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眉鳥
第十四章 恩將仇報

    帶著花香的微風吹在他身上,平姑娘還不時向他回眸一笑,他心裡實在愉快極了,
也得意極了。
    楚留香找了幾個月都沒有找到的人,現在他卻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找到,然後,他
就可以帶著蘇蓉蓉、李紅袖、宋甜兒和黑珍珠四個人去幫楚留香的忙,以他們六個人之
力,還怕不能將這『擁翠山莊』鬧個天翻地覆?「到了那時,那老臭蟲還能不佩服我
麼?」
    胡鐵花只覺全身輕飄飄的,一顆心都但要飛上了天。
    他目光移到平姑娘那渾圓的,豐滿的,被薄綢褲子緊繃的臀部,又不禁偷偷的笑了
起來。
    他想:「到了那時,我一定要在上面輕輕扭一把,這多情的大丫頭還不立刻就會撲
到我懷裡來。」
    他不但心裡癢癢的,手上也在發痿,已走過些什麼地方,已走到那裡,他根本就連
瞧都沒有瞧一眼。
    忽然姑娘道:「到了,你還往前走幹什麼?」
    胡鐵花這才回過神來,陪笑道:「就在這裡麼?」
    平姑娘道:「嗯!就在這屋子裡。」
    只見珠低垂,屋子裡也是靜悄悄的,不時有一股淡淡的香氣飄過來,也不知是花香,
還是人香?平姑娘「噗嗤」一笑,道:「你還發什麼呆,快將食盒交給我吧!」
    她一隻手去接胡鐵花提著的食匣,一隻手卻搭上了胡鐵花肩頭,悄悄道:「今天晚
上來找我,知道麼?」
    胡鐵花心裡雖歡喜,卻又不禁覺得有些惋惜,因為他已不得不辜負這多情姑娘的好
意了。
    他正想說兩句婉轉的話之後再動手,誰知……
    誰知這多情的平姑娘竟先動手了。
    她的手忽然自胡鐵花的肩頭滑下去,一連點了他左臂四處穴道,他的右手還提著那
食匣,連動都不能動。
    等他甩開這食盒時,右腕的脈門也被扣住。
    只聽平姑娘悠然道:「多情的小伙子,你雖對我不錯,我卻不能不辜負你的一番好
意了。」
    她反手一掌,將胡鐵花打倒,還在胡鐵花屁股上捏了一把--胡鐵花簡直連肚子都快
氣破了。
    此時他非但再也笑不出來,簡直連哭都哭不出。
    平姑娘拍了拍手,道:「來人呀!」
    屋子佇立刻走出了幾個青衣垂髫的童子平姑娘道:「這這抬進去,用牛筋困上,再
去回稟少莊主夫人,就說她要我留意尋找的人,現在已經找到了。」
    青衣童子躬身道:「是。」
    平姑娘道:「還有,叫張管家到馬房去,將馬臉王三先打五十板子,再送到黃管家
那裡,給他一個欺上通敵之罪。」
    胡鐵花滿嘴都是苦水,忍不住道:「你………你難道早已知道我是誰了?」
    平姑娘嫣然一笑,道:「鼎鼎大名的胡鐵花胡大俠,還有誰不知道?」
    胡鐵花道:「但你………」
    平姑娘道:「少莊主夫人算準了你要來找那四位姑娘,所、就要我留意你,我想,
現在正是吃早飯的時候,你也許就會從「吃飯」這線索上著手,因為除此之外,你實在
沒有什麼別的線索。」她又笑了笑,按著道:「若非如此,我怎會如此輕易就信任了你
呢?這也許是因為天下的男人總有這種毛病,總以為自己三言兩語,就可以將女人騙過
了,卻不知女人要騙男人,實在比男人騙女人容易得多。」
    胡鐵花長長歎了口氣,喃喃道:「我明明早已懂得這道理為什麼還會如此輕易就信
任了你呢?」
    楚留香以手指捏著劍尖,以劍柄攻擊。
    劍尖是握不住的,非但難以把握,也使不上力,以劍柄來攻擊,自然更還不及劍尖
便捷鋒利。
    普天之下,絕沒有一個人會用這種姿勢來握劍,除非他意存輕侮,根本未將對手放
在眼裡。
    但現在,楚留香所面對的卻是無可比擬的可怕對手,而且劍陣發動後還不到盞茶功
夫,他已屢經險招,有兩次對手的劍鋒簡直就是貼著他的肋骨榛過去的。他竟還是保持
這笨拙的握劍姿勢不變。
    他這是為了什麼呢?誰也猜不透他的用意。
    別人雖然明知楚留香絕不會做沒有意義的事,但誰都沒有去仔細思索他的用意,更
沒有去問。
    因為現在既不是用心思索的時候,也不是用嘴問的時候。
    現在是用劍的時候。
    劍光的流動如紫虹閃電,劍式的變化更是瞬息萬子,這其間根本就不容人有思索的
機會。
    每個人所有的精神,所有的力量,全都已貫注在手中的一柄劍上,每個人的心與創
已合而為一體。那六柄長短不一,形式各異的劍,已化為一柄,六個人的精、氣、神、
力,也都已溶為一體。
    劍網已編織得更密,已漸漸開始收縮,楚留香就是這網中的魚--他又一次落入網中。
    這一次,他業已無路可走。
    遠遠望去,只見劍氣千幻,如十彩寶幢,森嚴的劍氣使室內的溫度驟然降低,忽然
變為寒冬。
    柳無眉的面色也一直在變幻不停,直到現在,她才露出一絲微笑,因為她已看出楚
留香是無論如何也衝不出這劍陣了。
    這劍陣的威力實是無望不摧,無懈可擊。
    甚至連那垂死的老人目中,都已露出了激動之色,這逼人的劍氣,似已激發了他生
命中最後一絲活力。
    他的平常在顫抖著的、枯瘦的手指,不住的伸屈,他似乎也想奮身而起,重握劍柄,
投身於戰役之中。
    他似已不甘坐視。
    這時劍網收縮得更緊,楚留香身上的衣服都被劍氣撕得粉碎,他幾乎已完沒有回手
之力。
    就在這時,一個青衣垂髫童子,沿著牆角悄悄走了進來,在柳無眉耳畔輕輕說了幾
句話。
    柳無眉現在知道,胡鐵花也已落入網中了。
    於是她笑得更愉快,在彩霞般流動不息的劍光中,它的笑容看來是那麼殘酷,卻又
是那麼美麗。
    就在這時,流動的劍氣忽然凝練,滿天劍氣已凝練為六道飛虹,交錯著向楚留香剪
下。
    劍陣的威力,已先將楚留香逼入死角。
    這一劍剌出時,楚留香實已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他無論用什麼身法閃避,都難免
要被刺穿胸膛。
    普天之下,實已絕無一人能將這六柄劍全都躲開的。
    突然間,只聽「嗆」的一聲龍吟。
    然後,劍氣飛虹竟全都奇跡般消失不見,李玉函和那五個黑衣老人的身子,竟像是
忽然在空氣中凝結住了。
    柳無眉臉上的笑容也凝結住了。
    她發現楚留香的身形已欺人了李玉函脅下,左掌按在李玉函的胸膛上,右手卻捏住
了他的手腕。
    楚留香掌中的劍已不在,他竟以李玉函掌中的劍,架住了那清瞿頎長的黑衣老人掌
中的劍。
    第二個枯瘦矮小的黑衣老人左右雙手中,竟各握著一柄劍--楚留香的劍也不知怎地,
竟到了這老人手裡。
    這劍陣的每一個變化,每一招出手,都經過極精密的計算,六柄劍配合得正是滴水
不偏,天衣無縫。
    扁少了一柄劍,這劍陣便有了漏洞,甚至根本不能發動,若多了一柄劍,也成了多
余的蛇足。
    此刻,這劍陣中正已多了一柄劍,於是其餘三柄劍的去勢,就全都被這柄多餘的劍
攔阻。
    他們這一劍既已被攔阻,第二劍就再也不能發出,因為楚留香的手掌,已拍上了李
玉函的要害。
    為了李玉函的安全,他們連動都不能動。
    柳無眉掌心不覺已沁出了冷汗。
    也不知過了多久楚留香忽然向那枯瘦矮小的黑衣老人微微一笑,道:「在下二十年
前便已久仰凌老前輩「出手雙絕,鴛鴦神劍」獨步天下,不想今日竟能和凌老前輩共處
一堂,實是不勝榮寵之至。」
    那黑衣老人「哼」了一聲,道:「你莫非早已認出了我?」
    楚留香微笑道:「在下方才見到五位前輩時,只不過認出了一個人來,但卻並非是
凌老前輩。」
    那黑衣老人道:「是誰?」
    楚留香目光轉向那手持木劍的黑衣人,道:「在下那時只認出這位前輩必是」玉劍
「蕭石蕭大俠。」他含笑按著道:「蕭氏玉劍,乃武林中獨一無二的名劍,蕭大俠也是
江湖中屈指可數的名劍客,蕭大俠,既不願以真面目示人,也唯恐在下自兵刃上看出蕭
大俠的身份來歷,是以才削木篇劍,避人眼目。」
    「玉劍」蕭石默然半晌,徐徐掀開覆面黑巾,道:「不錯,我正是蕭石,你既然知
道我的來歷,便已該知道我和觀魚老人的交情,別的話我也不必說了。」
    只見他面如冠王,日如期星,鬢髮雖已花白,眉梢眼角也有了些皺紋,但依稀猶可
想見當年之手採,只不過中年以後已發福了。
    楚留香笑了笑,道:「就因為在下深知五位和李老莊主的交情,是以方才在下便也
已猜到,五位中必有一位是和李老前輩有郎舅之親的「雙劍無敵鎮關東」凌飛閣老前輩,
只不過一時間認不出是那一位而已。」
    凌飛閣道:「你是什麼時間認出我來的?」
    楚留香道:「前輩出手數招之後,在下便已認出來了。」
    凌飛閣道:「我用的並非本門劍法,你卻是從那點看出來的?」
    楚留香道:「前輩用的雖非本門劍法,卻仍有蹤跡可尋,只因前輩一向慣用鴛鴦雙
劍,驟然使用單劍,便難免有些不慣。」他一笑接道:「無論是什麼人,他數十年來根
深蒂固的習慣,一時之間是萬萬無法完全改過來的,前輩的左手雖也捏著劍訣,但一到
緊張時,手掌就緊緊握起,好像握著一柄看不見的無形之劍似的。」
    凌飛閣也沉默了半晌,道:「你一直用手捏著劍尖,莫非早已準備要將劍柄塞入我
手裡?」
    楚留香微微一笑,道:「不錯,在下知道若將劍柄遞到凌老前輩手邊,前輩一定會
在不知不覺中接過去,只因前輩這時已將所有精神全都貫注掌中劍上,封別的事就難免
有所疏忽,所以這時前輩就難免要被「習慣」所支配。」
    這道理正如一個吸煙的人,若是下定決心成了煙,但等到他神經緊張,全神貫注在
某一件事時,手邊又恰巧有煙,他就會在不知不覺中將香煙拿起來了,只因這時他的行
動已由「下意識」所支配。
    楚留香那時自然還不懂得什麼「下意識」,他只知道「習慣成自然」,這道理總是
不錯的。
    凌飛閣長長歎息了一聲,道:「實不相瞞,我接過這柄劍後,還不知道這柄劍是怎
會到我手中的。」
    楚留香道:「但前輩想必也知道,這劍陣既少不得一柄劍,也多不得一柄劍,否則
陣法的推動,就立刻有了阻截。」
    凌飛閣似乎心情沉重,連話都不願說了。
    楚留香按著道:「劍陣的推動有了阻截,陣式就立刻有了破綻,但以前輩們的功力,
在一瞬間就可以將這破綻彌補過來。」
    那頎長老人道:「所以你就乘這一瞬間,先制住了李世兄,要我們投鼠忌器,不能
再出手。」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在下此舉,實是情非得已,在下並無絲毫傷害李兄之意。」
    柳無眉忽然衝過去,大聲道:「那麼你為何不放了他?」
    楚留香道:「在下若放了他,各位是否也肯放了我呢?」
    柳無眉咬了咬牙,道:「只要你不傷害他,我就答應你………」
    李玉函一直垂著頭黯然無語,此刻忽然大喝道:「你也絕不能答應任何事,你難道
忘了………」
    柳無眉跺了跺腳,道:「我並沒有忘記,可是你………,我又怎麼能讓他傷了你?」
    李玉函嗄聲道:「我沒關係,你就算殺了我,也不能放他走的。」
    柳無眉目中竟但要流下淚來,淒然道:「我知道你為了我不惜………」
    她話未完,李玉函忽然狂吼一聲,頭撞向楚留香的胸膛,雙足也連環踢出,直取楚
留香的下腹。
    這一來連凌飛閣的臉色都變了,因為大家都知道,只要楚留香的掌力一吐,李玉函
的腑臟心肺就立刻要被震碎。
    只聽「砰砰」幾響,李玉函踉蹌後退,掌中劍脫手飛出,但他的身形卻並沒有倒下。
    楚留香反而被他一腳踢倒。
    在那間不容髮的一剎那間,楚留香竟沒有使用掌上的買力,在自己的性命已將不保
的時候,他竟還是不肯傷別人的性命。
    李玉函踉蹌後退,楚留香身子倒下,一道劍光直飛而出………也就在這時,柳無眉
身形已飛掠而起。
    她身形如流星追月,反手抄住了那柄自李玉函掌中飛出來的劍,劍光迴旋,運人帶
劍向楚留香刺了下去。
    楚留香不忍傷人,但自己卻被踢得不輕,臉上已沒有一絲血色,卻有一粒粒冷汗在
往外冒。
    他眼見柳無眉這一劍刺來,竟也無法閃避,眼見柳無眉這一劍就要將他活活釘死在
地上。
    突然「嗆」的一聲,聲如龍吟,火星四濺。
    凌飛閣等五人掌中的六柄劍光同時揮出,交織成一片劍網,竟將柳無眉這一劍凌空
托住了。
    柳無眉被震得凌空翻了個身,才落到地上,一隻手雖已被震得發麻,但還是緊握著
劍不放,顫聲道:「前………前輩們為何要救他?」
    蕭石厲聲道:「他不忍傷你夫婿性命,才會被踢倒,你怎麼能在這種時候來殺他,
虎丘李家的子弟,怎能做如此不仁不義的事?」
    柳無眉垂下了頭,似乎也說不出話來了。
    李玉函卻忽然跪了下來,垂首道:「他掌下留情,晚輩自也知道,這不殺之恩,晚
輩更不敢忘記,無論要晚輩如何報答,晚輩都在所不辭。」
    蕭石「哼」了一聲,道:「這才像話,我輩武俠中人,講究的就是恩怨分明。」
    李玉函道:「他對晚輩的恩情,晚輩固然要報答,但今日晚輩卻無論如何也不能放
他走的。」
    蕭石叱道:「這是什麼話?」
    李玉函頭重得更低,道:「只因他對晚輩的恩情無論多麼厚,總也不如父思深重,
晚輩今日若念私情放了他,家父只怕便要抱憾終生了,孝義二字既難兩全,晚輩只有以
孝道為先,前輩們總不能要晚輩做個不孝的人吧?」
    蕭石默然良久,目光緩緩轉向李觀魚。
    只見這老人一張蒼白麻木的臉,此刻竟已漲紅,嘴角的肌肉也已開始發抖,那雙空
虛的眼睛裡,更充滿了悲憤之色,竟似乎有一種神秘的火炬,將他已快冷透了的生命又
燃燒了起來。
    蕭石長長歎了口氣,目光四轉,道:「各位的意見如何?」
    凌飛閣等四人像是也覺得很為難,竟沒有一個人回答他這句話,李玉函用眼角瞟了
他們,又道:「晚輩也知道以前輩們的身份威望,是絕不肯乘人之危,取人性命的,但
以前輩們和家父的交情,總也不至於眼看著他如此痛苦吧?」他抬起頭來,緩緩按著道:
「家父自從七年前苦練劍氣時,不慎走火入魔,這七年來實是生不如死,前輩們又怎忍
心………」
    蕭石忽然大喝一聲,道:「你不必說了,我只問你一句話,此刻我們就算殺了楚留
香,對你父親又能有什麼好處?」
    李玉函道:「晚輩也不知家父是為了什麼事定要取此人的性命,只知道父命不可違,
前輩們若還未忘記家父昔日對前輩們的………」
    蕭石又打斷了它的話,大聲道:「你用不著提醒我,李觀魚昔日的確對我不錯,我
就算能對不起天下的人,也不能對不起他。」
    他嘴裡說著話,已將掌中的劍撤了回去,道:「我的心意已決,不知道你們怎們
說?」
    那頎長老人歎息了一聲,道:「石老既然如此,老朽更無話可說。」
    凌飛閣道:「我與觀魚兄不但是至交,還是至親,我的處境實在比各位更難說話,
所以………所以………」
    他霍然轉過身,道:「今日無論各位是殺了這楚留香,還是放了他,我只有不聞不
問,各位最好就只當我不在這裡吧!」
    現在,已有四柄劍撤了回去。
    那看來最平凡的黑衣人已沉默了許久,此刻才沉聲道:「我的意思和飛老一樣。」
    這人似乎不喜歡說話,只說了幾個字,就也轉過身去。
    於是剩下來的就只有那高大老人的一柄劍了,他雖然緊緊握著劍柄,但劍尖卻似已
在顫抖。
    蕭石皺眉道:「我知道李觀魚和你的交情最深,你為何不說話?」
    那黑衣老人長長歎了口氣,道:「觀魚兄不但與我交情深厚,而且還對我有救命之
恩,若只為我一個人的關係,叫我親手殺了楚留香都沒關係,只可惜………」
    蕭石道:「只可惜什麼?」
    黑衣老人:「石老總該知道,此刻我一言一行,都足以影響武當山上上下下數千弟
子,我怎麼能………我怎麼能………」
    他語聲竟
    顫抖起來,顯見心裡充滿了矛盾痛苦。
    蕭石卻厲聲道:「原來你是在顧忌你武當大護法的身份,但若非李觀魚救你,你能
活到現在麼?你為何不能為了他辭去這護法之位?」
    這黑衣老人赫然竟是武當山當今第一護法鐵山道長,楚留香不禁暗中歎了口氣,只
聽蕭石又道:「老實告訴你,今日我報了李觀魚之恩後,我也覺得無法再管束號令玉劍
門下了,也只有從此退隱深山,你若肯來做我的夥伴,我倒歡迎得很。」
    鐵山道長胸膛起伏,汗珠已淌落在衣袖上。
    楚留香忽然笑了笑,道:「我看道長也不必再為難了,不如也和這幾位大俠們一樣,
也拿我來做人情吧!所謂「江湖道義」,本來就可以有很多種解釋,你今天殺了我,別
人非但不會說你不仁不義,反而會說你是個恩怨分明,如恩必報的大丈夫,今日你若放
了我,以後反而無法做人了。」
    鐵山道長跺了跺腳,忽然舉起左掌,反手一掌向自己右肩上切了下去,只聽「卡嚓」
一聲,骨骼如折竹。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