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眉鳥
第十二章 多謝借劍

    楚留香微笑清:「李兄太謙了。」
    胡鐵花道:「但武當派中,至少有五個人功力不弱。」
    李玉函道:「胡兄說的可是武當掌教,和四大護法。」
    胡鐵花道:「不錯。」
    李玉函道:「就算這五個人都參加八卦劍陣,也還是差了三個,若另外找三個人湊
數,這劍陣就有了漏洞。」
    胡鐵花歎了口氣,道:「不錯。」
    李玉函道:「劍陣一有了漏洞,遇見真正高手時,、一定會找到他們的弱點進攻,
只要其中一人的攻勢遇阻,整個陣法就無法推動,到了那時,八個人聯手。就會變得反
不如一個人動手方便有效。」
    他又笑了笑,按著道:「何況,武當四大護法,功力也未必都相等,更未必會都是
高手。」
    楚留香也笑了笑,道:「而且真正的絕頂高手,是絕不會參與任何劍陣的,他們交
手時,講究的就是單打獨鬥,怎肯和別人聯手迎敵?」
    李玉函附掌道:「正是如此,歷代武當掌教,就沒有一位肯加入「八卦劍陣」的,
像武當這樣聲勢浩大的劍派,都找不出能配合劍陣的八個人來,何況其他?」
    胡鐵花忽又大聲道:「但你說了半天,還是未說出令尊究竟有什麼心願未了?也未
說出有什麼事是要我們效勞的?」
    李玉函道:「家父將古往今來,每一種著名的劍陣都研究過之後,自己也創出一種
陣法來,他老人家認為普天之下,絕沒有一個人能破解此陣,但卻一直無法證明。這也
是他老人家平生最大的遺憾。」他歎了口氣,按著道:「因為想要證明這件事,有雨點
最大的困難,第一,就是他老人家雖已將這陣法的人數減到最少,卻還是無法找到六位
功力相若的絕頂高手。」
    楚留香道:「卻不知在他老人家眼中,怎麼樣的人才算是絕頂高手呢?」
    李玉函沉吟著道:「此人的功力至少要能和當今七大派的掌門分庭抗禮,而且必須
要是使劍的名家,譬如說………」
    楚留香淡淡道:「譬如說,帥一帆。」
    李玉函面不改色,歎道:「不錯,只可惜像帥老前輩這樣的劍法高手,找一個已很
困難,若想找六個,那實在難如登天。」
    楚留香目光閃動,道:「別人要找這樣約六位高手,固然難如登天,但以令尊的人
望和聲譽,卻並非完全不可能的。」
    李玉函道:「不錯,家父的知交好友中,的確有幾位可稱得上絕頂高手,只不過這
些前輩都有如閒雲野鶴,遊蹤不定,是以家父直到今天,才總算找到了六位。」
    胡鐵花聳然動容,失聲道:「如此說來,令尊的心願豈非已可達成了麼?」
    李玉函歎道:「胡兄莫忘了,這件事還有第二點困難之處。」
    胡鐵花道:「還有什麼困難?」
    李玉函緩緩道:「要證明這陣法是否真的絕無破綻,就一定要找一個人來破它,這
人卻更難了,只因他不但要有絕頂的武功,絕頂的機智,還必須要有非常輝煌的戰跡,
曾經擊敗過許多頂尖高手。」
    他望著楚留香一笑,接著道:「因為只有這樣的人,才能試出這陣法的優劣,是
麼?」
    楚留香聲色不動,微笑道:「卻不知在李兄心目中,要怎麼樣的人才夠資格呢?」
    李玉函道:「小弟想來想去,這樣的人天下只有一個。」
    楚留香道:「是誰?」
    李玉函道:「就是楚兄。」他眼睛瞪著楚留香,微微笑道:「只要楚兄肯出手,家
父的心願就可以達到了。」
    楚留香還是聲色不動,緩緩道:「小弟可有選擇的餘地麼?」
    李玉函道:「沒有。」
    胡鐵花再也忍不住跳了起來,變色道:「你居然要他和六個像帥一帆那樣的人交手,
你這不是要他的命?」
    李玉函微笑不語,竟然默認了。
    楚留香淡淡笑道:「你不用著急,我這條命反正是撿回來的,若能死在『擁翠山
莊』,豈非也可算是死得其所。」
    胡鐵花怔了怔,忽然將他拉到一邊,嗄聲道:「你………你是不是有把握?」
    楚留香道:「沒有。」
    胡鐵花頓足道:「既然沒有把握,你為什麼還叫我不要擔心著急?」
    楚留香道:「事已至此,著急又百什麼用?」
    胡鐵花眼珠子一轉,沉聲道:「咱們現在就衝出去,只怕還來得及。」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只怕已來不及了。」
    竹已又捲起,幾個人已魚貫走了進來。
    這幾人都穿著純黑色的,極柔軟的絲袍。閃著光的絲袍,柔軟得彷彿流水,但他們
走動時,卻連這流水般柔軟的絲袍都沒有波動。
    他們的腳步,正也滑如流水,輕如幽靈。
    他們的臉上,也蒙著一層黑色的絲巾,甚至連眼睛都被蒙住,沒有人能認得出他們
究竟是誰?他們行動間,卻自然而然約有一種懾人的威嚴流露出來,雖然誰都瞧不出他
們的身份,但誰也不敢對他們稍存輕視。
    第一個人,身材瘦削而頎長,筆挺的站著,就像是一槍,手裡提著的是一柄奇形古
怪的銅劍。
    第二個人,矮而瘦,第三個人,高大而魁偉,兩人走在一起,就顯得分外刺眼,分
外突出。
    這兩人的掌中劍俱是光芒燦爛,顯見絕非凡品,但劍的形狀,卻不特別,誰也可以
辨出這兩柄劍的來歷出處。
    第四個人,身材很普通,使的也是柄很普通的青銅劍,就算走在路上,只怕也沒有
人會多看他一眼。
    第五個人,又矮又胖,腹凸如珠,掌中劍非金非鐵,仔細一看,竟然是用木頭削成
的。
    這五個人誰也沒有說話,也沒有什麼動作,但一走進來,這廳堂中彷彿就立刻充滿
了逼人的殺氣,令人不寒而慄。
    胡鐵花不禁更為楚留香擔心,只因他一眼便瞧出,這五人無論身份地位武功,絕無
一人在帥一帆之下。
    楚留香還是面帶微笑,同這五人抱拳一揖,道:「在下聞得『擁翠山莊』中到了幾
位絕代高手,知道今日定能一睹前輩名家的丰采,實是喜不自勝,誰知前輩們竟不肯一
示廬山真面目,未免令人覺得遺憾了。」
    五個黑衣人只是動也不動的站著,沒有人開口。
    楚留香笑道:「前輩們就算不願以真面目示人,又何必連眼睛都一齊蒙住呢?」
    那高大而魁偉的黑衣人忽然道:「我輩以心馭劍,何需眼目?」
    他雖然只說了短短十個字,但整個廳堂間都似已充滿了他洪亮的語聲,連几上的茶
盞都被震得「格格」響動。
    楚留香道:「在下也知道名家出手,自有分寸,根本用不著用眼睛看的,但前輩們
難道也不想看看今日的對手是個怎麼樣的人嗎?」
    這次又沒有人回答它的話了。
    餅了半晌,李玉函微微一笑,道:「這五位前輩平生從未和人聯手作戰,今日之後,
也絕不會再和別人聯手作戰,所以他們更不必在你面前顯露身份,也用不著知道你是什
麼人,這五位前輩今日只不過是為家父了一心願而已。」
    楚留香淡淡笑道:「不錯,我也知道這五位前輩今天來到這裡,是為了他們和令尊
的交情,但今日之事,究竟是令尊的心願,抑或只不過是閣下的心願呢?」
    李玉函臉上變了變顏色,道:「自然是家父的心願。」
    楚留香眼睛瞪著他,緩緩道:「那麼,令尊的心願是想試一試這陣法呢?還是想殺
了我?」
    李玉函面色蒼白,一時間竟答不出話來。
    柳無眉嫣然一笑,道:「無論如何,這都已沒什麼分別了。」
    楚留香道:「哦?」
    柳無眉嫵媚的眼波,忽也變得利如刀剪,瞪著他一字字道:「只因這陣法若無破綻,
閣下只怕就難免要成為此陣的祭禮。」
    楚留香道:「這陣法若有破綻又如何?」
    柳無眉悠然道:「這陣法縱有破綻,但經過五位前輩之手使出來,閣下只怕也無法
衝得出去吧!」
    楚留香仰苜大笑道:「這就對了,這陣法縱然破綻百出,縱然不成陣法,有這五位
前輩聯手作戰,天下只怕也沒有人能抵擋的。」
    柳無眉道:「不錯。」
    楚留香道:「那麼,你們又何必還要說什麼陣法,論什麼優劣,不如乾脆說今日要
將我的性命留在這裡,豈非更簡單明白得多。」
    柳無眉道:「這其中倒有些分別了。」
    楚留香道:「哦?」
    柳無眉道:「這五位前輩聯手作戰,你雖不能抵擋,但卻可以逃走,閣下的輕功天
下無雙,這是誰都知道的。」
    楚留香道:「過獎過獎。」
    柳無眉道:「但這陣法一發動,閣下就算背插雙翅,也休想逃得出去了。」
    楚留香默然半晌,緩緩道:「在下和賢伉儷究竟有什麼仇恨,定要在下將命留在這
裡?」
    柳無眉眼珠子一轉,冷冷道:「我早就說過,這不是我們的意思,是家父的意思。」
    只見那老人李觀魚還是茫然坐在那裡,只是低垂著目光,癡癡的瞧著面前那柄秋水
長劍。
    楚留香歎了口氣,喃喃道:「這無論是不是他的意思?反正都沒有人能問得出來
的。」
    胡鐵花忽然大聲道:「這陣法發動,至少要有六個人,是麼?」
    胡鐵花目光閃動,道:「但現在卻只到了五位。」
    柳無眉道:「不錯。」
    胡鐵花心裡暗暗歡喜,忍不住笑道:「你們只怕未曾想到帥一帆已不別而去了。」
    柳無眉冷冷的道:「帥老前輩來不來都沒什麼關係。」
    胡鐵花驟然頓住笑聲,道:「沒關係?怎會沒關係?陣法若是少了一人………」
    柳無眉一笑打斷了他的話,道:「你難道未曾聽說過,濫竽有時也可充數的。」
    她不再理會胡鐵花,轉身向那五個黑衣人深深一拜,道:「這陣法晚輩也曾練過,
至今牢記在心,帥老前輩未到,晚輩只有勉強充數,但願前輩們多多維護,晚輩感激不
盡。」
    五個黑衣人既沒有答應,也沒有反對。
    首先那瘦削頎長的黑衣人忽然道:「為何不讓你夫婿出手?」
    柳無眉怔了怔道:「這………」
    那矮小的黑衣人已厲聲道:「你難道認為你的劍法,比李家的傳人還高麼?」
    喝聲中,他掌中劍已化為萬點銀星,了下來。
    柳無眉眼睛緊盯著這滿天銀星,身子卻動也不動,竟不閃避招架,似乎早已看出這
一劍乃是虛招。
    滿天銀星到了她面前,果然奇跡般消失了。
    那瘦削的黑衣人道:「如何?」
    矮小的黑衣人道:「還好。」
    柳無眉嫣然道:「多謝前輩。」
    她忽又轉身走到李觀魚面前,躬身道:「女兒想求您老人家賞劍一用。」
    那老人茫然瞧了她一眼,又垂下頭。
    柳無眉卻已再拜道:「多謝您老人家恩典。」她竟然自說自話的就將老人面前的劍
拿了過來。
    老人面上的肌肉似乎起了一陣顫抖,目中也爆出一星火光,只不過連一個字都沒有
說出來而已。
    胡鐵花忽然衝了過去,站到楚留香身旁。
    楚留香道:「你要幹什麼?」
    胡鐵花大聲道:「他們既然有六個人,咱們為何不能兩個人。」
    楚留香苦笑道:「為何要兩個人?」
    胡鐵花道:「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
    楚留香歎道:「兩個人若一齊死,就沒有一個人好了。」
    胡鐵花緊握雙拳,還未說話,柳無眉已悠然道:「你還是聽他的話吧!他一個人也
許還有一兩分逃出去的機會,若加上你,就連半分機會都沒有了。」
    胡鐵花臉漲得通紅,瞪著楚留香道:「你……你不願和我一起動手麼?」
    楚留香握著他的手,緩緩道:「你仔細再想一想,就會明白我的意思了。」
    他嘴裡說話時,已在胡鐵花掌心為了個字:「救」。
    他的意思自然是要胡鐵花去將蘇蓉蓉她們救出來。
    因為現在李玉函夫婦鄱在這廳堂中,而且絕不會離開,『擁翠山莊』中別的地方,
我必定甚是空虛。
    這正是救人的好機會。
    胡鐵花長長吐出口氣,道:「我明白了。」
    楚留香微笑道:「很好,我知道你永遠不會讓我失望的。」
    他一面說著話,一面又在胡鐵花掌心為了個字:「走」。
    這意思自然是要胡鐵花將她們救出後,立刻就走。
    胡鐵花臉上又變了顏色,失聲道:「但是你………」
    楚留香用手捏了捏他的手,含笑道:「你若是我的好朋友,就該讓我專心一意的動
手,你總該知道我的脾氣,若有別的事分了我的心,我就真的連這半分取勝的機會都沒
有了。」
    胡鐵花默然半晌,沉重的點了點頭,只覺楚留香的手仍是那麼溫暖,那麼堅定,他
自己的手卻已變得冰冷。
    他忍不住也用力握了握楚留香的手,久久不忍放開,好像這已是他們之間,最後一
次握手了。
    楚留香拍了拍他肩頭,兩人面對面,互相凝注了半晌,然後,楚留香忽然轉過身,
緩緩道「在下已準備好了,前輩們就請出手吧。」
    胡鐵花並不是個多愁善感的人,而且一向對楚留香的武功很有信心,但現在,他眼
睛卻不知怎地有些發紅了。
    柳無眉望著楚留香嫣然一笑,道:「你難道還是不用兵器麼?」
    楚留香淡淡道:「到了這種時候,用不用兵器反正都已沒什麼兩樣了。那又矮又胖
的黑衣人,忽然哈哈一笑,道:「此人的膽子倒不小。」
    楚留香道:「前輩過獎了,其實在下的膽子一向不大,每次和別人交子之前,心裡
都害怕得很,可是等到出手之後,就將害怕忘記了。」
    他說到最後一句話時,忽然閃電般出手,曲指如鉤,「雙龍奪珠」,直取柳無眉的
雙目。
    柳無眉驟出不意,大驚退步。
    誰知楚留香這一著竟是虛招,左手攻出,右手的拇指和食中兩指,已捏住了柳無眉
掌中劍的劍尖。
    柳無眉只覺一股奇異的震動,自劍身上傳了過來,震得她手腕又酸又麻,長劍再也
把握不住。
    只聽楚留香笑道:「多謝嫂夫人借劍,多謝多謝。」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