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有情人終成眷屬            

    神是不是也會流淚的?

    是的。

    你可以說,世上根本沒有神,但卻不能說,神是絕不流淚的。因為神也有感情。沒有感
情的,非因不能成神,也不能算是人。

    現在流因的當然並不是神,是人。

    神助面具已揭了下來,露出一張蒼白美麗的臉,一雙新月般的腿賭。

    這張股本來永遠都是明朗而飽俠的,這雙眼睛裡,本來水遠都帶著醉人助笑意。

    但現在,臉已驚摔,眼睛也充滿了矛盾和演苦。

    這並不是因為她不願意見到楚留香,這矛盾和演苦,是因為他本身而來的。

    但楚留香卻未想到此時此刻看見她。

    張治潔。

    楚留香做夢也汲想到過,他們助神竟是張潔潔。楚留香貉面具攝在手裡,仿錦有千斤般
重。

    楚留香手裡已滿是冷汗。

    忽然有一隻手從旁邊伸過來,接過面具。這是只枯建而蒼老的手。

    楚留香回過頭,看到了一個滿身攝衣,用紗榮面的老婦人。難道她就是那在月夜煙水中
出現的腕?

    現在楚留香還是看不見她的臉,只看見她一雙眼睛在黑紗裡閃閃發著光。

    她凝視著楚留香,緩緩道:「我是不是告訴過你7只要位能到得了這裡,非但所有的秘
密都能得到解答,而且一定能找得到她。她的聲音柔和而慈祥。已和那天晚上完全不同,饅
慢的接著又道:」我是不是沒有騙你?」

    楚留香茫然點了點頭。其實他還是不懂,比剛更不幢。

    罷他們得到那些答案,現在已完全推翻了。

    艾青非但不是主謀害他的人,面且一直都在暗中助著他。

    她剛故意點住他的穴道,想必只不過是為了幫助他進入這聖壇而已。

    也許這正是他能到這裡來的唯一的一條路。

    她不但下手極有分寸,而且時問算得極準,那般將楚留香封閉注的力量,檢巧就正在最
重要的一剎那間自動消失了,否則,楚留香又怎能一跳而起?

    艾虹顯然也早已跟她串通好了,一起演出這戲曲。

    所以她無論對什麼罪名都不否認。

    主謀要系楚留香助人,既不是她們,卻又是誰呢?

    難道是張潔潔?

    那也絕不可能——她若要殺楚留香,機會實在太多了。

    所有的秘密依然還是秘密,還是沒有解決。

    可是無論如何,他總算已見到張治潔了,對他來說,這一點才是最重要的。

    無論這裡是聖壇也好,是虎窟也好。

    無論張潔潔是神?還是人?

    這全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還是在熱愛著她。而且終於又相聚在—起。

    他張開了雙臂,凝視著她。

    她投入了他的懷裡。—…

    在這一瞬間,他們己完全忘記了一切。不但忘記了他們置身何地,也忘Z了這地方所有
的人。

    眼淚是鹹的,卻又帶著絲談淡的甜香。

    楚留香輕吻著她臉上的淚痕,購購道:「你這小表,小妖怪,這次你還想往哪裡跑。」

    張潔潔輕咬著他的脖子,哺購通:「你這名鬼,老臭蟲,你怎麼會找到這裡來的。」

    楚留香道:「你明細我會找來的,是不是?你就算飛上天鑽人地,我還是一樣能找到
你。」

    張潔潔瞪著眼,道:「你找我幹什麼?是要我咬死你?」

    她咬得很重,咬他的脖子,咬他的嘴,她的熱情已足以讓他們兩個人全都燃燒。

    可是她剛為什麼那麼冷。

    楚留香頓起剛的事,想起了剛刁的人——這地方並不是只有他們兩個人。

    他忍不佳往下面偷偷因了一眼,才發現所有的人都已五體伏地,飽甸拜倒,沒有任何人
敢抬頭看他們一眼的。

    她難道真是神?

    否則這些人為什麼對她如此祟敬?

    張潔潔忽然搐起頭,道:「你幾時變成了個木頭人的?」

    楚留香笑了笑,道:「剛。」

    張潔潔道:「剛T」楚留香道:「剛傷看見我,卻故意裝中不認得我的時候,那時你S1
馳是個木頭人。」

    f張演潔道:「不是木頭人是神」楚留香道:「神?」

    張潔潔道:「你不相信?」

    楚留香歎7口氣,道:「我實在看不出你有哪點像神的樣子。」

    張潔箔的臉又紅了,咬著嘴唇,道ld那只因現在我已不是神了。0楚留香道:「從什
麼時候你又變成人酌。」

    張潔潔也笑了笑,道;「剛水。」

    楚留香通;「剛?」

    張潔治道:「剛刁』你將我面具掀起來的時候,我就又變成人了。」

    她又開始咬楚留香的脖子,呢B著道:「不但又變成了人,而且是個又會咬人,義會撤
嬌的女人,活生生的女人。」

    沒有人能否認她這句話,存咬人和撤嬌這兩方面,她簡直是專家。

    楚留香又歎了n氣,苦笑道:「我還是不懂,非但不懂,而且越來越糊塗了。」

    只聽一個人道:「你慢饅就會撞的。」

    那黑衣巷姬出現了,正站在他們身旁,看著他們微笑。

    楚留香臉乙不禁有些發燒,想推開張潔潔,又有點捨不得,他能再將她抱在懷裡,實在
太不容易,何況她又實在抱得太緊。

    黑衣老姬笑著道;「你用不著伯難為情,她已是你的,體隨便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抱
佐她,都絕沒有人敢於涉你。,她忽然高舉雙手,大聲說了幾句話,語音怪異而複雜,楚留
香連一個宇都聽不懂。聖壇下立刻響起一陣歡呼聲楚留香正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聖壇已忽
然開始往下沉。沉得快,沉得很飲。忽然間,他們已到了地』F一間六角形的屋子裡,一張
六角形的桌子上,居然擺滿了酒菜。原衣老姬笑道:」酒是波斯來的葡萄酒,菜也是你喜歡
屹的。」

    張潔潔搶著拍手笑道:「好像還有我喜歡吃的魚翅。」

    她笑得就像是個孩子。

    楚留香卻有點笑不出,忍不住道:「你們早已算準我會到這裡來了?」

    黑衣老姬居然也眨了眨眼,笑道:「我只知道楚香帥要去的地方,從沒有入能陽攔他
的。」

    無論什麼樣的秘密,卻總有個解答的。

    黑衣著姬終於將這答案說了出來。

    這其問最令楚留香吃驚的,是兩件事。

    第一,張潔潔就是這黑衣者樞助女兒。

    第二,要殺楚留香的人,竟也是這黑衣老姐。

    她朗然要殺楚留香,為什麼又指點了楚留香這條明路呢?

    這其中的原因,的確詭秘面複雜,楚留香若非親身經歷,怕連他自己都不會相信。

    我們的確是個很神秘的家族,從沒有人知道我們來自什麼地方,甚至選我們自己也無法
找得到昔日的家鄉了。

    我們信奉的,也是種神秘而奇異的宗教,源流來自天邊,和波斯的拜火教,也就是外來
傳人中土的佛教有些相似。

    我們崇敬的神,就是教中的聖女。

    聖女是從我們家族裡的處女中選出來的,我們上一代的聖女,選中的繼承人就是她——
也就是我的女兒。

    無論誰只要一旦被選中為聖女,她終生就得為我們的宗教和家庭犧牲,既不能再有凡人
的生活,更不能再有凡人防感情。

    無論誰只要一旦被選中為聖女,就沒有人再能改變這事實,更沒有人敢反對,除非有個
從外面來助陌生人,能擅入這聖壇。揭下她腦上那象徵著聖靈和神力的面具。

    但這地方非但秘密,而且從不容外人聞入,無論誰到這裡來,簡直比登天還難。

    歷以這種法令也等於虛設,十餘代以來,從沒有一個聖女能逃脫她終生寂寞孤獨的厄
運。

    在別人看來,這也許是光榮,但我知道一個少女做了聖女後,她過的B於是多麼痛苦。

    因為我自從生出她之後,就做了這教中的護法,沒有人比我跟上一代的聖女更接近,也
只有我曾經看到過姻,夜半醒來時,固寂寞的孤獨面痛苫得發瘋的樣子。最痛苦的時候,她
甚至要我用尖針刺在她身上,刺得流血不止。

    我當然不忍看見我的女兒再忍受這種痛苦,我一定要想法子為她解脫。

    但我雖然是教中的護法,卻也無法改變她的命運,除非上天的真神能賜給我一個陌生
人,讓他來為魏女兒福下那可怕的面具。

    所以我就想到你。

    妒中香煙藕渺,黑衣老姬盤膝坐在霧中,據據的說出了這故事。

    楚留香就彷彿在聽神話一樣,已不覺聽礙癡了。

    聽到這裡,他才忍不住插口道:「所以你就叫她去找我。」

    黑衣老嫗道:「是我要她去的。」

    楚留香忍不住摸了摸鼻子,苦笑道,「但你又何必叫她去殺我呢?」

    黑衣老姬道:「有兩種原因」。」

    楚留香道:「我在聽。」

    黑衣老漢道:「我知道休是個很好奇、很喜歡冒險的人,但若這樣14彌來,你一定還
是不肯的,因為你和她本無感情。」

    楚留香承認。

    黑衣老姐道:「所以我只有先用種方法,來引起你的好奇好勝心,再讓你們有接觸的機
會,讓你們自然發生感情。」

    楚留香忍不住問道:「你怎細道我們一定會發生感情?」

    思衣老姐睜起了眼,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她的女兒,微笑道:「像戳女兒這樣的女孩
子,有沒有男人會不喜歡她?」

    楚留香歎道:「那倒的確難找得到。」

    張潔潔笑了,j8然道:「像你這樣的男人,不喜歡傷的女人也一樣難找得很。」

    楚留香挾起一統魚翅,塞到她嘴裡,道;「馬屁拍得好,貨休塊魚翅。」

    照衣老嫗笑道:「她說得不錯,孩若年輕三十歲,怕也少喜坎你的。」

    張潔潔吃吃笑道:「你現在豈非還是很喜歡他?這就叫,丈埠娘看女焙,越看越有
趣。」

    她們母女問,的瞻有種和別人不同的感情,這也許是因為她J本就是窿—個很特別的環
境中生存的。

    楚留香卻聽招臉:義發燒了。

    黑衣老姬看著他們,微笑道:「有的人與人之間,就好源滋石積蚺@般,一溫上就很難
分開,這大概也就是別人所說助絛份。」

    楚留香遁:「你剛說的兩種原因。」

    黑衣老姻點點頭,道。」費剛也說過,無論誰想到這裡來,卸難如登天,我雖然聽說過
你的名聲,但卻並沒有見過你。」

    楚留香道:「所以你經考考我。」

    黑衣老姬笑了笑,道:「我是要考考你,看看你的武功閉機智,是不是像傳說中那麼
高,看看你是不是有資格做我的女婿。」

    楚留香苦笑道:「我若被你考死了呢?」

    黑衣老姐淡淡道:「每個人這一生中,都難免一死的,是不是7」她說得輕描談寫,別
人的生命在她服中看來,好像連一文都不值。

    這也許因為她生長在一個冷骸的環境裡,信奉的也是個奇怪的宗教,大家彼此都摸不關
心,獨根本沒有真的接觸過有血有肉的人,所以除了母女閻助天性外,對別人她既不關心,
也不重視。

    楚留香卸聽得背脊上直冒冷汗,他本來還想問問姻,為什麼要砍斷艾虹的手。

    但現在他已發覺這一問是多餘的了。

    一個人若連別人助性命都不重視,又怨麼會在乎別人的一隻手?

    黑衣老嫗道:「你們經歷過的每件事,都是我親手安排的,你果然HO6沒有令我失望,
所以我那天晚上才會去見你,然後再叫艾育和艾虹夜外面接驚,所以就算擦傷一定能到這裡
來的。」

    楚留香忍不住吁四了口氣,道:「現在我還有件不明白的事。」

    黑衣定嫗邀:「你可以問。」

    楚留香者笑道:「你為什麼不找別人,單單姚中我呢?」

    黑衣老嫗笑了笑,道:「我知道你是個很好看的男人,很容易得到女人的歡心,也知道
你的武功和機智在江湖中都很少有人能比得L,何況你至今還是個單身奴,我相信有很多老
太太若要挑女婿時,都一定劊終中你。」

    楚留香只好摸鼻子了。

    黑衣老姐道:「但這些原因還都不是最重要的。」

    楚留香道:「哦?」黑衣老嫗道;「我跳中你,最重要的原因是你做了件讓我最高興助
事,所以我一直都在想法子報答你。」

    楚留香憎然道:「裁傲了什麼事?」

    黑衣老姬道:「你替我殺了石觀音。」

    楚留香道:「你因她有仇?」

    黑衣老嫗目中已露出怨毒之色,根根道:「姻簡直不是個人,是個吃人的妖怪,而且專
吃男人。」

    楚留香用不著再問了,他日可想像到。

    石觀音最大助樂趣,本就是搶別人的丈夫和情人,他殺了石觀音之後,世界上必定有很
多女人要報答他,財他表示感瀕。但楚留香卻希望這是最後一次了,這樣艙跟答法子,他實
在受不了。

    丈母娘看女婿,雖然越看越有趣,但女婿看文母娘,卻一定是越看超生氣。

    幸好這文母娘還算知趣,居然定了。

    「你們很多天沒見,一定有很多事要聊聊,我還是識相點的好。」

    楚留香送她出去財,第一次覺得她多少有點人性。

    張潔潔已從背後抱住了他的腰,又在輕輕咬他的脖子。

    楚留香歎了口氣,苦箋道:「你鋼不j道嘴除了咬人和吃魚翅外,坯有別的用處?張涪
沽眨著眼,道:」確7還有什麼用?」

    楚留香道:「說話,體母親剛不是要我們好好助聊嗎70張清潔道:」我不要說話,我
要……」

    她又一曰咬在楚留香脖子上,然後才吃院笑道:「我要什麼,你難道不知道?」

    楚留香的表情像很吃嫁,失聲道:「就在這裡?」

    張箔潔道:「不在這裡在哪裡?」楚留香道:錨裡不行。」

    張潔潔道:「為什麼不行7」楚留香道:「我要帶你回到我們自已的家擊,而且逮挾越
好。」

    張清潔道:「不行。」

    楚留香道:「為什麼不行。」

    張治沽道,「不行就是不行。」

    楚留香笑道:「你是不是不放心,是不是伯我被別的女人勾引?」

    張演潔冷笑道:「你以為你真的人見人愛f你以為別人真少不了傷。」

    她忽然瞪起服,板起了臉,大聲道:」你勞真的要走,就一個人走吧。著我少不少得了
你……你現在走還來礙及。」

    她就像是條忽然被激怒了曲貓,隨時都形備dP出爪子來抓人了。

    楚留香看著他,還是在微笑著,柔聲道:「你能少得了我,我卸已少不了飽,要定,我
們就一起走,否則我們就一起留在這裡。」

    張潔潔道:「真曲7你真曲願意陽潘我一起留在這裡?」

    楚留香張開雙臀,擁抱佐她,道:「當然是真的,難道休以為我還能離開你。」

    張搞活突又「醛培」一聲,因入他懷裡。

    楚留香鋒住她的臉,輕輕托起。忽然發現她蒼白美麗曲面上又已掛滿淚珠,忍不住道;
A傷在哭T為什麼要哭?你難道還不相信我?」

    張潔潔咬著嘴唇,道:「我相信傷,但我也知道,嫁雞隨雞,現在我已是你的妻子,你
無論要去哪裡,我都應該跟著你才是。」

    她眼淚流得更多,垂首道:「但也就因為我是休的妻子,所以才連累你,害了你。」

    楚留香道:「怎會呢?」

    張潔潔道:「你剛有沒有聽見那些人為你發出歡呼聲?」

    楚留香點頭。

    張潔潔道:「你知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楚留香搖播頭。

    張潔潔緩緩道:「那歡呼的意思兢是說,他們巳承認我們是夫妻,已接受你做我們家族
中一份子,歷以…」

    楚留香道:「所以怎麼樣?」

    張潔潔垂首道:「只要成為這家族的一份子,就永遠休想脫離。」

    楚留香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說,我們已水遠不能離開這裡?」

    張潔潔道:「永遠不能」楚留香的臉也不禁有些變了,要在這不見天日的地方度過一
生,在他說來,簡直是件不可思議購事。

    張治治凝視著他,緩緩道:「我也知道你絕不會理意眾遠留寢這裡的,你假如真的要
走,也並不是絕對沒有法子可想。」

    楚留香立刻問道:「還有什麼法子?」

    張潔潔饅慢的轉過身子,一宇宇的說道:「就因為曲是我的丈夫,所以才會成為這家族
中的人,我看已…。」

    楚留香忽然扳佳她的肩用力短過來,用力抱位了她道:「你不要再說我,我已明白你的
意思。」

    張潔潔道:「我。」我…。」

    楚留香又打斷了她的話,說道:「你若死了,我就也不再是這家族的人,他們就不會政
我出去的,是不是?」

    張潔潔淒然一笑p道:da要彌活著俠樂,我寧可死。」

    楚留香目中似也有了淚光,緊擁著她柔聲道:「現在我只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

    張潔潔道:「你說。」

    楚留香道:「我喉一覺得快樂的時候,鍵是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所以你若真能想叫魂活
得快樂,就永遠莫要離開我。」

    張潔潔笑了。

    她的笑就像是黑暗中的第一穎飄屋,陰疆中的第一線陽光。

    她也緊緊擁抱住他,泵聲道,「我怎麼捨得離開你…。.我死也不會再離開你。」

    世間上本沒有絕對的事情,但「時間」是不是例外呢?在有些入的感覺中,一天的時
間,彷彿強俠就已過去,因為他們俠樂,勤奮,他們懂得享受工作的樂趣,也懂得利用閒
暇。所以他們永遠不會覺得時間難以力發。

    另一些人的感覺中,一天的時間,過得好像永遠過不完一樣。因為他們悲哀愁苦,因為
他們無所事事,所以才會覺得度日如年。但無論人們怎麼樣感覺,一天就是一天,一個月就
是一個月。

    世上只有時間絕不會因為任何人,任何事而改變的,卻可以改變很多事,甚至可以改變
一切。

    一個月已過去,楚留香是不是改變了呢?

    張潔潔凝視著他,輕撫著他瘦削的臉,柔聲道:「你好像瘦了些。」

    楚留香笑了笑,道:「還是演些的好,我本來就一直在擔心會發胖。」

    張潔潔道:「傷說的話好像也比從前少了些。」

    楚留香道:「你難道會喜歡我變成很多嘴助長舌婦tD張潔潔道:」你來了已經快一個
月。」

    楚留香道:「咽?」

    張演潔道;「你是不是覺得這一個月特別長?」

    楚留香沒有回答,卻握起了她的手反問道:「你究竟想跟我說什麼?」

    張潔潔垂下頭,沉默了很久,才緩緩道:「我鋼道你是過不慣這種日子的,所以才會變
了,這樣下去你總有無法忍受的一天。」

    楚留香道:「誰說的。」

    張潔潔笑了笑,道:「這世界上還有誰出我跟你更接近的,還有誰能比我更瞭解你的7
我怎麼會看不出來呢?」

    她笑得很淒涼,接著又逼:「我當然飽看得出你很喜歡我,正如究很喜歡你一樣,所以
我希望能夠留住你,希望傷在這裡也能和以前同樣快樂。」

    楚留香道:「你並沒有攝錯。」

    張潔潔搖了搖頭,淒然笑道:「鵝本來也以為自己沒有想鍺,現在才知道錯了,而且錯
得很厲害。」

    楚留香道:「為什麼?」

    張潔潔道:「因為你…。嗽本就不用於任何一個人的,本就沒有人能夠佔有你。」

    楚留香道:墩不田。」

    張潔潔道:「你應該橙。」

    她歎息了一聲,接著道,「因為除了我之外,世上還有很多人也願我同樣田要你,我雖
然不願離開像,他們也同樣不能離開。」

    楚留香道:「恢是說我那些顧友。」

    張潔潔道:「不僅是你的朋友,還有許許多多別的人。」

    楚留香道,「什麼人?」張潔潔道:「田要彌幫助助人,撼要彌去為他們解決他們的困
難和痛苦。楚留香道:」休以為我應該為別人活著?」

    張治潔道:「我不是這意思。」

    她抗吟著,忽又接道:「無論誰活在這個世界上,都應該活著有樂趣、有意義,是不
是?」

    楚留香道q「是」張潔沽道:「有種人只有要幫助別人的時候,他才會變得有樂趣,有
意義,否則他自己的生命也會變得全無價值。」

    楚留香道:「你以為敵是這種人7張潔潔道:」你難道不是?」

    楚留香說不出話來了。

    張潔潔駭然道:「女人都是自私的,我本來也希望能夠完全獨佔你,可是你這樣下去。
漸顴就會變成另外一個人的」。」變成不再是楚留香,到了那時,說不定我也不再喜歡
你。」

    她又張然笑道:「既然如此,我們又何必一定要等到那一天呢?」楚留香道:「所
以…。』所以你的意思是…。」

    張治潔道:「所以致覺得我應該讓你定,因為你有你自己的生活,我不應該太自私,不
應該用稱的終生痛苦,來換取我的幸福。」

    她輕撫著楚留香的臉,柔聲道:「也許這只不過因為我現在已長大了,已疆得真正的愛
是絕不能太自私助。」

    楚留香凝視著她,也不知是痛苦,是酸楚,還是感激T他忽然發覺她的確又長大了很
多,成熟了很多,也像是完全變了個人。

    是什麼使得她改變購呢?

    楚留香道:「無論如何,獨都不能留下依一個人在這裡。」

    張潔潔道:「為什麼不能?有很多女人豈非都是一個人留在家裡的?她們若跟我一樣自
私,這世上又怎麼會有那麼多名將和英雄。」

    楚留香道:「可是你不同。」

    張潔潔道:「有什麼不同?窺為什麼就不能學學那些偉大的女人?我為什麼就不能讓我
的丈夫到外面去幫助別人?」楚留香道:「因為你太窿寞[太孤獨,我若走了」…。」

    張治演忽然打斷了他的話,道,「你知道我現在為什麼忽然肯放傷走?」

    楚留香道:「為什麼?」

    張潔潔殖:「因為我知道以後絕不會再覺得寂寞。我知道傷走了之後,還是會有人陷著
我。」

    她目光忽又變得說不出來的溫柔,說不出的明亮。.楚留香卻忍不住問道:「這個人是
誰?」

    張潔潔垂下頭,輕輕道:「你的孩子。」

    楚留香整個人都幾乎眺了起來,失聲道:「你已有了我的孩子?」

    張核潔輕輕的點了點頭。

    楚留香用力強住了燭,大聲道:「你已經有了我的孩子,還要我走。」

    張潔演柔聲道:「就因為我已有了你的孩子,所以才肯讓你定,也正因為我已有了你的
孩子,你才能放心走」。這意思你也該明白的。」

    楚留香道:「我們為什麼不能一起選出去?」

    張箔治道:1a些天來,依一直都在陷中查看著,想我出條路逃走,是不是?」

    楚留香只有承認。一張潔潔道:「你找出來沒有?」

    楚留香道:「沒有。」

    張潔潔四了口氣,道:「你當然找不出的,因為這裡本就只有兩條出路。」

    楚留香道:「哪兩條?」

    張潔潔道:一條在議事廳裡,這條路每個人都知道,但卻沒有人能隨意出入,因為那裡
不分晝夜都有族中購十太長老在看守著,你就算有天大購本事,也休想從那些老人手下潛
走,」楚留香也只有承認,卻又忍不住問道:「第二條路田?」

    張演潔道:「第二條路只有一個人知道l楚留香道:」淮71張潔潔道:1教助護法
人。」

    楚留香眼固裡發出了光,道:「你的母親?」

    張清潔點了點頭,道:瀝以魂若去求她放你走,她也許會答應的。」

    楚留香目中充滿了希望,道:「她也許會tl我們一起走。」

    張潔潔歎了一聲道:「當然我也希望如此,可是……」

    楚留香道:「無論如何,我們總應該先問問勉夫,莫忘記她總是你親生的母親,沒有一
個母親不希望自己的女兒過得幸福的。」

    攝親當然都希望自己女兒過得幸福,問題是,什麼才算是真正的幸福呢?

    幸福邊不是絕對購、你眼令的幸福,在別人眼中也許是不幸。

    這地方每間屋子本都是陰森森的,看不見陽光,看不見風。

    這屋予裡彷彿有風,卻更陰森,更黑暗,誰也不知道風是從哪裡採購。

    黑衣老姻勢靜助坐在神競前的麓團上,動也不動,又彷彿直古以來就已坐在這裡,仿沸
已完全沒有感覺。所以張潔潔雖已定進來,雖已在她面前跪下,拋還是沒有動,沒有張開眼
隋。張潔潔也就這樣靜靜的跪著,彷彿也忽然被這種胃古不擻的沉靜所吞沒。

    楚留香垂著手,站在勉身後。他知道這是決定他們終生幸福的時刻,所以也只有忍耐
著。

    也不知過了多久,黑衣老姬習,忽然張開服睛,她眼睛裡像是有種可怕的力量,是能看
透他們的心。

    她盯著他們,又過了很久,才一宇宇道:「你們是不是想定?」

    張潔潔頭垂得更低,連呼吸都似已停頓。

    楚留香終於理不住道:「我們是想定,只求你老人家放我們一條生路。」

    他從未求過任何人,從未說過如此委屈求全的話。但為了她,為了他們的孩子,他已不
借犧牲一切。

    黑衣老扭凝視著他,緩緩道:「這地方你已不能再留下去7Q楚留香道:4ahuu」黑衣老
嫗冷冷道2「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在我面前說話,用不著吞吞吐吐。」

    楚留香長長吐出u氣,道:「是,這地方我已不願再留下去。」

    撓衣老姬道:「為了她,你也不願冉留下去。」

    楚留香道:「我要帶她—起去?」黑在老池道:「你已打定了主意?」

    楚留香道:「是。」

    黑衣老嫗又凝視了他很久,突然道:「好,我可以讓你走。黑衣老嫗不讓他再說出下面
的話,立刻又沮:」我只有一個條件。」

    楚留香道;「什麼條件?」

    黑衣老嫗道:「先殺了魂。」

    楚留香征住了。

    黑衣老蛆道:「你勞不殺我,我還是一樣要殺你,殺了你之後,再讓你出去1」她慢慢
站起來,冷玲接著道:「你妻子難道沒有告訴過熔,你既已做了本族聖女的丈夫,若是還要
定,就得死。」

    楚留香吃驚的看著張演潔,道,「這也是你們的規矩?」

    張潔潔點了點頭,神色居然還很平靜。

    楚留香道:「你……你為什麼沒有告訴我?」

    張治潔緩緩道:「因為現在已沒有入能殺你」黑衣老姬撿著問道:「為什麼?」

    張潔潔道:「因為我已經有了他的孩子,我已決定要這孩子做我們的聖女,所以他也已
是聖女的父親。」

    她眼睛在黑暗中發著光,一宇字接著道,「誰也不能殺死聖女的父親。」

    黑衣老嫗就像是突然被人重重一擊,已連站都站不住了。過了很久,才勉強冷笑著道:
「你知道你肚裡的孩於是男是女?」

    張潔沽道:「我不知道——現在誰也不知道,所以……」

    黑衣老嫗厲聲道:所以還是可以殺他,因為你的孩子未必是女的。「張治潔道:「假如
是女的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