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眉鳥
第十三章 世家大族

    笑語聲中,那柄精光四射的秋水長劍已到了他手裡,他仍然以三根手指握著劍尖,
卻以劍柄向那瘦長黑衣人的胸膛撞了過去。
    那黑衣人輕叱道:「好快的手!」
    短短的四個字說完,他不但躲開了楚留香攻來的這一招,而且劍光閃動,也已還了
兩招。
    柳無眉驚魂未定,像是還在發怔,眼見劍陣已將發動,李玉函跺了跺腳,拔劍迎了
上去。
    於是劍光突熾,冷風驟起。
    這柄劍已化為一片光幕,捲去了楚留香的身影。
    柳無眉踉蹌後退,返到牆角,臉上已沒有絲毫血色,過了半晌,一滴滴眼淚源源自
眼角流了下來。
    楚留香出手、奪劍、發招,柳無眉退下,李玉函衝出,劍陣發動,這幾乎都是在同
一時間內發生的。
    胡鐵花只瞧得心動魄,又鷹又喜,幾乎忍不住要大聲喝起采來,楚留香這一手,實
在值得喝采。
    這一場決戰的勝敗,雖然還不可知,但楚留香至少已搶得一著先機,令這劍陣一時
間無法發揮出最大的威力。
    而且李玉函對這陣法顯然不及柳無眉熟悉,現在由他來代替柳無眉的位置,這陣法
勢必又要打個折扣。
    如此駑心動魄的大戰當前,胡鐵花實在不捨得走,更不忍將楚留香一個人留在這裡
拚命。
    但他卻非走不可,只因他知道楚留香看見他還沒有走,一定難免要分心的,他自然
也知道在這樣的惡戰,無論誰只要稍一分心,就可能使出錯誤的招式,無論多麼小的錯
誤,都足以致命。
    斑手對招,武功強弱固然是勝負的最大關鍵,但出手時的判斷是否正確,更是致命
的因素。
    角落裡有扇窗子是開著的。
    胡鐵花咬了咬牙,斜斜竄了出去。
    庭園中濃蔭滿地,靜寂無人,只有「嘶嘶」的劍風,自廳堂中傳出,劍風雖急,卻
沒有劍刀相擊聲。
    這劍陣出手配合之隹妙,實已妙到峰巔。
    胡鐵花又忍不住回首瞧了一眼,只見那劍光化成的光幕,已愈來愈密,已瞧不出絲
毫漏洞。
    他實在想不出楚留香能有什麼法子自這劍陣中衝出來,這一眼瞧出,他的腳已無法
移動半步。
    他在心裡替自己解釋:「這莊院如此廣大,要找三個人,實如大海撈針,我反正一
定找不著的,還是留在這裡替他把場子的好,他若抵擋不住時,也許我還能幫個忙。」
    微風吹動,木葉蕭蕭。
    逼武林世家的規矩顯然不小,此間雖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但也絕沒有一個人敢來
看熱鬧。
    遠處,正有一縷炊煙裊裊升起,微風中隱隱有一陣粥香傳來,顯然正是早飯已熱的
時候。
    無論發生多麼大的事,這『擁翠山莊』中的人,都不敢改變日常的規矩,更不敢放
下手邊的工作。
    這種世家大族,正如磐石般不可撼動。
    想到這裡,胡鐵花不禁又歎了口氣,可是這時粥的香氣更濃,他這才發覺自己已經
很餓了。
    也就在這時,他心裡忽然有靈光閃動:「一個人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一定要吃飯
的。」
    帝王固然要吃飯,賤民也是要吃飯的,『擁翠山莊』中的人要吃飯,蘇蓉蓉她們也
非吃飯不可。
    李玉函夫妻要以她們作要脅楚留香的把柄,就不能讓她們餓死,至少總不能不給她
們飯吃。
    炊煙,自東方的一棚紫花後升起。
    胡鐵花立刻展動身形,同那邊涼了過去。
    花棚後就是這庭園的圍牆,牆外又有重小小的-落,院子裡滿了一竿竿衣裳旁邊有
兩排瓦房,顯然正是『擁翠山莊』中奴僕家丁們的居處,此刻正有幾人在簷下磨刀擦槍,
整理著刀柄槍上的紅綢。
    還有幾個赤著上身的壯漢,正在院子裡的空地上練拳,一面還喃喃抱怨著院子裡曬
的衣服太多,害得他們拳腳施展不開。
    再過去,又有一排平房,房頂上有好幾個煙囪,其中有三個正在冒著煙,這顯然就
是李家的廚房了。
    胡鐵花本來還有些緊張,但立刻就發現這院子裡的人雖多,神情卻都很悠閒,甚至
都有些懶洋洋的。
    因為這裡已是他們的天下,他們既用不著擔心上面的人會來查勘,也用不著擔心強
盜小偷。
    世上最笨的強盜,也不會照顧到他們這些人身上來的,就算真的有人敢來找『擁翠
山莊』的霉氣,也絕不會拿他們做對象,所以他們每個人都放心得很--於是胡鐵花也就
放心得很。
    他眼珠子一轉,忽然脫下身上的衣服,精赤著上身,自樹叢中竄了出來,找了個太
陽曬不到的牆角坐下,伸著懶腰,喘著氣,做出一副剛練拳練完的模樣,裡裡外外居然
沒有一個人注意到他。
    只見廚房那邊的樹蔭下,也坐著一堆人,有男有女,男的正在想法子逗女的說話,
女的卻假裝不理。
    天下烏鴉一般黑,天下的奴僕也全都一樣,『擁翠山莊』的規矩雖嚴,但只要一離
開主子的眼睛,他們的膽子也就大了,若想要奴才不向丫頭勾搭,那只怕比要狗不吃糞
更困難。
    胡鐵花瞧得暗暗好笑,只覺這些小丫頭的瞼長得雖不大怎麼樣,體態倒還動人,其
中有兩個看來還滿不錯。
    尤其等太陽一照在她們身上,緊繃在身上的薄綢衣服,就好像變得透明了,連紅紅
的肚兜都可以看得到,直瞧得那些精力過剩的大男人們,一個個眼珠子都凸了出來,不
停的著口水。
    餅了半晌,廚房裡忽然傳出一陣鐵板響。
    樹下的男男女女一站了起來,有個小伙子笑嘻嘻道:「他們飯怎地越煮越快了,我
的話還沒說完哩!」
    那俏丫頭就抿著嘴笑碎道:「今天飯吃完了,明天就不吃了麼?」
    那小伙子眼睛一
    亮,悄聲道:「明天你肯不肯……」
    這時別的人已一窩蜂向廚房湧了過去,腳步聲淹沒了他們的語聲,一條挺胸凸肚的
大漢走出來往門口一站,若非滿身都是油,看來倒像是個巨無霸似的,手叉著腰,瞪大
了眼睛吼道:「人人都有份的,搶什麼?一個個來。」
    有個馬臉漢子大聲道:「我們馬房裡的人天沒亮就得起來服侍畜牲,每天起來得最
早,肚子餓得最快,趙老大,你就幫個忙吧!」
    那趙老大連望都不望他,轉身提了食盒出來,道:「上房的姑娘們來了麼?」
    那馬臉漢子
    臉都氣紅了,道:「你明明知道只要少莊主一回來,上房的姑娘就都跟著吃小廚房
的伙食了,為什麼還要準備他們的?」
    趙老大還是不理他,卻向那俏丫頭笑道:「上房的姑娘不來,這就便宜了你吧:
「那俏丫頭一扭一扭的走過去,抓起食盒的蓋子瞟了一眼,又同趙老大瞟了一眼,悄笑
道:「菜還不錯,但只有這麼幾個包子,八個人怎麼夠吃?」
    趙老大大笑道:「小丫頭們,一天到晚就知道吃,也不怕把肚子吃大了沒人要麼?」
    那俏丫頭跺著腳道:「好呀:你吃我的豆腐,看我不告訴翠鳳姐,叫她今天晚上罰
你跪夜壺。」
    趙老大趕緊道:「好了!好了!小祖宗,算我怕你,再加一籠夠了麼?」
    那俏丫頭這才笑道:「這還差不多。」
    於是她就提起食盒,一扭一扭的走了,臨走時還不忘了送趙老大個媚眼,自然也送
了那小伙子一個。
    另外幾個丫頭也都拿到食盒走了,有的屁股上還被趙老大那只油手捏了一把,那馬
臉漢子吼道:「還沒有輪到馬房麼?」
    趙老大像是根本沒聽見,慢吞吞提起個食盒,一個臉上長著幾粒白麻子的老媽子立
刻趕過去,笑道:「姑娘們的一分完,我就知道該輪到咱們了。」
    她也抓起食盒一看,又笑道:「咱們房裡的人幹的是粗活,不比那秀裡秀氣的姑娘
們,這麼點菜飯怎麼夠吃?咱們也不要菜好,飯………」
    趙老大沉著瞼道:「飯就只有這麼多,吃不吃隨便你,莊子裡的人若都像你們這樣
吃法,李家豈非早就被吃窮了。」
    那老媽子還是陪著笑道:「是,是,是,我們實在吃得太多,但我們也不是沒有心
的人,大家早已準備好幾匹布,替廚房裡的大哥們做棉襖了。」
    趙老大「哼」了一聲,臉色果然大為緩和,只揮了揮手,就有兩隻大海碗被塞入那
老媽子的食盒裡。
    胡鐵花覺得又好氣,又好笑,忖道:「連一個廚子都如此作威作福,他若做了官,
那還得了?」
    只見一房房的食盒都被提走,最後才輪到馬房,那馬臉漢子忍住氣,拿到自己的一
份,掀起蓋子一看,立刻變色道:「房裡五個大人,四個孩子,就只有這一鍋稀粥饅頭
麼?」
    趙老大道:「不錯,就只這麼多。」
    馬臉滿子氣得手直發抖,道:「姓趙的,你……你未免太欺負人了。」
    趙老大冷冷道:「你想怎麼樣?不想吃這碗飯了麼?」
    馬臉漢子狂吼一聲,道:「老子寧可不吃這碗飯,今天也要和你拚了。」
    他掄起那食盒,就往趙老大頭上摔了下去。
    誰知這趙老大竟有兩下子,身子一轉,反手一巴掌了過去,底下跟著又是一腳,厲
聲道:「你竟敢找廚房的麻煩,你活得不耐煩了嗎?」
    那馬臉漢子挨了一腳,又爬起來,還想拚命,但廚房裡已湧出七八個人來,他眼看
就要挨一頓痛打。
    胡鐵花等了半天,也未見到有人是為蘇蓉蓉她們送飯的,心裡正在著急,忖道:
「她們莫非根本不在這莊子裡?」
    他等了半天,竟白等了,正想到別處去找找,但見到這馬臉漢子被人如此欺負,實
在怒氣難忍。
    他也知道現在不是管閒事抱不平的時候,但還是忍不住衝了過去,趙老大正提著碗
大的拳頭,往那馬臉漢子身上招呼,突見一個人衝了過來,反手一個耳光,就將廚房裡
的二把手打了個大鬥。
    另外幾個人立刻怒吼著圍了上去,有的手上還提著菜刀,但胡鐵花怎會將這些人放
在眼裡。
    他就算不便使出真功夫來,但三拳兩腳,七個人已被他打倒了四個,趙老大臉都駭
白了,道:「你………你小子也是馬房裡的麼?」
    胡鐵花冷笑:「不錯,你以為馬房裡的人都好欺負?」
    趙老大忽然撿起把菜刀,向他腿上砍了下去,誰知胡鐵花一抬腳,就將他的刀踢飛,
再一腳就將他的人踢倒。
    那馬臉漢子立刻騎到他身上,給了他十來拳,方才威風不可一世的趙老大,竟被打
得喊起救命來。
    胡鐵花正打得痛快,突聽一人叱道:「你們要造反麼?全給我住手。」
    有些人本已端著飯碗在旁邊看熱鬧,一聽到這人的聲音,立刻全都溜走了,那馬臉
漢子也駭得面無人色,拳頭已提起來,竟不敢放下去。
    但這人的聲音卻是又嬌柔,又清脆,非但一點也不可怕,而且還好聽得很,她不但
聲音好聽,人也很好看。
    只見她柳眉杏眼,俏生生的一張瓜子臉,此刻雖然在生氣,但看來也還是那麼嫵媚
動人。
    看她的裝束打扮,和別的丫頭也差不多少。
    最多也只不過是比較體面的丫頭而已。
    胡鐵花真不懂這些人為何會如此怕她。
    忍不住多瞧她兩眼,這大姑娘的眼睛正也在瞪著他,厲聲道:「這是怎麼回事?你
們為什麼在打架?」
    胡鐵花揉了揉鼻子,笑道:「我們也不是想打架,只不過這趙老大太欺負人了,我
們馬房裡沒有東西孝敬他,他就找我們的麻煩,不給我們吃飽。」
    趙老大搶著道:「平姑娘,你千萬不能聽他的,他……」
    平姑娘臉一沉,冷笑道:「我聽不聽他的,是我的事,用不著你多嘴,我早就知道
你們廚房裡的人越來越不像話了。」
    趙老大哭喪著臉,竟真的不敢再開口。
    平姑娘上上下下,又瞧了胡鐵花幾眼,淡淡道:「你的功夫倒不錯嘛,我怎地一直
沒見過你?」
    胡鐵花笑道:「小人們整天跟馬打交道,姑娘自然瞧不見的。」
    平姑娘冷冷道:「想不到馬房裡的人也有你這麼好的身手,看來你倒是大才小用
了。」
    她忽然回頭瞪著那馬臉漢子,厲聲道:「他真是馬房裡的人麼?」
    那馬瞼漢子垂著臉,偷偷瞟了胡鐵花一眼,胡鐵花臉上雖然還在笑,但已準備打一
場真的了。
    只因他已看出這平姑娘長得雖然很秀氣,但眼睛炯炯有光,竟是個內外兼修的高手,
看來很不好對付的。
    誰知那馬臉漢子居然點了頭,陪笑道:「不錯,他就是小人的大舅子,這幾天才來
幫忙的。」
    平姑娘目光回到胡鐵花身上,臉色也大為緩和,道:「你來幫忙可以,但要幫他打
架卻不行,知道麼?」
    胡鐵花暗中鬆了口氣,笑道:「是,只要姑娘吩咐,小人一定聽話。」
    平姑娘似笑非笑地瞧著他,悠然道:「看你的身手,在馬房裡做未免太可惜了,過
兩天來找我,我想法子替你安插個好位子。」
    那馬臉漢子推著胡鐵花,道:「平姑娘在少莊主夫人面前說話,將來只要平姑娘肯
栽培你,你就算走運了。」
    胡鐵花只有陪笑道:「多謝平姑娘,過兩天我一定去拜謁平姑娘。」
    他瞧著這平姑娘纖細的腰肢,筆直的腿,和那雙又白又嫩的小手,心裡倒實在很想
去「拜望拜望」她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