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神秘老嫗            

    夜更玲,水也更冷。

    楚留香伏在地—h,將頭埋入談玲的流水裡。

    他想使自己清醒些,他實在需要清醒些。

    水流過他的臉,流過他的頭髮,他忽然想到胡鐵花說的一句話。

    「酒唯一比水好的地方,就是酒永遠不會使人太清醒。」

    胡鐵花說的話,眾遠是這樣於的,好像很不通,又好像很有道理。

    奇怪的是,他在這種時候,想到的既不是那個死去了的女孩子,也不是張潔潔,而是胡
鐵花。

    因為他只有在胡鐵花面前,才能貉自已所有的痛苦完全說出來。

    因為他的痛苦只有胡鐵花才能瞭解。

    因為胡鐵花是他的朋友。

    「我為什麼不去找他呢?」

    楚留香掐起頭,忽然發現水中的月已看不見了。

    清澈的流水止,不知何時己升起一片淒迷如姻的簿霧。

    水在流動,霧也在流動。

    他忽然發現流動如煙助水中,不知何時已出現了一條黑色的人影。

    這人就像是隨著這陣神秘的煙霧同時出現的。

    楚留香回過頭,誰知在這時,他身後已響起一個人的聲音。

    蒼老,嘶啞,低沉,僅卻帶著種魔X般力量的聲音,一字宇的道:cj何許回頭,否則
就永遠休想找到她」這句話實在比世上所有的魔咒翻更有田力。

    楚留香要回頭時,沒有人能令他不回頭,但,現在世上所有的力量,應絕對無法使他回
過頭去。

    水裡的黑影彷彿明白了些,看來彷彿是個白髮蒼蒼的老嫗,手裡傷沸還拄著根很長助拐
技。

    楚留香忍不住道t「你知道我找的人是誰?」

    黑衣老姬道:「你伐的是個你本已永遠無法找到的人。楚留香道;」你……你是誰?」

    黑衣老嫗道:「我是唯一可以幫你找到她的人。」瓜卸已火一般燃燒起來,道:「你知
道她在哪裡?」

    黑衣老姐道:「只有我知道。」

    楚留香道:「你能不能告訴費?」

    黑衣老姐道:「不能,我只能幫你找到姻,但那也不是件容易購事。」

    楚留香握緊雙拳,八乎已連聲音郝無法發出。

    黑衣老姐道:「你伯不怕眩勞?」楚留香道:「不怕。」

    黑衣老姐道:「你伯不怕死?」楚留香道:「有時怕……」

    黑衣老嫗道:「但為了找到姻,你連死都不怕?」

    楚留香道:「是。」

    黑衣老姬忽然輕輕歎了一聲,道:「我果然沒有看鎊你,你的確是值得我幫助的人。」

    楚留香道:「你……」

    黑衣老嫗忽又打斷他的話,道:「我問你這些話,只因為我要你明白,只有不怕吃苦,
連死都不怕的人,才能找到她。」

    楚留香道;「我」…。我已明白。,黑衣者嫗彷彿在饅饅點著頭,過了很久,才緩緩
道:「這世上有一家很神秘的人,有人說他們是從天涯來的,有人說他們是從海角來的,有
人說他們來自滴水成冰的雪原,也有人說他們來自飛鳥絕跡的荒漠,其實」…。」

    她說話的聲音更低,接著道:「其實世上根本沒有人知道他們是從哪裡來的。」

    楚留香道:「你說的是那家姓麻的人?」

    黑衣老姬道:「有人說他們姓麻,有人說他們不姓麻,其實……」

    楚留香道:模實世上根本就沒有人知道他們真的姓什麼。

    黑衣老姐道:「個錯。」

    楚留香道:「他們和張潔潔難道有什麼關係?」

    鐐衣老姐沒有回答這句話,過了很久,才緩緩的道:「你既然知道這家人,想必也知道
他們住在什麼地方?」楚留香點點頭,道:「古老相傳他們就在那裡的大山上,一個神秘助
山洞裡,但卻從來沒有人見過他們,也沒有人敢去找過。」瓜老姐冷冷道:「有人找過,但
卻從沒有人回來過。」

    楚留香長長吐出口氣,道:「現在你就要去找他們計黑衣老姻道:」你不敢去?」

    楚留香道:「只要能找到她,什麼地方我都基」黑衣老姬道:「此去若不能回來,你也
不後悔?」

    楚留香道:「到那時候後悔又有什麼用?」

    思衣老越道:「我問的並不是投有用,只問你後拉不後梅?」楚留香歎了口氣,道:
「絕不後梅?」黑衣老嫗道:「既然不後悔,為什麼要歎氣?」

    楚留香說不出話來了。他當然不能告訴她,他歎氣,只因為他覺得她問的話太咱晾,有
些話根本不必再問,她卻偏偏要問,面且問了一次還不夠,還要再問。

    本來他不能確定這水中的人彤是不是真的很老,現在卻已連一點疑問都沒有。

    人類中最嘻咳的,一定是女人,女人中最嚷嚷的,一定是老太婆,這道理也是毫無疑問
的。

    無論她是個什麼樣的人,無論她有多麼高隨身份,無論她多神秘,多麼可怕1但老太婆
就是老太婆男人最大的不幸,也許就是你明明已急得要命的時候,卻偏偏遇上了個老太婆,
偏偏還要反覆的問你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傷卻偏偏非回答不可。

    在這種時候,你除了歎息之外,還能說什麼呢?

    黑衣老嫗這次居然沒有強迫他回答。

    她自己好像也輕輕的歎息了一聲,緩緩道:「現在也許會覺得我的問話太多,但以後你
就會明白,我問因這些話並不是多餘購。」

    楚留香只有聽著。

    黑衣老奴道ea在我問你最後一句,假如你已知道這一去,永不復返,你是不是還要
去?」

    楚留香道:「去。」

    黑衣老嫗道:。jP,那末傷就去吧,去找那些姓麻因人。

    楚留香忍不法道,愧我要找的並不是他們,我要找的是張箔潔。」

    思衣老姐道:「我明白。」

    楚留香道:「可是直到現在,你有沒有告訴我,張清潔跟他們有什麼關係?」

    黑衣老姬道:「我沒有。楚留香道:」你有沒有告訴我她在職裡。」

    黑衣老姬進:「我也沒有。」

    楚留香苦笑道:「你告訴我的究竟是什麼呢?」

    黑衣老扭的人影在水中波動,緩綏道:「我什麼也沒有督訴你,只不過要你到他們那裡
去,找到他們購聖壇。」

    楚留香道:壕壇?」

    黑衣老頓道:「聖壇就在你知道防那山洞裡。」

    楚留香道:「那是個什麼樣助地方?」

    黑衣老姐道:「汲有人知道,除了他自己外,從沒有別人去過。她的聲音更漂渺,更遙
遠,饅饅的接著道:」他們情奉的是種很神秘的宗教,他們的神,就在他們的聖壇裡,那不
但是他們的聖地,也是他們購禁地,絕不許外人陷入一步。」

    楚留香道:「但現在你卻要我去。」

    黑衣者嫗道:「你非去不可,因為只有他們的神,才能告訴你張潔演的消息。》楚留香
道:叫卯7的神?」

    黑衣老嫗道:「你不信他們的神?」

    楚留香道:「我願意相信,但我只不過是個凡人,神怎麼能和我凡人互通消息7D黑衣
老姻道:」因為他們的神,和別的神不同。」

    楚留香道:「有什麼不同?」

    黑農老嫗道:「他們的神既不是偶像,也不是仙巫,他們的神是生神,你不但可以看得
見神的形像,也可以聽得到神隨聲音。」。

    楚留香道:「戮能找得到神?」

    黑衣老姬道「0B就得看你,是不是能到他們的聖壇裡去?」

    楚留香道:dE怎麼樣才能到他們的聖壇裡去?」

    只衣老姐道:纓用你的智疆,用你的勇氣,但最重要的,還是要有不借一切b決心,你
未去之前,就得準備將你在紅塵中所擁有的一切全都放棄,然後「。」

    她的聲音冷得像天握外的冰胃,路得令人的血液都凝結。

    楚留香咬緊牙道:「然眉怎麼樣?」

    荔衣老姻道:「然後你就可以不顧一切,不揮手段。…。」

    她聲音忽然又熱得像地獄中的火焰,接道:「你可以用盡一切手段,無論多卑鄙助手段
都無妨,只要傷能到得了他們的聖壇,看到他們曲神,他們就絕不能再傷害你。」

    楚留香道:「可是」。」、黑衣老姬忽又打斷他的話,道:「可是還有一件事,你必須
記著。」

    楚留香道:「什麼事?」

    黑衣老姬道t「你可以用計謀令他們上當,用棍子將他們擊倒,甚至用暗器,用迷藥都
沒關係,但卻千萬不能要他們其中任何一個人流血。」

    她一宇宇接著道:「只要你身上沾著他們的一滴血,就必定會後悔終生」…現在你是已
知道了一切,著不去了,也必將後悔終生。」

    風並不太冷,水也並不太冷。

    但楚留香卻忍不住機拎伶打了個冷戰。

    他很少有所恐懼,但這黑衣老姬曲聲音中。卻彷彿帶著種神秘的魔力,彷彿只要她的一
句咀咒就可以改變你一生的命運。

    楚留香這一生的命運,是不是已由此時改變了呢?

    他不知道。

    就因為不知道,所以恐懼。

    這黑衣老嫗說的話究竟是真是假?他也不知道。但他卻似已不能不相信,也不敢不相
信。

    他的智慧和意志彷彿已被某種神秘的力量控制,那踢不是人的力量,也不是神的力量。

    而是一種妖異詭秘的魔力。

    哪不是魔力!」

    胡鐵花端端正正的坐著,看著對面的楚留香,眼睛裡全無醉意。

    他已有很久未曾如此清醒過。

    你若有個好朋友,花了兩天的工夫來找你,臉上帶著種你末見過曲疲倦和表情。「那麼
傷就算是個超級的酒鬼,也會盡量想法予使自己保持清醒助。胡鐵花的眼睛不但清醒,而且
顯得更堅定,看著楚留香緩綴道:」那絕不是什麼鬼魔力。」

    楚留香道:「為什麼不是?」

    胡鐵花道:「因為天底下絕投有任何一個妖魔鬼怪能降礙住你。楚留香道:」哦?」

    胡鐵花道,「你變成這種選迷糊糊的,服服貼貼助樣子,只不過為了一件事。」

    楚留香道,「哪件事?」

    胡鐵花道:「你他媽的真愛上那個小妖精了。」

    楚留香垂F了頭。

    他的確很疲倦,這兩大,他幾乎沒有合過眼——無論誰要找到楚留香f都絕不是件容易
的事。

    他也沒法子反駁胡鐵花的話。它世上又有什麼力量,能比愛情的力量更可伯呢?

    胡鐵花道:「沒有人去過的聖壇,會說話的神……你真相信這些鬼話?」:—楚留香強
緊雙手,道「這絕不是鬼話」胡鐵花冷冷道;「那老太婆是不是個活鬼呢?」

    楚留香道,「不是。」

    f胡鐵花道f「你怎麼知道她是人是鬼農休根本沒有真的看見她。楚留香的確沒有。他
看見的,只不過是她水中的影子……煙水淒迷。水中的人影就像是風中助鬼aBl忽然間,也
不知從哪裡吹來了一陣強風,吹得水面起了一陣陣送澇。人8E撓消失夜模攢裡d等到水被
平靜時,人影tb不見了……」

    髓鐵花道,「那老妖精就這樣術見了?」

    楚留香道:「囑。」

    胡鐵花道:「難道你從頭到尾,都沒有回頭去看一跟?」

    楚留香道:「沒有。」

    胡鐵花道:「開始時儉不敢回頭,是因為伯她不肯說張潔潔的消息。」

    楚留香道:「不錯。」

    胡鐵花道:「但等她說出來之後,你為什麼還不回頭去看看呢?」

    楚留香道:「我……我也不知道為了什麼?」

    等他回頭看時,後面已沒有人。

    水中的人影消失時,那黑衣老姬的人已消失,也不知消失在水裡,還是消失在風裡。

    也不知是真的她這麼樣一個人來過,還是只有水中那麼一條鬼般購彤子但沒有人,又怎
麼會有影子?

    胡鐵花瞪著楚留香,蹬了很久,才長躍歎了口氣,道:「你這入助確有點變T」楚留香
道:「吸。」

    胡鐵花道;「不是有點變,是變得狠厲害,以前你就算打死我,我也不相信體會變成這
樣。」

    楚留香苦笑道:「競現在是怎麼樣子?」

    胡鐵花道:「一副垂頭喪氣無精打采的樣子,一酗V我看著生氣購樣子。」

    他忽然一損桌子,道:「那個老太婆也許並不是個老妖怪,但張潔治卻不折不知是個小
妖婆。」

    楚留香道:「她不是」…。」

    胡鐵花大聲道:「她不是誰是?若不是她,傷怎會變成這樣子?」

    楚留香道:「可是…你也不能怪她。」

    胡鐵花道:「不怪她怪誰?」

    楚留香道:「這究竟是怎麼回惠,到現在還沒有人知道,你怎麼能怪她?」

    胡鐵花道:「所以你還是要去找她?」

    楚留香不說話,不說話的意思通常就是承認。

    胡鐵花道:「為了要找她,你真的不借放棄一切,犧牲一切?」

    楚留香道:「我…。」

    胡鐵花道:「傷真台得放棄你那條船?那些陳年的波斯葡萄酒?還有體拼了十幾年命才
換來的一點名聲?——。」

    他越說聲音越大,忽然跳起來大聲道:「就算這些東西你全可以不要,難道連朋友也都
不要?」

    楚留香不說話。

    不說話的意思,也並不一定就是承認。

    胡鐵花又瞪了他很久,整個人忽又倒在棟於上,歎息著道:「其實線當然知道,朋友傷
還是要的,否則你又怎麼會辛辛苦苦助來找我?」

    楚留香還是汲有說話,因為他已用不著再說。

    只要你真正能夠瞭解友情的存在,就什麼都不必再說。

    又過了很久,胡鐵花才饅攝的接著說道:「但你最好莫要忘記,除我之外,你還有很多
朋友?」楚留香當然不會忘記。

    誰能忘得了蘇蓉蓉7宋甜幾?李紅袖?

    胡鐵花道:「她們天天都在等著你,甚至比我更關心你,你難道不明白T」楚留香道:
「我明白。」

    胡鐵花道,「我也知道你絕不會不要這些朋友,但你這一去,卻真的可能眾遠回不來
了。」

    楚留香道,「我」。」我會回來的。」

    胡鐵花道:「你用不著騙我,那些人曲傳說,我也聽說過,據我歷知,世上比他們更可
伯的人,只伯連一個都沒有。」

    楚留香道:「瞞x」胡鐵花道:「因為石觀音、水母、血衣人,他們無論多厲害,也只
不過是一個人而已,他們卻是一家人,據說每個人的武功都已出神入化!」

    楚留香道:「傳說是傳說,其實」…」並沒有真的看見過。」

    胡鐵花沉商道:「就因為沒有人見過,所以才更可怕。」

    他不讓楚留香說話,接著道:「但最可怕的,還不是他們的人,而是他們住的那山
洞。」

    楚留香道:「為什麼?」

    胡鐵花道:「因為誰也不知道那山洞裡究竟有什麼機關,什麼埋伏。」

    楚留香勉強笑了笑,道:「連編蛔島那樣的山洞,我都去過,還有什麼別的地方不能
去。」

    胡鐵花道:「奠忘記那次你是多少人去的?若沒有華真真,那次你就休想能回來。l他
大聲說道:」這次你還能找得到華真真那樣的人陪你去麼?我楚留香打斷了他的話,遭:
「能算找得到,我也不能讓她陪我去,」胡鐵花道:「為什麼?」

    楚留香道:「因為這件事只能由我一個人去做,否則.。…。」胡鐵花搶著道:」否則
你就永遠休想再見到張潔潔了。」

    楚留香歎息著,點了點頭。

    胡鐵花道:「這話也是那老太婆說的?」

    楚留香道:「不錯」胡鐵花道:「所以你準備一個人去,去對付側一家人連我都不能陪
傷去?」

    超貿香道1「不錯。」

    胡鐵花冷笑道:「你以為你尉麼人?是個三頭六臀的活神恤」楚留香道:「我不是。」

    胡鐵花道:j傷還是非去不研」建元隨輪書冠aE楚留香道:「是。,胡鐵花道:」她
真的值得你這麼樣做?」

    楚留香面上露出痛苦之色,超然道:「不管她值不值得,我都一定耍這麼樣做。」

    楚留香道:「因為我一定要找到這件事的真相,一定要在出那個人究竟是誰,你若是
我,我相信你也一定會這麼樣做的。」

    胡鐵花忽然說不出話來了。

    楚留香也不再說什麼,沉默了半晌,就慢侵助站起來,走過去,用力握了握他的手,然
後就粹然轉身大步走了出去。

    他的腳步還是很穩健,但卻也很沉重。

    胡鐵花並沒有站起來送他,甚至連看都沒有看他。

    門外一片黑暗。

    無星無月,他的人已消失在黑暗中。

    然後胡鐵花才轉過頭,凝視著這一片黑暗,他耳旁彷彿也響起了那老姐的魔咒:
「…。.休若去了,就得決心放棄休在紅塵中所擁有的一切。」h」「。…」泳若夫7,也
必極終生痛苦。」」「這一去級然眾幣復返,你也不能後梅…」。」

    現在楚留香終於去下。

    他究竟走上了條什麼樣的路?

    是不是有去無回的路?

    胡鐵花不知道……沒有人知道。

    他只能感覺到玲汗正—粒粒從他頭額上弛出,饅饅的沿著他鼻例流下來。

    他只知道這一去,無論是不是能回來,都一定捨受到很多折磨,很多痛苦。

    危險在他們看來,並沒有什麼了不起,可是有些折磨和痛苦,卻不是能忍受助。

    胡鐵花突然跳了起來,放聲大呼:「恤若是胡鐵花,傷能不能就這麼樣看著楚留香走上
這麼樣一條絕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