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眉鳥
第十章 奇異夫妻

    胡鐵花笑道:「我但願世上有這麼樣一個人,讓你也吃吃苦頭,你總是打勝仗,若
不敗一次,只怕武功永遠也不能登峰造極的。」
    他這本是句開玩笑的話,誰知楚留香卻肅然道:「正是如此,這正是武功中至深至
妙的道理,只可惜我生來喜歡冒險,遇見高手時,情不自禁總要使出險招,只要出手一
敗我必死無疑,所以找雖然知道這道理,卻還是想行險僥倖以求勝。」
    胡鐵花兒他說得如此鄭重,反而怔了怔,道:「你也並非只想求勝而是你若不行險,
也必死無疑,只因你雖不殺別人,別人卻要殺你。」
    楚留香歎道:「所以找遲早總有一天,要死在別人手上的。」
    胡鐵花笑道:「你放心,能殺你的人,到現在只怕還末生出來哩!」
    暮色越來越濃,秋意也越來越濃。
    他們在暮色中登山,經過了鴛鴦塚、孝子墓、斷梁殿、憨憨泉、試劍石、三仙亭、
仙人洞…
    …
    但他們卻找不到直上『擁翠山莊』的途徑。胡鐵花幾乎已忍不住要懷疑這『擁翠山
莊』是否在虎丘山上了。
    白楊蕭蕭,秋聲一片,宿草沒徑,秋色滿天。
    胡鐵花皺眉道:「你也沒去過那擁翠山莊麼?」
    楚留香道:「沒有,我只聽說這擁翠山莊懷抱遠山,遙望太湖,沙烏風帆,煙雲竹
樹,乃是全山風物最美之處。」
    胡鐵花還想再說什麼,忽然發現遠處挑起了一盞紅燈,隨風搖曳,似乎在山巔最高
處。
    胡鐵花皺眉道:「這又是什麼花樣?」
    楚留香道:「我們好歹也得去瞧瞧。」
    兩人展開身形,掠了上去,只見巨塔巍峨,臨立在晚風中,塔高七層,每一層都有
飛簷斜內。
    那一盞紅燈,就正掛在塔簷上,但四下淒淒冷冷,但見白楊株株,卻瞧不見有人的
影子。
    這燈籠是誰掛在這裡的,為的是什麼?燈光如血。
    血紅的燈光中,石搭上竟還寫著一行字。但卻寫在石塔的最上層,從下面望上去,
根本就瞧不清楚。
    胡鐵花皺眉道:「你眼睛比我好,你看不看得清那寫的是什麼?」
    楚留香似在思索,只搖了搖頭。
    胡鐵花道:「我上去瞧瞧。」
    他身子剛要躍起,軌被楚留香一把拉住。
    胡鐵花道:「我也知道這必定又是他們的詭計,但若不上去瞧瞧,心裡更難受。」
    楚留香道:「我去。」
    他不與胡鐵花爭論,身形已掠起,他自也知道這必定是個陷阱,是以行動絲毫不敢
大意。
    只見他身子輕輕落在第六層塔簷上,終於看清了上面寫的字--寫的赫然竟是:「楚
留香畢命於此。」
    這七個字他一眼便已掃過,心裡雖有些吃驚,但卻絲毫不亂,再也不瞧第二眼,便
待躍下。
    誰知就在這時,塔頂上忽然撤下一片巨網來。
    胡鐵花一直在仰首而望,只見這片網光芒閃動,似乎是以金絲鐵絲織成的,雖然極
輕極軟,來勢卻極快。
    眼見楚留香就要被這張網包住,胡鐵花不禁驚呼道:「小心。」
    喝聲中,楚留香身子已猛然下墜,巨網的落勢雖急,楚留香的下墜之勢卻更快,胡
鐵花剛鬆了口氣。
    誰知第五層石塔中,忽然閃電般飛出一根銀光,竟是柄極少見的外門兵刃「鉤鐮
槍」,槍尖直勾楚留香的雙膝。
    楚留香大驚之下,身法仍不亂,驟然出手在第五層塔簷上一拍,身子已跟著倒翻而
起。
    但這麼樣一來,他雖避開了鉤鐮槍,卻再也躲不過那張巨網,整個人都被巨網包住,
翻滾著落了下來。
    那柄鉤鐮槍再乘勢一句,便將巨網挑起,於是楚留香就被吊在半空中,縱然用盡全
力,也掙扎不脫,那網絲竟一根根勒入他肉裡。
    胡鐵花和楚留香並肩作戰,一生也不知面對過多少危機,但卻也從未見過如此詭秘
的兵刃,如此詭秘的出手。
    他應變本極快,此番竟還不及這變化發生之快,他甚至沒有看清楚楚留香是怎麼落
入網裡的。
    只見銀光閃動不息,楚留香已被吊起。
    胡鐵花一探手拔出靴筒中的短刀,身子已乘勢躍起,刀光化做一道飛虹,同那張巨
網割去。
    但楚留香在網中大喝道:「快退下去,這兩人不可力敵……」
    喝聲未了,塔頂上已飛鳥般,墜下一個人來。
    夜色雖然看不清他模樣,但已可看出他身形之高大,竟像是上古洪荒時代的巨人一
般。
    胡鐵花只覺眼前一睹,彷彿整個一座石塔都已向他壓了下來,他無論向那方閃避,
都在這團黑暗籠罩之下。
    若是換了泛泛之輩,此刻驚惶之下,身子必定要向下面逃避,那就萬萬逃不過這勢
如泰山壓頂之一擊。
    但胡鐵花究竟不是等閒,身子非但沒有向下落,反而連人帶刀,一齊迎著黑影向上
撞了過去。
    這種存心和對方同歸於盡的拚命招式,本為高手不屑,但有時卻的確能扭轉逆勢,
搶得先機。
    只因對方既已穩操勝算,自然不願再和他拚命,可是無論誰要在這快如白駒過隙的
一剎那間改變招式,都不是件容易事。
    誰知道這黑影人雖是個龐然大物,身法卻靈巧已極,忽然間身形一轉,已憑空滑開
了四五尺。
    也就在這剎那之間,那柄鉤鐮槍忽然縮了回去,被吊在半空間的楚留香,就連人帶
網一齊掉了下來。
    楚留香往下落,胡鐵花往上撞,眼見胡鐵花非但人要撞到楚留香身上,刀也要戳進
楚留香的胸膛。
    他這一撞用盡全力,再也收勢不及了。只有驟然將全身真氣全都出,他寧可自己受
傷,也不願傷了楚留香。
    只聽「砰」的一聲,楚留香整個人都撞上了胡鐵花。
    這時胡鐵花全身已無絲毫氣力,被這麼樣一撞,只撞得他腦袋發昏,亂冒金星,竟
被撞葷了過去。
    昏昏沉沉中,他只覺楚留香已壓在他身上。
    對方簡直連一招都沒有出手,他就已被擊倒。
    餅了半晌,只聽一人格格笑道:「別人都說這兩人如何如何厲害,原來也不過如此
而已。」
    這人說話的聲音又尖又細又快,就像是個未成年的孩子,但每個字說出來,遠處都
能傳送出去,內力之強沛,至少也得有幾十年的純功夫。
    另一人緩緩道:「江湖中多的是徒有虛名之輩,這兩人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這人說話的聲音,卻如洪鐘大呂一般,而且緩慢已極,他說一句話,另外那人至少
可以說三句。
    胡鐵花耳朵被震得「嗡嗡」直響,張開眼睛一看,軌瞧見面前已並肩站著一高一矮
兩個人。
    矮的這人就算墊起腳尖,也末必能夠得著高的那人肩頭,身子也又瘦又乾,頭上卻
戴著頂車輪般的大草帽。
    就像是半截筷子上頂著個菜碟似的,整個人都籠罩在這草帽的陰影下,根本瞧不見
他的面目。
    斑的那人卻是眼如銅鈴,腰大十圍,滿頭亂髮,鬆鬆的挽了個髻,看來就像是山神
廟裡的丈二金剛。
    這兩人的衣服本都十分華貴,剪裁也顯然是上等手工,但一穿在他們身上,就變得
不成樣子。
    矮的這人好好一件水湖緞衫上,到處都是油漬,明明是第一粒扣子,他卻扣到第三
個鈕洞裡。
    斑的那人一件袍子竟是水紅色的,而且至少小了三號,短了兩尺,穿在身上,就像
是偷來的。
    這麼樣兩個人,竟有那麼高明的功夫,胡鐵花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忍不住大聲
問道:「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
    他話末說完,那矮子已叫了起來,道:「你連我都不認得麼?」
    胡鐵花冷笑道:「堂堂的胡鐵花胡大俠,怎會認得你們這樣的人?」
    那矮子歎了口氣,喃喃道:「想不到這小子在江湖中混了這麼多年,竟完全是白混
的,竟連我老人家他都不認識。」
    他一面說著話,一面已將頭上那頂大草帽摘了下來,道:「你再看看我是誰?」
    胡鐵花這才發現,這人頭上光禿禿的連一根頭髮都沒有,而且一個頭至少比別人要
大一半。
    這又像在半截筷子上插著個饅頭,胡鐵花若非全身發麻,此刻真忍不住要笑了出來。
    那矮子道:「現在你還未看出我老人家是誰麼?」
    胡鐵花道:「我只不過已看出你是個禿子而已,這也沒什麼稀奇。」
    那矮子也不生氣,反而笑嘻嘻道:「禿子就沒有什麼?」
    胡鐵花怔了一怔,道:「沒有什麼?………自然是沒有頭髮。」
    那矮子道:「沒有頭髮,就是「無發」,對不對?」
    胡鐵花從來也沒有見過如此嚕嗦的人,簡直懶得理他了。
    這矮子已又將那頂大草帽戴在頭上,抬起頭來,笑嘻嘻道:「天在那裡,天怎麼不
見了?」
    他數了頂這麼大的草帽,的確再也瞧不見天,胡鐵花又忍不住要笑,但轉念一想,
臉上的肉忽然全都僵住。
    那矮子笑道:「現在你總該知道我老人家是誰了吧?」
    胡鐵花嗄聲道:「你………你莫非就是「無法無天」屠狗翁?」
    那矮子拍手大笑道:「你小子總算還有點見識,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那又伸手向那巨人一指,道:「你可知道他是誰麼?」
    胡鐵花歎了口氣,苦笑道:「屠狗翁和杜漁婆素來秤不離錘,錘不離秤,我怎會不
知道。」
    屠狗翁大笑道:「不錯,這就是我的老婆「天羅地網」杜漁婆,我老人家雖然無法
無天,但一進了它的天羅地網,就再也翻不了身。」
    這巨靈神般的龐然大物,竟是個女人,已令人不可思議了,她竟會是這侏儒的老婆,
更令人要笑破肚子。
    可是胡鐵花卻已笑不出來了。
    只因他知道這兩人模樣滑稽,卻是百年來武林最負盛名,武功也最高的四對夫妻之
一。
    這兩人非但用的都是江湖中極罕見的外門兵刃,而且武功詭異,行事難測,從來沒
有人知道這夫妻兩人的師承,也永遠沒有人知道他們曾往什麼時候出現,有時這兩人就
會像一陣風似的,突然消失,二三十年都聽不到他們的消息,更沒有人知道他們到那裡
去了。
    但江湖中人人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寧可得罪天王老子,也不能得罪這夫婦兩人,
無論誰若得罪了他們,就休想再過一天好日子。
    只見屠狗翁還在哈哈大笑,笑得幾乎連氣都喘不過來了,但杜漁婆瞪了他一眼後,
他就立刻再也不敢笑一聲。
    她不瞪眼睛還好,這一瞪眼,一生氣,全身的衣服都像是要脹裂了,胡鐵花也不懂
她為何要穿這麼小的衣服。
    卻不知大腳的女人一定都喜歡穿小鞋子,胖的女人也一定喜歡穿小衣服,高的女人
若嫁了個矮丈夫,更恨不得將自己的腿鋸掉一截--腿既不能鋸,將衣服做矩二尺,也是
舒服的。
    胡鐵花忽然冷笑道:「別人都說屠狗翁夫妻如何如何厲害,原來也不過如此而已。」
    屠狗翁道:「我老人家連手部沒有動,你已經躺下了,難道還不服氣?」
    胡鐵花厲聲道:「你若敢和我光明正大的動手,能勝得了我一招半式,我自然沒有
話說,但用這樣的詭計傷人,卻算不了英雄。」
    屠狗翁大笑道:「你說的這就是外行話了,兩人動手,只要能將對方打躺下,無論
用什麼法子都是本事,我老人家若能放個屁就將你熏死,你更該服氣才是。」
    胡鐵花竟被他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他忽然發覺,此刻非但自己全身發麻,壓在他身上的楚留香,更是連動都沒有動,
像是連氣都沒有了。
    他大駭之下,失聲道:「老………老楚,你為什麼不說話?你難道………」
    屠狗翁格格笑道:「你說的這又是外行話了,你難道未瞧見,我老人家方才將槍抽
出來的時候,已順手打了他兩處穴道。」
    他笑著走了過來,又道:「這也許是我老人家方才出手太快了,所以你瞧不清楚,
現在………」
    他話還沒有說完,人剛走到楚留香面前,忽然間,楚留香的一雙手竟閃電般自網眼
裡伸了出來屠狗翁顯然做夢也未想到有此一著,大驚之下,一雙腿已被楚留香抓住,順
手一抖,他的人也躺了下來。
    杜漁婆怒吼一聲,飛撲而起。
    只聽楚留香叱道:「站住,否則你的老公就沒有命了。」
    杜漁婆果然不敢再往前走一步,目光中充滿了關切焦急之色,顯見她對這矮小的丈
夫,實是情深愛重。
    屠狗翁已破口大罵道:「小雜種,用這種手段,算不得英雄。」
    楚留香笑道:「兩人動手,只要能將對方打躺下,就是本事………這話是你自己方
才說的,你現在難道就忘了麼?」
    屠狗翁怔了怔,胡鐵花已忍不住大笑,道:「妙極妙極,這就叫自搬磚頭自砸腳,
自己放屁自己嗅。」
    誰知屠狗翁也大笑起來,道:「好好好,楚留香果然有兩下子,難怪別人怕你。」
    楚留香道:「豈敢豈敢。」
    屠狗翁道:「但有件事我實在不明白,我方才明明點了你的穴道,算準你在一個對
時中連屁都放不出的,你怎麼忽然能動手了?」
    楚留香微微一笑道:「你點了我穴道時,我身子已落了下去。」
    屠狗翁截口道:「你非但立刻就掉了下去,而且立刻就撞上了這姓胡的小子,那裡
有機會龍行功運氣,自己解開穴道?」
    楚留香道:「在下還沒有那種行功運氣,自解穴道的絕頂功夫,閣下未免過獎了。」
    屠狗翁道:「那麼你用的是什麼法子?」
    楚留香道:「任何人在穴道被點後的那一剎間,卻還能動一動的,是麼?」
    屠狗翁道:「不錯,因為那時他穴道雖已被封死,但身子裡還有一絲殘餘的真氣流
動,但這也只不過能動一下而已。」
    楚留香道:「動一下子就已足夠了。」
    屠狗翁眼睛一亮,失聲道:「我明白了,那時你知道自己「氣血海穴」被點,軌立
刻將身子動了動,讓這姓胡的小子撞開了這兩處穴道。」
    楚留香微笑道:「正是如此。」
    胡鐵花聽得又驚又喜,又大笑道:「你這老頭子總算還有些見識,孺子可教,孺子
可教。」
    屠狗翁歎了口氣,道:「楚留香呀楚留香,你果然是個鬼靈精,想不到我老人家活
了六七十歲,今天竟我在你這毛頭小伙子手裡。」
    杜漁婆眼睛始終瞪著楚留香,嗄聲道:「現在你想怎麼樣?」
    這時胡鐵花已自楚留香身子下爬了起來,而且已經解開了那面巨網。
    杜漁婆也只有眼睜睜的瞧著。
    楚留香長身而起,緩緩道:「兩位和在下有什麼冤仇麼?」
    杜漁婆立刻道:「沒有。」
    楚留香笑了笑,道:「兩位既然和在下素無冤仇,為何要對在下如此?」
    杜漁婆默然半晌,長歎道:「我夫妻做事素來恩怨分明,本無傷你之意,只不
過………」
    楚留香接口道:「只不過兩位昔年曾經受過李觀魚的恩,所以要將我捉住,送到
『擁翠山莊』去,是麼?」
    杜魚婆還末說話,屠狗翁已大笑道:「不錯,我老人家本來是想將你們兩個小娃兒
送去做人情,所以你現在若要殺我,也是天經地義的事。」
    楚留香笑了笑,道:「我若不想殺你呢?」
    屠狗翁道:「我勸你還是殺了我好,我這人氣量最窄,今日既然栽在你手裡,你就
算放了我,以後說不定我還是會來找你麻煩的。」
    杜漁婆變色道:「你………你這是在勸別人殺你麼?」
    屠狗翁笑道:「這也沒什麼關係,反正我做男人已經做膩了,早死早投胎,下輩子
一定投胎做個女人,再嫁給你,讓你也做丈夫的滋味,這樣我們兩個人才算扯平。」
    杜漁婆臉色氣得鐵青,嘶聲道:「你真敢對我如此說話。」
    屠狗翁道:「一個人若是反正都要死了,還有什麼話不敢說的。」
    胡鐵花忍不住道:「楚留香若是將你放了呢?」
    屠狗翁道:「他為什麼要放我?」
    胡鐵花道:「他為什麼不能放你?」
    屠狗翁道:「我那樣對付他,他若還會放了我,他就是個瘋子。」
    胡鐵花笑道:「他並不是瘋子,只不過是個君子而已,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才以為他會殺你。」
    屠狗翁怔了怔,道:「他若不殺我,那就真的糟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