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九曲橋上            

    窗子雖然是開著的。

    但卻看不見窗外的星光月色。

    楚留香木立在黑暗中。

    他悄悄來,現在又悄悄的定。

    既沒有留下什麼,也沒有帶走什麼。

    可是他腦上助表情為什麼如此痛苦?他為什麼痛苦?為誰痛苦?

    來的時候他只敲了敲門,就這樣簡單地進來了。

    走的時候他連一聲「珍重」都沒有說,就這樣簡簡單單的走了。

    在這裡他雖沒有得到什麼,卻也沒有失去什麼。

    在他充滿了傳奇的危險的一生中,這好像只不過是個很平淡的插曲,既不值得回憶,更
不值得向人們訴說。但他自己卻知道,這件事是他畢生難以忘懷的。

    因為他從來也沒有如此接近死亡過。

    「只有看不見的危險,才是最可怕的!」

    他是不是真的已看出了危險在聊裡?他究竟看出了什麼?

    這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只可惜他也許永遠也不會說了。

    夜更靜寂。

    罷那一聲鑼音和那一聲大叫,彷彿根本沒有掠動任何人。

    難道這裡根本就沒有別的人?

    至少總應該有一個——那大叫的女人。

    為什麼她只叫了一聲

    z她從哪裡來的7為什麼又忽然走了?

    她是誰?

    這些問題也許連楚留香都無法答覆。

    有風歐過的時候,他彷彿聽到屬於裡傳出一陣輕輕的吸泣聲。

    他想回頭,卻又忍住,

    因為他知道,既不能安慰她,也不能分擔她的悲哀和痛苦——除了同情外,他f1麼都
不能做。

    他只有狠下心來,趕快走,趕快將這件事結束。

    他這一生也從未如此狠心過。

    罷來的時候,他本覺得自己很可笑,現在卻覺得自己很可惡。

    又有風歐過,他忽然推門走了出去。

    他征住。

    花園裡很靜,一點聲音都沒有,僅卻有人。

    一長排人,就像是一長排樹,靜靜的等在黑暗中,動也不動。

    楚留香看不見他們的臉,也看不出他們究竟有多少人,只看見他們的弓,他們助刀。

    杯已L弦,刀已出鞘。

    屋子在橋上,橋在荷塘問。他們已將這花林中的荷塘完全包圍住。

    但他們來曲時候,卻連一點聲音都沒有,這麼多人的腳步聲,居然能瞞過楚留香。

    楚留香只有苦笑。

    當時他的思想確實太亂,想的事確實太多。

    這些人的腳步聲也實在太輕,只有經過嚴格訓練的人,才會有這麼樣的腳步聲,才能在
無聲無息中將弓上弦,刀出鞘。

    但真正可怕的並不是他們,

    可怕的是那個訓練他們的人!

    就在這時,九曲橋頭上,忽然有兩隻燃燒著的火把高高舉起。

    在黑暗中突然亮起的火光,總是令人眩目的。

    眩目的火光,朋亮了—個人的臉。

    楚留香總算看見了這個人,看清了這個人。

    此刻他最不願看見的,也正是這個人。

    決萬福萬壽園最有極威的人,幾乎就已可算是江南武林中最有要威的人。

    這個人並小是金老太太,她己剛剛成為一種福壽雙全的象徵,已剛剛成為很多人的偶
象。

    真正掌握著權威的人是金四爺。

    他一隻手掌握著億萬財富,另一隻手掌握著江南武林中大半人的生死和命運。

    眩目的火光,照亮了一個人的臉。

    一張充滿了勇氣、決心和堅強自信的臉,一個像貌威武,寬飽大袖的中年人。

    橋頭擺著大而舒服的太師椅。

    金四爺頭密用黑緞子隨隨便便的擁了呂,腳下也隨隨便便套了雙多耳麻鞋,就這樣隨隨
便便的坐在那裡。

    僅卻絕沒有人敢隨隨便便的看他一眼,更沒有人敢在他面前隨隨便便購說一句。

    有種人無論是站著,是坐著,還是躺著,都帶著種說不出的威武。

    金四爺就是這種人。

    楚留香看著他,也知道他是那種人。

    他知不知道楚留香是哪種人呢?

    楚留香歎了口氣,終於走了過去,等他走到金四爺面前時,臉色已很平靜。

    能看到楚留香臉上有驚慌之色的人並不多。

    金四爺那雙鷹一般銳利的陣子,正盯在他腦上,忽然道。」原來是你。」

    楚留香道:「是我。」

    金四爺冷冷道:「我們還真沒有想到是你。v楚留香笑了笑,道:」我也設想到金四爺
居然還認得我。」

    金四爺沉著臉,道:「像你這樣的人,我只要看過一眼,就絕不會志t己。」

    楚留香道:「哦。」

    金四爺道:「你有張很特別的臉。」

    楚留香道:「我的臉特別。」

    金四爺道;「無論誅有你這麼樣一張臉,再想規規矩矩做人都難得很。」

    楚留香又笑了,又摸了摸鼻子。

    他本來是磁摸自己臉的,卻還是忍不住要摸在鼻子上。

    金四爺冷冷道;「所以戳一眼就看出你絕不是個規規矩矩的人。」

    楚留香道;「所以你才沒有忘記我。」

    金四爺道;「哼。」

    楚留香道;「但我也沒有志記金四爺。」

    他微笑著,義道:「像金四爺這樣的人,無論誰看一眼,都狠難忘記購。」

    金四爺的臉色變了變,厲聲道:「你既然認得我,我就不該來。」楚留香歎了口氣道:
「只可惜我已經來了。」

    金四爺道:「你知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楚留香道:「不知道。」

    他本來的確不知道。就算他早已知道還是一樣會來。

    金四爺道:「你知不如道三十年來,還沒有一個人膽敢隨意闖入這勤」楚留香道:「不
知道。」

    金四爺道:「你怎麼到這裡來的?」

    楚留香苦笑道:「就這樣糊裡糊徐的來了。」

    金四爺蹬著他看了半天,忽又道:「你連剛看見的是誰都不知道。l楚留香道:」不知
道,卻很想知道。

    金四爺一宇宇道:「她是我女兒?」楚留香又怔住了,這下予才真的征住了。

    金四爺表情變得很奇怪,沉聲道:「你若是看到有人半夜裡從你女兒屋裡走出來,彌會
怎麼樣去對付他?」

    這句話問得好像也有點奇怪。

    楚留香卻還是招搖頭,道:「不知道。」

    這次他說購不是真話。

    其實他當然也細道,在這種情況下,做父親的人通常只有兩種法子——著不打死那小
於,只有逼他娶自己的女兒做老婆。

    金四爺臉上現出怒容,厲聲道:「你真不知道?」

    楚留香道:「我沒有女兒。」

    金四爺怒道;「你知道什麼?」

    楚留香忽然長長歎了口氣,道:「到現在為止,我只知道一件事。p金四爺道:」哪件
事?」

    楚留香苦笑道:「我只鋼道我自己好像已掉進個圈套裡,忽然間就莫名其妙的掉了下
去。」

    他的確有點莫名其妙。等他發現這是個圈套時,繩子已套住了他的脖子。

    金四爺臉色又變了,厲聲道:「圈套什麼圈套70楚留香道:」不知道。」

    他苦笑著,接著道:「我若知道這是個什麼樣的圈套,就不會掉下來了。」

    金四爺冷冷道:「體是不是還想跳出去。」

    楚留香道:「的確很難。」

    金四爺道:「你知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出得去薩楚留香道:」不知道。」

    金四爺目光忽又變得很奇怪,道:dB只有一種法於。」

    楚留香道,「請教。」

    金四爺沉聲道:「只要你忘記這是個圈套,你就已不在這圈套裡?」

    楚留香攝了想,道:「這句話我不太懂。」

    金四爺道;「你著忘記這是個圈套,哪裡還有什麼圈套?」

    楚留香又想了想,道;「我還是頃個懂。」

    金四爺沉下了股,道:「要怎樣你才撞。」

    楚留香道:「不知道。」

    金四爺厲聲逼:「好,我告訴你!」他霍然長身而起,忽然已站在楚留香面前。左掌花
楚留香眼前揮過,右手閃電般抓楚留香的腕子。這並不能算是很精妙的招式。

    楚留香七八歲的時候,就已學會對付這種招式的法子。

    他就算閉上眼,再綁任一隻手,一條腿,也能避開這一著。

    但金四爺的招式卻已變了,忽然間就變了,也不知是怎麼變的。

    楚留香忽然發現金四爺的右手在他眼前,本來在他眼前額那只左手,竟已扣住了他的腕
子。

    他這才吃了一驚。

    這一兩年來,他會過的絕頂商手,比別人一生中聽說得還多。石觀音曲身法,「水母」
陰姬的掌力,編組公於曲暗器,薛衣人的劍。—」可說無一不是登峰造極的武功,每一關使
出,似乎都有令人不得不拍案叫絕的變化,不能不驚心動魄的威力。

    但楚留香卻從未見過,像金四爺這一招那麼簡單,那麼有效助武功。

    這一招好掇就是準備用來對付楚留香的。

    楚留香的腦子立刻被扣住。

    金四爺低。b一聲,額上青筋一攝攝凸起,手臂反掄,競格楚留香整個人摔了出去。

    他拍了拍手。吐出口氣,臉上也不禁露出得意之色,居然對自己曲武功覺得很滿意。

    推一招能將楚留香摔出去,都應該對自己很滿意。

    眼看著楚留香肋頭就耍撞上橋畔的石校,金四爺就慢饅的轉過身,揮揮手,意思是要他
的家丁們將楚留香的體拾去。

    他已不淮備再看見楚留香這個人。

    一個人購腦袋被撞得稀爛,並不是件很好看的事。

    誰知他剛轉過身,就看見一個人笑嘻嘻的站在他面前看著他。這人正是他永遠不想再看
到的那人。

    金四爺構股突然僵硬。

    楚留香正站在他面前,笑噶喀的看著他,全身上下都完整得好像剛從封植個拿出來的瓷
器,連一點撞壞的地方都沒有。

    金四爺的目光從他的頭看到腳,又從他的腳看到頭,上上下下看了兩遍,忽然冷冷一
笑,道:「好好功夫」楚留香也笑了笑道:「你的功夫也不錯。」

    金四爺道:「你再試試這一招」說話助時候他已出手。

    他每個宇都說得慢,出手更饅,饅得出奇。

    楚留香看看他的手。

    他的手粗而短,但卻保養得很好,指甲也修剪得很乾淨;而且不像其他那些養尊處優的
大爺一樣,小指上並沒有留著很長助指中,來表示自己什麼事都可以不必做。

    這雙手雖然絕不會令人覺得嘔心。

    但有時卻的確可以令人送命

    他左手的指頭看來更粗硬、更強,居然也更有力。

    現在他的左手雖已搶起,卻沒有動,左手也動得很饅,饅懾的向楚留香伸過去,好像想
握一握控田香的手,跟他交個朋友。

    現在這隻手看來的確連一點危險都沒有。

    但也只有看不的危險,才是真正的危險。

    這道理楚留香是不是懂得?

    他好像不懂。

    所以等他看出這隻手購危險時,已來不及了!

    忽然問,楚留香發現自己兩隻手都已在這隻手的力量控制下。

    無論他的子想怎麼動,手腕都很可能立刻被這雙手扣住。

    金四爺的手背上青筋也己凸起,指尖距離楚留香的腕子已不及三寸。

    楚留香輕輕的歎了口氣。

    就在這時,金四爺的子已扣佐了他的腕子——不是右手,是左擴。

    他的右手還停在那裡,左手卻已突然閃電般的探出。

    這種招式說來並不玄妙,甚至可以說是很陳舊很老套購變化。

    但他卻用得實在太快,太有效!

    楚留香的注意力好像已完全集中在他右手上,根本沒有防備他這只左手。

    要命的左手。

    金四爺再次低噸一聲,楚留香的人規立刻又被搶了過去眼看著他又要撞上橋醉助石柱。

    這次金四爺既沒有轉身的意思,也沒有準備再看的意思。

    他目光鈞灼,瞬也不瞬的盯著楚留香。

    幾十個人站在這裡,四下裡卻靜得像完全沒有人一樣。

    沒有人歡呼,也沒有人喝聚。

    這些人已被訓練得鐵石般冷靜,金四爺一著得手,他們甚至連手裡已張滿了的弓弦都汲
有顫動一下。

    但他們的眼睛卻也不能不去看楚留香。

    在每個人助計算中,都認為楚留香助頭要撞上石往曲時候,楚留香助身子突然凌空一轉
——就像是魚在水中一轉。

    這一轉非但沒有絲毫勉強,而且優美文雅如舞蹈。

    看到楚留香的輕功身法,簡直就好像看著一個久經訓練的人的茵條舞姿,在你面前隨著
樂曲超舞一樣。

    幾乎就在他轉身的同一剎那間,他的人已回到了金四爺面前。

    金四爺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過他,也就在這同一剎那間,突又出手。

    誰遺沒有看清他的動作。只看見楚留香的身子又被掄起,死魚艇被摔了出去,只不過換
了個不同的姿勢而已。

    但他用的方法卻還是和剛一樣。

    眼見著他要撞上石柱時,他身子突又一轉,人已回到金四爺面前。

    只聽一聲霹雷般的大唱。

    金四爺的身子似己暴長半尺,似已將全身力量都用作這孤注一擲。

    楚留香構人箭一般向後飛出。

    他第四次被摔出去。

    這一律之力何止千斤,楚留香似乎已完全失去控制J在這種力量下,根本就沒有人還能
控制自己。

    眼看著他這次勢必已將撞上石按,但卻忽然從石接欄稈穿了過去。

    他腳尖勾佐了石柱,用力一勾,忽然又從欄杆間穿了回來,來勢仿拂比去勢還急,到了
金四爺面前,才突轉身。

    就像是魚在水中輕輕一轉。

    然後他的人就輕飄飄的落在金四爺曲面前,臉還是帶著那種懶餾散散購微笑,就好像始
終都一直站在那裡,根本沒有動過。

    汲有人動,沒有人出聲。

    但每個人眼睛都不禁露出驚歎之色。

    這一戰雖然是他們親眼看見購,但直到現在,他們似乎還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人有很多種。但大多數人都屬於同一種。

    這種人做的每件事,似乎都在預料中——在別人助預搏中,也在自己的預料中。

    他們日出面作,日落而息。

    他們工作,然後就等著收穫。

    他們總不會有太大的歡樂,也不會有太大的痛苦,他們乎平凡見的活著,很少會引起別
人的驚奇,也不會被人羨慕。但他們卻是這世界不可缺少的。

    楚留香不是這種人。

    他做購每件事,似乎都不是別人預料得到的,似乎難以令人相信,因為他天生就是傳奇
的人物。

    火把的火光在閃動。聞動的火光,照著金四爺的臉。

    他臉上井汲有什麼表情,但額上卻似已有殲珠在火光下閃動。

    他凝視著楚留香。目光已有很久很久沒有移動。

    金四爺忽然道:蚜,好功夫。」

    楚留香微笑道:「傷的功夫也不錯q」還是和剛同樣的兩句話,但現在聽起來,味道卻
巳不同。

    金四爺忽然轉身,慢慢的走回去,坐下來。擠於寬而舒服。

    楚留香卻只有站著。

    金四爺看著他站在那裡,臉上還是一絲表情也沒有,汗卻已於了。

    楚留香忽然也轉過身,定回那水閣。

    金四爺看著他,廄沒有膽攔,也沒有開口。

    餅了半晌,就看到楚留香又走了出來,搬著張椅子走了出來。

    他格椅子放到金四爺的對面,坐下。椅子寬大而舒服。

    兩人就這樣面對面的坐著,面對面助看著,誰也沒有開口。

    也不知過了多久,金四爺忽然揮了揮手。

    幾乎就在這一瞬間,弓已收弦,刀已入圈,數十人同時退人黑暗中,連一點聲音都沒有
發出,連腳步聲都沒有。只有橋頭的兩個人,仍然高舉著火把,石像般站在那裡。

    火焰在聞動。

    金四爺突又接了探手,道:「酒來。」

    他說的話好像某種神奇魔兜。忽然間,酒菜已擺在桌上,泉予已擺在他們面前。食盒中
擺著八色菜,精緻而悅目。

    酒是琉璃色的。斟滿金盃。

    金四爺慢慢的舉起金盃,道:「請。」

    楚留香舉杯一飲而盡,道:「好酒。」

    金四爺道;哎雄當飲好酒。」

    楚留香道:「不敢。」

    金四爺沉聲道:「昔日青梅煮酒,快論英維,佳話永傳千古,卻不知今日之你我,是否
能比得上昔日之劉曹。」

    楚留香忍不住笑了,道:「比不上。至少我比不上。」

    金四爺道:「怎見得?」

    楚留香道:「英雄絕不會坐在別人的圈套裡定不出去。」

    金四爺沉下了臉,默默良久,一宇宇道:「人若還在圈套裡,怎能訝西服服助坐著。」

    圈套裡的人總是細著的。

    楚留香目光聞動,微笑道:「如此說來,莫非我已走了出去』」金四爺道:「那還得看
你。」

    楚留香道:「哦」金四爺又沉默了很久,忽然長歎一聲,道:「你做過父親沒有?」

    楚留香道:「沒有。」

    金四爺道:「但為人於的,總該明白傲父親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楚留香道:」的確不容
易。」

    金四爺曲神情忽然變得很消沉,傾滿金盃,一飲而盡,長歎道:吮其是做一個垂死女兒
的父親,那更不容易。」

    楚留香也四了口氣,道:「我明白。」

    金四爺突又始起頭,目光刀一般盯在他臉上,厲聲道:「休還明白什麼?」

    楚留香道:「我明白的事本來很多,只可惜有很多卻已忘記了。」

    金四爺道:「你又是忘記了什麼?」

    楚留香道:「忘記曲是那些不該記得的事。」

    金四爺目光垂落,看著自己的手,又過了很久,刁緩緩道:「這件事你也會忘記?」

    楚留香笑了笑,道:「也許我觀在就已忘了。」

    全四爺道:「從此再也不會記起?」

    楚留香道:「絕不會。」

    金四爺道:「這話是誰說的?」楚留香道,「焚朗香說的。」

    金四爺忽又始起頭,看著他,但換防舉起金盃道:「請。p楚留香一飲而盡,道:」好
酒。」

    金四爺道:「英雄當飲好酒。」

    楚留香道:「多謝。」

    金四爺仰天面笑,大笑三聲,國然長身面起,大步走了出去,走入黑暗裡。

    火把立刻媳滅1天地闊變得一片黑暗,石像級站在橋頭的兩個人也跟著消失在黑暗裡。

    沒有腳步聲,什麼聲音都沒有。

    楚留香一個人靜靜的坐在黑暗裡,凝視著手裡的金盃。金盃在星光下聞著光。

    他很想將這件事從頭到尾再想一道,但思想卻亂得很,根本無法集中起來思索一件事。

    因為這件事根本就不像是真的,根本就不像是真的發生過。

    世上怎麼會有這種荒謬離奇的事發生?這連他自己都無法相信。

    但金盃仍在閃著光。金盃是真的。

    楚留香輕輕四了口氣,始起頭,前面是一片無邊無際助黑暗。再回頭,屋予裡的燈也已
滅了。

    人呢7楚留香忽然發現人已到了嬌上,正惋著欄杆,默蛾的看著他。

    自衣如雪,星瞬膝脆,也不知藏著多少愁苦。但卻沒有任何人能看得出。

    別人能從她眼裡看到的只是一種絕望的空洞。

    「做一個垂死女兒的父親,的確太不容易。」

    沒有一個父親能看著自己的女兒死的b死,慢健的死……

    楚留香忽然覺得金四爺也很值得同情,因為他承受的痛苦,也許比他女兒更多。

    她看著楚留香,日中似已有淚光,忽然道:「現在你是不是已經完全明白了?」

    楚留香點點頭。但他願自己永遠不明白,世上有些事的真象實在太可怕,太醜惡。

    她又問道;「你要走?」楚留香苦笑。

    她垂下頭,輕輕道:「你一定很後梅,根本就不該來助。」

    楚留香道:「但我已經來了。」

    她凝視著橋下的流水,道:「休怎麼會來的,你自己勿不知道7D楚留香歎道:」不知
道也好。」

    她忽又始起頭,凝視楚留香,道:「你鋼不知道我以前看過你z0楚留香搖接頭。她慢
慢的接著道:」就因為我看過你,所以才要你來。」

    楚留香道:「是你想法子要我來的?」

    她點了點頭,聲音輕如耳語。

    「別人都說,我這種病只有一種法子能治得好……只有跟男人在一起之後,才能治礙
好,可是我從來也汲有試過。」

    「為什麼?」

    「我不信,也不願意。」

    「不願意害別人?」

    「裁併不是個那麼好的女人,可是武……」

    「你怎麼樣70」費討厭男人,一碰到男人就惡他L。」

    她空洞購眼睛裡忽續有了某種又飄渺,又虛紉的情感。

    所以她立刻避開—楚留香的眼睛,輕輕道:「我要你來,只因為我不討厭你—」。」

    楚留香只有沉默。他實在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無論如何,一個女孩子告訴你,她不討厭你,總是件值得高興的事。

    但在這種情況下,他實在沒法子高興起來。

    她也沉默了很久,才接著道:「這些話我習4D該說出來的。」

    楚留香道:「你為什麼要說?」

    她的手緊握著欄濟,好冷的欄杆,一直可以玲得進入心裡。

    「我說出來,只因為我想求你一件多。」

    「什麼事?」

    「不要怪我父親,也不要怪別人,因為這件事錨的是我,你只能怪我。」

    楚留香沉思著,忽然問道:「你以為我會怪什麼人?」

    「那個要你來的人。」

    「你知道她是誰?」

    她搖搖頭,淡淡道:「我只知道有些人為了十萬兩銀子,連自己兄弟都一樣會出賣
的。」

    楚留香立刻迫問:「你不認得張治潔。」

    「誰是張潔潔?」

    「艾青?卜阿鵑呢?你也不認得她們?」

    「這些名字我根本從未聽說過。」

    楚留香又沉默了很久忽然長歎道:貿實體也該怪你自己。」

    「為什麼?」

    「因為你也是被人利用的…。披利用作殺我的工具1」她張開了眼睛,彷彿很諒訝:
「是誰利用了我?是誰想殺你?」

    楚留香笑了,談淡笑道;「現在我還不鋼道,但總有一天我會找到她的」高牆上風更
冷。站在牆頭,依稀還可以看見她一身白衣如雪。

    她還在倚苔欄杆,發冷的欄杆,但世上還有什麼能比她的心更冷。

    「投只求你一件事,只求你莫要恨我父親。」

    楚留香絕不恨他們,只覺得他們值得憐憫,值得同情。他們也和楚留香同樣是在被人利
用,同樣是被害的人。楚留香應該根的是淮呢?

    「你—定很質侮,根本就不該來的。」

    他的確很後悔,後悔不該太信任張演潔,他只希望能見到她。那時他說不定會撤任她的
頭髮,問個清超,問她為什麼要這樣害人。

    但他也知道,自己這一生怕永遠再也不會看到張潔潔了。

    她當然絕不敢再來見他。他也沒法子找到她。

    除了知道她的名字明張潔潔之外,他對她這個人根本一無所知。

    甚至連這名字究竟是真假,他都不知道。

    現實能永遠不見她也好,反而落得太平些。」

    這樣的女孩子除了害你,害得你頭暈腦漲,頭大如斗之外,對你還能有什麼別的好處?

    但也不知為了什麼,只要想到以後永遠再也看不到她時,楚留香心裡就會覺得有種說不
出的修憫,彷彿突然失落了什麼。

    斑牆亡的風真冷。楚留香輕輕吸了口氣,從牆頭纜了下去。

    這次跳下時他並不覺得惶恐,因為他很有把握。

    他知道自己會落到什麼地方。那既不是陷斷,也不是火坑,只不過是條很僻靜的小巷
於。

    他可以盡量放心。他太放心了。直到他落下去之後,才發覺下面雖沒有火坑,卻有個水
盆。他的人恰巧就落夜這水盆裡。然後他立刻就聽到一個人的笑聲。
上一頁  下一頁