笑嘻嘻道:「你若認為我在騙人,莫要相信就是。」
    胡鐵花咬著牙呆了半晌,終於還是忍不住道:「我雖然不相信,你說來聽聽也沒關
系,反正我正閒得無聊。」
    那童子笑道:「你閒得無聊,我卻忙得很,還沒功夫說給你聽哩!」他嘴裡說著話,
竟已轉身揚長而去。
    胡鐵花又急又氣,連脖子都粗了,卻也無法可施。
    誰知過了半晌,那童子忽又探頭進來,望著他笑:「你若真的想知道你那朋友怎麼
樣了,我倒有個法子。」
    胡鐵花脫口道:「什麼法子?」
    那童子悠然道:「你若肯送點東西給我,我心裡一高興,說不定就會說給你聽了。」
    胡鐵花道:「你要我送你什麼?」
    那童子眼珠子一轉,道:「別的我也不要,我只要你身上那個銀匣子。」
    胡鐵花冷笑道:「柳無眉果然沒有忘記此物,她如何不自己來拿?」
    那童子道:「少奶奶何必親自出馬,就算我,現在莫說只要你這樣東西,我就算想
要你衣服褲子全都剝下來,你也只有乾瞪眼。」
    胡鐵花的眼睛果然瞪得比雞蛋遠大,怒道:「你……你敢。」
    那童子笑道:「我又有什麼不敢,只不過我們李家的人,一向很有規矩,絕不肯隨
便要人家東西,除非你心甘情願要送給我。」
    平姑娘嫣然一笑,道:「你放心,胡大俠一向最慷慨不過,絕不會捨不得這樣東西
的,何況,他嘴裡雖不說,心裡卻已急得要命,你若還不肯說出那位楚香帥現在的情況,
他說不定真會被你活活急死了。」
    胡鐵花雖然火冒三丈,但他確實急著想知道楚留香的消息,這消息縱然不可靠,總
也比沒有消息的好。他只有暗中歎了口氣,嘴裡卻大聲道:「不錯,胡大爺一向大方得
很,你若要,就拿去吧!」
    那童子立刻從他身上掏出了那暴雨梨花釘,笑道:「這是你心甘情願要送給我的,
我可沒有強迫你,對不對?」
    胡鐵花喃喃道:「這就叫三十歲老娘倒繃核兒,算我活該倒霉。」
    那童子笑道:「你還算倒霉麼?和你那朋友一比,你簡直走了大運。」
    胡鐵花急急道:「他………他究竟怎麼樣了?」
    那童子道:「他被少莊主一腳踢倒後,少奶奶立刻竄過去一劍剌出,那位鼎鼎大名
的楚香帥,竟連閃避都不能閃避。」
    胡鐵花縱然不相信,聽到這裡,也不禁失聲驚呼出來,那童子卻笑了笑,緩緩按著
又道:「但那五位前輩卻認為少奶奶不該殺他,竟一齊出手擋住了少奶奶的劍………」
    聽到這裡,胡鐵花又不覺長長鬆了口氣,道:「看來那五人果然不失為名家風範。」
    那童子道:「你此刻已相信我說的不假麼?」
    胡鐵花還未說話,平姑娘已笑道:「他當然相信了,因為一個人對於好消息,總是
比較容易相信的。」
    那童子道:「如此說來,我再說下去,他只怕連一個字也不會相信了。」
    平姑娘眨了眨眼,道:「哦?」
    那童子道:「只因我現在再說下去,就沒有一句是好消息了。」
    胡鐵花嗄聲道:「難道………難道那五人又改變了主意?」
    那童子道:「他們五人雖有些假道學,但究竟不是老糊塗,還分得出事情的輕重,
少莊主對他們曉以大義後,他們五人終於一個個都撤了手。」
    胡鐵花雖然想不信他的話,卻又不能不信,忍不住道:「後來呢?」
    那童子道:「後來我就走了。」
    胡鐵花大叫起來,通:「你走了?你為何要走?」
    那童子笑了笑,道:「因為我最怕看到死人,我看到少奶奶的劍已刺入他的胸膛,
就立刻悄悄溜了出來,這是壞消息,我知道你不會相信的,但你遲早總有相信的時候,
我也根本不必說謊話來嚇你。」
    胡鐵花只覺全身都發了麻,滿頭大汗,如雨而落。
    那童子笑道:「只不過我走了之後,也許會突然鑽出來一個人去救他,我早已聽說
過楚留香的朋友不少,是麼?」
    胡鐵花大聲道:「當然會有人去救他的,當然會有人去救他的,當然………」他將
這句話一連說了好幾遍,只因他怕連自己都不會相信,所以就多說幾遍,來加強信心。
    怎奈他說了七八遍後,自己還是無法相信。
    那童子悠然道:「你想,有什麼人會來救他呢?」
    胡鐵花道:「救他的人多得很,簡直太多了。」
    那童子道:「哦!你且說兩個來聽聽。」
    胡鐵花道:「譬如說,譬如說,中原一點紅,「萬里獨行」戴老前輩,少林南宗掌
門天峰大師,還有我們的老朋友姬冰雁,哈哈!你總該聽說過這些人的名字?」
    他雖然拚命在自己安慰自己,但也知道這些人絕不可能會忽然趕來的,何況他們就
算來了,也未必能救得了楚留香。
    那童子眼珠子又一轉道:「不錯,我好像看到來了位老和尚,好像就是天峰大師。」
    胡鐵花大喜道:「你真的瞧見了麼?」
    那童子道:「嗯!可是我後來仔細一看,才知道那不是個和尚,只不過是個禿子而
已。」
    胡鐵花簡直快氣瘋了,也快急瘋了。
    那童子笑嘻嘻道:「你莫生氣,我也不是存心想氣你,只不過你既然喜歡自己騙自
己,我也只好幫你的忙來騙騙你了。」
    胡鐵花大吼道:「你認為很得意麼,告訴你,你們若真殺了楚留香,不出半個月,
這擁翠山莊就要被人夷為平地。」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突聽屋子裡響起了一片「格郎格郎」的聲音,聽來彷彿是鐵器
敲打。
    仔細再一聽,這聲音竟似自地下面傳上來的。
    那童子望著平姑娘笑道:「莫非是那隻母老虎又在發威了麼?」
    平姑娘歎了口氣,道:「她這是在叫人,我若不下去,她就要一直敲個不停,直到
把人都吵死為止。」那童子笑道:「你給她點顏色看,她就會乖乖的聽話了」平姑娘道:
「我早就想給她們看了,少奶奶卻偏偏要我客氣氣的對她們,幸好現在那姓楚的已完了,
我總算也可以脫離苦海了。」
    胡鐵花眼睛又瞪了起來,大聲道:「你說的可是蘇姑娘她們?」
    平姑娘眼波流動,忽然笑道:「你不是想瞧瞧她們麼?好,我現在就帶你去,我看
你和那隻母老虎倒買可以算是天生的一對。」
    她將牆上掛著的晝軸一扳,晝就捲了起來,露出條地道,走下幾級石階,就是間裝
著鐵柵的地室。
    胡鐵花一到了下面,就瞧見三隻烏龜。
    這三隻烏龜是用大筆濃墨畫在迎面的牆上的,最大的一隻,竟晝得比圓桌子還大些。
    最妙的是,這烏龜頭上還有鬍子。
    另外兩隻就畫得比較小些,旁邊分別寫著:「李觀魚肖像、李玉函肖像,柳無眉肖
像。嶺南宋甜兒戲墨。中原李紅袖題字。」這幅大中堂旁邊,還有副「對聯」「兒子是
衰仔,老子是衰公。媳婦是衰婆,一門三衰人。」
    胡鐵花此刻若不是心事重重,只怕早已看得笑出聲來。然後,他才瞧見四人。
    四個都是年輕漂亮的絕色美人。
    胡鐵花最先看到的一個梳著兩條大辮子,淡褐色的瓜子臉上,配著雙又靈活、又俏
皮的大眼睛。
    此刻她上用一個銅臉盆在鐵柵上敲個不停。
    她旁邊的一個穿著件烈火般的鮮紅衣裳,皮膚卻自得像是白玉,又嫩得像是可以吹
彈得破。
    另外約兩個人,卻在那邊下棋,這邊雖然已吵翻了天,那邊卻像是一點聲音也沒有
聽見。
    左面的一人又溫柔,又文靜,鬆鬆的髮髻,清澈的眼波,看來就像是天上的仙子,
人已不食人間煙火。
    右面的一人如春天的桃花,卻冷如冬天的堅冰,慘白的臉上,有一雙如海水般深邃
的眼睛。
    胡鐵花長長歎了口氣,喃喃道:「我總算見到她們了,只可惜已經太遲了些。」
    那位大辮子的少女見到平姑娘,就大笑道:「衰女,你條腿斷佐乜也?點解到東家
至落來。」
    平姑娘微笑道:「我不是衰女,你的話我也聽不懂。」
    那少女大笑道:「你不懂?你不懂點知我叫你做衰女?」她臉上的表情定子變萬化,
豐富得很,明明還在笑著,忽然間就板起了臉,厲聲道:「我問你,你們家的主人都死
光了麼?點解到現在還不來跟我們說話。」
    她說的「官話」中雖夾著一兩句廣東腔,平姑娘總算能聽懂了,可是她還未說話,
那紅衣少女忽然瞪大了眼睛,失聲道:「胡………胡………你是不是姓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