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月下水水中月            

    楚留香喜歡笑。

    他不但喜歡自己笑,也喜歡聽調入笑,看別人笑。因為他總認為笑不但能令自己精神振
奮,也能令別人快樂歡愉。

    就是最醜陋的人,臉上若有了從心底發出的笑容,看起來也會顯得容光煥發,可愛的
多。

    就算世界最美妙的音樂,也比不上真誠的笑聲那樣能令入鼓舞振奮。

    現在楚留香聽到這笑聲,本身就曲確比音樂更說耳動聽。

    可是楚留香現在聽到這笑聲,卻好像突然被人抽了一鞭於。

    他聽得出這真正是張稻潔的笑聲。

    楚留香絕不會躍進一個大眾盆裡……除了銑8BB9時候外,他絕添會像這樣「補通」一
下子,躍進一個大眾盆裡。

    無論從什麼地方跳下都不會。他就算是從很高的地方跪下來,就算不知道下面有個大盆
水在等著他,也絕不會真的躍進去。

    「楚留香曲輕功無雙」這句話,並不是胡說八道的。

    可是他現在卻助的確確的「撲通」一下子就躍進了這水盆裡。只因為他剛港備換氣的時
候,就忽然聽到了張潔潔的笑聲。

    一聽到張潔潔的笑聲,他準備要換助那口氣,就好d0忽然被人獨技了。

    水很冷,居然還帶著種攝予花的味道。

    楚留香炮火氣卻已大貿足尼可以料這盆水繞辣。

    他並不是個開不起玩笑的人,若在乎時,疆著了這種事,他一定會笑得比誰都厲害。

    但現在他的心裡卻實在不適於開玩笑。

    無論誰勞剛被人糊盤棚徐的送去做替死鬼,又被同一個人送進一盆冷水裡,他若還沒有
火氣,那才真是怪事。

    張治涪笑得好開心。

    楚留香索性坐了下來,坐在冷水裡。

    他坐下來之後,才轉頭去看張潔潔,彷彿生怕自己看到她之後會氣得爆炸。

    他看到了張治潔。他沒有爆炸。

    忽然間,他也笑To

    無論你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看到張潔潔,她總是整整齊齊,干乾淨淨的樣子,就好像
一枚剛剝開的硬殼果。

    但這次她看來卻像是一隻落湯雞。

    她從頭到腳都是濕琳琳購,居然也坐在一個大水盆裡。正用手掏著水,往自己頭上琳,
一面吃吃的笑道:「好涼快喲,好涼快,你若能在附近幾百里地裡,找到一個比這裡更涼快
的地方,我就佩服你。」

    楚留香大笑道:「我找不著。」

    他本不想笑的,連一點笑隨意思也沒有。

    但現在他笑得好像比張潔潔開心。

    張潔潔笑道s「你若猜得出這兩個水益是怎弄來購,我也佩服我。」

    』楚留香道:「我猜不出。」

    謗本就不想猜。

    張潔渣的事,本來就是誰都猜不出的。

    你就算打破頭也游不出。

    她瞪著眼,笑得連眼淚都抉流了下來,那雙新月般的小眼睛,看起來就更可愛。

    楚留香看著她的眼睛,忽然眺了起來,踢進她那個水盆裡。

    張潔潔嬌笑著,用力去推他,喘息著道:環行,添許你到這裡來,我們一個人一個水
盆,誰也不許搶別人的。」

    楚留香笑道:「我偏要來,我那個水益沒有你這個好。」

    張潔潔道:「誰說的?」

    楚留香道:「我說的…—休這盆水比我那盆水香。」

    張結核吃吃笑道:「我剛近這裡洗過腳,你喜歡用我的洗腳水。」

    她用力推楚留香。

    楚留香硬是賴著不走,她推不動。忽然間,她的手好像已發軟了,全身發軟了。

    她好香,比振子花還得。

    楚留香忍不住抱佼了她,用剛徑出來的鬍子去刺她的臉。

    勉整個人都縮了起來,咬著嘴唇道:「你鬍子幾時變得這麼祖助?」

    楚留香道:「剛。」

    張潔潔道:「剛?」

    楚留香道:「一個人火氣大曲時候,鬍子就會長攝特別快。」

    張治潔瞪著眼,道:「傷在生誰的氣。」

    楚留香道:「生你的氣。」

    張潔潔道:「你既然生我的氣,為什麼不揍我一頓,反來講命抱住我?」

    她激著楚留香,眼被溫柔得仿沸水中月,月下的水。

    楚留香忽然把她身子翻過來,按在自己身上,用力打她屁艇。

    其實他並沒有太用力,張潔沽卻叫得根用力。

    她又笑又叫,一面還用腳踢,踢楚留香,踢水,踢水盆。

    那寬寬助褲腳被他踢得捲了起來,露出了她的纖巧的足B8,雪白晶瑩曲小腿。

    也露出了她的胸。

    楚留香終了看到了她的胸。、他赤著胸,沒有穿鞍襪,就好鑲真的剛銑過腳,她的腳於
淨、纖巧、秀氣。

    楚留香看過很多女人助胸,但現在卻好像第一次看到女人腳一樣。

    他的手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停了下來。

    張潔潔口裡輕輕喘息著,抬起頭,對著他的眼睛,咬著嘴居道,「傷在看什麼?」

    楚留香沒有聽見。過了很久,才歎息了一聲,哺哺道:「我現在總算明白一件事了。」

    張潔潔道:「什麼事?」

    控田香道:「眼睛好看的女人,腳也一定不會太難看。」

    張箔潔助腳立翅縮了起來,紅著臉道:「你這雙威服,為什麼總不往好的地方看。」

    楚留香故意板起臉道:「誰說我總不往好地方看,你若能在附近幾百里地裡,找到比這
更好看的地方,我就佩服你。」

    張演潔紅著臉,瞪著他,突然一日往他鼻上咬了過去。

    她咬到了。

    沒有聲音,連笑聲都沒有。」

    兩個人躲在水盆裡,彷彿生伯天上墾星會來偷聽。

    水很冷,但在他們感覺中,卻已溫暖得有如陽光下的春光。

    現在既不是春天,也沒有陽光。

    春天在他們心裡。陽光在他們曲眼睛裡。

    也不知過了多久,張潔潔才呻略般四了口氣,輕輕道,「傷好狠心,打得我好疼。」

    :楚留香道:「我本應該再打重些。」

    張潔潔道:「為什麼,難道你以為我是故意在騙你,故意想害傷嗎7p楚留香道:」你
難道不是嗎?」

    張治治又咬起躇唇,道:「我若真的想窯你,為什麼又故贏用那匝大鑼去驚動你,為什
麼還要癡瘋的在這兒等你?」

    她語音更哩咽,連眼圈都紅了,似乎受了很大的委曲,忽然用力一推楚留香,就想跳起
來。

    楚留香當然不會讓她躍起來。

    張沽潔瞪著他,倔恨道:「我既然是個那麼惡毒的女人,你還拉佐我幹什麼?」

    楚留香道;「我不拉你拉誰?」

    張潔潔冷笑道:「隨便你拉誰都跟我沒關係?」

    楚留香道;「既然跟你沒關係,稱那一子醋怎麼會打翻的?」

    張潔潔道:「誰打翻了酷子7你見了鬼?」

    楚留香悠悠然道:「就算沒有一子酸,一點醋總有,那麼大一面鑼裝的酸也一定不會太
少。」

    張潔潔根恨道:「我看你那時候連頭都暈了,若不是那麼大的一面鑼,怎麼能V回你的
魂來?」

    說著說著,她自己忍不住笑了,用力一戳楚留香的鼻子,歎著港唇笑道;「你看你蚜,
到現在你的魂好像還沒有回來。」

    楚留香看著她,看了半天,忽然四了口氣,購哺道:「我看我真該把腦袋效在伶水裡泡
一泡才對。」

    張潔潔瞪著他,笑道:「你真想賜我的洗腳水?」

    她又笑得全身都軟了,軟軟的倒在楚留香購懷裡。

    楚留香用兩隻手擁抱著她,歎息著道:「這幾天來,我腦袋好像始終是暈暈助,而且越
來越暈,再不想個法子清醒清醒,差不多就俠暈死了。」

    張潔潔道:嚎死6好,像位這種人,死一個少一個。」

    楚留香鑷視著她道:「你真的想要我死?」

    張潔潔也凝視著他,忽然也用兩隻手緊緊抱住了他的脖子,柔聲道:「我不想要你
死」….我寧可自己去死,也不要你死1」楚留香道:「真的?」

    張潔潔漢有再說什麼;卻將他抱得更緊。

    不管她說的話是真還是假,這種擁抱卻絕不會是假的。

    楚留香明白。

    他也有過真情流露的時候,也會無法控制使自己。

    又過了很久張潔治才幽幽的歎息了一聲,哺哺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也暈
了。」

    楚留香道:「你不知道那位金姑娘是個……是個有病的人T」張潔潔道:「我若知道,
怎麼會讓你去?」

    楚留香道;「你現在卻知道了。」

    張清潔道:「囑。」

    楚留香道:「你幾時知道的?恕麼知道的?」

    張清潔道:「你進去之後,我又不放心了,所以也跟著進去。」

    楚留香道:「你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

    張演潔道:「我聽到有人說。他們家的小姐是今。」是個狠可怕病人,本已汲有救的,
幸好現在總算找個替死鬼。」

    他們都沒有將金姑娘生的是什麼病說出來。

    因為那種病實在可怕。

    無論誰都知道,世上絕汲有任何一種癰比「麻瘋」更可怕。

    那其實已不能算是種病,面是一種咀咒,一種災禍。已使得人不敢提起,也不忍提起。

    張潔潔留然道:「金四爺本來也不贊成這麼樣做的,卻又不能不這樣做,所以心裡也狠
蔚苦,極不安,所以他才想將你殺了滅口。」

    一個人在自我慚愧不安時,往往就會想去傷害別的人。

    楚留香四道:「我並不怪他,一個做父親的人,為了自己的劃乙。就算做錯了事也值得
原諒,何況我也勿道這本不是他的主意。」

    張潔潔道:「你知道這是誰的主意。」

    楚留香道:「當然是那個一心想要我俞的人。」

    張清潔歎道:「不錯,我也是上了他的當,才會叫你去曲,魏中來以為是他在那裡,因
為他告訴我,他耍在那裡等慷。」

    楚留香道:「他親曰告訴傷的zo張潔潔點點頭。楚留香道:」你認得他?」

    張潔潔點點頭。

    楚留香道:「你既然知道他是淮,為什麼不肯告訴我呢?」

    張潔潔圍注著遠方遠方一片黑暗,她目中忽然露出一種無法描敘助驚恐之意,忽又緊緊
抱住楚留香,道:「現在我想逃走?你……你旨不肯陪我一起逃掉?」

    楚留香道:「逃到哪裡去?」

    張潔潔夢暗般哺賄道:「隨便什麼地方,只要是沒有別人的地方」只有我跟你,在那裡
既沒有人會找到我,也沒有人會找到你。」

    她因起跟簾,美麗的睫毛上巳掛起了晶瑩的淚珠,夢p般接著道:「現在我什麼都不
想,想我跟你單獨在一起,安安靜睜的過一輩子。」

    楚留香沒有說話,很久很久沒有說話。他眼睛裡帶著種很奇怪助表情,也不知是在思
索,還是在做夢?張潔潔忽又張開眼睛,凝視著他,道:「我說的話你不信?」

    楚留香侵饅的點了點頭,道:「我相信?」

    張潔演道:「你」—」你不肯?」她臉色蒼白,身子似己顫抖。

    楚留香用雙手捧住她的蒼白的臉,柔聲道:「我相情,我不肯,只可俗」。」

    激潔潔道:「只可惜怎麼樣?」

    楚留香長長四息著,道:「只可借世上絕沒有那樣助地方。,張潔潔道:」絕沒有什麼
地方?」

    楚留香籍然道:「絕沒有別人找不到的地方,無論我們逃到哪裡,無論我們躲在哪裡,
遲早總有一天,坯是被別人找到購。」

    太治演購臉色更蒼白。」

    她本是個明朗面快樂團女孩子,但現自卻彷彿忽然有了很多恐懼,很多心事。

    這又是為了什麼?

    是不是為了愛情?

    愛情本就是最不可捉摸的。

    有時痛苦,有時甜蜜,有時令人快樂,有時卻又令人悲傷。

    最痛苦的人,可能因為有了愛情,而變得快樂起來,最快樂的人也可能因為有了愛情,
面變得痛苦無比。

    達正層愛情的神秘。

    只有真正的愛情,才是永遠改朗,永遠存在。

    張潔潔垂下頭,沉默了很久,眼淚已滴落在清冷購水裡。

    水裡映著星光。星光膝隴。

    她忽又抬起頭,滿天膜肋助星光,似已全都被她藏在脖子裡。

    她瘋癡助看著楚留香,癡癡的說道:「我也知道世上絕沒有能眾遠不被別人找到的地
方。可是……我們只要能在那裡單獨過一年,一個月;甚至只要能單獨過一天我就已經很快
樂,很滿足。楚留香什麼都沒有再說。你若是楚留香,在一個星光原隴,夜慷如水的晚上,
有一個你歷喜歡的女孩子,依假在你懷裡向你真情流露,要你帶著她定。你還能說什麼?每
個人都有情感衝動,無法控制的時候,這時候除了他心上人之外,別的事他全都可以忘記,
全都可以捆開。每個人在他—生中,都至少做過一兩次這種又糊塗,又謝蜜的事。這種事也
許不會帶給他什麼好處,至少可以給他留下一段疆理的往事讓他在老年寂寞時回億。一個人
在晚年寒冷的冬天裡,若沒有一面件這樣助往事回憶,那漫長的冬天怎麼姥埃得過去2那的
他也許就會感覺到;他這一生已白活了。太陽剛剛升起,陽光穿過樹時,鋪出一條細碑的光
影,就好像鑽石—』樣。張潔潔挽著楚留香助手,默默的走在這條寧靜的小路上。她心裡也
充滿寧靜購幸福,只覺得自己從來沒有這樣幸福過。楚留香呢?他看來雖然也很愉快,卻又
顯得有些迷恫。因為他不知道,這麼樣做是不是對的,有很多事,他實在很準拋開,有很多
人,他實在很難忘記。」每個人都有情感種動購時候。」楚留香色是人,所以他也不能例
外。

    風從路盡頭映過來,綠陰深處有一對麻徑正囑囑密語。

    張潔潔忽然仰起頭,德然道:「煉鋼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

    楚留香搖搖頭。

    張潔潔眼睛裡帶著孩子般的天真,柔聲道:「你聽,那麻雀姑娘正在求她的情侶,求他
帶她飛到東方去,飛向海洋,可是麻醬先生卻不答應。」

    楚留香道:「他為什麼不答應?」

    張潔潔瞪著服道;「因為他很職,竟認為安定購生活比尋找快樂更重要,他圍伯路上助
風雪,又伯飢餓和寒冷,卻忘了一個不肯吃苦的人,是永遠也得不到真正的快樂的。」

    楚留香饅侵道:「在有些人服中看來,安定購生活也是種快樂。」

    張潔潔道:「可是,他這樣躲在別人家助樹上,每天都得防備著頑童的石彈,這邊能算
是安定的生活麼?」

    她輕輕歎了口氣,細D助接道:。f以我認為他應該帶著麻雀姑娘走的,否則一定會後
悔,若沒有經過考驗和比較,又怎麼知道什麼習是真正的快樂?」

    他們從樹下定了過去,樹上的麻雀突然飛了起來,飛向東方。

    張潔潔拍手嬌笑,道:「你看他們還是走了,這位麻醬先生畢竟還不算太笨。」楚留香
笑道:「我是不是也不能算太笨?」張潔活路起腳央,在他頰上輕輕的親了親,柔聲道:
「你簡直聰明極了。」

    「你想到哪裡去?」「隨便休。」

    「你累不累t」「不累。」

    「船麼我們就這樣—.直走下去好不好?走到哪裡算哪裡。」

    「好。」

    「只要你願意,就算走到天涯海角,我也永遠跟著稱,我跟定了你。」

    黃昏。

    小鎮上的黃昏,安寧而平靜。

    一對垂暮助夫婦,正漫步在滿天夕陽下,老人頭上帶頂很滑稽的黃麻高冠,但樣子看來
卻很莊嚴,也很嚴肅。

    他的妻子默默地走在他身旁,顯得順從而滿足,因為她已將她這一生交給了他文夫,而
且已收回了一生安定和幸福。

    他們落靜的走過去,既不願被人打撓,也不願打撓別人。

    楚留香輕輕歎了口氣。

    每次他看到這樣的老年夫妻,心裡都會有種說不出的感觸。

    因為他從不勿道自己到了晚年時,是不是也會有個可以終生饋假的伴侶陷著他。

    只有這次,他心裡的感觸幸福多於侗張。因為張潔潔正伴在他身旁。

    他忍不住握起了張潔潔助手

    張潔治的手冷助就像是冰一樣。

    張潔潔正垂頭在看著自己的腳尖,過了很久,才始起頭來媽然一笑,道:「我不太冷,
可是狠餓,簡直快娥瘋了0D楚留香道:」你想吃什麼?」

    張潔治眼珠子轉了轉,道:「我想吃魚翅。」

    楚留香道;「這種地方怎麼會有魚翅。」

    張潔潔道:「我知道前面的鎮上有,再走裡把路,就是個大鎮。」

    楚留香道;「你現在已經俠俄瘋了。還能挨得到那裡?」

    張潔潔笑了道:「我越餓的時候,越源吃好吃的東西。」

    楚留香笑了道:「原來你跟我竟是一樣,也是一個饞嘴。」

    張治涪甜甜的笑著,道:「所以我們才真正是天生的一對。」

    楚留香道:「好,我們快走。」

    張潔潔田起嘴,道:「我已經俄得走不動了,你身上還有僱車的錢麼?」

    所以他們就雇了車。

    車走得很快,因為張清潔一直不停地在催。

    現在從車窗看出去,已可看到前面鎮上的燈火。

    楚留香正看著窗外出神。

    張潔潔忽然億起道:「你心裡是不是還在想那個人?」

    楚留香道:「什麼人7」張潔潔道:「那個一直害你的入?」

    楚留香笑了笑,道:「有時總難免會想一想的。」

    張潔潔道:「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一直不會告訴你他是誰?」

    楚留香道:「不知道。」

    張潔潔柔聲道:「因為我不想你去打他,所以我想求你一件事。楚留香道;」你說。」

    張潔潔凝視著他,一宇宇道:「我要你答應我,以後不要再想起他,也不要再去找
他。」

    楚留香笑了笑道」我幾時找過他,都是他在找我。」

    張潔潔道:「他以後若不再來找你呢?」

    楚留香道,「我當然也不捨擊找他。」

    張潔沽道:噶的?」

    楚留香柔聲道:「只要你路著我,什麼人我都不想去找了,我已答應過你。」

    張潔涪笑得無限溫柔道;「我一定會永遠陷你的。」

    拉車助馬長嘶一聲,馬車已在一問燈火輝煌的酒樓下停下。

    張潔Fd拉起楚留香的手,道;「走,我們吃龜翅去,只要身上帶的錢夠多,我可以把
這地方的魚翅全都吃光。」

    魚翅已擺在桌上面了,好大購一盆魚翅,又熱又香。

    可是張潔潔卻還沒有回來。

    罷,她剛坐下,忽然又站了起來,道:「我要出去一下。」

    楚留香忍不住問她;「到哪裡去?」

    張潔沽就彎下腰,臉貼著他的臉,附在他算邊悄悄地道:「我要去請肚子裡的存貨,才
好多裝點魚翅。」

    酒樓裡這麼多人,她的腦貼得這麼近,連楚留香都不禁有點臉紅了。

    直到現在為止,他還覺得別人好像全郝在看著他。

    他心裡只覺得甜磁助。

    一個女孩子,若非已全心全意的愛著你,又怎麼會在大庭廣眾間跟你親熱呢?

    除了楚留香之外,張潔潔的眼睛裡好橡就看不到第二個人了。

    楚留香又何嘗去注意過別的人2

    可是現在魚翅已快玲了,她為什麼還沒有回來?

    女孩子做事,為什麼總要比男人侵半拍?

    楚留香歎了口氣,始起頭,忽然看到兩個人從n外定進來。

    兩個老人,一個老頭子,一個老太太。

    老頭子戴著頂很滑稽的黃麻高冠。股上的神情卻很莊嚴。

    楚留香忽然發現了這兩人就是剛在那小鎮上看到的那對夫妻。

    他們剛還在那小鎮上被著方步,現在忽然闖也到了這裡他們是怎麼率的7來幹什麼?

    楚留香本覺得很奇怪,但立刻就想通了:「那鎮上車又令止一鍋,我們能坐車趕著來院
魚翅,人家為什麼不能?」

    他自己對自己笑了笑,決定不再管別人的困事。

    誰知這一對夫妻卻好像早己決定要來找他,居然筆直走到他面前來,而且就在他對面的
椅子上坐下。

    楚留香征佐了。

    他忽然發現這老人一直在盯著他,不但臉色很嚴肅,一雙眼睛也是拎冰冰的,就好像正
看著個冤家對頭一樣。

    楚留香勉強笑了笑,道:「兩位是來找人的t」麻冠老人道:「哼。」

    楚留香道:「兩位老人找誰?」

    麻冠老人道:「哼。」

    楚留香道:「我好饅從來汲貝過兩位。」

    麻冠老人道:「哼。」

    楚留香不再問了,他已明白兩人來找的是什麼?

    他們是來找麻煩的。

    楚留香歎了口氣:「就算他不去找別人,別人遲早也會搗他的。這一點他也早巳輯到。
只不過沒有料到來胸這麼挾而已bj現在他只希望張潔潔快點回來,想讓張陸治親跟看到b
並不是他要去找別人,而是別人要來找他。」

    以前他好像不是這樣於的。」

    以前他做事,只向這件事談不被做,能不能激從來不想比別人lb血也爾想檢別人勿。

    張潔潔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幾時變成如此重罷了獺楚留香又覺得自己心亂極了。他跡曲
一向是個無拘無隸、;自由自在的日子,可是現在他心裡卻有了牽掛,要想放下,又放不下
瘋算放得下,也香不得放下。

    席冠老人一直在洛玲的看著他,忽然進。「傷不必等了。」

    楚留香激環必等什麼。」

    麻冠老人道:「不必再等那個人回來l楚留香道:」你知道我在等誰?」

    麻冠老人道:「無論你在等諜,她都已絕東會回來。p楚留香的心好像一下子被油
緊;」你知道她式;會再回來?」

    麻冠老人道:「我知道。」

    楚留香倒了杯酒,慢慢賜F去,忽又笑了笑,道:「你知道的事好像不少。」

    麻冠老人道:「我不知道的事很少」楚留香道:「至少有一件事你還不知道。」

    麻冠老人道:「什麼事?」

    楚留香道:「我的脾氣你還不知道。」

    麻冠老人道:「哦」楚留香又喝了杯酒淡淡道:「我的脾氣很特別,別人著叫我不要去
做一件事,我就偏偏要去做。」

    麻冠老人沉下臉,道:「你一定要等她?」

    楚留香道:「一定要等。」

    麻冠老人道:地若不回來,你就要去找她。」

    楚留香道:「非找不可。」

    麻冠老人霍然長身面起,冷玲道:「出去廣楚留香統統瀉:」我好好的在這裡等人,為
什麼要出去?」

    麻冠老人道:「因為我叫你出去。」

    楚留香又笑了笑,道;「那麼我就偏偏不出去。」

    麻冠老人瞳孔突然收縮,饅慢點了點頭,冷笑道:djP,你很好。

    楚留香笑道:「我本來就不錯。」

    席冠老人道:「但這次你卻錯。」

    他突然伸出了手。

    這隻手鑽瘦,蠟黃,就好像已被埋葬了很久的死人一樣,jS論怎麼看,巴不像是一隻
活人的手。

    他的臉也帶著種無法描述的死灰色,楚留香也從未看過任何一個活人保他這種臉色。

    甚至他頭上戴的那頂黃麻冠,現在看來也一點都不滑稽了。

    那老太太還是靜靜的坐著,彷彿很溫順,很安祥,姐你著仔細去看一看,就會發現她一
雙眼睛竟是慘碧色的,就像是冷夜裡墳問助鬼火。

    直到現在,楚留香才真正看清了達兩個人。

    他本該早已看清了,他的眼睛本就不比世上任何人差。

    但這次卻是例外。

    至少有七八人都比他先看出了這老夫妻的神秘和詭異,他們一定過了這地方,這七八個
人立刻就地起,悄悄的結了JQ,悄悄的溜了出去,就好像生怕他們會為別人帶來某種不祥
的災禍,致命的淘瘓。

    雖然誰也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是從哪裡來助?

    也許他們根本就不是從人世間伍何一個地方來的。

    你有沒有所見過死人自墳墓中復活的故事?

    按黃的手饅慢從袖子裡伸了出來,饅慢的向楚留香伸了過去。

    也許這根本不是手,是鬼爪。

    楚留香居然還笑了笑,道:「休想喝酒?」

    他忽然將手裡的酒杯送了過去。

    這時他總算已勉強使自己冷靜了些,所以看得很準,算得很難。

    所以這杯酒恰巧送到了廓冠老人助手裡。

    酒杯是空曲,楚留香手裡的酒杯,時常都是空的。

    麻冠老人手裡忽然多了個酒杯,也不能不覺得有點吃驚。

    就在這時「被」的一聲,酒杯已粉碎——並不是碎成一片一片的,而是真的揚碎。

    白瓷助酒杯已經就成了一堆粉末,白雷般從他手孽闖落了下來,落在那一碗又紅又亮曲
紅燒魚翅上。

    這老人手上顯然已蓄滿內力。

    好可怕的內力。

    一個人的骨頭若被他這隻手捏住,豈非也同樣會被捏得粉碎?

    他手沒有停,好像正想來抓楚留香的骨頭,隨便哪根骨頭都行。

    隨便哪根骨頭部不能被他抓住。

    楚留香忽然舉起了筷子,伸出筷予來一接,已挾住了兩根手指,他們的動作真快,但筷
子斷得也不慢。

    「波,被」一根筷子已斷了三截。

    無論什麼東西,只要一沾上這隻手,好像就立刻會斷的。

    麻冠老人仍冷冷的看著他,「戰起來,出去」楚留香偏不站起來,偏不出去。

    可是他的骨頭一樣會斷的。

    手已快伸到楚留香的面前,距商他的牙頭不及一尺。

    他本來可以閃邀,可以走曲。

    這老人無論是人是鬼,都休想殖得到他、但也不知為什麼,他偏偏不肯定,既好強生伯
被張搐潔召見他臨陣述說一樣。

    他已準備和老人拚一拚內力。

    年輕人的力氣當然比死者頭於強些,但內力並不是力氣。

    內力要練購越久,才會越深厚。

    遺一點楚留香實在完全沒有把疆,他中來從不做沒有把握的事。

    但這次他卻偏煽犯了牛脾氣b

    忽然間,兩雙手已10在一起。

    楚留香立刻覺得自己手裡好鎳鯉住了一個熔鐵似的。

    然後入坐著曲椅子就「咬咬」地響了起來。

    那老太太忽然損了播頭,歎口氣,婉哺道:「這張椅子看來至少要值二路鑷年—啪,前
倍可惜。」

    她院qB自語著,從壞裡掏出個已塑了色的蛌幘包,拿出了兩個小銀鎳予Dl頭向店小
二招了招手磁:「這是擊傷仍櫥子曲Ql拿去。店小二已看得臉色發青,眼睛發直,正不知
道過去接下的好,還是不接下的好。就在這時,只聽」拍」的—聲,楚留香坐的椅子,已然
裂了開來。

    他雖然還能勉強懸立坐著,但手上的壓力已越來越大實在沒法子支持下去,也沒法子站
起來。

    這老人手上的壓力,競比想像中的還要可怕得多。

    他身—h被壓扔越來越低,忽然問,老人手上的力量竟全沒有了,楚留香不由自主一屁
般坐—,居然又坐在一張椅子上。

    這張衙子就好像突然從地上長出來購。

    他回過頭去,就看到7K潔潔。

    張潔潔終於回來了,正微笑著,站在楚留香身後,道:「這位老先生為什麼不請坐蚜,
難道也伯這裡的椅子太不結實麼?」

    麻冠老人臉色更難看,卻居然還是慢慢的坐了下來。

    張潔潔手扶著楚留香助肩,笑道:「我不知道傷在這裡咆有認識的朋友。」

    楚留香正勉強在使自己的臉色看起來好看些,他實在不願意讓別人也將他當做個從棺材
裡爬出來的活定。

    然質他才插播頭。

    張潔潔道:「你搖頭是什麼意思?」

    楚留香笑了笑,談淡道:「搖頭的意思就是,我以前沒有見過他們,以後也不想再見
到。」

    張潔潔臉色上也露出很驚訝的表植,道:「你不認得他們?」

    楚留香道:「不認得。」

    他本來想說旬,「他媽購,活見鬼」這一類的話,但總算勉強忍住。

    張潔潔瞪著眼,道:「那麼你們來於什麼呢?難道是來找我的?」

    麻冠老人凝注著她,終於慢僵搖了搖頭,道,「不是,我刁堤來找你的。」

    然後恤就慢慢購轉過身,饅饅的走了出來。

    那位老太太剛想跟著他走,張潔潔忽然又道:「等一等。」

    兩個人已然全都停—歹來等。

    張潔潔通:「是誰在我的魚翅上撤這麼多鹽,—定鹹死了,快賠給我。」

    老人沒有說話,老太太又從那荷包裡拿出兩個小銀鎳於,放在泉上,拖起老頭子助手,
倔慢的走了出去。

    一眨眼間,他們就消失在門外的人叢中,就好像從來也沒有出現過一樣。

    張潔潔笑了,大聲道:「再來一盆紅燒魚翅,要最好的排翅,我已經俠餓瘋了。」

    你無論怎麼看,也絕對看不出張潔潔像是個俠要餓瘋了的人。

    她看起來不但笑得興高來烈,而且容光煥發,新鮮得恰恰就像是剛剛剝開的硬殼果。

    這也許只因為她已換了一身衣服。雪白的衣服,光滑而柔軟。

    楚留香盯著她,盯著她這件雪白的衣服,就像是從來也沒見過女孩子穿自衣服一樣。

    張潔潔又笑了,婿然道:「你汲有想到我會去換衣服吧?」

    楚留香嘴裡哺哺的在說話,誰也聽不出他在說些什麼?

    張潔潔笑得甜,柔聲道:「女為悅已者容,這句話你田不幢?」

    楚留香在模鼻子。

    張潔潔道;「這身衣服好不好看?你喜歡還是不喜歡?」

    楚留香突然道;「我真他媽助喜歡褥要命。」

    張潔潔瞪大了眼睛,好像很驚奇,道:「你在生氣?生誰的氣9」楚留香開始找杯子要
喝酒。

    張潔潔忽又婿然一笑,道:「我明白了,你一定以為我又榴了,伯我不回來,所以你在
自己生自己的氣,但現在我已經回來了,你還氣什麼?」

    楚留香道:「哼。0張潔治垂下頭,道,」傷若真的不喜歡我這身衣服,我就腿下來,
馬上就脫下來。

    楚留香突然放下酒杯,一下予攔腰抱佐了她。

    張潔潔又驚又喜,道:「你……你瘋了,快放手,難道你不伯人家看了笑話。」

    楚留香根本不理她,抱起她就控外走。

    張潔潔吃吃的笑著,道:「我的魚翅……我的魚翅已來了……」

    昂翅的確已送來了。

    端著魚翅的店小二,看到他們這種樣子,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連下巴都像已快掉下
來。

    下巴當然不會真的掉下來,但他手裡助魚翅卻真的捧了下來。

    「砰」購,一』盆魚翅已跌得粉碎。

    張潔潔四了口氣,閉上眼睛,哺哺道:「看來我今天命中注定吃不到魚翅了。」

    她眼珠子一轉,又笑道:「魚翅雖然吃不到,幸好還有只現成的豬耳朵在這裡,正好拿
來當點心。」

    姻咬得很輕,狠輕……

    楚留香常常摸鼻子,卻很少摸耳朵。

    事實上,除了剛被人咬過一曰的時候,他根本就不摸耳朵。

    現在他正在摸耳朵。

    他耳朵上面有兩隻手——另外一隻手當然是張潔潔的。

    張潔潔輕輕摸著他的算朵,柔聲道:「我剛咬得疼不疼?」楚留香道:「不疼,下面還
加兩個宇。」

    張潔演道:「加兩個宇?」

    楚留香道:「不疼——才怪。」

    張治潔笑了,她嬌笑著壓在他身上,往他耳朵裡吹氣。

    楚留香本來還裝著不在乎的樣子,忽然憋不住了,笑得整個人al編成一團,一鉸從凳
子上跌了下來。

    張潔潔喘息著,吃吃的笑道:「你只要敢故意氣我,我就真的把你其朵切成絲,再澆點
胡淑席油,做成麻油耳絲吃嚴去。」

    楚留香捧著肚子大笑。忽然一伸手,把她隊凳子上拉了F來。

    兩個人一起滾在地上,笑成了一團c

    忽然間,兩個人又完全都不笑了。

    是不是因為他們助嘴已被堵住。

    催員歎還是很久很久沒有安酵,等到屋子裡安靜下來助時候,他們助人已回到凳子上。

    夏夜的微風吹著窗戶,星光穿透窗紙,照在張潔潔的白玉般的腰膠上。

    她腰膠上怎麼會有一粒粒的晶瑩的汗珠?

    也不知過f多久,她才輕輕的暇了口氣,道:「我若告訴你,佛是我第一個男人,也是
最後一個男人,你債不信?」

    楚留香道;「裁信。」

    張潔潔道:「那麼你剛為什麼要懷疑我,認為我不會回來?」楚留香道:「我沒有壞疑
你,是他們說的。」

    張潔潔道:「他們?」

    楚留香道:「就是那個活鬼投胎的老頭子和老太婆。」

    張潔潔道:「你為什麼要相信他們的鬼話?」

    楚留香歎了口氣,道;「我沒有相信他們的話……有點緊張。」

    張潔潔道:「緊張什麼?」

    楚留香道:「我雖然明知你一定回來,卸還是伯你不回來,因為他忽又將張潔潔緊緊抱
在懷裡,輕輕道:」因為你強如真的不回來,我簡直不知道應該到什麼地方去找你。」

    張潔潔看著他,眼波溫柔如春水,道:「你真的把我看得那麼重要?」

    楚留香道:「真的,真的,真的」。」

    張潔惱忽然將頭埋在他懷裡,咬他,駕他:「你這笨目,你這呆子,你簡直是混蛋加三
級,你難道還看不出魏對你有多好?現在你就算用棍子起我,也趕不走的了。」

    她罵的很重,咬得很輕,她又笑又駕,也不知是愛是根,是笑是哭。

    楚留香的心已融化,化成了流水,化成了輕煙,化成了春風。

    張潔潔道:「其災伯助應該是我,不足你。》楚留香道:」你怕什麼?」

    張潔潔道:「伯你變,怕你後悔。」

    她忽然坐起來,咬著瞞唇道:「境知道你不但有很多女人,也有很多朋友,他們也都是
你丟不開,放不下的人,現在你雖然跋黃走了,將來一定會後悔助。」

    楚留香沒有再說話,只是癡癡地看著她。

    他看的並不是她迷人的服睛,也不是她玲斑肋鼻子和境。

    他看助是什麼地方?

    張潔潔助臉突然紅了,身子又編起,用力去推他,道:「你出去,我要……我要…。」

    楚留香瞪瞪眼,道:「你要於什麼?」

    張潔潔紅著臉道:「你這賴皮鬼,你明明知道的,還不快帶著你這雙瞎眼隋出去。」

    楚留香道:「這麼晚了,你叫我滾到哪裡去?」

    張潔潔眼珠予一轉,接然道:「去替我買魚翅回來,現在我真的齲瘋了。」

    楚留香苦笑道:「這麼晚了,傷叫魏到哪裡去買魚翅?」

    張潔潔故意板起臉,道:「我不管,只要你敢小諾著魚翅回來,小心你耳朵變成麻油算
絲。」

    這就是楚留香最後聽到她說助一句話。

    他永遠想不到,聽過這句話之後,再隔多久才能所到她的聲音。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