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玉人何處            

    楚留香捧著魚翅回來,張潔潔不見了。

    她的人雖然走了,可是她的風神,她的感情,她氏香甜,卻彷彿依舊還留在枕上,留在
衣中,留在這屋於的每一個角落裡。

    楚留香的心裡,眼裡,腦海,依舊還是能感覺到她的存在。

    她很快就會回來的。一定很快。

    楚留香翻了個身,盡量放鬆了四肢,享受著枕上的餘香。

    他心裡充滿了溫9和滿足。

    因為他依舊可以呼吸到始,依舊可以感覺到她。

    因為他知道她一定會回來的。

    所以這寂寞的等待都變成了種甜蜜的享受,執上有報頭髮。

    是她的頭髮,又長、又柔軟、又光亮,就像是她的情絲一樣。

    他將髮絲緊緊的纏在手指上,也已特情絲緊緊的組在心上。

    可是她沒有回來。

    枕已冷,衣已寒,她還是沒有回來。

    長夜已盡,曙色已染自窗紙,她還是沒有回來。

    他睡著,又醒來,他展轉反側。她還是沒有回來。

    扁明雖己來臨,但屋子裡卻忽然變得說不出的寒玲和寂真獨到哪裡去了?為什麼還不回
來?」

    「為什麼?為什麼?—。—」楚留香無法解釋,也無法想像。

    「難道她從此就已從世上消失?難道我已永遠見不著她?」

    他不能相信,不敢相信,也拒絕相信。

    「我一定可以等到她回來,一定可以!」

    可是他沒有等到。

    時問過得真慢,饅得令人瘋狂,每一次風吹窗戶,他都以為她回來了。

    可是等到暮色又降臨大地,他仍沒有看到她的影子n「難道她真的已不辭而別?」

    「難道她那些甜言蜜語,山盟海督,只不過是要我留下一段永難忘懷的痛苦?」

    「她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要騙我?」

    楚留香本不是個多愁善感的人,無論財什麼事都看得開。

    無論相聚也好,抑或是別離也好,他一向都很看得開。

    因為人生本已如此短促,相聚又能有多長7別離又能有多長?

    既然來也匆匆,圈然去也匆匆,又何必看得那麼重。

    但現在,他勿道錯了。

    有的人與人之問,就像是流星一班,縱然是一瞬間的相遇,也會進發出令人眩目的火
花。

    火花雖然有媳滅的時候,但在葛然閱歷造成的影陶和浸動,卻是永遠難以忘記的,有時
那甚至可以令你終生痛苦。

    有時那甚至可以毀了你。

    楚留香雖然看得開,但卻並不是個無情的人。

    也許就因為他的情太多,太濃。一發就不可收捻。所以平時才總是要作出無情的樣子。

    但世上又誰真的無情呢T

    楚留香慢攫的站起來,侵慢的走到窗口。

    推開窗子,晚霞滿天。

    滿天的晚霞忽然間一起湧入他的心,他激動得全身都顫科起來。

    「不營你在哪裡,我都一定要找到你。」

    他發薔一定耍找到她,問個清楚!

    可是到哪裡左我呢?

    她是莊天之胰7是在海之角?還是在虛無漂渺的雲山之間?

    沒有人知道她是從哪裡來的?也沒有人知道她去f哪裡?

    也許她根本就水是這塵世中的人。

    楚留香找得很苦。

    短一個她出現的Q方,他擁去我過。

    有時她出現任小山上,有時她出現在濃蔭間,有時她答至出現在水盂電。

    你叫楚留香如何去找?

    他瘦了,也累了,臉上已失去了昔日那種足以令仇敵膽寒,少女心醉的神采。

    可是他不在乎。

    因為他真正的痛苦,是在心裡。

    他從幣知道世k竟有如此深透的痛苦。

    「世上難道真的沒有一個人知道她的下落。」

    他忽然想到金四爺。

    他立刻去找,在—個黃昏後,他又走到那道高牆。

    同樣的疲色,問樣的月色,但他的心卻已完全不同。

    想到那天晚上,她牽著他的手,走到這裡來的時候,他的心就彷彿突然變得空空蕩蕩
的,整個人郝仿錦變得空空蕩蕩的,沒有著落。

    他沒有搞上牆頭,只沿著牆角,慢饅的走。

    轉過牆角就可以看到金家的大門。

    一隊灰衣白袖的僧人,正垂眉斂目,慢慢的走入了金家的大門。

    也八個小抄稱,手裡捧著做喪事的法器,垂著頭跟在他們的身後。

    那站在門頓相迎的,是今滿面悲容,自發薔蒼的老人。

    這老人赫然足金四爺。

    只過了幾天,他為什麼已老了這麼多z他昔日pQQ逼人,不可一世的氣概,如今到哪裡
去了2該墅究竟發生了什麼可怕的變故?

    楚留香遠遠的站著,遠遠的看著,心裡忽然明白。

    那死lJ人必定就放金姑娘,必定就是那美麗如天仙,但卻活在地獄今的女孩子n她終
於找到了自己的解脫——只有死才是她的解脫。

    也許她死了以後比活著時更快樂d

    可是她的父親呢?

    這江南武林的領袖,這本可一世的英雄,手裡雖然掌握可以改變很多人命運舵財富和權
勢,但還是無法改變他女兒的命運。

    他就算用盡所有的財富和權勢,也還是無法使他的獨生女兒活下去。

    達不但是他日己的悲劇,也是所有人類購悲劇。

    楚留香的心沉了下去,沉得更深。

    他本是來找金四爺的。

    可是他現在看到了金四爺,卻只是饋悄的轉過身,悄悄的走了。

    他不停的往前走。

    他忿然發現前面有一條清澈的流水,陰位了他的去路。

    天上的月,水中的月。

    楚留香顏面的站在那裡,低廳頭,癡癡的看著水中的明月。

    他忽然覺得世上有件事,就正如水中的月一樣。

    水中明明有月,你明明可以看到它,可是,等飾想去輔提它時,傷不但一定會撲個空,
而且可能跌溺水裡。

    甚至可能被淹死。

    楚留香沒有再去捕捉水中的月,因為他日捕捉過一沙。

    他已得到了一次狠施摻的教調。

    只不過現在水中依然有月,池依然可以看到它。

    張潔潔呢z」他從此再也看不到她了。

    難道燭也像水中的月一樣,根本就從未真的存在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