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山在虛無漂渺中            

    山,山頂。

    山頂在群山中,在白雲間。

    雲像輕姻般飄繳,霧也像輕姻般田納,群山卻在姻霧中,又彷彿是真?又彷彿是幻。

    只有這清激的水,才是真實的,因為楚留香就在溫水邊。

    他沿著流水往上走,現在巳到了盡頭。

    一道奔泉,玉龍艇從山頂上倒掛下來,濺起了滿天殊玉。

    這正是蒼天助大手筆,否則還有誰能畫得出這一田控猶瑰麗助因畫?

    迸老相傳,就在這流水盡頭處,有一處洞天招地,隱居著武林中最神秘的一家人。沒有
人知道他們的行蹤,更沒有人知道他們曲來歷。

    現在,這已是流水的盡頭,傳說中那神秘的洞天在哪裡?

    楚留香還是看不見。

    「難道這一道飛泉,就是蒼天特意在他們洞門前懸掛起的珠簾?」

    楚留香定過去又停下。

    就算這飛泉後就是他們曲洞府購f1戶,他也不能就這樣定進去。

    著沒有某種神秘的理咒,又怎麼能喝V開這神秘的n戶2青石上長滴了薔苔,楚留香在
鼠上坐下來。

    他腦上似已失去了昔日的神采,顯得如此蒼白,如此疲倦。

    張箔活著看見他現在這樣予,捨不會為他心圈7為他流淚y楚留香輕輕的歎息,抬起
頭,望著山城的白雲。

    他彷彿想向白雲探問,但白雲卻無聲息。

    世上又有誰能帶給他消息?

    一縷金光,劃破自雲,照在流水旁。

    他忽然發現流水旁出現了條人影,烏髮高譬,一身青衣l一雙眼睛在煙霧中看起來,仍
然亮如明星,就像是自白雲間飛降的仙子。

    她雙手捧著個白玉瓶,眷起了衣袖,露出雙品瑩的粉臂,正在旗著山泉。

    黃金雙曲陽光,就照在她白玉殷防勝上。

    楚留香看著她,呼吸突然停頓

    自雲終於有了消息。

    幫少女莫非正是自雲遣來,為他傳遞消息的?

    楚留香幾乎忍不住在賜起來,放聲大呼?」「艾青」這少女正是艾青。

    她風果依舊,還是楚留香韌見時那麼統媚,那麼美麗。

    曲身上穿的,也彷彿還是那天站在萬福萬壽園擊拜壽時同樣的衣裳,耳上藏著對翠玉耳
環。

    看見了這雙耳環,楚留香就忍不住想起那一夜在山下小屋中的繡旋風光。

    她的溫柔,她的纏綿,足以令世上所有人男人永難忘奸。

    但這些B予來,楚留香卻似已完全忘記丁她。

    他實在覺得很慚槐,狠內疚,幾乎無顏再見她。

    但他不aB不見幽他正有千百句話要問d。

    「那天鑽腦麼忽然不見了?」v「那雙鑷魂的斷手,象徵購究竟是什麼意思?」

    「現在你怎麼會到這裡?」「滁不是也積孤神秘8b一家人,住在那林秘鮑強天細」楚
留香終天溫不法放審商陳,「艾窗」山泉閃著光,白玉瓶也在閃著光。

    艾青汲滿了一瓶山泉,就站起來,轉回身,彷彿要走回自雲源處。

    她競似完全沒有聽見楚留香的呼聲。

    楚留香的呼聲更響:艾青,等一等。」

    她還是沒有聽見。但這時楚留香自己飛鳥般掠過了山泉,又像一朵自雲,忽然落在她面
前。

    艾青停下步,看著他,面上既沒有掠奇,也漢歡喜。

    她就像是在看著陌生人。

    楚留香勉強笑了笑,道:』很久不見下,想不到會在這裡看見你」艾青面上還是全無表
情,冷伶的看著他,道:「你是誰,為什麼攔住我的路?」

    她的聲音柔媚清脆,還是和以前一樣,只不過已變得冷冰冰的,全無表債。

    楚留香道:「你」…你怎麼不認得我了?」艾青冷冷道:「我根本就從未見過你。」

    楚留香長歎了一聲,苦笑道:「我知道我虧負了你,可是…我也有我的苦衷」。我也曾
千方百計的找過你。」

    艾青皺眉道:「你在說什麼?我根本聽不懂」楚留香不由自主,又摸了摸了鼻子,道:
「你難道真忘了我?」

    艾青道;「我本就不認識你。」

    楚留香道:「但我卻認得你,你D4艾育。p艾育道:」我也不認識艾青,閃開」獨助
手忽然向楚留香臉上揮了過去。

    楚留香只有閃開。

    他當然還有別的法子來對付她,但在這種情況下,卻只有閃開。

    一個女孩子,若咬緊牙關說不認得你,你除了讓她走之外,還能怎麼樣呢?

    可是,她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忽然會變得如此玉饋2難道她出有什麼不能告人的苦
衷?

    難道她的愛,已變成了恨?

    楚留香想不通。

    艾青已從他身旁走過去,帶著種淡狡的香氣定了過去。

    就連這香氣,都是楚留香所熟悉的。

    他死飽不能相信這少女不是艾青。

    自雲飄渺u

    艾青的身影,又將瀝面消失在自雲中。

    楚留香突然轉身,跟了過去。

    艾青走得並不快,腰膝購娜,彷彿露中的花,風中的柳。

    少女走路防風姿,本是迷人的

    但楚留香現在卻已無心欣賞,他只是因著她走。

    山路窄面崎蛆,也不知是由哪裡開來7也不知道行向何處?

    山路的盡頭,只有自雲,看不見洞天福地,也看不見瓊樓玉宇。

    艾青卻似已將乘風歸去。但歸向何處呢?

    楚留香跟得更近,迫得更緊,生伯又失去她。

    艾青突然回頭,目光比山頂的風更尖銳,更冷,盯著楚留香,冷冷道:「彌跟著我於什
麼?」

    楚留香道:「我……還想問你幾句話。」

    艾青道:「好1問吧。」

    楚留香道:「你真的不是艾育?」

    艾育道:「族這名字我都未曾聽過。」

    楚留香道:「萬福萬壽園呢?」

    艾育道:「那是什麼地力?」

    楚留香道:「你沒有去過?」

    艾育道:「十年來,我根本從未下山一步。楚留香看著她,實在已無話可說。所有的這
一切事,全都是為了她在萬福萬壽園中放了個屁而剝起的。現在她卻說從未到萬福萬壽園去
過,而且從來未見過楚留香。楚圖香長長四息一聲,哺院道:」也許我認錯了入,也許我根
本不該再見你。」

    艾青道,「不錯,你根本就不該來的,那天也不該到萬福萬壽園去助。」

    楚留香霍然始起頭,道:「你既然不認得我,怎知道我去過萬福萬壽園。」

    艾青臉色立刻變了,身子突然掠起,掠人了飄渺的自雲中。

    楚留香正想迫過去,但就在這時,自雲間突又出現兩個人。

    兩個商衣高冠的中年人。

    他們不但裝束打揚和楚留香那天見到麻衣老人完全一樣,就連神情都彷彿相同。

    他們的臉,慘白面無血色,顯得說不出的冷漠,說不出的高傲。

    也許他們是來自天上的,也許是來自地下,無論他們來自何處,都像是不屑與凡人為
伍。

    楚留香忽然明白了。

    那麻衣老人夫婦,想必就正是那娃麻的一家人中助接著。

    張待潔和這一家人,想必有某種神秘而不尋常的關係。

    那天她突然失蹤,也說不定就是被那麻農老人夫婦逼定購,否則,她又怎忍心不告而
別,而且一別無消息。

    楚留香助心,就像是被火焰燃燒著

    他發誓,無論如何,也得將她從這一家人手裡救出dEo無論要他付出多大的代價,他都
在所不借,甚至逐死都決天關係。

    山風映散了自雲[自雲又聚起

    那兩個麻衣高冠的中年人。還是冷冷助站在白雲聞,冷冷的看著楚留香。

    其中一個人身材狡矮,但看來卻更威嚴,突然道:「你從哪裡來,最好還是趕快回到娜
裡去。」

    他的聲音也和他的神情同樣冷漠高傲,就像是神在對他的子民發號施令。

    楚留香反而鎮定了下來,慢饅道;「為什麼我一定要回去?」

    席衣人道:「因為這本不是凡人該來的地方。」

    楚留香笑了,道:「這不是凡人該來購地方7你難道不是凡人?」麻衣人道:「我不
是。」

    他神情還是那麼冷摸高傲,就好像真的格自已當做神,樣1楚留香笑道;「你若不是
人,是什麼?」

    麻衣人冷冷道:「你既不該來,更不該問。」

    楚留香道:「我也來了,也已問過了。」

    另一個麻衣人突然道:「你既已來了,就不必再回去。」

    楚留香道:「我本就不想再回去。」

    兩個麻衣人對望了一眼,身子突然同時一轉。

    每個人都會轉身助,但他們的轉動購姿勢和方法。卻跟任何人都絕不相同。

    他們的身子忽面向左轉,忽而向右轉,不但轉動自如,而且轉個不停。

    建楚留香都看不出他們這是幹什麼?

    「難道他們想將自己轉暈?」

    就夜這時,兩個麻衣人忽然又同時向他轉過來,繞著他的身子轉,越轉越做楚留香當然
風過「八封游身攀」一類的功夫,這種功夫l厲害之處,就是圍著你的身子轉,轉得你頭暈
腦銑,然後再乘機出手。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們何時會出手,更不知道他們將從何處出手,所
以想防備都很難。但「八扮游身掌」那一類的功夫也絕不是這樣子助。

    那種功夫只不過圍著際韓,他們自己的身予並不轉。

    這兩人卻像是兩個大陀螺。

    楚留香又笑了笑,道:「我現在才知道你們是什麼了,你們果然不是人,是。…。」他
的話還沒有說完,兩個麻衣人突然同時出手。

    他們一共四隻手,但手的影子卻像有二三十個,四面八方的向殖留香拍了過來。

    誰也看不出他們哪雙手是實,哪雙手是虛。

    楚留香好像也看不出。

    只聽「拍2拍2拍拍!」一連串四響掌聲。

    楚留香就已例下。

    他怎麼會如此容易就被人擊倒?

    是不是因為他從未見過這種武功?

    這種武功的確太詭異,太奇妙。

    「帶他回去1」「為什麼要帶他回去?」

    「這人絕不是無意中闖來的。」

    「所以休要帶他回問他的來意?」

    「不錯。」

    這當然是麻衣人的對話,聲音還是同樣的冷漠,雖然他們一出手就貉對方擊倒,但他們
自己並不喜歡博意,也不覺得奇怪。

    因為他們認為這種武功只要一使出來,本就沒有人能躲得了。

    就算他們知道自己擊倒的是楚留香,他們咆不會覺得意外。

    事實上,楚留香究竟是誰?他們根本不知道。

    所以楚留香是不是真的被他們擊因而昏迷,他們也不知道。

    楚留香慢慢的將眼睛張開一線。

    直到現在,他才微開跟睛。

    那兩個麻農人一路將他抬到這空,他都一直閉窘膜購,雖然他說不出有多麼想看看他們
入山的途徑,但他還是勉強忍耐著,勉強控制使自己。

    因為他知道他們與人交手的經驗雖不豐富,問題雖不多,但耳目反應,卻一定比平常人
都靈敏錫多。

    他們也許看不出他是否真的暈例,但你無論有什麼動作,都一定休想瞞過他們。

    無論對人和事。楚留香的判斷,一向都很少有錯誤的。

    幾乎從來沒有過1

    這是間簡陋曲石室,簡陋而古樸。就像是那些麻農人本身一樣。

    總令人覺得有種不可描敘的高傲等貴之意,令人不敢輕視。

    無論誰到了這裡,都會突然覺得生命的短促自身的渺小。

    石壁上點坐不著,亮得就便是鏡子。

    屋頂很高,商不可攀,屋於裡除了一張很大的石攝外,幾乎全無別的陳設。

    現在,楚留香就績在這石攝上,目光從屋頂移向石壁,又從石壁移向門。

    門是關著的。

    門外是什麼地方?有些什麼東西?是不是還有人在看守著?

    楚留香完全不勿道。

    他只能感覺到1麻衣人轉過很多次彎,上了幾次階銻後,才將他始到這裡。

    然後他們就聽不到任何聲音。

    麻衣人到O裡擊了?準備怎麼樣處置他?超窗香也完全不知潭。

    現在他想知道一件事那聖壇究竟變吸裡,要用什麼法子才能進礙去?

    在這裡等,等到有人單獨進來的時候,用教快的手法制使他,換過他的衣服,再用最簡
單的易容術改變一下容貌,然後就混出去。

    那聖壇外想必總有些特殊標誌。

    假如他運氣稍微好一點f說不走就能混到那裡,只要他能聞進去,以他的輕功,就很少
有人能攔住他。

    這就是楚留香超出來助法子,可是連他自己也知道,這法子實在不太高明,非但不高
明,而且毛病很多。

    第一,假如沒有人單獨進來,他這法子根本就行不通。

    第二,易容術也是根本靠不住的——你可以改扮成張三李四,去瞞過不認得的人,但這
裡的人卻是一個大家族,每個人彼此都一定很熟悉,他很容易就會被人認出來。

    第三,那聖壇之外也許連一點標誌都沒有,就算他能找到那裡,也認不出來,也許他根
本銑找不到。

    達法子不但太冒險,簡直可說是有點荒謬。

    但這卻是他能想得出來助唯一曲法子,何況他運氣一向不錯。

    所以他只有等。

    石扳冷得要命,醒得要命,睡在上面,骨頭都會睡硬,骨髓都像耍結冰。

    他真想下來溜榴,活動活動筋骨,接下去說不定有多少場硬戰要打,這些日子來,他助
精神和體力卻差勁得很。

    可是,假如剛好在他活動的時候,有人進來了,那怎麼辦呢?

    所以他只有老老實實助,銷在又冷又硬的石板上,自己對自己苦笑。

    楚留香這一生中,幾時做過這種紡頭縮腦、畏首畏尾的事。

    他膽子真曲這麼小了2真的這麼怕死?

    楚留香暗中四了口氣,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怎麼會變成這樣子了。

    江湖傳說,楚留香根本不是人,是個鬼,是神。丈以前他勞真的是神,現在他日變成了
見人。

    天上地下,也只有一種力量,可以使人變成神,使神變成人。

    門外終於響起了腳步聲。

    兩個人的腳步聲。

    楚留香的心往下沉,自從交上桃花運後,他就沒有以前那樣的好運氣了。

    兩個人定進了石屋,一個人的腳步聲較輕。—腳步聲重些的一個人,走在後面。

    楚留香的心裡盤算著,他有把握在一剎那間,制往後面的那個人,同時將出路擋住。

    前面的人短跑也跑不出去。

    這當然也是冒險,但他實在已沒法子再等下去,何況,以後的人說不定更多。

    他念頭轉得很快,動作更快,一想到這裡,他的人已飛了起來。

    沒有親服看到過的人,絕對無法想像楚留香驟然行動時是什麼樣子。

    那就像是飛鷹,卻比飛鷹發動更快,那又像是兔,卻比兔更悍彪迅急。

    他行時如風雲,下擊時如雷電。;他並沒張開服擊看走在局面的這個人,但身形一閃,
已雷電般往這人擊下。

    只可借他算錯了一點。

    這人的腳步雖重,反應也快得驚人,身子突然的溜榴一轉,人已滑出七尺。

    楚留香凌空翻身,翻身追擊,疾然反掌斜削這人的後頸。

    這人身又一轉,指尖劃向楚留香購脈門,招式靈變連削帶打,以攻為守,只作憑這幾
招,已可算是一流的高手。

    他再也想不到楚留香這一事竟是虛招,碉也想不到超e香身子懸空時,招式還能改變,
而且改變得令人無法思議q他只召見楚留香的身子突然在空中游魚般一圍,尼失已踢肉他救
肋下氣血海穴;他雖然看到,也知道應該如何閃避,但等他要閃避時,已來不及。

    他思想還在準備下一個動作,人卻已閱下。

    楚留香一擊褐手,掌心卻已沁出冷汗。

    他雖然將這人擊倒,距離門戶卻已有七尺,並沒有簡住前面一個人曲出路。

    這人說不定早巳逃脫,只要他走出了這屋子,楚留香就休想走出去了。

    他又算錯了—著。

    他也永遠想不到,這人居然還靜靜購站在那裡,看著他。

    他直到現在,才看見這個人。

    艾虹

    楚留香又驚又喜,幾乎忍不住要失聲大叫了出來。

    艾虹腸上卻連一點表情也沒有,身上穿的也不短是蚺H的紅穆。

    她也穿著件寬大的席構,完全掩沒了她苗條動人的身材。

    獨勝上也似乎戴了個面具,她的情感也全都被l在這面具裡。

    可是她酗才為什麼不乘機選出去報警呢?

    楚留香心裡充滿了感激,忍不住走過去,想去握住她的手。

    她的手在衣袖裡,胸部後退了兩步。

    她也變了,已不是以前那嬌俏柔媚,如小烏依人的女孩子。

    拋看若楚留香助時候,就像是看著個陌生入。

    楚留香也只有停下腳步,勉強笑道謝謝傷。」

    汲有回座n

    ,楚留香還是要問:「彌怎麼會在這裡前7難道傷也是這一家曲人?你認不認得張潔
潔?她是不是也在這裡?」

    他問的話,就擦楚石頭沉入水中,完全得不到一點反應。

    楚留香歎了口氣,苦笑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秘密不能說,穩只求你,告訴我,這裡助
聖壇究竟在什麼地方t」。

    艾虹冷冷的看著他,突然搶起手,反手點住了e己的穴道,她也倒下。j楚留香突然很
吃驚,但驚訝得並不太久。

    他已明白她的意思。

    她不忍傷害楚留香,但也不能為楚留香傲任何事。

    這已是她所能做到的極限。

    楚留香只有感藏,她已盡了她的心意,他對她還能要求什麼呢?

    外面是條很長曲石廊,兩邊當然有別的門,每道門看來都是完全一樣助。

    誰也不知道推開門後,會發現什麼?會遇到什麼事?

    任何一道門的後面,都可能是楚留香所要尋找的聖壇。

    任何一道門後面,也都可能隱藏著致命助危機。

    幸好外面並沒有防守的人。

    這裡已是虎穴,無論誰定進來,都休想活著出去,又何必再要防守的人?

    「統然是聖壇,總該有些特別的地方。」

    楚留香為自己下了個決定,低著頭,垂著手,盡力使自己的腳步安詳穩定。

    他還記得那麻冠老人走路助姿態,也許這裡的人走路都是那樣子的。

    燈光是從石壁間嵌著的銅燈中發出來的,光線柔和,並不太亮,楚留香覺得很幸運,他
雖已換上麻冠麻衣,但腦上一定弄得很糟。

    既沒有鏡子,又缺乏工具,更沒有充裕隨時間,在這種情況下要易容改扮,簡直就好像
六十歲的老太婆,想把自己勁成十六歲的小妨娘一樣。

    走過這條長68,他身上的衣服,就幾乎已經炔濕透了。

    轉過彎後是什麼地方?

    他俏梢探出頭,俏梢的張望,還是汲有jb4」連人聲都沒有。

    他剛鬆了口氣,呼吸突然停頓。

    前面購確看不見人,也聽不見人聲。

    但後面呢?

    楚留香不敢回頭,又不能不回頭——他已發覺後面彷彿有人的呼吸聲。

    後面不只一個人——有七八個人。

    七八個人幽靈般一連串跟在他身後,就像是突然自地下出現的鬼魂。

    楚留香回過頭,脖子就像是忽然變成丁石頭,完全僵硬。

    一張全無表情的臉,正對著他,一雙冰冷冷的跟睛,正看著他。

    楚留香忽然覺得這裡的燈光實在太亮了。

    這人還在冷洛的看著他,沒有動作,沒有說話。

    楚留香向他點了點頭。

    這人居然也向楚留香點了點頭。

    楚留香道:「你好?」

    這人道:「你好」楚留香道:「吃過飯沒有?」

    這人道:「剛吃過。」

    楚留香道:「吃的是什麼。這人道:」肉。」

    楚留香道:「什麼因T豬肉還是牛肉?」

    選人道s「都不是,是人內,超混進這裡來的人肉。」

    楚留香笑了,道:「那一定難得很。」

    他的話還未說完,身予始著石壁一滑,人已轉過彎,滑出去三四文。

    然後他身子就像箭一般的向前穿了過去。

    他不敢回頭,一回頭身法就攫了,他也用習增回頭去看,後面助人反正一定會迫來的。

    長溺的盡頭又是長田。同樣助石壁,同樣的f]。

    這見鬼約地方也不知有多少條石魔,多少道n。

    楚留香公里突然又感到一種說不出助恐懼。

    他左轉右轉,轉來轉去,說不定還是在同樣的地方兜圈子。

    別人根本不必追,在那裡等著他就行了,等著他自己倒—產去。

    但明知如此,要跑到什麼時候為止呢?——因下去為止?

    這地方看來很簡單,很平常,並沒有什麼特別可怕的危機和埋伏。

    楚留香直到現在,才知道這地方只有一個彎可以轉,只有一條路可以走。

    他根本就沒有選擇的餘地。

    頑皮孩子們常常會將一空盒子隔成許多路,再捉老鼠放進去,看著老鼠在格子裡東奔西
突。

    楚留香忽然間發覺自己現在助情況,和格子裡的老鼠也差不了多少,說不定上面也有人
正在看著他,一想到這裡。他立刻停下來。

    無論為了推,無論為了什麼原因,他都不願將自己當做老鼠。

    就算別人並沒有這麼想,至少他自己已經有了這種感覺。

    這種感覺可真不好受。

    後面的人居然還沒有追到這裡來,—溜是因為楚留香的輕功太高,還是因為他們明知菌
楚留香已經無路可定?

    無淪為了什麼,他們遲早還是要追來的。

    楚留香長長歎了一口氣,決定接開最近助一道再說。但就在這時,最近的一道門忽然開
了,裡有個人正在向他招手。

    他看不見這個人,只看見只手。—只柔若的纖纖玉手,也許就正是那只催魂奪命的手。

    楚留香卻已穿了過去。

    在這種情況下,他已無法顧忌礙太氮他決心要睹一賭。

    自險,豈非本就是楚留香生命中一部份,正是最重要的一部份,他進入那道門。門立即
關了起來,關得很緊。

    屋予裡競沒有燈,楚留香連這隻手都看不見了。

    這究竟是誰的手?

    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什麼也聽不見,什麼也看不見,只能嗅到一陣陣續談的香氣。

    這香氣彷彿很熟悉。

    楚留香剛想說話,這隻手已掩佐了他的嘴。

    一隻光滑柔軟的手,卻冷得像冰。

    沒有人能掩住楚留香的嘴。有燈光的時候不能,黑暗也不能。

    除非他認得這個人,信任這個人,知道這個人絕不會傷害他。

    這個人是淮呢?

    楚留香耳畔響起了溫柔、卻帶著埋怨的低語聲:「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到這裡來7你
還想不想活著回去?」

    這聲音更熟悉,是艾青的聲音:「我剛假裝不認得你,你就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就應該
定,我真沒有想到有時你也笨得像隻驢子。」

    楚留香握住了她助手,輕輕拉開,輕輕歎息,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翻p宋不
可。」

    艾青道:「為什麼?難道……難道你是來找我的?」

    楚留香無語。

    艾青也輕輕四息了一聲,幽幽道:「我也知道不是,曲絕不會為了我冒這種險,我……
我只不過是你許許多多女人當中一個而已,你可以忘記別人,當然一樣可以忘記我。」

    她的聲音幽怨淒楚,她對楚留香已動情。

    楚留香心裡充滿了撤疚和憐惜,忽然覺得自己實在很對不起這女孩子,忍不住將她的手
握得更緊,柔聲道:「我並沒有忘記你,也曾千方百tf89找域你,可是……可是…。」

    艾青道:「可是這次你並不是來找我的,你根本不知道我捨在這裡。」

    楚留香只有盡認。

    艾青購聲音忽然變得很冷淡,道:「其實你也用不著覺得對不起我,我去找你,的的確
確本是為了要殺你的。」

    楚留香道:「可是後來你……,艾青道:」後來我還是在騙你,那次我突然失蹤,並沒
有人逼我,是我自己溜走的。」

    楚留香放開了握佼她助手,又開始摸鼻子了,彷彿連鼻子裡都有了酸水,又酸又苦。

    艾青道:「難道你以為天下的女人都要纏著你,難道你以為自己真的很了不起?」

    楚留香苦笑道:「無論如何,你今天總算冒險救了我。」

    艾青談淡的說道:「我救你,只不過是因為我覺得你很傻,傻得很可憐,上了別人的
當,還在自作聰明。」

    楚留香道:「我究竟上了誰的當?究竟是誰在暗中主使你殺我?」

    艾青道:「我看你還是不要知道助好,何況你根本就不捨勿道。楚留香道:」我一定要
知道。」

    艾膏冷笑道:「你以為誰會告訴傷,你以為你自己能查得出來。p楚留香道:cJ要你告
訴我,聖壇在哪裡,我就能查出來。」

    艾青道:「聖壇?你想到聖壇去?」

    她聲音忽然變得嘶啞,似乎充滿了恐懼。

    楚留香道:「我到這裡來,就是為了要到那聖壇裡去找一個人。」

    艾育道:「找誰?」

    楚留香道:「找你們的聖女。」

    艾青沉默了很久,才冷冷道:「你知不知道?什麼樣助人才能見到聖女。」

    楚留香道:「不知道。」

    艾育一宇字道:換死的人1現在位也許還有希望超出去,但你著想見她,就非死不
可。」

    楚留香道:「我也非去見她不可。」

    艾宵道:「你想死?」

    楚留香長長歎了口氣。用歎氣來召復別人的話,通常就等於承認。

    艾育又沉默了很久,忽然道:「好D1我這就帶休去。」

    楚留香大喜道;「謝謝你。他這句話還沒有說,突然覺得有根針聞人他的腰上購軟麻
充。這次他真的倒P去。艾青助聲音更冷,笑道:」我本來還想設法救你一條命,可是傷踞
然想死,我不如期成全了你[」楚留香只有聽著,現在他就算還能開口說話,也無話可說
了。

    他永遠也沒有想到,連她也會這樣子對付他。

    他忽然發覺自己對女人的瞭解,並不比一頭驢子多多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